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POMATI, Peter SDB
武幼安神父

 

* 1906  11  15 日在意大利利雅拿 (Lignana) 出生
* 1924 年來華
* 1925 年 1 月 29 日在中國河西發願
* 1931
年 5 月 30 日在香港晉鐸
* 1994
 3  27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Father Peter Pomati, S.D.B.
R.I.P.

Father Peter Pomati, SDB, passed away peacefully at 2:30am on 27 March 1994 in St. Pauls Hospital, Hong Kong. He was 88 years of age.

Father Pomati was born in Lignana, Italy, on 15 November 1906. As a young man he entered the Society of the Salesians of Don Bosco and was sent to China for his religious training. He was professed in Hosai, Shiuchow, on 29 January 1925 and after his philosophical and theological studies, was ordained a priest in Hong Kong on 30 May 1931.

For seventy years he has worked in Shiuchow, Shanghai, Macau, Hong Kong and Taiwan.

A Prayer vigil for the deceased was held at the Hong Kong Funeral Home, North Point, on Tuesday 29 March at 8pm and a Requiem Mass was offered on Wednesday 30 March at 10am at Christ the King Chapel, Causeway Bay, Burial followed in the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8 April 1994

 

慈幼會老將又損一位
武幼安神父魂歸天國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會 士 武 幼 安 神 父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三 月 廿 七 日 凌 晨 二 時 三 十 分 在 香 港 聖 保 祿 醫 院 蒙 主 寵 召 , 平 安 去 世 。 武 神 父 聖 名 伯 多 祿 , 享 年 八 十 八 歲 。 去 世 後 於 三 月 廿 九 晚 八 時 在 香 港 殯 儀 館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三 十 日 上 午 十 時 在 銅 鑼 灣 耶 穌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殯 葬 追 思 彌 撒 。 禮 畢 出 殯 , 至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是 日 參 與 共 祭 的 神 父 及 參 禮 執 紼 的 教 友 頗 多 。 對 這 位 在 華 忠 誠 服 務 五 十 多 年 的 武 神 父 之 去 世 , 深 感 哀 痛 。

武 神 父 , 意 大 利 人 , 一 九 二 四 年 來 華 接 受 培 訓 , 一 年 後 在 韶 關 河 西 發 願 。 一 九 三 一 年 在 香 港 晉 鐸 後 , 先 至 韶 關 , 後 至 上 海 、 澳 門 、 香 港 及 台 灣 等 地 服 務 。 武 神 父 為 人 謙 和 , 對 文 字 傳 教 也 有 不 少 貢 獻 , 為 中 國 教 會 造 福 不 小。

最 近 香 港 慈 幼 會 在 兩 週 內 損 失 三 位 老 將 , 即 七 十 八 歲 的 田 永 民 神 父 , 八 十 四 歲 的 王 湧 神 父 和 八 十 八 歲 高 齡 的 武 幼 安 神 父 。 該 會 懷 著 沉 痛 之 心 , 請 大 家 為 他 們 的 安 息 祈 禱 。
1994 年 4 月 1 日



悼念武幼安神父

上 月 去 世 的 慈 幼 會 武 幼 安 神 父 , 已 於 三 月 三 十 日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慈 幼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陳 興 翼 神 父 在 武 神 父 殯 葬 彌 撒 中 , 講 了 他 一 生 感 人 簡 歷 。 茲 摘 錄 如 下 :

一、童年
武 神 父 一 九 0 六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 父 親 擁 有 大 塊 農 地 , 可 稱 相 當 富 有 。 誕 生 後 三 天 領 洗 , 取 名 伯 多 祿 。 在 家 鄉 讀 完 小 三 , 即 入 附 近 的 慈 幼 會 學 校 , 一 九 一 八 年 轉 入 杜 林 , 由 鮑 思 高 神 父 首 創 的 母 院 攻 讀 中 學 。 在 這 所 充 滿 宗 教 氣 氛 、 家 庭 精 神 、 歡 樂 、 虔 敬 、 純 潔 的 學 校 , 培 養 了 他 的 修 道 聖 召 。 中 學 畢 業 後 便 入 慈 幼 會 , 並 被 派 到 中 國 傳 教 。

一 九 二 四 年 一 月 六 日 到 澳 門 慈 幼 會 的 遠 東 會 院 ── 聖 母 無 原 罪 學 校 。 當 時 他 不 到 十 八 歲 , 可 是 意 志 堅 強 , 願 奉 獻 一 生 為 天 國 、 為 中 華 子 女 服 務 。

二、培訓
武 神 父 雖 非 中 國 土 生 , 卻 在 中 國 土 長 ; 修 道 、 晉 鐸 的 各 階 段 培 訓 , 都 在 中 國 。 最 先 在 粵 北 韶 關 的 河 西 接 受 初 學 培 訓 , 一 九 二 五 年 一 月 廿 九 日 矢 發 聖 願 , 後 在 河 西 和 澳 門 攻 讀 哲 學 , 差 不 多 於 同 時 也 管 理 學 生 , 澳 門 的 無 原 罪 學 校 和 韶 關 的 勵 群 中 學 , 是 年 輕 武 幼 安 修 士 的 工 作 園 地 。 韶 關 的 雷 鳴 道 主 教 特 別 關 心 和 寵 愛 這 一 群 年 輕 的 修 士 , 稱 他 們 為 自 己 的 「紅 衣 修 士 」。

一 九 二 七 年 至 一 九 三 一 年 期 間 , 先 後 在 澳 門 和 香 港 繼 續 進 修 神 學 , 一 九 三 一 年 五 月 三 十 日 在 香 港 主 教 座 堂 晉 鐸 。

武 神 父 有 學 言 語 的 天 才 , 且 能 讀 、 能 講 、 能 寫 中 文 , 相 當 流 利 。

兩 位 神 長 對 他 的 影 響 特 別 深 厚 : 一 是 雷 鳴 道 主 教 , 他 於 一 九 三 0 年 二 月 為 主 殉 道 後 , 武 神 父 即 努 力 收 集 其 殉 難 史 實 和 生 平 嘉 言 懿 行 , 對 雷 公 冊 封 為 真 福 的 手 續 程 序 貢 獻 很 大 。 二 是 畢 少 懷 神 父 ; 他 先 是 武 修 士 的 院 長 , 後 是 他 的 會 長 。 從 畢 神 父 的 身 教 、 言 教 中 , 武 神 父 學 習 了 樂 觀 、 友 善 和 熱 愛 中 國 的 精 神 。

三、六十載服務於華南、華東
武 神 父 晉 鐸 後 , 先 服 務 於 澳 門 無 原 罪 學 校 , 後 擔 任 韶 關 勵 群 中 學 的 教 務 主 任 和 院 長 。 抗 戰 時 期 , 他 被 調 往 上 海 , 任 楊 樹 浦 聖 鮑 思 高 堂 主 任 司 鐸 以 及 監 獄 特 派 司 鐸 , 給 不 幸 的 囚 犯 和 死 囚 宗 教 的 慰 藉 。

和 平 後 , 武 神 父 奉 調 香 港 聖 類 斯 中 學 , 那 是 慈 幼 會 在 香 港 的 第 一 所 學 校 。 香 港 淪 陷 時 期 , 外 籍 會 士 被 禁 閉 於 集 中 營 , 校 舍 有 一 段 時 間 被 日 軍 徵 用 , 因 此 學 校 的 校 舍 和 校 務 方 面 都 需 妥 善 整 頓 , 武 神 父 在 那 裡 默 默 耕 耘 了 三 年 , 使 校 務 蒸 蒸 日 上 。

武 神 父 在 來 華 廿 五 年 時 , 才 首 次 回 祖 國 探 親 休 養 。 他 一 方 面 為 中 華 會 省 到 處 募 捐 , 一 方 面 也 奉 教 廷 委 託 , 處 理 了 某 些 教 區 和 修 會 的 一 些 頭 痛 案 件 , 但 對 這 點 他 守 口 如 瓶 。 不 過 教 廷 對 他 的 器 重 是 一 事 實 。

四、服務寶島
一 九 五 三 年 , 武 神 父 被 派 至 寶 島 , 在 華 明 書 局 服 務 。 當 時 他 四 十 七 歲 , 很 快 就 學 會 了 國 語 。

一 九 五 六 年 調 回 香 港 , 任 中 華 會 省 財 務 長 達 十 一 年 之 久 。 當 時 中 華 會 省 包 括 港 澳 台 、 菲 律 賓 和 越 南 , 各 項 事 業 都 急 待 發 展 ; 會 省 經 濟 困 難 。 武 神 父 即 設 法 在 意 大 利 尋 找 恩 人 , 支 持 會 省 。

一 九 六 七 年 武 神 父 被 調 至 台 北 , 擔 任 聖 鮑 思 高 堂 首 任 主司 鐸 。 翌 年 兼 任 會 院 院 長 。

五、慈幼出版社
對 文 化 傳 教 和 出 版 事 業 , 武 神 父 似 有 特 別 天 份 。 早 在 上 海 當 本 堂 神 父 時 , 已 有 機 會 出 版 一 些 小 冊 子 。 當 香 港 聖 類 斯 中 學 校 長 時 , 學 校 有 印 刷 工 場 , 他 便 編 印 一 些 小 冊 子 , 後 在 台 北 華 明 書 局 只 服 務 了 三 年 便 調 回 香 港 工 作 , 後 再 回 台 灣 工 作 時 , 良 機 就 到 了 。

因 當 時 海 關 檢 查 海 外 進 入 的 書 刊 , 很 嚴 很 慢 , 致 使 從 羅 馬 總 部 和 香 港 會 區 辦 事 處 寄 來 的 會 士 通 訊 , 鮑 思 高 家 庭 通 訊 等 刊 物 經 常 延 誤 , 致 與 修 會 中 心 脫 節 。 另 一 方 面 , 會 省 從 台 南 調 來 了 畢 熾 生 神 父 , 他 對 文 字 傳 教 頗 感 興 趣 , 真 是 萍 水 相 逢 , 於 是 在 一 九 七 0 年 成 立 了 「慈 幼 出 版 社」 , 作 為 美 國 紐 約 母 社 在 台 灣 的 分 社 。 是 年 只 出 版 了 兩 本 小 冊 子 , 以 後 逐 年 發 展 , 到 一 九 九 一 年 四 月 武 神 父 榮 休 時 , 共 出 版 了 聖 人 傳 記 、 公 教 叢 書 、 禮 儀 書 籍 、 青 年 叢 書 、 教 育 叢 書 、 小 說 叢 書 等 共 約 147 本 書 籍 !

這 說 明 武 神 父 視 野 很 廣 , 抱 負 很 大 , 好 像 要 包 羅 萬 有 。 他 與 意 大 利 杜 林 的 「基 督 教 義 出 版 社」 和 「國 際 出 版 社」 , 建 立 良 好 的 關 係 , 免 費 取 得 版 權 , 把 名 書 譯 成 中 文 。 又 成 立 了 一 個 翻 譯 網 , 會 內 外 不 少 人 都 樂 意 與 他 合 作 。 為 維 持 龐 大 的 稿 費 、 印 刷 費 和 行 政 費 等 , 他 成 立 了 一 個 恩 人 團 , 與 他 們 經 常 保 持 聯 絡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退 休 時 , 約 有 一 萬 四 千 人 之 多 ! 一 九 九 三 年 聖 誕 節 前 他 發 出 了 八 千 五 百 封 信 和 賀 卡 , 其 中 雖 有 五 百 封 因 死 亡 和 搬 遷 無 法 遞 寄 而 退 回 , 其 他 不 少 人 都 捐 贈 了 善 款 !

在 出 版 的 的 許 多 書 籍 中 , 「慈 父 與 導 師」 ── 聖 若 望 鮑 思 高 傳 記 , 是 他 親 自 翻 譯 的 ; 悼 念 真 福 雷 鳴 道 主 教 和 高 惠 黎 神 父 的 「血 染 連 江 邊」 及 「真 福 李 納 德」 都 是 他 以 愛 心 編 寫 的 。 「與 主 密 談」 全 套 六 卷 是 部 暢 銷 的 默 想 材 料 , 慈 幼 出 版 社 可 說 是 靠 它 成 名 的 。 「青 年 良 友」 、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內 修 生 活」 、 「慈 幼 會 母 院 史」 ──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回 憶 錄 」、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人 性 及 聖 德 的 巔 峰」 等 書 , 對 介 紹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精 神 貢 獻 很 大 。 當 他 談 及 「我 們 想 看 看 耶 穌」 這 本 小 冊 子 時 , 你 可 體 驗 到 他 的 喜 樂 和 興 奮 , 這 正 代 表 著 他 從 事 出 版 事 業 的 理 想 和 熱 忱 : 想 把 基 督 的 真 、 善 、 美 傳 播 給 全 世 界 的 炎 黃 子 孫 。

六、退而不休
八 十 年 代 末 期 , 武 神 父 的 健 康 開 始 衰 退 。 兩 種 矛 盾 的 心 情 衝 擊 他 : 一 方 面 還 想 繼 續 推 廣 善 書 , 另 方 面 他 的 健 康 需 要 特 別 照 顧 , 心 理 上 間 歇 有 頹 喪 的 時 刻 : 危 機 一 過 , 他 又 重 整 旗 鼓 , 自 己 安 慰 自 己 , 又 鼓 勵 他 人 , 「不 要 怕 , 勇 往 直 前 。」 長 上 也 不 想 強 迫 他 進 入 修 會 安 排 年 長 會 士 頤 養 晚 年 的 「少 懷 之 家」 。 一 九 九 一 年 三 月 , 參 與 了 他 的 老 同 學 蕭 希 哲 神 父 的 葬 禮 後 , 含 著 滿 眶 熱 淚 , 要 求 會 長 調 他 到 「少 懷 之 家」 , 但 仍 協 議 要 繼 續 兩 項 工 作 : 一 是 當 「慈 幼 出 版 社」 的 顧 問 , 跟 進 幾 本 尚 在 翻 譯 或 校 對 過 程 中 的 書 籍 , 二 是 繼 續 保 持 與 恩 人 聯 絡, 向 他 募 捐 善 款 , 不 僅 為 支 持 「慈 幼 出 版 社」 , 也 為 支 持 會 省 , 尤 其 在 台 灣 的 傳 教 事 業 。

一 九 八 四 年 新 落 成 的 聖 若 望 鮑 思 高 堂 , 建 築 費 達 新 台 幣 一 千 八 百 萬 元 之 鉅 , 而 其 中 半 數 由 武 神 父 捐 來 。 由 一 塊 農 田 至 一 座 堂 皇 壯 麗 的 教 堂 , 自 己 能 貢 獻 一 臂 之 力 , 其 中 辛 酸 和 喜 樂 , 他 知 道 和 感 受 得 最 清 楚 !

一 九 九 一 年 四 月 二 十 日 , 聖 鮑 思 高 堂 區 隆 重 慶 祝 了 武 神 父 的 晉 鐸 金 禧 。 廿 六 日 , 武 神 父 靜 俏 俏 地 , 只 帶 著 一 萬 四 千 位 恩 人 的 地 址 離 開 了 他 曾 服 務 了 廿 七 年 的 台 灣 , 搬 入 「少 懷 之 家」 , 繼 續 默 默 做 校 對 和 通 訊 等 工 作 。 一 九 九 一 年 九 月 , 「讚 頌 上 主 ── 明 瞭 聖 詠 祈 禱 的 方 法」 出 版 和 發 行 。

因 著 地 區 和 工 作 的 關 係 , 自 一 九 六 七 年 起 , 武 神 父 只 能 生 活 在 一 個 人 數 渺 少 的 慈 幼 會 團 體 裡 , 間 中 南 下 與 台 南 和 潮 州 的 慈 幼 會 士 滙 合 , 難 得 有 一 般 大 團 團 的 熱 鬧 氣 氛 , 這 是 他 精 神 上 的 一 大 痛 苦 。 加 入 「少 懷 之 家」 後 , 起 居 飲 食 及 早 晚 的 共 同 祈 禱 都 很 有 規 律 , 間 中 有 會 士 和 校 友 來 探 訪 他 , 他 總 是 熱 情 接 待 。 他 的 運 動 就 是 養 雞 每 天 清 晨 去 收 集 雞 蛋 。 他 的 晚 年 可 說 是 「自 強 不 息 , 退 而 不 休 , 其 樂 融 融」 。 好 一 個 模 範 和 快 樂 的 會 士 !

七、息勞歸主
今 年 三 月 二 日 , 武 神 父 經 受 一 個 輕 微 的 爆 血 管 , 跌 斷 了 左 臂 和 左 腿 。 醫 生 以 鋼 釘 箍 住 了 斷 腿 , 不 成 大 問 題 , 可 是 呼 吸 系 統 卻 出 了 問 題 。 醫 生 在 他 喉 嚨 開 了 一 個 小 洞 , 使 呼 吸 較 為 舒 服 , 但 腹 部 卻 澎 脹 。

三 月 廿 五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 會 長 與 台 南 金 充 威 院 長 去 探 望 他 , 把 台 北 陳 茲 新 院 長 神 父 帶 來 的 台 灣 新 出 郵 票 , 遞 給 他 看 , 他 即 伸 手 握 住 信 封 ; 這 是 他 與 恩 人 保 持 聯 絡 的 信 物 。 我 們 一 起 祈 禱 , 他 還 可 舉 手 劃 十 字 聖 號 。 翌 日 晚 上 , 他 已 不 能 講 話 , 但 神 智 清 醒 , 會 長 問 他 「您 覺 得 痛 苦 嗎 ?」 武 神 父 搖 頭 。 「您 有 什 麼 要 求 嗎 ?」 他 再 搖 頭 。 「明 天 是 聖 枝 主 日 , 慶 祝 基 督 光 榮 進 入 耶 路 撒 冷 , 請 把 您 的 痛 苦 獻 給 耶 穌 , 為 教 會 、 修 會 和 中 華 會 省 的 需 要 。」 他 點 頭 表 示 接 納 。 我 們 一 起 祈 禱 , 他 只 能 微 動 口 唇 了 。

廿 七 日 , 凌 晨 二 時 三 十 分 , 武 神 父 即 息 勞 歸 主 。 廿 九 晚 在 香 港 殯 儀 館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三 十 日 上 午 在 耶 穌 君 王 小 堂 , 為 武 神 父 奉 獻 殯 葬 追 思 彌 撒 ,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教 主 祭 , 總 會 長 代 表 特 派 視 察 員 潘 傑 誠 神 父 襄 禮 , 幾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參 禮 者 有 修 士 、 修 女 、 協 進 會 會 員 、 校 友 及 學 生 代 表 等 。 到 墳 場 安 葬 時 , 在 武 神 父 所 作 , 由 他 的 同 會 兄 弟 和 校 友 頌 唱 的 「青 年 慈 父 鮑 思 高」 歌 聲 中 , 棺 柩 緩 慢 地 下 降 墓 穴 。
1994 年 4 月 15 日

 

悼念我所敬愛的武幼安神父
章德丞

今 年 三 月 三 十 日 , 在 學 校 避 靜 時 , 突 然 聽 到 一 位 神 父 說 , 武 幼 安 神 父 已 在 大 前 日 逝 世 了 , 並 已 下 葬 。 這 消 息 有 如 霹 靂 一 般 , 使 我 呆 了 好 一 陣 子 。

記 得 當 初 和 武 鐸 相 識 於 台 北 鮑 思 高 堂 。 那 時 我 只 有 十 三 歲 。 因 著 他 那 慈 祥 的 笑 容 , 和 誠 懇 的 邀 請 , 很 快 我 們 成 了 忘 年 之 交 。 幾 乎 每 個 週 末 都 可 以 在 武 神 父 的 辦 公 室 找 到 我 的 蹤 跡 , 不 論 早 上 、 下 午 、 傍 晚 , 甚 至 新 年 的 晚 上 我 都 見 到 他 在 他 會 院 的 辦 公 室 裡 埋 頭 寫 作 。 倘 大 的 辦 公 室 放 著 一 個 個 擺 滿 書 本 的 鐵 架 , 而 他 的 案 頭 總 是 積 放 著 一 堆 堆 的 信 件 。 武 神 父 不 喜 歡 勞 煩 別 人 , 有 幾 次 他 一 顛 一 簸 地 拿 著 一 箱 箱 的 書 要 放 在 比 他 還 要 高 的 鐵 架 上 , 我 見 了 便 連 忙 搶 過 來 效 勞 。 他 總 是 說 : 「真 不 好 意 思 , 又 要 勞 煩 我 的 小 客 人 了 , 人 老 了 , 真 是 沒 用 。」 他 唯 一 一 次 主 動 要 我 幫 忙 的 是 有 個 晚 上 , 他 要 離 開 座 椅 , 去 廁 所 , 但 因 腰 痛 無 法 起 來 , 最 後 他 只 好 大 聲 叫 喚 我 來 幫 忙 。 當 時 我 勸 他 多 點 休 息 , 他 嘆 了 一 聲 說 : 「我 已 老 了 , 但 還 有 這 麼 多 信 件 要 回 覆 , 書 也 要 出 版 , 我 不 能 停 頓 啊 !」 不 但 工 作 上 是 這 樣 , 生 活 上 也 是 這 樣 。 好 幾 次 我 見 到 他 一 個 人 乘 車 去 買 日 用 品 。 在 台 北 繁 忙 的 商 業 區 中 , 他 行 走 又 不 便 , 而 且 是 雙 手 提 著 兩 大 袋 日 用 品 的 老 人 家 , 就 算 上 落 車 也 很 困 難 。 但 他 遇 見 我 時 總 是 風 趣 地 向 我 笑 著 說 : 「自 己 親 自 買 東 西 可 以 多 抽 些 油 水 。」 有 一 個 週 末 , 聖 堂 對 面 的 商 業 大 廈 在 維 修 時 , 有 一 條 很 長 的 電 線 掉 在 聖 堂 幼 稚 園 的 操 場 上 。 武 神 父 在 二 樓 見 到 了 , 認 為 對 小 孩 子 會 造 成 危 險 , 便 馬 上 跑 去 對 面 的 大 廈 交 涉 。 一 連 去 了 兩 次 , 對 方 最 後 終 於 把 那 電 線 拿 走 。 當 時 我 認 為 這 些 事 大 可 由 本 堂 神 父 或 幼 稚 園 的 修 士 等 待 至 下 週 一 才 去 辦 , 但 武 神 父 回 答 了 一 句 話 : 「我 是 一 個 慈 幼 會 會 士 , 這 些 孩 子 就 是 我 的 一 切 , 我 要 他 們 平 平 安 安 。」

後 來 因 健 康 的 緣 故 , 武 神 父 調 回 香 港 休 養 , 而 三 個 月 後 和 家 人 一 起 返 回 澳 門 了 。 所 以 不 能 像 在 台 北 時 每 週 去 探 望 他 了 。 但 我 每 次 去 香 港 和 他 見 面 時 , 仍 然 發 現 他 像 在 台 北 一 樣 , 案 頭 上 堆 滿 了 信 件 , 他 仍 是 不 斷 地 工 作 , 他 見 到 我 總 喜 歡 拉 著 我 的 手 , 一 邊 走 , 一 邊 問 近 況 。 有 時 聽 到 我 說 起 一 些 信 仰 團 體 內 的 矛 盾 時 , 他 總 是 痛 心 地 說 : 「還 好 我 們 沒 有 這 些 事 發 生 , 不 然 怎 麼 對 得 起 鮑 思 高 神 父 和 各 位 先 賢 呢 ?」 不 過 武 神 父 也 很 愛 開 玩 笑 , 每 年 向 他 拜 年 , 他 總 愛 說 : 「你 來 的 不 是 時 候 , 我 武 神 父 只 會 在 『禮 拜 七』 才 派 利 是 的 , 你 下 次 記 得 要 『禮 拜 七』 才 好 來 拜 年 啊 !」

武 神 父 不 但 時 時 把 歡 樂 留 給 我 , 更 是 我 靈 性 生 活 上 、 工 作 上 的 好 導 師 。 記 得 在 台 北 時 , 我 加 入 了 「永 和 天 主 教 青 年 會」 , 擔 任 靈 修 方 面 的 幹 事 。 他 知 道 後 不 斷 送 給 我 一 些 祈 禱 用 的 小 冊 子 、 靈 修 的 書 籍 , 不 然 我 不 能 勝 任 此 職 。 回 澳 門 後 , 我 進 入 了 教 區 修 院 , 一 邊 在 校 求 學 , 一 邊 嘗 試 學 習 跟 隨 基 督 的 生 活 。 武 神 父 知 道 後 , 時 時 送 我 一 些 靈 修 、 聖 經 的 書 籍 , 幫 助 我 在 這 方 面 的 成 長 。 並 且 總 會 向 我 說 一 些 他 和 同 僚 們 的 聖 召 過 程 , 信 仰 生 活 經 驗 等 等 來 激 勵 我 。

我 最 後 一 次 見 到 武 神 父 是 在 他 去 世 前 某 日 。 其 實 當 日 我 滿 懷 心 事 , 有 許 多 說 話 想 和 他 談 。 可 惜 那 天 他 精 神 不 好 , 說 話 也 不 太 清 楚 。 我 只 好 把 想 說 的 話 留 在 心 中 , 留 待 下 次 , 但 可 惜 武 神 父 再 也 聽 不 到 了 。 而 我 也 只 好 把 內 心 的 話 藉 著 一 束 菊 花 在 他 的 墓 前 向 他 細 訴 了 。 幸 運 的 黃 土 啊 , 你 可 知 道 埋 在 你 下 面 的 是 一 位 多 麼 偉 大 的 司 鐸 呢 ?

看 到 武 神 父 躺 在 棺 木 的 照 片 , 胖 胖 的 臉 變 瘦 了 , 淚 水 便 不 停 地 湧 出 , 但 突 然 我 發 現 憔 悴 的 面 容 上 , 依 然 掛 著 我 所 熟 悉 的 那 安 祥 的 微 笑 , 而 且 嘴 吧 還 張 開 了 一 條 縫 。 好 像 對 我 們 這 些 看 著 遺 容 , 不 禁 痛 哭 的 人 歡 呼 著 : 「弟 兄 們 , 我 已 經 見 到 耶 穌 和 鮑 思 高 了 。」 慈 祥 的 武 神 父 啊 ! 乞 求 你 在 天 上 時 時 指 引 我 , 使 我 能 安 然 走 過 我 要 走 的 路 。 希 望 有 一 天 能 在 天 上 收 到 你 那 「禮 拜 七」 才 派 的 利 是 。 亞 孟 。
1994 年 5 月 13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121期, 1994.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pietropomat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