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OAREZZA, Mario SDB
高申祿神父

 

Photo: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 1917 3 25 日在意大利米蘭 (Milan) 出生
* 1939 年 11 月 12 日來華
* 1940 10 18 日在香港發願
* 1950
年 5 月 24 日在上海晉鐸
* 1992
1 14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本港慈幼會會士高申祿神父
心臟病發安息主懷

慈 幼 會 會 士 、 李 嘉 堂 紀 念 出 版 社 社 長 高 申 祿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二 年 一 月 十 四 日 上 午 六 時 四 十 分 , 因 心 臟 病 發 , 安 祥 逝 世 於 香 港 嘉 諾 撒 醫 院 , 享 年 七 十 五 歲

高 神 父 一 九 一 七 年 三 月 廿 五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 一 九 三 九 年 十 一 月 十 二 日 來 華 , 一 九 四 0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在 香 港 矢 發 初 願 , 一 九 五 0 年 五 月 廿 四 日 在 上 海 晉 鐸 , 一 九 五 二 年 出 掌 李 嘉 堂 紀 念 出 版 社 , 在 教 理 書 籍 界 貢 獻 良 多 。

遺 體 奉 移 香 港 殯 儀 館 治 喪 。 本 月 十 七 日 晚 上 八 時 , 在 殯 儀 館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十 八 日 上 午 十 時 ,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修 院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及 辭 靈 禮 。 擇 日 將 靈 柩 奉 回 意 大 利 , 下 葬 故 鄉 家 族 墓 地 。
1992 年 1 月 24 日
 


悼念高申祿神父
瑪利亞

一 月 十 四 日 高 申 祿 神 父 因 心 臟 病 而 魂 歸 天 國 , 我 深 切 的 痛 惜 慈 幼 會 失 去 一 位 善 牧 , 卻 慶 賀 天 國 多 了 一 位 聖 人 。 這 位 偉 大 的 意 籍 傳 教 士 , 來 華 傳 教 五 十 二 載 , 為 中 國 人 奉 獻 他 底 青 春 ; 他 底 充 滿 愛 的 生 命 力 包 圍 著 每 一 個 曾 親 近 他 的 人 , 連 我 這 個 新 知 都 曾 得 蒙 他 的 恩 澤 , 想 那 些 常 在 他 的 慈 愛 之 下 的 人 , 更 感 到 無 比 的 豐 盈 。 為 了 報 答 他 , 雖 深 信 他 純 潔 的 靈 魂 已 直 升 天 國 , 仍 為 他 特 別 連 續 奉 獻 九 台 彌 撒 與 九 串 玫 瑰 經 以 表 謝 意 。

與 高 神 父 的 認 識 是 巧 遇 , 也 是 很 自 然 的 。 我 偶 然 到 李 嘉 堂 紀 念 社 購 買 聖 物 , 卻 會 被 他 銀 白 色 的 長 鬍 子 吸 引 , 他 身 上 散 發 出 的 無 比 仁 慈 , 不 但 使 人 肅 然 起 敬 , 也 願 意 親 近 他 。 一 次 , 我 收 到 一 封 意 大 利 文 的 信 , 根 本 看 不 懂 , 更 遑 論 回 信 。 驀 地 , 我 想 起 了 這 位 仁 慈 的 長 者 , 雖 然 那 時 我 們 根 本 不 知 道 , 也 無 意 要 知 道 對 方 的 姓 名 。

走 進 李 嘉 堂 紀 念 社 , 我 連 忙 請 他 幫 忙 , 他 笑 容 可 掬 地 為 我 解 答 , 並 立 刻 用 打 字 機 為 我 回 信 , 這 種 樂 於 助 人 的 精 神 , 使 我 感 動 。 我 們 一 直 都 沒 有 互 通 姓 名 , 這 些 繁 文 縟 節 對 我 們 沒 有 意 義 。 但 我 們 的 心 靈 卻 有 一 個 共 識 , 我 們 彼 此 虔 敬 聖 母 , 熱 愛 頌 念 玫 瑰 經 。

每 天 晚 上 差 不 多 六 時 左 右 , 聖 堂 內 只 有 他 一 人 跪 在 近 門 口 處 念 玫 瑰 經 。 當 我 進 入 聖 堂 時 , 我 會 向 他 點 頭 , 他 必 還 禮 。 我 喜 歡 在 聖 體 前 念 玫 瑰 經 , 而 他 在 後 面 , 彼 此 都 是 向 天 上 的 慈 母 祈 禱 , 心 靈 有 一 個 溝 通 。

去 年 我 曾 有 過 一 段 不 開 心 的 日 子 , 當 我 發 覺 一 位 兄 弟 不 理 會 規 勸 , 神 修 道 上 觸 了 礁 , 我 苦 思 之 下 , 希 望 在 進 教 之 佑 聖 母 像 前 做 九 日 祈 求 , 求 天 主 開 啟 他 的 心 , 使 他 明 白 過 來 。 但 感 孤 軍 力 弱 , 於 是 請 求 這 位 善 牧 為 我 在 聖 母 像 前 燃 點 蠟 燭 。 他 極 關 懷 的 安 慰 我 說 : 「不 要 理 人 , 只 要 祈 禱 , 你 心 靈 痛 苦 , 寢 食 不 安 , 根 本 無 益 , 無 論 結 果 如 何 , 你 已 盡 了 力 , 天 主 有 好 的 安 排 , 你 要 承 行 主 旨 。 我 在 兄 弟 靈 魂 軟 弱 時 都 會 很 難 過 , 但 努 力 祈 禱 , 接 受 主 的 安 排 。 我 會 為 他 獻 九 台 彌 撒 , 你 安 心 回 去 吧 !」

差 不 多 一 個 月 我 沒 有 見 過 他 , 因 我 去 聖 堂 的 時 間 提 早 了 。 將 近 聖 誕 節 , 我 想 送 聖 誕 咭 給 他 , 於 是 問 聖 堂 的 工 人 , 才 知 道 他 的 名 字 , 他 竟 然 是 我 常 用 的 那 本 書 ── 玫 瑰 經 默 想 的 編 者 , 他 中 文 的 修 養 如 此 高 , 真 使 我 歎 為 觀 止 。

他 見 到 我 時 說 : 「很 久 沒 有 見 你 了 , 他 覺 醒 了 嗎 ?」 我 回 答 說 : 「不 知 道 , 他 很 驕 傲 。」 他 感 歎 地 說 : 「驕 傲 的 人 較 難 覺 醒 , 繼 續 祈 禱 。」 現 在 高 神 父 已 侍 立 在 天 主 台 前 , 他 一 定 會 親 自 把 我 的 心 意 向 天 主 訴 說 , 想 小 兄 弟 靈 魂 上 的 毛 病 一 定 會 霍 然 而 癒 , 感 謝 天 主 , 也 感 謝 高 神 父 。

我 本 想 在 農 曆 新 年 的 假 期 中 , 學 做 一 些 曲 奇 餅 , 送 給 他 吃 的 , 可 惜 現 已 天 人 永 隔 。 最 遺 憾 的 是 我 不 知 他 重 病 入 院 , 沒 有 在 他 床 前 慰 問 。 現 在 他 已 安 息 主 懷 , 獲 得 永 生 的 賞 報 。 希 望 他 向 主 祈 求 , 願 慈 幼 會 聖 召 蓬 勃 。 求 主 多 賜 牧 人 繼 承 會 祖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傳 福 音 和 教 育 精 神 。

向 這 位 偉 大 的 牧 者 致 敬 意 , 他 的 音 容 笑 貌 永 遠 縈 繞 在 我 的 腦 中 , 化 為 無 邊 的 思 憶 。
1992 年 2 月 14 日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mariocoarezz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