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ROSNAN, Matthew SJ
鮑善能神父

 

* Birth in London (倫敦), U.K (英國).: [13 December 1923]
* Enter Novitiate: [2 September 1942]
* Ordination in Ireland (愛爾蘭): [31 July 1956]
* Arrival in Hong Kong (香港): [1958]
* Death in Hong Kong: [2 May 1997]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Farewell to Father Matthew Brosnan, S.J.
R.I.P.

Father Matthew Brosnan, 73, passed away in hospital shortly after midnight on Friday, 2 May 1997.

During a medical check-up it was discovered that he had a serious heart condition that needed immediate treatment. He underwent an operation on Thursday but died a few hours later. Father Brosnan was born of Irish parents in London on 13 December 1923. He received his early education in Bray, County Wicklow, Ireland before attending secondary school at the Jesuit-run Belvedere College in Dublin.

On 7 September 1942, Matthew Brosnan entered the Society of Jesus and was sent to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where he eventually graduated with a first class honours Bachelor of Arts degree. This was followed by three years of Philosophical studies.

In 1950 he was assigned to the Hong Kong mission where he spent his first two years learning Cantonese. Soon afterwards he began teaching in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He returned to Ireland to complete his studies and was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on 31 July 1956.

Father Brosnan was permanently assigned to Hong Kong in 1958. Except for 6 years as director of the Jesuit Retreat House on Cheung Chau Island, he spent many years teaching, mainly at Wah Yan College on Hong Kong Island. As a gifted retreat master and good linguist it was no wonder that Father Brosnan was sought out as a preacher, confessor, retreat master and spiritual director.

In his almost 40 years of priestly work in Hong Kong he helped countless people come to know, love and follow Jesus Christ in their daily lives.

A funeral Mass for Father Brosnan was held on Monday, 5 May, at St. Paul
s Convent Chapel and was attended by his fellow Jesuits and Cardinal J.B. Wu and Bishops Joseph Zen and John Tong as well as many other Religious, priest and friends.
9 May 1997

 

現代利瑪竇──鮑善能神父
何佩珊

「你 們 是 世 界 的 光 ; 建 在 山 上 的 城 , 是 不 能 隱 藏 的 。」 「你 們 的 光 也 當 在 人 前 照 耀 , 好 使 他 們 看 見 你 們 的 善 行 , 光 榮 你 們 在 天 之 父 。」 (瑪 五 : 14,  16) 凡 接 觸 過 鮑 善 能 神 父 的 人 , 一 定 為 他 的 嘉 言 懿 行 所 吸 引 , 且 不 難 發 現 他 就 是 耶 穌 所 說 的 光 。

多 年 前 我 已 從 一 位 至 親 的 口 中 認 識 鮑 神 父 。 原 來 他 有 一 段 生 活 極 困 難 和 痛 苦 的 日 子 , 由 於 鮑 神 父 安 排 他 到 華 仁 夜 校 任 教 , 加 上 對 他 不 斷 的 鼓 勵 , 使 他 能 積 極 面 對 人 生 , 背 起 上 主 給 予 的 特 別 十 字 架 。 時 至 今 日 , 我 的 這 位 至 親 仍 念 念 不 忘 神 父 的 慈 愛 , 努 力 做 一 個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 他 坦 言 承 認 這 是 鮑 神 父 對 他 的 影 響  。

近 年 來 我 由 於 參 加 了 和 平 之 后 祈 禱 聚 會 , 對 鮑 神 父 認 識 更 深 。 神 父 雖 然 年 事 已 高 , 但 上 主 仍 賜 他 神 形 康 奉 , 好 能 繼 續 傳 布 天 國 的 喜 訊 , 就 如 每 星 期 三 晚 上 , 不 論 寒 暑 , 他 都 穿 上 黑 色 的 神 父 裝 , 背 著 一 個 沉 重 的 大 袋 , 踏 著 穩 健 的 步 伐 , 比 預 定 時 間 還 早 一 點 到 達 聚 會 地 點 , 跟 教 友 親 切 問 好 , 他 的 口 頭 襌 是 「非 常 好」 , 與 他 談 話 , 使 人 如 沐 春 風 , 真 不 愧 是 一 位 仁 慈 的 長 者 。 每 當 他 提 及 天 主 、 耶 穌 和 聖 母 的 名 字 , 聲 調 充 滿 孺 慕 之 情 ; 面 對 聖 體 , 他 一 定 低 首 朝 拜 , 我 們 也 不 難 受 他 感 染 , 提 高 愛 天 主 、 愛 聖 母 的 熱 忱 。 神 父 的 道 理 , 我 們 一 定 要 用 「心」 聆 聽 才 可 領 會 , 因 為 這 是 愛 的 呼 聲 。

記 得 一 個 下 著 毛 毛 雨 的 晚 上 , 我 在 前 往 聚 會 途 中 遇 到 如 常 背 著 大 袋 的 鮑 神 父 , 我 堅 持 要 為 他 效 勞 , 那 時 才 發 現 這 真 是 一 個 不 尋 常 的 袋 , 非 常 重 , 但 非 常 珍 貴 , 內 裡 裝 有 短 白 袍 、 聖 體 、 聖 水 , 還 有 多 本 聖 經 , 以 供 我 們 借 閱。 我 們 要 神 父 背 負 的 , 實 太 多 了 ! 有 一 回 是 耶 穌 會 的 盛 大 慶 典 , 我 以 為 神 父 一 定 不 能 出 席 我 們 的 祈 禱 聚 會 的 了 , 豈 料 他 參 與 過 共 祭 彌 撒 後 便 及 時 趕 到 , 可 見 他 多 麼 重 視 我 們 的 聚 會 ! 有 時 我 感 到 很 疲 乏 或 疏 懶 , 很 想 放 棄 祈 禱 聚 會 , 但 想 到 年 長 的 神 父 長 年 累 月 , 不 怕 遠 道 來 到 我 們 之 中 , 我 便 精 神 一 振 , 重 燃 祈 禱 的 心 火 , 趕 到 聚 會 地 點 。

今 年 九 月 適 逢 鮑 神 父 晉 鐸 金 慶 , 他 非 常 樂 意 與 我 們 分 享 自 己 回 應 上 主 召 叫 的 經 過 。 原 來 神 父 非 常 仰 慕 耶 穌 會 聖 方 濟 各 . 沙略 的 傳 教 熱 忱 , 但 我 認 為 神 父 更 肖 似 耶 穌 會 另 一 位 偉 大 的 傳 教 士 ── 利 瑪 竇 。 利 瑪 竇 於 明 神 宗 萬 曆 年 間 來 華 , 排 除 萬 難 才 能 在 中 國 立 足 , 不 但 成 為 民 族 和 文 化 的 橋 樑 , 更 為 國 人 開 闖 了 通 往 天 國 的 大 門 , 最 後 客 死 異 鄉 。 鮑 神 父 早 在 五 十 年 代 已 離 鄉 別 井 東 來 , 與 利 氏 一 樣 , 他 也 曾 努 力 學 習 中 文 、 尊 重 中 國 文 化 、 熱 愛 中 國 人 民 。 縱 使 現 今 在 他 祈 禱 中 , 總 不 忘 為 中 國 、 為 香 港 祈 禱 , 相 信 神 父 早 已 把 自 己 視 為 中 國 人 了 。 而 最 重 要 的 是 神 父 也 如 利 瑪 竇 般 身 體 力 行 基 督 的 教 訓 , 作 世 上 的 鹽 和 光 , 為 使 更 多 中 國 人 踏 上 天 國 之 路 。 每 次 看 見 鮑 神 父 , 我 不 其 然 便 想 起 四 百 多 年 前 的 偉 大 傳 教 士 利 瑪 竇 , 我 想 神 父 其 實 就 是 現 代 的 利 瑪 竇 了 !

香 港 教 區 有 不 少 善 牧 , 為 上 主 的 羊 群 服 務 , 望 上 主 多 多 降 福 他 們 ; 更 望 天 上 慈 母 特 別 垂 顧 那 些 遠 渡 重 洋 , 為 中 國 人 民 獻 出 生 命 的 傳 教 士 。 最 後 謹 祝 鮑 神 父 主 恩 洋 溢 , 身 體 健 康 !
1992 年 10 月 16 日

 

耶穌會士鮑善能神父
主懷安息
(1923-1997)

鮑 善 能 神 父 於 一 九 九 七 年 五 月 二 日 星 期 五 零 時 在 醫 院 病 逝 。 由 於 檢 查 身 體 時 發 覺 心 臟 有 嚴 重 問 題 , 須 接 受 即 時 治 療 , 並 在 星 期 四 動 手 術 , 但 手 術 後 不 久 便 逝 世 。

鮑 神 父 的 安 息 彌 撒 於 五 月 五 日 上 午 , 在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胡 振 中 樞 機 、 陳 日 君 、 湯 漢 兩 位 主 教 、 耶 穌 會 谷 紀 賢 神 父 及 其 他 數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鮑 神 父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在 倫 敦 出 生 , 父 母 為 愛 爾 蘭 人 ; 在 愛 爾 蘭 域 勞 縣 接 受 基 礎 教 育 , 並 在 都 柏 林 耶 穌 會 比 利 特 書 院 完 成 中 學 。

一 九 四 二 年 九 月 七 日 , 他 在 耶 穌 會 愛 爾 蘭 省 進 會 , 初 願 後 在 愛 爾 蘭 國 立 大 學 攻 讀 , 畢 業 時 取 得 優 等 榮 譽 文 學 士 學 位 , 後 再 攻 讀 三 年 哲 學 。 五 0 年 獲 委 派 來 香 港 傳 教 區 學 習 兩 年 粵 語 , 及 在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任 教 一 年 。

其 後 , 神 父 回 愛 爾 蘭 完 成 學 業 , 並 在 一 九 五 六 年 七 月 卅 一 日 晉 鐸 ; 一 九 五 八 年 回 港 長 期 工 作 。 除 了 任 長 洲 思 維 靜 院 主 任 達 六 年 之 久 外 , 大 部 分 時 間 都 在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

熱愛傳教 關懷弱小
由 於 精 通 語 言 學 及 退 省 輔 導 , 他 順 理 成 章 受 委 為 宣 道 師 、 聽 告 解 神 師 、 退 省 及 靈 修 導 師 , 並 在 香 港 接 近 四 十 年 的 鐸 職 生 涯 中 曾 幫 助 不 少 人 在 生 活 中 認 識 、 愛 慕 及 追 隨 主 耶 穌 基 督 。

他 熱 愛 傳 教 工 作 , 早 年 來 港 , 努 力 學 粵 語 , 不 但 很 快 會 講 , 也 很 快 能 讀 中 文 書 籍 , 包 括 孔 子 、 孟 子 的 著 作 。 前 兩 年 他 曾 學 國 語 , 有 志 日 後 向 大 陸 傳 教 。 他 開 道 理 班 多 年 , 更 難 能 可 貴 的 是 他 曾 為 生 病 在 家 行 動 不 便 的 幕 道 者 上 門 講 道 。

退 休 後 的 這 些 年 頭 , 他 比 以 前 更 忙 , 全 力 投 身 傳 教 工 作 及 主 日 彌 撒 , 平 日 每 早 為 修 女 開 彌 撒 , 上 午 或 下 午 見 教 友 , 擔 任 神 師 , 晚 上 又 有 祈 禱 聚 會 , 每 晚 都 要 十 時 回 校 , 因 十 時 學 校 要 鎖 大 門 。 他 每 日 如 此 繁 忙 , 自 己 要 唸 經 祈 禱 , 還 要 為 很 多 人 祈 禱 , 休 息 時 間 很 少 , 由 於 意 志 堅 強 , 常 忽 略 了 自 己 的 身 體 不 適 , 據 稱 他 那 天 早 上 是 開 完 彌 撒 後 才 入 院 的 。

鮑 神 父 多 次 表 達 他 愛 香 港 教 區 教 友 的 心 意 , 他 在 香 港 有 很 多 朋 友 , 也 不 忘 中 國 教 會 。

安 息 彌 撒 中 一 位 證 道 者 在 俗 聖 衣 會 會 長 劉 偉 先 生 表 示 , 鮑 神 父 常 教 導 教 友 要 祈 禱 , 並 提 醒 教 友 「祈 禱 的 力 量 是 很 大 的」 。

據 悉 , 在 俗 聖 衣 會 從 五 月 九 日 至 六 月 二 十 日 , 連 續 七 個 星 期 五 , 在 中 環 公 教 進 行 社 舉 行 追 悼 鮑 善 能 神 父 彌 撒 , 除 五 月 十 六 日 時 間 為 下 午 六 時 半 外 , 其 餘 各 晚 均 為 六 時 正 。 另 外 , 和 平 之 后 祈 禱 聚 會 亦 為 鮑 神 父 舉 行 追 悼 彌 撒 , 日 期 為 五 月 廿 五 日 (主 日)  下 午 三 時 , 地 點 在 九 龍 窩 打 老 道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聖 依 納 爵 堂 。
1997 年 5 月 9

 

敬愛的鮑神父,請多留一會
嘉爾默羅天主之母在俗聖衣會

鮑 神 父 , 請 您 多 留 一 會 , 聽 聽 您 孩 子 們 的 心 聲 。

「我 們 中 沒 有 一 個 人 為 自 己 而 活 , 也 沒 有 一 個 人 為 自 己 而 死 ; 因 為 我 們 活 著 , 是 為 主 而 活 ; 我 們 若 死 了 , 是 為 主 而 死 ; 所 以 我 們 或 生 或 死 , 都 屬 於 基 督 。」 (羅 十 四 : 7-8)

敬 愛 的 鮑 善 能 神 父 ── 我 們 的 慈 父 、 導 師 、 摯 友 , 你 的 生 命 不 是 再 一 次 強 而 有 力 地 引 證 了 保 祿 宗 徒 的 話 嗎 ?

這 十 年 來 , 您 一 直 與 在 俗 聖 衣 會 的 成 員 共 祭 , 從 神 修 活 動 到 會 務 安 排 , 您 無 一 不 照 顧 周 全  , 細 意 指 導 , 您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給 我 們 樹 立 了 敬 畏 天 主 , 孝 愛 聖 母 , 為 主 而 活 的 榜 樣 。

婉言鼓勵
您 不 斷 鼓 勵 我 們 要 全 心 依 賴 天 主 的 恩 寵 , 聖 神 的 帶 領 , 聖 母 的 助 佑 , 努 力 走 成 全 的 路 。 您 又 鼓 勵 我 們 兄 弟 姊 妹 要 團 結 一 致 , 以 祈 禱 讀 經 作 盔 甲 , 以 愛 德 善 功 作 走 路 的 鞋 , 以 謙 遜 服 從 作 繩 帶 , 奮 力 往 前 跑 , 向 上 爬 , 為 要 奪 得 那 不 可 朽 壞 的 花 冠 。 您 又 教 導 我 們 , 成 全 不 在 於 了 解 天 主 的 計 劃 , 而 在 於 對 祂 全 心 的 順 服 。 您 提 醒 我 們 要 全 心 全 靈 全 意 尋 求 天 主 的 國 和 它 的 義 德 , 並 把 自 己 全 部 的 愛 都 奉 獻 給 耶 穌 一 人 。

您 又 告 訴 我 們 , 當 天 主 要 徹 底 磨 煉 我 們 對 祂 「絕 對 的 愛 情」 時 , 祂 往 往 會 打 斷 我 們 最 依 賴 和 看 似 最 重 要 的 支 柱 塵 世 的 愛 情。 您 提 示 我 們 不 要 過 份 貪 戀 這 些 塵 世 的 愛 情 , 因 為 它 純 屬 虛 幻 ; 也 不 要 把 愛 過 份 傾 注 於 一 個 人 身 上 , 因 為 這 未 免 太 危 險 了 , 我 們 應 勉 力 學 習 只 愛 耶 穌 一 人 。 就 在 我 們 愈 愛 您 , 愈 需 要 您 的 時 候 , 啊 ! 主 就 把 您 ── 我 們 摯 愛 的 鮑 神 父 ── 接 抱 於 懷 中 。 敬 愛 的 鮑 神 父 , 您 的 逝 世 不 正 是 引 領 我 們 學 習 全 心 委 順 於 天 主 那 深 不 可 測 的 計 劃 嗎 ?

嚴詞訓勉
鮑 神 父 , 您 從 不 輕 易 (至 少 您 盡 量 避 免) 讓 您 的 小 羊 跌 倒 。 因 此 , 在 有 需 要 的 時 候 , 您 這 位 牧 者 也 會 嚴 厲 的 訓 勉 我 們 。 您 記 得 嗎 ? 鮑 神 父 , 有 一 次 您 在 教 訓 我 們 之 後 , 又 對 我 們 溫 柔 地 說 : 「對 不 起 ! 請 你 們 原 諒 我 剛 才 嚴 厲 的 話 , 因 為 我 實 在 愛 你 們 。」 您 知 道 嗎 ? 鮑 神 父 , 當 您 說 這 話 時 , 我 們 會 員 中 沒 有 一 個 不 是 渾 身 火 燙 的 , 因 為 我 們 被 您 的 愛 火 灼 熱 了 。 我 們 的 心 感 動 得 無 不 淌 淚 , 因 為 在 您 身 上 , 我 們 感 受 到 天 父 對 我 們 的 愛 是 多 麼 的 廣 、 闊 、 高 、 深 。 那 有 父 母 不 把 最 好 的 給 自 己 的 兒 女 呢 ? 鮑 神 父 , 我 們 感 謝 您 這 些 年 來 默 默 的 耕 耘 , 無 怨 無 尤 的 哺 育 。

「耶 路 撒 冷 , 天 上 家 鄉 , 我 靈 非 常 渴 望  。」 可 敬 的 鮑 神 父 , 我 們 縱 然 捨 不 得 您 , 但 我 們 知 道 沒 有 別 處 能 比 得 上 回 到 父 家 的 甜 蜜 溫 馨 。 請 您 在 天 鄉 為 我 們 及 您 極 深 愛 的 中 國 祈 禱 。 可 敬 的 鮑 神 父 , 我 們 傷 痛 流 淚 , 是 因 為 我 們 失 去 了 一 位 慈 父 、 導 師 、 摯 友 。 可 敬 的 鮑 神 父 , 我 們 也 在 主 內 歡 欣 鼓 舞 , 因 為 我 們 深 信 您 正 酣 睡 在 復 活 基 督 的 懷 抱 裡 , 藏 身 於 慈 母 的 斗 袍 中 。 別 了 ! 摯 愛 可 敬 的 鮑 神 父 , 您 的 子 女 永 遠 愛 您 , 永 遠 懷 念 您 。
一 九 九 七 年 五 月 二 日
1997 年 5 月 9

 

念耶穌會鮑善能神父
南菁

唉 ! 很 難 相 信 鮑 善 能 神 父 已 離 世 整 整 十 年 。 他 離 世 前 , 仍 是 那 麼 好 好 的 活 著 ; 只 是 一 次 心 臟 手 術 , 便 蒙 主 寵 召 。 一 直 以 來 , 我 都 未 有 寫 過 片 言 隻 字 表 揚 他 的 品 格 和 生 活 點 滴 , 因 為 以 我 平 庸 的 文 筆 及 淺 薄 的 學 養 , 恐 怕 未 能 把 他 的 真 、 善 與 聖 好 好 地 彰 顯 出 來 。 故 此 , 我 一 直 以 來 都 未 敢 提 筆 , 只 能 採 用 蘇 學 士 的 江 城 子 裡 開 頭 的 這 幾 句 說 話 : 「十 年 生 死 兩 茫 茫 , 不 思 量 , 自 難 忘 ……」 來 表 達 自 己 真 實 的 體 會 和 對 他 的 懷 念 。

我 認 識 他 時 , 正 是 我 生 命 中 最 坎 坷 、 最 心 力 交 瘁 的 日 子 。 那 時 , 思 想 保 守 的 父 母 認 為 嫁 出 去 的 女 兒 就 如 潑 出 去 的 水 , 以 後 有 任 何 困 難 痛 苦 都 是 命 中 註 定 的 , 娘 家 絕 不 會 伸 出 援 手 ; 丈 夫 則 認 為 只 要 是 男 人 , 可 以 隨 便 在 外 拈 花 惹 草 , 即 使 在 外 面 有 了 孩 子 也 只 是 小 事 而 已 ; 自 己 的 三 個 孩 子 則 剛 念 中 學 , 最 年 長 的 還 未 會 考 , 所 以 自 己 的 苦 決 不 能 找 孩 子 分 擔 , 以 免 影 響 他 們 的 學 業 。 而 最 使 我 難 過 的 卻 是 我 平 日 的 摯 愛 親 朋 , 他 們 都 變 成 打 落 水 狗 的 能 手 , 使 我 在 倏 忽 間 明 白 到 , 雖 然 我 對 別 人 充 滿 信 心 , 但 原 來 自 己 卻 是 活 在 一 個 無 愛 心 的 世 界 裡 。 這 真 教 人 萬 念 俱 灰 , 以 致 輕 生 之 念 頓 生 。 由 於 想 死 , 作 為 一 個 教 徒 , 當 然 要 先 辦 告 解 , 於 是 我 便 去 找 一 位 從 未 認 識 的 神 父 。 這 就 是 我 認 識 鮑 神 父 之 因 由 。 他 耐 心 地 聆 聽 我 的 哭 訴 , 以 及 懷 有 極 大 愛 心 回 答 我 的 問 話 , 使 我 有 如 聆 聽 著 主 耶 穌 親 口 說 的 話 , 進 而 對 人 生 有 了 通 透 的 領 悟 。

自 此 以 後 , 鮑 神 父 作 了 我 的 神 師 長 達 二 十 年 , 直 到 他 去 世 。 在 這 二 十 年 內 , 他 使 我 明 白 到 , 我 們 的 生 命 由 始 至 終 , 都 應 該 達 到 認 識 和 熱 愛 耶 穌 及 其 聖 心 的 地 步 。 耶 穌 極 需 要 我 們 的 愛 , 因 祂 從 開 始 就 先 愛 了 我 們 , 但 我 們 卻 時 常 虛 耗 了 自 己 的 生 命 去 愛 那 些 忘 恩 背 義 的 人 , 反 而 忘 記 了 為 我 們 而 死 的 萬 善 萬 美 的 主 耶 穌 。 鮑 神 父 更 要 求 我 多 做 祈 禱 及 修 和 , 因 為 連 聖 人 每 日 都 會 有 機 會 犯 罪 七 次 , 我 們 既 非 聖 人 , 就 應 更 多 與 主 交 談 ; 這 樣 , 我 們 才 能 真 正 認 識 主 。 祈 禱 確 實 可 解 決 及 答 覆 一 切 欠 缺 , 因 為 是 主 在 聆 聽 我 們 說 話 。

鮑 神 父 除 了 悉 心 教 導 我 明 白 天 主 的 愛 之 外 , 他 更 關 愛 他 的 修 會 。 他 看 見 當 時 會 院 理 家 江 之 和 神 父 所 穿 的 那 件 羅 馬 小 祭 衣 實 在 太 破 爛 了 , 遂 問 我 是 否 願 意 試 試 為 他 縫 製 一 件 。 其 實 , 我 對 祭 衣 的 縫 製 一 竅 不 通 ; 豈 料 , 在 姑 且 一 試 之 後 , 更 多 的 請 求 陸 續 而 來 , 包 括 為 他 們 縫 製 祭 衣 、 領 帶 、 長 白 衫 、 大 小 祭 衣 等 , 共 數 十 件 。 江 神 父 除 了 不 嫌 我 的 手 工 劣 拙 外 , 還 要 送 我 一 筆 錢 , 以 示 謝 意 ; 但 我 婉 拒 了 , 我 告 訴 他 從 我 認 識 鮑 神 父 之 後 , 我 便 立 志 做 耶 穌 會 的 忠 僕 , 忠 僕 是 不 需 要 酬 勞 的 。 如 果 他 堅 持 答 謝 , 我 只 要 求 他 送 我 一 串 已 亡 虔 誠 的 神 父 的 玫 瑰 念 珠 , 希 望 藉 此 補 我 虔 誠 的 不 足 。 其 實 , 我 更 開 心 的 是 鮑 神 父 告 訴 我 , 每 當 神 父 穿 起 我 所 送 的 祭 衣 開 彌 撒 時 , 我 亦 一 起 參 與 其 中 。 他 更 笑 著 對 我 說 : 「做 耶 穌 的 忠 僕 要 具 有 很 大 的 犧 牲 精 神 ; 幸 好 做 我 的 小 妹 子 還 比 較 容 易 和 輕 鬆 得 多 。」 所 以 , 他 自 此 視 我 為 他 的 妹 妹 , 在 他 離 港 時 亦 不 忘 為 我 介 紹 一 位 神 父 作 我 的 神 師 。

面 對 當 年 好 些 神 父 的 還 俗 結 婚 , 他 的 見 解 是 作 為 一 個 神 父 , 內 心 只 可 讓 基 督 之 慈 愛 佔 有 , 一 旦 涉 及 男 女 之 情 , 則 必 須 作 出 犧 牲 。

他 除 了 每 天 為 不 同 階 層 的 慕 道 者 講 道 之 外 , 亦 時 常 幫 助 一 些 在 街 道 上 結 識 的 痳 瘋 病 患 者 及 盲 人 朋 友 。 他 認 為 他 們 都 是 天 主 的 兒 女 , 不 應 被 忽 視 。 他 的 這 些 行 動 都 給 了 我 一 個 很 正 面 的 教 育 及 啟 示 , 使 我 明 白 到 除 了 對 天 主 感 恩 外 , 也 應 關 心 其 他 弱 小 者 , 而 不 應 只 是 消 極 地 活 著 。

鮑 神 父 博 學 、 謙 遜 、 神 貧 、 服 從 , 亦 能 包 容 一 切 , 永 不 講 論 別 人 的 長 短 , 確 實 是 一 位 真 正 秉 承 耶 穌 會 精 神 的 傳 教 士 。 鮑 神 父 , 我 們 永 遠 懷 念 您 !
2007 年 5 月 2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