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 SUN, Paul SHJ
孫保祿修士

 

* 1907 年在中國熱河 (Jehol) 出生
* 1926 年發願
* 1949 年來港

* 1950-1958 年在香港服務
* 1986 年 3 月 13 日在香港逝世


* 沙書院
* 1958 年創辦聖若瑟英文中小學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FSC


以愛作根基的──孫保祿修士
鍾宇平

印象˙微笑
我 開 始 接 觸 孫 修 士 是 在 一 九 六 二 年 , 那 一 年 我 進 入 了 聖 若 瑟 學 校 唸 中 學 一 年 級 。 大 約 在 開 學 後 一 個 星 期 的 一 個 下 午 , 天 下 著 毛 毛 雨 , 我 沒 有 帶 雨 具 , 一 放 學 便 打 算 趕 緊 回 家 , 剛 踏 出 校 門 就 看 到 一 輛 合 適 的 巴 士 在 對 面 馬 路 駛 到 , 便 拔 足 跑 過 去 。 猛 然 覺 得 有 一 輛 大 貨 車 從 右 邊 壓 過 來 , 連 忙 後 退 , 但 一 失 足 , 心 知 不 妙 。 貨 車 急 剎 掣 的 响 聲 刺 痛 了 我 的 耳 鼓 , 跟 著 是 司 機 破 口 大 駡 和 同 學 們 七 咀 八 舌 的 聲 音 ; 我 沒 有 被 撞 倒 , 貨 車 在 我 身 旁 兩 尺 左 右 停 定 了 。 我 驚 魂 還 未 定 , 便 有 一 位 老 師 走 過 來 , 一 面 向 我 呵 責 , 一 面 把 我 的 姓 名 、 班 別 記 下 來 。 最 後 還 說 : 「明 天 你 回 到 學 校 , 就 知 會 接 受 怎 樣 的 懲 罰 。」 我 想 哭 , 但 不 敢 。 那 一 晚 , 我 睡 不 著 。 次 日 , 被 罰 的 惡 夢 緊 緊 地 縈 繞 在 心 頭 。

第 二 天 早 上 , 上 課 的 時 候 , 孫 校 長 親 自 找 到 來 了 , 他 叫 我 到 課 室 外 去 。 恐 懼 的 空 氣 在 我 周 圍 凝 結 了 。 但 望 著 我 的 不 是 想 像 中 的 兇 惡 臉 孔 。 當 時 他 好 像 對 我 說 了 很 多 話 , 但 我 完 全 聽 不 懂 , 然 而 , 他 慈 祥 的 面 容 , 使 我 放 心 下 來 。

自 後 , 我 發 覺 孫 校 長 數 年 如 一 日 , 無 論 日 晒 、 風 吹 、 雨 打 , 都 拖 著 他 肥 胖 的 身 軀 , 強 抬 著 頭 , 站 在 學 校 門 外 , 望 著 所 有 學 生 都 安 全 回 家 去 了 , 自 己 才 返 入 學 校 。 有 一 次 , 又 是 下 著 毛 毛 雨 , 自 己 縮 在 一 旁 候 車 , 看 著 這 多 病 的 老 人 好 像 完 全 不 覺 地 站 在 那 裡 , 真 過 意 不 去 , 便 鼓 足 勇 氣 對 他 說 : 「校 長 , 下 雨 呢 , 你 還 是 返 入 學 校 吧 !」 他 微 笑 地 望 了 我 半 晌 , 反 問 我 說 : 「你 呢?」

頭上圍了大膠環的修士
後 來 , 我 到 了 外 國 唸 書 , 偶 然 與 一 群 香 港 去 的 同 學 談 起 了 各 人 的 母 校 。 我 說 從 九 龍 聖 若 瑟 來 的 , 很 多 同 學 都 不 知 九 龍 聖 若 瑟 在 那 裡 , 但 有 一 位 家 住 觀 塘 區 的 華 仁 校 友 立 刻 打 趣 地 說 : 「我 放 學 回 家 , 經 常 看 到 一 位 頸 上 圍 著 大 膠 環 的 修 士 , 挺 著 肚 子 , 站 在 馬 路 旁 看 學 生 放 學 。 就 是 那 一 間 聖 若 瑟 了 , 是 嗎 ?」

是 了 , 孫 保 祿 修 士 以 自 己 的 仁 愛 與 堅 忍 , 建 立 了 聖 若 瑟 學 校 的 形 像 。

慈父中的慈父
在 我 唸 中 二 的 一 年 , 是 孫 校 長 多 病 的 一 年 , 他 患 的 是 什 麼 病 , 我 們 不 曉 得 , 只 知 道 這 病 很 嚴 重 , 要 入 醫 院 留 醫 。 日 日 見 到 校 長 , 不 覺 得 什 麼 , 一 旦 他 入 了 醫 院 , 就 覺 得 我 們 缺 少 了 一 些 重 要 的 東 西 。 他 終 於 出 院 了 , 若 說 這 是 神 或 人 的 力 量 , 不 如 說 他 的 愛 心 感 動 了 上 主 , 叫 他 永 遠 去 愛 護 那 些 需 要 他 愛 護 的 人 。 校 長 的 身 體 稍 好 , 每 天 早 上 , 便 又 站 在 我 們 前 面 , 拿 著 咪 高 峯 , 諄 諄 教 導 我 們 那 些 「耳 熟 能 詳」 的 道 理 。 不 同 的 , 自 那 時 起 , 他 頸 項 上 卻 多 了 一 個 支 持 頸 骨 用 的 大 膠 環 。

中 二 、 中 三 是 青 少 年 成 長 時 最 活 潑 , 也 是 最 頑 皮 的 年 代 , 我 們 犯 錯 很 多 。 有 些 錯 誤 , 即 使 在 今 日 較 開 放 的 標 準 也 是 十 分 嚴 重 的 , 可 以 造 成 足 夠 的 藉 口 , 開 除 學 籍 。 不 過 那 時 我 們 只 要 肯 認 錯 , 天 大 的 不 是 , 孫 校 長 都 原 諒 了 我 們 。

我知錯了
有 一 天 , 我 們 一 群 各 散 東 西 的 同 學 , 偶 然 聚 在 一 起 , 談 起 了 昔 日 的 頑 皮 。 記 得 在 中 三 那 一 年 , 我 們 五 、 六 個 較 要 好 的 同 學 私 自 計 劃 在 聖 誕 假 期 到 野 外 去 露 營 , 除 了 一 位 當 童 軍 的 同 學 外 , 露 營 是 我 們 從 未 嘗 試 過 的 經 驗 , 因 此 大 家 都 很 興 奮 。 但 很 不 幸 , 其 中 一 位 要 好 同 學 無 論 怎 樣 向 母 親 求 情 , 他 的 母 親 總 是 不 放 心 讓 他 去 。 最 後 我 們 想 出 了 一 條 「妙 計」 , 要 一 位 生 得 較 高 大 的 同 學 , 穿 起 西 裝 , 結 好 領 帶 , 冒 認 是 教 師 , 在 一 群 同 學 簇 擁 底 下 , 前 往 那 同 學 家 裡 向 他 的 母 親 去 說 理 ! 馬 腳 當 然 露 出 了 , 那 家 長 還 打 電 話 到 學 校 查 詢 。 次 日 , 我 們 回 到 學 校 知 東 窗 事 發 了 , 假 藉 學 校 名 義 , 欺 騙 家 長 , 私 自 計 劃 露 營 , 這 罪 名 可 不 輕 , 可 以 受 停 學 或 開 除 學 籍 的 處 分 而 有 餘 ! 孫 校 長 當 然 是 大 發 雷 霆 。 主 謀 者 與 同 謀 者 都 被 召 到 校 長 室 , 惶 恐 地 等 待 判 罪 。 校 長 開 始 了 冗 長 的 教 訓 , 時 間 好 像 在 我 們 周 圍 過 得 很 慢 很 慢 , 我 們 在 那 裡 低 著 頭 、 屏 住 氣 像 站 立 了 十 數 年 。 突 然 一 位 同 學 爆 出 了 一 句 話 : 「孫 校 長 , 對 不 起 , 我 知 錯 了 !」 其 他 人 都 相 繼 說 了 同 樣 的 話 。 校 長 的 訓 話 被 打 斷 了 , 整 個 校 長 室 便 靜 下 來 。 最 後 , 孫 校 長 說 : 「以 後 不 要 再 頑 皮 了 , 你 們 都 快 回 去 上 課 吧 !」 我 們 都 像 得 到 大 赦 似 的 。

這 一 節 可 能 孫 校 長 已 記 不 起 了 , 因 為 他 的 寬 恕 是 無 限 的 , 但 我 們 這 一 群 當 事 人 再 次 談 起 時 , 當 日 情 景 卻 歷 歷 在 目 。 我 們 這 幾 個 頑 皮 傢 伙 , 一 旦 被 趕 出 學 校 , 還 會 有 今 日 的 成 就 嗎 ? 現 在 我 們 當 中 , 有 的 當 了 律 師 , 有 的 創 立 了 自 己 的 企 業 , 有 的 在 美 國 大 學 任 教 。 我 們 都 感 激 老 校 長 以 他 的 仁 愛 與 寬 恕 培 育 了 我 們 。

屐痕處處
孫 修 士 對 學 生 仁 愛 寬 恕 , 對 自 己 卻 是 久 堅 忍 。 不 知 由 那 一 年 起 , 孫 修 士 開 始 了 他 的 遠 足 活 動 , 自 後 便 風 雨 不 改 , 每 星 期 日 都 要 到 郊 外 去 遠 足 。 他 對 港 九 、 新 界 的 山 路 、 瞭 如 指 掌 。 我 們 唸 中 四 那 一 年 , 有 一 次 在 班 主 任 李 老 師 帶 領 下 , 計 劃 了 一 次 我 們 青 年 人 也 認 為 艱 鉅 的 遠 足 , 依 稀 記 得 是 由 大 霧 山 , 經 城 門 水 塘 , 再 下 荃 灣 。 孫 校 長 說 也 來 參 加 。 那 時 有 些 同 學 認 為 他 年 紀 老 邁 、 頸 上 帶 著 膠 環 , 行 動 緩 慢 , 加 上 山 路 崎 嶇 , 担 心 他 會 成 為 我 們 的 負 累 。 然 而 到 底 校 長 都 是 跟 著 我 們 起 行 了 。 起 初 , 善 心 的 同 學 陪 在 他 的 左 右 , 在 難 行 的 地 方 , 給 他 一 些 扶 助 ; 起 勁 的 同 學 則 遠 遠 超 在 前 頭 , 向 前 開 路 。 午 餐 之 後 , 大 家 吃 了 乾 粮 , 喝 了 水 , 不 少 人 已 躺 在 樹 蔭 下 不 願 走 了 , 但 他 老 人 家 只 稍 作 休 息 , 便 又 默 默 地 , 一 步 一 步 地 向 前 走 。 好 勝 的 同 學 , 發 覺 自 己 落 後 得 太 多 了 , 便 起 勁 地 追 上 去 。 下 午 的 太 陽 是 炎 熱 的 , 大 家 携 帶 的 水 已 經 喝 光 , 步 伐 也 開 始 慢 下 來 。 在 進 入 城 門 水 塘 通 往 荃 灣 的 大 路 時 , 大 家 都 已 力 不 從 心 , 要 不 斷 坐 下 來 休 息 , 但 孫 校 長 仍 穩 步 前 進 , 最 好 勝 的 同 學 眼 看 自 己 越 來 越 落 後 , 到 了 後 來 , 有 些 也 索 性 在 樹 蔭 下 休 息 起 來 了 。 當 我 們 抵 達 荃 灣 的 路 口 時 , 孫 校 長 已 安 坐 在 路 旁 的 茶 寮 內 , 買 定 了 茶 水 請 我 們 喝 。

曾 經 與 孫 校 長 一 同 去 過 遠 足 的 人 , 都 會 有 我 們 同 樣 的 經 驗 , 驚 歎 孫 校 長 的 久 堅 忍 力 , 遠 遠 超 過 了 他 外 表 的 虛 弱 與 多 病 的 身 軀 。

一點生平
孫 保 祿 修 士 在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中 國 熱 河 的 一 個 小 鎮 , 於 一 九 二 六 年 成 為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修 士 。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來 港 , 到 一 九 五 五 年 間 曾 先 後 往 印 尼 等 地 尋 訪 同 會 修 士 , 又 往 英 國 及 歐 洲 等 地 遊 歷 。 最 後 回 到 香 港 獻 身 教 育 , 初 在 喇 沙 小 學 任 教 。 到 一 九 五 八 年 創 立 九 龍 聖 若 瑟 中 英 文 學 校 , 分 中 、 小 學 部 , 夙 興 夜 寐 , 彈 精 竭 慮 , 校 基 得 以 穩 固 並 迅 速 發 展 。 到 一 九 六 八 年 在 教 會 及 政 府 的 幫 助 下 , 於 原 校 址 之 左 側 , 建 成 新 校 , 中 學 部 遷 設 新 址 。 到 一 九 七 三 又 籌 劃 重 建 原 址 小 學 部 , 圖 則 俱 已 製 定 , 惜 因 有 關 當 局 覆 核 需 時 , 致 令 建 築 費 飛 速 增 加 , 遠 超 善 心 人 士 所 認 捐 的 數 目 。 重 建 之 議 便 擱 置 下 來 。 雖 然 冋 此 , 聖 若 瑟 小 學 仍 以 簡 陋 的 校 舍 , 優 良 的 校 風 , 而 獲 得 家 長 及 學 生 的 愛 戴 。 各 人 都 以 獲 得 孫 修 士 的 教 誨 而 感 到 慶 幸 。

學生˙愛兒˙才俊
在 慶 祝 九 龍 聖 若 瑟 創 校 十 週 年 時 , 孫 修 士 說 : 「教 育 的 對 象 是 兒 童 , 是 青 年 。 他 們 不 僅 是 學 生 , 同 時 也 是 許 多 父 母 的 愛 兒 , 是 國 家 社 會 的 支 柱 , 更 是 天 主 所 最 寵 愛 的 孩 子 。 我 們 不 僅 要 他 們 得 到 知 識 , 更 重 要 的 是 使 他 們 得 到 愛 、 得 到 天 主 的 愛 。」 他 又 說 : 「我 喜 歡 仁 愛 勝 過 祭 獻 , 這 是 耶 穌 的 昭 示 。 …… 孩 子 們 必 須 在 愛 的 薰 陶 下 , 才 能 開 發 其 智 慧 , 變 化 其 氣 質 , 成 就 其 德 行 , 我 們 深 信 , 由 於 愛 的 驅 策 , 故 教 育 者 盡 瘁 於 工 作 , 流 出 其 血 汗 , 乃 出 於 內 心 之 不 容 己 , 一 點 不 假 外 力 的 影 響 和 督 促 。 …… 深 願 推 廣 這 愛 , 將 師 生 融 成 一 片 , 將 學 校 與 社 會 融 成 一 片 , 將 我 們 每 一 顆 心 靈 與 上 主 融 成 一 片 。」 最 後 孫 修 士 祝 願 以 仁 愛 來 奠 立 校 基 。

X     X     X

聖 保 祿 在 致 格 林 多 人 前 書 中 教 我 們 說 : 「愛 是 含 忍 的 , 愛 是 慈 祥 的 , 愛 不 嫉 妬 , 不 誇 張 、 不 自 大 、 不 作 無 禮 的 事 、 不 求 己 益 、 不 動 怒 , 不 圖 謀 惡 事 、 不 以 不 義 為 樂 , 卻 與 真 理 同 樂 ! 凡 事 包 容 、 凡 事 相 信 、 凡 事 盼 望 、 凡 事 忍 耐 。」 這 個 教 訓 在 孫 保 祿 修 士 的 身 上 體 現 了 。

【編者按:鍾宇平先生中學畢業於九龍聖若瑟學校,曾在聖若瑟小學任職兩年,後在美國俄納岡大學 (Oregon Uni.) 及密支根州立大學 (Michigan State Uni.) 先後獲取生物學學士及教育心理學碩士學位,現任中大教育學院生物科講師。】
1982 年 8 月 20 日

 

Brother Paul Sun
R.I.P.

Brother Paul Sun, of the Society of the Most Sacred Heart of Jesus, died on 13 March 1986, aged 82. The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was celebrated on 17 March at St. Teresas Church, followed with burial in the St. Raphael Cemetery, Cheung Sha Wan, Kowloon.

Brother Paul was born in Jehol, North China, of a wealthy family, and was strongly influenced from early childhood by the piety of his father and grandfather, As a young man he studied in a seminary. Later, having graduated from Fu Jen University, he decided to devote his life to education. At 33 he became the first superior of the Society of the Most Sacred Heart of Jesus.

He founded several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China. In 1949 he transferred to Malaysia. In Indonesia he founded the Malaysia Middle School. He then came to Hong Kong and taught in La Salle College. In 1958 he restablished St. Josephs Anglo-Chinese Primary and Middle School. There were only about 300 pupils when on opening day. But 1968 a new school extension had been built and the school became a Government-subsidized secondary school. The primary section of the school is now being rebuilt and work will finish in about 1987. He did not live to see the accomplishment of all his work, but Brother Paul, being a humble man who had offered all his life for the glory of God, could rest content with what had been done. The Brothers of the Christian Schools Conferred affiliated membership on him in 1971.
21 March 1986

 

聖若瑟英文學校校監
孫保祿修士於十三日病逝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會 長 聖 若 瑟 英 文 中 小 學 創 辦 人 孫 保 祿 修 士 , 已 在 一 九 八 六 年 三 月 十 三 日 病 逝 於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

孫 修 士 原 籍 中 國 熱 河 赤 峰 縣 , 一 九 0 七 年 出 生 , 輔 仁 大 學 畢 業 後 , 即 以 辦 學 為 畢 生 志 願 。

一 九 四 九 年 往 南 洋 , 在 印 尼 創 辦 南 洋 中 學 , 後 到 港 任 教 於 喇 沙 書 院 , 一 九 五 八 年 在 牛 池 灣 創 辦 聖 若 瑟 英 文 中 小 學 。

他 生 前 曾 說 ︰ 「孩 子 們 必 須 在 愛 的 薰 陶 下 , 才 能 開 發 其 智 慧 , 變 化 其 氣 質 , 成 就 其 德 行 , …… 由 於 愛 的 驅 策 , 教 育 者 盡 瘁 於 工 作 , 流 出 其 血 汗 , 乃 出 於 內 心 之 不 容 己 。」

聖 若 瑟 學 校 老 師 表 示 , 孫 修 士 的 辭 世 將 是 教 會 及 教 育 界 的 損 失 。 更 令 分 散 各 地 他 曾 教 導 及 視 作 親 兒 般 的 學 生 感 到 失 落 。

孫 修 士 的 追 思 彌 撒 已 於 十 七 日 在 聖 德 肋 撒 堂 舉 行 , 並 安 葬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
1986 年 3 月 21 日

 

一代完人
悼孫保祿修士
謝玲芳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會 長 孫 保 祿 修 士 於 一 九 八 六 年 三 月 十 三 日 離 開 我 們 奔 赴 主 的 懷 抱 , 他 如 慈 父 般 遺 給 我 們 偌 大 的 遺 產 ── 忠 信 、 仁 愛 、 和 平 的 典 範 。

孫 修 士 一 生 忠 於 上 主 , 他 的 言 行 全 以 悅 樂 天 主 的 聖 意 為 依 歸 。 從 創 辦 九 龍 聖 若 瑟 英 文 中 、 小 學 至 今 , 所 遭 遇 的 困 難 和 挫 折 數 不 勝 數 。 但 孫 修 士 從 不 氣 餒 , 並 絕 對 相 信 上 主 永 遠 與 我 們 同 在 , 所 有 的 困 難 、 障 礙 都 是 天 父 的 聖 意 。 故 以 祈 禱 、 忍 耐 、 信 心 去 承 受 及 克 服 一 切 。 如 小 學 部 的 校 舍 因 殘 舊 不 堪 , 他 熱 心 地 求 主 早 日 賞 賜 重 建 小 學 部 , 這 項 意 願 雖 歷 時 十 數 載 尚 未 能 實 現 , 但 他 仍 滿 具 信 心 地 依 賴 上 主 , 終 於 主 答 允 了 他 的 祈 求 。 在 孫 修 士 辭 世 前 一 月 , 小 學 部 已 開 始 拆 卸 重 建 工 程 , 兩 年 內 便 有 理 想 的 校 園 。

孫 修 士 常 以 「聖 若 瑟 大 家 庭」 的 精 神 來 勉 勵 家 中 各 成 員 。 任 何 的 歡 樂 , 他 都 和 大 家 一 起 分 享 , 家 中 任 何 人 遇 到 困 難 , 他 會 在 精 神 或 物 質 上 給 予 支 持 和 幫 助 。 家 內 外 有 患 病 的 , 他 都 會 細 心 問 候 , 或 提 供 診 療 途 徑 。 大 小 中 偶 有 不 睦 , 他 會 悉 心 去 瞭 解 , 然 後 用 愛 心 去 化 解 一 切 誤 會 。 至 於 對 待 學 生 更 是 無 微 不 至 的 關 心 。 過 去 , 他 健 康 尚 好 時 , 每 天 上 課 前 , 小 息 及 放 學 時 , 他 都 會 到 操 場 或 學 校 門 口 照 顧 學 生 , 和 他 們 談 天 , 道 別 。 後 來 , 健 康 每 下 愈 況 , 行 動 已 不 方 便 時 , 但 他 仍 常 坐 在 輪 椅 上 , 從 露 台 遠 眺 學 生 , 滿 足 之 情 , 洋 溢 於 表 。 孫 校 長 的 一 舉 一 動 , 簡 直 是 基 督 的 愛 的 化 身 。

近 數 年 來 , 孫 修 士 已 完 全 不 能 行 動 , 整 天 躺 在 床 上 。 但 肉 體 上 的 苦 痛 , 並 未 影 響 他 平 和 的 心 境 。 每 次 我 們 去 探 望 時 , 只 見 他 手 持 玫 瑰 唸 珠 , 靜 躺 在 床 上 , 臉 上 從 沒 有 痛 苦 煩 躁 的 表 情 ; 此 種 不 曾 為 世 間 的 疾 苦 而 減 損 的 寧 謐 與 和 平 , 只 有 和 天 父 完 全 契 合 , 才 能 充 盈 於 心 間 。

現 在 孫 修 士 已 懷 著 上 主 無 限 的 恩 寵 離 開 我 們 , 但 他 的 精 神 永 遠 常 存 ; 他 對 我 們 的 愛 , 卻 是 昔 在 、 今 在 、 在 !
1986 年 5 月 16 日

 

對孫校監保祿修士逝世週年的追思
許翼德

孫 校 監 保 祿 修 士 像 所 有 人 一 樣 逝 世 了 ── 逝 世 一 週 年 了 。

聖 詠 第 八 十 一 章 第 七 節 : 「你 們 像 所 有 的 人 一 樣 , 必 要 死 亡 。」

我 總 覺 得 孫 校 監 保 祿 修 士 並 沒 有 逝 世 , 因 為 他 一 生 奉 行 並 完 成 了 天 主 所 賦 予 的 使 命 , 基 督 說 : 「凡 活 著 而 信 從 我 的 人 , 永 遠 不 死 。」(若 十 一 : 26)  所 以 , 他 的 精 神 與 我 們 是 長 相 左 右 , 永 不 分 離 的  ── 「是 我 們 學 校 精 神 的 依 歸 , 眾 心 的 維 繫 。 」 (摘 錄 自 聖 若 瑟 英 文 學 校 校 刊) 他 那 音 容 笑 貌 的 風 範 和 諄 諄 告 誡 的 教 導 , 將 永 遠 留 在 我 們 的 心 中 , 他 的 言 行 將 是 我 們 追 求 的 理 想 。

孫 保 祿 修 士 的 修 道 , 不 但 培 養 了 忠 恕 的 美 德 , 更 養 成 了 容 忍 的 宏 量 。 他 待 人 的 寬 厚 是 眾 所 週 知 的  ── 他 抱 著 基 督 不 來 審 判 , 只 來 救 援 的 精 神 與 人 為 善 , 所 以 , 他 能 忍 人 所 不 能 忍 ── 忍 受 各 種 誤 會 、 控 告 和 打 擊 。 他 從 沒 有 喪 志 消 極 , 而 永 遠 保 持 著 那 顆 忠 誠 熱 愛 的 心 , 等 待 著 天 主 的 時 間 與 安 排  ── 「已 再 不 是 孫 校 監 名 位 的 局 限 , 而 是 仁 慈 、 關 懷 、 信 念 的 表 徵 。」(摘 錄 自 聖 若 瑟 英 文 學 校 校 刊)

去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快 報 短 針 , 一 針 見 血 ── 「孫 修 士 待 人 的 坦 誠 、 真 摯 、 敦 厚 與 謙 恭 , 以 平 凡 突 出 非 凡 , 正 是 為 師 之 道 的 表 率 ; 他 保 存 與 發 揚 中 國 人 的 謙 遜 美 德 , 傳 統 倫 理 與 人 文 精 神 , 確 可 稱 為 萬 世 師 表 一 典 範 。 本 港 教 育 界 , 宗 教 界 應 該 以 孫 修 士 不 爭 社 會 地 位 , 不 求 個 人 名 利 , 不 受 勢 利 影 響 的 德 行 操 守 , 作 為 效 法 榜 樣 。 梁 宜 生 老 師 說 : 「修 士 為 人 謙 和 仁 恕 , 對 人 處 事 , 本 天 主 愛 德 , 對 同 工 從 不 責 備 , 而 他 的 寬 恕 所 給 人 的 省 覺 , 往 往 比 斥 責 更 為 深 刻 ; 對 學 生 , 除 關 心 其 學 行 之 外 , 有 時 更 噓 寒 問 暖 , 有 如 慈 母 。 」

為 緬 懷 這 位 「全 聖 的 修 士 , 傑 出 的 教 育 家」 ,(彭 享 利 修 士 語) 慈 祥 愷 悌 的 社 會 福 利 運 動 家 , 除 引 述 上 文 作 為 追 思 外 , 更 聊 表 我 內 心 中 之 懷 念 和 敬 仰 之 誠 。 今 後 , 我 們 仍 然 要 跟 著 他 的 腳 印 , 追 隨 他 的 路 線 , 依 照 他 的 榜 樣 , 效 法 他 的 精 神 , 努 力 以 赴 , 也 祈 求 吾 主 召 孫 修 士 升 天 安 息 , 為 我 等 祈 禱 , 為 我 校 祈 禱 , 為 香 港 祈 禱 , 為 世 界 和 平 祈 禱 。

願 在 這 週 年 紀 念 的 追 思 日 子 , 表 明 決 心 , 以 慰 孫 校 監 保 祿 修 士 在 天 之 靈 。
1987 年 3 月 16 日

 

我們永遠懷念孫保祿校監
聖若瑟英文中學
(九龍
郭志華

噩 耗 傳 來 , 使 我 們 全 校 都 驚 愕 不 已 , 我 們 摯 愛 的  校 監 孫 保 祿 修 士 不 幸 去 世 了 。

校 內 似 是 蒙 上 了 一 層 陰 影 , 氣 氛 不 如 往 日 般 輕 鬆 。 師 生 們 都 懷 著 沉 痛 的 心 情 上 課 , 我 們 都 默 默 的 為 他 祈 禱 。

曾 有 人 以 「一 代 完 人」 來 譬 喻 孫 校 監 。 的 確 , 他 一 生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 從 中 國 大 陸 來 到 香 港 , 創 辦 聖 若 瑟 中 小 學 , 使 辛 辛 學 子 有 機 會 學 習 , 曾 受 過 他 照 顧 的 人 多 得 河 沙 數 。 他 以 「愛」 對 待 別 人 , 關 懷 別 人 , 就 是 這 份 「愛」 , 令 他 創 立 的 學 校 漸 漸 成 長 。 還 記 得 我 唸 小 學 的 時 候 , 他 每 天 總 是 站 在 校 門 , 看 著 小 孩 們 一 個 一 個 的 回 校 , 不 時 用 手 按 在 小 孩 子 的 頭 上 , 面 帶 和 靄 的 笑 容 、 親 切 得 像 父 親 般 。 儘 管 那 時 我 還 是 一 個 不 懂 事 的 小 孩 子 , 也 在 我 心 坎 中 留 下 不 可 磨 滅 的 印 象 。

每 年 聖 誕 節 校 內 的 子 夜 彌 撒 中 , 他 坐 在 輪 椅 上 , 儘 管 身 染 疾 病 , 還 是 參 加 彌 撒 聖 祭 。 他 那 份 敬 愛 天 父 的 精 神 , 就 在 聖 若 瑟 大 家 庭 中 瀰 漫 , 令 這 大 家 庭 充 滿 著 愛 。

萬 想 不 到 去 年 的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便 是 他 最 後 的 一 次 。 他 雖 然 離 開 了 我 們 , 但 他 的 精 神 將 會 長 存 在 聖 若 瑟 大 家 庭 和 我 們 每 個 人 的 心 底 , 就 讓 我 們 永 遠 的 懷 念 他 , 這 位 一 代 完 人 吧 。
1987 年 6 月 26 日

 

懷念孫保祿修士
許龍騰

三 月 十 三 日 是 孫 保 祿 修 士 蒙 主 寵 召 三 週 年 的 紀 念 日 。 今 年 適 逢 聯 邦 日 的 學 校 假 期 , 追 思 儀 式 簡 單 而 隆 重 , 早 上 七 時 十 五 分 於 聖 若 瑟 天 主 堂 奉 獻 追 思 彌 撒 , 隨 即 聯 袂 前 往 聖 地 祈 禱 , 願 孫 修 士 在 天 國 安 息 。

我 深 感 生 得 逢 時 , 二 十 多 年 來 直 接 地 間 接 地 聆 聽 他 良 多 的 教 誨 , 且 了 解 他 的 偉 大 , 故 在 懷 念 的 心 情 上 , 確 有 不 能 自 已 之 感 。 憶 述 往 事 , 聊 表 敬 佩 與 懷 念 之 心 , 更 期 興 發 更 多 有 心 人 歸 結 , 肯 定 孫 修 士 的 成 就 與 貢 獻 , 同 時 , 傳 承 他 的 志 業 ── 教 育 理 想 及 精 神 ── 創 校 精 神 。

孫 修 士 天 性 純 篤 , 一 生 奉 行 並 完 成 了 天 主 所 賦 予 的 使 命 ── 以 出 世 精 神 做 入 世 工 作 , 為 主 獻 身 為 教 育 盡 力 ── 熱 心 教 育 , 致 力 興 學 。

孫 修 士 常 說 : 「有 容 乃 大 , 能 忍 自 安 。」 聖 若 瑟 學 校 能 奠 定 如 此 的 基 礎 與 蓬 勃 的 發 展 , 孫 修 士 容 與 忍 的 領 導 , 實 居 首 功 。 他 曾 強 調 :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的 人 , 要 忍 別 人 不 能 忍 的 氣 , 要 吃 別 人 不 能 吃 的 苦 , 忍 氣 才 不 會 氣 餒 , 吃 苦 才 能 克 苦 。」 確 是 至 理 的 座 右 銘 。

每 年 小 一 招 生 日 , 那 條 見 頭 不 能 見 尾 的 人 龍 , 確 令 不 少 人 顯 出 羡 慕 與 讚 歎 的 心 聲 , 可 是 孫 修 士 卻 顯 出 非 常 不 安 的 表 情 , 淺 薄 的 我 , 無 法 了 解 其 所 以 然 。 出 身 師 範 ,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多 年 的 我 , 終 領 悟 了 孫 修 士 不 安 的 心 態 所 在 , 也 發 覺 螞 蟻 存 在 的 空 間 比 我 為 大 。

印 象 最 深 且 永 遠 不 能 忘 記 的 事 : 投 身 學 校 工 作 的 第 一 年 , 重 陽 節 那 天 , 竟 與 多 位 在 他 校 任 教 職 的 舊 同 學 為 伴 , 郊 遊 去 了 。 第 二 天 返 校 時 , 代 我 上 課 的 同 事 親 切 的 關 懷 的 問 : 「怎 的 ? 有 何 不 適 ? 今 天 不 舒 服 嗎 ?」 , 丈 八 金 剛 的 我 : 「誰 說 不 舒 服 ? 登 高 去 了 。」 「我 的 天 ! 你 登 高 , 我 代 課 , 豈 有 此 理 !」 原 來 不 是 假 期 , 怎 辦 ? 心 中 暗 覺 不 妙 , 頓 時 手 足 無 措 , 不 由 自 主 的 奔 進 校 監 室 ; 「校 長 (當 時 孫 修 士 兼 任) , 真 對 不 起 , 身 為 老 師 未 細 心 閱 讀 學 校 文 件 , 昨 天 與 他 校 的 舊 同 學 登 高 去 了 , 以 為 是 學 校 假 期 , 沒 回 校 上 課 , 現 在 除 致 深 深 歉 意 外 , 肯 定 將 來 不 再 發 生 類 似 的 事 , 請 校 長 原 諒」 。 雖 口 中 念 念 有 詞 , 然 心 中 則 在 準 備 接 受 責 備 。 「許 老 師 , 細 心 閱 讀 校 方 的 文 件 是 擔 任 教 職 的 人 第 一 件 事 , 有 空 時 應 經 常 翻 閱 , 這 次 的 事 , 校 方 的 責 任 更 大 , 不 要 放 在 心 中 , 不 是 已 過 去 了 嗎 ?」 心 中 忐 忑 的 我 又 聽 到 : 「梁 秘 書 , 明 年 的 重 陽 節 編 為 學 校 假 期 之 一 , 過 去 , 我 們 疏 忽 了 這 個 傳 統 的 日 子 。」 時 至 今 日 , 校 曆 表 上 絕 不 缺 此 假 期 。 孫 修 士 對 人 對 事 , 一 本 天 主 愛 德 ── 只 有 寬 恕 , 絕 無 責 備 , 真 是 , 「教 我 如 何 不 想 他 ? 」

孫 修 士 是 位 賢 明 睿 智 的 主 管 , 也 是 位 慈 祥 和 藹 的 長 者 , 胸 懷 豁 達 , 洞 明 事 理 , 對 老 師 猶 如 父 兄 對 子 弟 , 慈 祥 寬 厚 , 體 貼 入 微 , 俱 有 智 者 的 行 為 , 仁 者 的 懷 抱 , 勇 者 的 典 型 , 只 要 與 他 接 觸 , 他 必 然 真 情 流 露 , 一 片 純 誠 , 毫 無 矯 揉 造 作 , 令 人 有 「如 沐 春 風」 , 「如 飲 醇 醪」 , 親 同 家 人 , 無 任 何 距 離 之 快 , 二 十 多 年 , 從 未 見 他 疾 言 厲 色 , 說 過 一 句 重 語 。

孫 校 監 保 祿 修 士 , 遺 愛 在 人 間 , 也 留 下 無 限 的 追 思 與 悼 念 在 人 間 。 他 的 精 神 生 命 將 活 在 曾 經 聆 聽 他 教 晦 的 人 的 心 坎 裡 , 直 到 永 遠 永 遠 。 智 慧 篇 三 , 一 至 六 : 「義 人 的 靈 魂 在 天 主 手 裡 , 在 愚 人 看 來 , 他 們 算 是 死 了 , 其 實 , 他 們 是 處 於 安 靜 中 。 天 主 試 煉 他 們 , 發 覺 他 們 配 作 自 己 的 人 : 他 試 煉 了 他 們 , 好 像 爐 中 心 黃 金 ; 悅 納 了 他 們 , 有 如 悅 納 全 燔 祭 。 」
1989 年 3 月 31 日

 

永懷孫保祿修士
許騰

三 月 十 三 日 是 孫 校 監 保 祿 修 士 蒙 主 恩 召 , 離 世 升 天 四 週 年 的 大 紀 念 日 , 學 校 全 體 老 師 , 同 學 及 員 工 等 於 早 上 八 時 十 分 假 聖 若 瑟 天 主 堂 奉 獻 追 思 彌 撒 ; 下 午 則 乘 校 車 聯 袂 前 往 聖 地 ──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祈 禱 , 願 孫 保 祿 修 士 安 息

一 代 完 人 , 離  世 四 週 年 , 而 其 音 容 笑 貌 ── 精 神  , 無 一 不 在 目 前 , 往 事 縈 懷 , 觸 目 心 悟 之 餘 , 僅 敍 他 的 志 業 風 範 , 嘉 言 懿 行 , 以 示 他 愛 世 之 深 及 藉 表 我 無 盡 懷 念 與 敬 佩 之 忱 。

孫 修 士 畢 生 虔  奉 真 神 , 堅  持 真 理 ,  傳 教 救 世  ── 奉  行 並 完 成  了 天 主 所 賦 予 的 使 命 ── 宣 揚 天 主 教 義 , 以 出 世 修 身 敬 神 , 入 世 績 功 救 人 為 己 任 ── 熱 心 教 育 , 致 力 辦 學 。 一 九 五 0 年 創 辦 印 尼 孟 加 錫 南 洋 中 學 , 一 九 五 八 年 創 辦 九 龍 聖 若 瑟 英 文 中 小 學 。 各 事 均 躬 親 策 劃 , 校 績 蒸 蒸 日 上 , 真 是 「春 風 化 雨 、 桃 李 滿 門」 。

孫 修 士 辦 學 之 方 針 , 在 聖 若 瑟 英 文 學 校 的 歷 屆 校 刊 中 , 載 「道」 ── 有 關 他 的 教 育 理 想 與 精 神 。 他 特 別 注 重 實 施 人 格 教 育 , 道 德 陶 冶 ; 認 為 創 辦 學 校 , 尤 其 辦 理 教 會 學 校 , 必 須 教 導 青 年 學 生 們 了 解 而 實 踐 我 國 的 固 有 道 德 ── 四 維 禮 義 廉 恥 、 八  德 ── 忠 孝 仁 愛 信 義 和 平 。 四 維 是 健 康 生 活 的 規 範 , 八 德 是 健 全 人 格 的 標 準。 一 個 青 年 學 生 能 明 禮 義 , 知 廉 恥 、 盡 忠 孝 、 行 仁 愛 、 講 信 義 、 尚 和 平 , 就 有 良 好 的 生 活 表 現 , 使 家 庭 、 學 校 、 社 會 都 蔚 然 而 成 良 好 的 風 氣 。 青 年 學 生 是 社 會 的 中 堅 , 國 家 未 來 的 主 人 翁 , 必 須 負 起 時 代 所 賦 予 的 責 任 , 為 改 善 社 會 關 係 、 社 會 風 氣 , 導 致 國 家 富 強 而 努 力 奮 鬥  。 所 以 , 人 格 教 育 、 道 德 陶 冶 是 辦 理 教 會 學 校 要 特 別 注 重 的 理 由 。

孫 修 士 是 愛 的 典 型 , 他 以 愛 為 中 心 的 知 人 、 知 物 、 知 天 的 教 育 構 想 。 從 他 的 言 行 中 , 經 常 流 露 出 的 是 : 如 何 愛 教 會 、 如 何 愛 青 年 。 孫 修 士 常 常 說 教 會 是 主 耶 穌 所 建 的 , 它 是 仁 愛 的 園 地 , 道 德 表 現 的 場 所 , 有 它 才 有 福 音 的 傳 播 , 有 愛 德 的 宣 揚 , 所 以 , 愛 護 教 會 , 服 從 教 會 , 壯 大 教 會 是 教 友 的 本 份 , 也 是 神 職 人 員 神 聖 的 義 務 。

孫 修 士 常 謂 學 校 是 教 育 的 場 所 之 一 , 一 切 為 學 生 、 一 切 為 青 年 , 學 校 為 愛 而 設 置 , 教 育 乃 為 愛 而 實 施 , 教 師 乃 為 愛 而 教 學 , 所 以 , 我 們 在 教 學 生 之 前 , 必 須 先 愛 學 生 , 否 則 , 一 切 知 識 的 灌 輸 , 一 切 技 藝 的 傳 授 , 一 切 教 訓 的 啟 示 , 都 歸 於 無 意 義 的 。 然 他 常 非 常 強 調 , 一 切 的 愛 不 可 陷 入 溺 愛 , 而 且 愛 得 有 道 理 、 有 規 則 , 像 學 有 學 則 、 校 有 校 規 、 不 依 規 矩 , 難 成 方 圓 。 今 日 在 校 的 學 生 就 是 明 日 社 會 的 主 幹 , 國 家 的 棟 樑 , 如 果 學 生 不 明 事 理 、 道 德 , 且 又 不 學 無 術 , 則 將 來 必 為 邦 國 之 害 蟲 , 所 以 , 對 學 生 的 處 理 , 固 應 以 愛 為 本 , 但 必 須 以 學 校 規 則 為 範 圍 , 絕 對 不 使 他 存 有 僥 倖 取 巧 的 心 理 , 而 要 盡 一 切 方 法 養 成 循 規 蹈 矩 、 宏 毅 勇 敢 的 人 。 二 十 多 年 來 , 尤 其 一 起 唸 「晚 課」 時 , 越 和 他 接 近 、 越 覺 得 他 的 偉 大 , 越 和 他 談 話 , 越 覺 得 他 深 奧 , 真 是 「仰 之 彌 高 , 鑽 之 彌 堅 , 瞻 之 在 前 , 忽 然 在 後 。」 衷 心 的 懷 念 與 敬 佩 。

基 督 說 : 「凡 活 著 而 信 從 我 的 人 , 永 遠 不 死」(若 十 一 . 26) 。 孫 修 士 就 是 活 著 而 信 從 了 基 督 的 人 , 他 跟 隨 了 基 督 , 像 基 督 那 樣 , 一 生 奉 行 並 完 成 天 主 所 賦 給 的 使 命 ── 愛 人 辦 學 。 基 督 所 說 的 話 的 道 理, 今 年 體 驗 與 領 悟 最 深 。 憶 十 多 年 前 , 不 知 何 故 , 突 發 高 熱 兼 腹 瀉 ; 又 一 次 是 右 腹 劇 痛 兼 臉 色 蒼 白 , 自 認 年 青 力 壯 的 我 只 要 稍 為 休 息 , 一 定 無 藥 自 愈 的 , 可 是 孫 修 士 卻 認 為 不 然 , 急 電 請 兩 位 同 事 幫 忙 , 似 挾 似 般 將 我 送 進 醫 院 。 知 道 的 同 事 , 無 一 不 關 懷 備 至 的 , 病 情 進 展 神 速 。 事 有 巧 合 ? 非 也 ! 非 也 !

今 年 , 我 先 後 又 患 了 兩 次 小 疾 , 同 事 們 關 懷 之 情 , 無 微 不 至 ── 詢 病 情 、 提 建 議 、 代 祈 禱 ; 又 或 似 挾 持 般 送 我 到 伊 利 莎 伯 醫 院 作 深 入 的 診 斷 , 又 或 伴 我 上 針 灸 醫 師 處 , 又 或 打 聽 曾 患 此 症 的 人 的 有 效 療 法 等 。 更 難 得 的 , 難 忘 的 , 是 每 天 上 課 前 後 或 小 息 , 同 事 們 都 先 後 作 「忘 言」 的 觀 察 , 詢 問 病 情 的 進 展 , 然 後 會 心 微 笑 的 祝 福 。 據 診 斷 及 治 療 的 醫 生 的 經 驗 , 大 約 六 星 期 後 可 見 康 復 跡 像 , 可 是 我 卻 三 週 已 康 復 了 百 分 之 九 十 。 我 心 中 明 白 、 理 解 , 這 是 愛 ── 天 主 的 愛 , 同 事 的 愛 的 昭 垂 , 所 以 , 除 虔 誠 感 謝 天 主 的 庇 佑 外 , 更 衷 心 的 感 謝 所 有 的 同 事 。 也 體 驗 與 領 悟 了 孫 修 士 說 : 我 們 學 校 像 是 個 大 家 庭 , 每 個 成 員 有 苦 同 悲 , 有 甘 同 樂 , 同 舟 共 濟 , 憂 戚 相 關 , 彼 此 應 該 全 無 隔 閡 , 應 該 以 愛 為 開 始 , 以 愛 為 終 結 ── 聖 若 瑟 大 家 庭 精 神 。 這 次 賤 軀 染 疾 , 被 關 懷 的 , 照 料 的 , 感 受 的, 前 後 亳 無 一 絲 差 異 , 可 見 孫 修 士 的 愛 永 遠 不 死 的 , 也 深 感 到 聖 若 瑟 英 文 學 校 各 單 位 所 能 和 睦 一 致 , 各 盡 所 能 以 求 發 展 , 而 使 學 校 躋 身 於 今 日 著 名 中 學 之 林 , 絕 不 是 件 偶 然 的 事 吧 !

孫 修 士 ! 你 是 位 「博 愛 昭 垂」 的 人 。 我 永 遠 都 懷 念 你 。

主 ! 你 派 遣 了 孫 保 祿 修 士 , 做 榮 耀 你 的 聖 名 , 傳 佈 你 的 福 音 , 愛 天 主 , 愛 人 類 , 尤 愛 學 校 , 愛 老 師 , 愛 學 生 家 長 , 愛 學 生 的 典 型 ; 他 為 此 一 生 奔 波 , 由 北 至 南 , 到 處 呼 籲 , 容 忍 一 切 , 以 身 獻 主 , 入 世 救 人 , 只 顧 人 人 得 到 愛 。 求 使 我 們 效 法 他 的 勇 氣 , 追 隨 他 的 後 塵 。
1990 年 4 月 6 日

 

飲水思源──
回憶孫保祿修士以信德辦學

一 九 五 八 年 , 孫 保 祿 修 士 創 辦 聖 若 瑟 英 文 學 校 。 這 位 富 辦 學 經 驗 的 教 育 家 , 在 五 十 年 前 已 獨 具 慧 眼 , 創 辦 一 所 以 英 文 為 主 要 教 學 語 言 的 中 小 學 , 課 堂 上 兼 教 授 國 語 (即 現 時 的 普 通 話)

最 早 的 校 舍 , 是 由 一 位 善 心 的 外 籍 女 士 送 出 的 洋 房 別 墅 改 成 。 創 辦 初 期 , 全 校 學 生 已 達 四 百 五 十 五 人 , 中 小 學 教 師 廿 一 人 , 還 舉 辦 了 首 屆 運 動 會 。 翌 年 , 學 生 增 至 八 百 七 十 七 人 , 教 師 共 卅 二 人 。 一 九 六 0 至 六 一 年 , 學 生 增 至 一 千 三 百 五 十 二 人 , 中 四 理 科 生 蒙 喇 沙 書 院 借 出 實 驗 室 上 課 。 事 實 上 , 當 時 的 學 生 須 分 三 段 時 間 上 課 : 上 午 中 學 、 午 後 小 一 至 小 三 、 傍 晚 小 四 至 小 六 。 直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 該 校 獲 政 府 撥 地 及 資 助 , 建 成 今 日 的 中 學 校 舍 。 小 學 校 舍 則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拆 卸 別 墅 後 原 址 重 建 , 兼 併 發 展 今 日 的 聖 若 瑟 堂 區 中 心 。

一 九 八 六 年 三 月 十 三 日 , 這 位 為 莘 莘 學 子 積 勞 多 年 的 慈 父 , 回 到 天 父 的 懷 抱 , 也 為 無 數 曾 受 他 感 召 的 師 生 , 留 下 不 少 哀 思 。

孫 修 士 於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中 國 北 部 熱 河 省 赤 峰 縣 , 完 成 中 學 到 北 京 輔 仁 大 學 進 修 。 一 九 二 六 年 發 願 , 加 入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 成 為 修 士 。 其 後 曾 留 學 日 本 三 年 。 一 九 三 七 年 ,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創 辦 人 南 阜 民 主 教 任 命 孫 修 士 , 擔 任 赤 峰 縣 指 南 高 校 的 校 長 。 一 九 四 0 年 , 孫 修 士 獲 選 為 該 會 會 長 , 政 權 易 轉 , 一 九 四 九 年 , 孫 修 士 帶 同 十 二 名 修 士 來 到 香 港 , 部 份 人 跟 隨 孫 修 士 留 在 喇 沙 書 院 。 當 時 的 社 會 和 民 生 都 十 分 艱 苦 , 年 輕 的 修 士 們 逐 漸 離 去 , 然 而 孫 修 士 對 主 的 信 心 從 未 動 搖 。 八 十 年 代 , 孫 修 士 成 為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唯 一 的 生 存 者 。

孫 修 士 獨 力 創 辦 學 校 , 實 在 是 個 奇 蹟 。 這 位 畢 生 永 遠 帶 著 慈 愛 的 眼 神 和 寬 容 微 笑 的 愛 心 教 育 家 , 將 學 校 建 築 在 信 德 和 仁 愛 的 基 礎 上 。 當 時 , 香 港 社 會 正 處 於 中 國 難 民 遷 徙 期 , 他 對 香 港 全 無 認 識 , 不 諳 廣 東 話 。 不 錯 , 他 是 憑 信 德 成 就 大 事 。

聖 若 瑟 英 文 中 小 學 金 禧 校 慶 感 恩 祭 , 祭 台 上 出 現 了 一 個 滿 面 蒼 桑 的 北 方 人 臉 孔 。 原 來 這 位 老 人 是 該 校 創 辦 人 孫 保 祿 修 士 所 屬 的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 現 時 唯 一 存 活 的 會 士 徐 宏 遠 神 父 。 一 九 八 0 年 中 國 實 行 改 革 開 放 , 百 廢 待 興 , 經 過 多 年 勞 改 的 生 活 , 當 時 的 耶 穌 聖 心 門 徒 會 徐 宏 遠 修 士 , 再 被 送 進 修 院 , 接 受 牧 靈 工 作 訓 練 , 其 後 被 祝 聖 成 為 神 父 , 為 流 離 失 所 多 年 的 信 友 服 務 。

陪 伴 徐 神 父 專 程 由 瀋 陽 到 港 的 谷 萬 春 先 生 , 是 孫 修 士 國 內 的 學 生 。 谷 萬 春 表 示 : 孫 修 士 注 重 教 育 工 作 , 特 別 關 懷 貧 苦 兒 童 的 培 育 , 對 學 生 的 信 仰 培 育 有 很 嚴 格 的 要 求 。 他 抱 著 有 教 無 類 的 態 度 , 以 基 督 的 博 愛 精 神 辦 教 育 ; 相 信 人 在 教 育 的 薰 陶 下 , 終 能 認 識 天 主 。
2008 年 3 月 25 日


The Gateway Hong Kong Lasallian Family Bulletin Twelfth Issue, The Lasallian Family Hong Kong, 2009.
孫保祿修士百歲冥壽紀念文集, 聖若瑟英文中學, 200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