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TSANG, Hing-Sum Peter SDB
曾慶森神父

* 1936 年 9 月 15 日在中國廣州出生
* 1957 年 8 月 16 日在香港矢發初願
* 1963 年 7 月 20 日在香港矢發永願
* 1967 年 3 月 20 日在意大利薩萊諾 (Salerno) 晉鐸
* 2010
12 9 日在澳洲墨爾本 (Melbourne) 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慈幼會曾慶森神父
澳洲病逝享年七十四

近 年 一 直 在 澳 洲 墨 爾 本 地 區 服 務 華 人 教 友 的 慈 幼 會 士 曾 慶 森 神 父 , 於 二 0 一 0 年 十 二 月 九 日 清 早 在 墨 爾 本 回 歸 天 父 家 , 享 年 七 十 四 歲 。

曾 神 父 生 於 廣 州 , 一 九 五 七 年 於 香 港 矢 發 初 願 , 六 七 年 於 意 大 利 沙 爾 納 羅 晉 鐸 , 一 生 服 務 修 會 及 教 會 , 其 中 包 括 澳 門 慈 幼 、 粵 華 中 學 、 香 港 鄧 鏡 波 書 院 及 伍 少 梅 中 學 , 其 後 在 大 角 嘴 中 華 聖 母 堂 工 作 , 出 任 堂 區 主 任 五 年 , 一 九 九 0 年 轉 往 澳 洲 服 務 華 人 教 友 團 體 , 至 今 已 有 廿 一 年 。

曾 神 父 多 年 在 港 澳 學 校 工 作 , 造 福 眾 多 青 年 ; 在 澳 洲 服 務 期 間 , 亦 廣 受 教 友 愛 戴 。 他 把 一 生 奉 獻 給 天 主 , 願 天 主 仁 慈 地 接 納 他 , 賜 他 永 遠 的 安 息 。

慈 幼 會 於 十 二 月 十 八 日 下 午 五 時 於 西 營 盤 聖 安 多 尼 堂 為 曾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該 會 省 會 長 林 仲 偉 神 父 主 祭 及 講 道 , 曾 神 父 生 前 的 親 友 、 舊 生 和 教 友 出 席 。
2010 年 12 月 19 日

 

給天家的曾慶森神父

親 愛 的 曾 神 父 :

每 年 的 十 二 月 我 都 會 寄 聖 誕 卡 給 在 南 半 球 的 你 , 今 年 也 不 例 外 。 只 是 料 不 到 今 年 的 聖 誕 卡 卻 永 遠 不 會 交 到 你 手 中 。 十 二 月 九 日 接 到 你 已 回 到 天 父 懷 抱 的 消 息 , 實 在 難 以 相 信 , 半 年 前 我 們 才 和 回 港 度 假 的 你 一 起 相 聚 , 當 時 你 仍 然 充 滿 活 力 , 還 告 訴 我 們 已 申 請 明 年 退 休 。 想 不 到 天 主 會 用 這 種 方 式 去 回 應 你 的 退 休 申 請 。

曾 神 父 , 多 謝 你 在 主 日 講 道 中 帶 給 我 不 少 信 仰 上 的 反 思 , 能 夠 在 堂 區 服 務 並 跟 你 學 習 是 天 主 給 我 的 恩 賜 。 也 多 謝 你 做 了 我 很 多 次 的 柴 可 夫 司 機 。 最 記 得 有 一 次 你 送 我 到 火 車 站 後 還 給 我 買 了 燒 雞 和 果 汁 , 後 來 和 另 一 位 朋 友 提 到 這 件 事 , 他 笑 說 下 次 沒 有 錢 吃 飯 一 定 找 你 , 雖 然 在 畢 業 後 我 也 曾 回 到 墨 爾 本 探 望 你 , 但 你 每 次 和 我 通 長 途 電 話 也 會 問 我 甚 麼 時 候 再 回 來 度 假 。 我 也 計 劃 如 果 有 機 會 便 再 到 墨 爾 本 探 你 , 只 是 想 不 到 我 們 只 能 在 天 家 再 相 聚 。

和 你 一 起 的 回 憶 實 在 太 多 , 對 你 的 離 世 縱 使 不 捨 , 但 也 明 白 你 只 是 去 了 一 個 更 美 的 地 方 , 和 你 的 家 人 重 聚 。 我 會 繼 續 努 力 活 出 福 音 的 精 神 , 不 會 忘 記 你 的 教 導 。
永遠懷念你的思熒上
2010 年 1 月 16 日

 

求主同住:悼曾慶森神父

一 日 , 一 星 期 , 一 個 月 轉 眼 消 逝 , 然 而 , 仍 不 能 相 信 , 接 受 曾 慶 森 神 父 的 突 然 離 世 !

跟 曾 神 父 能 有 緣 相 處 的 日 子 中 , 有 一 件 事 至 今 難 忘 。 那 時 候 曾 神 父 是 寄 居 在 墨 爾 本 東 南 面 , 慈 幼 會 宿 舍 旁 的 小 木 屋 , 而 我 們 卻 住 在 離 他 四 十 多 公 里 外 的 北 面 , 兩 地 車 程 約 要 一 小 時 。 那 天 晚 上 是 輪 到 在 我 家 舉 行 聖 經 分 享 , 但 教 友 們 等 了 又 等 , 未 見 他 出 現 , 九 十 年 時 代 , 手 提 電 話 和 車 內 導 航 亦 未 普 遍 。 天 , 更 加 黑 了 , 我 們 能 做 的 只 有 「等」 和 先 開 始 , 曾 神 父 終 於 來 到 , 當 時 他 不 斷 向 大 家 說 對 不 起 , 來 晚 了 ! 便 立 刻 加 入 我 們 。 在 會 後 , 我 偷 偷 問 他 是 否 迷 路 了 ? 他 打 了 一 個 俏 皮 的 眼 色 默 認 了 , 並 加 叮 囑 我 不 要 使 其 他 教 友 擔 心 。 那 時 候 他 已 是 年 過 六 十 有 多 。 我 一 直 敬 佩 曾 神 父 , 不 單 是 因 為 他 是 我 們 的 神 師 ; 在 我 心 目 中 , 而 是 一 位 勇 氣 可 嘉 , 有 動 力 和 獨 立 , 為 人 著 想 的 可 愛 長 者 ! 曾 神 父 在 五 十 六 歲 後 , 才 移 居 這 人 生 路 不 熟 的 澳 洲 , 放 棄 他 在 香 港 大 半 生 建 立 下 來 的 人 際 網 絡 , 從 千 頭 萬 緒 中 重 新 再 開 始 , 懷 著 一 份 理 想 , 為 澳 洲 墨 爾 本 華 人 教 會 開 拓 和 結 紮 根 基 , 十 八 年 來 就 如 一 日 。 我 ! 真 是 無 言 感 激 . 對 於 我 們 未 有 藉 緣 讓 曾 神 父 安 享 晚 年 , 錯 過 向 他 回 哺 …… 我 更 深 感 痛 心 難 過 、 沮 喪 、 無 奈 ! 儘 管 我 深 知 曾 神 父 不 會 希 望 我 們 在 他 離 去 後 如 此 沮 喪 !

使 命 和 夢 想 , 促 成 神 職 和 福 傳 人 員 的 許 多 勇 敢 行 為 。 在 二 0 一 0 年 聖 誕 節 當 晚 , 無 意 中 看 到 陳 日 君 樞 機 的 一 節 個 人 訪 問 , 他 談 及 退 休 後 的 生 活 , 更 笑 說 安 排 好 了 他 自 己 離 世 時 的 事 宜 ; 他 已 選 了 喜 愛 的 詩 經 詩 歌 , 在 喪 禮 上 向 友 人 告 別 。 同 樣 是 慈 幼 會 的 陳 樞 機 提 到 死 亡 是 「多 姿 多 采」 ; 有 人 萬 分 緊 張 憂 慮 , 有 人 安 然 平 靜 面 對 。 一 生 追 隨 天 主 的 他 , 只 願 「Abide With Me」 。 他 的 真 情 闡 述 , 使 我 釋 懷 和 漸 漸 記 起 , 也 許 這 是 每 個 天 主 的 僕 人 所 夢 寐 以 求 。 然 而 , 在 節 目 尾 聲 , 陳 樞 機 還 獨 自 清 唱 了 這 一 首 美 麗 , 發 人 啟 迪 的 詩 歌 , 有 多 美 ?

就 讓 文 字 向 你 細 述 :

《求主同住》Abide With Me
夕 陽 西 沉 , 求 主 與 我 同 住 ; 黑 暗 漸 深 , 求 主 與 我 同 住 ;
求 助 無 門 , 安 慰 也 無 求 處 , 愚 求 助 人 之 神 , 與 我 同 住 。

渺 小 浮 生 , 飄 向 生 涯 盡 處 ; 歡 娛 好 景 , 轉 瞬 都 成 過 去 ;
變 化 無 常 , 環 境 何 能 留 住 ? 愚 求 不 變 之 神 , 與 我 同 住 。

莫 帶 威 嚴 , 有 如 王 中 之 王 , 只 帶 慈 惠 , 並 衪 施 醫 翅 膀 。
淚 來 洗 憂 , 心 來 聽 我 求 祈 , 罪 人 之 友 , 請 來 與 我 同 住 。

我 深 需 主 , 時 刻 需 主 眷 顧 , 除 卻 主 思 , 尚 有 何 法 驅 魔 ?
誰 能 如 主 , 時 常 導 引 扶 持 ? 無 論 風 雨 晦 明 , 懇 求 同 住 。

有 主 降 祥 , 仇 敵 何 須 畏 懼 ? 淚 不 辛 酸 , 病 痛 也 無 足 慮 ;
墳 墓 威 權 , 鋒 芒 今 天 何 處 ? 我 仍 得 勝 , 主 若 與 我 同 住 。

示 我 寶 架 , 雙 眸 垂 閉 之 時 , 照 徹 昏 幽 , 指 我 直 上 天 衝 ;
陽 翳 飛 逝 , 欣 看 天 光 破 曙 , 無 論 天 上 人 間 , 求 主 與 我 同 住。
悼念曾慶森神父,願主與曾神父同住!墨爾本華人教友追思
2010 年 1 月 30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220期, 2011.
鮑思高家庭通訊222期, 2011.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a/peterTSAN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