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SANTINON, Narciso PIME
桑得嵐神父

* Birth in Barcon di Vedelago, Treviso (特雷維索), Italy: [23 January 1916]
* Enter Novitiate: [27 September 1927]
* Ordination in Milan (
米蘭), Italy: [6 August 1939]
* From China transferred to Hong Kong: [2 April 1952]
* Death in Hong Kong: [18 May 1995]


* Cathedral: [1952] - [1955]
* Central District Refuguee Centre (Central): Director [1953] - [1955]
* St. Pius X Chapel, Chuk Yuen: [1956] - [1957]
* Ling To Primary School, Chuk Yuen: Supervisor [1956]
* Leave Hong Kong: [1957] - [1961]
* Sacred Heart of Mary Church, Taipo: Rector [1962] - [1965]
*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Church, Taipo: Rector [1966] - [1987]

* Ss. Peter & Paul Church, Yuen Long: Assistant [1988] - [1991]
* St. Joseph
s Home for the Aged: Home Chaplain [1992] - [1995]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Here I am Lord
Death of Father Narciso Santinon
1916 - 1995
R.I.P.

A life of service in the missions ended on 18 May 1995 when Father Narciso Santinon, a member of the 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 (PIME) died of heart failure. He was 79 years of age.

Born in the town of Barcon di Vedelago (Treviso-Italy) on 23 January 1916, Santinon answered the call at the early age of 11 when he joined the minor seminary of Treviso.

He was ordained priest in Milan Cathedral by Cardinal Schuster on 6 August 1939. During his first few years as a priest, Santinon worked in Treviso as a teacher, vocation promoter and held the post of vice-rector of the PIME minor seminary.

Ordained at the start of World War II, he often recalled the
heroic years when he encountered tremendous difficulties in providing food for the seminary. During one bombardment of the city a shell hit his room. Miraculously he was not at home.

In 1947, Santinon joined 20 missionaries destined for China. On arriving at Hangchung in November he set down to learn Mandarin. But in 1949, Communist forces in the town put Santinon under house arrest, confining him and his servant to two small rooms and constant harassment.

In 1952 he reached Hong Kong, joining the waves of refugees flooding into the territory. Bishop Bianchi assigned him to the Refugee Centre, which looked after the refugees
spiritual and material needs.

Santinon returned to Italy in 1957 where for four years he held the post of Rector of the PIME Minor Seminary at Treviso.

On his return to Hong Kong, Santinon was appointed Parish Priest of Taipo and Tailong. A ministry he dedicated himself to with apostolic zeal and vision until 1988.

During his 26 years of service, Santinon had a special love of education - in particular teaching children. He was instrumental in setting up in his district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Primary School and later, Valtorta College.

From 1988 to 1991 Santinon worked as the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Ss. Peter and Paul Parish in Yuen Long. New Territories. But in 1991 he was given the task of caring for the spiritual needs of the elderly at St. Joseph
s Home for the Aged at Ngauchiwan.

Santinon suffered silently from cancer and diabetes. Due to his frail health he finally resigned in 1995 and retired to the PIME house in Clear Water Bay. When the time came for him to meet the Lord he was ready:
Here I am since you have called me.
2 June 1995

 

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
桑得嵐神父安息主懷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桑 得 嵐 神 父 於 一 九 九 五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晚 上 在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因 病 去 世 , 享 年 七 十 九 歲 , 並 於 五 月 廿 三 日 在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安 息 彌 撒 後 , 安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桑 神 父 在 一 九 一 六 年 一 月 廿 三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特 雷 維 索 的 巴 干 迪 維 地 那 哥 市 一 個 虔 誠 的 基 督 徒 家 庭 , 十 一 歲 進 入 特 雷 維 索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小 修 院 , 一 九 三 九 年 八 月 六 日 晉 鐸 , 以 後 七 年 一 直 擔 任 教 師 、 聖 召 推 行 人 和 小 修 院 副 院 長 的 工 作 。

一 九 四 七 年 , 桑 得 嵐 神 父 到 中 國 河 南 的 漢 中 傳 教 。 一 九 四 九 年 共 產 黨 在 中 國 執 政 後 , 他 和 助 手 們 被 捕 , 受 到 監 禁 和 勞 役 。

他 於 一 九 五 二 年 獲 釋 抵 達 香 港 。 當 時 香 港 正 遇 難 民 潮 的 衝 擊 。 因 他 能 說 一 口 流 利 國 語 , 便 被 白 英 奇 主 教 委 派 照 顧 難 民 的 信 仰 和 實 質 需 要 , 在 主 教 座 堂 及 竹 園 的 難 民 中 心 工 作 直 至 一 九 五 七 年 。

在 返 回 意 大 利 出 任 特 雷 維 索 小 修 院 院 長 四 年 後 , 桑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一 年 重 返 香 港 。 一 九 六 二 年 被 任 命 大 埔 及 大 浪 地 區 的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 直 至 一 九 八 八 年 。

他 在 擔 任 牧 民 工 作 期 間 , 創 辦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學 校 及 恩 主 教 書 院 。

他 在 八 八 至 九 一 年 出 任 元 朗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助 理 司 鐸 , 又 於 九 一 年 被 委 派 為 牛 池 灣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的 院 牧 。 九 五 年 他 因 病 辭 去 安 老 院 的 職 務 , 並 在 其 修 會 會 院 居 住 。 多 年 來 , 他 一 直 默 默 承 受 癌 症 和 糖 尿 病 的 煎 熬 , 直 至 蒙 主 寵 召 , 永 享 榮 福 。
1995 年 6 月 2 日

 

伴我成長的桑得嵐神父
古國華

第 一 次 正 式 接 觸 桑 神 父 是 在 廿 二 年 前 的 大 埔 聖 堂 , 原 因 是 升 中 試 派 位 將 我 派 到 九 龍 區 的 中 學 , 我 要 求 神 父 介 紹 我 進 入 上 水 一 間 天 主 教 中 學 升 讀 中 一 。 神 父 立 即 答 應  , 並 馬 上 辦 妥 一 切 。

自 此 以 後 , 每 逢 星 期 六 、 日 , 我 都 返 回 聖 堂 , 因 為 我 參 加 了 天 神 樂 鋒 會 。 這 個 善 會 由 桑 神 父 及 鄭 修 女 負 責 , 會 章 規 定 , 我 們 逢 星 期 六 要 到 神 父 處 辦 告 解 、 聽 道 理 , 主 日 早 上 在 聖 堂 早 課 及 參 加 彌 撒 , 下 午 唸 玫 瑰 經 及 參 加 聖 體 降 福 。 聖 體 降 福 後 是 我 們 小 朋 友 最 開 心 的 時 刻 , 因 為 桑 神 父 會 給 我 們 每 人 兩 角 錢 作 獎 勵 。 當 時 , 大 埔 聖 堂 的 收 入 微 薄 , 神 父 為 培 育 兒 童 的 信 仰 , 不 惜 省 吃 儉 用 , 留 下 金 錢 以 作 獎 勵 , 可 見 桑 神 父 對 兒 童 的 喜 愛 。

桑 神 父 非 常 關 心 及 疼 愛 樂 峰 會 的 會 員 , 一 有 空 , 他 便 帶 領 我 們 到 郊 外 旅 行 。 記 得 有 一 次 到 大 尾 篤 燒 烤  , 神 父 帶 了 一 個 高 壓 煲 煮 糖 水 。 由 於 壓 力 關 係 , 當 神 父 揭 開 煲 蓋 時 , 盪 熱 的 糖 水 噴 出 , 灼 傷 了 神 父 的 手 腳 , 這 次 意 外 令 神 父 在 醫 院 住 了 一 段 時 間 。

記 得 中 二 那 年 , 我 父 親 因 患 癌 症 去 世 , 父 親 出 殯 當 天 剛 巧 是 地 理 科 考 試 的 日 子 。 神 父 知 道 我 的 困 難 後 , 便 與 校 方 聯 絡 , 讓 我 答 完 試 卷 後 提 早 離 開 , 神 父 更 親 自 駕 車 把 我 接 回 大 埔 聖 堂 , 並 為 我 的 父 親 舉 行 葬 禮 。 在 此 , 我 要 感 謝 桑 神 父 對 我 的 幫 忙 。

八 十 年 代 初 期 , 我 出 任 堂 區 議 會 會 長 一 職 , 與 桑 神 父 接 觸 的 機 會 更 多 了 , 使 我 認 識 到 神 父 生 活 的 簡 樸 及 對 天 主 堅 貞 的 信 念 。 神 父 所 穿 的 外 衣 、 所 用 的 公 事 包 多 年 沒 有 更 換 , 每 餐 的 食 物 十 分 簡 單 , 聖 堂 的 各 項 開 支 都 量 入 為 出 , 盡 量 節 省 以 達 收 支 平 衡 。 每 年 的 聖 誕 聯 歡 會 、 新 春 敬 老 聚 餐 等 活 動 都 需 要 大 量 經 費 , 神 父 都 不 為 此 擔 心 , 他 認 為 天 主 自 會 安 排 一 切 。 結 果 , 每 次 缺 乏 活 動 經 費 時 , 教 友 都 會 慷 慨 捐 助 , 令 活 動 順 利 進 行 。

八 八 年 桑 神 父 離 開 大 埔 堂 區 , 雖 然 很 多 大 埔 教 友 都 捨 不 得 他 離 開 , 但 神 父 堅 持 要 聽 長 上 的 吩 咐 。 到 了 九 四 年 初 , 神 父 因 患 感 冒 進 入 醫 院 檢 查 , 發 現 已 經 患 上 了 胃 癌 。 經 過 一 年 多 與 病 魔 的 搏 鬥 , 神 父 終 於 在 九 五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回 歸 天 主 的 懷 抱 。

五 月 廿 二 日 晚 , 我 參 加 了 為 桑 神 父 舉 行 的 祈 禱 會 , 當 中 溫 神 父 、 中 小 學 校 長 、 教 友 廖 太 、 張 太 分 享 神 父 生 前 的 德 行 。 他 們 提 及 神 父 的 神 貧 、 對 學 生 的 關 懷 、 對 天 主 的 信 德 及 對 長 上 的 服 從 等 , 都 令 我 感 觸 良 多 。 當 晚 大 埔 聖 堂 坐 滿 了 認 識 桑 神 父 的 教 內 外 朋 友 , 我 深 信 每 位 曾 與 桑 神 父 接 觸 過 的 人 , 都 會 被 他 的 愛 德 所 感 動 。

五 月 廿 三 日 , 胡 樞 機 主 持 了 桑 神 父 的 安 息 彌 撒 。 彌 撒 後 , 神 父 的 遺 體 被 送 往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我 站 在 桑 神 父 的 墳 前 , 禁 不 住 哭 起 來 , 哭 的 是 我 再 不 能 看 到 最 敬 愛 的 桑 神 父 。 但 是 信 仰 告 訴 我 , 具 備 聖 德 的 桑 神 父 定 必 在 天 堂 享 受 永 遠 的 福 樂 。 在 此 , 我 請 桑 神 父 為 大 埔 堂 區 的 教 友 代 禱 , 讓 我 們 他 日 能 在 天 鄉 相 聚 。 亞 孟 。
1995 年 6 月 16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SANTINON Narcis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