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De ANGELIS, Orazio PIME
韓崇禮神父

* Birth in Picciano, Pescara (佩斯卡拉), Italy (意大利): [24 September 1905]
* Enter Novitiate: [13 January 1925]
* Ordination: [2 June 1928]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19 July 1928]
* Death in Hong Kong: [15 December 1988]


* Catholic Cathedral: [1929]
* Wong Ka Tong, Huizhou: [1930]
* Catholic Cathedral: [1931]
* St. Margaret Mary
s Church, Happy Valley: [1932]
* Catholic Cathedral: [1933]
* Rosary Church, Kowloon: [1934]
* Pro-Rector of Rosary Church, Kowloon: [1935] - [1937]
* Chaplain of La Salle College, Kowloon Tong: [1938] - [1939]
* Pro-Rector of Rosary Church & Mong Kok Chapel: [1940] - [1941]
* Rectory of Rosary Church, Kowloon: [1948] - [1953]
* Leave Hong Kong: [1954] - [1955]
*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amshuipo: Rector [1956] - [1964]
* St. Francis of Assisi Primary School, Shek Kip Mei: [1956] - [1963]
* Children of Mary -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Group: Spiritual Director [1956] - [1958]
* Rosary Church, Kowloon: P.P. [1965] -[1973]
* Little Flower Club: Spiritual Director [1965]
* St. Paul
s Chapel, Yaumati: [1974] -[1988]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寶刀未老──韓崇禮神父
三位晉鐸金慶神長專訪

我 國 有 句 由 來 已 久 的 諺 語 : 「家 有 一 老 , 如 有 一 寶 。」 老 人 在 中 國 之 所 以 被 視 為 寶 , 並 不 是 因 為 他 () 已 年 屆 古 稀 , 不 久 人 世 , 於 是 就 不 得 不 尊 他 一 尊 , 聊 表 意 思 。 而 是 , 他 們 穿 越 了 漫 長 的 人 生 歲 月 , 經 歷 過 風 霜 無 數 。 這 些 , 使 他 們 洞 悉 人 生 , 看 透 世 情 。 他 們 的 經 驗 , 變 成 了 後 起 一 輩 的 借 鏡 、 明 燈 以 及 鼓 勵 。 老 人 , 不 只 是 家 中 的 寶 , 也 是 社 會 的 寶 。 他 們 年 富 力 強 的 時 候 栽 植 了 滿 園 嫩 綠 : 然 而 到 綠 葉 成 蔭 , 果 實 纍 纍 的 時 候 , 他 們 都 老 了 。 於 是 去 享 用 的 , 當 然 是 年 青 的 一 代 。 一 位 快 八 十 歲 的 神 父 說 : 「這 叫 牛 耕 田 , 馬 食 穀 嘛 !」

十 二 月 八 日 , 本 港 教 區 將 為 三 位 年 德 高 劭 的 神 父 , 慶 祝 晉 鐸 五 十 週 年 金 慶 紀 念 。 這 三 位 神 父 依 年 歲 排 列 是 : 李 盎 博 神 父 、 李 若 安 神 父 以 及 韓 崇 禮 神 父 。

五 十 年 獻 身 服 務 教 會 、 社 會 、 拯 救 人 靈 。 這 段 歲 月 雖 不 算 很 長 ; 但 能 夠 有 毅 力 、 有 恆 心 、 勇 往 直 前 , 廝 守 五 十 載 目 標 而 不 變 的 , 能 有 幾 人 ?

是 以 , 筆 者 決 定 專 誠 拜 訪 三 位 老 人 家 , 好 讓 讀 者 從 一 鱗 半 爪 的 報 導 中 , 多 認 識 在 教 會 中 服 務 了 幾 十 年 的 神 父 , 也 從 而 獲 得 在 人 生 路 途 上 的 鼓 勵 和 勇 氣 。

關 於 韓 神 父 , 訪 問 前 已 對 他 有 點 認 識 。 那 時 候 他 在 漆 咸 道 玫 瑰 堂 當 本 堂 , 而 我 則 在 他 隔 鄰 的 學 校 唸 中 學 。 每 當 開 學 禮 或 大 瞻 禮 日 , 韓 神 父 多 被 邀 請 來 校 主 持 彌 撒 或 講 道 。 他 給 我 們 同 學 的 印 象 是 , 聲 音 有 如 洪 鐘 , 講 道 時 , 每 句 末 字 都 拖 著 長 長 的 尾 音 , 喜 歡 引 經 據 典 , 例 如 「聚 蚊 成 雷」 、 「吹 毛 求 疵」 等 , 往 往 說 上 一 大 堆 , 而 且 時 時 顯 得 精 力 過 人 。 只 要 知 道 是 他 講 道 , 同 學 們 就 會 喜 孜 孜 , 因 為 不 單 不 會 打 盹 , 而 且 禮 儀 完 後 還 可 以 纏 他 一 纏 , 跟 他 要 聖 牌 聖 相 哩 !

畢 業 後 就 一 直 沒 有 見 過 他 , 今 番 奉 命 跑 上 油 麻 地 天 主 教 小 學 六 樓 探 訪 他 , 可 說 是 公 私 兩 忙 。

韓 神 父 還 是 老 樣 子 , 沒 顯 出 什 麼 老 態 。 可 是 年 歲 卻 如 此 對 他 不 利 , 七 十 四 歲 。 多 數 人 都 在 想 , 七 十 四 歲 啦 , 應 該 退 休 了 吧 。 在 言 談 之 間 , 韓 神 父 透 露 著 唏 噓 與 感 慨 , 畢 竟 他 是 個 勇 敢 的 人 , 他 接 受 了 現 實 , 也 自 己 開 創 了 另 一 個 新 里 程 。 他 頻 頻 的 說 : 「妳 看 , 我 有 了 新 的 經 驗 。」 他 每 天 總 抽 些 時 間 去 依 利 沙 伯 醫 院 探 望 (盡 可 能 的) 每 一 個 病 人 , 每 星 期 一 次 去 小 欖 或 大 欖 涌 監 獄 探 視 那 裡 的 囚 犯 , 或 到 老 人 院 問 候 那 裡 的 老 人 家 。 一 俟 主 日 , 那 一 個 堂 區 需 要 人 幫 忙 , 他 就 去 。 他 體 會 到 自 己 的 孤 寂 , 所 以 他 常 常 都 記 掛 著 孤 獨 寂 寞 的 人 。

這 位 體 重 近 二 百 磅 的 米 蘭 會 神 父 , 原 籍 義 大 利 , 一 九 二 八 年 晉 升 鐸 品 , 立 即 被 派 遣 來 華 傳 教 。 初 是 廣 東 省 的 惠 陽 , 兩 年 後 被 恩 主 教 調 回 本 港 服 務 , 那 是 一 九 三 0 年 的 事 了 。 據 說 , 那 時 他 因 捨 不 得 離 開 惠 陽 , 足 足 哭 了 三 個 晚 上 呢 。 小 伙 子 時 代 的 他 , 跟 現 在 的 他 一 樣 使 人 覺 著 可 愛 。

他 說 , 他 明 年 會 返 祖 國 渡 假 , 但 不 會 長 留 在 那 裡 。 他 認 為 自 己 既 已 獻 身 中 國 , 就 一 定 要 死 在 中 國 。 他 非 常 高 興 見 到 本 港 教 區 增 加 了 不 少 本 地 司 鐸 , 而 且 人 材 輩 出 。 他 用 肯 定 的 語 氣 說 : 「這 是 長 江 後 浪 推 前 浪 , 應 該 的 、 應 該 的 。」
1978 年 12 月 8 日

 

Funeral of popular priest

Cardinal John Wu Cheng-chung will preside over the funeral service this morning of Father Horace de Angelis, who died last Thursday at the age of 83.

The service will be held at 10am at St. Margaret’s Church, where Father de Angelis once served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His body will then be interred at the Happy Valley Catholic Cemetery.

The well-loved Father de Angelis was known for his “gifts of rice” for those who suffered during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Hong Kong from 1941-1944 and for volunteer work in hospitals and prisons even after his retirement in 1974.

Of strong build, his commanding presence, powerful voice and keen intellect captivated parishioners who attended his sermons, which were usually characterised by dramatic gestures.

Father de Angelis had been a priest for 61 years, most of them in Hong Kong. Born in Pescara, Italy, on 24 September 1905, he was sent to Hong Kong a year after he was ordained in 1928.

His first assignment in 1929 was to Tam Tong district in Kwangtung, where he served for less than two years before being sent back to Italy. A year later he was recalled to Hong Kong and appointed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St. Margaret’s Church.

He was a superb linguist, fluently speaking seven or eight language, including Cantonese.

Father de Angelis was also in charge of several school churches, including the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which he headed from 1955-1964 and the Rosary Church attached to St. Mary’s Canossian College in Kowloon.

He retired from formal parochial duty in 1974 and took up residence in St. Paul’s Parish, Yau Ma Tei.
20 December 1988

 

Death of Father Horace De Angelis, P.I.M.E.
R.I.P.

Father Horace De Angelis, PIME, died, aged 83, on 15 December 1988 midnight, in Canossa Hospital, in the sixty-first year of his priesthood and his sixtieth year of intense and ungrudging service in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Father De Angelis was born in Pescara, Italy, on 24 September 1905. He entered the Regional Seminary of Chieti, but in 1925 he transferred to the PIME Seminary. In 1928 he was ordained priest.

He arrived in Hong Kong in February 1929. From the day of his arrival he was a man of note in the diocese. He did not have to thrust himself forward. At all times, his great frame, his powerful voice, his keen intelligence, but much more his strong will and his commanding personality, marked him out in any company.

His first assignment, to Tam Tong District, Wai Yeung, Kwangtung, lasted less than two years, but the Catholics of the district long retained grateful, admiring and affectionate memories of their young priest.

In December he was recalled to Hong Kong. After a brief period of service in the central administration of the diocese, he was appointed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St. Margarets thus beginning a long and fruitful labour in the parishes of Hong Kong. He became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Rosary Church in 1933, Parish Priest of the same parish in 1941, Parish Priest of Precious Blood Parish in 1955, remaining in that area as the first Parish Priest of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until 1964, when he was again appointed Parish Priest of Rosary Church, remaining there until his retirement in 1974.

He was a very remarkable Parish Priest. The late Mr. A.E. Perry, no mean judge, once speculated that Father De Angelis might well be the best Parish Priest in the world. Everything in his parish had to be well ordered and punctual. The church and all parish offices had to be spick and span always. He knew his parishioners and he was at their service. Long lines of them would arrive looking for counsel and help. He dealt with case after case with dispatch, but always with courtesy and without hurry. His keen mind and his firm judgment enabled him to settle difficulties satisfactorily in a short time. A few words were usually enough to send a parishioner away happy. If, however, a particular case demanded time and effort, he would respond generously with both.

In the hard days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1941-44, he used all his vigour and ingenuity in gathering food for the starving. Many believed that they owed their survival to gifts of rice from Father De Angelis.

As a preacher he belong to an old school that appealed both to the heads and the hearts of his hearers and every dramatic art to drive a message home.

He was a superb linguist, speaking seven or eight languages fluently. In his sixties he took up the study of Russian as a hobby. He mastered Cantonese to the admiration of many of his flock. His main work was of course the care of Chinese parishioners; but Rosary Parish always included a large number of Portuguese, and Father De Angelis showed a deep, sympathetic and fully appreciated understanding of Portuguese traditions and temperaments.

He retired from formal parochial duty in 1974 and took up residence in St. Paul
s Parish, Yaumati. His retirement did not mean rest. The hospitals and prisons of Kowloon provided scope for his still abounding energies. Only in his last few months did failing health curb his activity. Inactivity was abhorrent to him, but he met it with the courage that had never failed him.

His funeral Mass was celebrated by Cardinal John B. Wu at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on 20 December.
23 December 1988

 

畢生服務香港教會
韓崇禮神父安息主懷

來 港 服 務 五 十 多 年 的 韓 崇 禮 神 父 , 於 一 九 八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五 日 在 嘉 諾 撒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八 十 三 歲 。

本 教 區 主 教 胡 振 中 樞 機 特 於 本 月 二 十 日 上 午 十 時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為 韓 神 父 主 持 殯 葬 彌 撒 。

韓 崇 禮 神 父 隸 屬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於 一 九 0 五 年 在 意 大 利 白 斯 加 雅 出 生 , 一 九 二 八 年 晉 鐸 , 翌 年 來 港 服 務 。

他 起 初 是 在 粵 東 等 地 區 服 務 , 為 時 約 兩 年 , 雖 然 服 務 的 時 間 較 短 , 當 地 教 友 仍 然 對 這 位 年 輕 神 父 留 下 很 好 的 印 象 。

一 九 三 三 年 韓 神 父 擔 任 玫 瑰 堂 的 助 理 主 任 , 一 九 四 一 年 則 晉 升 為 主 任 , 一 九 五 五 年 出 任 耶 穌 寶 血 堂 的 主 任 司 鐸 , 其 後 更 成 為 深 水 埗 聖 方 濟 各 堂 的 首 任 主 任 司 鐸 , 直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再 被 委 任 為 玫 瑰 堂 主 任 , 一 九 七 四 年 退 休 。

退 休 後 , 韓 神 父 居 住 在 油 麻 地 聖 保 祿 堂 ; 期 間 , 他 還 探 望 病 人 及 囚 犯 , 直 至 他 身 體 健 康 變 壞 , 才 停 止 其 牧 養 人 靈 的 工 作 。

韓 神 父 在 香 港 淪 陷 期 間 , 曾 竭 力 替 飢 民 收 集 食 物 , 許 多 人 認 為 他 們 虧 欠 韓 神 父 的 救 命 之 恩 。

今 年 晉 鐸 鑽 禧 的 韓 神 父 是 一 位 出 色 的 語 言 學 家 , 能 諳 七 至 八 種 語 言 , 在 六 十 多 歲 時 , 他 更 在 工 餘 修 習 俄 文 , 他 的 廣 東 語 更 是 同 儕 之 中 最 出 類 拔 萃 的 一 位 , 在 玫 瑰 堂 時 , 更 由 於 精 通 西 班 牙 語 , 幫 助 他 照 顧 到 該 堂 西 班 牙 教 友 的 需 要 。
1988 年 12 月 23 日

 

聖老楞佐堂
追思韓神父

九 龍 李 鄭 屋 村 聖 老 楞 佐 堂 區 定 於 一 九 八 九 年 一 月 廿 七 日 (星 期 五) 下 午 八 時 正 , 為 已 故 韓 崇 禮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韓 神 父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出 任 寶 血 堂 主 任 司 鐸 時 , 聖 老 楞 佐 堂 當 時 尚 未 成 立 , 該 堂 教 友 多 與 韓 神 父 稔 熟 , 故 特 為 韓 神 父 舉 行 追 悼 彌 撒 , 並 週 知 韓 神 父 生 前 友 好 同 來 參 加 , 祈 求 韓 神 父 主 懷 安 息 。
1989 年 1 月 20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De ANGELIS Orazi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