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 FANTINI, Octavius SDB
范德理修士

 

* 1892 1 月 25 日在意大利 (Italy) 翡冷翠 (Faenza) 出生
* 1910 年 9 月 29
日在意大利聖班尼育 (St. Benigno) 發願
* 1912 年 12 月 6 日來華
* 1990 年 11 月 23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Brother Octavius Fantini S.D.B.
Salesian for Eighty Years
R.I.P.

On Wednesday 28 November one of Hong Kongs oldest religious, Brother O. Fantini SDB, was laid to rest in the local cemetery. He died at Canossa Hospital on 23 November 1990, only 50 days short of his 99th birthday and only 13 days before completing his 78th year in China. On 29 September he had celebrated the 80th anniversary of his religious profession.

Brother Fantini was born near Florence on 25 January 1892, and from an early age was educated by the Salesians in Faenza. He made his first profession near Turin when he was eighteen. Two years later he arrived in Macau when the newly founded Chinese Republic was still only a few months old. The first Salesians had come to China barely six years earlier and Brother Fantini had for superior the founder of Salesian work in Macau, the future Blessed Louis Versiglia. Later he was to come to know and admire Blessed Callistus Caravario.

Being a qualified master-shoemaker, he ably directed the shoemaking departments in trade schools in Macau, Shanghai and Hong Kong. He was a founder-member of the first Salesian schools in Shanghai (1924) and Hong Kong (1927). He is fondly remembered by a host of past-pupils in the cities where he taught and by a legion of former pupils who formed the school bands and gymnastic groups in those same cities. His educational, apostolic and cultural activities not only enriched school life but also were a valid contribution to the neighborhood.

Brother Fantini was actively engaged in his lifetime
s work until he retired to the Salesian House of Studies at Shaukiwan seven years ago. Except for occasional short spells in hospital he remained on his feet and dutifully followed his confreres in the daily performance of all the community practices. It was while on his way to meditation in the early morning that he slipped and fell and had to be hospitalised for the last two weeks of his life. The medical staff and Sisters of Canossa Hospital well merit our appreciation for the loving care that they gave Brother Fantini.

His sterling piety, his self-effacement, his attachment to Don Bosco and his grateful, winning smile won the admiration of those with whom he lived and the gratitude of those for whom he worked. The older the fiddle the sweeter the tune: he leaves behind him many happy memories.

It has been well said that with the death of an elderly person another library disappears. Brothers Fantini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by his fellow-Salesians and by his former pupils as a humble laybrother who never failed to show a deep attachment to his religious vocation and a burning desire to be a true disciple of St. John Bosco in working for Chinese youth. All virtues deserve a crown but only perseverance obtains one. Well done,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

14 December 1990

 

意籍慈幼會范德理修士
安息主懷享年九十九歲

意 大 利 籍 慈 幼 會 會 士 范 德 理 修 士 , 於 一 九 九 0 年 十 一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在 嘉 諾 撒 醫 院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九 歲

范 修 士 於 一 九 一 0 年 加 入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 並 於 一 九 一 二 年 來 華 傳 教 。

其 追 思 彌 撒 於 十 一 月 廿 七 日 在 北 角 香 港 殯 儀 館 舉 行 。 遺 體 在 廿 八 日 早 上 辭 靈 禮 後 隨 即 出 殯 ,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1990 年 11 月 30 日

 

人瑞逝世,一片哀榮
陳興翼神父

慈 幼 會 會 士 范 德 理 修 士 , 於 一 九 九 0 年 十 一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 安 祥 病 逝 於 香 港 嘉 諾 撒 醫 院 , 享 年 九 十 八 歲 又 十 個 月 。 可 以 說 是 個 一 百 歲 的 人 瑞 , 是 慈 幼 會 遠 東 最 年 長 的 一 位 會 士 。

范 修 士 一 八 九 二 年 一 月 廿 五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翡 冷 翠 市 郊 , 幼 年 就 讀 於 花 杏 寨 慈 幼 學 校 , 學 習 革 履 , 專 製 時 裝 皮 鞋 。 富 有 音 樂 天 才 , 幾 乎 能 演 奏 一 般 樂 隊 的 任 何 樂 器 ; 又 精 於 體 育 , 能 把 團 體 操 各 種 花 式 , 配 以 輕 鬆 的 音 樂 , 一 起 表 演 。 范 修 士 於 一 九 一 0 年 加 入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 一 九 一 二 年 十 二 月 六 日 來 華 傳 教 ,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 他 在 澳 門 、 上 海 、 香 港 等 地 殷 勤 服 務 了 七 十 多 年 , 到 九 十 三 歲 才 肯 勉 強 退 休 , 在 香 港 筲 箕 灣 慈 幼 修 院 靜 養 。 最 初 他 還 自 動 掃 除 操 場 的 樹 葉 , 方 便 修 生 、 學 生 們 運 動 , 真 是 退 而 不 休 。

他 是 一 位 能 幹 的 皮 鞋 師 傅 , 一 位 精 明 的 銀 樂 隊 導 師 與 指 揮 , 一 位 要 求 很 高 、 不 容 出 錯 的 體 育 老 師 。 謙 遜 、 勤 勞 、 準 確 、 守 規 、 認 真 負 責 是 他 的 優 點 , 是 青 年 學 子 的 模 範 。

他 雖 然 看 來 身 子 弱 小 , 但 毅 力 超 人 。 這 與 他 的 生 活 規 律 有 關 。 直 到 臨 終 前 數 週 , 可 說 身 體 健 康 , 只 是 老 化 , 並 無 疾 病 。 一 九 九 0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清 晨 , 他 因 急 於 落 樓 , 不 待 修 士 來 攙 扶 , 自 行 前 往 修 院 的 聖 堂 , 在 短 短 的 途 中 , 嚴 重 跌 倒 , 雖 沒 有 斷 骨 , 但 面 部 、 雙 手 、 雙 腿 多 處 出 現 瘀 傷 。 經 過 醫 生 、 修 女 和 護 士 們 的 悉 心 照 顧 , 瘀 血 退 了 , 可 是 經 過 這 次 的 打 擊 , 他 的 心 臟 和 腦 部 終 於 宣 告 疲 憊 不 堪 而 停 頓 了 。

由 今 年 十 月 初 起 , 日 間 請 有 護 士 專 門 照 顧 他 ; 自 從 他 跌 倒 後 , 夜 間 也 有 護 士 留 守 。

大 家 渴 望 他 能 平 安 抵 達 滿 一 百 歲 的 大 關 。 並 非 只 是 一 場 虛 榮 , 而 是 想 藉 此 告 示 大 家 , 跟 隨 基 督 , 服 務 青 年 , 並 不 令 人 夭 折 。 雖 然 他 在 大 關 前 幾 個 月 , 蒙 主 寵 召 , 息 勞 歸 主 , 有 些 美 中 不 足 之 感 , 但 見 證 的 目 的 已 經 達 到 。 他 身 當 慈 幼 會 修 士 凡 八 十 年 , 在 中 華 傳 教 達 七 十 八 年 , 真 是 桃 李 滿 門 。

他 屢 次 一 半 抱 怨 、 一 半 取 笑 地 說 : 天 主 把 他 忘 掉 、 留 在 這 涕 泣 之 谷 。 現 在 他 會 發 覺 , 原 來 天 主 早 已 為 他 在 天 堂 上 預 備 了 一 個 樂 園 。

范 修 士 的 安 息 彌 撒 於 一 九 九 0 年 十 一 月 廿 七 日 晚 上 八 時 , 在 香 港 殯 儀 館 大 廳 舉 行 , 共 祭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校 友 濟 濟 一 堂 。 校 友 的 樂 隊 演 奏 范 修 士 生 前 教 授 他 們 的 樂 曲 , 一 片 哀 榮 ! 廿 八 日 上 午 九 時 四 十 五 分 , 舉 行 辭 靈 禮 , 隨 即 陪 伴 出 殯 ,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等 待 天 使 的 號 角 聲 復 活 , 與 主 及 眾 兄 弟 姊 妹 永 遠 相 偕 。

范 修 士 , 您 一 生 事 主 愛 人 , 安 息 吧 !

1990 年 12 月 7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101期, 1991.
鮑思高家庭通訊102期, 1991.
鮑思高家庭通訊192期, 2006.
鮑思高慈幼會在華一百載, 林時晴、張冠榮編,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ottaviofantin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