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Y, Mu-Sheng Matthew CDD
李慕聖神父

* Birth: [1930]
* Ordination in Taipei (台北): [1 August 1959]
* Death in U.S.A. (美國): [7 November 1963]


Death of Father Matthew LY, C.D.D.
R.I.P.

News has been received from the U.S.A. that Father Matthew Ly Mu-sheng of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Disciples of the Lord was knocked down by a car in St. Pauls, Minn., on 31 October, and died in consequence of his injuries on 7 November 1963.

Father Ly did his ecclesiastical studies in the Regional Seminary, Aberdeen, Hong Kong, from 1952 to 1959. He was ordained priest in Taipei on 1 August 1959 and in the following year went to the U.S.A. for special studies in sociology.

A Solemn Requiem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was celebrated by Father John B. Chung, C.D.D., in the chapel of the Regional Seminary, Aberdeen, on Monday, 18 November.

22 November 1963

 

主徒會會士
李慕聖神父逝世
華南總修院悼亡

前 畢 業 於 華 南 總 修 院 之 主 徒 會 李 慕 聖 神 父 ,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十 一 月 七 日 在 美 遇 車 禍 不 治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華 南 總 修 院 於 十 一 月 十 八 日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由 主 徒 會 鍾 定 舟 神 父 主 禮 。

李 鐸 聖 名 瑪 竇 , 察 省 人 , 年 僅 卅 三 歲 , 一 九 五 九 年 畢 業 於 華 南 總 修 院 , 同 年 八 月 在 台 灣 晉 鐸 , 曾 在 基 隆 傳 教 一 年 , 即 赴 美 國 聖 保 祿 市 之 聖 多 瑪 斯 大 學 , 攻 讀 社 會 學 。 不 幸 於 十 月 卅 一 日 , 因 公 務 出 外 , 發 生 車 禍 , 卒 因 傷 勢 過 重 , 於 十 一 月 七 日 在 米 尼 所 達 州 立 醫 院 逝 世 。

此 間 華 南 總 修 院 代 院 長 科 理 神 父 聞 此 噩 耗 , 乃 囑 主 徒 會 鍾 定 舟 神 父 , 十 八 日 晨 前 往 修 院 , 為 李 鐸 獻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 舉 祭 時 , 所 有 李 鐸 之 師 長 和 同 學 , 皆 表 哀 慟 。
1963 年 11 月 22 日



悼慕聖神父           
鍾定舟

十 三 日 晚 六 時 , 踏 著 沉 重 的 腳 步 , 由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辦 公 處 , 橫 穿 皇 后 大 道 , 直 上 雲 咸 街 , 返 回 了 堅 道 寓 所 。 一 如 往 常 的 換 衫 、 洗 身 、 進 了 晚 餐 。 俗 語 說 樂 極 生 悲 , 固 然 不 錯 ; 飯 後 與 曾 、 陳 兩 位 神 父 , 正 在 談 笑 風 生 的 樂 趣 中 , 電 話 響 了 , 拿 起 聽 筒 , 卻 是 華 南 總 修 院 代 院 長 科 理 神 父 ; 他 第 一 句 話 便 問 我 , 能 否 十 八 日 晨 , 在 修 院 為 美 國 讀 書 的 李 神 父 , 唱 一 台 大 禮 彌 撒 ; 當 然 , 他 想 我 已 知 道 那 不 幸 的 噩 耗 。 但 我 聞 聲 之 下 , 卻 怔 住 了 , 那 是 在 懷 疑 我 自 己 的 耳 朵 。 後 經 科 理 代 院 長 再 三 之 叮 囑 ── 主 徒 會 李 瑪 竇 神 父 在 美 遇 車 禍 而 逝 世 了 , 為 他 來 唱 一 台 追 思 彌 撒 ── 我 方 從 驚 聞 中 清 醒 , 失 神 的 放 下 電 話 。 我 哭 了 。

終 夜 難 眠 , 從 箱 櫃 裡 , 將 舊 時 的 相 簿 拿 出 來 細 細 翻 看 。 這 是 一 本 與 慕 聖 神 父 , 十 餘 年 來 同 窗 的 故 事 。 他 熱 心 事 主 , 忠 厚 待 人 , 相 簿 的 每 一 頁 , 都 載 有 他 的 形 影 , 英 俊 、 健 壯 、 風 趣 、 繪 聲 繪 色 的 遺 跡 , 卻 歷 歷 入 目 , 宛 若 昨 日 一 般 。 美 麗 的 回 憶 , 變 成 了 我 眼 前 的 哀 傷 。 從 一 同 逃 亡 、 流 浪 、 入 初 學 院 、 七 年 的 神 哲 學 院 的 生 活 , 直 至 榮 晉 鐸 品 , 而 不 曾 有 過 一 日 間 的 分 離 。 朝 朝 暮 暮 , 相 處 若 同 胞 兄 弟 , 這 叫 我 怎 能 不 哭 ?

三 十 八 年 春 , 在 我 們 逃 亡 的 征 途 上 , 經 大 石 橋 入 青 島 市 之 夜 晚 , 他 曾 被 守 衛 哨 兵 射 擊 數 彈 , 卻 是 有 驚 無 險 , 平 安 突 過 難 關 。 事 後 他 還 給 我 們 表 演 , 他 怎 樣 遇 險 , 和 怎 樣 懺 悔 一 生 罪 過 。 慕 聖 神 父 那 時 僅 一 中 學 生 而 已 。 誰 知 道 他 又 經 歷 了 這 麼 多 有 用 的 歲 月 , 來 充 實 自 己 , 而 在 將 要 自 美 國 學 成 歸 來 , 為 教 會 、 為 國 家 供 獻 自 己 的 時 候 , 他 真 的 還 遇 害 了 。 內 心 痛 惜 著 他 的 人 品 和 才 學 。 我 哭 了 。

慕 聖 神 父 , 平 時 沉 默 寡 言 , 忍 讓 精 神 頗 高 ; 多 少 同 學 因 他 的 善 表 而 自 覺 自 新 了 。 同 學 期 間 , 也 曾 因 某 件 不 愉 快 的 事 , 重 重 的 傷 過 他 的 心 , 他 卻 從 未 揚 聲 評 理 。 一 件 件 一 幕 幕 的 往 事 , 讓 我 更 慚 愧 的 哭 了 。

今 年 六 月 間 , 我 尚 在 台 北 , 他 曾 從 美 國 來 信 說 : 「老 鍾 ! 快 在 台 大 畢 業 了 吧 ! 上 峰 對 你 有 何 措 施 和 安 排 ? 你 自 己 作 何 打 算 ? 要 是 留 在 台 北 辦 學 的 話 , 我 可 在 美 國 助 你 建 一 座 恆 毅 女 中 ……。」 這 種 理 想 計 劃 , 尚 來 不 及 考 慮 , 他 卻 撒 手 而 去 了 。 人 世 茫 茫 , 在 未 來 的 歲 月 裡 , 我 卻 失 去 了 師 主 園 地 中 的 一 位 交 情 特 別 深 而 有 力 的 兄 弟 。 一 般 人 , 高 飛 遠 行 之 後 , 皆 不 思 歸 , 甚 且 沒 有 音 訊 。 慕 聖 神 父 之 對 朋 友 和 同 學 , 卻 是 同 氣 連 枝 , 互 通 有 無 的 。 他 的 友 誼 偉 大 而 感 人 , 且 值 得 在 生 的 人 珍 惜 。 的 確 , 他 這 幾 年 裡 , 連 續 遭 逢 父 兄 死 亡 的 打 擊 , 他 內 心 的 感 受 是 孤 獨 的 ; 需 要 更 多 的 慰 藉 。 雖 言 修 道 人 , 拋 棄 了 一 切 , 然 人 情 卻 不 能 離 開 其 心 身 。 自 他 赴 美 深 造 , 將 近 三 年 , 思 量 之 下 , 其 間 寄 予 他 兄 弟 之 情 太 少 了 。 我 傷 感 的 哭 了 。

我 帶 著 悲 痛 和 繚 亂 的 心 去 上 班 , 一 封 信 在 桌 上 放 著 , 是 我 們 的 總 會 長 楊 紹 南 神 父 , 由 馬 來 西 亞 國 發 的 。 內 稱 : 「驚 悉 慕 聖 神 父 在 美 慘 遭 車 禍 。 肺 部 肋 骨 及 肺 臟 受 傷 嚴 重 , 吾 人 應 為 之 代 禱 ……」 信 底 簽 署 十 一 日 。 拜 讀 下 , 慕 聖 神 父 的 死 訊 好 似 昨 日 一 場 惡 夢 。 心 想 他 若 僅 受 重 傷 , 就 有 挽 救 的 希 望 了 。 一 時 心 情 卻 為 之 一 亮 , 認 為 昨 晚 的 報 導 , 畢 竟 為 不 確 實 。 雖 說 如 此 , 但 這 個 凶 多 吉 少 的 消 息 , 難 使 我 情 緒 安 寧 。 兩 日 後 , 又 接 加 拿 大 喇 萬 大 學 之 主 徒 會 張 振 東 神 父 來 信 , 他 劈 頭 說 : 「一 個 痛 心 的 消 息 , 也 許 你 已 知 道 的 , 是 我 們 的 慕 聖 神 父 去 世 了 。 他 在 美 國 聖 保 祿 市 撞 車 失 事 , 撞 斷 十 三 條 肋 骨 , 右 肺 碎 了 , 氣 息 奄 奄 , 血 肉 模 糊 , 雖 經 名 醫 搶 救 , 曾 苟 延 數 日 , 使 能 妥 領 聖 事 , 但 終 ……」 僅 閱 到 此 , 我 已 不 自 禁 的 哭 出 聲 來 。

自 古 離 別 多 感 傷 , 慕 聖 神 父 永 別 而 去 , 我 哭 他 亦 愈 傷 痛 。 雖 言 不 帶 淚 水 , 然 無 淚 泣 血 , 比 流 淚 更 為 痛 心 。
民 國 五 二 年 十 一 月 十 八 日 香 港
1963 年 11 月 29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