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LEI, Wang-Kei Peter
李宏基主教

* Birth in Guangzhou, China: [29 March 1922]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6 July 1952]
* Consecrated Bishop in Hong Kong: [8 September 1971]
* Death in Hong Kong: [23 July 1974]

* Holy Ghost Seminary, Sai Kung: [1 August 1952] - [1953]
* Holy Soul
s Church: Vicar Cooperator: [1954] - [1957]
* Hong Kong Catholic Students
Association: [1957] - [1962]
* Holy Spirit Seminary, Diocesan Minor Seminary: Vice Rector [1958] - [1960]
* Cathedral, Caine Road: Parish Priest [1962] - [1967], [1970] - [1971]
* St. Peter
s Church, Aberdeen: Parish Priest [1968] - [1969]
* Vicar General: [1970] - [1971]
* Auxiliary Bishop: [1972] - [1973]
*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Rector [1972] - [1973]
* Bishop of Hong Kong: [1973] - [1974]

       

 

李宏基 (LEI, Wang-Kei Peter 1922-1974)
一 九 二 二 年 三 月 廿 九 日 在 廣 州 出 生 , 一 九 三 九 年 進 入 教 區 小 修 院 , 一 九 四 五 年 入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五 二 年 七 月 六 日 在 港 晉 鐸 。 隨 後 在 西 貢 小 修 院 任 教 , 一 九 五 三 年 秋 至 五 七 年 任 灣 仔 煉 靈 堂 助 理 司 鐸 , 至 一 九 六 一 年 任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副 院 長 , 一 九 六 一 年 至 一 九 六 八 年 任 主 教 座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六 八 年 任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六 九 年 被 擢 升 為 香 港 教 區 副 主 教 , 並 任 主 教 座 堂 主 任 司 鐸 , 同 年 七 月 二 日 調 任 為 香 港 教 區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 一 九 七 一 年 被 擢 升 為 輔 理 主 教 , 並 接 受 祝 聖 為 主 教 , 領 銜 渥 太 柏 教 區 。 一 九 七 三 年 被 委 任 為 香 港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 於 一 九 七 四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因 心 臟 病 逝 世 。


Death of Bishop Peter LEI of Hong Kong
R.I.P.

Bishop Peter Wang-kei Lei died on the morning of Tuesday, 23 July 1974, at St. Pauls Hospital, Causeway Bay, Hong Kong.

The Bishop
s death was completely unexpected. He had been working hard and looking well until the day before his death. He entered the hospital in the morning of 23 July, and was dead from a heart attack by 11 a.m.

Bishop Lei was ordained Bishop as Auxiliary to the late Bishop Francis Hsu on 8 September 1971. He was elected Vicar Capitular on Bishop Hsu
s death in May last year, and was nominated Bishop of Hong Kong on 21 December 1973.

His character and his history combined to give his a deeply pastoral spirit. As Bishop, and in particular after his nomination to the See of Hong Kong, he delighted in getting to know the members of the diocese personally and in becoming personally known to them. His death will cause personal grief to numbers of people out of all proportion to a residential episcopate of only seven months and two days.

His first message after his appointment to the See ended with the words
To the People of God of my Diocese I say, I am one of you, I grew up with you, I know you, I share your problems and aspirations, I am here to serve you as shepherd, father and brother. In his short time as Bishop of Hong Kong he lived up to these words.

The Following are the main dates in Bishop Lei
s life.
Born in Canton, 29 March 1922.
Entered the Hong Kong Diocesan Seminary, 1939.
Priestly studies in Regional Seminary for South China, Hong Kong 1945 to 1952.
Ordained priest, 6 July 1952.
Taught in Holy Spirit Minor Seminary, 1952 to 1955.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Our Lady of Mount Carmel Church, Wanchai, 1955 to 1957.
Parish Priest of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1957 to 1967 and 1969.
Parish Priest of St. Peter
s Church, Aberdeen, Hong Kong, 1967 to 1969.
Vicar General 1969 to 1971.
Rector of Holy Spirit Seminary 1969 to 1973.
Nominated Auxiliary to Bishop Francis Hsu of Hong Kong, 3 July 1971.
Ordained Bishop by Bishop Hsu, 8 September 1971.
Elected Vicar Capitular, 23 May 1973.
Nominated Bishop of Hong Kong, 21 December 1973.

 
26 July 1974

Requiem for Bishop Peter Lei

Requiem Mass for the late Bishop Peter Wang-Kei Lei of Hong Kong was celebrated in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at 10 a.m. on Thursday, 25 July 1974. He was buried in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after the Mass.

The body had lain in state in the Bishop
s House from 2pm on Wednesday. Thousands came to pay a last tribute. Tears showed that this was for many a tribute to a friend as well as a tribute to a Bishop.

During the Mass, the centre walk of the Cathedral was kept free, but the rest of the Cathedral was packed, and a large part of the congregation had to participate in the Mass outside the doors.

Rev. Gabriel Lam, who had been elected Vicar Capitular on the previous day, was principal celebrant. Archbishop Stanislaus Lokuang of Taipei and Mgr. Francis Colasuonno, charge d
affaires at the Apostolic Nunciature had flown from Taipei to participate.

The following is the full list of concelebrants:
Four of these - Fathers Joseph Mak, Vincent Lau, Thomas Lau and John Tse were strict contemporaries of Bishop Lei's in their seminary days and were ordained priests with him in 1952.

Among those at the Mass were the Acting Governor, Mr. Denys Roberts; Brigadier J. Whitehead (representing the Commander British Forces); Mr. Justice Pickering (representing the Chief Justice); the Acting Director of Protocol, Mr. L.E. Pottinger; members of the Consular Corps. Executive and Legislative Councils, representatives of other Christian denominations and religious bodies; heads of Government departments and prominent community leaders.

Archbishop Stanislaus Lo
Rev. Gabriel Lam
Bishop Lemaire, M.F.P.
Rev. Argaimenis da Costa
Rev. John Russell, S.J.
Rev. Alexander Ma, S.D.B.
Rev. William Hertecant, C.I.C.M.
Rev. John Cioppa, M.M.
Rev. Philip Commissari, P.I.M.E.
Rev. S. Vincente, O.P.
Rev. Ludovicus Liu, O.F.M.
Rev. Joseph Mak
Rev. John Mak
Rev. Franics Wong
Rev. John Pittavino
Rev. Thomas Lau
Rev. Vincent Lau
Rev. J.B. Tsang
Rev. Leo Chan

Moving homilies were given by Father Joseph Mak, in Cantonese, and Father Einaudi, in English. The lessons were read in both Cantonese and English and part of the Prayer of the Faithful was recited in English. The rest of the ceremony was in Cantonese.

At least eight priests distributed Holy Communion for over a quarter of an hour. - Exceptionally large numbers communicated at other Masses on Wednesday and Thursday.

The funeral followed immediately after the Mass. The Hong Kong police, in high courtesy, set aside the ordinary rules of traffic to enable the funeral to move with unimpeded dignity to St. Michael
s Cemetery, Happy Valley.

Once again a very large gathering assembled. Rev. Lam officiated and Father Vincent Lau paid an emotion-charged tribute of veneration and friendship.

From first to last, the dominant note was personal mourning for one who, as priest and bishop, had won the respect and affection of thousands and had alienated no one.
 2 August 1974

Our Thanks
Gabriel Lam

On behalf of all the Roman Catholics of Hong Kong, the Vicar Capitular, and the priests of the diocese thank all who, by expressions of sympathy or by practical help, comforted and strengthened us in the sorrow occasioned by the death of Bishop Peter Lei.

We know that those we thank were moved by affection and regard for the late bishop; we recognise also that they were moved by sympathy for us and kindness towards us.

We thank in particular H.E. the Acting Governor and the many public officials who in expressing personal sorrow and sympathy expressed the sorrow and sympathy of the community at large.

We thank the Christian leaders and those of other faiths for their brotherly sharing in our grief.

We thank all who by personal presence at the lying in state, the Requiem Mass or the funeral gave visible proof of their regard for Bishop Lei and their sympathy with us.

We thank the attending doctors and the staff of St. Paul
s Hospital for their efforts to save the life of the bishop and for their cooperation and courtesy.

We thank the Hong Kong Police and the Civil Aid Services and the Auxiliary Medical Services for the tact, consideration and skill they displayed in ensuring that the late bishop
s last journey should be made with due order.

We thank the news media for the generosity and dignity with which they announced the death of Bishop Lei and saluted his memory.

We thank all who, by cable, letter or word of mouth, spoke words of comfort to us.

We thank all others of whom special mention should have been made here. If any have been omitted, we hope that such omission be understood only as a sign that we have been overwhelmed by the volume of sympathy that has been shown.
 2 August 1974

Sympathy

The Pope
Extending sincere condolences at sudden death of Bishop Peter Lei, Holy Father invokes upon him eternal rest in the joy and peace of Christ and imparts to entire beloved diocese special apostolic blessing in pledge comforting divine graces. (Cardinal Villot)

Acting Governor
I was most upset to hear of the sudden and tragic death of Bishop Peter Lei, at the height of his powers.

We was a man of wisdom, charity and vision. Who had devoted his life to the service of his fellows.

He will be greatly missed, not only by Catholics in Hong Kong, but by the community at large, for which he had done so much.

Please accept my sympathy in this sad loss. (Denys Roberts)

Bishop Bianchi
Greatly moved at the news of sudden departure of my beloved friend and successor, I wish to deliver to his relatives and to all people of Hong Kong condolences prayers and everlasting memories.

Anglican Diocese
In the absence of Bishop Baker and Dean Howe, I write to say that we share in the shock and dismay at the tragic death of Bishop Peter Lei, He was a good friend to our own Diocese, and continued and deepened the sense of cooperation we enjoyed under Bishop Bianchi and Bishop Hsu. We pray that God will guide you in the difficult task of bringing help and comfort to your own people, so many of whom will be bewildered by his death following so soon on that of Bishop Hsu.

May he rest in peace, and may God in his infinite wisdom give you help and strength. (S.F. Sidebortham, for Bishop J.G. H. Baker)

Propaganda
Profoundly grieved, we share the sorrow of the clergy and faithful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in the sudden death of Bishop Lei. Accept this assurance of sincere sympathy and special prayers.

Cardinal Rossi Prefect, Archbishop Lourdusamy, Secretary of the Sacred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

Msgr. Vath
Deepest Sympathy with you in this sorrow. I cannot come to Hong Kong as I am bedbound and very ill, but I join you in prayer for our beloved Bishop.
2 August 1974

The following prayers are taken from the
Requiem Mass celebrated for Bishop Peter Lei

OPENING PRAYER
Almighty God, you put your family into the care of your servant Peter, our bishop. May be now enter into endless bliss, the reward of much toil. We make our prayer through our Lord Jesus Christ, your Son, who lives and reigns with you and the Holy Spirit, one God, for ever and ever.

PRAYER OVER THE GIFTS
In the days of his mortal life, your servant Peter, our bishop. Offered this sacrifice to you Lord, for all of us. Now we pray that it may win him mercy. We ask this through Christ our Lord.

PRAYER AFTER COMMUNION
Christ was the hope of your servant Peter, our bishop. Christ was the message he proclaimed. Through your mercy, Lord, may he be with Christ for ever. We ask this through the same Christ our Lord.
 2 August 1974

 

松月落大雅云亡
本教區再遭不幸  李宏基主教病逝
十四月內痛失兩位善牧 二十六萬信眾頓感無依


香 港 教 區 廿 六 萬 天 主 子 民 的 領 袖 李 宏 基 主 教 ,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 於 一 九 七 四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二) 上 午 十 時 四 十 五 分 在 港 島 聖 保 祿 醫 院 不 治 逝 世 , 享 年 五 十 有 二 。 全 港 信 眾 痛 失 最 可 敬 的 善 牧 , 哀 痛 不 已 。

李 主 教 身 體 一 向 健 康 , 並 無 異 狀 , 去 世 前 一 天 仍 照 常 工 作 。 病 逝 的 當 天 早 上 , 突 感 不 適 , 約 九 時 許 , 由 堅 道 總 堂 數 位 神 父 陪 伴 他 入 院 就 診 , 未 幾 即 告 不 治 。

李 主 教 今 年 四 月 二 十 日 才 宣 誓 就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迄 今 僅 三 個 餘 月 。

李 主 教 原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在 徐 誠 斌 主 教 於 去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因 心 臟 病 去 世 後 出 任 署 理 主 教 , 再 經 教 宗 於 去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真 除 , 成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他 們 兩 人 去 世 的 時 間 相 距 一 年 零 兩 個 月 。

李 宏 基 主 教 原 籍 廣 東 南 海 , 一 九 二 二 年 生 於 廣 州 , 一 九 三 九 年 進 入 教 區 小 修 院 , 一 九 五 二 年 在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完 成 神 哲 學 課 程 , 同 年 七 月 六 日 在 香 港 堅 道 總 堂 晉 鐸 , 一 九 五 二 年 至 一 九 五 三 年 在 新 界 西 貢 小 修 院 任 教 , 一 九 五 三 年 秋 至 五 七 年 任 灣 仔 聖 堂 助 理 司 鐸 , 至 六 一 年 任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副 院 長 , 一 九 六 一 年 至 六 八 年 任 堅 道 總 堂 本 堂 司 鐸 , 一 九 六 八 年 任 香 港 仔 聖 堂 本 堂 司 鐸 , 一 九 六 九 年 被 擢 升 為 香 港 教 區 副 主 教 , 並 任 總 堂 本 堂 司 鐸 , 同 年 七 月 二 日 調 任 為 香 港 教 區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 一 九 七 一 年 九 月 八 日 被 擢 升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並 接 受 祝 聖 為 主 教 , 領 銜 渥 太 柏 教 區 主 教 。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被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
1974 年 7 月 26 日


共苦同甘苦盡甘來
李主教德備功全 魂歸天國享永福
政教各界參與追思彌撒 千人執紼哭送善牧入土


香 港 教 區 廿 六 萬 天 主 子 民 的 首 牧 李 宏 基 主 教 , 於 一 九 七 四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上 午 心 臟 病 突 發 , 不 治 逝 世 , 使 全 港 教 友 頓 成 無 牧 之 羊 , 感 到 無 限 哀 傷 , 深 切 痛 悼 。

教 區 當 局 於 李 主 教 去 世 後 , 立 即 成 立 治 喪 委 員 會 , 編 定 殯 葬 程 序 。 廿 四 日 下 午 二 時 , 李 主 教 遺 體 由 聖 保 祿 醫 院 移 至 堅 道 明 愛 大 廈 公 眾 會 堂 , 供 人 瞻 仰 遺 容 , 直 至 翌 日 上 午 九 時 半 。 前 往 致 哀 者 近 萬 人 , 包 括 神 職 人 員 、 修 會 會 士 、 修 士 、 修 女 、 教 友 、 學 生 。 此 外 尚 有 港 督 副 官 、 各 國 領 事 、 各 宗 教 代 表 ; 教 廷 駐 華 使 館 代 辦 高 樂 天 蒙 席 和 中 國 主 教 團 代 表 羅 光 總 主 教 , 均 由 台 飛 港 弔 喪 。 李 主 教 八 十 六 歲 高 齡 的 父 親 , 也 到 場 一 瞻 愛 子 遺 容 。 會 堂 正 中 懸 著 李 主 教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共 苦 同 甘」 , 下 面 的 白 布 橫 額 上 寫 著 「哀 悼 李 主 教 宏 基 安 息 主 懷」 的 字 樣 。

廿 五 日 上 午 十 時 , 李 主 教 棺 柩 在 悲 哀 默 靜 中 由 教 區 助 理 艾 巧 智 神 父 、 麥 耀 初 神 父 、 劉 蘊 遜 神 父 、 黃 德 祥 神 父 、 謝 華 生 神 父 及 陳 伯 良 蒙 席 參 扶 入 總 堂 , 停 放 在 祭 台 前 。 此 時 , 大 禮 殯 葬 追 思 彌 撒 開 始 , 由 新 委 任 的 署 理 主 教 林 焯 煒 主 禮 , 教 廷 駐 華 使 館 代 辦 高 樂 天 蒙 席 , 台 北 羅 光 總 主 教 , 澳 門 高 秉 常 署 理 主 教 以 及 各 修 會 會 長 ,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 各 區 總 鐸 等 參 加 共 祭 。 與 祭 的 信 眾 , 擠 滿 一 堂 , 各 通 道 都 站 滿 參 禮 的 人 士 。 在 嘉 賓 席 上 跪 著 的 , 除 李 主 教 父 兄 親 友 外 , 尚 有 護 督 羅 弼 時 , 港 督 副 官 , 按 察 司 (副 按 察 司 碧 格 靈 代 表) , 三 軍 司 令 代 表 韋 克 准 將 , 教 育 司 簡 寧 , 署 理 禮 賓 處 處 長 蒲 天 爵 , 醫 務 總 監 蔡 永 業 及 各 宗 教 代 表 : 聖 公 會 張 紹 桂 會 吏 長 , 彭 榮 昌 法 政 牧 師 , 基 督 教 協 會 主 席 高 苕 華 女 士 , 該 會 秘 書 及 香 港 基 督 教 服 務 委 員 會 主 席 董 建 德 牧 師 , 青 年 會 主 席 李 鼎 新 牧 師 , 基 督 教 影 音 組 負 責 人 衛 理 會 韶 牧 師 , 中 華 基 督 教 翁 Z 光 牧 師 、 何 牧 師 等 ; 佛 教 聯 誼 會 釋 大 光 法 師 , 副 會 長 黃 允 畋 , 董 事 黎 時 煖 、 周 有 、 楊 日 霖 、 曾 果 成 、 崔 常 祥 、 陳 寬 屏 、 潘 德 貞 、 與 總 幹 事 區 潔 名 ; 孔 教 盧 展 才 、 劉 光 漢 、 溫 承 烈 、 賴 景 博 、 楊 以 蓁 、 招 民 等 。

香 港 電 台 第 一 台 特 到 總 堂 作 現 場 廣 播 , 使 許 多 不 能 到 總 堂 參 與 李 主 教 殯 葬 彌 撒 的 教 友 能 在 收 音 機 中 聽 到 追 思 禮 儀 的 進 行 而 為 故 主 教 祈 禱 。

彌 撒 中 , 麥 耀 初 神 父 以 粵 語 講 道 (講 詞 另 錄) , 教 區 助 理 艾 神 父 以 英 語 致 悼 詞 。 主 禮 林 焯 煒 署 理 主 教 彌 撒 中 曾 不 禁 哀 慟 流 淚 。

十 一 時 彌 撒 結 束 後 , 即 在 棺 柩 前 舉 行 追 思 禮 , 然 後 出 殯 , 向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進 發 。 送 殯 的 有 十 多 輛 大 汽 車 隨 柩 車 而 行 , 其 他 教 友 自 行 搭 車 趕 往 墳 場 , 參 加 葬 禮 。

到 達 墳 場 後 , 六 位 神 父 扶 棺 至 墓 穴 上 , 然 後 劉 蘊 遜 神 父 以 他 和 故 主 教 同 班 同 學 的 身 份 , 略 逑 三 十 多 年 來 認 識 的 李 主 教 , 表 揚 李 主 教 在 學 校 、 在 修 院 , 直 到 現 在 的 謙 遜 、 克 苦 、 任 勞 任 怨 等 功 德 。 最 後 唱 安 葬 經 文 後 , 參 禮 者 都 懷 著 哀 痛 之 心 , 目 送 李 主 教 棺 柩 入 土 。 這 位 就 職 僅 三 月 餘 的 有 聖 德 的 主 教 , 就 此 安 眠 。
1974 年 8 月 2 日



悼念李宏基主教講詞 - 麥耀初神父


「凡 勞 苦 和 負 重 擔 的 , 你 們 都 到 我 跟 前 來 , 我 要 使 你 們 安 息 。」(瑪 十一:
18)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在 去 年 五 月 廿 六 日 , 我 們 曾 在 這 裡 追 悼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 今 日 我 們 又 帶 著 悲 痛 沉 重 的 心 情 共 聚 一 堂 , 奉 獻 彌 撒 , 為 剛 去 世 的 李 宏 基 主 教 祈 禱 。 在 短 短 的 十 四 個 月 內 , 我 們 先 後 痛 失 了 兩 位 賢 明 的 主 教 , 這 實 是 我 們 香 港 教 會 莫 大 的 創 傷 , 也 是 我 們 教 會 一 個 極 大 的 考 驗 ; 但 我 們 該 相 信 聖 經 的 話 : 「我 的 計 劃 不 是 你 們 的 計 劃 。」

雖 然 李 主 教 只 於 去 年 十 二 月 才 接 受 教 宗 的 任 命 , 真 除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但 實 際 上 , 自 徐 主 教 去 世 後 , 他 即 被 選 任 為 署 理 主 教 , 肩 負 起 治 理 教 區 和 領 導 香 港 天 主 子 民 的 重 任 。

在 過 去 十 四 個 月 中 , 李 主 教 處 處 表 現 出 他 不 但 要 成 為 我 們 的 善 牧 , 也 要 成 為 我 們 的 慈 父 、 我 們 的 好 友 。 「共 苦 同 甘」 是 他 自 己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 所 以 在 任 期 內 , 他 真 的 不 怕 煩 勞 、 不 怕 困 苦 ; 但 求 能 滿 足 人 們 身 靈 的 需 要 。 一 切 事 , 他 都 不 辭 勞 苦 , 親 力 親 為 。 李 主 教 這 次 猝 然 病 逝 , 也 可 說 是 積 勞 所 致 , 因 為 在 他 病 逝 前 兩 天 , 在 一 天 內 他 奔 走 於 港 九 四 處 不 同 的 地 區 , 分 擔 牧 民 工 作 , 獻 彌 撒 、 施 行 堅 振 和 聽 告 解 。 李 主 教 真 已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

我 無 意 在 這 裡 誇 耀 李 主 教 的 功 德 , 但 我 以 為 我 們 與 其 只 為 李 主 教 之 死 而 悲 痛 , 不 如 以 我 們 信 仰 正 視 他 的 死 亡 , 和 懷 念 他 給 我 們 留 下 的 「愛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 藉 以 勉 勵 我 們 自 己 善 渡 基 督 徒 的 生 活 。 這 樣 , 他 日 我 們 可 有 機 會 再 與 李 主 教 相 聚 於 天 鄉 。

最 後 , 我 相 信 , 大 家 也 會 相 信 , 我 們 的 李 主 教 已 為 天 主 、 為 教 會 工 作 了 一 生 , 勞 苦 了 一 生 , 現 在 他 一 定 見 到 了 天 主 , 聽 到 天 主 向 他 說 : 「你 受 勞 苦 和 負 重 擔 , 到 我 跟 前 來 吧 ! 我 要 使 你 安 息 ! 永 遠 的 安 息 !」
1974 年 8 月 2 日

 

署理主教林焯煒神父
感謝各界哀悼故主教

香 港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林 焯 煒 神 父 在 李 宏 基 故 主 教 安 葬 , 特 發 表 聲 明 , 代 表 本 教 區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向 所 有 給 予 協 助 、 慰 問 和 弔 祭 的 各 界 人 士 致 表 謝 意 。 該 聲 明 全 文 如 下 : 我 們 感 謝 各 界 哀 悼 故 主 教 , 和 對 我 們 的 同 情 和 關 懷 。 我 們 特 別 感 謝 護 督 和 機 關 首 長 親 臨 致 祭 , 同 時 感 謝 基 督 教 、 佛 教 、 道 教 和 孔 教 等 教 會 領 袖 的 哀 悼 。 我 們 感 謝 各 界 人 士 前 往 明 愛 大 廈 禮 堂 瞻 仰 遺 容 , 或 參 加 追 思 彌 撒 , 或 參 加 葬 禮 , 此 舉 表 現 了 他 們 對 故 主 教 的 哀 悼 以 及 對 我 們 的 同 情 。 我 們 感 謝 警 方 、 民 安 隊 和 輔 助 醫 療 隊 在 故 主 教 葬 禮 中 給 予 的 合 作 。 我 們 感 謝 新 聞 界 對 李 主 教 之 喪 發 佈 訃 聞 和 報 導 各 項 消 息 。 我 們 感 謝 聖 保 祿 醫 院 的 醫 生 和 工 作 人 員 為 拯 救 主 教 生 命 而 作 出 的 努 力 。 我 們 感 謝 各 界 致 送 唁 電 、 唁 函 和 親 臨 慰 問 , 以 及 所 有 未 能 在 此 一 一 提 及 的 人 。
1974 年 8 月 2 日

 

李牧去世深感哀傷
唁電唁函紛紛飛來

七 月 廿 三 日 李 宏 基 主 教 去 世 噩 耗 傳 出 後 , 各 地 唁 電 唁 函 紛 紛 飛 來 , 茲 將 部 份 電 文 譯 錄 於 後 :

教 廷 國 務 卿 維 洛 樞 機 的 唁 電 云 : 「驚 聞 李 宏 基 主 教 去 世 , 至 深 哀 悼 。 教 宗 特 為 亡 者 祈 求 平 安 喜 樂 , 並 向 教 區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頒 賜 宗 座 遐 福 。」

香 港 教 區 前 任 首 牧 白 英 奇 主 教 也 拍 來 電 報 全 文 如 下 : 「聞 悉 李 主 教 病 故 , 不 勝 驚 訝 , 謹 向 故 主 教 親 友 及 香 港 全 體 子 民 慰 問 。」

中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于 斌 樞 機 除 特 派 羅 光 總 主 教 來 參 加 喪 禮 外 , 還 致 唁 電 稱 : 「驚 悉 李 主 教 去 世 , 特 表 哀 悼 , 虔 求 天 主 速 賜 升 天 。」

中 華 民 國 外 交 部 部 長 沈 昌 煥 亦 有 唁 電 拍 來 。

護 督 羅 弼 時 的 唁 函 云 : 「驚 聞 李 宏 基 主 教 突 然 去 世 , 深 感 哀 悼 。 李 主 教 睿 智 過 人 , 慈 愛 為 懷 , 終 生 獻 身 基 督 徒 福 祉 , 為 全 港 居 民 服 務 , 今 遽 爾 去 世 , 其 遺 愛 當 長 留 世 人 心 坎 。」

此 外 尚 有 萬 民 福 音 部 部 長 羅 慈 樞 機 , 次 長 羅 杜 沙 美 主 教 ,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人 類 發 展 部 拉 巴 雅 主 教 及 同 人 。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秘 書 長 , 瑪 利 諾 女 修 會 紐 約 總 會 長 , 教 廷 駐 華 代 辦 高 樂 天 蒙 席 , 台 灣 新 竹 教 區 杜 寶 晉 主 教 、 鄭 天 祥 主 教 、 張 耀 先 神 父 ,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總 會 長 華 德 中 蒙 席 , 德 國 埃 森 教 區 主 教 , 菲 律 賓 主 教 團 羅 沙 理 樞 機 , 馬 尼 拉 嘉 維 奧 拉 主 教 , 義 大 利 米 蘭 修 女 會 總 會 長 , 澳 門 署 理 主 教 高 秉 常 , 聖 公 會 港 澳 教 區 會 督 白 約 翰 , 方 濟 各 瑪 利 亞 傳 教 女 修 會 台 港 澳 省 會 長 , 米 蘭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總 會 長 , 宗 座 移 民 及 遊 客 事 務 委 員 會 加 兆 里 總 主 教 等 均 拍 來 唁 電 弔 慰 。 除 唁 電 外 , 尚 收 到 許 多 專 函 致 唁 。
1974 年 8 月 2 日

 

香港聖母軍 道明第三會
追悼李主教

香 港 聖 母 軍 為 追 悼 已 故 善 牧 李 主 教 , 定 於 八 月 十 日 下 午 四 時 正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希 望 各 團 員 教 友 屆 時 參 與 云 。

香 港 道 明 會 第 三 會 華 語 組 為 追 悼 李 主 教 , 特 定 於 八 月 十 一 日 上 午 九 時 半 假 九 龍 道 明 會 總 務 處 小 堂 舉 行 彌 撒 。 由 該 會 指 導 司 鐸 江 士 林 神 父 主 持 。 希 望 全 體 會 友 都 前 往 與 祭 。
1974 年 8 月 2 日


社論
敬悼李主教

李 宏 基 主 教 去 年 十 二 月 奉 委 為 香 教 教 區 主 教 時 , 全 港 教 民 都 認 識 他 , 不 必 多 作 介 紹 。 他 曾 擔 任 過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 輔 理 主 教 和 署 理 主 教 , 在 教 區 廣 大 信 眾 的 心 目 中 並 不 陌 生 , 而 且 享 有 崇 高 的 聲 譽 。 麥 耀 初 神 父 和 艾 巧 智 神 父 在 總 堂 的 追 思 彌 撒 中 以 及 劉 蘊 遜 神 父 在 墳 場 上 , 不 約 而 同 表 露 了 他 們 對 故 主 教 的 悼 念 。 他 們 像 廣 大 信 眾 一 樣 , 不 僅 只 是 哀 悼 教 區 的 主 教 , 而 且 是 哀 悼 他 們 自 己 的 好 朋 友 。 故 主 教 和 信 眾 之 間 的 這 種 親 切 的 關 係 , 可 說 是 他 最 大 的 德 行 , 也 是 他 留 給 我 們 的 最 珍 貴 的 遺 產 。

李 主 教 擔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一 職 只 有 短 短 七 個 月 , 還 沒 有 機 會 施 展 他 的 抱 負 。 他 的 長 遠 計 劃 除 了 少 數 有 關 的 人 知 悉 之 外 , 大 多 數 人 都 不 知 道 。 在 另 一 方 面 , 他 平 易 近 人 , 卻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職 權 往 往 是 領 袖 和 群 眾 之 間 的 障 , 對 李 主 教 而 言 , 恰 好 相 反 。 他 對 人 友 善 , 彬 彬 有 禮 。 奉 委 為 香 港 區 主 教 以 後 , 他 更 加 謙 遜 和 善 。 最 近 這 幾 個 月 , 他 常 常 表 現 出 這 種 難 能 可 貴 的 美 德 。 只 有 具 有 這 種 美 德 的 人 , 才 能 夠 毫 無 做 作 的 顯 示 出 他 們 真 正 樂 意 與 人 相 處 , 並 且 也 深 信 別 人 同 樣 樂 意 接 近 他 們 。 李 主 教 生 性 內 向 ; 他 克 服 了 內 向 的 局 限 ── 不 是 藉 著 建 立 自 信 心 而 是 藉 著 建 立 對 他 人 的 信 心 。

故 主 教 這 種 親 切 友 善 的 精 神 , 不 僅 充 份 表 現 於 對 待 屬 下 的 司 鐸 。 從 受 任 主 教 牧 職 的 時 候 開 始 , 他 就 決 心 發 揚 港 區 主 教 固 有 的 傳 統 ── 隨 時 隨 地 為 自 己 的 子 民 服 務 , 並 且 接 受 邀 請 參 與 他 們 的 活 動 。 這 和 傳 統 使 本 教 區 歷 任 主 教 負 荷 沉 重 , 耗 費 不 少 時 間 和 精 力 , 即 使 在 信 眾 數 目 較 少 和 活 動 較 為 稀 疏 的 年 代 亦 然 。 在 今 日 , 負 擔 當 然 更 大 。 在 李 主 教 就 任 的 過 去 七 個 月 間 , 本 報 刊 載 的 有 關 他 執 行 牧 職 的 新 聞 圖 片 不 下 一 百 張 。 本 報 的 攝 影 員 當 然 不 是 天 天 跟 著 主 教 , 還 有 很 多 牧 民 活 動 因 而 未 入 鏡 頭 。 圖 片 中 常 有 主 教 的 影 象 , 那 是 因 為 主 教 常 置 身 於 他 的 羊 群 中 。

他 不 僅 置 身 教 區 的 子 民 中 , 而 且 與 他 們 打 成 一 片 。 他 時 常 探 訪 堂 區 , 尤 其 是 位 於 平 民 區 的 天 主 堂 。 他 不 僅 在 聖 堂 與 信 眾 會 面 , 而 且 樂 意 探 訪 教 友 的 家 庭 。 承 蒙 他 造 訪 的 家 庭 , 一 定 難 以 忘 懷 。

如 果 李 主 教 長 壽 一 些 , 無 疑 會 留 給 我 們 若 干 有 形 的 成 就 , 但 成 就 受 時 空 限 制 , 始 終 會 消 失 。 在 他 任 內 的 七 個 月 , 他 留 給 我 們 愛 德 , 愛 德 是 永 恆 的 , 是 決 不 會 消 失 的 。
1974 年 8 月 2 日

 

悼念李牧!
劉健

在 一 年 又 兩 個 月 裡 , 我 們 教 區 的 兩 位 領 導 人 , 先 後 離 我 們 而 去 了 。 在 這 人 世 上 的 「生 、 離 、 死 、 別」 中 , 每 個 人 固 然 都 會 陷 於 一 時 期 的 憂 傷 鬱 結 , 這 是 人 之 常 情 , 無 可 避 免 的 一 種 正 常 心 態 。 但 是 , 我 們 知 道 , 在 透 過 這 片 憂 傷 , 這 層 鬱 結 之 後 , 我 們 似 乎 更 能 接 近 天 主 , 體 會 福 音 。

身 為 香 港 教 區 的 每 一 位 天 主 子 民 , 每 逢 遇 到 這 個 悲 痛 的 日 子 時 , 我 相 信 , 借 此 來 反 省 一 下 天 主 子 民 的 身 份 和 精 神 的 話 , 恐 怕 是 最 重 要 的 。

記 得 , 在 公 教 報 寫 「知 慍 集」 的 第 一 篇 文 字 時 , 正 值 李 故 主 教 晉 升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之 時 , 因 此 , 我 的 第 一 個 題 目 是 「賀 輔 理 主 教」 。 我 還 依 稀 地 記 得 : 當 時 李 主 教 接 受 電 視 台 訪 問 時 說 的 那 句 話 ── 我 是 協 助 徐 主 教 , 服 從 徐 主 教 的 領 導 來 服 務 香 港 教 區 和 香 港 社 會 的 ── 因 此 , 在 我 的 那 篇 文 章 中 , 特 別 指 出 李 主 教 的 服 從 聖 德 來 。

聽 說 , 在 徐 主 教 逝 世 後 , 李 主 教 一 再 推 辭 繼 任 香 港 主 教 的 職 位 , 到 最 後 仍 然 是 以 服 從 的 聖 德 擔 當 了 這 份 重 任 , 一 直 到 他 的 逝 世 。 因 此 , 我 們 可 以 用 聖 保 祿 宗 徒 講 述 耶 穌 基 督 的 話 說 : 「他 貶 低 自 己 , 聽 命 至 死 , 且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斐 二 : 8)

聽 過 和 讀 過 不 少 追 悼 李 故 主 教 的 文 字 , 似 乎 是 沒 有 特 別 提 出 李 故 主 教 的 服 從 聖 德 來 , 我 覺 得 這 是 美 中 不 足 的 地 方 。

經 常 在 彌 撒 的 結 束 後 , 我 們 大 家 都 會 唱 一 首 聖 方 濟 各 的 祈 禱 , 其 中 的 一 句 是 我 們 不 斷 地 重 複 的 , 那 就 是 : 「天 主 , 使 我 做 你 的 和 平 工 具」 。 每 當 我 唱 到 這 一 句 時 , 我 總 是 很 誠 心 和 細 緻 的 在 體 味 著 這 一 句 話 的 真 諦 。 那 就 是 強 調 著 「貶 抑 自 己 , 聽 命 至 死 , 且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在 有 仇 恨 的 地 方 , 讓 我 播 種 仁 愛」 ── 仇 恨 與 仁 愛 是 對 立 的 , 在 你 播 種 仁 愛 的 時 候 , 便 構 成 你 的 十 字 架 。

「在 有 殘 害 的 地 方 , 讓 我 播 種 寬 恕」 ── 殘 害 與 寬 恕 是 對 立 的 , 因 此 也 就 構 成 了 你 的 十 字 架 。

「在 有 猜 疑 的 地 方 , 讓 我 播 種 信 任」 ── 猜 疑 與 信 任 是 對 立 的 , 因 此 也 就 構 成 了 你 的 十 字 架 。

背 十 字 架 卻 是 辛 苦 的 事 , 但 是 否 能 夠 繼 續 不 斷 地 去 背 負 , 就 得 看 一 個 人 有 無 「貶 抑 自 己 , 聽 命 至 死」 的 精 神 。 在 我 的 體 驗 中 , 聽 命 與 服 從 只 要 是 在 人 的 組 合 中 , 總 是 無 法 消 除 的 , 但 是 , 來 自 宗 教 精 神 的 聽 命 與 服 務 最 有 價 值 。

因 此 , 在 追 念 我 們 的 已 故 李 主 教 時 , 要 效 法 他 那 追 隨 基 督 「貶 抑 自 己 , 聽 命 至 死 , 且 死 於 十 字 架 上」 的 精 神 , 並 且 也 為 其 一 精 神 的 偉 大 而 感 到 鼓 舞 呢 !

八 月 二 日 公 教 報 的 一 則 新 聞 稱 : 教 宗 接 見 信 眾 , 談 論 俗 化 危 險 , 教 宗 說 : 「愛 是 基 督 徒 世 界 觀 的 基 礎 ; 基 督 徒 決 不 能 喪 失 他 們 的 善 惡 意 識 , 更 不 能 放 棄 聖 經 和 十 字 架 的 精 神 , 因 為 , 那 是 通 向 救 恩 的 指 南 。」 追 念 李 故 主 教 , 該 了 解 他 那 背 負 十 字 架 的 精 神 。
1974 年 8 月 16 日

 

李主教的遺囑
梁雅明

李 主 教 的 突 然 逝 世 , 為 香 港 教 區 實 是 一 個 極 大 的 創 傷 和 考 驗 , 因 為 我 們 失 掉 了 一 個 善 牧 !

從 公 教 報 有 關 李 主 教 逝 世 的 報 導 中 , 我 們 得 知 李 主 教 是 「最 可 敬 的 善 牧」 , 是 「有 聖 德 的 主 教」 。 在 喪 禮 儀 式 中 , 三 位 講 道 的 神 父 (其 中 麥 耀 初 和 劉 蘊 遜 神 父 是 李 主 教 三 十 多 年 來 的 老 同 學 , 而 艾 巧 智 神 父 則 是 一 位 與 李 主 教 並 肩 工 作 十 七 年 的 傳 教 士) , 都 異 口 同 聲 表 揚 李 主 教 的 種 種 德 表 , 如 : 良 善 、 謙 和 、 親 切 、 友 善 、 忍 苦 、 耐 勞 、 犧 牲 、 克 苦 、 神 貧 、 愛 主 、 愛 人 , 特 別 是 他 的 「信 德」 和 「祈 禱 生 活」 。 最 近 , 劉 健 先 生 在 他 的 知 慍 集 中 , 又 清 楚 強 調 李 主 教 突 出 的 「服 從 聖 德」 和 「背 負 十 字 架 的 精 神」。

的 確 , 我 們 真 該 感 謝 好 天 主 , 因 為 祂 賜 給 了 我 們 的 教 區 一 位 有 信 德 和 有 聖 德 的 主 教 。 其 實 , 一 個 人 在 天 主 台 前 真 正 的 身 價 , 並 不 在 於 他 所 作 的 顯 赫 事 業 , 而 在 於 他 那 基 於 內 修 的 聖 善 生 活 。 在 今 日 如 此 動 盪 的 社 會 和 教 會 中 , 正 當 我 們 的 信 仰 遭 受 內 外 四 方 的 挑 戰 之 際 , 我 們 實 在 需 要 一 位 有 信 德 和 有 聖 德 的 主 教 , 領 導 和 教 導 我 們 「奮 力 打 這 場 有 關 信 仰 的 好 仗」 (弟 前 六 : 12) , 使 我 們 不 致 被 異 端 學 說 和 俗 化 精 神 的 狂 流 所 淹 沒 。 但 是 , 可 惜 , 天 主 的 計 劃 不 是 我 們 的 計 劃 (依 五 十 五 : 8) 。 李 主 教 正 式 就 職 後 不 外 三 個 月 零 三 天 , 便 靜 悄 悄 地 離 我 們 而 去 了 。 我 們 只 有 效 法 約 伯 , 承 行 著 天 主 的 旨 意 說 : 「上 主 賜 的 , 上 主 收 回 。 願 上 主 的 名 受 讚 美 」 (約 一 : 21)

可 好 , 李 主 教 雖 不 能 在 世 繼 續 領  導 我 們 , 但 他 卻 先 給 我 們 留 下 了 他 的 「遺 囑」 , 那 便 是 他 在 逝 世 前 八 天 ── 七 月 十 五 日 ── 給 本 港 青 年 信 友 寫 下 的 牧 函 (見 七 月 十 九 日 的 公 教 報) 。 這 篇 牧 函 ── 李 主 教 領 導 本 港 教 會 的 歲 月 雖 短 , 但 這 已 不 是 第 一 篇 靈 修 性 的 牧 函 了 ── 雖 是 給 青 年 寫 的 , 可 是 基 層 的 幾 點 卻 適 合 每 一 位 信 仰 基 督 的 兄 弟 姊 妹 , 因 為 這 幾 點 不 外 是 教 友 生 活 的 真 諦 和 綱 要 。 我 們 試 試 在 此 介 紹 出 來 , 大 家 分 享 :

首 先 李 主 教 指 出 , 做 教 友 就 是 且 該 是 「基 督 作 證」 。 事 實 上 , 這 篇 牧 函 的 標 題 , 就 是 「為 基 督 作 證 應 以 內 修 為 基」 。 因 此 , 牧 函 一 開 始 便 引 用 亞 洲 主 教 協 會 於 今 年 四 月 間 召 開 的 第 一 屆 大 會 的 陳 詞 , 點 出 「作 證 福 音」 的 需 要 和 本 份 。

可 是 , 「作 證 福 音」 , 「為 基 督 作 證」 , 談 何 容 易 ! 尤 其 是 在 人 類 「自 認 成 長」 因 而 「自 我 崇 拜」 的 今 日 , 企 圖 只 靠 自 己 的 才 華 學 識 工 作 , 而 不 以 真 正 深 入 的 內 修 生 活 去 為 基 督 作 證 , 那 實 在 是 妙 想 天 開 。 因 此 李 主 教 便 給 我 們 指 出 應 走 的 超 性 路 線 和 不 可 或 缺 的 超 性 條 件 。 他 說 : 「作 基 督 的 見 證 , 實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的 事 。 首 先 , 我 們 要 徹 底 認 識 基 督 , 藉 著 祈 禱 和 研 究 福 音 , 與 基 督 真 切 相 識 , 又 在 行 為 上 , 信 守 對 祂 所 信 的 一 切 , 為 達 到 這 一 切 , 像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說 的 , 我 們 更 得 先 建 立 與 基 督 的 真 正 的 , 活 生 生 的 及 愉 快 的 關 係 , 而 以 謙 虛 之 心 同 基 督 和 好 ……」 這 裡 , 每 一 句 話 , 尤 其 是 每 一 個 形 容 詞 和 副 詞 都 值 得 我 們 慢 慢 地 咀 嚼 , 深 切 地 回 味 !

可 是 , 為 了 使 我 們 不 要 感 覺 「為 基 督 作 證」 未 免 太 抽 象 , 太 理 論 化 , 李 主 教 更 具 體 地 說 : 「為 基 督 作 證 其 他 的 重 要 的 作 為 , 就 是 活 於 基 督 的 生 活 。 真 福 八 端 : 神 貧 的 、 溫 良 的 、 哀 慟 的 、 飢 渴 慕 義 的 、 憐 憫 的 、 心 裡 潔 淨 的 、 締 造 和 平 的 、 為 義 而 受 迫 害 的 。 這 些 都 是 活 於 基 督 生 活 的 綱 領」 。 因 此 李 主 教 向 我 們 呼 籲 , 叫 我 們 努 力 反 映 出 這 些 德 性 和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實 行 。 他 說 : 「請 相 信 , 這 樣 會 領 導 你 們 達 到 基 督 徒 成 全 的 愛 和 精 神 , 又 會 幫 助 你 們 成 為 地 上 的 鹹 鹽 , 世 界 的 真 光 」 。

最 後 , 為 使 我 們 真 能 到 達 這 理 想 , 李 主 教 更 徹 底 一 點 指 出 內 心 不 斷 革 新 的 需 要 。 他 說 : 「這 一 理 想 的 建 立 , 還 需 要 你 們 作 緊 密 的 和 定 期 的 檢 討 自 己 的 思 想 、 感 覺 和 行 為 , 與 真 正 基 督 徒 的 理 想 比 較 一 下 。 這 又 正 滿 全 教 宗 論 聖 年 說 的 第 一 個 目 標 : 『人 內 在 的 革 新』 。 人 必 須 先 作 自 我 內 在 的 革 新 , 才 稱 得 起 是 基 督 的 追 隨 者 , 和 基 督 的 真 實 見 證 人」。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 這 篇 牧 函 , 可 說 是 李 主 教 留 下 給 我 們 的 遺 囑 : 方 才 我 們 引 出 的 幾 點 , 就 是 他 的 臨 別 贈 言 , 是 他 留 下 給 我 們 的 「教 友 生 活 的 真 諦 和 綱 要」 。 他 鞠 躬 盡 瘁 , 也 不 外 是 要 我 們 ── 基 督 的 弟 妹 們 ── 看 清 楚 這 「真 諦」 , 按 照 這 「綱 要」 而 生 活 。 現 在 他 雖 離 我 們 而 去 , 可 是 他 的 音 容 猶 在 。 因 此 , 麥 神 父 說 得 好 : 「與 其 為 李 主 教 之 死 而 悲 痛 , 不 如 以 我 們 的 信 仰 正 視 他 的 死 亡 , 和 懷 念 他 給 我 們 留 下 的 愛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 藉 以 勉 勵 我 們 自 己 善 渡 基 督 徒 的 生 活 。 這 樣 , 他 日 我 們 可 有 機 會 再 與 李 主 教 相 聚 於 天 鄉」 。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我 們 彼 此 共 勉 吧 !
1974 年 9 月 6 日

 

灣仔基立學校教師
特為已故李牧奉獻追思彌撒

香 港 灣 仔 基 立 學 校 上 下 午 班 全 體 教 師 , 本 月 二 日 上 午 十 時 為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奉 獻 追 思 彌 撒 , 由 署 理 主 教 林 焯 煒 神 父 主 持 。 彌 撒 是 假 座 嘉 諾 撒 聖 方 濟 各 修 院 小 堂 舉 行 , 參 與 彌 撒 者 , 除 該 校 校 監 陳 伯 良 蒙 席 , 校 長 丁 鴻 華 小 姐 暨 全 體 男 女 教 師 外 , 尚 有 嘉 諾 撒 聖 方 濟 各 修 院 院 長 修 女 , 啟 明 學 校 校 長 康 修 女 , 達 言 學 校 校 長 詹 修 女 。 彌 撒 中 林 神 父 對 已 故 李 主 教 生 前 任 勞 任 怨 的 辦 事 精 神 , 及 宏 大 的 傳 教 抱 負 和 出 類 拔 莘 的 聖 德 修 養 , 讚 揚 備 至 , 一 再 鼓 勵 信 眾 效 法 李 主 教 的 精 神 , 繼 續 努 力 作 育 英 才 , 尤 其 對 學 子 德 育 的 栽 培 至 為 重 要 , 協 助 教 會 當 局 發 展 教 務 , 以 實 現 李 主 教 未 竟 之 志 。

彌 撒 完 畢 , 復 假 座 達 言 學 校 雨 天 操 場 茶 敘 云。
1974 年 11 月 15 日

 

獻給我從沒有關心過的李主教
「共營」的一位營友

主 教 , 記 得 你 曾 在 今 年 八 月 二 十 日 的 下 午 到 過 中 文 大 學 的 禮 拜 堂 嗎 ? 當 日 , 你 給 我 們 「共 營」 作 開 幕 彌 撒 。 那 天 , 於 福 音 中 你 向 我 們 提 及 「愛」 , 就 像 平 日 「聽」 彌 撒 一 樣 , 這 小 時 渾 渾 噩 噩 的 便 過 了 。 在 我 們 送 你 離 開 祭 台 時 , 你 還 不 厭 其 煩 的 轉 回 頭 , 叫 我 們 去 「愛」 , 當 時 , 真 是 叫 悶 不 已 。

在 廿 二 日 晚 上 的 「仲 夏 之 夜」 中 , 有 一 組 的 營 友 將 那 天 的 種 種 演 出 來 。 扮 演 你 的 那 位 營 友 拿 起 了 一 本 倡 和 集 , 像 你 一 樣 嚴 肅 地 把 它 放 上 了 福 音 架 , 對 大 家 說 : 「恭 讀 倡 和 集 C 十 五 - 保 羅 的 小 鷄 。」 看 見 他 那 認 真 的 神 情 , 營 友 們 都 不 禁 笑 起 來 , 太 滑 稽 了 ! 忍 著 了 笑 , 他 繼 續 讀 出 : 「保 羅 的 小 鷄 從 田 莊 飛 出 來 , 牠 走 下 山 麓 藏 鷄 谷 內 , 一 隻 開 尾 大 狐 正 眈 眈 等 待 , 救 命 啼 聲 , 哀 小 鷄 驚 至 , 啼 聲 哀 可 憐 沒 有 人 理 睬 , 啼 聲 哀 沒 有 人 理 睬 , 保 羅 趕 來 , 小 鷄 已 遇 害 , 從 此 我 再 也 不 敢 回 家 來 。」

最 後 他 在 「轉 回 頭」 時 還 加 了 一 句 : 「你 們 要 去 愛 , 不 然 的 話 , 就 會 像 保 羅 的 小 鷄 一 樣 , 回 不 得 家 了 。」 主 教 , 當 晚 , 我 們 除 了 大 笑 一 頓 , 不 斷 的 以 「保 羅 的 小 鷄」 取 笑 之 外 , 大 家 對 歌 裡 的 字 句 , 一 點 也 沒 有 留 意 ; 我 自 己 也 從 沒 有 想 過 , 二 天 以 後 我 唱 起 這 歌 , 每 每 竟 熱 淚 滿 流 。

在 廿 三 日 的 中 午 , 一 位 營 友 打 電 話 出 市 區 , 聽 到 你 蒙 主 寵 召 的 消 息 , 不 禁 大 叫 起 來 , 營 長 連 忙 把 他 喝 住 。 當 時 在 塲 的 我 和 其 他 幾 位 營 友 , 都 呆 了 的 停 下 手 邊 的 工 作 等 待 他 們 證 實 消 息 , 但 他 們 不 說 了 , 吞 吞 吐 吐 的 叫 我 們 繼 續 工 作 。 我 發 急 了 , 拿 起 電 話 筒 , 便 要 打 電 話 出 去 問 , 但 , 主 教 , 當 時 我 真 不 知 道 應 去 問 誰 。

我 不 相 信 , 叫 我 怎 能 相 信 呢 ? 前 天 還 是 好 好 的 , 準 是 他 們 那 班 鬼 開 著 玩 笑 散 悶 , 但 為 什 麼 今 早 譚 神 父 怱 怱 吃 過 早 餐 便 離 營 呢 ? 為 什 麼 剛 才 營 長 要 喝 止 那 位 營 友 呢 ? 真 相 好 像 突 然 出 現 於 眼 前 , 我 可 忍 不 住 了 , 奔 進 洗 手 間 , 失 聲 哭 了 起 來 。 我 罵 天 主 , 我 哭 著 的 痛 罵 了 祂 , 我 不 明 白 祂 到 底 想 怎 樣 , 一 個 是 這 樣 , 二 個 是 這 樣 , 到 底 是 為 了 什 麼 ? 我 真 個 不 明 白 , 祂 為 什 麼 要 把 事 情 弄 得 這 樣 糟 , 祂 到 底 有 沒 有 計 劃 過 ? 一 點 先 兆 也 沒 有 , 就 把 你 帶 走 。 我 從 沒 有 留 意 過 跟 你 的 這 份 感 情 , 一 直 以 來 , 我 都 認 為 你 很 保 守 , 常 拿 你 跟 徐 主 教 比 較 , 從 沒 有 嘗 試 體 驗 「守 業」 的 困 難 , 只 知 坐 著 大 聲 疾 呼 ; 你 有 你 發 你 的 文 告 , 我 有 我 視 而 不 見 、 聽 而 不 聞 。 為 什 麼 ? 主 教 , 為 什 麼 感 情 總 是 於 無 法 補 救 時 才 發 覺 的 呢 ?

悄 悄 的 我 走 了 , 正 如 悄 俏 的 來 ; 我 揮 一 揮 衣 袖 , 不 帶 走 一 片 雲 彩 。

你 真 個 走 了 ! 悄 悄 的 走 了 。 你 沒 有 帶 走 雲 彩 , 真 的 , 你 沒 有 。 你 不 單 沒 有 帶 走 它 , 這 雲 彩 現 更 明 顯 的 示 給 了 我 , 我 們 ! 像 是 天 主 的 安 排 , 當 晚 我 們 節 目 表 上 是 燭 光 彌 撒 , 在 燭 光 搖 曳 下 , 營 長 正 式 向 我 們 宣 佈 你 的 死 訊 , 經 過 一 番 輕 微 的 騷 動 以 後 , 大 家 都 安 靜 下 來 。 彌 撒 由 林 日 新 神 父 主 祭 , 於 彌 撒 中 , 他 幾 次 提 到 了 你 , 即 時 , 那 些 低 泣 著 的 都 忍 不 住 的 哭 了 出 來 。 大 家 帶 著 沙 啞 的 聲 音 同 聲 誦 經 , 同 聲 答 唱 , 望 著 那 點 點 的 燭 光 , 五 十 多 人 就 只 有 二 個 願 望 ── 願 你 早 升 天 堂 , 願 早 日 有 能 幹 的 神 父 出 任 你 的 職 位 。

彌 撒 完 了 , 大 家 便 迎 著 燭 光 唱 起 歌 來 , 我 沒 有 加 入 , 淚 水 停 了 又 流 , 實 在 沒 法 唱 也 根 本 不 想 唱 。 不 過 , 慢 慢 的 我 加 入 了 , 我 突 然 想 到 你 一 定 不 會 喜 歡 我 這 樣 頹 喪 的 追 念 你 , 你 一 向 都 喜 歡 有 活 力 及 積 極 的 年 青 人 。 我 唱 , 我 大 聲 的 唱 , 為 了 你 , 為 了 先 你 而 去 的 徐 主 教 , 為 了 你 們 留 在 世 上 的 精 神 , 為 了 你 們 在 天 的 榮 福 , 我 願 意 唱 , 永 遠 的 唱 , 直 到 整 個 教 會 一 起 唱 為 止 。
1974 年 11 月 15 日

 

李牧逝世週年
舉行追思彌撒
歡迎司鐸參與共祭

本 港 區 為 紀 念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逝 世 週 年 , 故 將 於 七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三)  下 午 六 時 正 ,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該 日 共 祭 彌 撒 由 林 焯 煒 神 父 主 禮 , 歡 迎 教 區 內 各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參 與 共 祭 的 神 父 , 請 在 該 日 下 午 五 時 四 十 分 前 到 總 堂 祭 衣 室 集 合 。 該 日 追 思 彌 撒 , 歡 迎 各 教 友 踴 躍 參 加 , 同 為 亡 者 祈 禱 。
1975 年 7 月 11 日

 

李牧逝世二週年
教區舉行追思禮
歡迎司鐸共祭信眾代禱

本 港 教 區 將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五) 下 午 六 時 , 在 堅 道 總 堂 為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舉 行 逝 世 二 週 年 追 思 彌 撒 。 該 日 彌 撒 由 胡 主 教 主 禮 , 歡 迎 教 區 內 各 司 鐸 參 與 共 祭 , 參 與 者 請 在 該 日 下 午 五 時 五 十 分 前 抵 達 總 堂 祭 衣 房 。 李 宏 基 主 教 為 本 港 第 二 任 國 籍 主 教 , 一 九 七 一 年 九 月 接 受 祝 聖 為 主 教 , 一 九 七 三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一 日 奉 委 為 本 港 教 區 主 教 , 一 九 七 四 年 七 月 二 十 三 日 突 患 心 臟 病 逝 世 , 享 年 五 十 三 歲 。
1976 年 7 月 16 日

 

追思李牧逝世二週年
謹向教區獻一言
黃勵存

教 區 為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舉 行 逝 世 二 週 年 追 思 彌 撒 。 我 想 再 藉 此 機 會 , 將 李 故 主 教 生 前 向 我 談 及 的 幾 件 事 提 出 來 談 一 談 , 作 為 我 對 李 故 主 教 的 追 思 及 對 教 區 的 擁 戴 。 下 面 三 件 事 都 是 李 故 主 教 生 前 向 我 談 及 的 , 我 深 知 李 故 主 教 對 此 甚 關 懷 及 寄 以 期 望 。 我 以 為 追 思 一 個 人 , 除 了 禮 儀 外 , 最 好 莫 如 以 行 動 完 成 逝 者 未 竟 之 志 。 據 我 所 知 , 李 故 主 教 是 甚 希 望 大 家 要 :

一 、 重 視 、  愛 護 及 擴 充 公 教 報 的 ── 我 本 人 在 教 會 雖 然 是 一 個 極 卑 微 的 教 徒 , 由 於 我 是 國 際 筆 會 會 員 , 同 時 又 是 本 港 新 聞 界 組 織 的 某 雅 集 基 本 集 友 , 因 為 偶 然 會 在 本 港 或 海 外 報 刊 寫 點 文 章 , 經 常 也 會 與 本 港 新 聞 界 有 來 往 , 因 此 , 李 故 主 教 每 次 見 我 , 總 是 再 三 叮 囑 要 為 教 會 做 點 事 , 特 別 指 明 要 為 公 教 報 盡 點 力 。 我 深 知 李 故 主 教 是 很 重 視 關 懷 公 教 報 而 希 望 加 以 擴 充 的 。

二 、 重 視 、  愛 護 及 支  持 教 友 總 會 ── 記 得 當 年 教 區 要 調 徐 神 父 接 教 友 總 會 神 師 時 , 我 適 為 聖 伯 多 祿 堂 教 友 傳 教 會 會 長 , 當 時 曾 承 堂 區 教 友 之 命 (大 會 通 過) , 與 幾 位 兄 弟 姊 妹 晉 謁 李 故 主 教 請 收 回 成 命 。 幾 天 後 , 李 故 主 教 曾 再 單 獨 與 我 談 了 差 不 多 半 小 時 , 力 言 應 以 教 區 為 重, 並 指 出 教 友 總 會 之 重 要 ; 勸 我 除 了 為 堂 區 著 想 外 , 更 要 為 教 區 著 想 。 我 深 知 李 故 主 教 對 教 友 總 會 是 極 重 視 及 寄 以 期 望 的 。

三 、 重 視 、 愛 護 及 加 強 教 區 學  校 聯 會 ── 教 會 在 香 港 辦 學 顯 然 十 分 成 功 , 在 社 會 的 地 位 亦 甚 為 人 頌 。 但 無 可 諱 言 , 教 友 對 某 一 兩 間 學 校 或 主 持 人 , 亦 頗 有 微 詞 , 間 中 且 有 憤 激 之 詞 。 記 得 有 一 次 , 在 一 個 偶 然 的 機 會 中 , 李 故 主 教 竟 向 我 垂 詢 有 關 教 區 學 校 聯 繫 組 織 的 意 見 , 並 強 調 必 須 要 攪 好 教 區 學 校 聯 會 這 組 織 。 我 當 時 實 在 受 寵 若 驚 , 因 為 我 雖 然 在 教 會 學 校 服 務 了 十 多 年 , 依 然 是 一 個 微 不 足 道 的 小 教 員 而 已 ! 怎 敢 與 主 教 談 論 教 會 教 育 大 事 ? 所 以 始 終 都 愧 不 敢 言 。 我 深 知 李 故 主 教 對 此 是 寄 望 甚 大 的 , 可 惜 未 能 及 身 完 成 其 願 !

今 天 , 大 家 都 帶 著 極 沉 痛  的 心 情  , 含 淚 追 思 李 故 主 教 。 我 雖 寒 微 , 仍 願 站 在 教 友 立 場 ! ── 一 個 從 事 文 化 教 育 工 作 而 愛 護 教 會 的 立 場 , 提 出 李 故 主 教 生 前 與 我 談 過 有 關 文 化 教 育 的 事 , 向 教 區 進 一 言 , 甚 願 加 速 完 成 李 故 主 教 的 遺 志 。
1976 年 8 月 6 日


已故李主教的一份心願

編 者 按 : 本 教 區 在 本 月 十 五 日 慶 祝 社 會 傳 播 節 , 特 別 想 起 本 報 的 發 行 人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 他 在 一 九 七 二 年 公 開 發 表 的 一 份 致 教 友 書 , 呼 籲 全 港 教 友 重 視 公 教 報 。 本 教 區 在 社 會 傳 播 工 作 方 面 , 教 區 週 報 負 上 一 種 極 重 大 的 使 命 , 就 是 協 助 教 區 內 堂 區 、 學 校 及 家 庭 每 一 位 基 督 徒 的 培 育 工 作 , 故 藉 此 傳 播 節 的 機 會 , 重 刊 李 主 教 遺 下 來 的 一 份 心 願 。

主內的兄弟姊妹:

我 願 藉 著 一 九 七 二 年 的 開 始 , 來 和 你 們 檢 討 一 下 教 區 內 基 督 徒 訓 練 的 工 作 。

已 結 束 的 教 區 會 議 曾 切 實 而 鄭 重 的 研 討 過 這 個 重 大 的 問 題 , 並 彙 集 了 各 種 不 同 的 建 議 提 供 給 主 教 作 為 教 區 施 政 方 針 的 參 考 , 以 便 將 這 基 督 徒 訓 練 的 艱 巨 工 作 按 步 就 班 地 加 以 實 行 。

本 教 區 在 成 立 的 初 期 , 已 發 覺 到 基 督 徒 的 訓 練 工 作 , 需 要 用 大 眾 傳 播 工 具 來 協 助 教 區 施 行 。 故 於 一 九 二 八 年 已 開 始 為 在 艱 難 的 環 境 中 , 不 惜 動 用 大 量 的 人 力 、 物 力 和 財 力 創 辦 了 公 教 報 , 目 的 是 要 為 協 助 堂 區 、 學 校 及 家 庭 每 一 基 督 徒 的 訓 練 , 使 教 區 內 每 一 份 子 都 能 藉 此 而 明 瞭 世 界 各 地 教 會 及 本 港 教 會 的 實 況 , 而 能 追 隨 著 教 會 前 進 , 對 教 會 產 生 出 一 種 歸 屬 感 , 加 強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在 愛 德 中 的 團 結 合 一 。

教 會 有 責 任 利 用 大 眾  傳 播 工 具 ── 公 教 報 來 將 基 督 救 恩 的 喜 訊 , 帶 給 每 一 個 基 督 信 徒 , 以 追 求 其 本 身 及 整 個 人 類 家 庭 的 得 救 和 其 全 德 的 操 修 。 (參 閱 社 會 傳 播 工 具 法 令 第 三 節) 試 看 我 們 香 港 教 區 , 是 否 每 一 位 信 友 都 善 用 了 這 份 由 教 區 付 出 了 偌 大 的 人 力 、 財 力 和 物 力 所 主 辦 的 公 教 報 ? 是 否 每 一 個 公 教 家 庭 每 週 都 購 備 一 份 公 教 報 , 使 家 庭 的 成 員 都 能 明 瞭 世 界 教 會 與 本 教 區 的 訊 息 , 「都 能 站 在 教 友 的 立 場 上 判 斷 事 實 的 真 相」 (社 會 傳 播 工 具 法 令 第 十 四 節) ? 每 一 間 公 教 學 校 及 聖 堂 , 是 否 都 能 明 瞭 教 區 是 要 求 他 們 積 極 地 支 持 公 教 報 , 使 能 在 教 區 上 下 一 心 的 合 作 下 , 去 履 行 訓 練 成 全 基 督 徒 的 神 聖 使 命 。

支 持 及 援 助 公 教 報 是 每 一 位 教 友 們 的 責 任 , 「因 為 這 確 是 傳 揚 真 理 及 維 護 正 道 的 重 要 工 具 , 社 會 之 基 督 化 運 動 亦 端 賴 乎 此 。」 (社 會 傳 播 工 具 法 令 第 十 七 節) 教 區 內 大 多 數 的 信 友 都 能 深 明 其 中 道 理 而 積 極 地 與 教 區 合 作 , 參 與 訓 練 基 督 徒 的 工 作 , 在 自 己 的 家 庭 、 學 校 及 堂 區 推 廣 這 份 傳 揚 真 理 、 維 護 正 道 的 公 教 報 ; 但 可 惜 , 有 些 地 方 這 種 神 聖 的 職 責 竟 被 疏 忽 了 , 使 到 普 世 教 會 與 本 港 教 區 的 訊 息 未 能 達 到 每 一 位 信 友 , 阻 碍 基 督 救 贖 的 喜 訊 在 信 友 心 中 萌 芽 滋 長 。

各 位 基 督 內 的 朋 友 , 為 了 要 擴 展 基 督 的 神 國 , 傳 天 國 的 喜 訊 , 並 能 常 在 教 友 的 立 場 上 去 判 斷 事 實 的 真 相 , 我 邀 請 你 們 和 教 區 合 作 , 在 自 己 的 環 境 內 努 力 支 持 與 推 廣 公 教 報 , 使 能 與 教 區 在 訓 練 基 督 徒 的 工 作 中 同 心 協 力 , 特 此 預 先 致 謝 各 位 衷 誠 的 合 作 。
李宏基主教
1977 年 5 月 13 日

 

教區舉行追思禮
悼念李宏基主教

本 港 教 區 為 悼 念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 將 於 一 九 七 七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六) , 下 午 六 時 正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李 主 教 逝 世 三 週 年 追 思 彌 撒 。 該 日 將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主 禮 , 林 焯 煒 副 主 教 襄 禮 , 並 歡 迎 本 港 全 體 司 鐸 參 與 共 祭 , 參 與 共 祭 的 司 鐸 , 請 在 該 日 下 午 五 時 五 十 分 前 抵 達 總 堂 祭 衣 房 , 並 自 備 長 白 衣 等 物 。
1977 年 7 月 15 日

 

李牧逝世十週年
將舉行追思彌撒

本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一) 為 本 教 區 李 宏 基 主 教 逝 世 十 週 年 紀 念  。 是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太 子 道 聖 德 肋 撒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將 由 該 堂 主 任 黃 神 父 主 禮 , 並 有 許 多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歡 迎 教 友 踴 躍 參 禮 , 為 李 故 主 教 祈 禱 。 並 求 他 轉 求 天 主 助 佑 本 教 區 。

李 主 教 為 本 教 區 第 二 任 國 籍 主 教 ,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徐 誠 斌 主 教 去 世 後 , 被 委 任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翌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逝 世 。
1984 年 7 月 20 日

 

最後的懷念
李宏基主教逝世廿周年有感

劉蘊遜

今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是 香 港 教 區 第 二 位 國 籍 主 教 李 宏 基 逝 世 二 十 周 年 的 日 子 。 提 起 李 主 教 , 仍 然 記 起 他 的 人 可 能 越 來 越 少 了 。 年 輕 一 代 的 國 籍 司 鐸 相 信 更 加 不 知 道 , 或 完 全 不 在 乎 教 區 曾 經 有 過 這 樣 的 一 位 國 籍 主 教 。 可 是 , 為 不 少 人 來 說 , 李 主 教 的 死 是 有 極 具 深 奧 的 意 義 。 「時 間 雖 逝 , 故 人 難 忘 。」

香 港 教 區 自 從 由 徐 誠 斌 主 教 於 廿 多 年 前 , 由 意 籍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接 管 過 來 後 , 在 短 短 的 時 間 裡 就 先 後 喪 失 了 兩 位 國 籍 主 教 。 這 悲 痛 的 事 令 人 很 難 接 受 之 外 , 更 不 明 白 究 竟 教 區 內 部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 或 者 天 主 在 衪 上 智 的 安 排 中 有 什 麼 計 劃 。 李 主 教 的 死 更 是 「莫 明 其 妙」 , 當 時 的 情 景 仍 歷 歷 可 數 。 徐 、 李 兩 位 主 教 死 時 的 年 齡 很 巧 合 , 同 是 五 十 二 歲 。 李 主 教 正 式 接 任 教 區 主 教 職 位 只 不 過 數 月 而 已 。

究 竟 我 們 能 夠 用 什 麼 適 當 的 評 語 , 給 香 港 教 區 三 位 國 籍 主 教 呢 ? 我 相 信 最 真 誠 , 無 異 是 湯 漢 副 主 教 在 《驀 然 回 首 ……》 一 文 說 的 : 「徐 誠 斌 主 教 的 銳 智 , 李 宏 基 主 教 的 謙 忍 , 胡 振 中 樞 機 的 鎮 定 。」 (見 《華 南 、 聖 神 修 院 鑽 禧 紀 念 特 刊》)  。

「李 宏 基 主 教 的 謙 忍 。」 是 的 , 在 李 主 教 的 修 道 及 鐸 職 生 涯 中 , 跟 他 曾 是 同 窗 及 同 事 數 十 年 的 我 , 真 的 要 套 用 湯 漢 副 主 教 忠 誠 的 評 語 , 因 為 李 主 教 的 謙 遜 、 謙 讓 及 忍 耐 確 是 非 常 難 得 的 。 一 九 七 四 年 八 月 二 日 公 教 報 社 論 《敬 悼 李 主 教》 一 文 中 , 就 有 以 下 的 話 : 「故 主 教 和 信 眾 之 間 的 親 切 關 係 , 可 說 是 他 最 大 的 德 行 , 也 是 他 留 給 我 們 最 珍 貴 的 遺 產 …… 職 權 往 往 是 領 袖 和 群 眾 之 間 的 障 礙 , 對 李 主 教 而 言 恰 好 相 反 , 他 對 人 友 善 , 彬 彬 有 禮 。 奉 委 為 教 區 主 教 以 後 , 他 更 加 謙 遜 及 友 善 。」 從 此 可 知 李 主 教 給 我 們 的 「遺 產」 究 竟 是 什 麼 了 。 他 的 遺 範 中 可 能 有 一 點 是 更 重 要 而 鮮 為 外 人 所 知 的 , 就 是 他 對 屬 下 的 司 鐸 們 的 關 懷 及 親 善 友 愛 。

李 主 教 離 開 了 我 們 , 離 開 了 他 曾 服 務 過 多 年 的 教 區 已 二 十 年 了 。 假 如 今 日 他 仍 在 , 我 們 可 能 會 是 更 幸 福 嗎 ? 但 這 都 是 一 種 假 設 的 夢 想 。 當 他 接 任 教 牧 一 職 時 , 他 曾 多 次 表 示 他 只 求 能 盡 忠 職 守 , 以 求 早 日 抵 達 天 鄉 。 果 然 , 天 主 沒 有 辜 負 他 的 期 望 , 賜 他 早 日 得 償 所 願 , 但 在 短 短 歷 程 中 , 他 究 竟 經 歷 過 什 麼 衝 擊 以 致 他 早 逝 , 可 說 是 一 個 謎 , 也 可 說 是 一 頁 永 遠 不 會 公 開 的 史 實 。

在 李 主 教 逝 世 十 周 年 時 , 在 「隨 筆」 中 我 寫 過 一 文 《地 道 主 教 的 死》 。 再 翻 閱 該 文 , 發 覺 有 點 感 受 從 未 表 達 過 。 今 天 在 向 李 主 教 作 最 後 的 懷 念 中 , 應 該 來 表 達 一 下 。 其 實 , 對 李 主 教 的 懷 念 , 在 文 字 上 應 該 是 最 後 一 次 , 但 在 心 靈 裡 永 遠 是 忘 不 了 的 。 我 要 提 出 一 個 問 題 : 在 教 民 中 、 在 神 職 人 員 中 、 在 社 會 人 士 心 目 中 、 在 現 代 社 會 種 種 事 務 中 …… 一 位 主 教 應 該 是 怎 樣 的 「人」 。 以 權 為 重 , 還 是 以 職 為 次 ? 離 群 呢 ? 還 是 獨 處 為 先 ? 親 民 呢 ? 還 是 以 地 位 為 首 要 重 點 ? 跟 權 下 的 鐸 職 團 成 員 打 成 一 片 呢 ? 還 是 永 遠 保 持 一 個 相 當 的 距 離 ? 最 近 在 不 少 場 合 中 就 有 許 多 人 質 問 我 類 似 以 上 的 問 題 。 我 認 為 他 們 所 提 的 問 題 是 中 肯 的 。 但 不 知 誰 有 資 格 給 這 堆 問 題 提 出 合 理 及 滿 意 的 答 案 。 我 也 在 等 待 中 。
1994 年 7 月 22 日



李宏基主教逝世25周年
教區
723
日舉行追思彌撒

香 港 教 區 將 於 七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五) 晚 上 七 時 正 ,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悼 念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逝 世 廿 五 周 年 。 彌 撒 聖 祭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禮 ,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及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襄 禮 。 教 區 秘 書 長 李 亮 神 父 呼 籲 教 區 內 各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並 期 望 教 友 踴 躍 出 席 , 懷 念 我 們 這 位 可 敬 的 牧 者 。

李 宏 基 主 教 , 一 九 五 二 年 晉 鐸 , 曾 任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及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總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七 一 年 九 月 受 祝 聖 為 輔 理 主 教 , 一 九 七 四 年 四 月 廿 二 日 就 職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就 任 三 個 月 , 不 幸 於 一 九 七 四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逝 世 , 享 年 五 十 二 歲 。
1999 年 7 月 11 日

 

李宏基主教逝世廿五周年

香 港 教 區 第 二 位 國 籍 主 教 李 宏 基 , 就 任 教 區 主 教 不 足 一 百 日 , 不 幸 於 一 九 七 四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逝 世 , 轉 瞬 間 , 已 有 廿 五 年 光 景 。 李 主 教 逝 世 前 數 月 , 教 區 事 務 繁 忙 , 作 息 無 定 , 在 位 三 個 多 月 , 心 力 交 瘁 , 最 終 「息 勞」 歸 主 。 香 港 教 區 為 紀 念 李 主 教 , 將 多 間 教 區 建 築 物 或 機 構 命 名 誌 念 , 包 括 李 宏 基 牧 民 中 心 (前 稱 李 宏 基 主 教 教 友 培 育 中 心) 及 宏 基 國 際 賓 館 。

本 報 得 到 李 宏 基 主 教 往 日 同 窗 、 現 於 美 國 牧 民 工 作 的 劉 蘊 遜 神 父 , 撰 文 憶 述 李 宏 基 主 教 生 平 二 三 事 , 相 信 將 勾 起 讀 者 對 我 們 這 位 可 敬 的 李 主 教 的 一 點 思 念 。

教 區 方 面 , 已 定 於 七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五) , 下 午 七 時 正 在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 為 李 主 教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屆 時 將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禮 ,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及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襄 禮 , 歡 迎 教 友 踴 躍 出 席 。

 

最後的懷念
劉蘊遜

一 九 三 九 年 九 月 初 香 港 教 區 聖 母 無 原 罪 小 修 院 添 了 數 位 新 的 修 生 。 世 事 無 巧 不 成 話 。 九 月 四 日 就 來 了 三 位 新 丁 , 就 是 李 宏 基 , 劉 蘊 強 及 劉 蘊 遜 兩 兄 弟 。 這 年 進 修 院 的 情 景 記 憶 猶 新 。 這 已 是 六 十 年 前 的 事 了 。

今 年 是 李 主 教 逝 世 廿 五 周 年 , 當 年 當 日 的 情 景 也 就 猶 如 昨 天 才 發 生 似 的 。 但 是 , 時 間 也 把 記 憶 早 已 淡 化 了 , 更 好 說 , 早 已 被 遺 忘 了 。 在 這 個 周 年 紀 念 日 , 我 的 腦 海 卻 再 浮 現 出 當 日 的 情 景 以 及 李 主 教 出 掌 教 區 首 牧 短 短 期 間 的 一 點 回 憶 。

李 主 教 逝 世 的 前 數 天 , 他 的 身 體 早 因 過 分 疲 勞 已 覺 不 適 , 既 無 暇 休 息 , 更 要 出 巡 堂 區 主 持 彌 撒 等 。 七 月 廿 二 日 晚 上 快 接 近 午 夜 , 他 給 我 撥 個 電 話 , 首 先 閒 話 一 番 , 然 後 他 說 自 己 太 疲 乏 , 又 睡 不 著 , 他 再 告 訴 我 明 天 早 上 (七 月 廿 三 日) 再 撥 電 話 約 見 , 因 當 時 教 區 學 校 聯 會 有 懸 而 不 決 的 煩 事 發 生 , 令 他 感 到 束 手 無 策 。 我 也 很 自 然 地 給 他 問 個 安 , 告 訴 他 早 休 息 翌 日 見 面 再 談 。

七 月 廿 三 日 晨 早 , 我 剛 要 開 始 早 上 的 彌 撒 , 電 話 響 個 不 停 , 接 上 電 話 , 對 方 是 很 稔 熟 的 聲 音 , 音 調 非 常 低 沉 及 帶 飲 泣 的 聲 音 告 訴 我 , 李 主 教 已 不 在 人 間 , 魂 歸 天 國 。 我 真 的 呆 住 了 , 很 自 然 就 大 叫 一 聲 說 : 「不 可 能 的 , 我 昨 夜 還 跟 他 約 好 今 日 到 主 教 府 去 見 他 。」 不 可 能 的 ! 是 的 , 不 可 能 的 。 但 不 可 能 的 事 竟 成 了 改 變 不 了 的 事 實 , 那 時 真 的 心 亂 如 麻 , 彌 撒 也 就 在 極 度 混 亂 的 心 情 下 總 算 舉 行 了 , 再 無 暇 用 早 膳 , 立 即 飛 車 到 聖 保 祿 醫 院 , 進 入 病 房 , 只 見 李 主 教 已 被 換 上 主 教 的 全 套 祭 衣 服 裝 , 安 詳 地 躺 在 床 上 。 我 一 時 情 不 自 禁 , 跪 在 床 邊 , 淚 水 不 斷 流 出 。

此 情 此 景 廿 五 年 後 的 今 天 還 是 清 楚 地 呈 現 在 腦 海 中 。 在 修 院 十 三 年 同 窗 , 日 治 時 代 在 修 院 那 艱 苦 的 日 子 共 同 渡 過 , 晉 鐸 後 形 影 相 隨 。 自 從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後 , 他 被 委 為 署 理 主 教 直 至 一 九 七 四 年 四 月 廿 二 日 就 職 為 香 港 教 區 第 二 任 國 籍 主 教 , 中 間 時 間 所 受 的 考 驗 只 有 他 自 己 才 知 道 。 記 得 他 出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不 久 , 就 跟 澳 門 高 秉 常 主 教 出 席 亞 洲 主 教 團 在 台 灣 舉 行 的 第 一 屆 全 體 大 會 , 當 時 我 有 幸 陪 同 兩 位 主 教 ── 高 主 教 也 是 我 們 在 日 治 時 代 落 難 澳 門 期 間 在 聖 若 瑟 修 院 的 同 學 ── 從 這 期 間 開 始 , 李 主 教 言 行 之 間 常 表 明 要 治 理 香 港 教 區 , 自 覺 獨 力 難 支 , 從 他 個 人 的 性 格 和 靈 修 的 修 養 來 看 , 這 是 天 主 交 給 他 一 個 難 負 的 天 職 。 凡 事 有 天 意 安 排 , 李 主 教 上 任 剛 好 三 個 月 就 與 世 長 辭 , 把 天 主 交 托 給 他 的 教 區 , 交 回 給 天 主 , 再 由 天 主 去 處 理 。 寫 到 這 裡 , 真 的 無 話 可 說 了 。

今 年 是 李 主 教 逝 世 廿 五 周 年 , 凡 認 識 他 的 , 或 跟 他 一 起 工 作 過 的 , 自 有 不 同 的 感 想 。 我 亦 無 意 在 此 表 達 任 何 感 想 。

一 九 六 九 年 香 港 教 區 脫 離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管 轄 , 成 立 國 籍 教 區 , 徐 誠 斌 主 教 出 掌 國 籍 教 區 不 夠 四 年 便 辭 世 , 李 主 教 出 掌 也 不 過 四 個 月 亦 相 繼 逝 世 。 香 港 教 區 就 由 胡 樞 機 接 管 至 今 已 達 廿 四 年 。 香 港 教 區 的 今 日 與 未 來 完 全 操 蹤 在 教 區 首 牧 的 手 上 , 願 主 祝 福 及 護 佑 香 港 教 區 。

 

李宏基主教生平點滴數則
劉蘊遜

李 主 教 入 教 及 進 修 院 的 經 過 相 當 戲 劇 化 。 他 原 是 出 自 外 家 庭 , 來 港 前 曾 在 廣 州 居 住 , 期 間 曾 患 重 病 , 在 病 危 間 領 了 洗 , 領 洗 後 竟 然 病 愈 , 平 安 渡 過 死 亡 關 頭 。 事 後 即 遷 居 香 港 , 不 久 還 進 了 教 區 小 修 院 。 他 進 修 院 時 年 齡 比 正 常 為 高 。 相 信 這 全 靠 他 的 叔 父 李 本 良 先 生 的 安 排 , 李 本 良 原 是 九 龍 寶 血 堂 聖 雲 先 會 會 長 。

一 九 四 一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日 軍 空 襲 及 進 攻 港 九 。 十 八 日 的 戰 事 後 , 日 軍 佔 領 及 統 治 香 港 一 共 三 年 零 八 個 月 。 修 院 在 戰 事 爆 發 時 解 散 , 繼 而 復 開 , 但 大 部 分 修 生 都 已 失 散 , 回 修 院 的 人 數 不 多 , 在 這 非 常 時 期 , 修 院 在 各 方 面 都 受 到 很 大 的 打 擊 , 這 期 間 一 切 都 是 「自 治 、 自 助 、 自 生 、 自 存」 。 在 修 院 裡 各 人 都 分 有 工 作 崗 位 。 李 主 教 被 委 為 「廚 師」 。 每 天 三 餐 都 是 由 他 主 持 煮 食 。 家 兄 劉 蘊 強 (一 九 四 八 年 病 逝 於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出 任 伙 頭 軍 。 我 們 每 天 的 食 物 都 由 他 們 負 責 。 李 主 教 真 是 一 流 廚 師 , 可 惜 糧 食 異 常 缺 乏 , 無 法 大 顯 身 手 。 此 外 , 他 還 大 致 上 為 我 們 修 補 衣 服 , 他 的 「家 政」 真 是 一 流 。 此 期 間 趣 事 更 多 。

日 治 時 代 後 期 , 糧 食 配 給 中 斷 , 教 區 安 排 我 們 到 澳 門 三 巴 仔 寄 讀 , 而 李 主 教 獨 自 留 守 修 院 一 個 時 期 才 到 澳 門 跟 我 們 會 合 , 繼 續 學 業 。

日 治 時 代 任 何 事 情 都 可 以 發 生 。 李 主 教 一 次 險 些 喪 生 於 日 軍 的 槍 彈 下 。 一 天 , 修 院 放 假 讓 我 們 回 家 走 一 趟 , 那 時 日 軍 隨 時 宣 布 戒 嚴 , 日 軍 隨 時 向 人 射 擊 , 傍 晚 回 修 院 我 們 發 現 主 教 的 長 褲 有 數 個 破 孔 。 在 我 們 追 問 下 , 他 才 說 出 真 情 。 在 戒 嚴 下 他 跑 過 主 要 通 道 , 日 軍 向 他 射 擊 , 但 未 命 中 , 真 是 大 幸 至 極 。

在 日 治 時 代 修 院 的 生 活 , 隨 時 隨 地 有 「極 度 不 正 常 的 現 象」 。 相 信 李 主 教 在 一 次 巧 遇 中 , 內 心 一 定 很 痛 楚 , 甚 至 欲 哭 無 淚 。 當 年 程 、 黃 、 周 、 廖 四 位 大 修 士 要 「搬 家」 , 我 們 數 人 就 租 用 一 架 木 頭 車 到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替 四 位 修 士 搬 家 。 從 香 港 仔 到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的 路 程 可 不 短 啊 ! 回 憶 之 下 , 真 不 明 當 時 哪 裡 來 的 氣 力 ? 當 木 頭 車 快 到 主 教 府 , 路 經 堅 道 聖 心 中 學 門 外 , 迎 面 而 來 的 竟 然 李 主 教 的 令 妹 , 她 正 要 到 學 校 去 上 要 理 課 。 兄 妹 就 迎 面 相 逢 。 此 時 李 主 教 低 著 頭 , 他 的 妹 妹 無 言 面 對 汗 流 滿 面 的 家 兄 。 此 情 此 景 真 是 令 人 難 以 接 受 , 這 是 我 畢 生 所 見 最 痛 苦 的 一 刻 。

李 主 教 一 生 的 趣 事 趣 話 以 及 血 淚 的 經 歷 知 多 少 ? 真 是 天 才 曉 得 !
1999 年 7 月 18 日

 

教區悼念李宏基主教逝世廿五周年

香 港 教 區 於 七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七 時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悼 念 李 宏 基 主 教 逝 世 廿 五 周 年 。 由 教 區 主 教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禮 ,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及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襄 禮 ; 包 括 李 主 教 的 同 窗 麥 耀 初 等 二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超 過 百 多 位 熱 心 教 友 及 李 主 教 親 友 蒞 臨 參 禮 。

胡 樞 機 在 禮 儀 開 始 時 的 致 候 禮 中 強 調 李 主 教 是 上 主 恩 賜 香 港 教 區 的 善 牧 。 胡 樞 機 說 : 「我 們 看 到 上 主 在 李 主 教 身 上 的 工 作 , 雖 然 李 主 教 在 任 時 間 很 短 , 但 他 留 給 我 們 的 榜 樣 , 使 我 們 體 驗 到 善 牧 為 羊 群 奉 獻 的 精 神 。」 胡 樞 機 向 李 主 教 遺 像 獻 花 後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與 在 場 信 眾 回 顧 李 主 教 生 平 。 廿 五 年 前 , 以 署 理 主 教 身 分 為 李 主 教 主 持 追 思 彌 撒 的 林 焯 煒 神 父 , 廿 五 年 後 在 香 港 教 區 悼 念 李 主 教 安 息 彌 撒 中 證 道 。

林 神 父 提 醒 信 眾 , 在 追 憶 懷 念 李 主 教 時 , 除 了 為 他 祈 禱 獻 祭 外 , 最 有 意 義 的 就 是 跟 隨 他 的 嘉 言 懿 行 , 步 武 故 主 教 的 善 牧 德 表 , 關 愛 社 群 , 致 力 福 傳 , 建 樹 教 會 。 感 恩 祭 結 束 前 , 胡 樞 機 率 領 陳 、 湯 兩 位 主 教 及 在 場 信 眾 向 李 主 教 遺 像 行 三 鞠 躬 禮 , 表 達 深 切 的 懷 念 。

 

李主教追思彌撒   
林焯煒神父講道詞

各 位 教 友 、 各 位 主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

在 剛 才 恭 讀 的 若 望 福 音 記 載 耶 穌 托 羊 群 給 伯 多 祿 時 , 意 即 在 授 與 伯 多 祿 管 理 教 會 的 元 首 職 位 以 前 , 三 次 詢 問 他 是 否 愛 自 己 。 按 聖 經 的 注 釋 , 是 耶 穌 有 意 要 伯 多 祿 賠 補 他 三 次 否 認 耶 穌 的 罪 , 但 同 時 向 他 說 明 , 為 代 替 耶 穌 善 盡 善 牧 的 職 務 時 , 應 有 的 謙 遜 和 愛 德 。

這 種 精 神 德 表 , 善 牧 的 謙 遜 和 愛 德 在 我 們 今 晚 紀 念 主 懷 安 息 廿 五 年 周 年 的 李 宏 基 主 教 身 上 看 到 很 清 楚 。 李 主 教 是 一 位 很 謙 遜 , 很 有 愛 心 和 德 高 望 重 的 牧 者 , 如 同 主 教 胡 樞 機 在 禮 儀 開 始 時 的 致 候 禮 中 所 提 及 , 李 主 教 是 主 恩 賜 香 港 教 區 的 善 牧 , 我 們 看 到 上 主 在 李 主 教 身 上 的 工 作 ; 雖 然 李 主 教 在 任 時 間 很 短 , 但 在 短 短 七 個 月 的 主 教 任 期 中 , 他 已 留 給 我 們 深 刻 的 榜 樣 , 畢 生 難 忘 , 使 我 們 深 深 體 驗 到 善 牧 為 羊 群 奉 獻 的 精 神 德 表 。

有 關 李 主 教 的 生 平 , 在 上 期 的 公 教 報 李 主 教 的 修 院 同 學 劉 蘊 遜 神 父 撰 寫 的 文 章 與 及 剛 才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宣 讀 的 回 顧 李 主 教 的 生 平 事 跡 , 已 有 很 詳 細 的 憶 述 ; 我 今 晚 只 想 和 大 家 分 享 一 點 李 主 教 在 就 職 主 教 典 禮 的 獻 詞 中 所 表 達 的 心 願 與 及 他 主 教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共 苦 同 甘」 這 句 說 話 的 意 義, 並 願 以 此 和 大 家 共 勉 , 作 為 我 們 對 李 主 教 一 份 至 真 誠 的 懷 念 敬 仰

在 就 職 的 獻 詞 中 , 李 主 教 深 深 表 達 了 他 的 志 願 ; 藉 著 上 主 的 福 佑 與 及 教 區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的 協 助 , 去 履 行 職 責 , 務 求 做 到 身 為 主 教 是 慈 父 也 是 牧 人 的 角 色 , 隨 時 隨 地 關 懷 每 一 個 人 ; 時 時 刻 刻 準 備 帶 領 他 的 羊 群 歸 向 基 督 。 在 獻 詞 中 , 李 主 教 很 誠 切 地 表 示 他 的 意 願 , 希 望 做 到 一 個 這 樣 的 慈 父 和 牧 者 , 一 個 勇 於 為 羊 群 奉 獻 一 切 的 善 牧 。 李 主 教 這 個 心 願 , 從 他 的 牧 職 工 作 , 待 人 處 事 中 , 都 深 深 表 達 出 這 種 精 神 德 表 。 他 已 達 到 他 的 願 望 與 及 已 滿 全 到 耶 穌 交 付 給 他 的 使 命 : 一 個 充 滿 謙 遜 和 愛 德 精 神 的 慈 父 和 善 牧 的 使 命 , 牧 養 羊 群 的 使 命 。

記 得 在 李 主 教 葬 禮 的 講 道 詞 中 , 李 主 教 的 另 一 位 修 院 同 窗 麥 耀 初 神 父 , 亦 有 同 一 的 觀 感 。 麥 神 父 說 : 自 李 主 教 接 掌 教 區 首 牧 職 務 以 來 , 時 時 事 事 處 處 都 表 現 出 他 不 但 要 成 為 我 們 的 善 牧 , 也 要 成 為 我 們 的 慈 父 , 我 們 的 好 朋 友 ; 在 任 期 間 , 李 主 教 在 傳 教 牧 靈 事 工 上 , 凡 事 都 不 辭 勞 苦 , 親 力 親 為 , 任 勞 任 怨 , 鞠 躬 盡 瘁 ! 他 這 份 敬 主 愛 人 , 忠 誠 謙 厚 , 平 易 近 人 , 善 解 人 意 , 虛 懷 若 谷 等 等 精 神 , 再 加 上 他 對 主 的 虔 敬 , 待 人 的 愛 心 , 處 事 的 忠 心 , 亦 正 實 踐 了 他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共 苦 同 甘」 的 精 神 , 樂 與 人 甘 苦 與 共 的 德 表 , 所 以 他 深 受 同 道 的 弟 兄 與 及 信 眾 們 的 敬 仰 愛 戴 。

我 們 中 國 老 子 的 道 德 經 講 的 「聖 人 無 常 心 , 以 百 姓 心 為 心」 這 種 精 神 , 亦 正 是 李 主 教 的 精 神 , 因 為 李 主 教 真 可 謂 無 常 心 , 他 時 時 以 基 督 的 心 為 心 , 以 教 區 的 心 為 心 , 以 教 友 的 心 為 心 。

從 以 上 所 提 及 李 主 教 牧 職 生 活 工 作 片 段 , 很 清 楚 看 到 他 畢 生 的 辛 勞 ; 他 的 勞 苦 奉 獻 , 他 所 獻 出 的 一 切 , 已 為 他 賺 取 到 主 懷 安 息 , 在 主 內 永 恆 的 安 息 , 如 主 耶 穌 說 : 「凡 勞 苦 和 負 重 擔 的 , 你 們 都 到 我 跟 前 來 , 我 要 使 你 們 安 息」 (瑪 十 一 : 28) 。

李 主 教 在 生 時 日 , 雖 然 只 有 五 十 三 年 , 但 他 已 善 渡 了 此 生 , 亦 如 同 聖 保 祿 宗 徒 在 給 他 的 門 徒 弟 茂 德 的 書 信 中 所 講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點 ; 這 信 仰 我 已 保 持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已 為 我 預 備 好 ……」 (弟 後 四 : 7-8) 這 幾 句 說 話 表 達 出 保 祿 宗 徒 臨 去 世 前 , 回 顧 自 己 的 過 去 , 感 念 已 經 完 成 了 天 主 所 委 託 於 他 的 宗 徒 職 務 , 保 管 了 他 受 託 的 福 音 真 理 , 與 及 盼 望 由 天 主 手 中 接 受 義 人 因 天 主 恩 寵 所 行 的 善 功 而 得 的 永 生 , 亦 正 好 引 用 在 今 晚 紀 念 李 主 教 的 禮 儀 中 , 因 為 李 主 教 同 樣 已 因 天 主 的 恩 寵 , 跑 完 了 人 生 旅 程 , 滿 全 了 耶 穌 交 付 的 使 命 , 接 受 了 上 主 的 冠 冕 !

對 追 憶 懷 念 我 們 的 祖 先 , 親 友 恩 人 , 除 了 為 他 們 祈 禱 獻 祭 外 , 最 有 意 義 的 , 我 相 信 還 是 步 武 他 們 的 芳 表 , 繼 承 他 們 的 遺 志 ; 同 樣 , 為 表 示 我 們 對 李 主 教 懷 念 敬 仰 , 多 謝 他 為 教 區 , 為 教 會 , 為 社 會 的 貢 獻 和 服 務 , 讓 我 們 在 禮 儀 中 , 誠 心 祈 求 天 主 幫 助 我 們 承 先 啟 後 , 努 力 致 力 發 展 福 傳 工 作 ; 同 時 , 助 佑 我 們 繼 往 開 來 , 奉 獻 自 己 , 建 樹 教 會 , 服 務 社 會 , 效 法 李 主 教 的 嘉 言 善 行 與 及 他 善 牧 的 精 神 德 表 , 與 主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共 苦 同 甘 , 努 力 繼 承 李 主 教 的 遺 志 , 以 慈 父 的 心 腸 , 關 懷 別 人 ; 以 牧 者 的 愛 心 帶 領 羊 群 , 歸 向 基 督 ! 使 大 家 都 共 享 到 上 主 的 救 恩 !

孔 子 講 的 : 「君 子 憂 道 不 憂 貧」 這 句 說 話 , 亦 正 好 指 出 李 主 教 傳 教 的 精 神 心 願 : 傳 揚 福 音 , 廣 揚 聖 教 : 他 只 憂 心 基 督 的 福 音 之 能 否 廣 揚 , 而 不 憂 心 自 己 的 生 死 存 亡 。 這 種 精 神 , 亦 正 如 四 書 論 語 講 : 「朝 聞 道 , 夕 死 可 矣」 的 大 無精 神 !

就 讓 我 們 互 相 學 習 取 長 , 互 勵 共 勉 !
1999 年 8 月 1 日

 

李宏基主教逝世四十周年

四 十 年 是 一 個 不 短 的 日 子 。 去 年 教 區 檔 案 處 曾 為 香 港 教 區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四 十 周 年 主 辦 了 一 個 紀 念 展 覽 。

今 年 , 也 是 四 十 年 的 紀 念 , 不 過 是 紀 念 李 宏 基 主 教 。 他 的 任 職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雖 只 是 短 短 三 個 月 , 郤 留 下 很 多 有 意 義 的 回 憶 。

為 籌 備 這 次 展 覽 我 們 邀 請 了 曾 與 李 主 教 一 起 生 活 過 及 在 工 作 上 有 緊 密 接 觸 的 人 士 舉 辦 了 一 次 小 型 的 座 談 會 , 他 們 包 括 : 劉 德 光 神 父 (被 李 主 教 晉 升 為 神 父)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 閻 德 龍 神 父 、 馮 勝 利 先 生 (當 時 為 修 生) , 蔡 子 民 先 生 (曾 於 李 主 教 任 座 堂 主 任 時 服 務) , 會 中 各 人 暢 談 李 主 教 的 生 平 、 待 人 的 態 度 , 及 一 些 鮮 為 人 知 的 事 情 。

是 次 座 談 會 的 錄 影 片 段 將 於 展 覽 期 間 播 放 。 閻 德 龍 神 父 在 座 談 會 尾 聲 時 總 結 地 說 : 「李 主 教 與 徐 主 教 一 樣 , 為 教 會 鞠 躬 盡 瘁 , 做 到 至 死 的 一 刻 , 一 個 牧 者 , 怎 樣 為 羊 捨 身 , 這 不 是 一 句 說 話 , 是 生 命 的 見 証 。 他 為 我 們 立 了 一 個 好 善 表 , 作 為 一 個 牧 者 , 作 為 一 位 司 鐸 , 怎 樣 才 能 真 正 像 耶 穌 所 說 的 放 下 你 的 生 命 , 放 下 你 的 一 切 , 讓 天 主 去 主 宰 你 的 生 命 , 接 受 天 主 的 十 字 架 , 直 到 生 命 的 終 結 。 現 時 比 較 年 輕 的 神 父 , 對 李 主 教 認 識 不 深 , 甚 或 不 知 其 人 是 誰 , 期 望 藉 著 這 次 展 覽 , 喚 醒 我 們 向 這 位 牧 者 學 習 , 並 獲 得 鼓 勵 。」

為 這 次 展 覽 , 李 主 教 親 屬 亦 借 出 李 主 教 曾 使 用 的 主 教 胸 前 十 字 架 、 主 教 權 介 及 相 片 等 物 品 供 展 覽 之 用 。

展 覽 會 將 於 本 月 廿 三 至 廿 四 日 一 連 兩 天 , 假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檔 案 處 舉 行 , 歡 迎 各 界 人 士 前 來 參 觀 , 共 同 見 証 李 宏 基 主 教 為 香 港 天 主 教 所 作 的 貢 獻 。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供稿
2014 年 7 月 20 日

 

教區檔案處舉辦展覽
紀念李宏基主教逝世周年

教 區 檔 案 處 七 月 廿 三 及 廿 四 日 舉 行 「紀 念 李 宏 基 主 教 逝 世 四 十 周 年」 展 覽 , 展 示 李 主 教 生 前 的 物 品 、 他 的 祝 聖 典 禮 相 片 及 一 些 生 平 軼 事 , 讓 信 徒 懷 緬 這 位 教 會 先 賢 的 事 跡 。

教 區 檔 案 主 任 夏 其 龍 神 父 七 月 廿 三 日 對 本 報 說 , 李 宏 基 就 任 主 教 只 有 三 個 月 便 離 世 , 是 次 在 他 逝 世 四 十 周 年 舉 辦 展 覽 , 是 為 紀 念 他 對 教 會 的 貢 獻 , 與 去 年 舉 辦 的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四 十 周 年 展 覽 意 義 相 近 。 他 指 徐 主 教 一 九 七 三 年 去 世 後 , 李 主 教 亦 於 翌 年 安 息 , 「兩 位 主 教 為 教 區 奉 獻 自 己 的 生 命 , 其 犧 牲 精 神 堪 作 榜 樣 。」

夏 神 父 續 說 , 由 於 李 主 教 在 任 時 間 很 短 , 他 所 撰 寫 的 牧 函 數 量 不 多 , 其 事 跡 多 從 報 章 中 尋 覓 。

是 次 展 覽 蒙 李 宏 基 主 教 的 家 人 借 出 主 教 十 字 架 及 權 戒 、 擢 陞 主 教 大 典 的 十 字 架 等 物 品 。 展 品 亦 包 括 他 擢 陞 輔 理 主 教 時 的 祝 聖 大 典 禮 儀 小 冊 子 , 多 份 與 他 有 關 的 文 件 複 印 本 , 包 括 領 洗 及 領 堅 振 證 書 ; 主 教 委 任 狀 、 教 廷 傳 信 部 回 覆 香 港 教 區 推 舉 李 為 署 理 教 區 首 長 的 信 函 , 以 及 他 就 任 主 教 的 宣 誓 辭 等 。

此 外 , 展 覽 張 貼 昔 日 有 關 李 主 教 的 《公 教 報》 報 導 ; 同 場 播 放 曾 與 李 主 教 共 事 的 神 父 和 信 徒 的 座 談 會 片 段 , 講 述 與 他 昔 日 的 生 活 點 滴 及 其 個 性 。

於 七 十 年 代 在 主 教 座 堂 擔 任 堂 區 秘 書 的 信 徒 蔡 子 民 曾 任 李 宏 基 的 秘 書 , 他 七 月 廿 三 日 向 本 報 說 , 昔 日 社 會 沒 有 現 在 般 富 庶 , 李 主 教 不 時 援 助 窮 人 : 「他 善 待 教 友 , 特 別 是 貧 窮 人 , 經 常 在 聖 堂 派 發 救 濟 品 , 給 予 『哀 矜』 (金 錢 援 助) , 資 助 他 們 的 生 活 需 要 。」

蔡 子 民 稱 , 李 服 務 主 教 座 堂 時 , 除 了 完 成 基 本 的 牧 民 職 務 外 , 還 不 時 關 注 堂 區 善 會 的 工 作 。 談 及 李 主 教 為 人 , 他 說 : 「李 主 教 個 性 文 靜 、 少 說 話 、 少 發 怒 …… 很 關 心 別 人 , 不 時 惦 記 窮 苦 者 的 需 要 。」 他 說 自 己 亦 深 受 其 謙 卑 態 度 影 響 。

另 一 信 徒 袁 錦 銓 一 九 六 一 年 加 入 聖 神 修 院 的 小 修 院 時 才 十 二 歲 , 當 時 的 李 宏 基 神 父 是 小 修 院 副 院 長 , 袁 加 入 小 修 院 一 年 後 李 神 父 便 調 任 , 故 此 對 他 的 印 象 很 模 糊 , 是 次 聯 同 小 修 院 的 舊 同 學 參 觀 展 覽 , 才 對 李 主 教 的 作 風 和 待 人 接 物 態 度 有 更 深 了 解 。

教 區 神 父 李 國 雄 同 日 稱 , 他 未 加 入 修 院 時 已 認 識 李 宏 基 神 父 : 「那 時 他 在 主 教 座 堂 服 務 , 我 是 該 堂 教 友 , 他 得 悉 我 放 棄 校 長 一 職 加 入 修 院 , 表 示 欣 賞 我 的 決 定 。 」 一 九 六 九 年 李 國 雄 晉 鐸 , 李 宏 基 神 父 特 意 送 贈 他 一 支 鋼 筆 來 祝 賀 。

李 宏 基 主 教 一 九 二 二 年 三 月 廿 九 日 生 於 廣 州 , 三 九 年 進 入 香 港 教 區 的 小 修 院 , 四 五 年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現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五 二 年 在 港 晉 鐸 , 隨 後 在 西 貢 小 修 院 任 教 。 他 曾 出 任 教 區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 一 九 七 一 年 擢 陞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輔 助 當 時 的 徐 誠 斌 主 教 ; 後 來 徐 主 教 病 逝 , 李 宏 基 七 三 年 五 月 委 任 為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 同 年 十 二 月 獲 任 命 為 教 區 主 教 , 七 四 年 四 月 就 任 , 同 年 七 月 廿 三 日 因 心 臟 病 逝 世 。
2014 年 8 月 3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天主教香港教區牧函集 (一九六九-一九七五),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Bp. Peter LEI Wang-kei 李宏基主教 [展覽--紀念李宏基主教逝世四十周年,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