Rev. MENCARINI, Lido PIME
鑑理神父

* Birth in Lucca (廬卡), Italy: [30 November 1916]
* Enter Novitiate: [28 October 1931]
* Ordination in Milan (
米蘭), Italy: [6 August 1939]
* Arrival in Hong Kong: [14 October 1947]
* Death in Hong Kong: [2 May 2007]

* Catholic Mission, Swa Bue: [1949] - [1950]
* Catholic Mission, Caine Road: [1951] - [1954]
* Diocesan Procurator: [1954] - [1959]
* Diocesan Consultor: [1955] - [1959]
* Vicar General: [1959] - [1967]
* Procurator: [1968], [1985]
* Diocesan Finance Planning Commission: Chairman [1968] - [1975]
* Diocesan Finance Commission: Chairman [1977] - [1985]
* Diocesan Finance Commission: Member [1986] - [1997]
* PIME House: Regional
Superior [1986] - [1990]
* PIME House: Concillor [1991] - [1994]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The diocese mourns a 60-year veteran missionary to Hong Kong
Father Lido Mencarini, PIME
R.I.P.

Father Lido Mencarini of the 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 (PIME), first arrived in Hong Kong in 1947 and worked at various times as the diocesan procurator, vicar general and regional superior of the PIME in Hong Kong, died in Canossa Hospital on the morning of 2 May 2007, following a battle with cancer. He was 90-year-old.

Born in Lucca, Italy, on 30 November 1916, Father Mencarini studied at the diocesan seminary of his hometown until joining the PIME Institute in 1931.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6 August 1939, but World War II forced him to remain in Italy where worked for the institute and did pastoral work in the Cantu diocese of Milan.

Following the war, he was assigned to Hong Kong, arriving on 14 October 1947. After language studies, he was sent to Hoifun district, in Guangdong, to work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n-Father Lorenzo Bianchi PIME, Bishop of Hong Kong from 1951-1968, and Father Luciano Aletta.

In June 1949, the worsening political situation saw him return to Hong Kong where he became secretary to Bishop Enrico Valtora PIME, who was ordinary of the diocese from 1946 until his death in 1951. In 1952, Father Mencarini took charge of the Catholic Centre for a few months until about with tuberculosis put him in hospital for nearly a year. He was rector of the Bishop’s House from 1953 to 1959 and, from 1954, also worked as diocesan procurator. He left these posts in 1959 when Bishop Bianchi appointed him vicar general, a position he held until 1967.

These were challenging years for the Church in Hong Kong and for the people, as millions of refugees streamed over the border into the territory from China. Basic needs and essential services had to be provided and the Church worked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other agencies to provide food, shelter, medical assistance, schooling and other services.

Father Mencarini again took up the post of diocesan procurator with the arrival of Bishop Francis Hsu as ordinary of Hong Kong. Bishop Hsu took on the role of vicar general himself, as he had asked Father Mencarini to help implement the reforms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particularly as chairperson of the Diocesan planning Commission and as a member of the Catholic Education Council (from 1969).

In 1985, Father Mencarini left the procurator’s office as he was appointed regional superior of PIME in Hong Kong; the following year he would also be made the PIME procurator. He remained as PIME regional superior until 1990, but continued on as a member of the regional council, mostly taking care of finances. At the same time he was appointed consultant to the Diocesan Procuration. He continued to work in these posts until the middle of April, when his liver and gall bladder failed and he was hospitalised.

The diocese bade farewell at a Vigil Mass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the evening of 4 May and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celebrated his funeral Mass on 5 May at St. Margaret’s Church, Happy Valley, after which Father Mencarini was buried at the nearby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13 May 2007

 
 

我的摯友──明鑑理神父和班嘉禮神父
陳若望

提 起 明 鑑 理 神 父 , 由 於 他 是 教 區 總 務 長 , 因 此 , 認 識 他 的 人 自 然 很 多 。 反 而 , 對 班 嘉 禮 神 父 的 認 識 則 甚 少 人 了 。 雖 然 如 此 , 他 們 倆 過 去 的 傳 教 事 蹟 , 深 信 知 道 和 了 解 的 人 , 更 是 少 之 又 少 。 他 們 倆 是 在 同 一 時 期 由 米 蘭 調 來 香 港 , 亦 同 時 一 齊 被 派 往 海 豐 教 區 傳 教 的 。

遠 在 一 九 四 七 年 , 我 便 開 始 認 識 他 們 了 , 記 得 他 們 初 到 海 豐 時 , 滿 臉 黑 鬍 鬚 , 身 穿 羅 馬 式 黑 長 袍 , 孩 子 及 婦 女 們 , 一 見 他 們 就 互 相 走 避 , 小 娃 娃 更 嚇 得 大 聲 哭 著 找 媽 媽 。 如 此 一 來 , 對 他 們 傳 教 的 信 心 , 受 了 莫 大 的 打 擊 , 心 裡 也 著 實 難 過 萬 分 ; 於 是 , 他 們 便 決 心 學 習 海 豐 方 言 。

起 初 , 利 用 白 主 教 及 雷 志 遠 神 父 等 的 筆 記 練 習 發 音 , 跟 著 再 跟 傳 道 員 施 照 東 先 生 學 習 中 國 文 字 。 經 過 個 多 月 晝 夜 的 努 力 , 他 們 掌 握 了 基 本 的 發 音 , 以 及 學 識 基 本 的 對 話 。 明 神 父 便 和 我 們 這 班 中 學 生 打 交 道 , 並 用 剛 學 來 的 海 豐 方 言 跟 我 們 交 談 , 發 言 雖 不 甚 正 確 , 但 也 能 明 其 意 思 。 由 於 我 略 懂 英 文 , 便 用 英 文 字 母 的 發 音 去 幫 助 他 , 這 確 是 一 種 有 效 的 方 法 , 進 步 神 速 。 後 來 , 竟 連 最 怕 羞 的 班 神 父 , 也 來 跟 我 一 起 研 究 了 。

晚 飯 後 , 我 們 三 人 , 一 面 散 步 , 一 面 交 談 , 同 時 , 也 把 當 地 的 風 俗 習 慣 與 人 情 世 故 向 他 們 介 紹 。 那 時 , 他 們 才 知 道 人 們 害 怕 他 們 的 原 因 。 在 另 一 個 晚 上 , 我 與 他 們 相 聚 時 , 只 見 他 們 倆 都 把 臉 上 的 鬍 鬚 , 刮 得 一 乾 二 淨 了 , 同 時 也 改 穿 了 中 國 式 的 長 衫 。 明 神 父 告 訴 我 , 在 意 大 利 , 青 年 人 習 慣 留 鬍 鬚 的 , 長 得 越 長 也 就 越 發 英 俊 , 也 才 夠 朝 氣 。 我 問 他 如 今 刮 光 了 會 否 傷 心 , 他 說 : 「一 切 都 是 為 了 傳 教 , 傷 心 何 來 啊 !」 自 此 以 後 , 人 們 便 逐 漸 敢 接 近 他 們 了 。 他 們 樂 得 不 可 開 交 ; 明 神 父 更 開 心 得 把 我 成 個 舉 起 來 , 並 衷 心 地 說 : 「你 幫 了 我 們 不 少 的 忙 , 謝 謝 你 , 親 愛 的 朋 友 !」

話 得 說 轉 來 , 學 識 語 言 只 是 傳 教 的 一 個 開 端 , 而 跟 著 來 的 , 就 是 深 入 當 地 農 村 , 面 對 實 際 生 活 的 考 驗 了 。 從 來 吃 慣 西 餐 的 人 , 如 今 竟 要 以 蕃 薯 當 飯 , 以 生 咸 魚 仔 及 咸 蘿 蔔 作 餸 , 整 天 只 靠 兩 條 腿 跑 路 , 翻 山 越 嶺 , 穿 過 迂 迴 曲 折 的 羊 腸 小 徑 , 挨 受 蚊 虫 的 吸 血 , 以 及 蒼 蠅 的 困 擾 , 甚 至 有 時 無 端 端 的 惹 來 殺 身 之 禍 ! 例 如 , 有 一 次 , 班 神 父 在 農 村 的 路 上 , 遇 上 了 一 班 惡 人 , 竟 用 石 塊 砸 穿 了 神 父 的 頭 , 接 著 拳 打 腳 踢 , 回 來 時 , 神 父 已 是 滿 頭 鮮 血 , 遍 體 鱗 傷 。 這 一 切 的 一 切 , 他 們 都 能 忍 受 下 來 , 而 且 習 慣 成 為 自 然 了 。

明 鑑 理 神 父 更 是 一 位 頭 腦 靈 活 且 又 多 才 多 藝 的 人 , 他 喜 歡 音 樂 , 精 通 樂 章 , 又 彈 得 一 手 好 風 琴 ; 因 此 , 他 便 成 為 我 們 詩 歌 班 的 好 伴 奏 , 每 逢 大 瞻 禮 , 白 主 教 舉 行 大 彌 撒 , 詩 歌 班 便 成 為 大 彌 撒 中 的 一 支 強 而 有 力 的 勁 旅 , 引 人 入 勝 的 歌 聲 , 伴 著 音 韻 悠 揚 的 琴 音 , 使 信 眾 肅 然 起 敬 , 格 外 虔 誠 。

可 惜 , 他 們 兩 個 留 守 在 海 豐 教 區 的 時 間 不 很 長 , 只 有 兩 三 年 之 久 ; 雖 然 如 此 , 但 他 們 也 經 歷 了 不 少 風 浪 , 跑 遍 了 海 豐 各 村 落 , 拯 救 了 不 少 的 靈 魂 , 更 與 海 豐 信 眾 結 下 了 深 厚 之 友 誼 。 近 數 年 來 , 明 神 父 更 托 海 豐 旅 港 信 眾 , 不 斷 把 聖 相 、 念 珠 、 聖 牌 、 十 字 架 和 聖 經 等 聖 物 帶 回 海 豐 去 , 分 發 給 海 豐 教 友 家 庭 , 計 有 數 千 份 之 多 。 由 此 可 見 , 神 父 對 海 豐 信 眾 仍 念 念 不 忘 , 他 們 兩 位 不 單 是 我 的 摯 友 , 而 且 也 是 海 豐 教 友 的 好 朋 友 啊 !
 1985 年 3 月 8 日  

 

米蘭會明鑑理神父安息
生前曾任副主教總務長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明 鑑 理 神 父 於 二 0 0 七 年 五 月 二 日 因 癌 病 在 嘉 諾 撒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九 十 歲 。

明 鑑 理 神 父 的 守 夜 彌 撒 於 五 月 四 日 假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 湯 漢 主 教 主 禮 ; 五 月 五 日 的 安 所 彌 撒 假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 由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遺 體 隨 即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天 主 教 墳 場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格 普 黎 神 父 在 五 月 四 日 的 守 夜 彌 撒 中 , 稱 讚 明 神 父 是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善 用 其 才 能 為 教 會 服 務 。 格 神 父 轉 述 該 會 一 位 神 父 說 : 「明 神 父 凡 事 交 託 天 主 。 雖 然 他 通 曉 不 少 事 情 , 但 為 人 謙 遜 。」 彌 撒 末 段 , 該 會 的 宋 啟 文 神 父 說 , 他 期 望 信 徒 能 學 習 明 神 父 致 力 福 傳 , 跟 別 人 分 享 基 督 的 愛 。

明 鑑 理 神 父 一 九 一 六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盧 卡 , 一 九 三 一 年 進 入 當 地 的 教 區 修 院 , 並 成 為 該 傳 教 會 會 士 。

明 神 父 一 九 三 九 年 晉 鐸 後 , 受 到 戰 爭 影 響 而 留 在 意 大 利 , 其 後 他 為 傳 教 會 和 米 蘭 教 區 的 堂 區 服 務 了 好 幾 年 。

二 次 大 戰 後 , 明 神 父 到 香 港 服 務 , 但 一 九 四 七 年 便 離 開 , 稍 後 再 獲 派 到 廣 東 海 豐 。 他 學 會 當 地 語 言 , 就 在 另 外 兩 位 會 士 白 英 奇 神 父 和 雷 志 遠 神 父 指 導 下 傳 教 。

一 九 四 九 年 六 月 , 海 豐 政 治 環 境 改 變 , 加 上 香 港 的 恩 理 覺 主 教 希 望 明 神 父 擔 任 他 的 秘 書 , 明 神 父 遂 回 港 服 務 。 他 一 九 五 二 年 執 掌 公 教 進 行 社 , 但 他 幾 個 月 後 患 了 肺 結 核 , 要 住 醫 院 近 一 年 , 這 工 作 因 此 中 斷 。

明 神 父 一 九 五 三 至 五 九 年 間 服 務 於 主 教 公 署 , 五 四 年 起 兼 任 教 區 總 務 長 ; 五 九 至 六 七 年 獲 白 英 奇 主 教 委 任 為 教 區 副 主 教 , 並 免 任 上 述 職 務 。

五 十 年 代 , 香 港 教 會 和 社 會 都 面 對 極 大 挑 戰 , 大 批 難 民 從 內 地 湧 到 香 港 , 衍 生 不 少 嚴 峻 問 題 , 包 括 要 滿 足 難 民 基 本 所 需 和 提 供 最 急 切 服 務 。 明 鑑 理 神 父 全 力 支 持 白 英 奇 主 教 , 讓 教 會 跟 政 府 其 他 機 構 合 作 , 首 先 是 給 予 難 民 食 物 、 住 宿 和 醫 藥 援 助 , 然 後 是 為 兒 童 提 供 上 學 機 會 , 以 及 其 他 服 務 。

明 神 父 一 九 六 七 年 免 任 教 區 副 主 教 (其 副 主 教 職 務 由 同 年 獲 祝 聖 為 主 教 的 徐 誠 斌 輔 理 主 教 接 替) , 再 度 擔 任 教 區 總 務 長 。 往 後 , 明 神 父 應 徐 主 教 邀 請 , 繼 續 貢 獻 專 長 , 出 任 教 區 財 經 計 劃 委 員 會 主 席 及 天 主 教 教 育 委 員 會 委 員 。

明 鑑 理 神 父 一 九 八 五 年 獲 委 為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 故 此 離 任 教 區 總 務 長 。 明 神 父 一 九 九 0 年 卸 任 傳 教 區 會 長 一 職 , 但 仍 然 擔 任 議 員 , 主 要 負 責 財 務 工 作 , 同 時 獲 委 為 教 區 總 務 處 顧 問 , 至 去 年 四 月 。
2007 年 5 月 13 日

 

哀悼明鑑理神父四首
陳若望

識君六十年有多,幾許坎坷幾許歌,
多少艱辛多少淚,天國重聚憶當初。

為救眾靈甘獻身,扶貧解困基督心,
個人榮辱置度外,勞牧羊群終此生。

去年深秋訪君鄉,寄回比薩卡一張,
近欲面悟惜君逝,遺憾終生心哀傷。

去夏訪君知君疾,勸君多休莫勞跋,
誰料今夏君永逝,兩行熱淚接現實。
2007 年 6 月 3 日

 

懷念明鑑理神父
黃冠

宗 教 團 體 , 最 能 保 育 古 跡 。 有 一 百 二 十 年 的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 愈 舊 愈 古 雅 ……

我 首 次 在 座 堂 參 加 彌 撒 , 愛 聽 美 麗 而 環 保 的 聖 詩 …… 茵 茵 的 草 地 …… 座 堂 的 設 計 令 歌 聲 環 迴 共 鳴 …… 「明 辨 真 理 能 克 苦 、 鑑 識 高 清 通 中 外 、 理 順 人 情 兼 世 故 、 神 學 實 踐 育 人 才 、 父 懷 慈 顏 和 和 藹 。」

這 一 次 彌 撒 , 就 是 二 0 0 七 年 五 月 為 明 鑑 理 神 父 , 舉 行 的 追 思 彌 撒 。 幾 年 前 , 我 的 大 家 姐 和 女 兒 大 哥 夫 婦 、 母 親 和 我 , 到 西 貢 清 水 灣 道 的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探 望 明 神 父 , 我 們 與 神 父 一 起 拍 照 , 明 神 父 與 我 的 年 邁 母 親 , 大 約 有 三 十 年 沒 有 見 面 , 舊 友 重 聚 , 分 外 高 興 。 以 前 我 們 住 在 竹 園 天 主 教 領 島 學 校 的 對 面 , 每 逢 週 日 , 明 神 父 到 來 協 助 主 持 彌 撒 , 風 雨 不 改 。 遇 有 慶 典 , 我 家 是 「永 興 隆 商 店」 , 售 賣 汽 水 送 到 「領 島」 。 我 們 七 兄 弟 姊 妹 都 是 「領 島 學 生」 , 大 家 姐 更 是 優 異 生 , 中 學 未 畢 業 , 已 到 竹 園 第 一 段 , 幫 低 班 的 同 學 補 習 英 文 。 這 要 感 謝 母 校 的 栽 培 。 而 黃 美 芳 補 習 英 文 傳 遍 第 一 段 。

有 時 彌 撒 完 畢 , 明 神 父 會 教 大 哥 驚 駛 他 的 「福 士 座 駕」 。 大 哥 常 稱 讚 「老 明」 的 駕 駛 技 術 , 非 常 敏 捷 。

我 想 起 : 「獅 子 山 下 木 屋 樸 素 , 竹 園 前 店 後 居 商 鋪 , 十 兄 弟 九 姊 妹 常 見 , 上 學 就 是 對 面 領 島 , 商 場 便 利 店 未 建 造 , 三 代 同 堂 星 光 滿 天 , 送 貨 擔 水 侍 奉 父 母 , 綠 樹 陽 光 曬 衫 最 好 , 自 製 檸 檬 水 大 菜 糕 , 一 片 西 餅 視 為 瑰 寶 , 葡 萄 架 下 小 貓 出 世 , 炮 仗 花 年 年 迎 風 舞 , 仙 鶴 神 針 如 來 神 掌 , 擁 有 電 視 一 屋 細 路 。」
2008 年 6 月 15 日

 

仁風垂範  秉禮傳義
紀念明鑑理神父辭世三周年

特 倫 多 禮 儀 團 體 成 立 於 二 0 0 一 年 , 當 時 一 撮 教 友 倡 議 復 行 拉 丁 文 彌 撒 , 無 疑 觸 動 了 很 多 人 的 神 經 , 譭 譽 參 半 。 胡 振 中 樞 機 卻 獨 具 慧 眼 , 把 這 當 神 師 的 特 殊 任 務 交 付 給 德 高 望 重 的 明 鑑 理 神 父 , 讓 他 照 顧 了 參 與 拉 丁 文 彌 撒 教 友 們 的 神 益 。 五 月 二 日 適 值 他 逝 世 三 週 年 之 際 , 現 輯 錄 教 友 Maria 的 一 些 簡 單 的 感 念 , 聊 抒 敬 懷 。

※※※       ※※※       ※※※

時 間 的 過 去 並 沒 有 冲 淡 我 對 明 鑑 理 神 父 的 敬 愛 及 思 念 , 至 今 心 中 仍 湧 起 不 少 懷 念 之 情 。 我 並 沒 有 輔 祭 們 般 幸 福 , 能 夠 時 常 和 他 相 處 。 可 是 , 他 對 我 靈 修 上 的 成 長 卻 藕 斷 絲 連 , 功 不 可 沒 。 最 教 我 深 刻 難 忘 的 是 他 事 事 身 體 力 行 : 他 在 彌 撒 中 懇 切 的 禱 聲 , 對 聖 體 聖 事 的 愛 慕 及 謹 慎 認 真 的 態 度 , 都 把 他 對 天 主 、 教 會 及 教 友 的 神 益 之 熱 愛 表 露 無 遺 , 我 是 其 中 一 個 被 他 這 份 愛 感 動 而 重 拾 信 仰 的 教 友 。 還 記 得 有 一 次 在 告 解 時 , 我 提 及 快 要 因 塵 世 的 痛 苦 而 感 到 絕 望 時 , 神 父 有 如 一 位 慈 父 , 以 溫 柔 和 堅 定 的 聲 音 安 慰 我 說 : 「凡 事 忍 耐 及 以 信 德 及 愛 德 看 待 別 人 , 別 對 天 主 失 去 信 心 , 因 祂 永 不 離 棄 我 們 。」 短 短 的 慰 藉 及 訓 導 , 卻 帶 來 了 欣 喜 及 寧 靜 , 亦 豐 富 地 啟 迪 及 滋 潤 了 我 的 靈 魂 。

他 亦 是 恃 着 這 份 堅 持 和 信 德 , 堅 毅 地 走 到 人 生 的 最 後 階 段 。 當 我 們 到 醫 院 探 望 他 時 , 也 不 禁 傷 心 掉 淚 , 他 卻 欣 然 地 安 慰 我 們 —— 「我 感 到 非 常 高 興 , 因 主 耶 穌 邀 請 我 到 他 的 王 國 去 。」 若 不 是 那 一 份 信 德 , 誰 能 夠 在 臨 終 前 喜 悅 地 接 受 死 亡 呢 ?

回 憶 着 那 一 次 的 探 訪 , 也 是 最 後 一 次 的 見 面 , 他 跟 我 說 的 最 後 一 句 話 ──「Cheer up! Cheer up!」 對 ! 我 不 應 再 苦 着 臉 兒 到 他 墓 前 哭 訴 , 而 是 感 謝 天 主 賜 給 我 的 恩 寵 , 以 明 神 父 為 榜 樣 , 在 生 活 中 活 出 我 的 信 仰

明 神 父 , 我 很 敬 愛 的 慈 父 , 請 在 天 堂 裡 也 為 我 代 禱 吧 ! 我 會 忍 耐 地 等 待 在 天 堂 跟 你 重 逢 的 那 一 天 !

現 恭 錄 明 神 父 在 醫 院 瀰 留 期 間 的 一 句 話 , 共 勉 之 : In sua voluntate est nostra pax 我 們 的 平 安 全 在 於 祂 的 聖 意 !
特倫多禮儀團體供稿
2010 年 5 月 23 日

 

隱世英雄明鑑理神父
祖輝

《隱 世 英 雄 ── 服 務 香 港 六 十 載 的 明 鑑 理 神 父》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二 0 一 三 年 四 初 月 版) 把 這 位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傳 教 士 不 平 凡 的 經 歷 留 傳 後 世 。

「隱 世」 二 字 見 證 已 故 明 鑑 理 神 父 (Lido Mencarini , 1916-2007) 低 調 而 謙 厚 的 個 性 , 實 際 上 他 卻 有 著 不 平 凡 的 經 歷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在 家 鄉 意 大 利 拯 救 遭 受 納 粹 迫 害 的 猶 太 人 , 獲 確 認 為 「國 際 義 人」 ; 在 香 港 社 會 急 速 發 展 之 際 建 設 本 地 教 會 , 先 後 擔 任 教 區 總 務 長 及 副 主 教 。

此 書 原 文 為 意 大 利 文 《Padre Lido. Missionario ed eroe nascosto tra Cant ù e Hong Kong》, 作 者 為 G. Bernardelli 稱 許 明 神 父 為 「忠 信 的 管 家」 , 他 為 教 區 默 默 耕 耘 , 物 色 適 合 的 恩 人 資 助 興 辦 堂 區 和 學 校 , 也 關 顧 堂 區 教 徒 ; 中 文 版 譯 者 、 澳 門 教 區 修 生 劉 偉 傑 也 是 明 神 父 的 友 好 。

這 本 傳 記 描 述 角 度 豐 富 , 多 位 曾 與 明 神 父 交 往 的 人 士 回 顧 昔 日 片 段 , 呈 現 明 神 父 在 二 戰 期 間 的 勇 氣 和 在 香 港 輔 助 主 教 推 動 教 務 時 所 展 現 的 智 慧 。

明 神 父 的 歷 史 亦 反 映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在 意 大 利 和 香 港 教 會 所 扮 演 的 重 要 角 色 , 書 中 有 關 意 大 利 二 戰 史 實 和 五 、 六 十 年 代 香 港 教 會 的 發 展 歷 程 , 均 突 顯 該 會 傳 教 士 信 念 與 貢 獻 。
2013 年 4 月 28 日

 

宗座外方傳教會出版新書紀念
追思明鑑理神父逝世六載彌撒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五 月 二 日 假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為 該 會 的 明 鑑 理 神 父 (L. Mencarini, 1916-2007) 獻 祭 , 紀 念 他 逝 世 六 周 年 。

彌 撒 由 座 堂 主 任 司 鐸 陳 德 雄 神 父 主 禮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約 一 百 位 教 徒 參 禮 。 彌 撒 後 發 表 紀 念 明 神 父 的 傳 記 《隱 世 英 雄──服 務 香 港 六 十 載 的 明 鑑 理 神 父》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二 0 一 三 年 四 月 初 版)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萬 籟 寂 神 父 (M. Marazzi) 講 道 時 , 鼓 勵 教 徒 學 傚 明 神 父 行 愛 德 、 服 從 和 重 視 祈 禱 這 三 種 美 德 。 他 說 明 神 父 於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在 家 鄉 意 大 利 拯 救 遭 受 納 粹 迫 害 的 猶 太 人 , 但 他 為 人 謙 恭 而 從 不 向 人 提 及 , 至 他 離 世 後 , 人 們 才 發 現 這 段 歷 史 。

明 神 父 擔 任 過 教 區 副 主 教 及 總 務 長 , 參 禮 的 總 務 處 職 員 鄭 秀 瑞 指 明 神 父 愛 護 青 年 , 昔 日 義 務 為 教 區 中 心 附 近 高 主 教 書 院 的 學 生 教 授 拉 丁 文 和 外 語 。 另 一 職 員 馬 詠 兒 稱 許 明 神 父 生 活 簡 樸 , 把 省 下 來 的 金 錢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

另 一 方 面 , 特 倫 多 禮 儀 團 體 五 月 一 日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為 這 位 前 神 師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2013 年 5 月 12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Padre Lido: Missionario ed eroe Nascosto tra Cantu e Hong Kong, by Girogio Bernardelli, PIMedit Onlus, 2011.
隱世英雄--服務香港六十載的明鑑理神父, 公教真理學會, 2013.


MENCARINI Lid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