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ROBBA, Michele PIME
陸伯祥神父

 

* Birth in Garzeno, Como (科莫), Italy: [29 September 1878]
* Ordination: [29 June 1904]
* Enter Novitiate: [2 September 1912]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18 September 1913]
* Death in Hong Kong: [29 September 1948]


* Roman Catholic Cathedral: [1913]
* Swa Bue, Haifeng District: Assistant [1914] - [1917]
* Director of Haifeng District: [1921] - [1929]
* Director of Swa Bue District: [1930] - [1933]
* Director of Tsap Tseng District: [1934]
* Catholic Cathedral: [1935] - [1936]
* Swa Bue, Haifeng: [1937] - [1939]
* District Director of Swa Bue, Haifeng: [1940] - [1948]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Passing of a Veteran Missionary:
The “Grand Old Man” of the Hoifung District Mission

Thirty-five years of missionary life ended for Father Michael Robba on 29 September; and eternal life began. He had been brought by river steamer to the Canossa Hospital, Caine Road, a few days previously by two fellow-priests, so that he had the comfort of the assistance of the Bishop in his last hours.

Fr. Robba was often called the “Grand Old Man” of the Hoifung District, as he had spent most of his life around Swa-bue, the seaport of that zone. When he came to Hong Kong in September 1913, after practicing some years as a village priest in the Italian Alps, he started his work at Swa-bue and absorbed the Hok-Lao dialect and customs thoroughly.

One of the most unforgettable pages of his life in China was written towards the end of 1927 when the Communists took control of the Hoifung city and district and persecuted, among all religions, also the Catholic Church of which the clergy and faithful were arrested and threatened. In several instances the prisoners were required to shout “Long live Communism,” and those who shouted instead “Long live Christ the King.” Were beheaded or seriously ill-treated.

At Christmas time Father Robba was kept under guard with two other priests: Fr. Lawrence Bianchi, and Fr. Francis Wong (who later became a victim of guerrillas in 1943); three Canossian nuns: the late Mother Biffoi and two others; and four Chinese Sisters.

Robbed of “Crown”
The Reds had planned to celebrate Christmas Day with an orgy of blood, but providentially milder opinions prevailed and the executions were delayed, a fact which gave time to some courageous Catholics to run away and walk some hundreds of miles by land and inform His Lordship Mgr. Valtorta of what was happening.

A destroyer was allowed by the Hong Kong Naval Command to go to the rescue, as some of the prisoners were citizens of the Colony and entitle to protection. So, the 27 December was the date on which (Fr. Robba used to say jokingly) that he had been “robbed” of a good opportunity for gaining the “crown of martyrdom.”

All the same, he may have well deserved a bright crown in heaven as the faithful servant who was watching over God’s flock up to the last breath of his life, in the very field which he had softened with 35 years of sweated apostolate. Altogether he had lived 70 years in the service of God.

A Solemn Requiem Mass was celebrated in the Cathedral on 30 September, and in spite of the short notice a good crowd of faithful accompanied his funeral to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where his remains will rest among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fellow priests in the section reserved to the deceased clergy. Among the mourners a group of Hok-Lao converts from Hoifung were conspicuous, many of them weeping on seeing their spiritual Father in his coffin. They generously offered wreaths of flowers, and collected among themselves offerings for a set of 30 Massed to be celebrated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Grant, O Lord, that Thy holy standard-bearer Michael (his patron saint, on whose feast-day he died) may lead him into the holy light which Thou didst promise to Abraham and to his seed forever.”
8 October 1948

 

香港一位老傳教士逝世
陸伯祥神父安息主懷

一 九 四 八 年 九 月 廿 九 日 下 午 九 時 半 , 香 港 教 區 一 位 老 傳 教 士 逝 世 於 嘉 諾 撒 醫 院 , 享 年 七 十 歲 。 此 老 傳 教 士 即 為 陸 伯 祥 神 父 (Michael Robba) 於 一 八 七 八 年 九 月 廿 日 生 於 意 國 之 (Gapzeno di Dongo) , 一 九 0 四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升 鐸 品 , 一 九 一 二 年 入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 一 九 一 三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來 華 , 三 十 五 年 來 皆 傳 教 於 廣 東 海 豐 縣 , 一 九 二 七 年 與 白 英 奇 神 父 (Lawrence Bianchi) 、 黃 子 謙 神 父 在 海 豐 遭 共 匪 擄 去 , (黃 子 謙 神 父 於 一 九 四 三 年 , 在 香 港 新 界 遭 紅 色 游 擊 隊 殺 戮 , 為 主 犧 牲) 。

九 月 三 十 日 上 午 除 在 本 港 天 主 教 總 堂 為 陸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大 彌 撒 外 , 下 午 出 殯 時 送 殯 者 數 百 , 多 海 豐 教 友 , 彼 等 失 去 其 善 牧 , 下 葬 時 放 聲 慟 哭 ; 為 表 敬 愛 感 謝 之 情 , 除 送 花 圈 外 , 更 獻 彌 撒 三 十 台 , 求 主 賜 其 靈 魂 早 得 安 所 。

陸 神 父 棄 世 之 日 , 適 為 其 七 十 生 辰 , 又 為 其 主 保 聖 彌 額 爾 大 天 神 瞻 禮 云 。
1948 年 10 月 10 日

 

老傳教士之死

陸 伯 祥 神 父 :(Rev. Fr. Michael Robba) 本 港 教 區 海 豐 區 之 「偉 大 老 人」 。

陸 公 幾 以 其 畢 生 時 光 在 華 服 務 , 在 海 豐 汕 尾 及 沿 海 區 域 一 帶 奔 走 傳 教 , 光 榮 天 主 拯 救 人 靈 , 至 上 月 底 自 知 死 期 已 近 , 及 由 白 英 奇 安 當 明 神 父 等 三 位 司 鐸 作 伴 乘 船 返 港 , 及 至 廿 九 日 其 本 名 主 保 瞻 禮 日 , 在 堅 道 嘉 諾 撒 醫 院 中 , 領 全 聖 事 安 然 逝 世 。

陸 公 遠 在 卅 五 年 前 , 即 一 九 一 三 年 即 奉 命 傳 教 於 汕 尾 沿 海 「學 佬」 人 中 , 對 「學 佬」 人 之 言 語 風 俗 習 尚 , 亦 能 精 通 與 量 力 實 行 , 其 德 容 道 貌 , 每 令 與 之 晉 接 者 受 其 感 化 , 稱 之 為 海 豐 區 之 「偉 大 老 人」 誠 不 誣 也 。

一 九 二 七 年 海 豐 一 帶 共 匪 作 亂 , 仇 恨 聖 教 , 聖 堂 被 毀 , 神 父 被 扣 , 教 友 被 殺 害 者 日 有 所 聞 , 且 每 迫 令 被 囚 者 高 呼 「共 產 主 義 萬 歲」 , 苟 有 不 服 而 反 高 呼 「基 督 君 王 萬 歲」 者 , 則 被 殺 盡 或 重 打 。

陸 公 與 其 餘 三 位 司 鐸 及 六 位 修 女 亦 遭 共 匪 囚 扣 , 時 藉 聖 誕 占 禮 日 , 如 狼 似 虎 之 共 匪 , 原 擬 於 是 日 慘 殺 教 友 以 為 慶 祝 , 但 上 主 上 智 之 措 施 , 有 非 人 意 料 之 外 者 , 是 舉 終 不 知 何 故 延 遲 不 行 。 後 教 友 中 有 逃 脫 者 步 行 數 百 哩 來 港 , 向 本 港 主 教 恩 理 覺 報 告 , 主 教 以 被 囚 人 中 有 不 少 為 在 港 出 生 者 , 理 應 受 港 政 府 之 保 護 , 乃 將 原 委 向 港 政 府 報 告 , 卒 得 港 海 軍 司 令 同 意 , 派 戰 鬥 艦 一 艘 前 往 營 救 。 卒 於 聖 誕 後 一 日 全 體 脫 險 。 事 後 陸 公 每 向 人 提 及 , 十 二 月 廿 七 日 為 其 遭 匪 及 領 受 致 命 榮 冠 之 一 機 會 紀 念 日 云 。

誠 然 , 陸 公 在 世 事 主 七 十 年 之 久 , 其 中 卅 五 年 更 為 主 宣 勞 , 奔 走 傳 教 , 牧 我 眾 羊 , 今 日 功 全 德 備 , 靈 歸 天 國 , 榮 膺 忠 臣 之 賞 , 雖 無 致 命 之 花 冠 , 亦 不 遠 矣 。

吾 人 更 感 謝 上 主 俾 陸 公 及 時 抵 港 , 俾 於 生 命 之 末 刻 得 主 教 陪 伴 送 終 , 死 得 一 日 得 在 大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倉 猝 之 送 殯 禮 儀 中 , 更 有 成 羣 結 隊 之 信 友 送 往 聖 地 , 安 葬 於 神 職 界 之 墓 地 中 。
1948 年 10 月 17 日


陸老傳教士死得太早了!

人 之 死 , 在 今 天 不 算 是 一 件 什 麼 稀 罕 或 可 悲 的 事 , 一 顆 原 子 彈 可 死 數 萬 人 : 爭 城 以 戰 , 殺 人 成 城 , 爭 野 以 戰 , 死 人 成 野 , 何 況 遍 地 烽 火 , 戰 事 紛 紛 之 今 日 中 國 呢 ? 今 天 我 接 到 香 港 主 教 公 署 的 一 封 報 告 陸 神 父 病 死 香 港 的 通 知 信 , 這 消 息 在 我 是 為 之 突 然 的 凶 信 ! 今 年 春 他 正 和 我 暢 談 此 間 的 教 務 。 他 年 高 聲 大 : 十 足 是 一 位 老 青 年 : 然 而 他 已 是 年 蓋 古 稀 的 老 人 了 , 一 位 由 少 而 壯 , 由 壯 而 老 , 由 老 而 死 的 老 人 , 更 是 平 常 得 值 不 起 人 家 以 稀 奇 了 , 然 而 陸 神 父 的 死 , 卻 教 我 生 無 限 之 傷 歎 呢 。 儘 管 人 老 必 死 , 儘 管 他 是 七 十 歲 的 老 人 , 儘 管 中 國 有 千 千 萬 萬 的 已 死 去 的 , 或 將 要 死 去 的 傳 教 士 , 畢 竟 我 傷 歎 陸 神 父 死 得 太 快 , 傷 歎 他 卅 五 年 來 的 血 和 汗 灌 溉 不 起 基 督 園 裡 的 這 一 棵 葳 蕤 向 榮 的 葡 萄 樹 ! 傷 嘆 他 還 不 能 親 見 也 滿 望 著 自 力 更 生 , 自 備 自 給 的 華 南 教 會 , 更 傷 歎 他 卻 死 在 今 日 風 雨 飄 搖 , 一 如 他 初 到 時 一 模 一 樣 的 沉 沉 暮 氣 的 這 塊 華 南 之 一 隅 !

他 常 常 對 筆 者 說 , 這 里 天 主 教 之 不 盛 行 , 不 是 橘 生 准 南 , 枳 生 准 北 的 地 理 變 態 問 題 , 實 在 培 植 者 的 不 夠 「那 個」 ; 教 務 的 進 展 , 固 需 各 人 竭 力 掙 來 , 而 培 植 者 , 保 養 者 , 布 施 者 , 措 置 者 , 掌 管 者 的 自 身 目 標 尤 當 認 清 不 許 含 糊 , 前 任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和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夫 至 大」 和 「余 即 位 伊 始」 二 大 通 諜 , 就 是 光 照 這 目 標 的 路 燈 , 可 惜 一 般 喜 歡 自 己 的 眼 力 行 夜 路 , 很 少 肯 仰 首 高 瞻 此 燈 的 光 明 ! 啊 ! 話 不 在 多 , 這 夠 使 我 們 洞 悉 這 位 老 人 的 心 底 , 坦 白 , 至 誠 和 應 抱 了 。 我 , 我 那 能 不 對 他 的 死 生 悲 傷 呢 。

提 起 陸 神 父 , 香 港 教 友 許 是 生 疏 , 而 在 海 豐 的 男 女 老 幼 誰 都 認 識 他 。 他 一 生 都 消 磨 在 海 豐 的 一 鄉 角 村 落 , 他 渴 望 基 督 的 福 音 深 入 民 間 去 , 所 以 也 卅 五 年 來 犧 牲 在 農 村 裡 , 福 音 深 入 農 村 去 的 口 號 , 不 是 早 已 高 唱 入 雲 嗎 ? 然 而 不 是 在 高 唱 , 而 在 苦 幹 , 一 直 幹 到 死 ! 他 說 我 只 有 二 個 故 鄉 一 個 在 這 裡 的 中 國 鄉 村 , 一 個 在 那 邊 的 天 堂 。 他 住 的 地 方 , 四 壁 俱 空 , 除 了 出 巡 下 鄉 隨 身 的 二 個 竹 籮 還 裝 不 滿 的 衣 服 和 書 籍 外 , 什 麼 都 沒 有 , 節 儉 來 的 金 錢 用 在 傳 教 事 業 上 。 他 曾 坐 過 監 , 時 值 聖 誕 占 瞻 日 , 他 的 生 命 千 鈞 一 髮 之 際 , 但 他 安 然 逃 避 守 衛 的 眼 目 , 出 來 在 一 家 教 友 拿 取 祭 衣 等 , 重 入 監 牢 開 彌 撒 , 以 度 聖 誕 之 夜 ! 他 曾 渡 海 遭 狂 浪 暴 湧 之 打 擊 , 木 船 翻 了 身 , 他 卻 安 然 站 在 木 船 底 上 , 連 身 穿 一 件 長 及 腳 盤 的 黑 長 袍 卻 未 曾 濕 過 一 點 水 ! 海 豐 教 友 稱 他 做 生 聖 人 , 不 是 無 據 的 。 這 次 他 逝 世 的 日 子 , 是 他 的 七 十 生 辰 , 又 為 其 受 洗 主 保 聖 彌 額 爾 占 瞻 日 , 假 如 這 不 是 湊 巧 的 話 , 那 值 得 我 們 思 索 天 主 召 回 他 忠 信 的 老 僕 歸 家 的 用 意 了 。 聽 說 他 的 遺 體 下 葬 時 , 寄 居 港 九 的 海 豐 教 友 放 聲 慟 哭 , 並 獻 彌 撒 三 十 台 , 未 得 親 為 送 終 的 海 豐 教 友 , 聞 訊 之 下 , 舉 家 痛 哭 如 喪 妣 考 者 甚 多 , 這 群 與 陸 神 父 多 年 相 依 的 羔 羊 , 而 今 日 心 目 中 忽 失 此 善 牧 , 寧 不 悽 然 慘 痛 呢 ? 愛 是 永 恆 的 , 傳 流 的 , 感 人 的 , 動 人 的 啊 。

我 無 端 地 想 起 教 宗 庇 護 十 一 世 說 , 本 籍 的 自 立 的 傳 教 區 是 傳 教 上 多 年 勤 勞 的 成 功 , 玩 味 斯 言 , 我 不 勝 為 陸 神 父 悲 ! 然 而 誰 又 敢 異 議 這 位 老 傳 教 士 卅 五 年 來 的 勞 績 呢 ? 凡 是 深 埋 鄉 村 苦 幹 者 , 大 都 「疾 沒 世 , 而 世 不 稱」 ! 留 給 大 家 的 , 實 在 只 有 這 「失 敗」 二 字 ! 這 二 個 字 而 已 ! 何 止 陸 神 父 個 人 呢 ? 他 去 年 由 海 豐 步 行 香 港 , 道 過 我 這 里 來 , 有 人 問 他 這 麼 年 紀 老 邁 還 要 這 麼 辛 苦 來 傳 教 , 他 說 我 的 宿 願 還 未 完 了 , 我 死 了 還 要 努 力 啊 ! 他 的 精 神 一 如 雷 鳴 遠 神 父 的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 可 謂 南 北 二 位 老 人 , 所 見 皆 同 。

陸 神 父 生 於 一 八 七 八 年 , 死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 一 九 一 三 年 來 華 傳 教 。 年 雖 古 稀 , 而 且 吃 過 卅 五 年 的 苦 , 畢 竟 我 還 在 傷 嘆 他 死 得 太 早 呢 。
1948 年 11 月 14 日


追思陸司鐸伯祥
亞卜零

一 九 四 八 年 九 月 十 二 日 , 是 陸 公 伯 祥 魂 歸 天 國 的 一 日 , 屈 指 於 今 已 經 是 一 週 年 了 ! 這 個 慈 祥 、 熱 心 的 神 父 , 已 別 離 了 我 們 整 整 一 個 年 頭 了 。 今 天 的 天 氣 , 恰 像 去 年 那 天 一 樣 : 天 陰 下 著 雨 。 我 不 由 的 憶 起 了 這 位 宗 徒 。

回 思 陸 公 在 一 九 0 八 年 前 往 一 個 荒 僻 的 三 等 縣 ── 海 豐 , 秉 著 愛 主 愛 人 之 宗 旨 , 傳 教 救 靈 , 一 身 之 外 無 長 物 , 他 只 知 向 前 , 任 何 艱 難 困 苦 , 都 是 逆 來 順 受 , 只 知 以 導 引 亡 羊 歸 聖 棧 為 生 平 鵠 的 , 愚 昧 隔 闋 之 村 民 , 得 以 認 識 真 主 , 陸 公 之 功 甚 大 , 這 也 是 他 們 常 常 感 謝 的 。

公 聰 明 正 直 , 克 己 愛 人 , 凡 遇 貧 病 的 人 , 無 不 予 以 救 助 , 安 慰 他 , 憐 憫 他 , 教 訓 他 , 施 藥 之 後 , 有 時 竟 連 自 己 吃 飯 的 錢 , 都 哀 矜 了 。 這 是 可 敬 的 陸 司 鐸 , 一 生 的 作 風 。

但 現 在 , 陸 公 逝 世 了 ! 他 辭 別 了 一 羣 可 憐 的 羔 羊 , 歸 天 享 受 , 報 答 去 了 。 我 們 知 道 他 雖 在 天 堂 , 斷 不 會 忘 記 可 憐 的 中 國 , 和 尚 未 得 救 的 亡 羊 吧 !
1949 年 9 月 25 日

 

一 九 四 八 年 九 月 廿 九 日 陸 神 父 伯 祥 彌 額 爾 卒 。 神 父 意 籍 , 生 於 一 八 七 八 年 九 月 廿 九 日 , 一 九 0 四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升 鐸 品 , 一 九 一 三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來 華 , 居 港 數 月 , 即 奉 命 到 邑 傳 教 。 性 剛 勇 , 富 有 毅 力 , 臨 大 事 履 險 如 夷 , 在 邑 三 十 五 年 , 歷 盡 艱 辛 , 甘 貧 克 己 , 身 外 竟 一 無 長 物 , 春 冬 一 布 衣 , 帽 服 中 式 , 陳 舊 不 棄 , 週 年 以 節 約 之 餘 資 , 周 恤 貧 苦 , 尤 以 食 不 嫌 味 , 居 不 求 安 , 歷 年 志 願 , 惟 在 救 靈 。 又 凡 信 友 遇 何 患 難 , 有 如 身 受 , 必 盡 全 力 , 以 謀 解 脫 , 任 何 勞 瘁 , 在 所 不 辭 。 故 全 邑 信 友 愛 之 有 如 父 母 , 比 來 年 老 力 衰 , 猶 不 稍 息 仔 肩 , 七 歲 七 月 間 , 由 香 港 歸 來 , 步 行 數 百 里 , 不 乘 車 馬 , 到 汕 尾 聖 堂 住 二 十 餘 日 , 後 遍 遊 鄉 村 , 戮 力 宣 揚 主 道 。 至 於 身 膺 重 病 , 仍 不 甘 休 養 。 其 言 曰 : 『志 願 吾 能 自 主 , 性 命 託 之 至 尊』 。 於 此 益 見 其 為 人 。 臨 殁 之 數 日 前 , 由 汕 尾 趁 輪 到 香 港 , 留 醫 於 嘉 諾 撒 醫 院 。 奈 因 積 勞 過 度 , 藥 石 罔 效 , 遂 領 全 聖 事 而 終 。 享 年 七 十 歲 , 逝 世 之 日 適 為 其 七 十 生 辰 , 又 為 其 主 保 聖 彌 額 爾 天 神 瞻 禮 日 。 翌 晨 (即 九 月 三 十 日 上 午) 香 港 總 堂 舉 行 追 悼 大 彌 撒 。 下 午 出 殯 , 執 紼 者 數 百 人 。 內 多 海 豐 旅 港 教 友 , 下 葬 時 咸 放 聲 大 哭 , 天 日 為 愁 , 噩 耗 傳 來 , 邑 屬 信 友 均 表 哀 慽 為 獻 大 祭 , 祈 主 賜 其 早 登 天 國 。 嗚 呼 ! 公 誠 已 矣 , 溯 公 生 平 , 愛 主 愛 人 , 無 微 不 至 , 海 豐 自 開 教 以 來 , 有 不 可 多 得 之 良 牧 , 方 期 壽 考 編 長 , 與 諸 信 輩 同 享 太 平 於 盛 世 , 不 意 當 茲 吾 國 多 事 之 秋 , 民 處 瘡 痍 待 救 之 日 , 而 公 遽 然 長 逝 , 珠 滄 海 墜 , 永 無 照 乘 之 期 , 玉 昆 崗 埋 , 空 望 凌 烟 之 色 。 悲 哀 痛 乎 ! 云 胡 不 哀 , 至 公 善 表 及 其 勳 勞 , 故 足 以 先 史 乘 而 開 將 來 。 然 靈 軀 , 當 能 居 天 鄉 而 蔭 吾 邑 , 筆 者 受 公 先 時 委 託 , 以 不 敏 之 資 , 秉 承 鴻 志 , 將 吾 邑 七 十 五 年 之 事 跡 略 歷 , 編 成 大 事 記 一 冊 , 記 成 , 竟 值 我 公 與 世 長 辭 之 日 , 撫 今 追 昔 , 更 生 無 限 之 悽 愴 , 嗚 呼 已 矣 。 而 吾 之 筆 亦 已 矣 。 盥 於 搦 毫 , 謹 為 讚 曰 : 『稟 受 水 秀 山 明 , 操 受 月 白 風 清 。 文 章 西 晉 東 魯 , 道 德 北 極 南 程 。 志 願 華 岳 泰 岱 , 思 想 河 海 淵 溟 。 治 事 謙 謹 幹 練 , 交 際 愉 快 和 平 。 待 人 不 分 貴 賤 , 臨 難 不 顧 死 生 , 秉 性 剛 毅 奮 發 , 自 奉 淡 薄 寡 營 。 居 惟 一 被 一 蓆 , 食 則 碗 菜 清 羹 。 囊 空 仍 不 羞 澀 , 救 急 兼 重 心 靈 。 外 而 紳 商 士 庶 , 均 求 讚 譽 同 聲 。 內 而 信 輩 儕 誼 , 永 懷 景 仰 深 情 。 居 邑 三 十 五 載 , 遺 愛 亙 千 百 齡 。 功 名 高 齊 霄 漢 , 聲 教 永 輝 日 星 。』

憑弔陸神父七絕詩五首:
其 一
        德 義 巍 然 控 海 山 , 天 開 舟 楫 濟 人 間 ; 野 鳧 方 在 翱 翔 處 , 此 日 西 歸 白 日 寒 。

其 二        他 年 墓 上 草 離 離 , 寂 寞 杆 欄 話 不 知 ; 莫 問 春 江 江 月 見 , 水 光 山 色 曷 勝 悲 。

其 三        憔 悴 西 風 暗 墓 門 , 月 明 華 表 送 魂 歸 ; 百 年 功 業 仍 如 作 , 萬 里 風 濤 雪 裂 痕 。

其 四        林 青 入 夢 起 難 尋 , 三 十 年 來 寸 寸 心 ; 一 自 鍾 期 長 別 後 , 高 山 流 水 少 知 音 。

其 五        哭 公 未 忍 唱 行 歌 , 立 馬 江 干 喚 奈 何 ? 痛 我 殘 年 餘 劫 後 , 不 如 意 事 日 還 多 。
海豐天主教七十五年大事記


海豐天主教七十五年大事記, 劉蘊遜整理, 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 1991.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ROBBA Michele.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