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KAO, Se-Ts'ien Nicolaus OCSO
師謙神父

 

* Birth in Fujian, China: [15 January 1897]
* Ordination in Fuzhou,
China: [1933]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72]
* Death in Hong Kong: [11 December 2007]

 

高師謙神父一生
純綷尋找天主敬愛聖母

大 嶼 山 熙 篤 會 的 「壽 星 公」 高 師 謙 神 父 , 本 年 欣 逢 他 修 得 天 爵 六 十 週 年 鑽 慶 紀 念 , 真 該 向 他 大 大 地 恭 賀 一 下 : 他 已 九 六 高 齡 , 可 能 是 這 次 逢 慶 的 神 職 人 員 中 最 年 高 的 一 位 !

說 到 熙 篤 會 神 樂 院 這 位 高 神 父 , 相 信 香 港 有 很 多 教 友 認 識 他 , 而 且 大 家 知 道 他 是 一 位 虔 敬 聖 母 的 神 父 , 是 聖 母 的 孝 子 。 看 他 和 人 交 談 時 必 講 聖 母 , 並 讚 揚 聖 母 。 他 又 到 處 建 造 聖 母 亭 , 在 過 去 六 十 年 中 已 建 了 六 座 聖 母 亭 , 讓 各 地 信 眾 敬 禮 聖 母 , 祈 求 聖 母 。 故 稱 他 為 聖 母 的 孝 子 , 或 稱 他 為 「聖 母 神 父」 , 都 名 正 言 順 。

但 高 神 父 一 生 的 歷 程 , 可 說 相 當 畸 嶇 , 幸 他 有 毅 力 , 並 有 聖 母 助 佑 , 使 他 能 克 服 種 種 困 難 , 踏 上 一 條 神 聖 而 光 明 的 道 路 。 今 天 我 們 慶 祝 他 的 晉 鐸 鑽 禧 , 就 來 看 看 他 勝 利 的 一 生 。

高 神 父 一 八 九 八 年 出 生 於 福 建 長 樂 縣 的 龍 門 鄉 。 父 親 是 位 好 好 先 生 , 母 親 是 個 賢 淑 夫 人 , 他 有 二 兄 一 弟 , 家 庭 中 充 滿 和 樂 氣 氛 。 當 時 他 們 全 家 尚 未 認 識 真 主 : 直 到 師 謙 十 七 歲 , 首 先 獲 得 領 洗 大 恩 , 且 成 了 家 中 的 開 路 先 峰 , 使 他 父 母 、 兄 弟 後 來 也 成 了 天 主 的 子 女 , 基 督 的 忠 實 信 徒 。

天 資 聰 穎 的 高 師 謙 , 在 福 州 師 範 畢 業 後 , 因 他 品 學 兼 優 , 就 被 聘 任 為 該 校 附 小 校 長 。 三 年 後 , 他 聽 到 主 的 召 喚 , 就 入 福 州 聖 若 瑟 修 院 。 七 年 後 畢 業 , 就 在 福 州 主 教 座 堂 宋 金 鈴 主 教 手 中 領 受 鐸 品 。 從 此 , 高 神 父 就 全 心 全 力 宣 傳 福 音 , 並 推 廣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敬 禮 。 在 主 教 座 堂 十 五 年 的 主 任 司 鐸 任 中 , 創 辦 了 小 學 , 以 公 教 教 育 栽 培 堂 區 兒 童 。 並 在 福 州 建 了 第 一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亭 , 作 為 抗 戰 勝 利 的 感 恩 亭 。

一 九 四 九 年 八 月 廿 五 日 , 高 神 父 由 福 州 渡 海 到 台 灣 , 途 中 遇 到 「海 難」 , 幸 蒙 天 主 聖 母 拯 救 , 得 到 脫 險 。 當 他 到 台 北 任 淡 水 聖 堂 主 任 司 鐸 時 , 就 定 法 蒂 瑪 聖 母 為 該 聖 堂 的 主 保 。 並 開 始 籌 建 台 灣 第 一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大 堂 。 至 一 九 六 一 年 , 這 座 美 侖 美 煥 的 大 堂 舉 行 了 落 成 祝 聖 典 禮 。 但 高 神 父 在 淡 水 不 到 一 年 , 即 奉 派 到 高 雄 大 港 埔 開 教 , 並 兼 任 中 華 道 明 修 女 會 神 師 。 這 時 他 就 邀 請 幾 位 老 教 友 協 助 做 開 教 的 工 作 , 共 十 七 年 之 久 。 期 間 在 高 雄 市 新 興 區 建 了 第 一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小 堂 。 並 成 立 聖 母 軍 法 蒂 瑪 聖 母 支 團 , 一 九 六 三 年 再 擴 建 第 二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大 堂 , 至 一 九 六 七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 第 二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亭 在 高 雄 落 成 , 為 紀 念 法 蒂 瑪 聖 母 在 葡 國 顯 現 五 十 週 年 金 慶 之 禧 。

是 年 十 二 月 , 高 神 父 赴 馬 來 西 亞 , 並 去 吉 隆 坡 等 地 宣 傳 福 音 。 後 在 東 馬 詩 巫 , 又 建 了 第 三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亭 。 四 年 後 回 高 雄 , 參 加 基 督 活 力 運 動 實 習 班 , 追 求 理 想 , 為 作 完 全 的 奉 獻 。 結 果 決 定 到 香 港 大 嶼 山 入 熙 篤 會 , 度 苦 修 默 觀 生 活 。 當 時 高 神 父 已 七 四 高 齡 。

一 九 七 九 年 十 月 十 三 日 , 他 在 大 嶼 山 神 樂 院 落 成 了 第 四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亭 。 是 年 十 二 月 返 台 , 途 中 遇 「空 難」 , 又 蒙 天 主 聖 母 拯 救 得 免 一 死 。

翌 年 十 月 十 三 日 , 高 神 父 在 嘉 義 教 區 斗 南 落 成 了 第 五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亭 。 一 九 八 一 年 , 得 償 宿 願 , 赴 葡 國 法 蒂 瑪 朝 聖 。 在 慈 母 台 前 千 言 萬 語 不 知 從 何 說 起 ! 感 恩 的 心 情 , 激 出 了 不 知 多 少 熱 淚 ! 一 九 八 三 年 欣 逢 晉 鐸 金 慶 紀 念 , 更 增 加 了 他 對 天 主 的 感 戴 之 情 。 是 年 六 月 十 四 日 遇 到 「陸 難」 , 蒙 天 主 聖 母 恩 賜 第 三 次 救 命 之 恩 ! 他 回 億 過 去 五 十 年 的 福 傳 工 作 中 , 使 他 最 感 快 慰 的 , 是 有 廿 五 個 男 青 年 響 應 基 督 的 召 喚 , 走 上 修 途 , 和 廿 五 個 女 青 年 進 了 修 會 。

一 九 八 八 年 奉 命 赴 台 , 到 南 投 縣 水 里 新 創 立 的 熙 篤 會 萬 福 聖 母 院 服 務 。 兩 年 後 的 聖 母 月 , 赴 聖 母 山 莊 朝 聖 , 創 下 了 九 二 高 齡 老 人 登 山 的 記 錄 。 朝 聖 後 第 十 天 , 遇 到 「刀 難」 , 又 蒙 天 主 聖 母 的 保 佑 , 得 免 一 死 , 去 年 十 月 十 三 日 , 水 里 萬 福 聖 母 院 落 成 了 第 六 座 法 蒂 瑪 聖 母 亭 。 今 年 他 在 香 港 歡 度 他 的 晉 鐸 鑽 慶 。

由 他 的 簡 歷 中 , 我 們 可 看 出 他 是 多 麼 敬 愛 聖 母 ! 平 時 他 見 到 教 友 除 了 讚 揚 聖 母 外 , 有 時 也 會 講 及 天 主 賞 賜 了 他 兩 次 聖 召 , 先 是 顯 修 聖 召 , 即 晉 鐸 、 牧 靈 、 傳 揚 福 音 、 與 敬 禮 聖 母 。 四 十 年 之 後 , 賞 賜 了 他 隱 修 聖 召 , 入 熙 篤 會 , 度 默 觀 生 活 , 至 今 也 已 二 十 年 了 。 他 的 內 修 很 高 深 , 在 會 院 中 常 謙 遜 謹 守 會 規 , 遠 離 一 切 俗 念 , 度 一 個 純 綷 尋 找 天 主 的 生 活 。 他 為 遵 行 聖 母 的 訓 囑 , 在 過 去 六 十 年 中 每 天 至 少 念 三 串 玫 瑰 經 , 從 未 間 斷 過 。

高 神 父 的 座 右 銘 是 「容 忍」 及 「死 亡」 。 他 說 : 他 的 「容 忍」 開 始 於 求 學 時 , 目 的 是 為 得 到 品 學 兼 優 的 獎 章 。 但 後 來 入 了 修 院 , 「容 忍」 就 不 為 獎 章 , 而 為 愛 受 苦 難 的 耶 穌 了 。 所 以 遇 到 冤 辱 , 就 求 聖 母 把 他 帶 到 十 字 架 下 , 將 痛 苦 完 全 奉 獻 給 苦 架 上 的 耶 穌 。

他 微 笑 著 對 記 者 說 : 「我 能 一 生 『容 忍』 不 生 氣 , 有 三 個 因 素 : 一 是 家 庭 教 育 : 看 到 父 親 的 慈 祥 , 母 親 的 賢 慧 , 他 們 互 愛 互 諒 , 從 不 吵 鬧 , 全 家 一 團 和 氣 , 可 說 父 慈 子 孝 , 兄 友 弟 恭 。 二 是 學 校 教 育 : 校 規 諄 諄 誘 導 , 良 師 益 友 互 助 互 勵 。 三 是 十 字 聖 架 的 教 育 : 我 主 臨 死 之 時 尚 寬 恕 仇 人 , 為 罪 人 祈 禱 : 這 是 最 大 的 容 忍 。 我 們 做 衪 的 徒 弟 , 不 能 不 向 祂 學 習 。」

他 又 把 「死 亡」 做 座 右 銘 , 因 人 的 死 亡 是 一 定 的 , 但 又 不 知 何 時 何 地 死 , 在 什 麼 情 況 中 死 ; 為 此 必 須 把 死 亡 牢 記 心 中 , 該 時 刻 小 心 , 不 要 犯 罪 。 死 於 無 罪 才 是 有 福 。 他 常 以 此 提 醒 自 己 , 所 以 如 果 魔 鬼 想 誘 他 犯 罪 也 實 在 不 易 !

高 神 父 這 樣 高 壽 , 原 來 他 有 「七 不」 養 生 秘 訣 , 還 有 「七 心」 永 生 秘 訣 。 這 裡 把 它 揭 露 出 來 , 如 果 誰 願 「高 壽」 , 也 得 實 行 這 些 「秘 訣」 。

所 謂 「七 不」 養 生 秘 訣 , 就 是 : 不 抽 煙 , 不 喝 酒 , 不 食 過 量 , 不 吃 零 食 , 不 斷 運 動 , 不 生 氣 , 和 不 斷 祈 禱 。 至 於 「七 心」 秘 訣 , 就 是 : 信 心 , 愛 心 , 熱 心 , 誠 心 , 耐 心 , 謙 心 和 恆 心 。

總 之 , 高 師 謙 神 父 的 一 生 , 就 是 純 粹 尋 找 天 主 , 敬 愛 聖 母 ; 做 天 主 的 忠 臣 , 聖 母 的 孝 子 !
1993 年 11 月 5 日

 

賀高師謙神父晉鐸七十週年  
靈悅

二 0 0 三 年 是 我 們 福 州 籍 神 長 高 師 謙 老 神 父 晉 鐸 七 十 週 年 紀 念 。

一 月 中 是 老 神 父 的 一 百 零 六 歲 生 日 , 我 們 一 眾 福 州 旅 港 教 友 、 親 屬 及 其 他 教 友 暨 神 樂 院 全 體 神 父 共 約 近 百 人 , 提 前 於 一 月 十 二 日 在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禮 堂 為 老 神 父 慶 祝 生 日 和 晉 鐸 七 十 週 年 紀 念 。

當 日 十 點 半 的 彌 撒 特 地 交 由 老 神 父 親 自 主 祭 , 使 我 們 有 福 參 加 了 一 台 以 福 州 話 為 主 語 的 彌 撒 。 前 老 院 長 趙 本 篤 神 父 讀 完 福 音 後 , 由 高 老 神 父 用 福 州 話 講 道 , 李 達 修 神 父 翻 譯 廣 東 語 , 聽 廣 東 話 的 教 友 因 老 神 父 的 體 貼 入 微 、 出 自 肺 俯 的 講 道 詞 而 感 動 , 上 了 年 紀 的 福 州 老 教 友 , 更 為 意 想 不 到 地 望 了 一 台 家 鄉 語 彌 撒 而 倍 感 親 切 和 因 感 觸 良 多 而 動 容 。

往 後 全 體 神 父 暨 老 神 父 都 來 到 神 樂 院 客 廳 的 小 禮 堂 , 為 老 神 父 開 了 一 個 既 簡 單 卻 隆 重 的 晉 鐸 七 十 週 年 紀 念 及 生 日 慶 祝 會 , 那 場 面 和 氣 氛 令 人 難 忘 !

尤 其 難 得 的 是 , 在 場 參 加 的 人 中 , 有 一 位 特 別 貴 賓 是 台 灣 前 任 檢 察 官 、 現 任 律 師 吳 金 棟 , 吳 律 師 為 了 能 有 機 會 為 貧 民 服 務 , 毅 然 辭 去 了 檢 察 官 的 高 職 而 做 回 律 師 , 替 貧 苦 人 民 伸 張 正 義 , 實 在 是 位 模 範 教 友 !

今 次 , 吳 律 師 特 別 帶 同 任 職 台 灣 電 台 的 夫 人 何 秀 齡 及 女 兒 專 程 由 台 灣 來 香 港 向 老 神 父 拜 壽 , 這 樣 有 心 的 人 令 老 神 父 極 為 感 動 。 我 想 , 吳 律 師 一 家 能 夠 在 百 忙 中 抽 出 時 間 不 辭 萬 里 親 自 來 到 向 老 神 父 當 面 祝 壽 , 一 定 是 深 深 地 被 老 人 的 傳 奇 的 一 生 、 堅 定 的 信 德 和 無 限 的 愛 德 所 感 動 的 。

就 拿 我 們 一 眾 福 州 教 友 來 講 , 能 在 香 港 這 個 生 活 節 奏 異 常 緊 張 繁 忙 、 各 方 面 誘 惑 亦 相 當 大 的 大 都 會 中 , 仍 然 保 持 著 堅 定 的 信 仰 、 堅 持 時 時 聆 聽 天 主 的 聲 音 而 生 活 好 目 前 每 一 刻 這 個 信 念 , 完 全 因 受 老 神 父 的 長 期 薰 陶 、 時 時 的 鼓 勵 和 代 禱 分 不 開 的 , 感 謝 天 主 賜 予 我 等 這 特 大 的 恩 寵 。

在 眾 神 父 的 簇 擁 下 , 在 一 片 「祝 您 生 日 快 樂」 的 歌 聲 中 , 老 神 父 吹 熄 了 象 徵 著 一 零 六 歲 的 生 日 蠟 燭 , 隨 之 帶 領 眾 神 父 和 教 友 共 用 午 餐 , 看 著 神 父 還 能 思 路 清 晰 , 精 神 奕 奕 , 怎 能 不 讓 我 們 深 深 感 受 到 天 主 的 臨 在 、 聖 神 化 工 呢 ? 誰 敢 說 這 不 是 天 主 的 深 深 祝 福 、 聖 母 媽 媽 萬 千 寵 愛 的 悉 心 保 護 呢 ? 讓 我 們 同 聲 讚 美 天 主 , 讚 美 我 們 天 上 的 慈 愛 媽 媽 聖 母 瑪 利 亞 ! 亞 孟 。
作者為福州旅港教友
2003 年 2 月 23 日

 

高師謙神父的神修   
鄭仕源

今 晨 忽 想 起 一 位 我 極 之 敬 佩 的 聖 者 : 高 師 謙 神 父 。

高 神 父 現 年 已 經 一 0 六 歲 , 今 年 正 是 他 晉 鐸 七 十 年 的 日 子 。 他 在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一 向 德 高 望 重 , 三 十 年 前 忽 悟 : 「我 向 人 傳 道 多 年 , 是 時 候 向 自 己 傳 教 了 。」 於 是 默 默 來 到 香 港 , 在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隱 修 , 並 在 一 百 歲 當 年 , 正 式 成 為 嚴 規 熙 篤 會 隱 修 士 。

神 父 生 活 簡 樸 , 待 人 有 禮 , 態 度 平 和 。 他 在 香 港 生 活 低 調 , 一 般 教 友 或 只 讚 歎 他 得 享 高 齡 , 且 能 耳 目 聰 明 , 記 憶 力 強 。 其 實 神 父 聖 德 崇 高 , 凡 與 他 晤 談 的 , 都 會 覺 得 他 是 謙 謙 君 子 , 雖 然 年 已 過 百 , 內 心 仍 然 充 滿 著 聖 神 的 火 光 。 神 父 待 人 以 寬 , 律 己 以 嚴 。 那 份 愛 心 , 有 如 熙 和 的 陽 光 , 細 細 的 、 暖 暖 的 , 直 透 人 心 ; 然 而 , 他 的 守 誡 精 神 卻 又 如 細 細 的 流 水 , 不 見 得 轟 轟 烈 烈 , 卻 是 利 刃 所 不 能 斷 。 蒙 天 主 之 恩 賜 , 我 有 幸 能 認 識 他 , 並 向 他 請 教 靈 修 問 題 。

我 曾 請 教 神 父 : 世 間 誘 惑 極 多 , 不 少 人 雖 曾 發 心 慕 道 , 尋 求 天 主 , 但 多 受 了 誘 惑 , 半 途 而 廢 , 有 何 對 治 之 法 。 誰 知 神 父 的 答 案 極 有 襌 味 , 他 不 言 不 語 , 只 在 白 紙 上 寫 上 一 個 「誠」 字 。 正 是 精 誠 所 致 , 金 石 為 開 。 兒 子 誠 心 地 敲 門 , 天 父 不 但 會 開 門 , 更 會 出 來 扶 持 呢 。

我 又 問 神 父 哪 種 聖 德 是 最 重 要 的 , 他 在 白 紙 上 寫 下 「忍」 字 。 他 一 面 慢 慢 打 開 聖 經 , 一 面 從 字 形 結 構 , 指 出 「忍」 字 是 表 達 心 內 刺 著 劍 , 即 是 痛 苦 的 意 思 。 原 來 要 獲 得 天 主 , 是 要 受 苦 的 。 他 引 用 聖 經 , 指 聖 母 抱 著 小 耶 穌 到 聖 殿 接 受 祝 福 時 , 一 位 聖 者 向 聖 母 直 言 : 你 的 心 會 被 利 刃 所 刺 。 神 父 說 , 「忍」 字 含 意 很 深 , 簡 單 來 說 是 為 主 犧 牲 。 當 受 敵 人 無 理 責 罵 , 要 忍 (愛 德 也) : 當 面 對 誘 惑 , 要 忍 (信 德 也) ; 當 面 對 人 生 種 種 不 幸 , 要 忍 (望 德 也) 。 他 指 出 聖 母 一 生 嘗 盡 多 少 痛 苦 , 都 以 忍 來 面 對 。 她 的 心 理 只 有 耶 穌 , 個 人 的 一 切 都 是 次 要 的 ; 她 默 默 無 聲 , 半 點 埋 怨 都 沒 有 。

我 知 神 父 特 別 孝 愛 聖 母 , 他 一 提 到 聖 母 就 很 高 興 , 稱 聖 母 為 「聖 母 媽 媽」 。 我 直 問 他 玫 瑰 經 的 秘 密 是 甚 麼 ? 他 慈 祥 地 微 笑 , 並 在 袋 中 取 出 一 串 很 光 潔 的 念 珠 。 他 問 我 : 「這 串 念 珠 有 多 大 ?」 我 答 : 「十 年 吧 。」 他 說 : 「是 六 十 五 年 喇 (至 今 應 七 十 年 了) , 我 自 從 當 神 父 那 天 開 始 , 必 定 珠 不 離 身 。 珠 在 人 在 , 珠 不 在 , 人 也 會 不 在 了 。 這 幾 十 年 , 我 每 天 必 定 把 玫 瑰 經 所 有 經 文 全 念 一 篇 , 從 來 未 曾 中 斷 。」

每 天 都 堅 持 念 經 祈 禱 , 至 死 不 渝 , 這 就 是 成 聖 的 秘 密 。 我 想 , 在 地 上 的 兒 子 不 斷 呼 叫 著 天 上 的 母 親 , 母 親 又 怎 會 不 感 動 呢 ? 我 相 信 只 要 神 父 叫 一 聲 , 在 天 上 的 母 親 聖 母 瑪 利 亞 , 必 定 俯 聽 愛 兒 的 呼 喚 。 神 父 至 今 經 歷 六 次 必 死 的 意 外 , 他 都 因 聖 母 轉 禱 的 恩 寵 奇 跡 地 逃 過 大 難 。 他 為 了 報 答 聖 母 之 大 恩 , 在 台 灣 、 香 港 等 六 處 地 方 , 建 聖 母 亭 六 座 。

一 次 , 又 見 神 父 手 持 聖 體 , 面 容 發 光 , 我 把 所 見 告 訴 神 父 。 他 說 : 「你 見 到 嗎 ? 那 你 告 訴 我 , 甚 麼 是 祈 禱 的 最 佳 時 間 ?」 我 當 然 不 懂 得 回 答 。 神 父 說 : 「就 是 領 聖 體 的 時 候 。 這 一 刻 , 耶 穌 就 是 親 自 來 到 你 的 面 前 , 你 還 不 向 祂 告 解 贖 罪 ?」 神 父 已 告 訴 我 祈 禱 的 秘 密 。 至 今 , 還 不 能 忘 記 神 父 慈 祥 而 又 有 智 慧 的 答 案 。

神 父 一 次 問 我 : 「你 知 道 神 愛 世 上 每 個 人 的 嗎 ?」 他 然 後 豎 起 姆 指 , 說 : 「看 看 這 指 模 , 神 為 世 上 每 個 人 都 編 定 了 一 個 獨 一 無 二 的 編 碼 。」

他 還 贈 我 一 張 單 張 , 上 書 有 以 下 幾 句 話 :
「養 生 『七 不』 : 一 、 不 抽 煙 ; 二 、 不 喝 酒 ; 三 、 不 生 氣 ; 四 、 不 煩 心 ; 五 、 不 食 過 量 ; 六 、 不 斷 運 動 ; 七 、 不 斷 祈 禱 。 永 生 『七 心』 : 一 、 信 心 ; 二 、 謙 心 : 三 、 愛 心 ; 四 、 善 心 ; 五 、  耐 心 ; 六 、 熱 心 ; 七 、 恆 心 。」

謹 以 上 文 , 把 高 神 父 的 教 導 與 各 位 分 享 。 這 時 在 我 腦 海 出 現 的 , 還 是 高 神 父 那 飄 於 風 中 的 白 鬚 、 慈 祥 的 微 笑 。
2003 年 6 月 29 日

 

高師謙晉鐸七十周年特刊

《高 師 謙 神 父 晉 陞 司 鐸 鑽 石 慶 暨 壹 百 晉 陸 嵩 壽 特 刊》 分 享 了 一 百 零 六 歲 高 師 謙 傳 奇 的 大 半 生 。 特 刊 由 福 州 旅 港 同 鄉 教 友 編 輯 小 組 二 0 0 三 年 十 月 出 版 , 展 示 這 位 鶴 齡 神 父 的 信 仰 見 證 及 往 事 。

去 年 適 逢 香 港 熙 篤 會 士 高 師 謙 神 父 晉 鐸 七 十 週 年 , 刊 物 收 錄 了 聖 座 與 及 全 球 多 個 教 區 主 教 、 神 長 和 友 好 為 高 神 父 晉 鐸 鑽 禧 送 上 的 賀 詞 ; 更 難 得 的 是 , 特 刊 登 出 了 高 神 父 由 童 年 至 今 的 珍 貴 照 片 , 以 及 各 地 教 會 人 士 給 高 神 父 的 分 享 。

四 十 載 顯 修 與 三 十 年 隱 修 生 涯 中 , 高 神 父 在 天 主 和 聖 母 的 蔭 庇 下 逾 越 了 許 多 凶 險 , 例 如 一 九 四 九 年 的 赴 台 船 程 上 , 高 神 父 被 大 風 吹 落 海 中 , 不 懂 泳 術 的 他 卻 能 浮 在 水 面 , 逃 過 了 遇 溺 一 劫 。

原 籍 福 建 、 熱 心 築 建 聖 母 亭 的 高 神 父 一 八 九 七 年 生 於 福 建 省 福 州 市 、 後 於 台 灣 、 馬 來 西 亞 等 地 擔 任 牧 靈 及 福 傳 工 作 , 後 來 到 了 香 港 的 嚴 規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投 入 默 觀 生 活 。 編 輯 小 組 稱 , 希 望 青 年 從 書 中 得 到 啟 發 和 鼓 勵 , 勇 敢 回 應 天 主 聖 召 。
2004 年 2 月 15 日

 

一零九歲高師謙神父
畢生追求和平與包容

現 年 一 百 零 九 歲 的 華 人 熙 篤 會 士 高 師 謙 神 父 , 早 前 一 度 拒 絕 接 受 左 眼 手 術 , 因 為 他 不 想 再 目 睹 混 亂 的 世 界 。

患 有 白 內 障 的 高 神 父 最 初 不 肯 接 受 手 術 。 他 指 出 , 不 覺 得 有 動 手 術 的 必 要 , 因 為 說 不 定 他 「明 天 就 會 回 去」 天 主 那 裡 。 不 過 , 他 終 於 在 去 年 六 月 時 服 從 院 牧 的 指 示 , 接 受 左 眼 手 術 。 他 十 多 年 前 右 眼 做 了 白 內 障 手 術 。

他 慨 嘆 : 「今 天 的 俗 世 社 會 混 亂 得 很 , 尤 其 在 中 東 和 非 洲 地 區 , 貧 窮 及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鬥 爭 隨 處 可 見 。」 為 此 , 他 說 「不 願 再 看 世 界 。」

他 的 眼 科 醫 生 何 啟 傑 說 , 他 相 信 高 神 父 是 世 界 上 最 年 長 的 白 內 障 手 術 病 人 。 他 說 : 「倘 若 高 神 父 能 被 列 入 《健 力 士 世 界 紀 錄 大 全》 , 是 一 件 好 事 。」

目 前 , 被 健 力 士 紀 綠 列 為 活 得 最 久 的 神 父 是 費 爾 南 德 斯 神 父 (Alvaro Fernandez) (1880-1988) 。 他 自 一 九 一 九 年 起 , 在 西 班 牙 聖 地 亞 哥 ── 德 阿 布 雷 斯 擔 任 本 堂 神 父 , 直 到 一 百 零 七 歲 , 有 近 七 十 年 之 久 。

高 師 謙 神 父 今 年 一 月 慶 祝 一 百 零 九 歲 壽 辰 , 他 可 能 是 全 球 最 年 長 的 天 主 教 神 父 。

高 神 父 儘 管 年 事 已 高 , 仍 於 去 年 底 乘 坐 約 兩 小 時 飛 機 到 台 灣 , 參 加 他 的 侄 孫 高 豪 神 父 的 晉 鐸 禮 。 高 豪 神 父 亦 是 熙 篤 會 士 。

主 持 儀 式 的 七 十 四 歲 台 中 教 區 王 愈 榮 主 教 說 : 「高 神 父 在 台 灣 傳 教 時 , 我 們 做 了 朋 友 , 至 今 已 四 十 年 。」 他 說 , 最 近 與 這 位 老 朋 友 重 逢 , 發 覺 他 「依 然 頭 腦 清 醒 , 行 動 自 如 , 且 仍 然 對 聖 母 媽 媽 充 滿 熱 愛 。」

高 神 父 於 清 末 一 八 九 七 年 一 月 於 華 東 福 建 省 省 會 福 州 出 生 , 一 九 三 三 年 晉 鐸 後 , 曾 在 福 州 主 教 座 堂 服 務 , 其 後 往 台 灣 和 馬 來 西 亞 傳 教 四 十 年 。

一 九 七 二 年 他 七 十 五 歲 時 , 決 定 放 下 牧 靈 工 作 , 加 入 熙 篤 會 。 一 直 過 著 隱 修 生 活 , 至 今 卅 三 年 。 他 於 一 百 歲 時 矢 發 永 願 , 現 居 於 香 港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

高 神 父 經 歷 了 兩 次 世 界 大 戰 及 日 本 侵 華 的 艱 苦 歲 月 (1937-1945) 。 他 憶 述 當 年 : 「有 一 天 晚 上 , 由 於 房 門 沒 有 鎖 好 , 日 軍 在 我 睡 覺 時 走 進 來 , 把 槍 指 向 我 。 我 高 舉 雙 手 說 『我 投 降 了』 , 他 們 便 把 槍 放 下 。」 這 次 經 歷 加 深 了 他 對 天 主 的 信 賴 。

高 神 父 說 , 自 一 九 三 二 年 開 始 , 他 每 天 都 念 十 遍 玫 瑰 經 。 前 年 十 月 開 始 , 更 加 每 天 念 二 十 遍 。 他 解 釋 : 「花 地 瑪 聖 母 曾 叫 三 位 小 孩 子 念 玫 瑰 經 , 祈 求 世 界 和 平 。」 他 從 口 袋 裡 拿 出 用 了 七 十 二 年 的 念 珠 說 , 希 望 藉 著 玫 瑰 經 , 喚 醒 人 們 的 良 心 , 不 輕 易 發 動 戰 爭 。

他 指 出 , 他 長 壽 的 秘 訣 座 右 銘 是 「容 忍」 以 及 與 人 和 睦 。 他 說 : 「容 忍 使 我 們 學 會 互 愛 及 尊 重 別 人 , 意 見 不 合 時 也 不 會 輕 易 衝 突 。」

他 憶 述 在 傳 教 的 日 子 裡 , 挨 戶 探 訪 , 與 沒 有 信 仰 的 人 傾 談 。 他 探 望 有 錢 的 人 一 次 , 窮 人 則 兩 次 , 第 二 次 探 訪 時 盡 量 帶 些 東 西 給 他 們 。 他 解 釋 : 「有 錢 人 會 主 動 找 我 , 因 為 他 們 相 信 我 會 把 錢 帶 到 窮 人 那 裡 。」 高 神 父 後 來 發 現 , 窮 人 太 多 , 愛 莫 能 助 , 要 做 的 反 而 是 為 他 們 祈 禱 , 因 為 只 有 天 主 能 改 變 現 狀 。

終 於 他 決 定 透 過 隱 修 生 活 , 更 有 效 地 回 應 天 主 的 聖 召 。 他 說 , 自 一 九 七 二 年 , 每 天 均 與 其 他 會 士 進 行 七 次 默 想 祈 禱 。 他 表 示 : 「我 已 達 成 一 生 所 有 心 願 , 死 而 無 憾 。」
2006 年 2 月 26 日

 

Cistercian monk has the secret to long life

Cistercian monk, Father Nicholas Kao Se-tean, may just be the oldest Catholic priest in the world. Father Kao who turned 110 years old on 15 January, never hesitates in sharing the secret to long life when meeting new friends: “No smoking, no anger, don’t be an alcoholic, don’t eat too much, do exercise, pray ceaselessly and be polite.”

Father Kao entered Our Lady of Joy abbey, Lantau, in 1972 when he was 75. A special Mass was celebrated for him there.

Reaching this point in life was not easy. Father Kao was born in Fujian province, eastern China, on 15 January 1897, when China was still ruled by the Qing Dynasty. Ordained a priest in 1933, he served the local cathedral for a short while and before becoming a missionary and serving in Taiwan, Malaysia, Singapore and Thailand for around 40 years.

During a voyage from his hometown Fujian to Taiwan in 1949, he was dropped into the sea, but he could not swim and no one on board dared to jump into the water to save him, but was able to stay afloat as if by “ a miracle” and was rescued.

In October 1983, there were rumors that he had died. In fact, he was mistaken for a Franciscan priest in Taiwan, Father John B. Kao as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ir Chinese names was the same, though the Chinese characters were different. On hearing of this, Father Kao remarked, “It is a rumor right now. However, I will die at the end.”

Father Kao said he decided to join a Cistercian monastery and become a monk because “what I can do (myself) is so little. So I pray… God can change the situation.”

Nevertheless, he has built six Marian shrines in mainland China, Taiwan, Malaysia and Hong Kong. He continues to pray ceaselessly and devotes himself totally to Mary, the Mother of God.
21 January 2007

 

Hong Kong’s oldest priest dies one month before 111th birthday
Fr. Nicolaus Kao, OCSO
R.I.P.

 Trappist Father Nicolaus Kao se-tsien, believed to have been the oldest Chinese priest in the world, died in his sleep in the early hours of 11 December 2007, a month shy of turning 111 on 15 January 2008.

Dom Anastasius Li, abbot of Our Lady of Joy Abbey on Lantau Island, told UCA News that Father Kao was found dead in his bed at 6am by a confrere who used to help him prepare for daily prayers and Mass. Father Kao had lived a contemplative life at the abbey for the past 35 years.

The abbot said the late priest died “in peace, as seen on his face” and added that the Trappist community celebrated a requiem Mass for him that morning.

Dom Anastasius said that the funeral and burial would take place in the abbey, according to Trappist tradition. Though the date had not been set, it is likely to be before Christmas.

The death was the first at the abbey since Dom Anastasius became community superior in 2003. He said, “I feel sad and miss Father Kao, a dear brother in our community. He had expected this day to come, when he would be united with God.”

Two days before Father Kao’s death, a relative had said that family and close friends in Taiwan had planned to celebrate his 111th birthday in Hong Kong.

Father Kao was born near Fuzhou, China, in 1897, at a time when the country was under the Qing Dynasty (1644-1911). He was baptised in 1915.

After being ordained a priest in 1933, he worked in the cathedral parish of Fuzhou diocese. He left the mainland in 1949 when the communists founde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spent the next 40 years in Taiwan, Malaysia, Singapore and Thailand. He lived through two world wars, as well as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China (1937-1945).

In 1972, at the tender age of 75, Father Kao left pastoral ministry to join the Trappist monastic community, the Order of Cistercians of the Strict Observance, in Hong Kong, and made his perpetual vows when he was 100-years-old.

He once said that, since 1932, he recited the rosary 15 times each day for world peace. From 2004, two years after Pope John Paul II introduced the “mysteries of light,” he increased this to 20 times a day. He said he used the same rosary beads for more than 70 years.

His guiding principles in life were tolerance, which he learned at a teachers’ college in his youth, and mindfulness about death, which helped him remain aware of the transience of worldly goods.

He said he had seven secrets for longevity: prayer, exercise and abstention from smoking, alcohol, anger, annoyance and over-eating. He also had seven secrets for eternal life: faith, humility, love, kindness, patience, enthusiasm and perseverance.

Father Kao underwent short periods of medical care in 2004 and eye surgery in 2005.

On the occasion of his 110th birthday, he remarked that he had long prepared for his own death, when he would “return to the heavenly Father.” Nevertheless, time after time he had to give up his chosen burial site in the monastery’s cemetery to younger confreres who died before him.
30 December 2007

 

心靈的馬槽
──賀高
師謙神父一百一十歲大壽
蔡修女

在 本 人 心 中 , 聖 誕 節 最 美 麗 的 象 徵 不 是 聖 誕 樹 、 聖 誕 老 人 、 聖 誕 裝 飾 , 而 是 馬 槽 。 我 本 人 特 別 鍾 情 於 馬 槽 , 因 為 馬 槽 內 的 聖 家 、 天 使 、 牧 羊 人 , 以 及 東 方 三 賢 士 都 是 天 主 所 鍾 愛 的 人 ; 他 們 皆 能 排 除 萬 難 , 以 無 比 的 信 心 , 百 折 不 撓 地 去 承 行 天 主 的 聖 旨 。

在 聖 誕 節 當 天 , 我 特 地 去 赤 柱 瑪 利 諾 修 院 作 一 個 朝 聖 之 旅 , 在 讚 歎 畢 尚 華 神 父 的 數 百 個 馬 槽 珍 藏 之 餘 , 我 領 悟 到 馬 槽 實 是 愛 的 凝 聚 點 : 方 濟 各 亞 西 西 是 第 一 個 擺 放 馬 槽 的 聖 人 , 他 在 擺 放 馬 槽 的 過 程 中 , 流 露 出 對 主 無 限 的 愛 。 擺 放 馬 槽 或 設 計 一 個 馬 槽 , 需 要 花 很 大 的 心 思 。 朝 聖 者 只 要 細 心 觀 賞 馬 槽 的 設 計 , 就 可 以 領 略 馬 槽 設 計 者 的 個 人 風 格 和 探 索 那 人 的 精 神 領 域 。

十 二 月 廿 七 日 , 本 人 在 大 嶼 山 神 樂 院 退 省 期 間 , 深 深 地 被 聖 堂 內 的 馬 槽 所 吸 引 。 那 裡 的 馬 槽 非 常 典 雅 , 李 院 牧 以 純 樸 和 自 然 的 手 法 , 描 繪 聖 子 降 生 成 人 的 奧 跡 。 獨 特 的 設 計 竟 凌 駕 在 我 所 觀 看 數 百 個 馬 槽 之 上 , 出 類 拔 萃 的 馬 槽 , 在 恬 靜 中 散 發 出 濃 烈 的 祈 禱 氣 氛 。 這 個 藝 術 與 靈 性 的 結 晶 品 , 表 達 出 李 院 牧 的 主 觀 精 神 。 然 而 在 我 沉 醉 於 欣 賞 如 此 優 美 純 樸 的 馬 槽 時 , 一 個 朝 拜 馬 槽 的 人 竟 成 了 映 入 眼 簾 的 新 焦 點 。 他 步 履 蹣 珊 , 手 持 拐 杖 , 緩 步 而 行 , 我 多 麼 害 怕 他 不 慎 跌 倒 , 因 他 已 是 一 百 一 十 歲 高 齡 。

驀 地 , 他 的 步 履 停 在 馬 槽 旁 邊 , 靜 默 地 祈 禱 ; 但 見 他 整 個 人 浸 淫 於 祈 禱 的 氛 圍 , 虔 誠 中 充 滿 孺 子 倚 賴 之 心 。 看 高 師 謙 神 父 的 外 貌 : 臉 上 掛 著 長 長 的 白 鬍 子 , 鬍 子 背 後 是 一 張 仁 慈 的 笑 臉 , 他 別 名 「尼 各 老」 , 其 實 他 就 是 活 生 生 的 聖 誕 老 人 。 他 承 行 主 旨 , 效 法 聖 家 把 小 耶 穌 帶 給 每 個 與 他 相 識 的 人 作 禮 物 。 他 已 擁 有 一 個 最 美 麗 的 心 靈 馬 槽 , 簡 樸 中 懷 有 無 比 的 仁 愛 , 讓 風 塵 僕 僕 的 聖 母 媽 媽 , 肩 負 重 擔 的 若 瑟 爸 爸 及 被 人 輕 視 的 小 耶 穌 找 到 一 個 溫 暖 的 容 身 之 所 , 高 神 父 以 他 的 赤 子 之 心 , 把 全 個 生 命 奉 獻 作 愛 的 馬 槽 。

回 顧 高 神 父 的 修 道 生 活 : 他 勇 敢 地 承 行 主 旨 , 回 應 主 的 兩 個 聖 召 。 在 精 壯 之 時 , 顯 修 四 十 年 , 在 福 州 、 台 灣 、 東 馬 詩 巫 、 新 加 坡 、 泰 國 等 地 福 傳 計 四 十 年 之 久 ; 後 以 七 十 多 歲 的 高 齡 , 回 應 隱 修 聖 召 , 在 大 嶼 山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精 修 , 迄 今 已 隱 修 三 十 多 年 。 他 對 花 地 瑪 聖 母 作 出 全 然 的 奉 獻 , 曾 興 建 三 個 花 地 瑪 聖 母 亭 ; 每 日 熱 心 念 三 串 玫 瑰 經 , 為 罪 人 回 頭 祈 禱 。 他 更 勸 勉 我 們 以 「七 心」 待 人 : 一 、 信 心 ; 二 、 謙 心 : 三 、 愛 心 ; 四 、 善 心 ; 五 、 耐 心 ; 六 、 孝 心 ; 七 、 恆 心 。 這 是 他 的 養 生 之 道 。 他 那 純 樸 慷 概 的 胸 懷 , 給 天 上 慈 母 增 添 無 限 的 歡 樂 。

一 月 十 五 日 是 高 神 父 的 一 百 一 十 歲 大 壽 , 在 此 謹 祝 他 老 人 家 身 體 健 康 ! 我 願 化 作 馬 槽 中 的 小 羊 , 效 法 他 的 芳 表 , 給 小 耶 穌 一 點 溫 暖 。
2007 年 1 月 14 日

 

大嶼山神樂院高師謙神父
感恩祭慶祝一百一十壽辰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高 師 謙 神 父 一 月 十 五 日 與 家 人 和 朋 友 慶 祝 他 一 百 一 十 歲 生 辰 。

神 樂 院 一 月 十 五 日 早 上 為 高 神 父 生 辰 舉 行 感 恩 , 大 約 一 百 名 信 徒 和 高 神 父 親 友 , 從 香 港 、 中 國 大 陸 、 台 灣 、 馬 來 西 亞 和 美 國 來 港 , 共 同 分 享 高 神 父 的 喜 悅 。

感 恩 祭 由 神 樂 院 院 牧 李 達 修 神 父 主 持 , 高 神 父 共 祭 。 在 約 一 百 人 的 參 禮 者 中 , 有 高 神 父 來 自 香 港 和 家 鄉 福 州 的 姪 孫 , 亦 有 神 父 早 年 在 海 外 傳 教 時 向 其 施 洗 的 教 徒 。

「最 初 是 一 些 教 友 提 議 要 為 神 父 舉 行 彌 撒 , 消 息 後 來 傳 了 開 去 , 便 愈 來 愈 多 人 從 不 同 地 方 來 神 樂 院 。」 李 達 修 神 父 一 月 十 六 日 說 : 「對 比 以 前 , 雖 然 高 神 父 的 行 動 沒 有 那 麼 靈 活 , 但 他 的 精 神 仍 不 錯 。」

高 神 父 一 八 九 七 年 生 於 福 建 省 省 會 福 州 , 一 九 三 三 年 晉 鐸 , 在 福 州 主 教 座 堂 服 務 過 一 會 後 , 前 往 台 灣 、 馬 來 西 亞 等 地 傳 教 約 四 十 年 。

一 九 七 二 年 , 高 神 父 以 七 十 五 高 齡 加 入 嚴 規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 度 隱 修 生 活 。

高 神 父 一 向 樂 於 與 人 分 享 養 生 之 道 , 他 時 常 印 備 「養 生 七 不」 簡 介 贈 予 訪 客 , 包 括 「不 抽 煙 ; 不 生 氣 ; 不 酗 酒 ; 不 食 過 量 ; 不 斷 運 動 ; 不 斷 祈 禱 ; 不 作 無 禮 的 事 。」

高 神 父 一 生 孝 愛 聖 母 , 每 天 誦 念 玫 瑰 經 多 遍 , 又 於 於 台 灣 、 中 國 內 地 、 馬 來 西 亞 及 香 港 , 修 建 了 六 座 聖 母 亭 和 三 座 聖 母 大 堂 。
2007 年 1 月 21 日

 

高師謙神父一百一十歲高壽慶典

倘 若 你 有 幸 參 加 過 一 位 近 百 歲 好 友 的 生 日 會 , 你 定 會 感 到 榮 幸 。 今 次 要 介 紹 的 是 活 了 一 百 一 十 歲 之 「出 家 老 人」 ── 高 師 謙 神 父 。 目 前 他 居 於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

據 高 神 父 自 己 宣 布 , 本 年 元 月 十 五 日 是 他 滿 一 百 一 十 歲 生 日 。 因 此 他 的 好 友 、 親 戚 及 教 友 便 自 海 內 外 四 方 八 面 , 趕 來 為 他 賀 壽 及 參 加 感 恩 聖 祭 。 這 些 友 人 來 自 台 灣 、 馬 來 西 亞 、 詩 巫 、 香 港 、 大 陸 以 及 遠 自 美 國 , 來 賓 達 一 百 六 十 多 人 , 其 中 三 分 之 一 乃 高 神 父 多 年 「老 友」 , 另 有 一 大 部 份 是 青 年 , 更 妙 的 是 其 中 還 有 「非 教 徒」 , 且 是 「慕 名」 而 來 的 ── 據 這 位 女 士 說 , 她 一 生 未 見 過 有 人 會 活 到 一 百 一 十 歲 , 且 不 僅 腦 袋 清 楚 身 體 還 健 全 也 。 因 此 她 以 「好 奇」 之 心 來 參 加 生 日 慶 辰 。

聖 祭 由 李 達 修 院 牧 主 持 , 共 祭 神 長 除 了 院 中 五 位 會 士 外 , 另 有 來 自 美 國 新 澤 西 州 之 江 綏 蒙 席 。 李 院 牧 講 道 時 感 謝 天 主 賞 給 高 神 父 長 壽 之 恩 外 , 也 感 謝 神 父 給 隱 修 院 增 加 了 不 少 神 恩 與 喜 樂 。

祭 畢 , 眾 人 到 神 樂 院 之 會 客 廳 來 為 老 人 家 慶 壽 。 首 先 邀 請 李 院 牧 致 賀 辭 , 繼 由 江 綏 蒙 席 道 賀 , 而 後 便 請 當 天 「大 壽 星」 說 話。 為 了 表 示 他 對 這 次 賀 生 之 重 視 與 感 激 , 老 人 家 親 手 寫 了 一 短 篇 講 稿 , 再 要 江 綏 蒙 席 依 字 翻 譯 出 來 。

他 先 說 明 為 何 會 深 愛 聖 母 。 他 說 七 歲 那 年 , 不 小 心 把 父 親 的 眼 鏡 打 破 。 當 時 父 親 要 打 他 , 他 立 即 躲 到 母 親 背 後 以 免 捱 打 。 從 那 時 起 , 他 感 到 母 親 的 重 要 和 地 位 崇 高 。 他 勸 勉 在 場 信 徒 要 孝 愛 父 母 , 特 別 是 母 親 ; 不 僅 在 人 間 之 母 親 , 更 要 敬 愛 天 上 聖 母 。

他 還 拿 出 他 的 「法 寶」 來 ── 那 是 七 十 多 年 來 與 他 相 伴 、 日 夜 不 離 之 「玫 瑰 念 珠」 。 他 說 原 本 每 天 只 念 十 五 端 玫 瑰 經 , 後 來 增 加 了 「光 明 五 端」 , 便 要 多 念 五 端 , 共 二 十 端 。 他 勉 勵 眾 人 每 天 最 少 念 五 端 玫 瑰 經 。

老 神 父 除 了 呈 示 上 面 「法 寶」 以 外 , 還 給 我 們 介 紹 他 之 「長 生 秘 方」 。 據 他 見 證 , 他 原 只 想 , 若 活 上 一 百 歲 那 就 已 經 足 夠 了 。 焉 知 當 他 向 天 上 母 親 討 教 時 , 聖 母 卻 轉 面 向 她 之 愛 子 耶 穌 說 : 「孩 子 , 再 給 他 增 加 十 年 好 吧 !」 因 此 他 如 今 才 活 到 一 百 一 十 歲 。 信 不 信 由 你 ! 最 後 他 卻 肯 定 地 宣 布 , 他 再 也 不 向 聖 母 要 求 多 活 幾 年 了 , 今 已 夠 矣 ! 因 此 他 便 坦 誠 地 向 今 天 來 者 宣 言 , 這 將 是 他 「最 後 一 次 , 他 接 受 慶 生 大 典 。」 往 後 大 家 就 不 需 要 再 來 了 。 當 大 家 聽 了 這 一 句 話 後 , 便 喊 著 說 : 「不 行 , 我 們 還 會 來 慶 祝 您 之 一 百 二 十 歲 生 日 。」

接 著 老 神 父 便 起 立 向 擺 在 他 面 前 七 八 個 慶 生 大 蛋 糕 吹 滅 蠟 燭 光 , 全 體 用 四 種 語 言 , 廣 東 話 、 普 通 話 、 福 州 話 及 英 文 高 聲 大 唱 : 「祝 您 生 日 快 樂 !」

繼 著 由 每 一 團 體 代 表 向 高 神 父 說 幾 句 話 。 先 請 美 國 代 表 江 綏 蒙 席 致 辭 , 他 不 僅 是 這 次 來 自 最 遠 致 賀 的 友 人 , 且 他 的 胞 妹 江 英 貞 修 女 和 表 弟 也 從 澳 門 和 台 灣 來 , 兩 家 人 的 先 父 均 曾 是 高 神 父 在 大 陸 福 州 主 教 座 堂 任 本 堂 時 出 任 小 輔 祭 。

最 後 一 壽 訊 , 據 高 神 父 親 自 宣 示 , 他 已 成 為 神 職 人 員 中 活 得 最 高 齡 長 者 之 一 , 換 言 之 , 他 已 榮 獲 「神 職 長 壽 冠 軍」 獎 。
江綏蒙席供稿
2007 年 2 月 18 日

 

高神父的長壽袐訣   
關傑棠

香 港 大 嶼 山 熙 篤 隱 修 會 士 高 師 謙 神 父 相 信 是 目 前 全 港 修 道 人 中 最 年 長 的 一 位 , 享 高 壽 壹 佰 壹 拾 歲 , 而 且 健 康 。 如 果 有 人 問 你 想 不 想 像 他 那 樣 長 壽 , 相 信 大 家 的 第 一 反 應 當 然 是 希 望 , 第 二 反 應 是 附 帶 條 件 , 是 健 康 。 試 想 想 就 算 給 你 一 百 歲 命 , 但 打 從 六 十 歲 開 始 便 走 下 坡 , 而 且 病 情 每 況 愈 下 , 救 命 呀 ! 天 主 , 我 豈 不 是 要 病 足 四 十 年 才 謝 世 。 自 己 受 苦 自 作 孽 , 但 要 連 累 家 人 , 實 在 不 好 意 思 ……

生 命 長 短 固 然 不 是 自 己 可 以 操 控 , 但 從 另 一 個 角 度 了 解 , 人 又 難 辭 其 咎 。 撇 開 天 災 人 禍 或 意 外 , 人 的 生 活 方 式 及 態 度 直 接 影 響 我 們 的 健 康 , 而 這 正 是 長 壽 抑 或 短 命 的 關 鍵 。 高 神 父 原 籍 中 國 、 在 大 陸 出 生 , 七 十 五 歲 之 前 在 馬 來 西 亞 及 台 灣 兩 地 服 務 。 退 休 後 一 般 人 都 追 求 平 淡 安 逸 生 活 , 然 而 我 們 這 位 鐸 兄 老 前 軰 卻 毅 然 決 定 加 入 一 個 以 會 規 嚴 格 出 名 的 隱 修 會 , 開 展 另 類 生 活 方 式 。 不 要 說 七 十 五 歲 人 的 生 活 模 式 已 經 定 型 , 就 算 是 卅 五 歲 入 隱 修 院 修 道 也 是 很 不 容 易 的 事 。 我 們 的 高 神 父 卻 做 到 了 ……

大 家 一 定 很 好 奇 的 他 的 長 壽 秘 訣 , 以 下 是 我 們 主 角 的 分 享 綜 合 。 聖 經 傳 統 對 「七」 字 很 有 感 情 , 是 「圓 滿」 的 意 思 。 用 七 擒 七 縱 去 形 容 雖 然 有 點 戲 劇 化 , 但 亦 蠻 貼 切 。

先 講 七 樣 「永 不」 (Never) 的 修 為 。 ( ) 不 抽 煙 , 吸 煙 危 害 健 康 眾 人 皆 知 , 可 惜 不 少 人 就 是 死 在 心 癮 和 手 癮 上 。 () 不 動 怒 , 忿 怒 情 緒 令 血 壓 上 升 , 破 壞 心 血 管 。 其 實 人 人 都 明 白 這 種 負 面 情 緒 , 只 是 不 懂 怎 樣 疏 導 。 () 不 酗 酒 , 高 神 父 指 出 小 飲 怡 情 , 有 促 進 血 液 循 環 作 用 , 但 豪 飲 則 會 亂 性 傷 身 , () 不 暴 食 , 自 己 身 體 需 要 攝 取 幾 多 , 就 吃 幾 多 。 這 是 香 港 人 的 死 穴 , 美 食 當 前 , 明 天 才 跟 我 討 論 膽 固 醇 及 卡 路 里 的 問 題 。

() () () 是 正 確 培 養 生 活 心 態 。 () 不 停 運 動 ﹐ 每 天 風 雨 不 改 。 愈 來 愈 多 醫 學 研 究 顯 示 , 適 量 運 動 不 單 對 身 體 有 益 , 而 且 會 起 化 學 作 用 , 令 人 的 情 緒 穩 定 及 常 感 快 樂 。 高 神 父 真 是 高 人 , 一 早 悟 道 。 () 不 間 斷 祈 禱 。 人 與 天 主 的 溝 通 暢 順 無 阻 , 「祂」 是 我 們 最 大 的 靠 山 。 () 不 堅 持 己 見 , 放 下 執 著 。 只 要 你 懂 得 反 省 和 付 諸 實 踐 , 人 際 關 係 必 然 成 功 ‥‥‥

至 於 七 「縱」 指 的 是 一 種 內 心 追 求 美 善 的 衝 動 , 即 成 就 於 個 人 修 養 的 「是」 (To Be) () 信 心 。 () 謙 卑 。 () 慈 愛 。 () 溫 良 。 () 忍 耐 。 () 熱 誠 。 () 堅 忍 。 這 些 都 是 大 家 熟 識 的 德 行 , 不 難 明 白 , 但 知 易 行 難 。 修 德 成 聖 與 時 間 成 正 比 例 , 高 神 父 是 活 見 證 。 現 代 人 熱 中 追 求 長 壽 、 健 康 及 快 樂 的 生 活 , 可 惜 不 少 人 只 懂 由 外 圍 入 手 , 改 善 飲 食 習 慣 、 多 做 運 動 、 爭 取 足 夠 時 間 休 息 、 多 吃 營 養 補 充 劑 等 都 是 好 事 ; 不 過 大 家 往 往 忽 略 了 修 心 的 重 要 , 結 果 成 效 不 大 。 這 位 壹 佰 壹 拾 歲 的 天 主 教 神 父 對 你 有 甚 麼 啟 示 ?
2007 年 6 月 17 日

 

熙篤會高師謙神父
一百一十高齡安息

嚴 規 熙 篤 會 高 師 謙 神 父 , 於 二 0 0 七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日 在 睡 夢 中 辭 世 , 享 年 一 百 一 十 歲 。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院 牧 李 達 修 神 父 十 一 日 對 本 報 說 , 十 一 日 清 晨 他 們 發 現 高 神 父 在 睡 夢 中 離 世 , 當 時 面 容 安 祥 。 李 神 父 說 , 會 士 當 日 早 上 即 為 高 神 父 的 安 息 獻 祭 ; 殯 葬 禮 儀 日 期 要 待 完 成 有 關 手 續 後 才 落 實 。

「面 對 團 體 內 兄 弟 離 世 , 我 即 時 的 反 應 是 難 過 。 但 想 到 近 年 高 神 父 已 為 此 做 好 準 備 , 現 在 也 能 安 詳 地 離 去 , 我 為 此 感 恩 。」 李 神 父 說 。

根 據 神 樂 院 的 資 料 , 高 師 謙 神 父 一 八 九 七 年 一 月 十 五 日 生 於 福 州 附 近 的 長 樂 市 , 一 九 一 五 年 領 洗 , 聖 名 (尼 各 老) , 三 三 年 在 福 州 教 區 主 教 座 堂 晉 鐸 。 四 九 年 他 離 開 中 國 大 陸 , 往 台 灣 、 馬 來 西 亞 、 新 加 坡 和 泰 國 傳 教 。

高 神 父 一 九 七 二 年 以 七 十 五 之 齡 加 入 大 嶼 山 的 聖 母 神 樂 院 , 度 隱 修 生 活 , 九 七 年 他 一 百 歲 時 發 永 願 。
2007 年 12 月 16 日

 

高師謙神父逾越祭
三百信眾獻上禱聲

嚴 規 熙 篤 會 十 二 月 二 十 日 為 已 故 會 士 高 師 謙 神 父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及 安 葬 禮 , 逾 三 百 五 十 位 信 徒 參 與 為 高 神 父 的 靈 魂 安 息 祈 禱 。

逾 越 聖 祭 於 大 嶼 山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會 院 內 舉 行 , 由 神 樂 院 院 牧 李 達 修 神 父 主 禮 , 二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聖 祭 講 道 中 , 李 達 修 神 父 勉 勵 信 徒 以 信 德 化 解 離 別 的 哀 傷 , 他 說 : 「高 神 父 給 我 們 強 而 有 力 的 見 證 , 證 明 信 德 可 以 至 死 不 渝 , 愛 德 可 使 人 活 在 愛 中 , 望 德 可 使 人 平 安 回 到 天 主 身 邊 。」 李 神 父 稱 讚 高 神 父 常 為 別 人 著 想 , 理 解 到 會 士 擔 心 他 的 健 康 。 彌 撒 後 , 在 高 神 父 親 友 和 在 場 眾 位 會 士 陪 同 下 , 高 神 父 遺 體 隨 即 安 葬 於 神 樂 院 墓 園 。

禮 儀 前 , 專 程 從 美 國 而 來 的 江 綏 蒙 席 對 本 報 說 , 他 很 懷 念 高 神 父 , 又 記 念 到 昔 日 在 福 州 主 教 座 堂 為 高 神 父 充 當 輔 祭 的 日 子 。 沙 田 聖 本 篤 堂 信 徒 陳 錦 意 稱 , 高 神 父 晚 年 投 入 隱 修 生 活 , 充 分 表 達 了 對 天 主 的 忠 誠 : 「隱 修 生 活 是 充 實 的 , 我 相 信 這 能 夠 讓 高 神 父 更 清 楚 聆 聽 天 主 的 聲 音 。」

參 禮 者 來 自 高 神 父 服 務 的 多 個 地 區 , 包 括 中 國 內 地 及 台 灣 。 來 自 台 中 的 信 徒 李 靜 芷 說 , 高 神 父 是 位 樂 於 服 務 信 徒 和 充 滿 魅 力 的 牧 者 : 「高 神 父 九 十 年 代 在 台 中 興 建 了 聖 母 亭 , 又 服 務 當 地 教 友 。」

在 禮 儀 單 張 上 , 神 樂 院 印 上 高 神 父 一 九 九 七 年 一 百 歲 時 宣 發 永 願 後 的 感 言 : 「我 剛 才 俯 伏 在 地 上 的 那 一 刻 開 始 , 就 形 同 已 入 土 為 安 , 返 回 父 家 , 和 上 主 慈 愛 的 媽 媽 永 遠 結 合 、 生 活 在 一 起 了 。 我 更 視 在 場 參 加 今 天 慶 典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為 我 送 葬 。 從 今 天 開 始 , 我 的 每 分 每 秒 , 為 天 主 而 生 , 為 天 主 而 死 !」

高 師 謙 神 父 十 二 月 十 一 日 清 晨 於 睡 夢 中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一 百 一 十 歲 , 他 在 神 樂 院 度 過 卅 五 年 隱 修 生 活 。 會 士 已 在 當 天 早 上 為 他 舉 行 安 息 彌 撒 。 高 神 父 逝 世 前 是 全 球 最 年 長 的 華 人 神 父 。

高 神 父 以 往 喜 歡 跟 別 人 分 享 他 的 「養 生 七 不」 : 不 抽 煙 、 不 生 氣 、 不 貪 心 、 不 食 過 量 、 不 斷 運 動 、 不 斷 祈 禱 及 不 作 無 禮 的 事 ; 以 及 「七 心」 秘 訣 : 信 心 、 謙 心 、 愛 心 、 善 心 、 開 心 、 孝 心 和 心 。

跟 其 他 會 士 一 樣 , 高 神 父 每 天 凌 晨 三 時 半 起 床 , 開 始 一 天 祈 禱 、 閱 讀 和 工 作 的 默 觀 生 活 , 亦 有 從 事 勞 動 工 作 。 事 實 上 , 他 早 已 在 修 院 墓 園 多 次 預 備 自 己 的 墓 地 , 不 過 都 數 度 讓 位 給 先 他 離 世 的 會 士 。

高 神 父 生 前 曾 告 訴 天 亞 社 , 他 一 九 三 二 年 起 每 天 誦 念 玫 瑰 經 十 五 端 , 為 世 界 和 平 祈 禱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創 設 光 明 五 端 後 , 他 更 每 天 念 二 十 端 玫 瑰 經 。 他 七 十 多 年 來 都 是 使 用 同 一 串 念 珠 。 他 曾 表 示 , 已 準 備 好 迎 接 死 亡 , 他 去 年 一 月 慶 祝 一 百 一 十 歲 的 生 辰 時 告 訴 天 亞 社 , 他 一 生 做 了 很 多 事 情 , 已 感 到 心 滿 意 足 , 從 未 做 過 而 又 最 想 做 的 事 , 就 是 「 回 到 天 父 身 邊」 。
2007 年 12 月 30 日

 

悼高師謙神父
高品珍

我 的 伯 父 高 師 謙 神 父 (聖 名 尼 各 老) 出 生 於 一 八 九 七 年 一 月 十 五 日 福 州 長 樂 市 龍 門 村 進 士 第 (因 伯 公 是 清 朝 進 士) , 於 二 0 0 七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日 凌 晨 逝 世 於 香 港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隱 修 院) , 享 年 一 百 一 十 歲

他 生 於 清 朝 , 經 歷 了 光 緒 及 宣 統 兩 朝 皇 帝 以 及 十 任 教 宗 , 他 是 世 界 上 最 長 壽 的 七 位 男 士 之 一 , 也 是 最 長 壽 的 一 位 司 鐸 牧 人

高 神 父 的 一 生 是 愛 主 愛 人 又 特 敬 聖 母 的 一 生 。 他 是 一 位 懷 存 童 心 且 開 心 的 老 人 , 是 經 歷 百 年 歲 月 風 霜 而 越 發 生 機 勃 勃 的 老 人 , 是 深 居 苦 修 院 而 神 樂 睿 智 的 老 人 。 他 帶 給 我 們 後 輩 是 愛 , 是 犧 牲 , 是 喜 樂 , 也 是 安 慰 , 他 永 遠 是 我 們 晚 輩 心 中 的 一 盞 明 燈 。 如 今 他 走 了 , 像 他 所 說 的 那 樣 瀟 灑 地 走 了 , 他 在 無 病 無 痛 , 睡 夢 中 手 握 念 珠 含 笑 地 回 到 聖 母 媽 媽 的 懷 抱 , 因 他 每 天 對 主 說 : 「主 呀 , 現 在 可 照 你 的 話 放 你 的 僕 人 平 安 回 去 吧 。」

他 隨 身 帶 的 玫 瑰 念 珠 , 跟 著 他 七 十 四 載 , 他 每 日 念 珠 不 離 手 , 玫 瑰 經 不 離 口 , 如 今 他 也 帶 走 了 這 串 寶 珠 。 記 得 他 時 常 對 我 說 「 玫 瑰 珠 有 如 救 生 圈 , 凡 事 求 慈 母 媽 媽 , 必 得 垂 允 。 」 他 在 四 十 年 顯 修 及 三 十 五 年 隱 修 生 涯 中 , 曾 經 歷 六 次 大 難 : 海 難 、 空 難 、 陸 難 、 刀 難 、 石 難 、 山 難 , 每 次 均 大 難 不 死 , 有 驚 無 險 , 全 藉 聖 母 媽 媽 救 他 。 今 只 簡 述 「海 難」 一 險 : 他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八 月 廿 五 日 由 福 州 赴 台 灣 基 隆 港 , 途 中 狂 風 大 作 , 將 神 父 吹 落 海 中 , 因 處 於 深 海 , 即 使 諳 水 性 的 船 夫 亦 不 敢 跳 下 救 人 , 但 奇 怪 的 是 ; 神 父 不 會 游 泳 , 海 水 卻 一 直 維 持 到 神 父 的 下 巴 以 下 , 而 人 卻 漂 浮 在 水 面 , 這 完 全 是 聖 母 救 伯 父 的 奇 蹟 。

伯 父 每 次 大 難 脫 險 , 為 了 報 答 慈 母 恩 典 , 他 親 建 六 座 花 地 瑪 聖 母 亭 (分 別 在 福 州 、 高 雄 、 馬 來 西 亞 、 香 港) , 以 表 達 老 人 家 赤 子 之 心 。

伯 父 的 座 右 銘 是 「容 忍 與 死 亡」 , 他 經 常 訓 導 我 們 「忍」 字 表 示 心 內 刺 著 劍 , 即 痛 苦 的 意 思 , 「忍」 字 即 犧 牲 涵 蓋 : 信 德 、 望 德 與 愛 德 。 面 對 種 種 不 幸 , 要 忍 耐 , 他 指 出 聖 母 一 生 嘗 盡 苦 痛 , 他 的 心 被 利 刃 刺 透 (聖 西 默 盎 這 樣 預 言) , 聖 母 卻 以 「 忍 」 來 面 對 , 默 默 不 語 , 心 中 只 有 耶 穌 。

伯 父 每 天 兩 次 到 聖 堂 右 側 自 己 的 墓 地 祈 禱 , 默 想 。 死 亡 使 人 得 到 更 深 刻 的 思 考 , 正 如 金 口 聖 若 望 說 的 : 最 有 名 的 演 說 家 比 不 上 一 具 屍 體 更 感 動 人 , 屍 體 不 說 一 句 話 , 是 給 人 思 考 : 「今 天 是 我 , 明 天 是 你 , 你 將 同 我 一 樣 地 死 去 。」 伯 父 曾 兩 次 選 好 了 自 己 的 墓 地 卻 因 同 院 的 會 士 先 他 而 去 而 進 駐 了 , 這 次 他 又 選 好 了 地 , 對 院 牧 說 : 「這 次 不 讓 出 了 。」 果 真 此 地 非 他 莫 屬 。

記 得 在 香 港 , 我 時 常 攜 兒 往 大 嶼 山 , 說 是 朝 聖 , 卻 是 遊 山 玩 水 。 大 嶼 山 , 風 景 秀 麗 , 環 境 清 幽 。 玫 瑰 園 更 是 花 香 鳥 語 , 萬 紫 千 紅 , 林 木 青 蔥 , 藤 條 滿 架 (這 些 花 奔 澆 灌 全 由 伯 父 承 包)。 巍 巍 聖 母 亭 屹 立 在 萬 花 叢 中 , 聖 母 美 麗 的 臉 龐 使 人 歡 愉 無 比 。 伯 父 帶 領 我 們 及 其 他 的 朝 聖 者 一 起 展 開 雙 臂 , 平 衡 如 十 字 架 , 面 對 聖 母 誦 念 玫 瑰 經 。 有 愧 的 是 , 我 們 才 念 完 一 端 雙 臂 開 始 顫 動 , 逐 漸 下 垂 , 窺 見 伯 父 , 全 神 貫 注 , 雙 臂 平 伸 如 雄 鷹 展 翅 , 翱 翔 天 空 , 一 直 堅 持 到 最 後 一 端 結 束 。 令 眾 人 佩 服 不 已 。 過 後 我 只 好 對 伯 父 說 : 「你 每 日 苦 練 玫 瑰 功 , 自 然 功 力 深 不 可 測 , 我 自 愧 不 如 。」

高 神 父 一 九 七 二 年 以 七 十 五 歲 高 齡 進 入 香 港 大 嶼 山 的 嚴 規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 度 隱 修 、 默 觀 的 生 活 。

在 古 稀 之 年 , 苦 修 了 卅 五 年 。 每 天 清 早 三 時 半 起 床 祈 禱 , 六 時 行 彌 撒 聖 祭 , 早 餐 後 就 到 農 場 或 雞 場 工 作 。 大 雞 場 養 雞 一 千 多 隻 , 氣 味 燻 天 , 神 父 卻 連 口 罩 也 不 戴 , 神 情 自 若 地 為 雞 隻 登 記 , 如 發 現 兩 個 星 期 不 下 蛋 的 母 雞 , 就 需 報 告 場 長 , 母 雞 就 得 宰 殺 。 老 神 父 經 常 為 母 雞 求 情 於 場 長 說 「再 容 它 一 個 星 期 吧」 , 同 時 也 對 母 雞 說 「今 後 你 要 爭 氣 了 , 否 則 怪 不 得 我 了 。」 他 說 這 正 如 聖 經 上 說 的 無 花 果 樹 , 三 年 來 在 這 棵 無 花 果 樹 找 不 到 果 子 , 就 需 砍 掉 , 而 園 丁 求 情 說 「再 容 它 一 年 吧」 。 由 此 看 來 , 人 生 在 世 若 不 立 功 , 立 德 , 結 善 果 , 將 來 就 如 同 不 結 果 的 無 花 果 樹 及 不 下 蛋 的 母 雞 一 樣 的 遭 遇 。

苦 修 院 的 生 活 嚴 齋 苦 身 , 每 天 辛 苦 勞 作 , 吃 的 是 青 菜 豆 腐 。 當 伯 父 初 入 會 時 , 看 到 每 天 端 出 素 菜 , 淡 食 , 飢 腸 轆 轆 的 他 , 多 想 有 魚 片 或 肉 片 嘗 嘗 , 他 渴 望 大 年 三 十 夜 , 能 有 一 餐 好 吃 的 。 可 是 待 到 開 年 夜 飯 時 端 出 來 的 又 是 青 菜 豆 腐 , 他 兩 眼 滴 下 淚 水 , 內 心 的 苦 澀 難 以 言 表 。 但 奇 怪 的 是 天 主 保 佑 他 以 青 菜 , 素 食 , 吃 出 了 一 百 一 十 歲 的 高 齡 。

高 師 謙 神 父 在 一 百 歲 華 誕 , 宣 發 永 願 也 破 了 修 院 紀 錄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賀 他 生 辰 。 世 上 高 齡 者 眾 多 , 但 百 歲 以 上 尚 能 自 己 乘 搭 飛 機 , 坐 郵 輪 , 搭 巴 士 來 去 自 如 的 並 不 多 見 , 尤 其 是 他 老 而 不 糊 塗 , 眼 目 智 聰 , 思 路 有 條 , 口 齒 清 晰 。

更 奇 怪 的 是 他 在 一 零 四 歲 高 齡 還 能 坐 飛 機 , 飛 到 台 灣 整 修 因 地 震 而 受 影 響 的 , 他 曾 親 自 建 造 的 花 地 瑪 聖 母 亭 。 在 施 工 期 間 , 他 頭 戴 斗 笠 , 在 山 野 中 奔 忙 , 人 們 驚 訝 的 是 整 個 工 地 施 工 是 由 一 位 長 鬚 飄 拂 的 百 歲 老 人 當 監 工 , 指 揮 操 作 。 真 讓 人 咋 舌 , 這 的 確 是 聖 母 給 他 的 殊 恩 。

多 次 與 伯 父 談 話 中 , 他 總 慨 歎 說 「比 他 年 輕 的 人 都 先 走 了 , 他 們 年 紀 輕 輕 都 走 了 。」 事 實 上 年 輕 的 也 都 活 到 八 十 多 歲 。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 他 的 年 齡 可 傲 視 群 倫 , 何 處 可 覓 得 比 他 更 年 長 的 人 呢 ? 所 有 的 人 在 伯 父 的 眼 中 都 變 成 小 弟 弟 , 小 妹 妹 , 而 我 們 更 是 小 嬰 兒 了 。

高 師 謙 在 二 0 0 七 年 一 百 一 十 歲 生 日 慶 祝 會 上 , 致 答 謝 辭 中 說 了 一 個 笑 話 , 他 說 : 「當 我 慶 祝 一 百 歲 生 日 時 , 我 已 向 天 上 的 母 親 聖 母 瑪 利 亞 表 示 , 一 百 歲 生 命 我 已 夠 了 , 可 是 天 上 母 親 卻 轉 臉 向 其 愛 子 耶 穌 說 , 再 給 他 多 活 十 年 好 了 。 因 此 我 又 多 活 了 十 年 。 如 今 我 不 會 再 向 母 親 作 任 何 要 求 , 為 此 這 次 一 百 一 十 歲 之 生 日 慶 典 , 將 是 我 的 最 後 一 次 了 , 往 後 你 們 不 必 從 遠 方 來 此 為 我 慶 生 。」 語 畢 , 全 場 高 聲 答 : 「不 , 我 們 還 會 重 來 為 你 慶 祝 一 百 二 十 歲 的 生 日 啊 !」 全 場 響 起 熱 烈 掌 聲 。 但 沒 想 到 這 果 真 成 了 事 實 。

伯 父 每 年 生 日 會 , 記 者 總 是 窮 追 不 捨 , 索 取 伯 父 的 長 壽 秘 方 , 伯 父 回 答 說 , 他 的 一 生 格 言 , 有 七 不 : 不 抽 煙 , 不 生 氣 , 不 酗 酒 , 不 食 過 量 , 不 斷 運 動 , 不 斷 祈 禱 , 不 做 無 禮 的 事 。 養 心 之 道 有 七 心 : 信 心 , 謙 心 , 愛 心 , 善 心 , 耐 心 , 孝 心 和 心 。

他 修 身 養 性 , 胸 無 俗 事 是 修 德 添 壽 的 不 二 法 門 。 伯 父 一 生 充 滿 傳 奇 , 教 友 也 贈 他 七 全 : 全 淡 泊 , 全 卑 下 , 全 容 忍 , 全 寛 恕 , 全 英 勇 , 全 服 從 和 全 愛 人 。
作者為高師謙神父侄女,寄自紐約
2008 年 2 月 3, 10 日

 

高神父誄辭
張善文

神 父 走 了 , 晨 夢 靜 謐 , 不 曾 吵 擾 任 何 愛 他 的 和 被 他 愛 的 人 , 返 歸 天 國 。

神 父 姓 高 氏 , 諱 師 謙 , 俗 籍 福 建 長 樂 。 清 光 緒 廿 三 年 (1897) 一 月 十 五 日 降 生 , 公 元 二 0 0 七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日 凌 晨 寅 時 逝 世 , 享 主 賜 壽 一 百 一 十 有 一 歲 。

惟 神 父 辭 世 前 一 日 , 蓋 已 先 將 歸 主 行 程 神 諭 於 我 。 那 是 十 二 月 十 日 , 我 正 客 座 台 灣 某 大 學 。 上 午 十 一 時 許 , 適 當 校 園 授 課 間 , 教 桌 上 我 的 浪 琴 名 錶 無 端 墜 落 在 地 , 檢 視 完 好 無 損 , 我 心 怦 然 詫 之 。 夤 夜 子 時 將 眠 , 視 錶 仍 運 行 如 常 , 我 心 悄 然 安 之 。 嚮 晨 忽 寤 , 再 視 錶 則 停 滯 不 行 , 錶 針 指 於 三 時 許 寅 時 , 我 心 駭 然 大 驚 之 。 午 後 , 突 然 接 妹 善 華 自 香 港 來 電 話 , 泣 告 : 神 父 於 今 晨 已 安 歸 主 之 天 堂 也 。 聞 耗 不 禁 悽 惋 摧 慟 , 五 內 交 殞 , 我 心 哀 哀 然 怛 傷 之 。 於 是 乃 知 : 神 父 蓋 已 預 示 , 其 步 履 辭 世 , 當 在 我 的 浪 琴 錶 針 所 指 的 寅 時 歟 ? 我 由 是 呼 歎 : 聖 神 之 靈 應 , 竟 如 此 之 無 處 而 不 在 哉 !

神 父 的 生 命 跨 越 三 世 紀 , 歷 經 十 任 教 宗 , 閱 盡 人 間 滄 桑 。 一 九 一 五 年 領 洗 , 一 九 三 三 年 晉 鐸 服 務 於 福 州 主 教 座 堂 , 一 九 四 九 年 後 至 台 灣 、 馬 來 西 亞 、 新 加 坡 、 泰 國 等 地 傳 教 凡 四 十 載 , 相 繼 敬 建 聖 母 亭 六 所 , 一 九 七 二 年 以 七 十 六 歲 高 齡 隱 修 於 香 港 大 嶼 山 神 樂 院 , 直 至 歸 主 。 他 曾 自 言 : 「吾 畢 生 從 不 生 氣 。」 又 言 : 「吾 愛 媽 媽 , 故 吾 深 愛 聖 母 。」 他 的 箴 語 多 矣 , 舉 此 以 慨 其 餘 。

令 人 深 感 寬 慰 者 : 神 父 在 聖 夢 中 離 開 他 的 世 人 , 慈 顏 安 祥 ; 清 晨 , 他 愛 過 的 少 女 俯 身 親 吻 了 他 恬 和 的 遺 容 。 時 逾 期 年 , 我 乃 肅 然 奉 瓣 香 而 致 誄 曰 :

我 之 神 父 , 生 何 靈 悟 兮 ! 我 之 神 父 , 逝 何 匆 促 兮 ! 我 之 神 父 , 聖 母 寵 護 兮 ! 我 之 神 父 , 榮 歸 吾 主 兮 ! 我 之 神 父 , 永 禱 吾 人 脫 窘 苦 兮 !
【本文作者蒙高神父厚愛的家鄉晚輩,現任教於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
  2008 年 12 月 14 日

 

懷人
纖塵

今 天 是 您 的 生 日 , 老 朋 友 。 每 年 這 個 日 子 , 各 方 有 心 人 都 來 為 您 祝 壽 。 無 數 的 祝 福 都 濃 縮 在 一 紙 賀 卡 上 , 每 紙 賀 卡 都 懷 著 敬 意 和 滿 腔 摯 誠 為 您 做 的 。

猶 記 當 年 與 您 相 遇 , 一 襲 白 袍 , 一 把 長 長 的 鬍 子 , 穩 健 的 步 履 , 心 底 不 禁 暗 歎 , 好 出 世 的 一 位 高 人 ! 想 是 隱 逸 恬 淡 的 生 活 , 經 年 累 月 浸 淫 在 聖 母 的 神 樂 中 , 薰 出 了 一 股 塵 土 不 侵 的 幽 郁 。

憑 著 一 串 念 珠 廣 結 善 緣 ; 認 識 您 的 朋 友 都 知 道 您 每 天 晚 膳 後 , 必 定 在 聖 母 亭 誦 念 玫 瑰 經 , 並 邀 請 訪 客 參 與 , 又 鼓 勵 我 們 培 養 這 個 習 慣 。 聖 母 亭 的 一 花 一 木 您 都 親 手 灌 溉 , 好 讓 信 友 在 清 幽 中 與 聖 母 媽 媽 相 聚 。

能 享 百 壽 的 人 不 多 , 以 百 歲 之 齡 發 皈 依 永 願 , 相 信 是 熙 篤 會 一 項 紀 錄 ; 這 不 僅 是 您 的 福 氣 , 也 是 神 樂 院 的 福 氣 。 百 歲 人 瑞 的 體 魄 和 精 神 狀 態 實 在 教 人 羡 慕 ; 雖 然 視 力 有 點 迷 糊 , 待 人 處 事 可 一 點 也 不 含 糊 , 因 為 您 是 用 心 去 觀 人 觀 事 。 遇 到 值 得 欣 賞 的 事 物 , 您 從 不 吝 嗇 您 的 稱 許 , 熱 誠 大 方 , 就 像 您 的 聖 名 「Nicholas」 一 樣 , 是 一 個 不 折 不 扣 的 聖 誕 老 人 。

某 年 偶 遇 於 堅 道 總 堂 , 剛 巧 胡 樞 機 經 過 , 您 立 即 屈 膝 跪 下 給 樞 機 請 安 , 當 時 覺 得 未 免 禮 重 了 , 這 把 年 紀 的 老 人 ! 記 得 您 曾 解 釋 您 的 名 字 叫 「師 謙」 , 就 是 要 學 習 謙 遜 , 這 年 頭 , 還 這 麼 謙 恭 守 禮 的 幾 稀 矣 。

舊 日 點 滴 , 歷 歷 如 昨 , 而 您 亦 於 一 百 又 十 之 齡 在 睡 夢 中 與 主 相 遇 , 在 天 父 和 聖 母 媽 媽 懷 中 , 安 享 永 福 。 然 而 每 次 踏 入 聖 母 亭 , 您 彷 彿 仍 站 在 那 裡 , 張 開 雙 手 , 邀 請 大 家 一 起 念 玫 瑰 經 。

今 天 如 常 準 備 了 賀 卡 , 一 張 心 靈 賀 卡 , 在 感 恩 祭 中 獻 給 您 , 高 神 父 。
2009 年 2 月 8 日


高師謙神父晉陞司鐸鑽石慶暨壹佰晉陸崇壽特刊, 熙篤會聖母神樂院, 2003.
聖母孝子百歲人瑞高師謙老神父專集, 天主教台中教區, 199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