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NUMEROSO,  Luciano PIME
龍厚榮神父

* Birth in Trentola Ducenta (脫蘭都拉), Caserta (卡塞塔), Italy: [7 January 1940]
* Enter Novitiate: [8 October 1950]
* Ordination: [14 March 1964]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29 September 1970]
* Death in Lecco (
勒高鎮), Italy: [5 August 1995]

* PIME House: [1971]
* Holy Cross Church, Sai Wan Ho: Vicar Cooperator [1972]
*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1973]
*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Dean of Studies [1974] - [1975]
*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Vicar Cooperator [1976] - [1977]
* Holy Cross Church, Sai Wan Ho: Parish Priest [1978] - [1981]
*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Spiritual Director [1982] - [1983]
* Holy Spiritual Mass Centre, Homantin: Parish Priest [1984] - [1987]
* Returned to Rome: [1988] - [1990]
*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Sau Mau Ping: Parish Priest [1991] - [1993]
* Sau Mau Ping Catholic Primary School: Supervisor [1992] - [1995]
* Diocesan Personnel Commission: [1995]
* Committee for Promoting the Cardinal
s Pastoral Exhortation: Member [1995]
* PIME House: Regional Superior [1994] - [1995]
* Association of Major Superiors of Religious Men in Hong Kong: President [1995]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Father Luciano Numeroso, P.I.M.E.
1940 - 1995
R.I.P.

In the morning of 5 August 1995, a telephone call from Italy brought the news that Father Luciano Numeroso had died. Members of the PIME community and friends greeted the announcement with disbelief and consternation. Father Numeroso had left Hong Kong in late June for the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society in Rome, after which he had decided to spend a few days resting in the Alps.

Father Numeroso, who loved hiking, could not resist the call of the peaks and with a conferrer decided to reach the top of Grigna Mountain. They set of in the morning at a leisurely pace, chatting as they climbed about how he planned to go back to Rome to visit his brother and sister before returning to Hong Kong.

He was not to make it. In view of a mountain refuge they stopped for some water. They had just restarted when Father Numeroso buckled under and fell to the ground. His conferrer rushed to him and tired to massage his chest. Two passers-by called the Alpine-Rescue on a cellular phone and a helicopter soon arrived to take him to a nearby hospital in Lecco. He was declared dead on arrival.

Father Numeroso, a mild-mannered and unassuming priest, came to Hong Kong in 1970 and was for a number of years the Spiritual Director and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at Holy Spirit Seminary. He served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Holy Cross, Shau Kei Wan, and St. Margaret's in Happy Valley. He was parish priest at Holy Cross from 1977 to 1981 and Holy Spirit Parish, Homantin, from 1983 to 1987.

After a service of three years in Italy, he was assigned to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Parish in Sau Mau Ping and in 1993 was appointed Dean of Kwun Tong district. The following year, he was elected Regional Superior of the PIME Fathers in Hong Kong.

During his 25 years in Hong Kong Father Numeroso was well-known and much loved. Many sought out his advice and guidance. In the hearts of his conferrers he leaves a great longing for his amiable company and unfailing encouragement. Many are mourning him, as the shock subsides and grief sets in.

As at the Transfiguration, Father Numeroso went up the mountain to meet the Lord, the Master he had faithfully served all his life.

11 August 1995

 

宗座外方傳教會龍神父
往意山區會院途中逝世

自 六 月 底 到 羅 馬 參 加 總 會 會 議 的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龍 厚 榮 神 父 , 在 繁 忙 議 程 過 後 , 計 劃 與 同 會 會 士 徒 步 登 上 意 大 利 的 阿 爾 卑 斯 山 , 到 該 會 會 院 休 息 數 天 。 但 他 於 一 九 九 五 年 八 月 五 日 前 往 會 院 的 山 路 途 中 , 心 臟 病 突 發 , 身 體 不 支 倒 地 , 在 直 升 機 送 抵 鄰 近 醫 院 前 , 已 發 覺 搶 救 無 效 , 與 世 長 辭 , 終 年 五 十 五 歲 。

經 常 遠 足 的 龍 神 父 , 原 定 在 山 上 稍 住 幾 天 後 重 返 羅 馬 , 並 於 八 月 二 十 日 返 回 香 港 ; 當 他 修 會 在 香 港 的 成 員 接 獲 其 死 訊 時 , 都 感 到 震 驚 和 難 以 置 信 。

一 九 四 0 年 出 生 的 龍 厚 榮 神 父 , 是 一 位 態 度 溫 文 、 待 人 謙 恭 的 司 鐸 。 他 於 一 九 七 0 年 來 港 服 務 , 曾 任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的 神 師 和 哲 學 教 授 多 年 , 並 曾 在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何 文 田 聖 神 堂 及 秀 茂 坪 潔 心 堂 等 堂 區 擔 任 牧 民 工 作 。

一 九 九 三 年 , 龍 神 父 獲 委 為 東 九 龍 總 鐸 區 的 總 鐸 。 翌 年 , 他 被 選 為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 並 以 此 身 分 參 加 總 會 往 羅 馬 召 開 的 大 會 。

該 修 會 表 示 , 龍 神 父 廿 五 年 來 在 港 的 傳 教 工 作 中 , 深 受 教 友 和 其 他 神 父 、 修 女 的 愛 戴 , 他 們 經 常 向 他 徵 詢 意 見 和 尋 求 靈 修 上 的 指 導 ; 他 那 親 切 的 態 度 和 不 斷 給 人 的 鼓 勵 , 將 永 遠 留 在 他 同 會 會 士 的 心 中 。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於 八 月 十 日 晚 上 八 時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 主 持 了 悼 念 龍 厚 榮 神 父 的 逾 越 聖 祭 。
1995 年 8 月 11 日

 

悼念龍厚榮神父
何愛慧

噩 耗 傳 來 , 一 位 親 切 而 又 和 譪 可 親 的 善 牧 , 我 一 向 稱 呼 他 為 亞 龍 的 龍 厚 榮 神 父 , 在 意 大 利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離 開 人 世 , 真 是 令 人 驚 訝 ! 這 位 態 度 深 受 男 女 老 幼 愛 戴 的 神 父 離 去 了 , 實 在 令 人 有 點 惋 惜 和 傷 感 。 這 份 痛 心 的 別 離 , 在 我 心 中 烙 下 了 不 可 磨 滅 的 疤 痕 ; 這 份 神 父 與 女 兒 的 摯 情 , 使 我 眼 眶 內 的 淚 水 不 時 湧 現 , 內 心 不 停 地 訴 說 : 天 父 可 憐 我 吧 ! 你 永 遠 都 是 將 一 些 善 人 毫 無 準 備 和 保 留 地 接 回 你 的 家 鄉 , 為 人 來 說 , 這 是 莫 大 的 痛 失 , 但 為 主 來 說 : 這 是 你 的 計 劃 和 安 排 。

我 在 龍 神 父 出 任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堂 時 認 識 他 的 , 他 亦 是 於 七 一 年 為 我 付 洗 的 牧 者 。 堂 區 中 所 有 人 對 他 非 常 敬 愛 , 而 堂 區 內 外 的 工 作 , 他 都 一 一 讓 教 友 積 極 去 發 展 和 參 與 , 從 沒 有 阻 止 或 不 願 放 手 , 只 要 認 為 有 建 設 性 , 他 就 會 答 允 , 讓 你 嘗 試 去 做 。 故 此 堂 區 猶 如 由 一 個 小 家 庭 變 成 的 大 家 庭 , 非 常 融 洽 , 這 是 龍 神 父 的 功 勞 。

龍 神 父 給 我 第 一 個 印 象 是 和 藹 慈 祥 , 平 易 近 人 ; 每 當 見 到 他 時 , 他 總 愛 執 著 我 的 手 , 拍 著 肩 膀 , 許 久 都 不 會 放 手 , 有 時 甚 至 以 西 方 見 面 形 式 親 吻 我 。 他 滿 手 的 手 毛 遮 蓋 著 他 的 手 臂 , 剌 我 面 孔 的 鬍 子 , 使 我 無 法 鬆 懈 , 這 份 熱 誠 和 親 切 , 就 像 父 親 吻 女 兒 一 樣 。 如 今 這 份 體 貼 入 微 、 關 懷 和 愛 護 的 舉 動 , 再 也 不 能 感 受 到 。 他 的 形 象 永 遠 留 在 我 的 心 底 裡 , 不 論 是 朋 友 或 是 教 友 與 神 父 身 分 也 好 , 他 待 我 如 像 女 兒 一 樣 。 他 的 記 憶 力 很 強 , 連 我 自 己 也 忘 記 的 領 洗 日 期 , 他 竟 然 事 隔 十 多 年 後 還 清 楚 記 得 , 真 令 我 有 點 慚 愧 ; 自 此 以 後 , 我 不 會 再 忘 記 受 洗 日 期 。 此 外 , 他 也 喜 歡 向 其 他 教 友 訴 說 我 的 為 人 、 在 堂 區 的 表 現 , 當 我 聽 到 他 稱 讚 我 時 , 我 會 感 到 羞 愧 和 尷 尬 , 不 是 氣 怒 他 在 別 人 面 前 說 我 的 事 , 而 是 因 為 我 不 值 得 他 這 樣 誇 讚 。 但 他 總 是 帶 著 笑 盈 盈 的 面 孔 邊 說 邊 笑 , 直 至 改 變 話 題 為 此 。

其 實 , 我 一 直 以 來 內 心 很 仰 慕 和 欣 賞 龍 神 父 這 種 對 人 敦 厚 而 又 親 切 的 牧 者 , 有 時 在 交 談 中 , 我 也 會 對 他 說 要 多 多 休 息 , 保 重 身 體 , 不 要 操 勞 過 度 , 但 是 他 總 愛 說 : 沒 有 事 ; 更 說 自 己 很 懶 。 這 份 謙 虛 , 使 我 更 加 尊 敬 他 。 在 他 言 行 舉 止 和 處 事 的 態 度 中 , 足 以 表 現 出 在 十 字 架 上 死 而 復 活 的 基 督 奧 蹟 。 我 從 未 見 過 他 在 人 們 面 前 展 露 不 高 興 的 樣 子 , 或 訴 說 工 作 辛 苦 , 更 不 會 擺 出 我 是 神 父 , 你 便 要 聽 從 我 安 排 的 模 樣 。 雖 然 他 有 時 會 感 到 疲 倦 , 但 仍 是 笑 臉 迎 人 , 露 出 一 副 甜 絲 絲 的 笑 容 。 幸 好 每 逢 星 期 一 是 他 的 休 息 日 , 他 必 定 返 回 自 己 清 水 灣 會 院 稍 作 休 息 。 所 以 第 二 天 早 上 彌 撒 後 , 便 可 見 到 他 精 神 奕 奕 的 神 態 , 展 示 出 上 主 賜 給 他 一 個 星 期 的 工 作 使 命 和 力 量 。

如 今 龍 神 父 先 我 們 而 去 , 與 我 們 暫 別 , 我 實 在 感 到 依 依 不 捨 。 龍 神 父 , 你 在 世 上 為 葡 萄 園 奠 下 根 基 , 受 惠 的 人 也 不 少 ; 這 份 愛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 在 服 務 人 群 時 更 加 表 露 無 遺 。 你 是 一 位 真 正 充 滿 喜 悅 圓 滿 無 缺 的 司 鐸 , 為 基 督 死 而 復 活 作 見 證 。

在 龍 神 父 離 開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後 , 我 們 的 友 情 並 沒 有 斷 絕 , 不 時 都 有 與 他 聯 絡 、 相 聚 。 每 逢 他 的 生 日 , 我 必 定 寄 上 賀 咭 , 以 表 示 對 他 的 心 意 。 每 當 他 遠 離 香 港 或 到 意 大 利 開 會 、 渡 假 , 總 有 他 的 訊 息 , 問 候 我 的 家 人 或 他 認 識 的 人 。 他 這 種 體 貼 的 恩 情 、 待 人 接 物 和 譪 可 親 的 態 度 , 實 是 令 我 欽 佩 萬 分 。 所 以 每 當 我 收 到 他 的 信 時 , 不 用 看 內 容 便 知 他 從 意 大 利 寄 來 , 因 為 他 所 寫 的 中 文 字 與 別 不 同 , 猶 如 蛇 仔 一 樣 ; 特 別 是 他 的 簽 名 , 大 小 不 一 , 看 後 必 定 會 從 心 裡 笑 出 來 。 可 惜 從 今 以 後 , 再 也 不 能 收 到 他 所 寫 的 問 候 和 祝 福 , 更 不 能 目 睹 他 歡 笑 的 面 容 。 這 種 難 捨 難 離 的 心 情 , 使 我 難 以 接 受 他 的 離 去 。

現 在 與 龍 神 父 分 離 , 唯 有 寄 望 日 後 與 他 在 天 鄉 相 聚 。 我 默 默 地 為 你 祝 禱 , 使 你 在 上 主 的 庭 園 中 , 度 另 一 種 新 的 生 活 , 使 在 天 鄉 中 活 得 更 有 意 義 。 龍 神 父 , 你 的 確 充 分 表 現 出 羊 棧 中 的 善 牧 者 , 良 善 心 謙 的 精 神 與 態 度 , 見 證 了 基 督 死 而 復 活 的 奧 體 , 不 論 修 道 者 或 教 友 心 中 , 都 留 下 美 的 榜 樣 和 回 憶 。

但 願 天 使 領 你 進 入 天 堂 , 永 享 福 樂 。 龍 神 父 你 已 衝 破 驚 濤 駭 浪 , 努 力 向 前 奔 , 前 面 已 是 永 生 福 地 , 上 主 所 居 之 處 , 你 真 正 毫 無 保 留 地 一 生 獻 於 天 父 , 賜 予 你 信 德 和 傳 教 的 聖 召 。 我 們 永 遠 惦 念 著 你 , 請 安 息 吧 !
1995 年 8 月 25 日

 

悼念龍厚榮神父
逾越聖祭證道辭
宗座外方傳教會方叔華神父

在 感 恩 祭 的 聖 道 禮 中 , 第 一 篇 讀 經 選 自 《默 示 錄》 , 提 出 一 個 令 人 振 奮 的 訊 息 : 「凡 在 主 內 死 去 的 人 , 是 有 福 的 !」 一 個 人 能 名 副 其 實 地 在 主 內 死 去 , 就 要 依 照 主 的 旨 意 生 活 , 行 為 態 度 都 表 現 出 他 確 實 活 於 主 內 的 幸 福 中 。 這 種 福 樂 , 在 現 世 會 跟 勞 苦 結 合 , 直 至 人 死 後 , 才 達 致 圓 滿 。

天 主 往 往 直 接 用 聖 言 向 我 們 傳 達 祂 的 訊 息 , 那 是 因 為 一 般 人 習 慣 看 和 聽 動 人 吸 引 的 言 辭 。 其 實 , 天 主 的 訊 息 不 僅 只 藉 文 字 和 說 話 賜 給 我 們 , 更 會 透 過 個 人 的 生 活 , 包 括 他 的 行 為 、 希 望 、 待 人 處 世 態 度 、 工 作 方 式 甚 至 痛 苦 死 亡 等 及 週 遭 發 生 的 事 件 , 顯 露 在 我 們 的 眼 前 。 正 如 聖 母 瑪 利 亞 和 聖 若 瑟 並 沒 有 留 下 顯 赫 的 記 述 和 偉 論 , 但 卻 清 清 楚 楚 將 天 主 的 訊 息 藉 著 在 生 活 中 順 應 和 與 主 合 作 , 無 聲 無 色 地 彰 顯 出 來 。

在 這 感 恩 祭 的 證 道 中 , 讓 我 們 一 起 簡 略 看 一 看 龍 厚 榮 神 父 的 生 活 和 他 的 去 世 , 來 找 出 天 主 給 我 們 訊 息 吧 !

龍 神 父 於 一 九 四 0 年 出 生 於 意 大 利 南 部 。 童 年 雖 曾 度 過 艱 苦 的 歲 月 , 卻 懷 有 樂 觀 的 性 格 接 受 基 督 化 的 環 境 薰 陶 , 欣 然 回 應 召 喚 , 年 僅 十 歲 便 進 入 他 家 鄰 近 的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修 院 , 立 志 做 傳 教 士 。 一 九 六 四 年 晉 鐸 , 廿 四 歲 便 離 開 家 鄉 到 羅 馬 進 修 神 學 和 哲 學 , 也 在 兩 間 修 院 當 過 短 時 間 的 神 師 。

一 九 七 0 年 , 龍 神 父 得 償 所 願 , 奉 派 到 外 方 傳 教 , 在 香 港 教 區 開 展 了 他 的 外 方 傳 教 事 業 和 侍 奉 上 主 的 工 作 。 在 香 港 二 十 多 年 , 他 首 先 學 習 廣 東 話 , 任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的 副 本 堂 , 然 後 一 面 在 教 區 聖 神 修 院 教 哲 學 , 一 面 協 助 堂 區 的 牧 民 工 作 , 也 當 修 士 的 神 師 。 一 九 八 三 至 八 七 年 , 龍 神 父 調 任 聖 神 堂 做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八 七 年 至 九 0 年 他 返 回 意 大 利 為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服 務 , 隨 後 重 歸 香 港 繼 續 擔 當 牧 民 工 作 。 在 秀 茂 萍 潔 心 堂 任 本 堂 神 父 期 間 , 他 也 同 時 在 九 三 年 開 始 成 為 東 九 龍 區 的 總 鐸 。 直 至 九 四 年 五 月 , 他 被 選 為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的 會 長 , 今 年 六 月 , 他 到 羅 馬 去 參 加 總 會 會 議 。 開 會 完 畢 , 準 備 返 香 港 之 前 , 他 趁 機 到 意 大 利 北 部 山 區 稍 事 休 息 , 那 裡 正 鄰 近 我 們 聖 神 堂 前 任 本 堂 莫 保 祿 神 父 的 工 作 地 方 。 炎 夏 八 月 首 星 期 六 (即 八 月 五 日) 的 上 午 , 他 和 其 他 神 父 一 起 往 山 上 走 , 他 忽 然 覺 得 不 適 , 旁 人 見 他 驀 然 下 跪 , 垂 首 便 失 掉 知 覺 和 停 止 呼 吸 , 就 這 樣 , 身 處 山 上 , 他 走 完 塵 世 旅 程 。 普 世 教 會 在 當 天 晚 上 慶 祝 主 耶 穌 山 上 顯 聖 容 節 日 , 紀 念 主 光 榮 現 出 容 貌 給 鍾 愛 的 三 個 門 徒 , 以 致 他 們 不 願 下 山 去 。 相 信 身 為 門 徒 的 龍 神 父 , 會 慶 幸 自 己 能 在 山 上 安 然 蒙 主 寵 召 呢 !

龍 神 父 在 生 前 教 書 、 講 道 、 給 予 人 靈 修 輔 導 , 有 多 少 人 記 起 他 講 過 的 那 麼 多 說 話 呢 ? 然 而 他 信 主 的 生 活 態 度 、 寬 厚 的 待 人 處 事 方 式 , 勉 力 奉 行 聖 言 的 教 訓 , 緊 隨 聖 召 做 一 個 忠 誠 的 傳 教 士 , 尋 覓 和 品 嚐 天 主 愛 的 計 劃 , 以 致 猝 然 離 開 人 間 的 種 種 事 實 , 都 是 我 們 深 刻 銘 記 不 忘 的 呢 ! 認 識 龍 神 父 的 人 都 會 認 同 以 下 各 方 面 的 事 實 表 現 。

第 一 、 他 在 祈 禱 和 默 觀 的 生 活 中 最 重 視 「與 主 接 觸」 的 方 法 。 作 為 神 師 , 他 輔 導 過 不 少 人 , 教 人 明 白 到 : 寧 靜 、 平 和 、 聆 聽 、 反 省 和 溝 通 交 往 是 與 天 主 建 立 良 好 關 係 的 最 佳 方 法 。

第 二 、 他 非 常 真 摯 關 注 他 人 , 不 論 老 少 , 身 體 強 健 或 弱 智 弱 能 的 朋 友 , 以 及 一 般 教 友 , 他 的 關 心 是 誠 懇 的 , 無 分 軒 輊 , 總 是 一 視 同 仁 。 就 我 自 己 的 經 驗 , 特 別 感 受 到 這 點 , 尤 其 是 在 我 幾 次 染 病 期 間 , 他 的 關 切 安 慰 使 我 早 日 康 復 , 在 我 返 意 大 利 服 務 三 年 中 他 接 替 做 扶 康 會 神 師 , 積 極 投 入 參 與 , 是 個 活 躍 的 分 子 , 難 怪 很 多 弱 智 的 學 員 、 工 作 人 員 和 家 長 都 擁 護 愛 戴 他 。

第 三 、 他 在 我 們 的 團 體 中 , 以 無 比 的 忍 耐 力 來 維 大 家 的 共 融 , 用 友 善 的 笑 容 化 解 可 能 的 衝 突 , 藉 不 急 躁 的 處 事 態 度 讓 事 情 緩 緩 地 向 圓 滿 發 展 , 他 撒 手 塵 寰 , 真 令 我 們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痛 失 良 才 。

無 論 如 何 、 龍 神 父 的 生 命 歷 程 展 現 了 天 主 的 訊 息 , 就 是 : 作 為 信 徒 , 像 飛 翔 於 天 空 中 的 天 使 , 拿 著 永 的 福 音 , 要 傳 報 給 住 在 地 上 的 人 , 給 各 邦 國 、 各 支 派 , 各 方 言 和 各 民 族 (默 十 四 :6) 。 龍 神 父 的 生 命 朝 向 遠 大 的 目 標 , 懷 著 信 念 回 應 召 喚 , 生 活 是 望 向 高 天 , 充 滿 神 聖 的 愛 和 慷 慨 大 方 地 承 行 天 主 的 旨 意 , 他 特 別 「感 謝 上 主 賜 給 我 信 德 和 傳 教 的 聖 召 。」 (錄 自 龍 厚 榮 神 父 遺 囑) 由 於 龍 神 父 服 膺 上 主 的 召 叫 , 我 們 有 理 由 祈 求 他 幫 助 我 們 香 港 教 區 團 體 有 更 多 的 青 年 男 女 回 應 聖 召 。 他 的 遺 言 指 出 「懷 著 謙 卑 的 心 , 懇 請 各 位 為 我 代 禱 , 我 應 許 有 生 之 日 必 予 回 報 。 」 在 祈 禱 中 , 我 們 記 得 他 仰 望 高 山 向 前 行 , 所 以 也 懇 求 他 支 持 我 們 , 耐 心 地 朝 向 有 價 值 的 生 活 目 標 邁 進 , 不 怕 負 起 勞 苦 的 重 擔 , 實 行 以 「為 福 音 作 見 證」 作 為 生 活 的 方 針 。
(八月十六日聖神堂領島彌撒中心)

1995 年 9 月 1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NUMEROSO Lucian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