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NGAI, Wan-Fai Peter
魏蘊輝神父 (玉華)

* Birth in Huizhou (惠州), Guangdong (廣東0: [14 February 1900]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19 April 1930]
* Death in Hong Kong: [7 September 1953]

* Swa Bue, Haifung: [1931] - [1932]
* St. Margaret Mary
s Church, Happy Valley: [1933] - [1938]
* Vicar at the Precious Blood Church, Shamshuipo: [1939] - [1941]
* St. Francis
Church, Wanchai: [1948] - [1950]
* Holy Soul
s Church, Wanchai: Assistant [1951] - [1953]

      

 

魏蘊輝 (NGAI, Wan-Fai Peter 1900-1953)
一 九 0 年 二 月 十 四 日 在 惠 州 淡 塘 出 生 , 一 九 三 0 年 四 月 十 九 日 在 香 港 晉 鐸 。 同 年 六 月 二 日 被 派 往 海 豐 汕 尾 工 作 , 數 月 後 返 港 , 任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助 理 司 鐸 。 日 本 佔 領 期 間 被 調 回 汕 尾 服 務 。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任 灣 仔 煉 靈 堂 助 理 司 鐸 。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 不 幸 與 程 野 聲 神 父 一 同 在 堂 區 遭 殺 害 。

 

Two Catholic Priests Murdered in Wan Chai
Beaten to Death and Robbed
Shocking Affairs at Holy Souls Church

Two Chinese Catholic priests of the Holy Soul’s Church in Wanchai were brutally murdered in the early hours of this morning by thieves who got away with a large amount of jewellery and $1,500 in cash.

The murdered men were the Rev. Father Peter Ngai and the Rev. Father John Cheng who were attacked while sleeping in their quarters and apparently beaten to death with blunt instruments.

The murder was discovered by the Rev. Father James Zillioli, priest in charge of the church. He became suspicious when neither Father Ngai nor Father Cheng were present in church for the 6 a.m. Mass.

Both had severe injuries to the chest which Police believe were caused by blunt weapons.

The telephone and electricity lines leading to the room were also found cut.

Immediately after being informed of the murder, Police threw out a dragnet and began searching the Kowloon railway station and Macao shipping wharves for suspects believed to have hand injuries and bloodstained clothes.

Shortly after the discovery of the double murder Mr. D.G Mcpherson, Director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rrived on the scene with a large party of police.

Later this morning the Authorities offered a reward of $5,000 for information leading to the apprehension of the murderers.

Father Zillioli who discovered the murder said this morning he went to the priests’ quarters to investigate because they had not appeared for the early morning Mass.

When he looked into the two adjoining rooms where the two priests lived he found them lifeless on the floor.

The rooms were in a very disorderly state, the drawers and chests having been ransacked.

Greatly alarmed, Father Zillioli rushed for the telephone and found the phone disconnected. He then raised the alarm.

Police arrived shortly and a quantity of jewellery and cash were also discovered missing.

A solemn Requiem Mass for the two priests will be held in the Holy Souls’ Church at 10 a.m. tomorrow. His Lordsh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will officiate. Following the Mass the funeral service will be held at the Catholic Cemetery.

Father Ngai was born in Shen Yeong, Waichow, Tam Tong District, in 1900 and was ordained priests in Hong Kong in April 1930. In June, the same year, he was appointed to work in the Hoi Fung district, Swaboe, Kwangtung Province.

In the following year, he was assigned to Hong Kong and became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St Margaret’s Church.

During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he was sent back to Hoi Fung district, where he worked with the country people.

In 1946,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and worked in the Holy Souls’ Church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and remained there since.

During his many years in Hong Kong, Father Ngai became very well-known and loved by the people in Wanchai. He was always very quiet and very friendly. He was mainly responsible for the rebuilding at the church in Star Street, the funds for which were contributed by the people in Wanchai.

Father John Baptist Cheng was born in Hong Kong in July 1918,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in Macao, in July 1944. Soon after his ordination, he was appointed as the editor of a Chinese Catholic Paper, the Kung Kao Po. He was also the founder and editor of the Modern Students, a monthly magazine for Chinese students. At the same time, he was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Catholic Students Association. He was also an active worker in the Legion of Mary and at the time of his death was the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Junior Chinese Section of Hong Kong. About a month and a half ago, he was appointed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the Holy Soul’s Church.

He was a very popular leader of the young people and took keen interest in the activities of the young generation.
7 September 1953 

 

Murdered Priests Four Thousand People Watch Funeral Procession High Requiem Mass

Over 4,000 men, women and children thronged the precincts of the Holy Souls’ Church, Star Street, Wanchai, and the Roman Catholic Cemetery at Happy Valley yesterday to pay their last respects to the two Chinese Catholic priests who were found brutally beaten to death at their quarters at the Holy Souls’ church rectory early on Monday morning.

The remains of the Rev. Father Peter Ngai, 53, and the Rev. Father John Cheng, 35, both of whom were assistant Parish Priests at the Church, were borne in two corteges to the cemetery in a mile-long procession.

A Church service preceded the funerals.

The Solemn Requiem High Mass was celebrated by the Rt Rev. Lawrence Bianchi, Bishop of Hong Kong. He was assisted at the altar by the Rev. Father P. Lau and Rev. Father J. Wong. Acting as Deacon and Sub-Deacon respectively were Rev. Father John Liu and Rev. Father J. Ruggiero. Rev. Father J. Allesio was Master of Ceremonies.

Bishop Bianchi also performed the Blessing of the Catafalque during the service. A brief sermon was preached in Cantonese by the Rev. Father B. Chen. The Choir of the Aberdeen Regional Seminary was in attendance.

Both the deceased priests were well-known in Catholic circles and especially loved by their Wanchai parishioners. This was evidenced by the large crowd which braved the midday heat to attend the funerals.

Father Cheng is survived by his mother and three brothers, who were the chief mourners.

Father Ngai is survived by many distant relatives.

Also present were priests and nuns representing all the Catholic religious orders and congregations of the Colony, and representatives of all Catholic schools, institutions and organizations.

At the Cemetery, a Guard of Honour was formed by schoolgirls of the Sacred Heart School and the Tak Ching School. The Bishop also officiated at the service there.

Among the wreaths sent were those from the Hong Kong Catholic Students’ Assoication, Wah Yan College, the Tak Ching Middle School, St. Francis School, Sacred Heart School, St. Mary’s School, Precious Blood School and School, St. Joseph’s Society, Our Lady of Sorrow Society, Children of Mary, Ki Lap School, the Wanchai Parochial Centre, and the St. Joan’s Night School.
9 September 1953

 

Bishop Bianchi Presides at Solemn Requiem and Funeral of Two Diocesan Priests
Father John B. CHENG & Father Peter NGAI
R.I.P.

The Bishop, Clergy and Catholic people of Hong Kong were shocked last Monday morning at the news of the sudden and violent death of two Diocesan priests, Father Peter Ngai, and Father John Baptist Cheng.

Both priests who were attached to Holy Souls Church, Wanchai, were murdered in the Rectory there during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of 7 September 1953.

Father James Zilioli, the parish priest who lives at the Cathedral Rectory, arrived at Holy Souls Church at about 5:30 on Monday morning. At once he noticed the electric bell wires cut and proceeded to the priests quarters to investigate. He found the dead bodies of his two assistant priests. Signs of a violent death by beating were evident in both rooms of the rectory. His Lordsh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was summoned and a report made to the police. No valuables or money, were stolen from the priests room.

A solemn Requiem Mass was sung in Holy Souls Parish Church by His Lordsh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for the two priests. A large gathering of priests and religious from the many Religious Societies in the Colony were present, together with thousands of the people. The funeral took place in St. Michael
s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and was presided over by Bishop Bianchi.

The panegyric was preached by Father B. Chan, who told in a few well chosen words the life of the slain priests, who died at their posts and in the midst of their priestly apostolate. The Deacon and Sub-deacon at the Mass were Father Lau, and Father J. Wong, and the Assistants at the throne of His Lordsh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were Father John Liu and Father Nicholas Ruggiero, P.I.M.E. Father Joseph Alessio, P.I.M.E. was the Master of Ceremonies. The students of the Regional Seminary and the block of more than a hundred priests in the body of the church sang the Mass, and the Office for the Dead.

Father Peter Ngai was born at Sheunyongwai in 1900 and was ordained in Hong Kong in 1930. For one year he worked at Swabue, in the Haifong District. The next year he was appointed to St. Margaret
s Church as Assistant. During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he again returned to the Haifong District. Since 1946 he has been assistant to Father Zilioli at Holy Souls Church. Father Ngai was a quiet unassuming character and kind to all those he dealt with.

Father J. B. Cheng was born in Hong Kong in 1918 and ordained a priest in 1944, in Macau. Soon after his ordination he was appointed Editor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weekly paper the
Kung Kao Po. He was founder and Editor of the Modern Student a monthly Chinese language paper for students, and was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Students' Association. As well he was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Junior Curia of the Legion of Mary. Father Cheng was well known and loved particularly by the youth to whom he gave of his time and energy unstintingly.
11 September 1953

 

今日出版之天主教「公教報」報導
認定程魏慘遭謀殺
強調財物無損失文件翻得凌亂

煉 靈 堂 程 、 魏 兩 神 父 被 殺 慘 案 內 幕 直 至 現 在 還 未 水 落 石 出 , 究 竟 為 「政 治 謀 殺」 抑 為 「打 劫 謀 殺」 正 在 被 人 議 論 紛 紜 中 , 本 港 天 主 教 公 教 進 行 社 在 今 十 三 日 所 出 版 的 「公 教 報」 中 , 強 調 「此 顯 然 係 匪 徒 有 計 劃 之 謀 害」 。 「公 教 報」 乃 屬 一 份 週 刊 , 在 每 個 星 期 日 出 版 , 而 程 、 魏 兩 神 父 之 被 害 日 期 為 本 月 七 日 星 期 一 適 在 該 刊 出 版 一 日 之 後 , 故 本 期 乃 為 兩 神 父 被 害 後 公 教 報 出 版 之 第 一 次 , 因 此 , 該 公 教 報 對 此 事 採 取 如 何 態 度 報 導 , 頗 為 一 般 人 所 注 意 , 蓋 該 報 乃 天 主 教 喉 舌 之 故 。 今 日 出 版 之 公 教 報 第 一 版 頭 條 地 位 登 載 此 一 消 息 , 文 內 強 調 金 錢 及 教 友 所 寄 存 飾 物 並 無 缺 少 。 該 報 導 的 標 題 異 常 刺 激 , 「驚 人 命 案 , 程 野 聲 魏 蘊 輝 二 司 鐸 , 七 日 晨 慘 遭 謀 殺 身 死 !」

內 文 如 次 : 「(本 報 訊) 本 月 七 日 清 晨 , 本 港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突 然 傳 出 驚 人 消 息 ,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二 神 父 , 遭 暴 徒 謀 殺 身 死 , 此 項 駭 人 聽 聞 之 噩 耗 傳 出 後 , 震 驚 了 整 個 香 港 教 區 , 本 港 主 教 及 屬 下 , 深 為 悲 痛 惋 惜 。 至 於 謀 害 原 因 , 現 正 在 調 查 中 。 七 日 晨 , 本 堂 理 神 父 照 例 由 大 堂 到 煉 靈 堂 獻 祭 , 但 是 日 到 達 煉 靈 堂 時 , 按 鈴 不 應 , 即 覺 有 異 , 後 到 聖 堂 , 不 見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二 司 鐸 獻 祭 , 更 覺 奇 怪 , 於 是 即 到 二 位 司 鐸 房 內 察 看 , 一 進 程 鐸 房 門 , 見 程 公 側 臥 於 血 泊 之 中 , 頭 臉 紫 腫 不 堪 , 頭 殼 也 被 打 破 , 襯 衣 也 被 撕 毀 , 並 有 尖 銳 螺 旋 武 器 刺 傷 痕 跡 , 慘 不 忍 睹 。 後 往 魏 神 父 房 內 一 看 , 見 魏 鐸 亦 死 於 血 泊 中 , 室 內 文 件 均 翻 得 凌 亂 , 金 錢 及 教 友 寄 存 之 飾 物 , 並 未 缺 少 。 當 時 理 公 想 打 電 話 通 知 警 察 局 , 但 電 話 線 已 被 截 斷 , 此 顯 然 係 匪 徒 有 計 劃 之 謀 害 。」

在 公 教 報 另 一 段 報 導 遇 害 兩 神 父 出 殯 之 情 形 , 他 述 陳 鴻 恩 神 父 講 道 內 稱 : 「此 次 二 鐸 不 幸 慘 遭 殘 殺 , 令 人 不 勝 悲 嘆 , 但 他 們 都 死 在 自 己 的 本 份 上 , 照 這 次 的 遭 遇 的 情 形 觀 察 , 他 們 可 能 是 為 天 主 致 命 的 ……

整 張 公 教 報 於 報 導 上 述 新 聞 , 對 於 兩 神 父 之 死 所 採 用 之 字 眼 , 均 稱 之 為 「慘 遭 暴 徒 謀 殺」 。 又 關 於 外 間 因 未 明 程 神 父 有 否 參 加 「聖 母 軍」 而 諸 多 推 測 , 據 公 教 報 紀 載 程 神 父 之 履 歷 中 有 : 「一 九 五 二 年 主 教 又 委 任 其 為 香 港 聖 母 領 報 青 年 區 團 中 文 團 指 導 司 鐸 。」
1953 年

 

煉靈堂神父被殺案
教會致電教廷報告
白主教今為被害者舉行彌撒

據 本 港 天 主 教 會 方 面 消 息 : 昨 晨 程 魏 兩 神 父 被 謀 殺 後 , 教 會 人 士 均 表 震 驚 , 認 為 此 乃 極 罕 有 之 事 件 , 已 於 昨 日 下 午 急 電 羅 馬 教 廷 , 報 告 一 切 , 以 示 事 件 之 嚴 重 。

歷 時 廿 五 分 鐘 , 長 凡 數 里 之 送 殯 行 列 , 於 今 晨 十 一 時 卅 二 分 開 始 出 發 , 參 加 此 一 莊 嚴 之 出 殯 行 列 的 中 外 天 主 教 人 士 , 在 四 千 人 以 上 。

此 一 出 殯 行 列 , 乃 致 送 昨 晨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被 歹 徒 謀 殺 斃 命 之 故 魏 神 父 蘊 輝 (聖 名 伯 多 祿) 及 故 程 神 父 野 聲 (聖 名 約 翰) 二 人 之 靈 柩 , 前 往 本 港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者 。

今 晨 十 時 煉 靈 堂 , 首 先 由 大 主 教 白 英 奇 神 父 領 導 , 數 百 中 外 籍 天 主 教 神 父 , 各 級 司 鐸 , 及 修 士 修 女 暨 三 千 餘 人 之 天 主 教 徒 , 在 該 堂 舉 行 「大 安 所 彌 撒 」 (即 升 天 祈 禱 儀 式) 此 一 莊 嚴 之 彌 撒 歷 時 一 小 時 又 三 十 分 鐘 始 告 完 畢 。 靈 堂 中 央 放 置 周 圍 圍 以 葵 樹 及 白 臘 燭 之 靈 柩 兩 具 , 靈 柩 中 上 蓋 黑 色 黃 邊 中 鑲 十 字 之 黑 布 , 黑 布 之 上 安 放 兩 神 父 生 前 所 用 之 衣 及 帽 , 彌 撒 禮 在 充 滿 哀 思 之 聖 詩 輓 歌 聲 中 進 行 。

今 晨 致 送 花 圈 之 數 達 五 百 個 以 上 , 自 煉 靈 堂 之 地 下 走 廊 而 至 四 樓 密 密 排 列 , 數 千 天 主 教 徒 則 站 立 於 永 豐 街 及 星 街 一 帶 街 外 , 而 達 煉 靈 堂 地 下 二 三 四 樓 而 至 禮 堂 , 人 數 之 多 前 所 未 有 。

送 殯 之 團 體 有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德 貞 女 子 中 校 , 寶 血 女 子 中 學 , 基 立 學 校 日 夜 校 全 體 員 生 , 灣 仔 聖 若 瑟 會 , 灣 仔 聖 母 會 , 灣 仔 聖 母 七 苦 會 , 灣 仔 聖 母 孝 女 會 , 煉 靈 堂 全 體 人 員 , 律 敦 治 醫 院 教 友 , 聖 德 蘭 學 校 , 寶 血 堂 青 年 會 等 校 數 十 團 體 人 員 。

故 程 神 父 之 母 , 則 於 十 一 時 三 十 分 先 行 乘 車 離 開 , 並 未 參 加 送 其 子 之 喪 禮 。
星島晚報  1953 年 9 月 8 日

 

煉靈堂發生神秘兇殺案
兩名神甫離奇遇害
程野聲神甫生前曾接恐嚇信
警方懸紅緝兇遺體今日出殯

一 宗 較 罕 見 之 命 案 , 發 生 於 前 晚 更 深 人 靜 三 時 , 兩 與 世 無 爭 之 天 主 教 神 父 , 慘 遭 毒 手 。 慘 案 於 昨 晨 清 晨 六 時 許 , 方 被 人 發 覺 , 兇 手 在 逃 , 警 方 現 正 嚴 予 追 緝 中 。

查 肇 事 地 點 為 灣 仔 星 街 一 號 , 月 前 方 告 落 成 之 煉 靈 堂 , 乃 天 主 教 人 士 經 募 年 餘 而 籌 建 者 , 除 地 下 為 崇 拜 禮 堂 外 , 樓 高 六 層 , 設 基 立 小 學 。 六 樓 撥 出 兩 房 , 為 遇 難 兩 神 父 作 居 停 之 所 , 亦 即 兇 案 發 生 所 在 。 其 他 工 役 人 等 , 均 住 樓 下 , 故 整 層 六 樓 只 得 二 人 。 兇 案 發 生 時 , 可 能 在 深 夜 , 而 兇 徒 之 進 入 , 因 該 處 平 日 關 防 頗 嚴 , 故 亦 可 能 於 日 間 潛 入 , 躲 蔽 至 晚 上 始 動 手 者 。 據 聞 行 兇 原 因 , 為 該 兩 神 父 之 友 人 , 嘗 有 珠 寶 玉 石 一 批 , 暫 寄 存 彼 處 , 為 匪 探 知 而 動 殺 機 。

該 堂 向 例 每 晨 分 三 次 瞻 禮 彌 撒 , 第 一 次 六 時 三 十 分 , 第 二 次 七 時 正 , 第 三 次 七 時 五 十 分 , 主 任 神 父 為 理 神 父 , 彼 住 堅 道 十 六 號 之 天 主 堂 。 彼 昨 晨 依 例 由 堅 道 赴 該 煉 靈 堂 主 理 彌 撒 , 彼 抵 達 六 樓 時 。 為 六 時 一 刻 , 按 門 鈴 無 人 應 , 入 內 始 悉 兩 同 侶 早 已 魂 歸 天 國 , 一 名 程 野 聲 , 現 年 卅 五 歲 , 於 一 九 四 四 年 被 羔 封 為 神 父 , 一 名 魏 蘊 輝 , 現 年 五 十 四 歲 , 於 一 九 三 0 年 被 羔 封 為 神 父 , 均 中 國 人 。 程 野 聲 體 格 雄 健 , 前 晚 九 時 , 尚 一 度 主 持 聖 母 會 乒 乓 象 棋 一 優 勝 頒 獎 典 禮 ; 魏 蘊 輝 則 前 晚 嘗 出 外 , 至 十 一 時 左 右 返 宿 舍 , 身 型 較 矮 小 。 程 被 兇 徒 以 利 器 刺 傷 要 害 多 處 , 流 血 極 多 ; 魏 亦 被 刺 , 且 刺 後 被 扼 頸 , 兩 屍 體 經 送 殮 房 剖 驗 。

事 後 , 發 現 該 堂 之 電 話 線 與 及 電 鈴 線 均 被 事 先 割 斷 , 二 樓 鐵 絲 網 之 旁 , 發 現 深 灰 色 手 襪 一 對 , 可 能 為 兇 徒 因 避 免 遺 下 指 模 而 穿 戴 者 , 警 方 現 動 員 大 批 警 探 追 查 中 。

又 查 被 害 魏 蘊 輝 神 父 及 程 野 聲 神 父 均 係 粵 人 。 魏 神 父 服 務 天 主 堂 達 數 十 年 之 久 , 在 該 煉 靈 堂 之 職 務 為 協 助 該 堂 之 主 任 神 父 理 神 父 (義 大 利 人) 管 理 灣 仔 區 天 主 教 友 , 平 日 性 情 極 為 溫 和 慈 祥 。 程 野 聲 神 父 則 以 前 係 在 本 港 天 主 教 「公 教 報」 任 職 甚 久 , 曾 在 該 報 任 主 筆 , 傳 兩 個 月 前 , 程 本 人 曾 接 獲 一 匿 名 信 , 信 內 警 告 程 本 人 今 後 不 得 發 表 反 共 言 論 , 並 要 求 程 本 人 立 即 離 開 天 主 教 「公 教 報」 , 並 須 於 離 職 後, 在 「公 教 報」 登 載 聲 名 離 職 的 啟 事 。 程 本 人 曾 將 此 信 給 予 教 友 們 親 看 , 並 研 究 應 否 立 即 離 職 。 後 程 本 人 乃 決 定 請 求 調 職 , 於 兩 個 月 前 , 奉 調 到 該 煉 靈 堂 。 當 時 , 該 程 神 父 曾 在 本 港 天 主 教 「公 教 報」 上 刊 登 調 職 啟 事 , 文 內 並 強 調 聲 明 , 本 人 以 後 對 於 「公 教 報」 之 任 何 文 字 與 發 表 言 論 , 均 絕 不 負 責 。 此 項 啟 事 刊 出 後 , 程 本 人 即 調 職 至 煉 靈 堂 。 其 工 作 為 協 助 編 輯 天 主 教 小 學 課 程 。 昨 據 程 神 父 之 母 唐 秀 芳 (住 寶 靈 頓 道 廿 八 號 地 下 稱 : 死 者 程 野 聲 神 父 現 年 三 十 四 歲 , 係 渠 所 生 三 子 之 最 年 長 者 , 程 本 人 平 日 頗 有 積 蓄 , 去 年 聖 誕 節 , 曾 失 去 六 百 元 。 程 母 昨 晨 與 記 者 談 話 時 , 流 淚 不 止 , 為 狀 甚 哀 。

又 警 務 處 偵 輯 處 長 麥 花 臣 昨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三 十 分 向 記 者 表 示 :  () 此 案 為 一 行 劫 與 謀 殺 的 案 件 。 記 者 詢 以 是 否 與 政 治 謀 殺 有 關 , 麥 處 長 堅 決 否 定 與 政 治 有 牽 涉 。 (兇 手 迄 昨 午 仍 未 捕 獲 , 但 若 干 人 被 追 蹤 調 查 。 () 警 方 決 定 懸 賞 五 千 元 購 緝 此 案 兇 手 。 () 警 方 相 信 行 兇 者 在 一 人 以 上 。

又 悉 : 自 轟 動 社 會 之 兩 神 父 被 謀 殺 案 消 息 傳 出 後 , 全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為 之 震 驚 , 此 宗 罕 有 之 謀 殺 案 發 生 後 , 警 方 極 為 重 視 , 已 下 令 嚴 緝 兇 手 歸 案 。 兇 案 發 生 後 未 幾 , 本 港 各 教 堂 神 父 、 姑 娘 等 均 先 後 獲 知 凶 訊 , 而 本 港 公 教 進 行 社 亦 將 此 消 息 報 道 。 據 謂 : 外 傳 兩 神 父 之 睡 房 存 有 銀 幣 及 手 飾 一 批 被 劫 一 事 , 表 示 不 確 。 據 悉 : 全 部 銀 飾 均 未 被 匪 徒 劫 去 。 該 發 言 人 又 謂 : 程 神 父 被 殺 之 後 , 發 現 全 身 赤 裸 , 可 能 因 程 神 父 與 兇 徒 搏 鬥 時 , 被 兇 徒 將 全 身 衣 褲 撕 毀 , 以 致 被 誤 為 赤 身 睡 覺 。 查 程 野 聲 神 父 及 魏 蘊 輝 神 父 之 遺 體 , 已 於 昨 晚 七 時 舁 返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入 殮 , 本 港 公 教 人 士 聞 訊 馳 往 瞻 仰 遺 容 者 不 少 。 今 晨 十 時 , 白 英 奇 主 教 將 親 臨 煉 靈 堂 主 持 大 安 所 彌 撒 祭 禮 , 安 所 彌 撒 完 畢 後 , 即 舉 殯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預 料 今 晨 將 有 本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及 各 教 會 團 體 參 加 彌 撒 祭 禮 及 送 殯 。 本 港 公 教 華 人 俱 樂 部 負 責 人 切 望 本 港 公 教 人 士 , 多 參 加 此 祭 禮 。 該 負 責 人 謂 : 因 時 間 短 促 , 故 該 會 未 能 將 公 祭 兩 遇 害 神 父 之 消 息 向 各 會 員 一 一 通 知 。
香港時報  1953 年 9 月 8 日

 

陳寒波之後又有程野聲
兩反共神父突遭謀殺政治性質極濃厚
死者平日不滿共黨暴政,曾領隊赴台觀光及主持公教報
公教報昨公佈煉靈堂內並無失物,行兇者顯然不在要財而在要命

昨 日 本 港 發 生 之 天 主 教 兩 神 父 被 人 謀 殺 案 , 刻 正 引 起 全 港 教 會 人 士 及 社 會 居 民 之 震 驚 , 警 察 當 局 對 之 已 特 殊 注 意 。

此 案 謀 殺 之 動 機 , 雖 尚 在 警 方 人 員 嚴 密 偵 查 之 中 , 未 能 予 以 肯 確 之 判 定 , 但 有 關 方 面 人 士 , 均 認 為 係 陳 寒 波 以 後 之 另 一 嚴 重 謀 殺 案 , 其 主 謀 背 景 決 不 尋 常 。 死 者 之 一 程 野 聲 氏 , 為 本 港 天 主 教 之 重 要 份 子 , 其 人 學 問 湛 深 , 性 情 和 靄 , 而 思 想 則 極 端 反 共 。 唯 一 代 表 天 主 教 言 論 之 「公 教 報」 , 即 係 由 程 氏 主 持 , 並 擔 任 總 編 輯 。 去 年 天 主 教 人 士 所 組 織 之 台 灣 觀 光 團 , 程 氏 亦 被 推 為 團 長 , 凡 此 俱 可 想 見 其 人 之 深 負 物 望 。

另 一 被 殺 神 父 魏 蘊 輝 , 亦 為 一 勇 於 反 共 之 積 極 份 子 , 在 本 港 由 天 主 教 主 辦 之 若 干 學 校 中 , 程 、 魏 二 氏 均 有 擔 任 授 課 , 並 經 常 將 中 共 在 大 陸 迫 害 天 主 教 及 其 他 種 種 暴 行 , 向 學 生 講 述 , 勗 學 生 篤 信 真 理 , 勿 為 共 黨 之 邪 誘 所 愚 , 依 據 已 往 習 慣 , 北 角 寶 血 女 子 中 學 在 週 一 舉 行 彌 撒 時 , 均 係 由 二 氏 出 席 主 持 , 及 二 氏 被 殺 消 息 傳 抵 該 校 , 適 各 員 生 正 集 中 禮 堂 , 等 候 舉 行 彌 撒 , 不 少 學 生 聞 此 噩 耗 , 不 約 而 同 失 聲 痛 哭 , 當 時 全 校 空 氣 , 至 為 悲 愴 , 於 此 亦 足 見 二 氏 平 日 循 循 善 誘 , 誨 人 不 倦 , 故 能 感 人 如 此 之 深 。

程 野 聲 現 年 約 三 十 四 歲 , 已 禿 頂 , 平 日 辦 公 均 在 皇 帝 行 二 樓 之 公 教 進 行 社 , 待 人 接 物 , 靄 然 可 親 , 固 一 好 好 先 生 也 。 現 全 港 教 會 人 士 均 渴 望 當 局 嚴 緝 兇 徒 , 早 日 破 案 , 勿 使 漏 網 云 。

程魏兩神父平素 甚慈祥受人愛戴
又 據 接 近 魏 神 父 者 言 , 魏 神 父 素 性 堅 信 上 帝 , 服 務 宗 教 有 三 十 餘 年 歷 史 , 即 在 香 港 服 務 也 有 十 餘 年 , 為 人 慈 祥 和 氣 , 與 人 甚 為 相 得 , 敢 斷 定 其 是 次 不 幸 被 殺 , 非 因 私 人 仇 怨 , 可 能 是 兇 徒 因 謀 殺 程 神 父 , 魏 神 父 聞 聲 出 而 往 救 , 因 此 給 兇 徒 手 斃 , 因 為 魏 神 父 與 程 神 父 居 處 是 斜 對 房 , 又 魏 神 父 生 前 對 大 陸 虐 待 天 主 教 神 父 至 為 悲 憤 , 每 與 教 友 談 及 輒 不 勝 喟 嘆 , 除 此 以 外 實 無 死 因 , 然 竟 以 是 而 被 殺 , 則 共 產 黨 之 肉 誠 不 足 食 也 云 云 。

又 據 另 一 平 時 接 近 程 氏 者 稱 : 程 氏 生 前 為 人 有 三 點 最 令 人 敬 仰 : 一 、 吃 得 苦 , 二 、 有 膽 色 , 三 、 做 事 任 勞 任 怨 。 故 此 次 他 接 獲 恐 嚇 信 後 , 態 度 極 為 鎮 定 , 據 推 測 他 除 向 主 教 報 告 外 , 無 向 其 他 任 何 人 提 及 , 直 至 死 後 始 知 此 事 。 他 現 任 主 要 職 責 ,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指 導 員 , 煉 靈 堂 副 管 堂 。 天 主 教 國 內 之 人 , 對 他 均 有 極 良 好 之 印 象 , 他 主 編 之 「公 教 報」 對 於 中 共 迫 害 教 友 情 形 , 報 導 甚 為 詳 確 , 尤 為 教 友 以 及 關 心 大 陸 情 況 者 所 愛 讚 。 由 於 他 做 人 熱 情 堅 毅 , 所 以 他 去 年 組 團 赴 台 灣 觀 光 時 , 神 父 及 女 修 士 均 踴 躍 參 加 推 他 為 團 長 , 在 台 時 , 亦 曾 謁 見 蔣 總 統 及 其 他 軍 政 機 關 首 長 , 對 於 天 主 教 之 佈 道 工 作 , 貢 獻 甚 大 , 此 次 被 害 , 知 者 莫 不 深 表 惋 惜 。

煉靈堂內遭殺害 發覺時兇手已逃
至 程 , 魏 兩 神 父 之 遭 害 於 昨 晨 清 晨 六 時 許 , 方 被 人 發 覺 , 兇 手 在 逃 , 警 方 現 正 嚴 予 追 緝 中 。

查 肇 事 地 點 為 灣 仔 星 街 一 號 , 月 前 方 告 落 成 之 煉 靈 堂 , 乃 天 主 教 人 士 經 募 年 餘 而 籌 建 者 , 除 地 下 為 崇 拜 禮 堂 外 , 樓 高 六 層 , 設 基 立 小 學 , 六 樓 撥 出 兩 房 為 遇 難 兩 神 父 作 居 停 之 所 , 亦 即 兇 案 發 生 所 在 , 其 他 工 役 人 等 均 住 樓 下 , 故 整 層 六 樓 只 得 二 人 , 兇 案 發 生 時 可 能 在 深 夜 , 而 兇 徒 之 進 入 , 因 該 處 平 日 關 防 頗 嚴 , 故 亦 可 能 於 日 間 潛 入 躲 蔽 , 至 晚 上 始 動 手 者 。 據 一 說 謂 行 兇 原 因 為 該 兩 神 父 之 友 人 , 嘗 有 珠 寶 玉 石 一 批 , 暫 寄 存 彼 處 , 為 匪 探 知 而 動 殺 機 。

該 堂 向 例 每 晨 分 三 次 瞻 禮 彌 撒 , 第 一 次 六 時 三 十 分 , 第 二 次 七 時 正 , 第 三 次 七 時 五 十 分 , 主 任 神 父 為 理 神 父 , 彼 住 堅 道 十 六 號 之 天 主 堂 , 彼 昨 晨 依 例 由 堅 道 赴 該 煉 靈 堂 主 理 彌 撒 , 彼 抵 達 六 樓 時 為 六 時 一 刻 , 按 門 鈴 無 人 應 , 入 內 始 悉 兩 同 侶 早 已 魂 歸 天 國 , 一 名 程 野 聲 , 現 年 卅 五 歲 , 於 一 九 四 四 年 被 羔 封 為 神 父 , 一 名 魏 蘊 輝 , 現 年 五 十 四 歲 , 於 一 九 三 0 年 被 羔 封 為 神 父 , 均 中 國 人 。 程 野 聲 體 格 雄 健 , 前 晚 九 時 嘗 一 度 主 持 聖 母 會 , 乒 乓 象 棋 一 優 勝 頒 獎 典 禮 , 魏 蘊 輝 則 前 晚 嘗 出 外 至 十 一 時 左 右 返 宿 舍 , 身 型 較 矮 少 , 程 被 兇 徒 以 利 器 刺 傷 要 害 多 處 流 血 極 多 , 魏 亦 有 被 刺 , 且 刺 後 被 扼 頸 , 兩 屍 體 經 送 殮 房 剖 驗 。

兇手預先剪電線 神父曾接恐嚇信
事 後 發 現 該 堂 之 電 話 線 與 及 電 鈴 線 均 被 事 先 割 斷 , 二 樓 鐵 絲 網 之 旁 , 發 現 深 灰 色 手 套 一 對 , 可 能 為 兇 徒 因 避 免 遺 下 指 模 而 穿 戴 者 , 警 方 現 動 員 大 批 警 探 追 查 中 。

又 查 被 害 魏 蘊 輝 神 父 及 程 野 聲 神 父 均 係 粵 人 , 魏 神 父 服 務 天 主 堂 達 數 十 年 之 久 。 在 該 煉 靈 堂 之 職 務 為 協 助 該 堂 之 主 任 神 父 理 神 父  (義 大 利 人管 理 灣 仔 區 天 主 教 友 , 平 日 性 情 極 為 溫 和 慈 祥 。 程 野 聲 神 父 則 以 前 係 在 本 港 天 主 教 「公 教 報」 任 職 甚 久 , 曾 在 該 報 任 總 編 輯 , 傳 兩 個 月 前 , 程 本 人 曾 接 獲 匿 名 信 , 信 內 警 告 程 本 人 , 今 後 不 得 發 表 反 共 言 論 , 並 要 求 程 本 人 立 即 離 開 天 主 教 「公 教 報」 , 並 須 於 離 職 後 , 在 「公 教 報」 登 載 聲 名 離 職 的 啟 事 , 程 本 人 曾 將 此 信 給 予 教 友 們 觀 看 , 並 研 究 應 否 立 即 離 職 。 後 程 本 人 乃 決 定 請 求 調 職 , 於 兩 個 月 前 奉 調 到 該 煉 靈 堂 , 當 時 , 該 程 神 父 曾 在 本 港 天 主 教 「公 教 報」 上 刊 登 調 職 啟 事 , 文 內 並 強 調 聲 明 , 本 人 以 後 對 於 「公 教 報」 之 任 何 文 字 與 發 表 言 論 。 均 絕 不 負 責 , 此 項 啟 事 刊 出 後 , 程 本 人 即 調 職 至 煉 靈 堂 。 其 工 作 為 協 助 編 輯 天 主 教 小 學 課 程 。 昨 據 程 神 父 之 母 唐 秀 芳 (住 保 靈 頓 道 廿 八 號 地 下) 稱 : 死 者 程 野 聲 神 父 , 現 年 卅 五 歲 , 係 渠 所 生 三 子 之 最 年 長 者 , 程 本 人 平 日 頗 有 積 蓄 , 去 年 聖 誕 節 曾 失 去 六 百 元 , 程 母 昨 晨 與 記 者 談 話 時 流 淚 不 止, 為 狀 甚 哀 。

警務處追緝兇手 懸賞巨金五千元
又 警 務 處 長 偵 緝 處 長 麥 花 臣 昨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卅 分 向 記 者 表 示 : () 此 案 為 一 行 劫 與 謀 殺 的 案 件 , 記 者 詢 以 是 否 與 政 治 謀 殺 有 關 , 麥 處 長 堅 決 否 定 與 政 治 有 牽 涉 , (兇 手 迄 昨 午 仍 未 捕 獲 , 但 若 干 人 已 被 追 踪 調 查 , () 警 方 決 定 懸 賞 五 千 元 購 緝 此 案 兇 手 , () 警 方 相 信 兇 者 在 一 人 以 上 云 。

又 悉 自 轟 動 社 會 之 兩 神 父 被 謀 殺 案 消 息 傳 出 後 , 全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為 之 震 驚 , 此 宗 罕 有 之 謀 殺 案 發 生 後 , 警 方 極 為 重 視 , 已 下 令 嚴 緝 兇 手 歸 案 , 兇 案 發 生 後 未 幾 本 港 各 教 堂 神 父 姑 娘 等 均 先 後 獲 知 凶 訊 , 而 本 港 公 教 進 行 社 亦 將 此 消 息 報 道 , 據 悉 : 外 傳 兩 神 父 之 睡 房 存 有 銀 幣 及 手 飾 一 批 被 劫 一 事 , 表 示 不 確 , 據 悉 全 部 銀 飾 均 未 被 匪 徒 劫 去 , 該 發 言 人 又 謂 : 程 神 父 被 殺 之 後 , 發 現 全 身 赤 裸 , 可 能 因 程 神 父 與 兇 徒 搏 鬥 時 , 被 兇 徒 將 全 身 衣 褲 撕 毀 , 以 致 被 誤 為 赤 身 睡 覺 云 。 查 程 野 聲 神 父 及 魏 蘊 輝 神 父 之 遺 體 , 已 於 昨 晚 七 時 舁 返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入 殮 , 本 港 公 教 人 士 聞 訊 馳 往 瞻 仰 遺 容 者 亦 不 少 , 今 晨 十 時 白 英 奇 主 教 將 親 臨 煉 靈 堂 主 持 大 安 所 彌 撒 祭 禮 , 安 所 彌 撒 完 畢 後 , 即 舉 殯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預 料 今 晨 將 有 本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及 各 教 會 團 體 參 加 彌 撒 祭 禮 及 送 殯 , 本 港 公 教 華 人 俱 樂 部 負 責 人 切 望 本 港 公 教 人 士 多 參 加 此 一 祭 禮 , 該 負 責 人 謂 , 因 時 間 短 促 故 該 會 未 能 將 公 祭 兩 遇 害 神 父 之 消 息 向 各 會 員 一 一 通 知 云 。

又 據 「公 教 報」 昨 公 佈 稱 : 天 主 教 神 父 程 野 聲 及 魏 蘊 輝 二 人 , 昨 晨 發 現 於 本 港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住 所 內 被 人 謀 殺 。 程 野 聲 神 父 , 現 年 卅 五 歲 , 出 生 於 香 港 , 於 一 九 四 四 年 被 羔 封 為 神 父 , 自 羔 封 為 神 父 後 , 同 時 兼 任 天 主 教 學 生 聯 合 會 主 任 , 並 為 「現 代 學 生」 之 創 辦 人 , 馬 利 教 區 工 作 推 進 者 。

魏 蘊 輝 神 父 , 一 九 0 0 年 出 生 於 廣 東 信 陽 圍 (譯 音) , 一 九 三 0 年 於 香 港 被 羔 封 為 神 父 , 彼 曾 在 粵 省 海 防 區 之 沙 鋪 任 職 一 年 , 自 一 九 四 六 年 起 , 彼 即 於 煉 靈 堂 協 助 該 堂 之 主 任 神 父 理 神 父 , 彼 性 情 慈 和 , 深 為 教 友 所 愛 戴 。

兩神父今行大殮 白英奇主教主持
主 任 神 父 理 神 父 於 昨 晨 五 時 三 十 分 赴 該 煉 靈 堂 時 , 發 現 電 話 線 及 電 線 均 已 被 切 斷 , 彼 因 入 房 察 看 究 竟 , 竟 發 覺 程 神 父 頭 部 被 巨 大 器 具 所 擊 , 而 魂 歸 天 國 。 於 另 一 房 間 內 , 魏 神 父 亦 同 樣 被 擊 身 故 , 惟 以 當 時 情 形 而 言 , 彼 所 受 之 痛 苦 似 較 輕 微 , 房 中 各 物 似 已 遍 被 搜 查 , 惟 現 欵 及 貴 重 物 品 並 未 被 竊 , 魏 神 父 之 手 錶 於 二 時 十 五 分 時 停 止 。

兩 神 父 之 遺 體 今 日 將 舉 行 入 殮 , 白 英 奇 主 教 將 親 臨 煉 靈 堂 主 持 大 安 所 彌 撒 。

已攝取一切遺跡 政治部極端重視
又 據 有 關 方 面 透 露 : 刺 殺 兩 神 父 之 暴 徒 當 在 兩 人 以 上 , 暴 徒 對 於 神 父 似 已 跟 踪 多 時 , 對 於 煉 靈 堂 情 形 極 為 熟 悉 , 故 有 人 懷 疑 暴 徒 曾 冒 作 教 友 到 堂 聚 集 , 暗 中 窺 伺 堂 裡 地 形 , 然 後 行 事 。 暴 徒 可 能 係 由 鄰 近 天 台 攀 過 , 由 騎 樓 而 入 , 現 在 政 治 部 對 於 此 宗 驚 人 謀 殺 案 件 , 極 端 重 視 , 而 政 府 指 模 部 幫 辦 鄭 海 音 事 後 亦 親 到 現 場 將 暴 徒 遺 下 指 模 全 部 攝 去 , 冀 圖 在 兇 徒 手 套 之 外 有 所 發 現 , 一 說 事 後 在 神 父 之 房 間 檢 回 現 款 萬 餘 元 , 此 可 見 暴 徒 志 在 害 命 而 不 重 財 帛 。

此 案 有 兩 點 極 可 能 為 政 治 謀 殺 : () 暴 徒 殺 死 人 後 而 不 將 萬 餘 元 現 款 及 飾 物 劫 去 , 而 只 搜 查 神 父 房 間 , 暴 徒 搜 索 目 的 係 志 在 搜 查 文 件 , 而 不 在 乎 錢 財 。 (普 通 一 般 謀 殺 案 , 暴 徒 斷 不 致 戴 手 套 行 事 , 及 將 電 話 線 割 斷 , 由 此 觀 之 , 此 宗 謀 殺 案 , 暴 徒 早 已 計 劃 迨 至 昨 晨 始 下 毒 手 。

一條血跡黑綢褲 為破案線索
另 據 有 經 驗 人 士 觀 測 : 兩 神 父 若 同 時 間 被 害 , 則 行 兇 者 , 當 不 止 二 三 人 , 假 兩 人 一 先 一 後 被 害 , 行 兇 者 亦 在 兩 人 以 上 , 根 據 魏 神 父 之 手 錶 停 止 而 言 , 則 此 宗 謀 殺 案 可 能 係 發 生 於 昨 日 凌 晨 二 時 , 因 魏 神 父 手 錶 未 有 被 劫 去 , 但 手 錶 已 於 二 時 一 刻 停 止 , 故 有 人 推 測 魏 神 父 於 被 害 時 曾 作 掙 扎 , 因 用 力 過 烈 , 將 手 錶 震 盪 損 壞 。

又 據 傳 暴 徒 入 內 行 兇 時 , 係 穿 黑 衣 , 行 兇 後 將 一 條 黑 褲 脫 下 , 改 裝 而 去 , 故 警 方 迨 後 在 現 場 拾 獲 黑 膠 綢 褲 一 條 , 有 英 文 DC 字 樣 , 該 褲 已 滿 染 血 跡 , 警 方 乃 將 之 帶 返 警 署 存 案 云 。
自然日報  1953 年 9 月 8 日

 

程野聲神父被謀殺前  曾迭接恐嚇函件
教會已電教廷報告兇訊,昨兩神父出殯,三千教友舉行追悼。

本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 昨 日 以 最 大 悲 憤 哀 悼 程 野 聲 魏 蘊 輝 兩 神 父 之 喪 。 此 兩 位 獻 身 宗 教 事 工 之 神 父 , 係 於 七 日 凌 晨 被 發 現 為 匪 徒 謀 殺 致 死 者 。

昨 日 追 悼 儀 式 於 晨 十 時 在 星 街 煉 靈 堂 舉 行 。 由 白 英 奇 主 教 親 自 主 持 。 是 晨 未 屆 十 時 , 各 教 堂 神 父 , 司 鐸 女 修 士 , 港 九 天 主 教 徒 及 天 主 教 學 校 學 生 等 約 二 千 人 , 滿 懷 悲 憤 情 緒 , 先 後 至 星 街 煉 靈 堂 , 參 加 追 悼 會 。 由 于 堂 址 未 能 容 納 大 量 教 友 , 後 至 者 紛 企 立 星 街 光 明 街 及 其 附 近 , 與 會 者 均 穿 素 服 。

程 魏 兩 神 父 靈 柩 , 陳 列 于 大 堂 , 四 週 圍 以 葵 葉 , 棺 蓋 中 綴 十 字 架 之 黃 邊 黑 布 。 兩 神 父 之 衣 冠 亦 陳 置 于 棺 上 。 另 一 端 置 洋 燭 七 枝 。 每 一 與 會 者 于 抵 達 堂 內 , 即 向 遇 害 者 致 禮 。

由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各 教 堂 、 寶 血 醫 院 、 律 敦 治 醫 院 、 聖 德 蘭 學 校 、 德 貞 學 校 、 基 立 學 校 、 聖 母 七 苦 會 、 孝 女 會 各 神 父 、 及 遇 難 者 生 前 友 好 等 送 來 之 花 圈 , 分 置 于 堂 內 四 週 。

白 英 奇 主 教 領 導 中 外 籍 神 父 、 各 級 司 鐸 修 士 及 教 友 共 三 千 餘 人 于 晨 十 時 開 始 為 遇 害 者 舉 行 安 息 大 彌 撒 儀 式 , 于 肅 穆 莊 嚴 氣 氛 中 舉 行 , 充 滿 哀 悼 之 聖 詩 輓 歌 聲 , 傳 達 于 附 近 各 街 道 , 使 聞 者 亦 肅 然 致 敬 。 直 至 十 一 時 三 十 分 , 由 神 父 護 靈 柩 離 堂 , 其 餘 教 友 隨 步 于 後 , 送 殯 行 列 , 長 凡 里 許 , 直 至 天 主 教 墳 場 , 白 主 教 及 各 神 父 等 親 視 下 墳 畢 , 始 行 離 去 。

兩 神 父 遇 害 事 件 發 生 後 , 教 會 人 士 均 表 震 驚 , 認 為 此 乃 不 平 凡 之 事 , 已 於 前 日 下 午 急 電 羅 馬 教 廷 , 報 告 一 切 。

係有計劃謀殺事件
但 昨 日 教 會 中 人 對 兩 神 父 之 慘 死 , 則 頗 多 傳 說 , 特 別 對 程 野 聲 生 平 在 天 主 教 之 貢 獻 , 均 津 津 樂 道 。 一 般 認 為 此 宗 謀 殺 案 實 早 有 預 謀 , 行 動 則 極 有 佈 置 。 進 入 教 堂 六 樓 睡 房 謀 殺 者 , 可 能 不 祇 一 兩 個 人 , 謀 殺 之 主 要 對 象 為 程 野 聲 神 父 , 因 程 神 父 頭 部 曾 遭 重 鐵 器 打 破 , 腦 漿 迸 射 , 全 身 傷 約 三 十 處 , 有 人 推 測 兇 器 可 能 為 鐵 筆 , 竹 籤 , 刺 殺 前 將 該 樓 全 部 窗 門 關 閉 , 恐 有 聲 音 外 露 。 魏 神 父 之 被 殺 , 或 因 兇 徒 採 取 滅 據 毒 手 。 據 聞 鄰 近 之 聖 方 濟 各 堂 于 十 一 時 許 曾 有 犬 吠 聲 , 但 不 猛 烈 兇 徒 行 兇 後 , 似 曾 翻 閱 桌 上 文 卷 , 而 致 書 案 上 之 文 件 非 常 凌 亂 。 此 種 情 形 , 顯 為 普 通 謀 財 害 命 案 件 所 少 見 , 是 否 與 政 治 有 關 , 殊 值 得 懷 疑 。

兩神父遇害前行動
程 氏 死 前 適 為 星 期 晚 , 彼 曾 于 下 午 八 時 在 煉 靈 堂 舉 行 教 區 會 議 , 會 議 至 十 時 許 始 告 完 畢 。 當 時 有 教 友 邀 程 氏 外 出 食 消 夜 餐 , 但 程 氏 因 每 晨 五 時 須 起 床 彌 撒 , 恐 睡 眠 不 足 , 婉 謝 教 友 後 始 回 房 休 息 。 不 料 竟 遭 橫 禍 。

程 氏 死 前 亦 有 一 朕 兆 , 當 去 星 期 六 日 , 其 母 親 到 探 , 程 突 向 其 母 親 提 出 , 謂 戰 後 未 嘗 拍 攝 一 張 全 家 照 相 , 便 趁 星 期 六 召 集 兩 弟 共 拍 一 照 , 其 母 果 然 贊 同 此 語 , 全 家 共 赴 某 攝 影 院 合 照 全 家 照 相 , 不 料 此 物 , 竟 成 為 最 後 之 一 張 照 像 。

程神父領導聖母軍
程 野 聲 之 一 生 奉 獻 于 國 家 、 社 會 與 宗 教 , 可 泣 可 歌 之 事 跡 甚 多 , 去 年 率 領 「香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回 國 觀 光 團」 赴 台 灣 , 彼 親 任 團 長 , 彼 對 自 由 中 國 真 正 民 主 、 自 由 與 祖 國 建 設 進 步 , 有 真 確 性 之 崇 高 歌 頌 。 在 港 主 編 公 教 報 及 「時 代 學 生」 多 年 , 對 大 陸 暴 政 , 殘 殺 宗 教 人 士 , 作 深 刻 之 報 導 , 對 教 會 青 年 學 生 之 啟 示 發 揮 神 學 上 優 越 感 之 哲 理 , 並 對 白 英 奇 主 教 所 領 導 之 「聖 母 軍」 協 助 最 大 , 特 別 為 聖 母 軍 青 年 支 團 , 程 氏 擔 任 指 導 司 鐸 之 職 , 聖 母 軍 為 在 遠 東 區 最 能 號 召 青 年 學 生 之 時 代 宗 教 組 織 。 程 氏 曾 于 本 年 一 月 四 日 , 指 導 「聖 母 領 報 青 年 區 團」 參 加 「聖 母 升 天 督 察 區 團 聯 合 常 年 大 會」 , 參 加 「聖 母 軍」 之 青 年 男 女 , 能 迅 速 匯 成 龐 大 之 思 想 鬥 爭 主 流 , 程 氏 實 佔 極 大 努 力 。

自 此 以 後 , 程 氏 迭 接 匿 名 恐 嚇 信 , 其 母 愛 子 殷 切 , 常 其 勸 勿 過 份 逞 頭 露 角 , 程 氏 則 謂 :「余 此 生 已 獻 與 上 帝, 做 神 父 即 為 出 家 , 家 中 尚 有 兩 弟 , 可 養 吾 母 于 終 老 。 至 于 個 人 之 生 死 , 早 已 置 諸 腦 後 , 一 個 上 帝 之 子 孫 , 目 睹 種 種 殘 酷 事 實 , 教 難 方 殷 , 亦 正 殉 道 者 一 報 上 帝 之 機 會」等 語 。
工商日報  1953 年 9 月 9 日

 

程魏兩神父昨出殯
四千餘人送喪
謀殺始末經電告羅馬教廷
本港當局對兇手及其背景嚴密偵查中

本 港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兩 位 天 主 教 神 父 被 兇 徒 謀 殺 致 死 事 件 發 生 後 , 將 為 全 世 界 天 主 教 徒 所 注 目 。 本 港 政 府 當 局 對 此 案 更 為 重 視 , 而 本 港 天 主 教 會 已 於 前 日 下 午 發 電 向 羅 馬 教 廷 報 告 一 切 。 天 主 教 在 英 國 內 素 享 極 崇 高 之 地 位 及 聲 譽 , 由 於 此 兩 位 神 父 之 被 兇 殺 事 件 所 引 起 之 嚴 重 性 , 有 關 當 局 特 別 對 兇 手 及 其 背 景 刻 下 正 大 事 展 開 偵 查 中 。

被 害 之 程 、 魏 兩 神 父 , 昨 晨 由 本 港 天 主 教 會 在 煉 靈 堂 內 舉 行 「大 安 所 彌 撒」 禮 , (即 升 天 祈 禱 儀 式) , 隨 即 將 該 兩 神 父 之 遺 體 出 殯 ,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大 安 所 彌 撒」 禮 在 昨 晨 十 時 舉 行 , 由 大 主 教 白 英 奇 神 父 主 持 , 參 加 者 並 有 中 外 籍 天 主 教 神 父  各 級 司 鐸 , 男 女 修 士 及 教 友 等 四 千 餘 人 , 使 面 積 頗 廣 之 煉 靈 堂 亦 容 納 不 下 , 天 主 教 徒 充 塞 於 煉 靈 堂 附 近 永 豐 街 及 星 街 一 帶 街 外 。

兩 神 父 遺 體 用 深 褐 式 靈 柩 盛 載 放 於 靈 堂 中 央 , 周 圍 燃 點 白 臘 燭 及 圍 以 葵 樹 , 靈 柩 上 蓋 有 黑 色 黃 邊 中 鑲 十 字 之 黑 布 , 黑 布 上 置 有 兩 神 父 生 前 所 用 之 衣 帽 , 莊 嚴 肅 穆 之 彌 撒 禮 在 充 滿 哀 思 之 聖 詩 輓 歌 中 進 行 , 歷 時 凡 一 小 時 半 , 兩 神 父 生 前 友 好 致 送 花 圈 者 凡 數 百 , 滿 擺 於 煉 靈 堂 之 地 下 走 廊 內 外 。

「彌 撒」 儀 式 舉 行 後 隨 即 舉 行 出 殯 , 送 殯 行 列 長 凡 數 里 , 送 殯 之 團 體 包 括 有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德 貞 女 子 中 學 寶 血 女 子 中 學 基 立 學 校 日 夜 校 全 體 員 生 灣 仔 聖 若 瑟 會 灣 仔 聖 母 會 灣 仔 聖 母 七 苦 會 灣 仔 聖 母 孝 女 會 煉 靈 堂 全 體 人 員 律 敦 治 醫 院 教 友 聖 德 蘭 學 校 寶 血 堂 青 年 會 等 校 數 團 體 人 員 。

程 神 父 之 母 , 則 於 十 一 時 三 十 分 先 行 乘 車 離 開 , 並 未 參 加 送 其 子 之 喪 禮 。

又 據 警 方 透 露 此 次 程 、 魏 兩 神 父 被 兇 徒 刺 殺 , 並 無 損 失 財 物 云 。
自然日報  1953 年 9 月 9 日

 

驚人命案!
程野聲魏蘊輝二司鐸
七日晨慘遭謀殺身死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清 晨 , 香 港 灣 仔 煉 靈 堂 突 然 傳 出 驚 人 消 息 : 程 野 聲 與 魏 蘊 輝 二 位 神 父 慘 遭 暴 徒 謀 殺 身 死 ! 此 項 駭 人 聽 聞 之 噩 耗 傳 出 後 , 震 驚 了 整 個 香 港 教 區 , 使 本 港 主 教 與 其 屬 下 , 深 為 悲 痛 惋 惜 ! 至 於 謀 害 原 因 現 正 在 調 查 中 。

七 日 晨 , 本 堂 理 神 父 照 例 由 大 堂 到 煉 靈 堂 獻 祭 , 但 是 日 到 煉 靈 堂 時 按 電 鈴 不 應 即 覺 有 異 , 後 到 聖 堂 不 見 程 魏 二 鐸 獻 祭 更 覺 奇 怪 , 於 是 即 到 二 位 司 鐸 房 內 察 看 , 一 進 程 鐸 房 門 , 見 程 公 側 臥 於 血 泊 中 , 頭 面 被 打 得 紫 腫 不 堪 , 腦 殼 也 被 打 破 , 身 上 襯 衣 也 被 撕 毀 , 並 有 尖 銳 螺 旋 形 武 器 刺 傷 痕 跡 , 慘 不 忍 睹 。 後 往 魏 神 父 房 中 一 看 , 見 魏 鐸 亦 死 於 血 泊 中 , 室 內 文 件 均 翻 得 凌 亂 , 金 錢 及 教 友 寄 存 之 飾 物 並 未 缺 少 。 當 時 理 公 想 打 電 話 通 知 警 局 , 但 見 電 話 線 已 被 截 斷 。 此 顯 然 係 匪 徒 有 計 劃 之 謀 害 。

按 程 神 父 一 九 一 八 年 七 月 五 日 生 於 香 港 。 一 九 四 四 年 七 月 廿 六 日 在 澳 門 晉 鐸 。 一 九 四 六 年 公 教 報 復 刊 後 , 即 由 其 任 主 筆 , 並 任 真 理 學 會 中 文 出 版 部 總 編 輯 。 一 九 四 九 年 一 月 創 辦 時 代 學 生 月 刊 並 任 該 刊 主 編 。 一 九 四 九 年 倡 導 成 立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任 該 會 指 導 司 鐸 。 一 九 五 二 年 主 教 又 委 任 香 港 聖 母 領 報 青 年 區 團 中 文 團 指 導 司 鐸 。 本 年 七 月 一 日 離 公 進 社 被 派 至 灣 仔 煉 靈 堂 任 助 理 司 鐸 。 此 次 不 幸 被 暴 徒 謀 害 不 特 為 香 港 教 區 之 損 失 亦 為 中 國 公 教 文 壇 之 一 大 損 失 。

魏 神 父 , 一 九 0 0 年 二 月 十 四 日 生 於 廣 東 淡 塘 , 一 九 三 0 年 四 月 十 九 日 在 香 港 晉 鐸 , 一 九 三 0 年 六 月 二 十 日 至 廣 東 汕 尾 傳 教 , 一 九 三 一 年 任 香 港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助 理 。 在 日 本 佔 領 期 間 被 調 回 汕 尾 服 務 。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任 香 港 煉 靈 堂 助 理 司 鐸 , 直 到 如 今 。 魏 公 為 人 謙 和 , 頗 得 教 友 們 的 愛 戴 , 詎 料 此 次 竟 為 歹 徒 謀 害 , 令 人 不 勝 悲 憤 !
1953 年 9 月 13 日


程魏二司鐸死後哀榮 煉靈堂舉行盛大追悼
送殯行列長達二三哩 莫不為二鐸犧牲悲憤


於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晨 突 遭 慘 殺 的 煉 靈 堂 程 野 聲 及 魏 蘊 輝 二 位 神 父 之 遺 體 , 已 於 是 日 下 午 在 聖 方 濟 各 醫 院 入 殮 , 送 殮 之 神 職 界 和 修 士 修 女 教 友 學 生 共 數 百 人 , 擠 得 該 醫 院 水 洩 不 通 。

翌 日 上 午 七 時 半 , 公 教 進 行 社 主 任 華 神 父 在 該 社 為 程 公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公 進 社 職 員 全 體 參 加 追 悼 。

十 時 白 英 奇 主 教 在 煉 靈 堂 為 二 位 被 刺 身 死 之 神 父 舉 行 五 六 品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到 堂 參 加 追 悼 者 有 江 門 柏 主 教 , 及 港 九 神 職 界 人 士 , 華 南 總 修 院 全 體 修 士 各 女 修 會 修 女 各 學 校 學 生 , 及 港 九 各 堂 教 友 約 四 五 千 人 。 致 送 之 花 圈 二 三 百 件 自 底 層 一 直 排 列 到 四 樓 。 彌 撒 中 陳 鴻 恩 神 父 講 道 , 略 謂 二 鐸 略 歷 。
1953 年 9 月 13 日


陳鴻恩神父講
二鐸慘遭殺害可能為致命者

謂 此 次 二 鐸 不 幸 慘 遭 殘 殺 令 人 不 勝 悲 嘆 , 但 他 們 都 死 在 自 己 的 本 分 上 ; 照 這 次 遭 遇 的 情 形 觀 察 , 他 們 可 能 是 為 天 主 致 命 的 , 故 為 他 們 是 莫 大 的 光 榮 。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後 即 出 殯 , 到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送 殯 者 有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教 友 、 學 生 , 行 列 長 達 二 三 哩 , 備 極 哀 榮 , 送 殯 者 無 不 為 二 鐸 之 犧 牲 悲 憤 痛 悼 ! 程 公 令 慈 哭 倒 於 程 公 墓 前 , 其 情 更 令 人 哀 痛 。

主 教 為 二 鐸 舉 行 安 葬 禮 後 , 棺 柩 仍 停 放 在 墓 穴 上 任 人 瞻 仰 二 鐸 遺 容 , 約 二 小 時 後 才 落 入 墓 穴 , 從 此 二 位 忠 於 職 守 的 神 父 已 完 成 其 任 務 而 永 在 天 享 福 了 。

( 又 訊) 外 傳 本 港 天 主 教 當 局 將 二 鐸 遭 兇 徒 暗 殺 情 形 呈 報 羅 馬 教 廷 , 據 實 並 無 此 事 云 。
1953 年 9 月 13 日

 

追悼兩位被刺身死的神父
孺子

愛 的 神 父 ! 這 晴 天 的 霹 靂 把 我 打 得 心 頭 粉 踤 , 百 思 麻 亂 ! 繁 星 爍 爍 的 昨 夜 , 誰 曉 得 今 晨 的 暴 風 大 雨 呢 ? 兩 位 有 為 的 神 父 , 誰 料 到 你 們 會 遭 慘 殺 ! 千 百 人 在 哭 泣 , 都 因 為 聽 到 了 你 們 慘 死 的 噩 耗 。 那 些 殺 害 你 們 的 兇 手 是 狼 毒 的 , 他 懷 著 何 樣 的 心 情 , 去 刺 殺 兩 位 與 人 無 爭 的 善 牧 ?

我 情 緒 如 麻 亂 , 我 的 心 疼 如 刀 割 , 我 回 憶 , 回 憶 , 回 憶 著 你 們 兩 位 慈 父 般 的 面 容 , 回 憶 著 我 每 年 暑 期 與 你 們 共 過 的 暑 期 生 活 , 半 月 前 我 尚 與 你 們 同 桌 相 談 ! 誰 曉 得 以 後 再 不 能 目 睹 你 們 的 慈 顏 , 你 們 時 常 教 訓 我 鼓 勵 我 , 向 主 要 熱 愛 , 對 聖 召 要 忠 誠 , …… 這 一 切 的 金 言 猶 在 耳 邊 , 但 以 後 再 有 誰 能 像 你 們 這 樣 指 導 我 督 促 我 ! 想 到 這 裡 怎 能 不 使 我 悲 傷 號 啕 !

敬 愛 的 神 父 , 我 知 道 , 你 們 屬 下 的 教 友 、 學 生 , 都 要 飲 泣 , 因 為 凡 認 識 你 們 的 誰 不 愛 戴 你 們 呢 ? 各 位 教 友 對 你 們 的 忠 誠 熱 愛 , 對 你 們 的 敬 仰 都 是 超 出 任 何 人 的 , 因 為 你 們 先 愛 了 他 們 , 先 為 他 們 犧 牲 了 一 切 , 你 們 在 窮 人 面 上 常 施 捨 , 給 需 要 的 人 常 幫 忙 , 但 , 這 一 切 , 局 外 的 人 誰 知 悉 呢 ! 你 不 讓 他 們 知 道 , 因 為 你 們 作 的 一 切 事 都 只 為 天 主 , 這 是 最 值 得 我 們 敬 仰 你 的 。 敬 愛 的 神 父 , 你 們 的 死 , 實 是 香 港 教 區 , 又 是 灣 仔 堂 區 和 我 們 國 籍 司 鐸 的 重 大 損 失 , 無 數 的 教 友 在 精 神 上 , 無 數 青 年 學 子 在 物 質 上 , 為 他 們 的 前 途 上 都 在 依 靠 你 們 , 仰 望 你 們 , 現 今 他 們 都 成 孤 子 , 他 們 巴 不 得 把 你 們 哭 回 生 呢 !

兩 位 敬 愛 的 神 父 ! 你 們 的 肉 軀 躺 在 鮮 紅 的 血 泊 中 , 但 你 們 忠 貞 的 靈 魂 已 飛 到 天 主 的 聖 懷 中 去 了 , 可 敬 愛 的 魏 神 父 , 天 上 再 見 罷 ! 可 敬 愛 的 程 神 父 , 天 上 再 會 吧 ! 望 你 們 在 天 之 靈 為 我 們 可 憐 的 祖 國 , 祖 國 遭 難 的 聖 教 會 和 香 港 教 區 , 特 別 是 你 們 所 愛 的 堂 - 灣 仔 -- 轉 禱 上 主 罷 ! 願 主 賜 您 們 永 安 , 及 永 光 照 之 。
 1953 年 9 月 13 日

 


中外聖母軍三千餘人
盛大追悼程魏二神父
求主多賜司鐸傳揚聖教

乘 著 中 秋 佳 節 思 親 的 好 日 子 , 港 九 中 外 聖 母 軍 舉 行 盛 大 追 悼 被 匪 謀 害 之 程 、 魏 二 司 鐸 。

是 日 上 午 九 時 , 堅 道 主 教 大 堂 舉 行 五 六 品 大 安 所 彌 撒 , 由 石 副 主 教 主 禮 , 唐 神 父 、 陸 神 父 任 五 六 品 。 到 堂 與 祭 者 , 除 中 外 聖 母 軍 三 千 餘 人 外 , 尚 有 港 九 各 堂 神 父 和 許 多 教 友 , 情 況 之 熱 烈 , 儼 然 在 過 聖 人 大 瞻 禮 。

彌 撒 中 , 主 禮 者 講 述 中 外 聖 母 軍 追 悼 程 、 魏 二 鐸 之 意 義 , 並 說 程 、 魏 二 鐸 之 死 , 實 為 本 港 教 區 之 損 失 , 故 望 有 人 將 自 己 獻 身 於 主 而 棄 家 修 道 , 為 補 程 、 魏 二 鐸 之 位 。

是 日 領 聖 體 者 分 外 擁 擠 , 大 家 一 心 一 德 懇 求 吾 主 耶 穌 賜 教 難 早 日 平 息 , 並 求 多 賜 我 等 有 聖 德 之 司 鐸 , 傳 揚 天 主 聖 教 。

(又 訊) 本 月 廿 五 日 , 本 港 公 教 華 人 俱 樂 部 會 員 在 灣 仔 煉 靈 堂 為 程 、 魏 二 鐸 舉 行 大 安 所 彌 撒 , 情 況 也 極 熱 烈 。

九 龍 寶 血 女 修 會 與 德 貞 中 學 於 廿 六 日 上 午 七 時 , 在 寶 血 堂 為 程 、 魏 二 鐸 舉 行 大 追 思 彌 撒 , 表 示 哀 悼 。
1953 年 9 月 27 日

 

謀殺兩神父案
一疑犯提堂 押候三天交警方看管續查
嫌疑主犯吳祐芝曾任教堂雜役  因犯偷竊嫌疑曾被魏神父驅逐

慘案發生當日晨早已離港赴穗 
教友提供線索助警方迅速破案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華 籍 神 父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人 , 於 本 月 七 日 凌 晨 被 發 覺 在 教 堂 六 樓 寢 室 慘 被 謀 殺 , 該 案 經 警 方 追 緝 後 , 捕 獲 疑 犯 兩 名 , 其 中 一 名 經 於 昨 晨 提 堂 , 該 疑 犯 曾 在 香 港 居 住 已 廿 七 年 , 昨 午 十 二 時 十 分 , 在 警 方 嚴 密 戒 備 之 下 , 由 警 探 五 人 , 歐 籍 主 控 幫 辦 一 人 , 押 解 到 中 央 裁 判 署 羅 司 庭 , 提 控 兩 項 謀 殺 罪 名 。 押 解 時 手 銬 之 兩 環 , 一 鎖 扣 疑 兇 右 手 , 另 一 環 則 扣 一 警 探 手 , 以 防 解 押 脫 逸 。 疑 兇 名 羅 水 松 , 卅 二 歲 , 潮 洲 人 , 原 籍 汕 尾 市 新 墟 鄉 , 職 業 乃 坭 工 , 在 港 居 住 廿 七 年 , 住 香 港 仔 鴨 脷 洲 無 門 牌 木 屋 , 家 有 三 人 靠 彼 養 活 。

其 被 控 兩 項 罪 名 如 下 : 1) 本 月 七 日 , 在 灣 仔 星 街 煉 靈 堂 內 , 協 同 在 逃 人 等 , 謀 殺 魏 彼 得 (即 魏 蘊 輝) 2) 同 日 同 地 協 同 在 逃 人 等 , 謀 殺 程 約 翰 (即 程 野 聲) 。 主 控 乃 東 區 偵 探 部 主 任 史 格 勒 幫 辦 , 昨 對 法 官 稱 : 被 告 雖 潮 籍 , 但 諳 「本 地」 話 (即 廣 州 話), 在 本 港 居 住 廿 七 年 , 能 操 頗 佳 之 「本 地」 方 言 。 法 庭 傳 譯 員 將 兩 項 罪 名 向 被 告 宣 讀 一 遍 後 , 被 告 人 點 首 表 示 明 瞭 被 控 訴 之 罪 名 。 法 官 問 被 告 : 是 否 講 「本 地」 話 ? 答 : 是 。 法 官 續 對 被 告 稱 : 「講 本 地 話 , 即 如 你 講 潮 州 話 咁 好 , 係 唔 係 ?」 被 告 點 首 稱 是 。 主 控 幫 辦 乃 聲 請 法 庭 將 被 告 還 押 , 由 警 方 看 管 三 天 , 以 便 繼 續 偵 查 。 被 告 人 身 穿 深 棕 色 布 衫 褲 , 跣 足 , 根 據 案 卷 上 開 列 , 被 扣 留 時 , 身 上 並 無 分 文 , 而 警 方 代 保 管 之 物 , 祇 有 毡 帽 一 頂 , 皮 帶 一 條 , 內 褲 帶 一 條 , 與 「金 鎊」 香 煙 一 包 。

謀 殺 兩 神 父 疑 犯 被 警 方 拘 獲 消 息 發 表 後 , 昨 日 已 成 為 各 方 談 論 中 心 , 此 次 警 方 於 事 發 後 能 迅 速 破 案 , 拘 得 疑 犯 , 天 主 教 教 友 之 協 力 不 少 。

據 悉 : 自 兩 神 父 被 殺 後 , 煉 靈 堂 教 友 、 聖 母 會 等 單 位 教 友 , 曾 多 次 集 會 , 討 論 兩 神 父 之 死 及 行 兇 者 動 機 與 及 可 疑 人 物 , 幾 經 交 換 意 見 , 互 相 探 討 後 , 一 致 認 為 前 曾 在 教 堂 任 雜 役 之 吳 祐 芝 為 最 大 嫌 疑 人 , 當 即 向 警 方 提 供 意 見 。 警 方 復 根 據 線 索 , 佈 下 局 勢 , 於 十 二 日 凌 晨 分 頭 出 發 搜 查 , 拘 捕 疑 犯 , 但 被 認 為 主 謀 之 吳 祐 芝 , 則 已 於 事 發 後 之 翌 日 晨 早 離 港 。

昨 日 據 公 教 社 方 面 消 息 : 嫌 疑 主 犯 吳 祐 芝 , 為 煉 靈 堂 看 更 人 之 子 。 看 更 人 原 有 兩 子 , 主 謀 犯 為 其 第 二 子 。 在 煉 靈 堂 落 成 後 , 一 度 在 堂 內 任 雜 役 , 直 至 前 年 , 吳 與 女 子 李 某 結 婚 , 婚 禮 亦 在 教 堂 舉 行 , 並 由 魏 神 父 主 持 其 婚 禮 。 婚 前 洗 禮 入 教 。 惟 吳 操 行 不 佳 , 神 父 常 有 失 物 , 直 至 去 年 , 魏 神 父 失 去 六 百 元 , 認 定 為 吳 所 為 , 初 擬 將 之 送 交 警 方 , 惟 理 神 父 (法 人) 表 示 不 欲 將 事 外 揚 , 只 向 吳 申 斥 一 番 , 冀 導 之 入 正 途 。 惟 吳 不 獨 不 悔 過 , 且 行 為 愈 來 愈 壞 , 教 堂 主 事 人 遂 將 之 開 除 , 但 其 父 則 仍 繼 續 在 教 堂 任 看 更 人 。

吳 祐 芝 失 業 後 , 曾 上 廣 州 , 其 後 又 返 港 , 終 日 無 所 事 事 , 此 後 即 聞 其 時 有 來 往 港 穗 , 間 亦 有 返 回 煉 靈 堂 , 但 無 人 知 曉 其 操 何 工 作 , 此 次 則 約 於 七 月 三 十 日 由 穗 來 港 者 。

此 次 慘 劇 發 生 後 , 教 堂 主 事 人 對 看 更 人 大 表 不 滿 , 經 即 將 之 開 除 。 而 程 神 父 所 領 導 之 聖 母 會 等 教 友 , 經 研 究 後 , 以 看 更 人 之 子 甚 為 可 疑 , 遂 派 人 往 訪 看 更 人 , 詢 以 彼 之 次 子 祐 芝 何 在 , 彼 謂 已 脫 離 父 子 關 係 , 祐 芝 已 非 其 子 云 云 。 由 是 更 使 教 友 懷 疑 , 遂 將 經 過 向 警 方 報 告 。 而 警 方 對 此 亦 早 加 注 意 , 監 視 看 更 人 之 行 動 。

至 於 警 方 搜 查 官 涌 旅 店 , 証 明 嫌 疑 主 犯 確 曾 投 宿 , 惟 由 於 其 預 謀 , 早 已 有 整 個 計 劃 , 故 肇 事 後 數 小 時 即 已 離 去 。 警 方 曾 將 吳 祐 芝 照 片 交 官 涌 旅 店 夥 記 認 人 , 據 店 伴 表 示 : 認 得 該 人 (即 指 吳 祐 芝) 於 九 月 六 日(即 慘 案 發 生 之 日)下 午 一 時 , 携 單 車 到 店 投 宿 , 在 二 樓 闢 一 室 , 登 記 姓 名 為 勞 某 , 旋 離 去 , 至 下 午 五 時 許 , 再 與 兩 女 一 男 返 店 , 然 後 交 按 金 , 並 將 單 車 托 上 二 樓 安 放 。 夜 後 復 離 店 , 直 至 當 晚 凌 晨 三 時 許 , 吳 與 另 一 男 子 始 返 , 但 均 未 有 穿 鞋 而 已 。 昨 某 報 載 謂 吳 全 身 盡 濕 , 據 旅 店 侍 者 謂 記 憶 所 及 , 則 兩 人 只 無 穿 鞋 。 至 五 時 許 , 吳 即 偕 兩 女 一 男 離 店 而 去 。 臨 行 前 並 問 店 伴 羅 湖 頭 車 開 行 時 間 , 店 中 人 猶 以 為 此 四 人 為 水 客 之 類 , 未 加 注 意 , 直 至 警 探 到 店 查 詢 時 , 始 知 真 相 , 故 警 方 亦 料 主 謀 吳 某 於 事 發 後 晨 即 離 港 云 。
工商日報
1953 年 9 月 15 日

 

程魏二鐸慘遭暗殺
台北市天主教各界
籌備舉行盛大追悼


間 天 主 教 各 界 驚 悉 香 港 教 區 程 野 聲 魏 蘊 輝 二 位 國 籍 司 鐸 在 煉 靈 堂 慘 遭 暴 徒 暗 中 兇 殺 , 莫 不 震 動 、 悲 憤 , 現 今 此 間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及 益 世 通 訊 社 機 構 , 正 在 籌 備 盛 大 追 悼 程 、 魏 二 司 鐸 。 此 間 認 為 程 、 魏 之 犧 牲 , 為 天 主 有 光 , 為 教 會 有 益 ; 他 們 為 善 盡 自 己 的 職 責 而 慘 遭 喪 心 病 狂 之 匪 徒 殺 害 , 是 值 得 盛 大 追 悼 的 。
1953 年 9 月 20 日



悼魏蘊輝神父
     
張若望

()
歷 劫 滄 桑 飽 卻 塵    冰 清 不 染 一 勞 身
廿 年 慘 淡 宏 施 德
    半 夜 暴 狂 竟 取 仁
白 壁 無 瑕 寧 見 碎
    丹 心 萬 古 照 常 新
斑 斑 碧 血 綿 綿 子
   
酒 播 人 寰 啟 後 甡

()
尺 道 丈 魔 果 見 真    哭 公 血 淚 兩 痕 新
畢 生 苦 逆 無 矜 色
    舉 世 榮 華 不 入 瞵
玉 蘊 崑 崗 烟 欲 化
    珠 沉 滄 海 水 空 粼
貞 忠 千 古 昭 河 嶽
   
青 史 一 篇 寫 義 仁

()
廿 載 尊 前 感 訓 周    神 師 罪 僕 兩 相 投
別 來 七 日 言 猶 在
    回 首 三 更 命 不 留
玫 瑰 崗 頭 夕 照 黯
    黃 泥 涌 上 白 雲 浮
萬 人 執 紼 珠 千 斛
   
未 盡 長 江 一 水 流
1953 年 9 月 27 日 

 

追悼程魏二公

是 意 外 的 遭 遇 !
是 上 主 的 措 置 !
誰 想 到 , 慈 善 為 懷 , 光 明 正 直 的 程 公 ,
誰 想 到 , 克 己 耐 勞 , 樂 善 好 施 的 魏 公 ,
在 星 兒 稀 疏 的 晚 上 ,
在 更 深 人 靜 的 時 光 ,
慘 遭 殺 戮 ,
身 無 完 膚 !

如 失 手 足 ! 這 是 神 職 界 的 呼 聲 。
失 卻 善 牧 ! 這 是 教 友 們 的 苦 訴 。
喪 失 導 師 ! 這 是 公 青 們 的 哀 感 。
使 人 不 能 忘 懷 的 是 ──
他 們 工 作 的 熱 情 : 逆 來 順 受 , 百 折 不 朽 。
他 們 救 人 的 神 火 : 廢 寢 忘 餐 , 捨 己 為 群 。
他 們 對 人 的 愛 德 : 慷 慨 濟 急 , 循 循 誘 善 。

可 敬 愛 底 神 父 啊
你 們 的 功 德 已 備 了 。
盼 望 你 們
在 主 的 聖 意 措 置 下 , 榮 獲 致 命 者 的 花 冠 。
切 求 你 們
在 天 垂 憐 飽 受 「赤」 禍 的 中 國
尤 其 那 些 殺 身 不 能 殺 靈 的 兇 手 。
祝 賀 你 們
芳 名 美 表 遺 千 古 ,
聖 潔 靈 魂 享 永 生 !
 1953 年 9 月 27 日 

 

追悼程魏二鐸大會
將假靜修禮堂舉行

北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 中 國 天 主 教 女 青 年 會 , 台 北 公 教 進 行 會 , 教 友 生 活 社 , 益 世 通 訊 社 , 毅 月 刊 社 等 六 機 構 , 共 同 發 起 於 最 近 期 間 將 假 座 台 北 靜 修 女 中 禮 堂 為 程 魏 二 鐸 舉 行 追 思 大 彌 撒 及 追 悼 大 會 , 聞 政 府 有 關 各 部 首 長 均 將 參 與 典 禮 云 。
1953 年 10 月 11 日

 

台天主教友追悼
程魏二司鐸大會
向世界廣播中共迫害實情

間 於 十 七 日 為 香 港 被 匪 徒 謀 殺 的 程 野 聲 魏 蘊 輝 二 位 神 父 舉 行 追 悼 大 會 。

是 日 數 百 教 友 前 往 靜 修 女 中 禮 堂 參 與 郭 若 石 總 主 教 主 持 之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在 追 悼 會 中 王 世 杰 秘 書 長 致 詞 謂 : 「今 天 全 世 界 天 主 教 徒 所 表 現 的 是 反 暴 虐 反 奴 役 的 堅 定 意 志 和 崇 高 的 殉 道 精 神 。 相 信 在 維 護 正 義 和 教 的 鬥 爭 中 , 全 世 界 的 天 主 教 徒 一 定 成 功 。 此 外 尚 有 名 人 致 詞 , 頌 揚 程 魏 二 鐸 的 犧 牲 精 神 。」

會 場 中 懸 有 總 統 題 頒 的 「正 義 永 昭」 輓 匾 , 及 不 少 名 人 致 送 的 輓 聯 與 花 圈 。

會 後 有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郭 鴻 群 和 益 世 通 訊 社 霍 濟 光 , 在 台 灣 廣 播 電 台 向 大 陸 廣 播 程 魏 二 神 父 在 港 慘 被 殺 害 經 過 ; 毛 振 翔 神 父 向 海 外 廣 播 程 魏 二 鐸 被 謀 殺 之 事 件 , 並 報 導 中 共 罔 加 罪 名 迫 害 慘 殺 天 主 教 神 父 教 友 之 實 情 。
1953 年 10 月 25 日

 

台灣天主教教友
追悼程魏兩神父紀事
蘇雪林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位 神 父 在 香 港 煉 靈 堂 慘 遭 奸 匪 殺 害 後 , 不 但 全 港 震 驚 , 自 由 中 國 各 界 亦 極 為 憤 慨 , 本 地 大 報 如 中 央 日 報 、 中 華 日 報 、 新 生 報 對 此 案 疊 有 報 導 , 於 奸 匪 之 無 恥 暴 行 , 抨 擊 不 餘 力 , 至 於 公 教 界 之 悲 憤 填 膺 , 更 不 待 論 。 益 世 通 訊 社 、 台 北 公 教 進 行 會 、 中 國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會 、 中 國 天 主 教 女 青 年 會 、 毅 月 刊 社 發 起 為 兩 位 司 鐸 舉 行 追 悼 大 會 , 並 請 台 灣 總 主 教 郭 若 石 主 持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 先 數 日 由 籌 備 會 發 出 訃 文 數 百 份 。 十 五 十 六 兩 日 在 報 刊 出 啟 事 , 典 禮 定 於 十 月 十 七 日 上 午 八 時 在 靜 修 女 子 中 學 大 禮 堂 舉 行 。

是 日 上 午 七 時 許 , 筆 者 先 臨 會 場 , 見 禮 堂 鋪 設 一 新 , 上 為 祭 壇 , 盡 作 黑 色 , 正 中 懸 黑 地 白 章 光 芒 四 射 之 十 字 架 一 幅 , 下 列 各 界 所 贈 花 圈 。 壇 之 前 帷 , 總 統 親 書 橫 匾 一 幅 , 為 「正 義 永 昭」 四 大 字 , 筆 力 端 凝 , 精 神 飽 滿 。 橫 匾 兩 旁 , 懸 程 、 魏 兩 鐸 遺 照 。 禮 堂 四 壁 , 滿 懸 各 界 所 贈 輓 聯 哀 詞 , 許 兩 為 「二 傑」 , 為 「雙 忠」 , 為 「殺 身 成 仁 之 英 雄」 , 為 「愛 國 護 教 之 志 士」 , 慷 慨 激 昂 之 情 緒 , 溢 於 字 裡 行 間 。 八 時 開 始 , 來 賓 絡 繹 入 席 , 到 各 界 首 長 、 神 職 、 會 友 共 三 百 餘 人 。 郭 總 主 教 披 紅 色 長 裾 之 禮 服 在 聖 樂 悠 揚 之 中 步 入 聖 堂 , 至 祭 壇 前 易 黑 色 祭 衣 , 為 兩 位 神 父 作 追 思 彌 撒 。 旋 至 壇 下 , 對 追 思 台 誦 經 , 並 繞 台 行 二 週 , 降 福 並 灑 聖 水 , 追 思 彌 撒 , 於 是 告 畢 。

九 時 追 悼 會 開 始 , 主 徒 會 會 長 楊 紹 南 神 父 為 主 席 , 報 告 程 、 魏 兩 神 父 平 日 愛 國 反 共 , 維 護 真 理 , 堅 強 奮 鬥 之 精 神 , 及 遭 匪 嫉 視 , 加 以 暗 殺 之 經 過 , 楊 神 父 又 以 極 沈 痛 之 心 情 , 極 激 昂 之 態 度 , 大 聲 說 天 主 教 信 仰 真 主 , 愛 護 真 理 與 正 義 , 自 古 以 來 即 與 惡 魔 勢 力 作 不 斷 之 鬥 爭 , 二 千 年 之 聖 教 史 幾 全 為 殉 教 烈 士 碧 血 寫 成 , 程 魏 兩 位 神 父 不 過 此 千 萬 人 之 一 耳 。 奸 匪 殺 了 程 魏 兩 神 父 以 為 可 加 天 主 教 傳 教 事 業 以 打 擊 , 不 知 殺 了 一 個 程 野 聲 , 一 個 魏 蘊 輝 , 即 有 千 百 程 野 聲 魏 蘊 繼 之 而 起 。 「烈 士 之 血 , 信 德 之 種」 共 匪 又 奈 我 等 何 ?

來 賓 中 總 統 府 秘 書 長 王 世 杰 , 教 育 部 長 程 天 放 , 廣 東 同 鄉 會 會 長 馬 超 俊 , 僑 務 委 員 會 委 員 長 鄭 彥 棻 , 青 年 黨 代 表 劉 東 嚴 , 婦 聯 會 總 幹 事 皮 以 書 相 繼 致 詞 , 對 共 匪 殺 害 宗 教 徒 之 暴 行 , 均 極 憤 慨 , 同 時 對 程 、 魏 神 父 之 為 正 義 而 殉 道 之 精 神 亦 表 無 上 崇 敬 , 盼 國 人 能 繼 續 程 、 魏 兩 神 父 之 精 神 , 為 維 護 正 義 而 奮 鬥 , 早 日 消 滅 此 種 絕 滅 人 性 之 共 匪 俄 寇 。 至 十 時 許 , 追 悼 會 亦 結 束 , 楊 紹 南 會 長 代 程 、 魏 兩 鐸 之 家 屬 向 來 賓 致 謝 。 來 賓 均 帶 著 一 腔 沉 痛 與 激 昂 的 心 情 , 步 出 會 場 而 散 。

自 共 匪 作 亂 以 來 , 大 陸 天 主 教 教 士 及 教 友 被 殺 害 監 禁 之 數 目 超 過 任 何 宗 教 團 體 , 記 錄 俱 在 , 斑 斑 可 考 , 程 、 魏 二 鐸 不 過 千 百 中 之 一 而 已 。 共 產 黨 主 張 無 神 論 之 幟 , 以 撲 滅 任 何 宗 教 為 宗 旨 , 而 對 於 我 天 主 教 特 別 嚴 酷 者 , 實 亦 由 於 天 主 教 信 仰 堅 強 , 禮 義 是 非 之 辨 又 異 常 明 白 , 知 道 這 個 世 界 上 , 善 與 惡 決 不 能 兩 立 , 所 以 常 與 無 神 論 者 作 殊 死 戰 , 像 某 某 國 居 然 產 生 什 麼 「紅 色 主 教」 為 匪 張 目 , 這 是 我 天 主 教 所 決 無 之 事 , 共 匪 知 其 然 , 因 此 非 完 全 打 倒 天 主 教 不 可 。 但 我 主 耶 穌 在 世 時 曾 親 許 宗 徒 伯 多 祿 「聖 教 會 奠 基 於 磐 石 , 地 獄 之 門 , 不 能 勝 之 。」 共 匪 之 運 用 陰 險 毒 惡 手 段 用 以 誅 鋤 我 教 有 力 份 子 如 程 、 魏 兩 鐸 者 , 亦 徒 見 其 心 勞 日 拙 而 已 , 實 際 上 有 何 益 哉 !
1953 年 11 月 1 日

 

香港天主教同學會追悼
程魏二鐸被害周年
將在跑馬地獻大彌撒

本 月 七 日 (星 期 二) 為 程 、 魏 二 神 父 被 害 一 週 年 ,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為 表 哀 悼 與 致 敬 , 特 定 於 十 日 上 午 七 時 半 , 假 香 港 跑 馬 地 瑪 加 利 堂 為 已 故 二 神 父 舉 行 大 彌 撒 , 並 將 在 墓 前 舉 行 追 思 禮 。 該 會 已 分 函 港 九 各 天 主 教 學 校 及 聖 母 軍 團 等 , 希 望 二 位 神 父 生 前 友 好 並 各 天 主 教 人 士 熱 烈 參 加 , 共 表 哀 悼 與 敬 懷 云 。
1954 年 9 月 5 日

 

程野聲魏蘊輝二位神父逝世一週年
牛若望

去 年 九 月 七 日 ,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二 位 神 父 , 被 奸 人 暗 殺 , 死 於 非 命 , 當 時 曾 引 起 一 般 社 會 和 當 地 政 府 的 注 意 ; 警 廳 方 面 , 也 曾 逮 捕 了 幾 個 所 謂 嫌 疑 犯 人 ; 但 事 過 經 年 , 我 們 始 終 沒 有 看 到 當 地 政 府 一 個 正 式 的 宣 佈 , 說 明 該 案 的 實 際 情 形 ; 難 道 這 個 案 件 , 經 過 一 年 的 長 時 間 尚 無 頭 緒 , 尚 不 能 破 獲 耶 ?

當 這 個 案 件 發 生 時 , 我 們 在 報 紙 上 看 到 當 地 政 府 所 發 佈 的 消 息 , 和 一 般 輿 論 , 頗 有 出 入 , 我 們 就 斷 定 這 個 案 件 將 不 了 了 之 , 永 無 水 落 石 出 之 一 日 。 至 於 為 什 麼 要 不 了 了 之 ? 我 們 很 了 解 當 地 政 府 的 苦 衷 , 是 怕 獲 罪 於 奸 匪 , 不 得 不 暫 時 屈 服 於 惡 勢 力 之 下 。 當 前 國 際 局 勢 的 變 化 , 很 顯 然 的 是 所 謂 民 主 陣 線 吃 虧 , 正 義 向 強 權 屈 膝 , 人 道 對 惡 霸 服 輸 ; 整 個 世 界 的 趨 勢 如 此 , 更 不 必 談 隅 一 發 生 的 這 麼 一 點 小 事 , 那 能 鼓 起 當 地 政 府 的 勇 氣 , 而 對 強 權 , 惡 霸 說 一 句 硬 話 , 或 者 有 一 些 嚴 正 的 表 示 ? 我 們 中 國 大 陸 之 所 以 陷 於 奸 匪 之 手 , 歐 洲 許 多 國 家 之 所 以 淪 入 鐵 幕 之 內 , 韓 國 、 越 南 等 地 的 屈 辱 和 平 , 這 些 事 件 的 惡 果 , 有 那 一 件 不 是 因 了 以 上 的 姑 息 政 策 , 失 敗 心 理 所 致 。 那 麼 程 、 魏 二 位 神 父 的 案 件 之 不 能 得 直 , 又 有 什 麼 可 以 驚 奇 的 ? 不 值 得 驚 奇 是 一 回 事 , 但 因 此 必 然 引 出 更 壞 的 結 果 , 又 是 一 回 事 。 我 們 的 忍 讓 如 果 能 消 滅 於 無 形 , 我 們 必 然 忍 讓 ; 但 現 在 的 情 景 不 同 , 你 越 忍 讓 , 惡 勢 力 就 越 伸 張 , 是 我 們 的 忍 讓 , 變 成 了 助 長 惡 勢 力 的 動 力 , 在 此 種 情 勢 下 , 對 惡 勢 力 的 增 長 , 我 們 應 該 負 責 , 難 道 當 地 政 府 果 有 意 於 助 長 惡 勢 力 之 蔓 延 乎 ? 我 們 果 然 居 心 要 向 惡 勢 力 屈 服 乎 ? 我 想 都 不 是 ; 只 是 臨 事 不 能 當 機 立 斷 , 而 出 之 於 姑 息 , 出 之 於 怯 懦 , 遂 致 引 起 惡 勢 力 之 貪 得 無 厭 , 得 寸 進 尺 。 我 們 固 然 不 能 採 取 「以 牙 還 牙 , 以 眼 還 眼」 的 報 復 手 段 ; 但 為 阻 止 惡 勢 力 的 漫 流 , 卻 可 以 運 用 自 衛 的 方 法 , 給 惡 勢 力 以 打 擊 , 這 不 僅 是 為 阻 遏 惡 勢 力 的 蔓 延 , 也 是 伸 張 正 義 應 採 取 的 正 當 辦 法 。 我 們 相 信 程 、 魏 二 位 神 父 的 義 血 , 一 定 如 同 耶 穌 的 義 血 , 向 天 主 呼 籲 寬 恕 釘 殺 祂 的 惡 徒 ; 但 同 時 也 呼 籲 天 主 。 使 那 些 惡 徒 回 心 向 善 : 「聖 父 , 請 寬 恕 他 們 , 因 為 他 們 不 知 他 們 所 作 的 是 什 麼 事」 ; 耶 穌 的 呼 籲 有 了 效 力 , 因 此 到 現 在 就 有 了 五 萬 萬 以 上 信 仰 祂 的 群 眾 。 在 猶 太 人 要 求 釘 殺 耶 穌 時 , 認 為 只 要 把 耶 穌 除 掉 , 祂 所 講 的 真 理 , 所 主 張 的 正 義 , 必 然 就 要 廝 滅 ; 抑 豈 知 適 得 其 反 ; 「種 子 如 果 不 埋 在 土 中 而 腐 爛 , 僅 僅 是 一 粒 種 子 ; 及 至 種 子 埋 在 土 中 而 腐 爛 , 就 要 有 千 百 倍 的 收 穫」 。 殺 害 程 、 魏 二 位 神 父 的 人 , 心 中 未 嘗 不 是 作 如 下 的 想 法 ; 把 他 們 除 掉 了 , 教 會 就 受 到 打 擊 , 就 要 日 趨 削 弱 , 他 們 是 想 錯 了 , 義 人 的 血 , 是 未 來 正 義 發 揚 的 動 力 。 我 們 今 天 與 其 說 是 追 悼 程 、 魏 二 位 神 父 , 倒 不 如 說 是 慶 祝 他 們 : 慶 祝 他 們 之 殉 道 正 義 , 慶 祝 他 們 在 對 惡 勢 力 的 戰 鬥 中 , 已 是 獲 得 了 初 步 的 勝 利 ; 我 們 後 死 者 , 該 繼 續 下 去 , 最 後 的 勝 利 是 我 們 的 。
 1954 年 9 月 5 日

 

懷悼二鐸被害一週年
張若望

成 仁 正 義 薄 雲 天 , 追 悼 詩 成 意 惘 然 。
荒 草 夕 陽 三 尺 墓 , 啼 鵑 夜 月 一 週 年 。
秋 風 送 雨 添 新 涴 , 善 訓 良 規 思 藍 篇 。
千 里 未 償 悲 宛 馬 , 而 今 何 處 望 高 賢 。
1954 年 9 月 19 日

 

聖母領報區團聖母軍
中秋節追悼程魏二鐸
天主教同學至墓地獻花祈禱

本 教 區 聖 母 領 報 青 年 區 團 聖 母 軍 乘 中 秋 節 假 期 之 機 特 在 堅 道 總 堂 為 指 導 司 鐸 程 野 聲 神 父 及 煉 靈 堂 副 本 堂 魏 蘊 輝 神 父 舉 行 五 六 品 大 追 思 彌 撒 , 以 紀 念 二 鐸 被 害 一 週 年 。 是 日 上 午 九 時 , 青 年 聖 母 軍 數 百 人 , 在 雨 中 趕 到 大 堂 與 祭 , 為 二 司 鐸 祝 禱 。 主 禮 者 為 程 神 父 同 學 余 遠 之 神 父 。 彌 撒 後 , 舉 行 大 追 思 儀 式 , 許 多 青 年 追 念 著 程 公 生 前 對 他 們 的 教 誨 與 愛 護 , 不 禁 洒 下 悲 淚 , 痛 惜 失 掉 此 仁 愛 的 指 導 司 鐸 。

中 秋 節 前 日 ,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假 座 瑪 加 利 大 堂 , 舉 行 盛 大 追 悼 , 大 禮 彌 撒 由 現 任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指 導 司 鐸 廖 錫 光 神 父 主 禮 , 全 體 天 主 教 同 學 , 到 場 參 與 彌 撒 , 彌 撒 後 , 在 廖 神 父 率 領 行 往 天 主 教 墳 場 , 在 程 魏 二 鐸 墓 前 敬 獻 鮮 花 十 字 圈 , 並 舉 行 追 思 , 在 場 不 少 同 學 哀 傷 流 淚 !
1954 年 9 月 19 日

 

程魏二司鐸被害二週年
天主教同學會舉行彌撒追悼

本 月 七 日 為 本 報 前 主 編 兼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指 導 司 鐸 程 野 聲 神 父 及 煉 靈 堂 副 本 堂 魏 蘊 輝 神 父 被 匪 徒 謀 害 二 週 年 紀 念 。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特 於 上 月 三 十 日 乘 公 眾 假 期 之 機 , 在 堅 道 主 教 大 堂 舉 行 安 所 大 彌 撒 , 以 示 追 悼 。 是 日 主 禮 者 , 為 廖 錫 光 神 父 。 到 堂 參 與 彌 撒 的 天 主 教 同 學 聖 母 軍 及 教 友 、 司 鐸 、 修 女 等 數 百 人 , 各 人 對 這 件 以 不 了 了 之 的 二 鐸 被 害 案 , 都 有 說 不 盡 的 悲 憤 。

本 月 七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 該 會 將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程 魏 二 鐸 墓 前 獻 花 圈 並 祈 禱 , 求 主 賜 二 鐸 在 天 永 享 真 福 !

灣 仔 煉 靈 堂 , 聖 若 瑟 會  、 聖 母 會 暨 灣 仔 區 教 友 , 於 三 十 日 上 午 七 時 三 刻 在 煉 靈 堂 舉 行 安 所 大 彌 撒 , 為 追 悼 該 堂 於 二 年 前 被 匪 徒 謀 害 的 魏 神 父 與 程 神 父 。
 1955 年 9 月 4 日

 

悼念被害二司鐸
墓前悲淚不斷流

本 月 七 日 , 為 程 魏 二 司 鐸 被 害 二 週 年 紀 念 ,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在 指 導 司 鐸 廖 神 父 領 導 下 , 於 下 午 五 時 半 到 墳 場 二 鐸 墓 前 獻 花 , 唸 玫 瑰 經 , 煉 獄 禱 文 , 最 後 做 唱 經 追 思 , 參 加 者 , 有 程 魏 二 鐸 家 族 、 親 友 、 教 胞 , 華 南 總 修 院 香 港 區 修 士 , 保 祿 會 修 女 及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同 學 等 百 數 十 人 , 於 是 日 前 後 前 往 悼 念 者 , 亦 復 不 少 , 在 二 鐸 墓 上 , 堆 滿 了 花 圈 、 花 藍 和 花 十 字 。 許 多 人 餘 痛 未 消 在 二 鐸 墓 前 , 仍 在 不 斷 的 下 悲 淚 !

當 追 悼 者 離 墳 場 時 ,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分 贈 他 們 學 術 組 編 印 的 「野 聲」 創 刊 號 , 該 會 原 出 有 「學 風」 不 定 期 刊 , 今 為 紀 念 他 們 的 創 辦 人 兼 指 導 司 鐸 程 野 聲 神 父 被 害 二 週 年 , 就 將 「學 風」 改 為 「野 聲」 , 以 示 永 久 不 忘 。
1955 年 9 月 11 日

 

程魏兩神父遇害三週年
煉靈堂將獻安所彌撒

獻 身 於 國 家 、 社 會 、 教 會 之 本 報 前 主 編 程 野 聲 神 父 及 煉 靈 堂 副 本 堂 魏 蘊 輝 神 父 , 於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凌 晨 , 同 在 灣 仔 煉 靈 堂 寓 所 內 , 慘 遭 兇 徒 刺 斃 , 兇 手 於 是 晨 即 逃 入 大 陸 。 當 時 噩 耗 傳 出 , 整 個 世 界 之 天 主 教 會 , 為 之 震 驚 , 聞 者 莫 不 惋 惜 。 頃 悉 , 灣 仔 煉 靈 堂 教 友 , 以 程 魏 兩 神 父 遇 害 將 屆 三 週 年 , 為 表 示 追 悼 之 意 , 特 定 於 下 月 六 日 星 期 四 上 午 七 時 假 煉 靈 堂 舉 行 安 所 大 彌 撒 , 該 堂 負 責 人 希 望 該 區 教 友 , 屆 時 熱 烈 參 與 彌 撒 , 以 紀 念 程 魏 兩 神 父 過 去 對 教 友 之 愛 護 云 。
1956 年 8 月 31 日

 

同學會今追悼
程魏兩司鐸

今 日 為 程 野 聲 及 魏 蘊 輝 兩 神 父 遇 害 三 週 年 之 日 ,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特 定 於 今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 到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兩 神 父 墓 前 , 舉 行 追 思 儀 式 , 以 示 悼 念 。 程 神 父 為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之 創 辦 人 及 首 任 指 導 司 鐸 , 生 前 對 該 會 愛 護 備 至 , 深 為 會 員 所 愛 戴 云 。
1956 年 9 月 7 日

 

悼程魏二鐸
被害四週年
若望

翹 企 真 福 享 榮 天    恩 師 良 友 已 杳 然
依 舊 悼 亡 曾 四 度
    再 臨 灑 淚 又 經 年
魂 銷 壟 上 霜 秋 草
    腸 斷 燈 前 理 訓 篇
一 束 鮮 芻 虔 敬 意
    年 時 千 古 念 高 賢
1957 年 9 月 6 日


悼程魏二鐸
香港華仁書院
冼煜良

神 父 !
匆 匆 的 一 別 ; 不 , 永 久 的 一 別 ;
我 不 能 再 見 到 你 們 和 藹 可 親 的 容 顏 ,
這 就 是 人 生 幻 滅 的 象 徵 。

x  x  x

神 父 !
在 荒 烟 蔓 草 的 墳 地 中 ,

豎 起 了 兩 個 具 有 十 字 的 石 碑 ,
周 遭 遍 灑 著 杜 鵑 的 血 淚 ,
這 就 是 你 們 的 歸 宿 地 。

x  x  x

神 父 !
颯 颯 的 清 風 , 皎 皎 的 明 月 ,
永 久 的 做 了 你 們 的 伴 侶 !
如 今 , 我 衹 有 拿 著 一 個 素 潔 的 花 圈 ,
誠 懇 地 獻 在 你 們 的 墓 前 ──
要 使 你 們 知 道 :
在 這 裡 , 有 著 我 為 你 們 深 深 的 留 戀 。
1957 年 9 月 6 日

 

程魏兩神父殉職五週年紀念
向明

去 歲 四 週 年 曾 以 詩 悼 , 瞬 又 一 載 , 復 成 二 首 , 以 誌 哀 思 。

悼魏蘊輝司鐸
秋 水 長 天 夜 寂 寥 , 蘊 輝 月 色 路 迢 迢 。
塵 寰 極 目 為 雲 蔽 , 鐸 德 精 金 任 火 燒 。
人 去 名 留 知 愛 戴 , 死 歸 生 寄 自 逍 遙 。
如 公 取 義 真 無 愧 , 星 嶽 靈 光 照 漢 霄 。
1958 年 9 月 5 日

 

香港天主教同學會
沉痛追悼程魏二鐸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為 紀 念 六 年 前 遇 害 之 程 野 聲 神 父 及 魏 蘊 輝 神 父 , 特 於 本 月 七 日 下 午 五 時 , 假 灣 仔 聖 母 聖 衣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該 會 指 導 司 鐸 李 宏 基 神 父 主 持 。 彌 撒 後 由 李 神 父 領 導 前 往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全 體 參 加 之 會 員 雲 集 於 程 魏 二 位 神 父 墓 前 , 由 李 神 父 領 導 祈 禱 及 誦 經 , 儀 式 簡 單 肅 穆 。
1959 年 9 月 11 日

 

程野聲神父遇害七週年
香港天主教同學會
定期舉行追思彌撒

曾 任 本 報 主 編 之 程 野 聲 神 父 , 及 聖 母 聖 衣 堂 區 助 理 司 鐸 魏 蘊 輝 神 父 , 於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凌 晨 , 同 在 灣 仔 煉 靈 堂 寓 所 內 慘 遭 兇 徒 刺 斃 , 當 時 噩 耗 傳 出 , 全 世 界 人 士 為 之 震 驚 , 莫 不 深 表 惋 惜 。

本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為 程 野 聲 神 父 所 手 創 , 並 苦 心 培 植 , 愛 護 備 至 , 故 該 會 會 員 對 程 神 父 以 往 之 訓 導 銘 誌 不 忘 。 在 過 去 六 年 均 有 舉 行 追 悼 儀 式 。 頃 悉 , 該 會 現 又 定 於 是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假 公 教 進 行 社 四 樓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小 堂 內 ,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以 紀 念 已 故 神 師 程 野 聲 神 父 遇 害 七 週 年 , 將 由 現 任 指 導 司 鐸 李 宏 基 神 父 主 持 。 除 請 全 體 會 員 參 加 外 , 更 望 程 魏 二 鐸 之 友 好 亦 蒞 臨 加 參 云 。
1960 年 9 月 2 日

 

長存浩氣範吾儔
紀念程魏二鐸逝世七周年
公教報文藝拓墾社  天青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位 神 父 遇 害 於 主 曆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 屈 指 算 來 , 七 載 於 茲 矣 , 兩 鐸 當 日 遇 害 , 全 港 教 區 莫 不 為 之 哀 慟 。

程 神 父 原 名 國 祥 , 號 野 聲 , 聖 名 若 翰 , 遇 害 時 三 十 五 歲 , 一 九 四 四 年 於 澳 門 主 教 堂 晉 陞 司 鐸 , 一 九 四 六 年 七 月 , 奉 調 於 香 港 公 教 進 行 社 工 作 , 任 公 教 報 主 筆 , 兼 真 理 學 會 出 版 部 總 編 輯 。 翌 年 , 陸 續 出 版 民 眾 讀 物 小 叢 刊 五 十 冊 , 一 九 四 九 年 一 月 創 刊 「時 代 學 生 月 刊」 , 達 五 年 之 久 , 同 年 秋 , 倡 導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被 任 為 指 導 司 鐸 。 一 九 五 二 年 , 聖 母 軍 香 港 區 團 中 西 團 友 分 成 二 部 , 程 神 父 又 被 委 為 指 導 司 鐸 。 程 神 父 任 公 教 報 編 輯 歷 七 年 之 久 , 於 一 九 五 三 年 奉 命 離 公 進 社 職 , 至 灣 仔 煉 靈 堂 任 助 理 司 鐸 。

魏 神 父 聖 名 伯 多 祿 , 遇 害 時 五 十 四 歲 , 一 九 三 0 年 於 香 港 晉 鐸 , 曾 先 後 傳 教 於 廣 東 惠 陽 、 汕 尾 等 地 , 又 任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助 理 司 鐸 , 一 九 四 六 年 復 調 任 煉 靈 堂 助 理 司 鐸 , 以 迄 於 遇 害 之 日 。

北 角 寶 血 女 子 中 學 逢 週 一 之 彌 撒 , 向 由 魏 程 兩 神 父 主 持 , 被 害 之 日 , 該 校 全 體 員 生 乃 在 禮 堂 中 等 候 二 位 神 父 前 來 主 持 , 突 聞 噩 耗 , 均 失 聲 痛 哭 , 全 校 氣 氛 , 至 為 悲 愴 , 於 此 可 見 程 魏 二 鐸 平 日 循 循 善 誘 , 誨 人 不 倦 , 故 能 感 人 之 深 如 此 。

程 神 父 於 公 教 報 及 真 理 學 會 工 作 外 , 復 盡 瘁 其 精 神 於 青 年 之 栽 培 教 育 , 故 倡 辦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以 維 護 青 年 之 信 德 , 增 益 其 智 識 以 養 成 完 美 之 人 材 , 而 增 進 聖 教 與 社 會 之 福 利 。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成 立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十 月 二 日 , 程 神 父 目 睹 同 學 會 之 成 長 凡 四 年 , 其 生 時 之 會 員 , 今 多 已 長 大 成 人 , 或 畢 業 於 大 學 , 或 受 訓 於 師 範 學 校 , 多 服 務 於 學 界 及 工 商 , 俱 能 成 為 社 會 良 好 之 幹 材 。

程 神 父 主 編 之 「時 代 學 生」 , 創 刊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一 月 , 達 五 年 之 久 , 共 五 卷 六 十 期 , 牛 若 望 、 王 昌 祉 、 蘇 雪 林 、 顧 保 鵠 、 周 信 華 等 神 長 、 名 作 家 、 名 教 授 , 俱 為 時 代 學 生 執 筆 , 此 月 刊 實 為 當 時 青 年 學 生 一 份 不 可 多 得 之 理 想 刊 物 。

程 神 父 晉 鐸 前 , 除 攻 讀 神 哲 學 外 , 課 餘 兼 好 國 學 及 文 藝 , 除 於 公 教 刊 物 執 筆 外 , 亦 常 有 作 品 發 表 於 華 僑 日 報 , 著 有 「文 學 概 論 表 解」 , 連 載 於 時 代 學 生 中 , 此 可 見 程 神 父 讀 書 之 淵 博 , 識 解 之 卓 越 。 真 理 學 會 不 將 此 表 解 單 行 成 書 , 殊 可 惜 也 。

賢 者 已 逝 , 我 建 築 於 磐 石 上 聖 神 默 佑 下 之 聖 教 會 , 港 區 教 務 復 日 見 進 展 , 此 可 慰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矣 。 我 輩 公 教 青 年 , 亦 當 知 所 自 儆 自 勉 , 刻 苦 奮 勵 , 以 期 異 日 服 務 社 會 , 為 聖 教 爭 光 也 。
1960 年 9 月 2 日

 

程魏二鐸遇害八週年

主 曆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的 清 晨 ,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位 神 父 , 為 暴 徒 謀 殺 , 身 死 於 灣 仔 煉 靈 堂 。 本 月 七 日 適 為 二 鐸 逝 世 八 週 年 紀 念 。

程 、 魏 二 鐸 為 聖 教 會 而 死 , 為 國 家 民 族 而 死 , 雖 已 捐 軀 , 但 其 精 神 與 碧 血 長 新 , 希 望 我 等 永 誌 不 忘 , 效 法 他 們 的 德 表 , 並 為 他 們 祈 禱 。
1961 年 9 月 1 日

 

安息罷,敬愛的魏神父
陳若望

國 籍 神 父 魏 蘊 輝 , 生 於 廣 東 省 惠 陽 縣。 幼 年 的 魏 神 父 在 母 親 善 導 下 , 熱 心 事 主 ; 及 長 進 入 香 港 華 南 總 修 院 , 攻 讀 神 學 。 晉 鐸 後 , 派 往 海 豐 傳 教 。 他 的 一 生 , 與 白 英 奇 主 教 、 沙 安 當 、 余 遠 之 等 神 父 同 樣 刻 苦 耐 勞 , 與 民 同 甘 苦 , 共 患 難 , 抗 日 時 期 他 據 守 老 厝 場 鄉  , 因 此 , 老 厝 場 就 成 為 他 傳 教 的 根 據 地 。 海 豐 教 友 都 稱 他 為 老 厝 場 神 父 。

一 九 四 二 年 , 他 任 汕 尾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時 , 著 手 重 建 汕 尾 總 堂 (因 該 堂 在 日 軍 第 一 次 攻 陷 海 豐 時 受 轟 炸 而 毁 壞 不 堪) 。 及 後 , 功 成 身 退 , 調 回 香 港 , 派 駐 灣 仔 堂 區 。

在 汕 尾 時 , 我 不 大 喜 歡 接 近 他 。 他 , 沉 默 寡 言 , 態 度 嚴 謹 , 從 未 見 到 他 笑 過 , 一 副 近 視 和 老 花 混 合 的 細 圓 框 眼 鏡 , 永 遠 都 架 在 他 的 鼻 樑 上 。 如 果 遇 上 了 他 , 叫 聲 「神 父」 的 話, 他 就 用 手 撥 低 些 眼 鏡 , 看 你 一 看 , 從 鼻 孔 裡 透 出 「唔」 的 一 聲  , 就 走 開 了 。 起 初 不 了 解 他 的 個 性 , 難 免 產 生 誤 解 ; 但 從 後 來 與 他 相 處 的 日 子 裡 , 我 才 發 覺 他 的 內 心 世 界 是 那 麼 慈 祥 的 , 且 又 富 於 同 情 心 。 他 具 有 古 代 聖 賢 的 作 風 , 認 為 「君 子 之 交 淡 如 水」 , 他 不 重 外 表 , 只 求 實 際 。

一 九 四 五 年 , 我 剛 滿 十 五 歲 , 因 父 親 失 業  , 家 庭 不 景  , 讀 不 了 中 學 , 索 性 跑 到 香 港 投 靠 魏 神 父 了 。 當 我 踏 進 他 的 寓 所 時 , 他 正 在 午 膳 , 我 叫 了 一 聲 「神 父」 以 後 , 他 跟 從 前 一 樣 , 用 手 撥 低 眼 鏡 , 望 了 我 一 眼 , 跟 著 吩 咐 他 的 伙 計 孫 雪 天 給 我 準 備 碗 筷 , 與 他 同 進 午 飯 。 好 幾 次 我 想 開 口 告 訴 他 來 港 的 目 的 , 但 始 終 不 敢 說 出 來 。 飯 後 , 孫 雪 天 收 拾 碗 筷 , 神 父 終 於 開 口 了 : 「你 一 個 人 來 港 嗎 ?」 我 恭 敬 地 回 答 說 : 「是 的 , 爸 爸 失 業 , 家 庭 難 以 渡 日  , 不 能 升 學 , 唯 有 來 港 找 工 作 。」 神 父 沉 思 了 片 刻 , 然 後 喉 嚨 底 輕 地 咳 了 一 聲 , 接 著 說 : 「那 麼 , 你 就 暫 時 住 在 這 裡 罷 」 說 完 就 離 開 飯 桌 回 房 去 了 。 剛 才 我 那 顆 跳 動 不 安 的 心 , 現 在 變 為 輕 鬆 了 , 我 歡 喜 得 幾 乎 流 出 眼 淚 來 。 不 一 會 兒 , 神 父 又 出 來 了 , 給 我 二 十 元 港 幣 , 然 後 說 : 「你 跟 雪 天 到 街 上 去 , 買 些 衣 服 、 鞋 襪 及 日 用 品 罷 。」 這 回 我 忍 不 住 了 , 眼 淚 水 真 的 流 了 出 來 , 我 感 動 得 連 說 聲 多 謝 神 父 也 說 不 出 來 。

晚 飯 時 , 多 了 一 個 人 , 原 來 他 是 我 的 同 鄉 郭 多 默 , 在 銀 行 做 個 小 職 員, 因 收 入 微 薄 , 租 不 起 房 間 , 故 此 , 也 在 這 裡 借 宿 。 飯 後 , 神 父 說 : 「這 裡 不 是 我 的 地 方 , 是 堂 區 的 會 所 , 每 晚 都 有 善 會 開 會 , 下 午 七 時 你 們 各 人 都 要 離 開 , 直 至 開 會 的 人 散 去 後 才 可 進 來 。」 香 港 地 , 寸 金 尺 土 , 正 所 謂 留 食 不 留 宿 , 如 今 有 個 棲 身 地 , 儘 管 是 這 樣 , 我 也 心 滿 意 足 了 。

過 了 一 個 星 期 , 神 父 給 我 一 封 介 紹 信 , 囑 咐 我 到 銅 鑼 灣 屈 臣 氏 汽 水 廠 見 工 , 到 了 寫 字 樓 , 一 位 土 生 的 西 洋 人 接 見 我 , 後 來 才 知 道 他 是 人 事 部 經 理 , 也 是 教 友 , 他 看 過 信 後 , 望 了 我 一 眼 , 說 : 「你 就 是 魏 神 父 介 紹 來 的 陳 若 望 嗎 ?」 「是 的 , 先 生 ?」 我 恭 敬 地 回 答 。 他 遲 疑 了 片 刻 , 繼 續 說 : 「本 來 我 們 不 聘 用 十 五 歲 以 下 的 兒 童 的 , 不 過 , 你 的 個 子 夠 高 大 , 勉 強 合 格 , 好 罷 , 我 決 定 錄 用 你 , 明 天 正 式 上 班 。」

我 真 太 高 興 了 , 心 裡 有 說 不 出 的 愉 快 , 不 知 道 從 那 裡 來 的 勁 力 , 我 從 銅 鑼 灣 一 直 跑 , 跑 回 灣 仔 荷 蘭 西 街 去 , 一 進 門 就 見 神 父 坐 在 廳 裡 , 我 歡 喜 若 狂 大 聲 喊 說: 「神 父 我 被 錄 用 了」 神 父 當 堂 鬆 了 一 口 氣 , 臉 上 浮 現 了 笑 容 , 這 是 多 麼 的 溫 暖 啊 ! 他 的 笑 容 是 我 從 認 識 神 父 以 來 破 天 荒 的 第 一 次 , 是 多 麼 的 珍 貴 啊 ! 原 來 神 父 也 在 擔 心 著 我 的 年 紀 太 輕 了 , 深 恐 不 合 格 , 一 聽 到 叫 聲 , 使 他 高 興 萬 分 , 我 深 深 地 領 略 到 神 父 待 我 確 是 用 心 良 苦 , 也 清 楚 地 明 瞭 到 「助 人 為 快 樂 之 本」 的 真 正 意 義 了 。

工 廠 裡 出 糧 了 , 我 的 薪 金 每 月 一 百 一 十 元 , 在 三 十 多 年 前 這 個 數 目 是 很 可 觀 的 , 我 給 神 父 五 十 元 , 作 為 伙 食 費 , 神 父 把 錢 塞 回 我 的 手 中 , 一 本 正 經 地 說 : 「若 望 , 家 鄉 的 人 等 著 你 救 急 啊快 將 錢 滙 回 去 罷 。」

在 神 父 的 內 心 世 界 裡 是 充 滿 了 基 督 的 愛 , 他 本 著 基 督 的 精 神 去 關 心 任 何 人 , 在 與 他 相 處 的 日 子 裡 , 他 教 導 我 處 事 要 勤 謹 , 待 人 接 物 應 以 和 為 貴 , 唉 ! 真 想 不 到 後 來 他 和 程 野 聲 神 父 竟 被 人 把 他 們 一 起 刺 殺 了 ! 這 使 我 聯 想 到 神 父 的 死 , 正 如 耶 穌 基 督 一 樣 , 為 救 眾 靈 , 甘 心 受 苦 受 難 而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 古 語 云 : 「死 或 重 於 泰 山 , 或 輕 於 鴻 毛」 , 他 們 的 死 , 就 是 重 於 泰 山 了

敬 愛 的 魏 神 父 , 永 遠  的 安 息 罷
1984 年 8 月 24 日

 

程野聲、魏蘊輝神父
逝世四十周年紀專輯


沉冤四十載
   
劉蘊遜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香 港 教 區 發 生 一 件 不 但 震 撼 整 個 教 區 , 連 香 港 政 府 亦 大 為 震 驚 的 兇 殺 案 : 程 野 聲 及 魏 蘊 輝 兩 位 神 父 在 灣 仔 煉 靈 堂 遭 暴 徒 謀 殺 身 亡 。 這 件 兇 殺 案 至 今 已 達 四 十 載 , 始 終 懷 疑 未 釋 。 當 時 的 報 章 及 政 府 方 面 的 交 代 都 非 常 模 糊 。 在 眾 說 紛 紜 中 , 至 今 兩 位 遇 害 神 父 就 這 樣 沉 冤 四 十 載 了 。 回 想 當 時 的 情 景 , 真 的 只 能 以 「一 言 難 盡」 一 詞 來 表 達 。 在 兩 位 神 父 沉 冤 四 十 載 之 際 , 除 了 為 他 們 獻 祭 外 , 又 能 為 他 們 做 些 什 麼 呢 ! 相 信 認 識 這 兩 位 神 父 的 人 不 少 已 作 古 , 但 仍 生 存 的 亦 不 少 。 我 就 是 其 中 之 一 , 亦 念 念 不 忘 這 樁 不 幸 的 事 件 。 一 般 而 論 , 香 港 天 主 教 在 神 職 人 員 遭 人 殺 害 後 , 就 以 最 低 調 的 姿 態 去 處 理 , 希 望 時 間 能 沖 淡 痛 苦 的 回 憶 。 可 是 , 為 不 少 人 , 時 間 並 非 那 麼 輕 易 可 沖 淡 過 去 的 情 懷 。 相 信 教 區 是 這 樣 想 的 : 人 既 死 不 能 復 生 , 恁 由 它 罷 , 何 苦 自 找 煩 惱 。 語 云 : 死 有 重 於 泰 山 , 亦 有 輕 於 鴻 毛 者 , 神 父 的 死 亦 應 處 之 泰 然 為 是 。

有 關 兩 位 神 父 遇 害 的 經 過 , 四 十 載 後 的 今 天 再 來 重 述 , 亦 不 見 有 什 麼 意 義 , 真 的 逝 者 如 斯 矣 。 不 過 , 有 些 與 程 神 父 有 關 的 個 人 資 料 我 覺 得 很 值 得 一 提 , 以 舒 胸 懷 。

程 神 父 的 鐸 職 生 涯 只 不 過 九 個 年 頭 。 但 晉 鐸 前 後 的 歲 月 中 , 他 所 經 歷 的 考 驗 及 他 的 奮 鬥 , 凡 認 識 他 、 瞭 解 他 的 人 無 不 感 嘆 不 已 。 我 不 敢 誇 言 最 認 識 他 、 瞭 解 他 , 但 由 於 跟 他 接 觸 的 時 間 多 , 與 他 傾 談 的 機 會 多 , 無 形 中 他 也 告 訴 了 我 他 所 遇 過 的 難 忘 經 歷 。 首 先 , 他 在 澳 門 晉 鐸 前 的 考 驗 , 可 算 是 他 鐸 職 生 涯 前 一 個 最 大 的 打 擊 。 幸 當 時 恩 理 覺 主 教 聰 敏 過 人 , 當 機 立 斷 , 協 助 他 得 償 所 願 , 晉 鐸 為 教 會 服 務 。

一 九 四 六 年 公 教 報 復 刊 , 程 神 父 即 出 任 主 編 , 兼 任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中 文 出 版 部 總 編 輯 ; 一 九 四 九 年 一 月 創 辦 時 代 學 生 月 刊 , 出 任 該 刊 主 編 ; 同 年 倡 導 成 立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出 任 該 會 指 導 司 鐸 。 程 神 父 一 生 鑽 研 國 學 及 從 事 文 化 事 業 。 按 常 理 而 論 , 他 出 任 教 區 多 項 文 化 事 業 工 作 , 本 應 感 到 快 慰 , 但 由 於 當 時 教 區 行 政 上 的 許 多 制 肘 , 以 及 外 籍 神 職 人 員 的 勢 力 銳 不 可 當 , 結 果 許 多 事 就 要 程 神 父 親 力 親 為 , 茹 苦 含 辛 去 經 營 。 當 代 的 公 教 報 發 行 人 的 權 力 無 上 , 在 下 的 不 可 自 由 發 揮 , 加 諸 當 時 程 神 父 的 理 想 未 能 迎 合 當 權 派 的 要 求 及 期 望 , 因 此 在 編 輯 公 教 報 的 工 作 上 曾 經 歷 無 數 困 難 。 可 是 他 仍 堅 持 自 己 的 原 則 及 辦 報 的 目 標 。 結 果 令 他 招 致 最 惡 劣 的 命 運 : 被 迫 辭 去 公 教 報 及 時 代 學 生 主 編 職 。 一 九 五 三 年 七 月 五 日 他 終 於 在 公 教 報 刊 登 啟 事 。 當 時 盛 傳 他 遇 害 是 跟 他 從 事 文 化 事 業 有 關 。 孰 是 孰 非 , 相 信 這 是 一 個 永 無 答 案 的 謎 。

程 神 父 的 遺 體 下 葬 後 七 年 左 右 , 按 例 要 把 遺 骨 安 放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小 堂 地 窖 。 開 墓 穴 之 日 就 只 有 他 的 弟 弟 家 人 及 我 在 場 , 教 區 中 並 無 其 他 人 在 場 。 我 看 見 他 的 頭 骨 可 說 是 「粉 碎」 了 , 心 中 突 然 震 動 起 來 。 當 日 拍 下 來 的 照 片 珍 藏 至 今 , 每 次 想 起 他 , 就 是 一 副 笑 容 , 肥 胖 的 身 體 及 一 個 大 禿 頭 , 程 神 父 終 於 沉 冤 四 十 載 , 誰 來 替 他 申 冤 ? 誰 來 給 他 平 反 ?

 

我永遠懷念的程野聲、魏蘊輝司鐸
若寒

時 間 過 得 真 快 , 今 年 九 月 七 日 是 程 野 聲 神 父 和 魏 蘊 輝 神 父 被 害 四 十 週 年 。 四 十 年 前 的 我 還 是 一 個 在 校 唸 書 的 年 青 小 伙 子 , 可 是 現 在 我 已 步 入 晚 年 。 回 憶 往 事 使 我 感 慨 萬 分 , 從 前 的 時 光 倒 流 在 眼 前 。

關心青年的程野聲神父
記 得 我 第 一 次 認 識 程 野 聲 神 父 , 大 概 是 一 九 四 九 年 的 秋 天 , 學 校 舉 行 避 靜 , 特 地 邀 請 公 教 報 和 時 代 學 生 的 主 編 程 野 聲 神 父 , 做 我 們 的 避 靜 神 師 和 主 講 避 靜 道 理 。 我 看 見 他 身 型 肥 胖 , 頭 髮 稀 疏 , 架 著 一 副 金 絲 眼 鏡 , 年 紀 大 約 三 十 多 歲 , 樣 子 慈 祥 , 和 靄 可 親 , 圓 圓 的 臉 上 掛 著 笑 容 。 他 說 話 時 聲 音 響 亮 , 目 光 烱 烱 有 神 , 好 像 能 夠 看 透 在 座 每 一 個 人 的 心 事 。 他 當 日 所 講 的 避 靜 道 理 是 關 於 紅 、 黃 、 灰 三 種 色 。 紅 色 是 指 共 產 主 義 , 黃 色 是 色 情 刊 物 、 書 籍 和 電 影 , 而 灰 色 是 消 極 和 失 望 。 他 力 勸 青 年 人 千 萬 不 要 戴 上 任 何 帶 有 這 三 種 色 素 的 眼 鏡 來 看 世 事 , 要 盡 力 避 開 這 三 色 的 毒 害 。 我 們 當 時 覺 得 他 的 題 材 非 常 新 奇 , 因 為 當 時 的 避 靜 道 理 一 般 都 離 不 了 談 及 罪 惡 、 死 亡 和 地 獄 。 我 們 每 個 人 都 聽 得 非 常 投 入 , 一 點 也 不 覺 得 枯 燥 和 沉 悶 , 他 的 說 話 精 簡 而 有 力 , 句 句 都 扣 緊 我 們 的 心 弦 。 可 惜 我 當 時 年 紀 太 輕 , 未 能 完 全 領 悟 到 他 說 話 的 真 諦 。 自 從 那 天 開 始 , 程 神 父 在 我 的 心 中 , 便 留 下 了 一 個 非 常 深 刻 而 永 不 磨 滅 的 印 象 。

幾 個 月 後 的 一 個 主 日 早 上 , 我 在 灣 仔 進 教 圍 的 神 父 宿 舍 , 跟 當 時 仍 是 修 生 的 李 宏 基 主 教 , 學 習 輔 彌 撒 的 拉 丁 經 文 和 禮 儀 , 恰 巧 遇 上 程 神 父 。 他 主 動 跟 我 談 話 , 告 訴 我 他 正 籌 備 組 織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並 問 我 有 沒 有 興 趣 參 加 。 雖 然 我 當 時 仍 未 達 到 十 六 歲 的 入 會 最 低 年 齡 , 但 他 叫 我 做 臨 時 會 員 。 最 後 他 著 我 數 日 後 到 中 環 皇 帝 行 公 教 進 行 社 找 他 。

我 按 時 前 去 找 他 , 從 那 天 起 我 就 開 始 追 隨 他 , 在 以 後 的 幾 年 歲 月 中 , 我 時 常 去 找 他 閒 談 , 並 參 加 了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的 所 有 活 動 。 他 從 不 以 長 輩 的 態 度 對 待 我 , 卻 以 朋 友 的 身 份 和 我 交 談 。 因 此 我 對 他 完 全 信 賴 , 什 麼 事 情 都 跟 他 商 討 , 他 是 我 的 朋 友 、 長 兄 、 導 師 和 神 師 。 他 經 常 給 我 教 導 、 鼓 勵 和 幫 助 , 我 在 他 那 裡 學 到 了 許 多 根 本 在 書 本 裡 找 不 到 的 東 西 , 例 如 人 生 經 驗 和 處 世 之 道 。 我 每 次 和 他 談 話 都 得 益 不 少 , 他 教 導 我 的 實 在 太 多 了 , 就 是 在 四 十 多 年 後 的 今 天 , 我 仍 然 在 實 踐 他 所 教 導 的 。

程 神 父 一 生 特 別 關 心 青 年 人 的 問 題 , 在 那 年 代 , 物 資 缺 乏 , 工 作 職 位 難 找 , 升 大 專 或 大 學 或 往 海 外 求 學 更 不 容 易 , 許 多 青 年 往 往 欠 缺 正 確 的 認 識 和 指 導 而 誤 入 歧 途 。 他 為 著 使 一 群 青 年 男 女 能 夠 享 受 有 益 身 心 的 活 動 , 他 創 立 了 香 港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以 「同 心 同 德 , 愛 主 愛 人」 為 會 訓 , 舉 辦 了 許 多 有 建 設 性 的 、 啟 發 性 的 和 增 進 學 術 性 的 活 動 , 例 如 旅 行 、 電 影 晚 會 、 演 講 會 、 辯 論 會 和 書 畫 展 等 等 。 同 時 又 組 織 聖 母 軍 、 朝 聖 團 、 舉 辦 全 港 天 主 教 學 生 聖 經 比 賽 、 論 文 比 賽 、 籃 球 比 賽 , 並 演 出 話 劇 和 電 台 播 音 等 。 這 些 活 動 使 我 們 年 輕 人 , 一 方 面 能 夠 積 極 參 與 有 益 身 心 的 康 樂 活 動 , 而 另 一 方 面 又 能 學 習 到 領 導 才 能 及 與 人 相 處 的 態 度 。 可 惜 我 當 時 年 輕 , 領 悟 力 弱 , 未 能 完 全 接 受 他 的 思 想 和 教 導 。 老 實 說 , 在 程 神 父 逝 世 多 年 後 , 我 回 憶 起 他 的 生 平 言 行 , 這 才 使 我 了 解 到 他 每 一 句 說 話 的 真 正 含 義 , 和 體 會 到 他 的 一 番 心 意 。 我 現 在 後 悔 我 為 什 麼 不 好 好 把 握 當 時 的 良 好 機 會 , 來 充 實 自 己 呢 ? 如 果 真 有 可 能 的 話 , 我 寧 願 回 到 從 前 的 日 子 而 從 頭 再 來 。

程 神 父 的 聖 名 是 聖 若 翰 洗 者 , 基 督 的 先 驅 , 曠 野 之 聲 , 其 中 文 名 字 亦 由 此 而 來 。 我 還 清 晰 記 得 , 在 他 常 工 作 的 書 桌 上 , 那 玻 璃 底 下 壓 著 他 親 筆 書 寫 的 座 右 銘 「一 息 尚 存 , 苦 幹 不 懈」 , 旁 邊 還 寫 著 「為 誰 辛 苦 為 誰 忙 ?」 七 個 字 。 的 確 , 他 奉 獻 自 己 的 一 生 給 上 主 , 為 上 主 工 作 而 辛 苦 , 為 上 主 工 作 而 忙 及 亡 。 他 一 生 默 默 地 努 力 耕 耘 , 從 不 問 收 穫 。 他 的 逝 世 , 實 在 是 教 會 和 青 年 的 一 大 損 失 。

鞠躬盡瘁的魏蘊輝神父
至 於 魏 蘊 輝 神 父 , 他 和 我 的 雙 親 是 很 熟 悉 的 , 我 出 生 的 第 三 天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他 給 我 付 洗 。 在 香 港 淪 陷 時 , 他 有 一 段 時 間 在 海 豐 縣 的 汕 尾 市 傳 教 , 而 我 們 一 家 也 避 難 到 汕 尾 , 當 時 我 們 沒 有 地 方 棲 身 , 而 魏 神 父 就 讓 我 們 住 在 聖 堂 旁 邊 的 一 間 教 會 產 業 的 房 子 。 和 平 後 他 被 派 往 灣 仔 煉 靈 堂 工 作 , 即 是 現 在 的 聖 母 聖 衣 堂 。 我 門 一 家 人 又 搬 回 香 港 , 更 居 住 在 灣 仔 區 , 所 以 我 們 和 魏 神 父 時 常 保 持 聯 絡 , 因 為 他 的 年 紀 比 我 大 許 多 , 我 在 他 心 目 中 只 不 過 是 一 名 孩 子 而 已 , 因 此 我 和 他 交 談 的 機 會 不 多 。 但 是 他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一 位 得 高 望 重 的 長 者 , 他 常 常 前 來 探 訪 我 們 , 非 常 關 心 我 們 的 信 仰 和 生 活 。 我 們 一 家 因 為 兄 弟 姊 妹 眾 多 , 家 父 收 入 微 薄 , 生 活 艱 苦 , 幸 得 魏 神 父 透 過 聖 雲 先 會 給 予 我 們 經 濟 上 的 支 持 , 協 助 我 們 渡 過 不 少 難 關 。 他 亦 時 常 訪 問 教 區 內 的 公 教 家 庭 , 遇 上 環 境 比 較 富 裕 的 , 他 便 會 請 他 們 慷 慨 解 囊 , 幫 助 其 他 在 經 濟 上 有 困 難 的 教 友 。 遇 到 有 經 濟 或 其 他 困 難 的 家 庭 , 他 會 盡 力 去 幫 助 他 們 脫 離 困 境 。

魏 神 父 是 一 個 恃 重 , 沉 默 寡 言 的 人 , 他 的 個 子 看 來 似 乎 細 小 及 行 動 緩 慢 , 可 是 他 精 力 充 沛 , 每 日 至 少 可 以 探 訪 三 四 戶 教 友 。 在 祭 壇 上 講 道 時 , 他 會 滔 滔 不 絕 的 宣 揚 基 督 的 福 音 。 他 一 生 鞠 躬 盡 瘁 , 為 上 主 的 光 榮 而 獻 出 寶 貴 的 生 命 。

兩位神父的被殺情形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的 清 晨 , 那 天 剛 是 學 校 新 學 期 開 課 的 第 一 天 , 早 上 七 時 我 仍 在 夢 中 , 卻 給 我 的 弟 弟 吵 醒 , 他 大 聲 嚷 著 : 「程 神 父 和 魏 神 父 被 人 殺 了 。」 我 的 弟 弟 每 天 很 早 去 望 第 一 台 彌 撒 , 所 以 當 日 一 到 煉 靈 堂 便 聽 到 這 個 噩 耗 , 於 是 便 立 即 跑 回 家 告 訴 我 們 。 我 聽 了 , 有 如 晴 天 霹 靂 , 呆 了 一 陣 , 但 還 不 相 信 。 立 即 更 衣 , 連 梳 洗 也 來 不 及 便 奔 跑 上 聖 堂 去 。 到 達 時 看 見 許 多 教 友 和 警 察 , 大 家 議 論 紛 紛 。 這 是 一 個 殘 酷 的 事 實 , 兩 位 受 人 敬 愛 的 神 長 竟 然 給 人 殺 害 了 。 被 殺 的 原 因 不 明 , 但 我 肯 定 不 是 一 般 的 劫 殺 案 。 我 當 時 悲 痛 萬 分 , 泣 不 成 聲 。 唯 一 能 做 到 的 是 跑 入 教 堂 , 祈 求 上 主 迎 接 他 們 的 靈 魂 回 天 國 。 我 相 信 上 主 的 安 排 是 奧 妙 的 , 是 我 們 不 可 能 領 會 的 , 也 許 他 們 是 兩 顆 信 德 的 種 子 , 播 下 後 將 會 有 更 豐 盛 的 收 穫 。

數 年 前 在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一 位 醫 生 朋 友 的 家 裡 , 遇 上 一 位 從 香 港 移 民 到 加 拿 大 的 退 休 醫 生 , 他 以 前 在 香 港 政 府 任 法 醫 官 的 。 在 閒 談 中 , 他 談 及 他 當 法 醫 官 時 遇 上 的 一 些 有 趣 、 奇 特 和 恐 佈 經 驗 , 其 中 一 件 是 關 於 程 魏 兩 位 神 父 的 。 他 說 在 他 當 法 醫 官 的 生 涯 中 , 令 他 覺 得 最 嘔 心 和 最 殘 忍 的 現 場 , 是 兩 位 天 主 教 教 士 在 灣 仔 一 間 教 堂 被 殺 害 一 案 。 (他 當 時 並 不 知 道 我 是 認 識 這 兩 位 教 士 的 。) 他 說 年 紀 老 的 教 士 (他 是 指 魏 神 父) 綣 伏 在 房 間 一 角 , 相 信 他 被 襲 擊 後 很 快 便 離 間 人 間 , 但 是 那 年 青 的 一 位 (他 是 指 程 神 父) 死 前 受 盡 折 磨 , 四 邊 牆 壁 和 地 上 都 佈 滿 鮮 血 , 這 可 推 測 到 他 當 時 掙 扎 反 抗 的 情 況 , 因 他 年 僅 卅 五 , 身 體 健 碩 , 故 此 極 力 抵 抗 是 很 自 然 的 事 , 他 說 兇 徒 還 用 鐵 釘 釘 入 他 的 頭 顱 。 我 聽 後 心 中 非 常 不 安 , 為 什 麼 兇 徒 這 麼 憎 恨 他 , 為 什 麼 這 麼 殘 忍 對 待 他 呢 ? 是 否 他 的 思 想 和 理 想 , 使 兇 徒 的 計 劃 不 逞 呢 ?

我 肯 定 相 信 程 魏 兩 位 神 父 是 為 公 義 而 亡 , 他 們 的 靈 魂 是 上 主 所 喜 悅 的 。 他 們 是 為 主 作 證 而 犧 牲 , 故 此 他 們 定 會 獲 得 天 國 的 永 生 。 他 們 在 天 上 定 會 為 我 們 轉 求 上 主 賜 予 我 們 福 樂 、 公 義 和 平 安 。 他 們 的 音 容 留 在 我 的 心 坎 裡 直 到 永 遠 。 敬 愛 的 程 神 父 和 魏 神 父 , 願 你 們 安 息 。

 

四十年前香港一件驚人命案
小芳

震 驚 香 港 教 區 的 一 件 驚 人 命 案 , 發 生 於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 本 年 「九 七」 , 已 是 該 案 的 四 十 周 年 紀 念 。 回 憶 當 時 魏 蘊 輝 和 程 野 聲 兩 位 神 父 在 灣 仔 聖 母 聖 衣 堂 住 所 被 歹 徒 殺 害 , 內 心 仍 充 滿 哀 傷 、 痛 惜 和 不 平 ! 當 時 程 神 父 年 僅 三 十 五 歲 , 魏 神 父 也 不 過 五 十 三 歲 , 都 在 年 富 力 壯 之 時 , 可 為 教 會 作 出 多 很 大 的 貢 獻 , 卻 被 魔 鬼 奪 去 了 他 們 寶 貴 的 生 命 !

當 時 這 件 慘 痛 的 命 案 , 不 僅 震 驚 香 港 的 天 主 教 會 , 也 震 驚 了 整 個 香 港 地 區 ; 各 大 報 紙 都 以 頭 條 新 聞 報 道 , 並 猜 測 此 事 由 「 特 務 」 所 為 , 因 當 時 程 神 父 領 導 一 批 青 年 學 生 , 活 動 較 多 , 很 受 人 注 意 。 且 傳 說 兇 手 已 搭 頭 班 火 車 離 開 香 港 。 後 來 此 案 也 不 了 了 之 !

現 年 香 港 年 輕 的 教 友 , 尤 其 新 領 洗 的 教 友 , 對 這 件 命 案 可 能 一 無 所 知 。 當 時 筆 者 還 很 年 幼 , 不 過 對 此 印 象 太 深 , 特 別 在 瞻 仰 遺 容 時 , 目 睹 程 神 父 浮 腫 的 臉 和 右 眼 側 一 條 似 斧 砍 的 約 三 吋 長 的 傷 痕 , 至 今 在 我 腦 幕 , 無 法 遺 忘 ! 今 乘 兩 位 神 父 遇 害 四 十 周 年 的 機 會 , 略 述 當 時 所 見 所 聞 , 與 讀 者 分 享。

魏 神 父 和 程 神 父 , 都 是 灣 仔 聖 母 聖 衣 堂 的 助 理 司 鐸 。 程 野 聲 神 父 , 原 為 公 教 報 主 編 。 大 戰 勝 利 後 , 公 教 報 復 刊 , 就 由 他 任 主 編 , 後 來 他 還 創 辦 《時 代 學 生》 月 刊 。 他 有 豐 富 的 思 想 , 和 迎 合 時 代 的 頭 腦 。 他 希 望 把 公 教 報 充 實 發 展 使 它 成 為 每 個 教 友 的 精 神 食 糧 , 陶 育 讀 者 的 宗 教 心 靈 。

程 神 父 , 也 是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中 文 出 版 部 的 總 編 輯 , 出 版 中 文 宗 教 書 及 民 眾 小 讀 物 。 一 九 四 九 年 倡 導 成 立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並 任 該 會 指 導 司 鐸 , 青 年 們 都 很 愛 戴 他 、 信 服 他 。

可 惜 , 天 有 不 測 風 雲 , 當 時 負 責 公 教 報 的 審 查 人 , 常 沒 有 審 查 的 標 準 , 而 是 隨 他 的 愛 惡 來 作 決 定 , 因 此 常 發 生 不 合 理 的 麻 煩 , 例 如 把 毫 無 問 題 的 來 稿 , 亂 刪 亂 改 ; 使 程 神 父 痛 苦 不 堪 。 一 次 , 他 把 送 去 審 查 的 六 月 廿 八 日 的 公 教 報 大 樣 上 , 刪 去 了 一 段 有 關 雷 鳴 遠 神 父 的 話 , 這 段 話 , 既 不 損 道 德 , 又 無 礙 信 德 , 為 什 麼 要 刪 去 呢 ? 而 且 付 印 在 即 , 那 有 時 間 來 填 補 這 空 白 ! 因 此 使 程 神 父 忍 無 可 忍 , 決 定 這 次 讓 公 教 報 「 開 天 窗 」 , 並 在 「 天 窗 」 中 加 上 「 此 段 被 檢 」 四 字 。 可 見 他 已 無 法 再 忍 了 !

可 是 就 這 樣 「闖」 下 了 「禍」 ! 在 該 期 公 教 報 出 版 後 第 二 天 , 主 教 就 召 見 他 , 並 請 他 七 月 一 日 去 灣 仔 聖 母 聖 衣 堂 做 助 理 司 鐸 。 他 從 速 遵 命 , 七 月 一 日 便 到 聖 母 聖 衣 堂 上 任 , 不 料 上 任 尚 未 到 七 十 天 , 就 送 了 他 的 命 !

至 於 魏 神 父 , 也 是 一 位 好 好 神 父 。 他 於 一 九 0 0 年 生 於 廣 東 淡 塘 , 一 九 三 0 年 在 香 港 晉 鐸 , 後 去 汕 尾 傳 教 ,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任 灣 仔 聖 母 聖 衣 堂 助 理 司 鐸 。 因 他 秉 性 謙 和 , 頗 受 信 眾 愛 戴 。 不 料 當 年 九 月 七 日 同 被 歹 徒 殺 害 !

據 當 時 聖 母 聖 衣 堂 主 任 , 住 在 主 教 住 所 的 理 神 父 說 : 清 晨 他 回 聖 衣 堂 獻 祭 , 不 見 程 魏 二 鐸 , 感 到 有 異 , 就 去 神 父 住 室 察 看 。 他 一 進 程 鐸 臥 室 , 即 見 他 倒 臥 在 血 泊 中 , 頭 面 紫 腫 , 腦 殼 似 有 破 裂 , 襯 衣 也 被 撕 破 , 身 上 有 刺 傷 痕 跡 。 走 到 魏 鐸 房 , 見 他 也 死 在 血 泊 中 。 室 內 文 件 都 翻 得 凌 亂 而 金 錢 和 教 友 寄 存 的 飾 物 並 未 缺 少 , 電 話 線 已 被 割 斷 , 可 見 並 非 一 般 的 打 劫 , 而 是 另 有 目 的 的 陰 謀 。

件 驚 人 命 案 的 噩 耗 , 在 當 日 上 午 就 傳 遍 了 整 個 香 港 , 使 教 內 外 人 士 都 大 為 震 驚 、 浩 嘆 : 為 什 麼 兇 手 如 此 毒 辣 , 竟 把 兩 位 為 人 造 福 的 神 父 殺 害 !

兩 位 神 父 的 遺 體 於 當 日 下 午 在 聖 方 濟 各 醫 院 入 殮 , 參 禮 的 神 父 修 士 、 修 女 、 教 友 學 生 數 百 人 , 擠 得 醫 院 水 洩 不 通 。

翌 日 公 教 進 行 社 主 任 華 德 中 神 父 在 該 社 小 聖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深 切 追 悼 兩 位 無 辜 受 害 的 好 神 父 。 而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白 英 奇 , 於 上 午 十 時 在 聖 母 聖 衣 堂 為 兩 位 被 殺 的 神 父 舉 行 五 六 品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參 禮 的 有 江 門 教 區 柏 主 教 及 全 港 天 主 教 人 士 不 下 五 千 人 , 致 送 的 花 圈 約 三 百 左 右 , 自 底 層 直 排 至 四 樓 , 每 花 圈 似 乎 都 在 為 兩 位 受 害 的 神 父 呼 冤 !

彌 撒 中 有 陳 鴻 恩 神 父 致 悼 詞 , 特 別 提 出 次 魏 神 父 和 程 神 父 不 幸 慘 遭 殘 殺 , 令 人 不 勝 悲 痛 ! 但 他 們 都 死 在 自 己 的 本 份 上 , 他 們 的 忠 靈 , 必 在 天 國 永 享 福 樂 。 陳 神 父 還 說 : 照 這 次 兩 位 神 父 的 遭 遇 情 觀 察 , 他 們 可 能 是 為 天 主 犧 牲 了 生 命 ; 這 為 他 們 實 在 是 莫 大 的 光 榮 !

很 多 人 在 瞻 仰 遺 容 時 , 目 睹 神 父 頭 面 的 傷 痕 後 不 禁 傷 痛 流 淚 。 在 出 殯 去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的 執 紼 隊 伍 , 長 達 三 哩 。 在 白 主 教 主 持 安 葬 禮 後 , 棺 柩 停 放 在 墓 穴 上 任 人 瞻 仰 二 鐸 創 傷 的 遺 容 , 約 兩 小 時 才 入 墓 穴 。 最 令 人 同 情 和 哀 傷 的 , 是 程 公 的 慈 母 哭 倒 愛 子 墓 前 , 無 法 安 慰 她 破 碎 的 心 !

而 台 北 天 主 教 各 界 人 士 驚 聞 教 區 程 野 聲 神 父 和 魏 蘊 輝 神 父 慘 遭 暗 殺 , 極 為 震 驚 和 悲 憤 , 他 們 認 為 這 犧 牲 為 天 主 有 光 , 為 教 會 有 益 。 他 們 為 善 盡 己 責 而 慘 遭 喪 心 病 狂 的 匪 徒 殺 害 , 是 值 得 盛 大 追 悼 的 !

當 時 追 悼 盛 況 , 由 公 教 女 作 家 蘇 雪 林 教 授 記 錄 刊 登 在 十 一 月 一 日 的 公 教 報 上 。 在 她 文 中 , 可 見 來 自 中 國 各 界 對 二 鐸 慘 遭 奸 匪 殺 害 也 極 憤 慨 , 台 灣 各 大 報 章 對 此 無 恥 暴 行 都 加 以 抨 擊 。 台 北 天 主 教 各 團 體 更 發 起 於 十 月 十 七 日 在 靜 修 女 中 大 禮 堂 舉 行 追 悼 大 會 , 由 台 北 總 主 教 郭 若 石 穿 紅 色 祭 衣 主 持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會 場 中 有 總 統 親 書 的 「正 義 永 昭」 橫 額 , 四 週 滿 懸 各 界 的 輓 聯 , 稱 二 鐸 為 「二 傑」 、 「雙 忠」 , 為 「殺 身 成 仁 之 英 雄」 , 為 「愛 國 護 教 的 志 士」 。 主 徒 會 會 長 楊 紹 南 神 父 為 主 席 , 在 他 致 詞 中 , 特 別 提 出 : 天 主 教 信 仰 真 主 , 愛 護 真 理 正 義 , 自 古 以 來 即 與 惡 魔 勢 力 作 戰 , 二 千 年 的 聖 教 史 , 幾 全 為 殉 道 烈 士 的 碧 血 寫 成 , 程 魏 二 鐸 僅 此 千 萬 人 之 一 而 已 。 但 奸 匪 殺 了 一 個 程 野 聲 , 一 個 魏 蘊 輝 , 就 有 千 百 程 魏 繼 之 而 起 , 烈 士 之 血 , 信 德 之 種 , 奸 匪 可 奈 我 何 ?

來 賓 中 總 統 秘 書 長 王 世 杰 、 教 育 部 長 程 天 放 、 廣 東 同 鄉 會 會 長 馬 超 俊 、 僑 委 會 委 員 長 鄭 彥 棻 、 青 年 黨 代 表 劉 東 嚴 、 婦 聯 總 幹 事 皮 以 書 等 均 致 詞 , 對 奸 匪 殺 害 宗 教 徒 的 暴 行 均 極 憤 慨 , 盼 國 人 能 繼 程 魏 二 位 神 父 的 精 神 為 維 護 真 理 正 義 而 奮 鬥 。

由 此 可 見 這 追 悼 會 的 隆 重 和 意 義 的 深 厚 。 至 於 為 什 麼 這 兩 位 神 父 被 殺 害 , 大 家 幾 乎 一 致 認 為 是 「殉 道」 呢 ? 這 就 要 讓 讀 者 自 己 去 答 覆 了 。
1993 年 9 月 3, 10 日

 

灣仔聖母聖衣堂悼念
程魏二釋遇害四十年

灣 仔 聖 母 聖 衣 堂 於 本 月 七 日 傍 晚 舉 行 了 一 台 特 別 彌 撒 , 以 追 念 該 堂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位 神 父 被 害 四 十 週 年 。

是 日 彌 撒 由 下 午 六 時 三 十 分 開 始 , 由 劉 蘊 遜 神 父 主 祭 , 八 位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包 括 該 堂 主 任 卜 達 民 神 父 、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主 任 林 焯 煒 神 父 、 公 教 報 總 編 輯 尹 雅 白 神 父 、 天 主 教 社 會 傳 播 處 主 任 夏 其 龍 神 父 、 耶 穌 會 郭 樂 賢 神 父 、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黃 勇 牧 神 父 、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陳 子 殷 神 父 、 及 北 角 的 盧 子 榮 神 父 。 本 來 教 區 禮 委 會 主 任 羅 國 輝 神 父 也 要 參 加 共 祭 , 他 說 他 出 生 後 是 由 程 野 聲 神 父 給 他 付 洗 的 , 因 他 家 當 時 住 灣 仔 , 屬 聖 母 聖 衣 堂 堂 區 。 但 當 晚 羅 神 父 要 開 會 無 法 前 往 , 只 能 私 自 為 兩 位 遇 害 的 神 父 獻 祭 祈 禱 。

當 晚 參 禮 的 信 眾 約 二 百 餘 人 , 其 中 近 二 十 多 位 為 過 去 程 野 聲 神 父 倡 導 成 立 的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會 員 (其 餘 三 四 十 位 會 員 已 移 居 海 外) , 及 程 魏 二 鐸 生 前 友 好 , 和 聖 衣 會 修 女 及 嘉 諾 撒 修 女 等 , 大 家 同 心 合 意 把 兩 位 神 父 犧 牲 奉 獻 於 主 , 並 求 他 們 在 天 國 光 榮 福 樂 中 , 為 香 港 、 為 中 國 祈 禱 , 轉 求 天 主 恩 賜 平 安 , 教 務 繁 榮 , 並 得 享 民 主 自 由 。

彌 撒 於 七 時 後 結 束 。 大 家 祝 禱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二 鐸 的 鮮 血 成 為 信 德 的 種 子 , 使 香 港 教 會 發 揚 光 大 !
1993 年 9 月 17 日

 

念程野聲  魏蘊輝兩鐸遇害 
鐸末

一 九 五 三 年 九 月 七 日 , 本 港 發 生 了 一 件 駭 人 聽 聞 的 案 件 。 程 野 聲 和 魏 蘊 輝 兩 神 父 , 在 香 港 灣 仔 聖 衣 堂 寓 所 遭 兇 徒 殺 害 身 亡 , 震 驚 整 個 香 港 。

程 鐸 是 華 南 修 院 (聖 神 修 院 的 前 身) 高 材 生 , 愛 好 文 學 , 一 九 四 四 年 畢 業 , 晉 鐸 後 任 《公 教 報》 主 編 , 言 論 正 義 , 斥 駁 無 神 主 義 。 一 九 四 九 創 辦 時 代 學 生 月 刊 , 並 組 織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 一 九 五 二 年 任 聖 母 軍 指 導 神 師 , 並 組 團 去 台 灣 觀 光 交 流 。

一 九 五 三 年 他 給 調 往 聖 衣 堂 與 年 逾 花 甲 的 魏 鐸 一 齊 任 副 本 堂 。 以 當 時 的 政 治 環 境 , 不 同 政 見 分 子 , 以 為 他 是 反 共 人 士 , 因 此 而 去 殺 害 他 。 而 和 他 同 住 該 堂 的 魏 鐸 是 位 謙 遜 隨 和 , 樂 善 好 施 , 頗 得 教 友 愛 戴 的 神 長 , 無 論 怎 樣 也 找 不 出 半 點 被 殺 害 的 理 由 。 相 信 這 是 城 門 失 火 , 殃 及 池 魚 -- 殺 人 滅 口 也 。 而 本 堂 理 神 父 當 時 住 在 堅 道 主 教 府 , 得 免 於 難 , 實 為 不 幸 中 之 大 幸 。

他 倆 遇 害 , 不 但 千 萬 教 友 在 哭 泣 , 教 外 人 士 亦 悲 忿 嘆 息 , 各 大 報 章 一 連 數 日 均 以 斗 大 標 題 , 譴 責 殘 忍 冷 血 兇 徒 , 可 見 案 件 的 嚴 重 性 。 死 者 室 內 的 東 西 凌 亂 不 堪 , 想 必 是 為 自 衛 而 作 出 反 抗 搏 鬥 。 一 切 財 物 均 無 失 , 顯 然 兇 徒 是 志 在 奪 命 , 絕 不 是 一 般 尋 常 的 謀 財 害 命 案 , 當 時 港 英 政 府 怕 惹 禍 端 , 警 方 否 認 與 政 治 有 關 , 兇 徒 已 潛 逃 內 地 , 雖 被 當 局 扣 押 , 卻 難 以 引 渡 回 港 受 審 ; 且 本 堂 理 神 父 以 德 報 怨 , 不 作 起 訴 , 此 兇 案 也 就 不 了 了 之 。

香 港 是 國 際 大 都 會 , 自 由 社 會 的 櫥 窗 , 被 稱 為 遠 東 的 樂 園 , 兩 神 父 與 世 無 爭 , 竟 遭 殺 害 , 死 於 非 命 。 以 當 時 的 治 安 , 確 是 有 點 政 治 性 的 。 信 德 告 訴 我 們 , 「致 命 者 之 血 , 乃 教 友 之 種 子」 。 他 們 死 在 自 己 的 職 分 上 , 是 為 主 致 命 , 為 教 友 樹 立 了 正 義 的 榜 樣 , 為 他 們 及 教 會 亦 有 莫 大 的 光 榮 , 他 們 在 天 之 靈 , 可 為 受 難 的 教 會 祈 禱 。

兇 徒 以 為 殺 了 兩 位 愛 國 愛 教 的 善 牧 , 就 無 人 承 繼 他 們 的 遺 志 , 維 護 真 理 , 對 抗 邪 惡 , 那 就 大 錯 特 錯 了 。 這 只 能 殺 害 了 他 們 的 身 軀 , 卻 不 能 殺 害 他 們 永 恆 的 靈 魂 , 今 在 天 主 的 懷 抱 永 遠 安 息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了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為 我 預 備 下 了 , 就 是 主 , 正 義 的 審 判 者 , 到 那 一 日 必 要 賞 給 我 。」 (弟 後 四: 7-8) 這 正 義 的 冠 冕 , 兩 鐸 受 之 無 愧 , 是 值 得 我 們 欣 慰 的 。
2005 年 9 月 18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