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HEVALIER, Rene MEP
明之剛神父

 

* Birth in Beaupreau, M-et-L, France (法國): [12 March 1909]
* Ordination: [29 June 1942]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52]
* Death in Bangkok (
曼谷), Thailand (泰國): [25 April 1981]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Repertoire Des Membres De La Societe Des Missions Etrangeres 1659-2004

 

 

明之剛神父與南丫島的歷史
南丫島教友達彌爾

南 丫 島 是 香 港 三 大 島 嶼 之 一 。 現 今 旅 行 此 島 的 人 甚 多 ; 雖 然 如 此 , 仍 有 不 少 的 港 民 還 未 知 此 島 的 所 在 。 該 島 居 民 約 有 近 萬 , 生 活 簡 樸 , 多 是 菜 農 , 且 很 忠 誠 , 治 安 良 好 , 但 可 惜 教 友 卻 很 少 。

該 島 教 務 原 於 一 九 五 八 年 由 教 區 遣 派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司 鐸 明 之 剛 神 父 前 往 傳 道 , 這 是 福 音 傳 入 該 島 的 第 三 次 嘗 試 。 這 位 英 勇 的 傳 教 士 , 竟 以 深 深 的 信 德 , 傳 教 救 靈 的 心 火 , 及 不 遺 餘 力 的 「忘 我」 大 公 精 神 , 終 於 將 上 主 的 喜 訊 帶 進 這 島 。 開 始 由 一 位 教 外 的 水 上 人 梁 金 大 先 生 領 路 , 陪 同 者 有 梁 洪 水 , 李 洲 , 冉 寶 龍 , 麥 良 及 呂 神 父 等 。 梁 金 大 每 週 用 自 己 的 魚 艇 送 神 父 往 返 , 他 們 首 次 到 的 是 北 角 灣 , 拜 見 了 周 村 長 , 說 明 自 己 的 來 因 , 村 長 厚 禮 欵 待 , 便 引 領 他 們 到 大 坪 村 吳 村 長 與 榕 樹 灣 陳 村 長 那 裡 。

當 時 整 個 南 丫 島 只 有 一 位 二 十 餘 年 未 有 參 與 過 聖 祭 的 掛 名 教 友 , 明 神 父 在 大 坪 村 租 了 一 教 外 人 溫 曹 氏 的 房 舍 , 作 為 聚 會 處 , 可 幸 教 會 內 的 忠 誠 熱 心 聖 母 軍 , 每 週 伴 隨 著 明 神 父 , 乘 著 魚 艇 , 受 著 寒 暑 , 甚 至 如 聖 保 祿 一 樣 冒 風 浪 的 危 險 , 走 路 的 艱 苦 , 有 時 竟 是 捱 著 飢 渴 來 傳 道 。 終 於 有 了 慕 道 者 , 是 大 坪 村 長 吳 容 喜 的 長 女 及 幾 位 女 青 年 , 一 些 成 年 人 。 慕 道 者 中 的 一 位 莫 先 生 亦 協 助 神 父 召 集 慕 道 者 或 調 查 登 記 等 事 項 。 後 來 亦 逐 漸 有 教 友 遷 進 該 島 定 居 , 因 此 教 務 亦 隨 即 漸 進 。 一 九 六 一 年 明 神 父 在 榕 樹 灣 租 了 一 所 房 屋 , 開 始 以 教 學 去 接 觸 兒 童 及 他 們 的 家 長 。 當 時 有 柴 灣 的 熱 心 傳 道 員 方 楊 梅 , 周 姑 娘 等 , 以 義 務 犧 牲 愛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 來 協 助 教 學 , 每 週 亦 有 江 門 聖 母 聖 心 會 修 女 應 明 神 父 之 請 來 協 助 傳 揚 喜 訊 。

及 後 為 發 展 傳 教 工 作 , 及 教 友 能 得 一 適 合 地 方 每 週 參 與 彌 撒 , 同 時 也 應 村 民 的 懇 請 , 為 他 們 的 子 弟 建 學 校 , 因 此 明 神 父 遂 向 主 教 申 請 。 此 時 正 巧 是 政 府 在 該 島 與 村 民 劃 分 地 界 , 政 府 所 拍 賣 的 地 亦 是 明 神 父 明 智 銳 利 的 目 光 所 選 中 的 山 坡 , 就 此 教 會 買 了 一 萬 尺 地 , 即 現 今 露 德 聖 母 學 校 的 所 在 。 一 九 六 八 年 秋 , 開 始 著 實 地 為 主 及 人 工 作 。 同 年 法 國 傳 教 會 修 女 也 參 加 該 地 的 傳 教 及 教 育 工 作 , 她 們 為 該 島 立 下 了 不 少 的 功 德 。 從 此 基 督 的 福 音 及 仁 愛 在 島 內 顯 示 了 。 一 九 六 九 年 十 二 月 廿 九 日 接 受 了 洗 禮 者 共 十 餘 人 。 明 神 父 的 仁 愛 助 人 , 事 事 親 力 親 為 , 不 怕 犧 牲 艱 苦 的 「忘 我」 傳 教 精 神 , 使 南 丫 島 不 論 教 友 、 教 外 人 都 向 他 敬 慕 愛 戴 , 都 認 識 他 的 慈 愛 ; 他 們 的 心 中 , 口 內 常 述 念 不 忘 。

一 九 七 三 年 , 天 神 母 后 傳 教 女 修 會 修 女 , 由 已 故 李 宏 基 主 教 手 中 接 掌 了 南 丫 島 的 教 育 及 傳 教 工 作 , 該 年 亦 有 該 會 的 兩 位 修 女 加 入 南 丫 島 的 政 府 診 療 所 服 務 , 為 能 付 出 更 大 基 督 仁 愛 見 證 , 同 時 亦 更 容 易 接 觸 村 民 傳 揚 福 音 。 該 島 現 任 本 堂 楊 慶 松 司 鐸 , 不 辭 勞 苦 , 每 週 兩 次 到 該 島 為 教 友 、 修 女 奉 獻 聖 祭 及 照 顧 一 切 教 務 , 他 實 在 獻 出 了 不 少 的 血 汗 與 精 力 。

本 人 願 與 南 丫 島 所 有 的 人 , 特 向 明 神 父 致 以 衷 心 的 感 激 , 願 上 主 不 斷 的 祝 福 他 , 賜 他 福 體 安 康 , 聖 德 日 進 。
1976 年 2 月 13 日

 

Death of Father Chevalier
R.I.P.

 The sad news has arrived as we go to press that Father Rene Chevalier, M.E.P., Parish Priest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Church, Kennedy Town, was killed in a traffic accident in Bangkok on Saturday, 24 April.

An obituary on this ever affable, ever gracious, in defatigable and deeply loved priest will appear later.
1 May 1981

 

Father Rene Chevalier, M.E.P.
R.I.P.

Father Rene Chevalier, MEP, Parish Priest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Church, Kennedy Town, was killed in a car accident in Bangkok on 25 April 1981, aged 72. It is reported that the driver of the car was also killed and that two other passengers were injured.

Father Gabriel Lam, V.G., and Father J.B. Tsang of Holy Spirit Seminary went to Bangkok to bring back the body.

The body lay in state in the Church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on Sunday, 3 May, and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was celebrated at 8pm.

The Bishop led the concelebration of the Funeral Mass at 3pm on 4 May, at St. Paul
s Convent Chapel, and officiated at the burial in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Father Chevalier was born in Angers, France, on 12 March 1909. He entered the Paris Foreign Missions Seminary on 14 September 1935,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on 29 June 1942. World War II was then raging; since he could not leave for mission work, Father Chevalier acted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Angers for nearly four years.

In May 1946 he was at last able to set sail for China. His early mission years were spent in the diocese of Canton. In July 1949 he took charge of the leprosarium at Shek Lung, Tung Kwun district, Kwantung. He held that post for only two years, but these were years of endless troubles and anxieties. How well Father Chevalier bore those troubles and anxieties is clear from the dismay that the news of his death has spread among the survivors from the leprosarium. Sisters helpers who were with him in those days feel that they have lost a father, and cured lepers keep on calling to say that they too feel that they have lost a father.

Father Chevalier was expelled from Mainland China in July 1952. For the next nineteen years he was Parish Priest of Our Lady of Lourdes Church, Pokfulam. He quickly won the affection of his parishioners through his kindness, readiness to help and unmistakable priestly zeal. He also extended the parish by founding a chapel on Lamma Island.

From September 1971 to March 1979 he held the important post of Spiritual Director at Holy Spirit Seminary - quiet hidden work of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priestly life of the whole diocese.

In March 1980 he took up his last post, Parish Priest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Church, Kennedy Town.

This list of dates and facts shows that Father Chevalier led a busy priestly life. Inevitably, it fails to show the man himself - the vivacious courtesy, the unfailing energy, the ready personal friendliness, the unassuming holiness. The man himself will live long in many memories. Such a man cannot be captured by the written word.

8 May 1981

 

探訪泰國難民營
明之剛車禍喪生
神父遺體將運回本港安葬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主 任 司 鐸 明 之 剛 神 父 , 於 返 回 法 國 休 假 途 中 , 探 訪 泰 國 邊 境 柬 浦 寨 難 民 營 後 , 不 幸 因 車 禍 喪 生 。

噩 耗 傳 來 , 教 區 與 本 港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已 委 派 曾 慶 文 神 父 和 陳 志 明 神 父 前 往 泰 國 認 領 明 之 剛 神 父 遺 體 , 準 備 運 回 本 港 安 葬 。

明 神 父 於 上 週 四 (四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離 開 本 港 , 啟 程 回 法 國 渡 假 。 由 於 明 神 父 有 一 位 姪 兒 (也 是 神 父) 在 泰 國 傳 教 , 所 以 順 道 前 往 探 訪 ; 並 在 當 地 法 國 領 使 館 安 排 下 , 於 上 週 六 (一 九 八 一 年 四 月 廿 五 日) 前 往 泰 國 邊 境 訪 問 柬 浦 寨 難 民 營 。 據 知 在 歸 途 中 , 因 閃 避 一 輛 貨 車 , 明 神 父 所 乘 的 轎 車 翻 落 田 間 , 明 神 父 與 司 機 當 場 斃 命 , 另 有 兩 位 法 國 領 事 館 人 員 則 受 重 傷 。

明 神 父 為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 一 九 0 九 年 生 於 法 國 西 部 , 一 九 四 二 年 晉 鐸 。 一 九 四 六 年 抵 達 廣 州 , 在 東 莞 縣 各 地 傳 教 。 一 九 五 二 年 來 港 , 先 後 在 太 古 樓 露 德 聖 母 堂 及 聖 神 修 院 服 務 。 一 九 八 0 年 二 月 , 奉 委 為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主 任 司 鐸 。
1981 年 5 月 1 日

 

明之剛神父遺體
安葬跑馬地墳場

本 港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主 任 司 鐸 明 之 剛 神 父 , 於 去 月 廿 五 日 在 泰 國 邊 境 探 訪 難 民 營 後 因 車 禍 喪 生 , 上 期 本 報 已 有 報 導 。

明 神 父 遺 體 日 前 已 運 回 本 港 , 旋 於 本 月 三 日 下 午 三 時 奉 移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守 靈 祈 禱 致 哀 ; 並 於 是 日 晚 上 八 時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由 十 八 位 神 父 共 祭 , 滿 堂 教 友 參 與 , 備 極 哀 榮 。

翌 日 (本 月 四 日) 下 午 三 時 ,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修 院 耶 穌 君 王 堂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主 持 殯 葬 禮 儀 , 數 十 神 父 共 祭 , 隨 後 發 引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1981 年 5 月 8 日

 

老牧者不死
劉尚遜

四 月 廿 六 日 晚 上 八 時 三 十 分 , 電 話 鈴 聲 響 起 來 , 連 忙 接 聽 , 一 個 很 稔 熟 的 聲 音 說 : 「告 訴 你 一 個 壞 消 息 , 明 神 父 在 泰 國 撞 車 死 了 。」 說 這 話 的 人 , 她 就 是 中 華 無 原 罪 會 的 楊 路 加 修 女 。

那 時 我 的 心 神 給 突 然 而 來 的 噩 耗 , 震 撼 得 像 失 去 知 覺 似 的 , 在 驚 魂 甫 定 後 說 : 「怎 會 的 , 他 不 是 回 法 國 去 渡 假 嗎 ?」 「今 日 主 教 府 收 到 電 報 , 曾 神 父 告 訴 我 們 的 。」 楊 修 女 說 。

這 時 無 法 不 相 信 。 於 是 想 問 個 明 白 , 但 楊 修 女 說 : 「詳 細 情 形 不 知 道 , 你 快 為 他 唸 經 吧 !」 「好 的 , 我 會 儘 快 通 知 其 他 的 教 友 , 也 為 他 祈 禱 吧 !」

收 線 後 , 我 懷 著 沉 痛 的 心 情 , 一 個 接 一 個 的 電 話 號 碼 分 別 撥 出 去 ; 腦 海 中 的 思 潮 , 也 像 巨 浪 般 一 個 接 一 個 的 翻 騰 、 衝 激 起 來 。 想 到 前 幾 天 還 見 過 他 , 精 神 非 常 好 , 如 今 已 是 天 堂 人 間 , 不 再 相 見 。 更 想 不 到 日 間 在 石 澳 聖 堂 的 樓 上 所 看 到 的 滔 滔 海 浪 , 竟 是 晚 上 傳 來 噩 耗 的 凶 兆 。

兒 童 時 代 的 我 , 就 認 識 了 明 神 父 。 那 時 他 和 幾 位 法 國 神 父 同 住 在 廣 州 石 室 大 堂 側 邊 不 遠 的 一 個 苦 修 院 內 , 一 有 空 閒 , 我 就 和 曾 慶 霖 神 父 入 院 內 玩 耍 。 有 時 和 神 父 們 打 乒 乓 球 , 和 他 們 閒 談 說 笑 。

當 時 我 和 曾 神 父 同 是 輔 祭 , 當 我 們 脫 下 了 輔 祭 的 「羅 馬 裝」 和 白 衣 , 就 會 變 得 頑 皮 些 : 在 院 裡 的 樹 叢 中 捉 雀 仔 、 取 雀 蛋 。 更 有 時 趁 著 明 神 父 睡 午 覺 時 , 靜 靜 地 偷 摘 院 裡 的 葡 萄 和 木 瓜 吃 。 這 些 頑 皮 行 徑 的 產 生 , 都 是 因 為 他 在 我 們 心 中 是 位 慈 祥 、 沒 有 半 點 「火 氣」 的 神 父 ; 即 使 給 他 知 道 , 也 不 怕 挨 罵 。

在 苦 修 院 的 幾 位 神 父 中 , 明 神 父 是 較 易 接 近 的 , 而 他 也 很 喜 歡 兒 童 。 所 以 在 平 時 , 常 進 入 他 的 房 間 去 , 而 他 總 是 拿 出 幾 塊 餅 乾 來 給 我 吃 。 和 他 聊 天 時 , 他 喜 愛 拿 著 煙 斗 , 一 面 吸 煙 , 一 面 講 道 理 。 我 也 一 面 吃 著 餅 乾 , 一 面 聽 他 的 教 導 。

他 的 口 頭 襌 總 是 這 樣 : 「我 話 你 知 , 咁 樣 唔 得 架 嘞 !」 「呢 D 嘢 , 係 咁 架 嘞 !」 這 兩 句 勸 導 、 安 慰 人 的 說 話 , 自 從 他 學 會 講 廣 州 話 後 , 足 足 講 了 幾 十 年 。 這 兩 句 簡 明 而 通 俗 的 說 話 , 也 足 以 表 露 他 的 心 智 , 表 達 了 他 的 思 想 : 任 何 失 意 的 事 , 都 不 必 看 得 認 真 , 一 切 自 會 有 天 主 的 安 排 。

記 得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 太 古 樓 的 教 友 為 慶 祝 他 七 十 大 壽 , 假 聖 神 修 院 的 大 操 場 上 舉 行 敘 餐 聯 歡 。 在 餐 前 的 彌 撒 中 , 他 向 教 友 講 道 時 說 :

為 甚 麼 你 們 是 教 友 ?

為 甚 麼 我 是 神 父 ?

沒 有 其 他 的 解 釋 , 這 都 是 天 主 的 安 排 。

這 些 話 語 , 簡 明 精 確 , 發 人 深 省 。 他 外 表 看 似 平 凡 , 但 內 在 則 充 滿 智 慧 。 他 那 平 易 近 人 的 性 格 , 加 上 一 件 黑 布 長 衫 , 一 個 煙 斗 , 一 句 「呢 嘢 , 係 咁 架 嘞 !」 塑 造 出 一 個 儉 樸 慈 祥 的 牧 者 懿 範 。

他 在 數 十 年 的 牧 民 工 作 中 , 充 份 地 發 揚 基 督 的 愛 : 他 首 先 為 廣 州 教 區 的 牧 民 , 做 了 很 多 工 作 , 出 了 不 少 力 。 他 曾 在 東 莞 的 痳 瘋 病 院 工 作 多 年 , 很 有 愛 心 地 照 顧 那 些 形 貌 令 人 見 之 可 怕 的 痳 瘋 病 人 , 使 他 們 的 肉 身 和 靈 魂 , 均 能 獲 得 妥 善 的 照 顧 。

及 後 , 他 來 到 香 港 , 也 盡 心 盡 力 地 為 香 港 教 區 服 務 。 當 他 在 太 古 樓 露 德 聖 母 堂 任 本 堂 時 , 在 半 夜 裡 , 若 知 道 有 教 友 患 上 急 病 時 , 他 便 立 即 起 床 , 把 他 的 私 家 車 變 作 救 護 車 , 立 即 把 患 病 的 教 友 送 到 醫 院 去 急 救 。 由 於 他 處 處 關 心 教 友 , 所 以 他 在 太 古 樓 的 教 友 心 中 , 視 他 為 慈 祥 的 父 親 一 樣 , 深 受 全 堂 區 的 教 友 所 愛 戴 。

他 每 主 日 除 了 到 南 丫 島 從 事 牧 民 的 工 作 之 外 , 一 有 空 便 到 醫 院 去 探 望 病 人 。 近 年 來 , 雖 然 年 事 已 高 , 且 患 病 在 身 , 但 也 不 忘 醫 院 中 的 病 者 , 常 穿 插 於 病 房 之 中 , 站 在 病 床 之 旁 , 問 候 、 安 慰 病 者 。 這 份 愛 心 , 這 種 精 神 , 永 留 於 教 友 的 心 坎 中 。

美 國 五 星 上 將 麥 克 阿 瑟 有 言 : 「老 兵 不 死 。」 我 要 套 用 他 的 名 言 說 : 「老 牧 者 不 死 。」 今 天 , 他 的 肉 身 生 命 雖 結 束 了 , 但 他 的 精 神 , 他 的 音 容 , 永 遠 活 在 廣 州 教 區 和 香 港 教 區 的 教 友 心 中 。

明之剛神父:
願主賜你早登天國!
願你甘飴地安息於主懷!
願你轉求天主,求衪垂顧廣州和香港的教區,寵賜洪恩!
1981 年 5 月 8 日

 

永不會有回音的信
景勳

爺 爺 :

那 一 天 , 在 機 場 送 行 時 , 大 家 笑 著 說 : 「慢 慢 飛 !」 您 卻 露 出 了 剩 下 數 隻 牙 齒 的 微 笑 , 甜 得 比 蜂 蜜 還 要 甜 : 「我 會 很 快 就 回 來 !」

「我 們 等 您 !」

可 是 , 在 微 笑 中 的 揮 手 卻 不 自 知 地 帶 走 了 我 們 的 等 待 , 也 帶 走 了 我 們 的 相 聚 交 談 , 帶 走 了 我 們 的 歡 顏 , 帶 走 了 一 切 的 一 切 …… 卻 給 我 留 下 了 心 底 的 回 憶 。

í    í    í    í    í

在 您 上 飛 機 後 的 第 三 天 傍 晚 , 我 接 到 一 個 電 話 , 告 訴 我 您 的 不 幸 , 我 的 確 不 敢 相 信 ; 隨 後 , 由 不 敢 相 信 變 成 不 願 相 信 。

「不 可 能 吧 !」

「真 不 值 得 !」

我 心 中 的 那 兩 個 房 室 已 經 好 似 滾 滾 來 逝 水 般 地 泛 濫 激 盪 , 眼 睛 浮 浮 的 紅 了 , 淚 卻 是 只 向 心 中 流 !

霎 時 間 , 您 的 影 像 就 在 腦 底 下 飄 然 地 、 暗 暗 地 浮 現 出 來 ──

微 笑 、 藍 晶 的 眼 晴 、 鬍 子 、 粗 大 的 手 掌 , 還 有 您 那 蘊 含 愛 意 的 說 話 、 神 貧 的 精 神 、 敬 主 愛 人 的 心 …… 於 是 , 展 開 了 我 生 命 的 回 憶 。

爺 爺 , 您 可 記 得 七 年 前 , 我 在 台 灣 唸 書 時 , 您 遠 渡 重 洋 而 來 , 帶 給 我 那 份 喜 悅 實 在 太 深 了 ── 那 時 , 您 的 鞋 子 太 緊 , 希 望 買 一 雙 涼 鞋 。 我 陪 伴 著 您 , 一 間 一 間 鞋 店 去 找 , 找 了 十 多 間 店 舖 都 買 不 到 , 因 為 您 的 腳 太 大 了 。 但 您 卻 輕 輕 鬆 鬆 地 說 : 「買 不 到 不 要 緊 , 反 正 天 主 賜 我 一 雙 大 腳 , 叫 我 走 路 平 穩 , 做 人 可 以 腳 踏 實 地 , 受 小 小 的 苦 算 不 了 什 麼 ! 」 返 家 後 , 我 們 買 了 一 個 三 十 多 斤 的 大 西 瓜 , 走 上 天 台 欣 賞 晚 霞 夜 月 , 且 將 大 西 瓜 分 成 四 份 , 每 人 抱 住 一 份 地 吃 起 來 。 由 於 我 們 吃 得 太 快 , 狼 吞 虎 嚥 的 , 所 以 吃 得 很 辛 苦 , 還 吃 不 完 ; 但 是 , 爺 爺 , 您 卻 慢 慢 地 欣 賞 , 慢 慢 的 吃 , 最 後 全 部 吃 光 , 還 食 得 最 快 。 那 時 , 您 又 笑 著 臉 顏 對 我 說 : 「 吃 東 西 要 慢 慢 欣 賞 , 不 可 太 急 ; 急 吃 易 飽 也 傷 胃 。 做 人 處 事 也 是 一 樣 , 不 可 衝 動 , 要 看 清 楚 目 標 慢 慢 做 ; 目 標 清 楚 , 意 志 拿 穩 , 做 起 事 來 就 會 輕 鬆 快 捷 , 也 可 收 到 事 半 功 倍 的 效 果 !」

í    í    í    í    í

在 我 念 神 學 時 , 我 常 常 會 到 您 的 陋 舍 與 您 長 談 , 每 次 都 可 以 分 沾 您 的 歡 笑 ; 而 且 , 每 次 您 都 會 手 執 煙 斗 , 輕 淡 地 吸 煙 吐 霧 , 加 上 您 迷 人 的 眼 睛 , 蘊 含 愛 心 的 說 話 , 以 及 那 無 為 無 不 為 的 態 度 , 使 我 猶 似 超 神 入 化 地 進 入 了 仙 境 , 樂 也 融 融 地 投 入 您 的 微 笑 無 執 之 中 。 縱 使 我 有 多 大 的 問 題 , 心 靈 有 多 大 的 悲 哀 痛 楚 、 意 志 多 頹 喪 …… 我 都 會 帶 著 您 的 微 笑 和 快 慰 出 來 , 心 靈 都 會 滿 溢 上 主 的 平 安 以 及 您 堅 忍 不 屈 的 精 神 。

其 實 , 爺 爺 , 您 的 說 話 很 簡 單 , 您 的 生 活 也 很 簡 樸 , 您 的 祈 禱 也 很 真 純 , 但 往 往 卻 充 滿 著 迷 人 的 磁 力 。 將 我 的 心 奪 去 , 然 後 要 我 將 心 放 在 上 主 的 手 中 。

「亞 周 , 要 好 好 地 學 做 人 , 才 可 以 做 一 個 好 神 父 呀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有 什 麼 了 不 起 ? 如 果 沒 有 基 督 , 我 們 只 一 得 個 『零』 , 有 基 督 , 我 們 才 是 最 富 有 的 。」

「有 天 主 同 你 在 一 起 , 你 還 怕 什 麼 ?」

「將 一 切 交 給 天 主 , 由 天 主 去 安 排 , 一 切 都 不 要 太 擔 心 , 天 主 願 意 的 , 天 主 一 定 會 成 就 的

「天 主 不 會 放 棄 我 們 的 哩 !」

「能 為 天 主 工 作 , 死 都 值 得 !」

「要 努 力 ── 祈 禱 、 時 時 祈 禱 、 不 斷 祈 禱

「我 們 能 夠 做 天 主 的 子 女 , 是 生 命 中 最 開 心 的 ── 我 們 要 生 活 得 像 天 主 的 子 女 ── 不 只 是 講 , 而 是 要 生 活 的 !」

í    í    í    í    í

真 的 , 爺 爺 , 跟 您 生 活 在 一 起 , 實 在 是 一 份 福 氣 , 也 是 一 份 恩 賜 : 因 為 見 到 您 , 自 己 的 心 也 開 朗 很 多 , 生 命 問 題 也 減 少 。 而 您 的 德 表 常 是 我 們 生 活 的 指 標 ; 您 的 說 話 常 是 我 們 信 仰 的 投 向 , 強 而 有 力 地 使 我 們 歸 依 基 督 ; 您 的 微 笑 總 是 天 使 般 的 和 悅 , 給 我 們 生 命 一 份 和 諧 與 平 安 ; 您 神 貧 簡 樸 的 精 神 和 愛 心 , 常 是 我 們 心 靈 無 形 的 棍 棒 ; 您 的 整 個 人 , 包 括 鬍 子 、 眼 睛 、 手 掌 …… 都 是 上 主 善 牧 的 化 身 , 是 那 麼 的 慈 祥 。

í    í    í    í    í

爺 爺 , 您 今 日 灑 脫 地 揮 一 揮 手 , 掃 一 掃 鬍 子 , 連 自 己 的 身 體 也 不 帶 走 , 便 俏 俏 地 離 我 而 去 ──

因 您 的 簡 樸 , 您 沒 有 留 下 什 麼 ;
恩 您 的 無 執 , 您 沒 有 留 下 什 麼 ;

因 您 有 關 心 , 您 喚 醒 了 我 們 沉 睡 的 心 ;
因 您 愛 的 深 切 , 您 擁 抱 了 全 人 類 ;
因 您 智 慧 的 明 言 , 您 打 擊 了 我 們 的 放 縱 ;
因 您 的 信 心 , 您 揭 開 了 我 們 無 信 的 心 , 使 我 們 要 捶 胸 俯 首 跪 在 主 的 台 前 ;
因 您 的 善 德 , 您 ──
不 再 說 話 、 不 再 行 動 、 不 再 思 想 ,
只 是 在 微 笑 中 交 付 了 自 己 ,
靜 俏 俏 地 ,
走 了 !

í    í    í    í    í

想 到 了 您 的 離 去
就 像 在 夜 深 人 靜 的 晚 上
沉 沉 欲 睡 的 在 發 呆 之 際
聽 到 了 遠 處 的 雷 聲
突 然 地
在 我 心 胸 一 擊
驚 慌 、 恐 懼 、 悲 愴
逃 不 了
淚 在 心 中 滾 滾 流

í    í    í    í    í

事 實 無 情 地 擺 在 眼 中 , 我 勉 強 自 己 安 下 心 來 , 接 受 事 實 , 也 接 受 您 的 回 歸 ── 您 會 在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的 心 中 復 活 起 來 ……

明 言 承 人 人 皆 信
之 德 慟 天 天 亦 愛
剛 慧 照 世 世 而 望

爺 爺
安 息 吧 !
1981 年 5 月 22 日

 

我們的明神父
宛瑕

那 個 早 上 , 聽 校 長 說 , 明 神 父 死 了 ! 明 神 父 是 誰 ? 他 為 何 會 死 ? 這 是 我 的 第 一 個 感 覺 。 原 來 , 明 神 父 是 為 我 們 舉 行 彌 撒 的 那 位 神 父 , 他 是 因 車 禍 而 喪 生 的 。 那 時 , 我 才 把 明 神 父 糢 糊 的 輪 廓 整 理 , 他 的 樣 貌 再 次 浮 現 於 腦 海 中 。

我 並 不 認 識 明 神 父 , 他 給 我 的 第 一 個 印 象 , 也 是 最 後 的 印 象 , 都 是 慈 愛 的 。 開 學 之 初 , 神 父 為 我 們 舉 行 彌 撒 , 他 叫 我 們 不 單 要 在 書 本 上 學 習 , 也 要 從 四 週 學 習 , 學 習 怎 樣 愛 主 愛 人 。 他 說 話 的 神 情 和 語 氣 , 是 何 等 的 仁 慈 。

我 是 一 位 慕 道 者 , 教 我 們 的 修 女 簡 略 地 述 說 神 父 的 一 生 :

「神 父 愛 窮 人  , 無 論 任 何 人 找 他 , 他 都 願 意 幫 忙 : 他 願 為 他 們 找 工 作 , 也 願 送 他 們 的 子 女 入 學 ; 他 願 二 元 一 個 月 的 租 金 來 租 地 方 給 沒 有 地 方 居 住 的 人 。 任 何 人 患 了 什 麼 傳 染 性 的 病 , 神 父 是 第 一 個 去 看 他 們 ; 什 麼 動 物 死 了 沒 人 理 會 , 神 父 是 第 一 個 去 理 會 的 ; 傷 殘 的 人 需 要 住 屋 , 神 父 也 是 第 一 個 去 幫 助 他 的 。 他 吃 的 只 是 清 蒸 的 魚 , 只 是 以 水 煮 過 的 菜 , 他 吃 不 得 好 的 , 做 的 卻 全 都 好 。 他 維 護 弱 者 的 利 益 , 很 多 人 都 尊 敬 他 。 他 愛 一 切 的 人 , 如 同 愛 自 己 一 般 。 他 是 一 位 真 正 的 好 神 父 。」 他 也 使 人 看 出  : 他 真 正 是 耶 穌 的 代 表 。

修 女 一 邊 述 說 , 眼 框 已 隱 藏 了 不 少 眼 淚 。 我 們 也 深 感 到 神 父 的 愛 。

神 父 的 葬 禮 已 舉 行 過 了 , 多 少 人 哭 喪 著 臉 去 參 加 他 的 安 葬 彌 撒 。 大 的 、 小 的 、 老 的 、 弱 的 、 病 的 、 傷 殘 的 …… 全 都 是 神 父 的 朋 友 , 他 們 都 得 過 神 父 的 幫 助 , 而 且 以 後 還  有 不 少 的 人 需 要 他 的 ; 然 而 神 父 卻 捨 我 們 而 去 了 。

明 神 父 死 了 , 以 後 會 否 有 一 位 真 的 熱 忱 於 愛 德 的 工 作 的 人 呢 ? 又 會 否 有 一 位 真 的 能 夠 付 出 一 生 , 來 幫 助 別 人 的 神 父 呢 !

神 父 的 離 去 , 是 病 人 的 損 失 , 是 窮 人 的 損 失 , 是 傷 殘 人 士 的 損 失 , 是 一 切 弱 者 的 損 失 ; 是 教 會 的 重 大 損 失 , 也 是 我 這 個 慕 道 者 的 損 失 。 我 渴 望 能 認 識 神 父 , 渴 望 有 一 天 他 能 為 我 們 付 洗 , 然 而 , 這 期 待 將 成 泡 影 , 隨 夢 幻 去 了 。

月 已 高 升 , 人 已 離 去 , 留 下 的 只 有 神 父 那 股 熱 烈 的 愛 , 只 有 神 父 那 令 人 懷 念 , 令 人 畢 生 難 忘 的 愛 。

人 是 出 於 泥 土 , 將 來 也 要 歸 於 泥 土 。 明 神 父 , 願 你 安 息 !
1981 年 5 月 22 日

 

牛津•香港•中國
獻給明之剛神父──一位熱愛中國的傳教士
徐錦堯

昔日曾懷報國思,無情現實卻相欺;好夢縱能添醉意,壯士難堪斷臂時。
異鄉信美非吾土,越鳥還須棲舊枝;此身本是炎黃種,莫作黃皮白骨兒。

 X   X   X        X        X

數 月 前 , 一 位 自 己 所 認 識 的 中 國 大 陸 同 學 失 踪 了 。 不 知 怎 的 , 自 從 知 道 大 陸 派 學 生 出 國 留 學 後 , 便 總 有 點 不 祥 的 預 感 , 認 定 他 們 中 會 有 些 人 不 願 再 回 祖 國 。 幸 好 , 到 現 在 為 止 , 自 己 耳 聞 目 睹 , 才 只 有 兩 位 這 樣 的 人 。 以 中 國 大 陸 在 外 留 學 的 四 千 多 學 生 來 說 , 這 顯 然 只 是 一 個 很 小 很 小 的 比 例 。 不 過 , 就 是 一 兩 個 人 的 「逃 亡」 , 也 是 著 實 令 人 難 過 的 !

初 來 牛 津 , 曾 和 一 位 澳 洲 同 學 分 享 僑 居 外 國 的 感 受 。 他 若 有 所 思 的 說 : 「我 雖 有 英 國 人 的 血 統 , 且 於 此 地 已 居 住 了 兩 年 , 與 全 院 上 下 都 很 熟 落 ; 但 我 仍 然 深 深 感 到 , 我 不 是 他 們 中 的 一 員」 。 我 個 人 更 不 用 說 了 。 雖 前 已 曾 遊 學 歐 洲 四 年 , 且 現 在 與 各 方 人 仕 都 相 處 得 極 為 融 洽 , 但 始 終 都 有 一 種 身 處 於 異 類 之 中 的 感 覺 。 在 他 們 的 客 氣 、 禮 讓 和 間 中 恭 維 的 背 後 , 蘊 含 著 一 種 「你 不 是 我 們 一 份 子」 的 暗 示 。

這 也 許 是 自 己 民 族 自 覺 和 自 尊 的 敏 感 吧 ? 但 我 高 興 自 己 有 這 種 感 覺 。 我 覺 得 生 為 由 或 人 , 不 僅 是 一 種 光 榮 , 也 是 一 種 責 任 。 這 感 覺 告 訴 我 : 你 的 「根」 不 在 這 兒 , 就 是 死 了 , 你 的 骨 頭 也 應 埋 於 故 土 , 為 培 植 堅 貞 的 寒 梅 作 肥 料 !

在 這 裡 也 認 識 了 幾 家 香 港 人 , 他 們 此 已 有 十 多 年 了 ; 他 們 已 獲 得 英 國 公 民 身 份 , 子 女 也 已 在 此 攻 讀 免 費 中 學 。 他 們 有 高 薪 的 職 業 , 有 自 購 的 漂 亮 的 房 子 , 有 翠 綠 的 庭 園 。 他 們 有 時 也 回 港 探 親 , 順 便 訴 香 港 人 : 他 們 彼 邦 多 麼 快 樂 ! 這 是 多 少 香 港 人 所 羨 慕 和 求 的 ? 他 們 是 我 的 好 朋 友 , 我 絕 無 意 說 他 們 的 不 是 。 不 過 他 們 卻 使 我 更 深 刻 地 體 會 到 「發 展 中」 國 家 的 悲 哀 : 人 材 外 流 , 不 是 貧 國 之 所 以 長 貧 的 原 因 之 一 嗎 ?

孔 子 說 : 「君 子 憂 道 不 憂 貧」 。 道 之 衰 微 , 國 人 愛 國 心 的 貧 弱 和 冷 感 (包 括 所 謂 對 現 狀 失 望 之 類 的 藉 口) , 這 才 是 我 國 的 真 正 隱 憂 和 惡 疾 。

為 文 至 此 , 不 禁 想 了 明 之 剛 神 父 , 及 那 些 像 他 一 樣 熱 愛 中 國 的 傳 教 士 。 他 們 為 了 我 國 同 胞 而 獻 山 一 生 , 其 至 不 惜 離 鄉 別 井 ; 他 們 與 那 些 為 了 一 己 的 前 途 與 安 全 而 流 亡 海 外 , 甚 至 甘 心 寄 人 籬 下 的 人 , 表 面 上 不 是 極 為 相 似 , 而 骨 子 裡 卻 有 天 淵 之 別 嗎 ?
1981 年 6 月 5 日

 

我們的校董──明之剛神父
聖安當女書院
B鄧美月

我 今 年 才 升 上 明 神 父 所 辦 理 的 中 學 就 讀 , 所 以 不 甚 熟 悉 他 。

明 神 父 不 幸 車 禍 喪 生 , 學 校 開 了 一 台 盛 大 的 追 悼 彌 撒 。 雖 然 我 不 甚 認 識 他 , 但 我 看 到 他 在 相 片 裡 那 慈 祥 的 樣 子 , 卻 覺 得 他 像 我 的 親 人 一 樣 那 麼 親 切 。 在 報 章 裡 , 不 時 看 到 一 些 讚 揚 他 的 仁 慈 、 儉 讓 的 文 章 , 他 的 德 行 可 說 是 披 靡 世 上 吧 ! 每 年 學 校 的 畢 業 禮 中 , 他 便 會 到 校 演 說 , 給 我 們 鼓 勵 、 訓 示 , 可 惜 我 還 沒 有 機 會 聽 過 。

我 們 的 老 師 說 : 「現 世 的 生 命 是 短 暫 , 來 世 才 是 永 恆 的 。」 我 們 不 必 太 悲 傷 , 明 神 父 的 肉 體 雖 已 不 存 在 , 但 他 的 靈 魂 比 肉 身 高 貴 萬 倍 , 他 已 得 到 永 生 , 他 到 達 了 人 的 目 的 地 ── 天 堂 , 所 以 我 們 應 替 他 祈 禱 、 祝 福 , 而 不 是 悲 哀 。
1981 年 6 月 5 日

 

我們的本堂──明神父
聖安多尼小學  
四甲盧小頌

我 們 的 本 堂 神 父 是 明 之 剛 神 父 。 他 的 個 子 高 而 瘦 , 帶 者 一 副 黑 色 的 眼 鏡 。 在 他 慈 祥 的 臉 上 , 常 帶 著 笑 容 。

明 神 父 是 很 喜 愛 小 孩 子 的 。 每 當 我 們 步 出 聖 堂 的 時 候 , 他 就 會 向 我 們 說 「主 祐」 , 並 祝 福 我 們 。 他 對 人 和 譪 可 親 。 所 以 , 每 當 他 舉 辦 一 些 活 動 時 , 就 吸 引 了 不 少 活 潑 可 愛 的 小 孩 子 參 加 。

在 彌 撒 中 , 雖 然 我 聽 不 懂 他 說 什 麼 , 但 是 , 我 看 到 他 那 慈 祥 的 臉 容 時 , 就 會 想 到 他 好 像 是 我 的 祖 父 , 給 我 們 教 訓 , 教 我 們 愛 天 主 和 愛 人 。

真 是 可 惜 , 明 神 父 因 車 禍 去 世 了 。 我 們 祈 求 天 主 , 使 他 早 升 天 堂 。 以 後 , 我 們 在 世 上 再 也 看 不 到 明 神 父 , 但 我 們 絕 不 會 忘 記 他 的 教 訓 呢 !
1981 年 6 月 12 日

 

明之剛神父•露德•泰澤•香港
陳志明

可 敬 的 明 神 父 , 您 在 香 港 服 務 期 間 , 大 部 份 時 間 是 在 香 港 薄 扶 林 的 露 德 聖 母 堂 工 作 , 每 年 的 聖 母 瞻 禮 , 您 都 帶 領 太 古 樓 教 友 舉 行 聖 母 像 遊 行 。 當 時 幼 小 的 我 們 , 感 覺 上 很 有 趣 , 大 家 邊 行 邊 詠 唱 聖 母 頌 , 可 謂 其 樂 融 融 。 現 在 , 天 主 親 自 引 領 我 們 到 達 聖 母 在 一 八 五 八 年 顯 現 給 聖 女 伯 爾 納 德 的 地 方 , 這 是 我 們 頭 一 次 跪 倒 法 國 露 德 的 聖 母 岩 洞 前 , 不 禁 五 體 投 地 , 俯 首 禱 告 : 「聖 母 , 妳 是 我 們 眾 人 的 母 親 , 我 們 投 奔 到 妳 面 前 , 讚 頌 妳 !」 這 句 說 話 , 亦 曾 多 次 出 自 明 神 父 口 中 。 可 敬 的 明 神 父 , 恭 喜 您 , 現 在 您 可 與 聖 母 面 對 面 地 傾 談 。 請 您 別 忘 了 記 我 們 一 念 。

可 敬 的 明 神 父 , 是 您 鼓 勵 我 們 認 識 泰 澤 團 體 的 。 特 別 在 一 九 七 七 年 十 一 月 , 他 們 來 港 與 我 們 一 起 生 活 的 時 候 , 您 鼓 勵 我 們 跟 他 們 一 起 祈 禱 。 由 那 時 刻 開 始 , 修 和 合 一 的 需 要 就 顯 得 更 形 明 確 。 今 回 厠 身 泰 澤 , 我 們 有 一 份 自 由 、 開 放 和 坦 誠 的 感 覺 。 而 一 天 三 次 的 集 體 祈 禱 , 更 是 調 整 生 活 的 中 心 。 在 這 裡 , 我 們 更 容 易 見 到 自 己 的 軟 弱 , 更 容 易 發 覺 自 己 的 罪 過 , 是 內 心 的 矛 盾 和 鬥 爭 , 不 斷 呈 現 , 而 對 主 的 信 任 和 依 靠 亦 相 繼 增 加 , 一 個 奮 鬥 與 默 觀 的 生 活 形 態 亦 逐 漸 形 成 。 原 來 , 人 說 話 這 麼 多 , 而 生 活 卻 那 樣 少 。 主 啊 , 感 謝 祢 , 感 謝 祢 那 不 是 語 、 不 是 言 , 而 在 善 人 心 中 湧 出 來 的 聖 神 的 說 話 , 願 聖 神 教 我 們 祈 禱 。

香 港 , 你 曾 使 我 們 成 長 , 但 你 卻 多 次 使 我 們 窒 息 , 我 們 愛 你 亦 恨 你 。 感 謝 主 , 派 遣 明 神 父 來 香 港 , 使 我 們 在 黑 暗 中 看 到 光 明 ; 在 失 望 中 獲 得 希 望 與 信 心 ; 在 怨 恨 中 得 到 和 解 。

明 神 父 , 您 使 法 國 人 與 香 港 人 的 關 係 接 近 , 您 亦 使 人 的 種 族 歧 視 漸 漸 減 退 , 使 人 性 發 出 亮 光 , 進 而 讓 基 督 之 光 照 亮 四 方 。

可 敬 的 明 神 父 , 天 主 使 您 讓 我 們 認 識 露 德 、 泰 澤 和 香 港 , 天 主 更 使 您 讓 我 們 明 白 什 麼 叫 做 人 、 愛 和 喜 樂 。

 í    í    í    í    í

願 我 們 這 短 短 的 三 個 星 期 的 經 驗 , 能 推 動 我 們 在 基 督 內 團 結 合 一 , 好 使 別 人 見 了 都 同 聲 說 : 「他 們 真 是 基 督 徒 !」
1981 年 8 月 14 日

 

我所認識的明神父
聖神修院 黃國昌

當 我 入 修 院 前 , 除 了 需 要 接 觸 院 長 外 , 還 要 見 好 幾 位 神 長 , 好 能 認 清 自 己 所 走 的 路 。 而 明 之 剛 神 父 就 是 其 中 的 一 位 , 那 時 他 已 在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工 作 。

我 記 得 當 天 的 早 上 , 我 給 他 一 個 電 話 , 看 看 他 有 沒 有 空 接 見 我 。 他 問 我 何 時 會 到 達 他 那 裡 。 我 告 訴 他 大 約 十 一 時 (我 當 時 住 在 九 龍 美 孚 新 邨 , 離 開 西 環 很 遠) ; 他 便 邀 請 我 在 他 那 裡 吃 午 飯 。 明 神 父 就 是 這 麼 一 個 有 感 情 , 常 體 諒 到 別 人 需 要 的 一 位 好 神 父 。 他 雖 然 輩 份 老 , 工 作 經 驗 多 , 但 還 常 很 謙 虛 說 自 己 沒 有 用 , 只 不 過 是 主 的 一 個 卑 微 僕 人 ; 但 事 實 上 , 他 單 是 在 修 院 工 作 , 做 修 生 們 的 神 師 已 有 十 年 了 ; 由 他 培 養 出 來 的 神 父 不 知 有 多 少 , 真 可 說 是 桃 李 滿 門 , 怪 不 得 常 聽 到 很 多 神 父 稱 他 為 「師 傅」 了 。

明 神 父 除 了 擔 任 牧 民 工 作 外 , 還 擅 長 於 耕 種 畜 牧 的 工 作 。 現 在 修 院 裡 的 一 切 果 樹 , 都 是 他 多 年 心 血 的 結 晶 品 。 他 為 人 和 靄 、 謙 遜 、 有 禮 、 果 敢 、 忍 耐 而 又 博 學 多 才 , 精 通 很 多 國 的 語 言 , 所 以 在 他 身 上 常 感 到 一 顆 強 烈 的 主 的 活 見 證 , 和 充 滿 聖 神 的 宮 殿 。

明 神 父 , 現 在 你 已 安 息 在 主 的 懷 中 , 求 你 常 為 我 們 轉 告 基 督 我 們 的 心 聲 , 使 曾 經 接 受 過 你 的 鼓 勵 和 教 導 的 我 們 , 都 能 效 法 你 對 主 的 忠 貞 、 熱 誠 及 忘 我 的 精 神 ; 但 願 我 們 將 來 在 天 國 裡 再 重 聚 , 因 為 那 裡 再 沒 有 分 離 的 痛 苦 。
1981 年 9 月 18 日

 

明之剛神父逝世週年
兩聖堂將聯合追念

華 富 邨 露 德 聖 母 堂 及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將 於 本 月 廿 五 日 (主 日) 聯 合 舉 行 追 悼 明 之 剛 神 父 逝 世 一 週 年 紀 念 , 是 日 下 午 二 時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明 神 父 墓 地 舉 行 掃 墓 儀 式 。 之 後 往 香 港 仔 聖 神 修 院 , 於 四 時 正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彌 撒 後 有 紀 念 會 。 兩 堂 教 友 虔 誠 邀 請 各 堂 教 友 與 他 們 共 同 祈 禱 。 策 劃 委 員 會 備 有 旅 遊 車 接 送 教 友 , 由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及 華 富 邨 露 德 聖 母 堂 出 發 至 跑 馬 地 墳 場 及 由 墳 場 至 香 港 仔 聖 神 修 院 。
1982 年 4 月 2 日

 

永遠的懷念
明之剛神父

 

牧者──悼念明之剛神父逝世一週年
關傑棠神父

我 的 本 堂 神 父 是 會 長 , 所 以 很 快 便 知 道 明 神 父 的 死 訊 。 還 記 得 是 個 悶 熱 的 下 午 , 我 回 到 房 間 , 壓 抑 不 住 內 心 的 悲 痛 , 意 然 伏 在 牀 緣 大 哭 起 來 。 說 實 話 , 我 不 是 明 神 父 的 入 室 弟 子 。 他 出 任 修 院 神 師 時 , 我 只 是 循 例 每 月 拜 會 一 次 ; 閒 話 家 常 , 得 的 是 幾 句 語 重 深 長 的 話 。 他 之 所 以 為 人 愛 戴 , 不 在 於 道 理 動 聽 或 神 學 修 養 深 湛 , 而 是 他 的 坐 言 起 行 , 令 人 折 服 。 他 是 位 值 得 信 任 的 長 者 , 因 為 他 跟 你 分 享 的 是 自 己 生 活 的 體 驗 。 和 他 一 起 , 你 會 感 到 一 份 莫 明 的 安 全 感 。 他 的 離 去 , 為 許 多 人 簡 直 是 個 重 大 的 損 失 。 相 信 這 是 潛 移 默 化 的 效 果 吧 !

明 神 父 生 活 簡 樸 , 熱 愛 勞 動 。 修 院 每 週 都 有 清 潔 日 , 他 總 是 身 先 士 卒 , 帶 領 同 學 去 砍 樹 除 草 。 那 時 流 行 一 個 笑 話 , 被 編 入 明 神 父 工 作 隊 的 人 , 肯 定 是 做 補 贖 了 。 看 見 他 老 人 家 汗 流 浹 背 , 一 鎚 一 鏟 , 年 青 人 又 怎 好 意 思 躲 懶 。 他 的 臨 在 是 整 個 修 院 團 體 的 明 燈 , 是 我 們 聖 召 旅 途 遇 到 考 驗 時 的 支 柱 。

他 的 葬 禮 極 盡 榮 哀 , 贏 得 不 少 人 的 熱 淚 ; 這 事 亦 叫 我 想 起 另 一 位 前 輩 較 平 靜 的 喪 事 。 潘 崇 理 神 父 多 年 來 默 默 地 在 教 區 秘 書 處 耕 耘 , 鮮 為 人 識 。 打 一 個 例 : 兩 位 神 父 就 好 比 聖 方 濟 各 沙 勿 略 和 聖 女 小 德 蘭 , 大 家 都 是 傳 教 主 保 , 而 各 人 卻 承 擔 了 不 同 的 使 命 , 一 動 一 靜 。 教 區 能 夠 有 這 樣 的 神 父 , 確 有 福 氣 。 兩 者 雖 然 謙 遜 , 在 主 前 亦 要 贊 成 我 的 看 法 。 願 將 這 短 短 文 章 , 與 司 鐸 團 兄 弟 共 勉 !

 

麥子死了百倍收
陳志明神父

主 基 督 已 復 活 了 , 亞 肋 路 亞 !

主 耶 穌 的 復 活 , 使 普 天 同 慶 , 萬 象 更 新 。

明 之 剛 神 父 之 生 與 死 , 亦 使 我 們 一 小 撮 人 起 了 巨 大 的 改 變 , 我 們 堅 信 , 主 基 督 已 使 明 之 剛 神 父 復 活 了 , 亞 肋 路 亞 ? 現 以 短 短 數 語 , 寄 上 對 明 神 父 的 緬 念 與 感 激 。

明 之 剛 恩 師 :
你 烱 烱 有 神 的 眸 子 , 可 以 驅 散 我 們 內 心 的 恐 懼 。

你 的 言 行 舉 止 , 可 以 足 夠 我 們 一 生 的 鼓 舞 與 自 省。

從 你 香 煙 裡 溜 出 的 縷 縷 青 煙 , 可 以 吹 醒 各 人 內 心 的 思 念 。

你 一 秒 一 秒 的 陪 伴 , 可 以 使 我 們 的 生 活 步 入 永 。

你 的 說 話 字 字 珠 璣 , 堪 可 成 為 一 首 生 命 的 詩 詞 。

你 一 絲 一 絲 安 詳 的 微 笑 , 曾 經 結 束 多 次 無 謂 的 紛 爭 。

你 的 訓 誨 與 勉 勵 , 足 夠 給 我 們 安 慰 和 鼓 勵 。

你 一 心 一 意 的 事 主 , 堅 定 了 我 們 軟 弱 的 心 靈 。

明 之 剛 恩 師 :
願 每 週 年 對 你 的 懷 念 , 提 醒 我 們 要 在 主 愛 內 合 而 為 一 , 無 論 或 生 或 死 , 我 們 目 的 一 致 , 努 力 專 心 地 討 主 的 喜 悅 , 以 光 榮 天 主 的 聖 名 , 亞 肋 路 亞 !

 

陽光裡的高塔
楊鳴章神父

第 一 次 見 明 神 父 時 我 只 有 五 歲 , 那 時 我 什 麼 都 不 會 說 , 只 征 征 的 盯 著 他 那 把 鬍 子 想 : 「這 人 吃 稀 粥 時 的 模 樣 大 概 很 趣 怪 的 罷 。」 他 看 見 我 呆 呆 的 仰 望 著 他 , 便 微 笑 著 撫 弄 我 的 頭 髮 , 對 父 親 咕 嘮 了 一 陣 , 好 像 囑 咐 他 明 天 要 帶 我 去 隔 壁 見 一 位 什 麼 姑 娘 校 長 , 然 後 便 提 著 長 袍 下 擺 , 緩 步 送 我 們 到 階 下 。 我 十 分 好 奇 長 鬍 子 的 人 是 否 也 能 像 我 媽 一 般 眨 眼 間 便 可 吃 下 一 碗 熱 騰 騰 的 稀 粥 , 遂 忍 不 住 不 斷 回 頭 看 他 ; 耀 目 的 夕 陽 光 裡 , 只 見 他 高 高 瘦 瘦 的 身 影 傾 倒 在 石 階 上 , 總 在 咧 著 咀 向 我 笑 望 ; 後 來 我 想 到 了 那 些 拖 著 長 長 影 子 、 莊 嚴 郤 又 祥 和 的 高 塔 。

我 曉 得 這 原 是 個 傻 主 意  , 但 我 實 在 不 知 道 此 外 還 有 什 麼 方 法 可 以 表 達 我 內 心 對 他 和 那 些 姑 娘 們 的 感 激 ? 那 些 年 來 他 們 給 了 我 許 多 麵 粉 奶 粉 , 又 額 外 悉 心 的 教 導 我 說 話 , 因 此 我 選 擇 了 那 日 黃 昏 , 留 在 人 群 後 面 , 待 得 所 有 做 晚 禱 的 人 都 回 家 去 了 , 便 訕 訕 的 追 上 前 去 , 結 結 巴 巴 的 告 訴 他 說 : 「神 父 , 我 想 學 道 理 領 洗 ; 我 是 問 過 我 爸 媽 的 , 而 他 們 都 沒 有 反 對 。」 他 微 笑 地 注 視 了 我 一 回 , 然 後 拖 著 我 的 手 默 默 的 走 了 幾 步 , 對 我 說 : 「你 明 天 再 來 吧」 。 我 興 奮 地 答 應 了 , 也 不 知 怎 地 竟 用 上 那 學 來 不 久 的 英 語 對 他 說 : 「謝 謝 你 先 生 , 晚 安 和 再 見」 。 耀 眼 的 夕 陽 光 裡 , 他 用 同 樣 的 英 語 回 答 了 我 ; 高 高 瘦 瘦 的 身 影 傾 倒 在 石 階 上 , 依 然 咧 著 嘴 向 我 笑 望 ; 然 後 我 又 想 到 了 高 塔 , 高 塔 總 使 我 神 馳 。

他 不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談 話 對 象 , 因 為 他 聽 得 多 、 說 的 少 ; 高 塔 也 是 這 樣 的 。 他 或 許 也 不 一 定 很 明 白 每 一 件 困 擾 你 的 事 的 始 末 和 方 向 , 然 而 他 明 白 你 受 困 擾 。 我 們 後 來 搬 了 家 , 然 而 每 當 我 要 決 定 一 件 什 麼 難 事 的 時 候 , 我 總 去 找 他 踱 一 回 步 , 也 不 必 多 說 什 麼 , 只 回 頭 見 高 塔 就 近 在 身 旁 , 長 長 的 影 子 向 前 路 指 著 , 風 雨 的 感 覺 也 就 瞬 息 過 去 了 。

他 更 肯 定 不 是 一 個 會 把 時 間 用 在 整 理 物 件 的 人 , 因 而 他 那 淺 窄 的 房 間 常 顯 得 凌 亂 不 堪 ; 那 時 我 們 都 進 了 修 院 ──  他 是 神 師 , 我 是 學 生 。 每 次 到 他 房 中 找 他 傾 談 , 他 總 會 把 搭 在 床 沿 的 長 袍 穿 上 , 椅 、 架 、 桌 上 大 包 小 包 的 書 籍 往 床 上 一 扔 , 陽 光 中 頓 時 照 得 滿 室 塵 舞 。 有 一 回 我 說 : 「神 父 , 就 讓 我 們 這 樣 坐 著 吧 , 也 不 必 搬 動 那 些 塵 埃 了 !」 他 盯 了 我 一 眼 , 板 著 臉 說 : 「不 , 你 跪 下 來 吧 !」 我 依 著 他 的 話 做 了 ; 後 來 他 說 : 「看 著 心 愛 的 人 跪 在 自 己 腳 前 使 我 心 疼 痛 , 更 使 我 意 識 到 我 們 都 是 罪 人」 。 明 神 父 從 不 曾 對 我 疾 言 厲 色 的 說 過 話 , 更 不 曾 拒 絕 過 我 的 請 求 , 就 只 除 了 那 一 次 。

也 不 曾 怎 麼 的 向 人 道 別 過 , 卻 找 了 一 個 下 午 到 西 環 把 我 要 離 開 香 港 兩 年 的 消 息 首 先 告 訴 他 。 他 搭 著 我 的 肩 把 我 送 到 樓 下 ; 我 心 中 有 一 種 莫 明 的 感 覺 在 跳 躍 , 遂 緊 抱 著 他 久 久 不 放 ; 他 拍 著 我 的 背 好 像 對 我 咕 嘮 了 一 些 什 麼 , 然 後 便 提 著 長 袍 下 擺 拾 級 而 上 , 耀 目 的 夕 陽 光 裡 , 只 他 高 高 瘦 瘦 的 身 影 傾 倒 在 石 階 上 , 依 然 咧 著 嘴 向 我 笑 望 ; 忽 然 我 又 想 到 那 些 拖 著 長 長 影 子 、 莊 嚴 卻 又 祥 和 的 高 塔 。

 

給明神父的信
姚崇傑神父

可 敬 的 明 神 父 :

你 好 , 不 覺 已 經 一 年 了 , 惦 念 至 極 。 與 其 說 你 離 開 了 我 , 倒 不 如 說 你 時 常 活 在 我 的 心 中 。 我 深 信 你 在 天 主 跟 前 無 時 不 為 我 祈 禱 , 正 因 你 的 祈 禱 , 我 這 一 年 來 活 得 真 開 心 , 而 且 胖 了 , 你 聽 了 一 定 很 高 興 , 不 是 嗎 ? 去 年 這 時 , 你 將 我 帶 到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來 , 當 時 我 有 些 惆 悵 , 你 卻 對 我 說 : 「不 要 怕 , 這 裡 的 教 友 非 常 好 , 他 們 很 積 極 幫 助 堂 區 工 作 , 你 不 用 工 作 , 他 們 會 做 的 , 最 要 緊 就 是 不 可 阻 止 他 們 工 作 。」 師 傅 , (對 不 起 , 你 不 歡 喜 人 們 稱 你 為 師 傅 , 因 為 你 說 , 師 傅 只 有 一 個 , 就 是 基 督 , 可 是 你 是 我 地 上 的 師 傅 啊 !)  你 真 沒 有 介 紹 錯  , 一 年 的 經 驗 , 證 實 了 你 的 說 話 是 沒 有 錯 的 。 我 不 後 悔 , 我 要 繼 續 你 的 做 法 , 生 活 在 西 環 玫 瑰 堂 的 家 中 。

回 憶 起 在 修 院 時 , 每 當 我 有 點 氣 餒 時 , 就 跑 到 你 的 房 間 向 你 訴 說 , 你 總 是 慈 祥 地 拍 著 我 的 肩 膊 說 同 樣 的 話 : 「阿 姚 , 我 們 是 無 用 的 人 , 天 主 才 有 用 , 祂 為 我 們 做 了 一 切 。 不 要 怕 , 冇 問 題 , 因 為 天 主 的 計 劃 , 沒 有 人 知 道 , 如 果 人 全 知 道 了 , 那 才 有 問 題 。」 每 次 見 完 你 後 , 就 覺 得 舒 服 。 但 回 想 起 來 , 卻 未 能 領 悟 你 那 簡 單 而 深 奧 的 說 話 , 有 時 還 以 為 你 用 來 安 慰 我 的 說 法 。 最 近 作 牧 民 反 省 中 , 才 深 悟 其 意 。 因 為 我 自 問 : 「當 我 在 堂 區 工 作 幾 年 之 後 , 一 旦 要 離 開 了 , 我 願 留 下 些 什 麼 呢 ? 豐 功 偉 業 ? 未 完 成 的 牧 民 計 劃 ? 未 了 結 的 心 願 ? 或 者 …… 也 許 就 是 這 些 。」 但 你 留 下 的 , 卻 是 沒 有 寫 字 的 那 一 頁 , 那 就 是 : 每 當 人 們 記 起 你 生 活 的 點 滴 和 你 的 言 語 時 , 就 能 領 悟 到 我 們 不 但 要 堅 信 天 主 , 而 且 需 要 天 主 , 如 果 沒 有 天 主 的 助 佑 , 我 們 是 動 彈 不 得 , 什 麼 都 做 不 來 。 這 是 多 麼 深 的 信 仰 生 活 , 這 正 是 現 代 信 德 薄 弱 者 的 喜 訊 , 因 為 只 有 承 認 自 己 無 用 的 人 , 才 能 徹 底 依 靠 天 主 , 並 積 極 發 揮 天 主 所 給 予 的 才 幹 , 好 好 地 生 活 下 去 。 也 只 有 這 樣 的 人 才 能 向 天 主 說 : 我 是 一 個 無 用 的 僕 人 , 只 作 你 吩 咐 的 事 。 在 這 一 年 的 實 際 牧 民 工 作 中 , 越 來 越 領 悟 到 你 其 中 的 含 意 , 師 傅 我 願 意 謙 虛 地 跟 你 學 習 。

明 神 父 , 你 還 記 得 嗎  ? 你 常 常 對 我 說 : 「阿 姚 , 我 們 的 生 活 要 簡 單 , 越 簡 單 越 好 , 因 為 簡 單 的 生 活 才 能 使 人 的 心 留 出 更 多 的 空 間 , 去 接 納 他 人 , 了 解 他 人 和 寬 恕 他 人 , 同 時 使 人 更 容 易 發 現 別 人 的 真 正 需 要 。」 你 的 生 活 就 是 簡 單 到 只 有 一 支 烟 斗 和 一 件 黑 長 袍 , 臨 終 時 身 無 一 物 只 有 一 串 唸 珠 , 並 臥 在 青 綠 的 草 地 上 , 懷 抱 著 整 個 大 地 。 你 的 心 中 只 有 別 人 的 需 要 , 而 忘 記 自 己 的 需 要 。 簡 單 的 生 活 帶 給 你 的 就 是 一 顆 能 夠 容 納 萬 物 的 心 。 是 的 , 簡 單 樸 素 的 生 活 使 你 成 為 一 位 善 牧 , 因 為 你 「盡 監 督 之 職 , 不 是 出 於 不 得 已 , 而 是 出 於 甘 心 , 隨 天 主 的 聖 意 ; 也 不 是 出 於 貪 卑 鄙 的 利 益 , 而 是 出 於 情 願 ; 不 是 做 托 你 照 管 者 主 宰 , 而 是 做 群 羊 的 模 範 。」 (伯 前 五 章 二 至 三 節)

你 還 教 導 我 , 身 為 神 父 的 必 須 要 有 一 顆 得 閒 的 心 , 去 聆 聽 他 人 的 傾 談 , 我 們 要 時 時 得 閒 去 接 待 人 。 明 神 父 , 你 就 是 一 位 十 分 得 閒 的 長 者 , 去 聆 聽 他 人 的 訴 說 , 去 了 解 和 同 情 他 人 的 困 境 , 同 時 卻 又 是 一 位 十 分 忙 碌 的 人 , 為 他 人 的 需 要 而 不 斷 工 作 。 你 常 說 : 「香 港 的 神 父 給 人 們 的 印 象 是 個 十 分 忙 碌 的 人 , 這 是 不 應 該 的 , 我 們 必 須 將 這 壞 的 印 象 改 變 過 來 , 應 給 予 他 人 一 個 很 得 閒 的 印 象 , 這 樣 真 正 需 要 的 人 才 敢 來 找 我 們 傾 訴 。」 明 神 父 , 你 說 得 對 , 我 要 好 好 的 記 住 , 好 像 你 一 樣 , 將 全 部 的 時 間 和 精 力 放 在 愛 主 愛 人 的 事 工 上 。 明 神 父 , 你 在 生 之 時 , 常 常 提 醒 我 們 不 要 做 無 謂 的 事 , 這 點 我 也 會 記 住 。 不 過 無 謂 的 事 是 指 些 什 麼 ? 我 還 不 太 明 白 , 你 所 說 的 話 就 是 要 人 生 活 中 漸 漸 領 悟 , 好 吧 , 就 讓 我 慢 慢 在 生 活 中 領 悟 , 有 機 會 才 告 訴 你 。

明 神 父 , 你 還 記 得 嗎 ? 當 你 離 開 西 環 時 , 你 向 教 友 說 , 你 雖 然 離 去 , 但 你 的 心 還 是 在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 我 們 也 一 樣 , 不 會 忘 記 你 的 。 請 你 在 天 主 台 前 時 常 為 我 們 代 禱 。
1982 年 4 月 23 日

 

香港露德聖母堂
追念明之剛神父

香 港 露 德 聖 母 堂 定 於 本 月 廿 四 日 (星 期 日) 舉 行 明 之 剛 神 父 逝 世 二 週 會 追 思 會 。 是 日 下 午 一 時 四 十 五 分 於 寶 血 小 學 或 置 富 花 園 露 德 聖 母 堂 乘 旅 遊 巴 士 到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在 明 神 父 墓 前 誦 念 玫 瑰 經 ; 然 後 再 乘 車 回 該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曾 慶 霖 陳 志 明 和 范 錦 棠 三 位 神 共 祭。
1983 年 4 月 15 日

 

給摯愛的明之剛神父
麥修女

爺爺:

記 得 去 年 姚 神 父 曾 寫 了 一 封 信 給 您 , 轉 眼 又 是 另 一 年 了 。 本 來 我 沒 有 資 格 給 您 寫 信 , 因 為 我 認 識 您 並 不 深 , 不 過 , 不 知 如 何 有 一 股 力 量 由 我 心 內 湧 溢 著 , 使 我 不 能 不 拿 起 筆 來 。

大 約 三 四 年 前 , 當 我 在 聖 神 修 院 讀 神 學 的 時 候 認 識 了 您 , 其 實 , 我 並 未 單 獨 與 您 交 談 過 , 只 是 偶 然 在 午 飯 的 時 候 於 飯 廳 相 遇 。 我 記 得 您 總 是 那 樣 的 和 譪 可 親 地 對 我 說 : 「修 女 , 你 好 嗎 ?」 您 的 語 調 是 那 樣 地 平 靜 、 安 和 , 縱 使 我 的 心 境 是 煩 亂 的 , 但 你 的 安 和 已 通 傳 到 我 的 內 心 , 使 我 的 煩 亂 煙 消 雲 散 , 所 以 我 也 總 是 回 答 說 : 「好 , 爺 爺 , 您 呢 ?」 就 這 兩 句 話 , 包 含 了 您 對 我 一 切 的 關 懷 。

在 這 兩 年 時 光 中 , 我 靜 觀 您 的 一 言 一 行 , 每 次 經 過 您 的 房 間 時 , 在 凌 亂 的 書 堆 中 , 看 到 您 那 悠 然 自 得 的 面 孔 , 嗅 到 您 那 熟 悉 的 煙 斗 味 ; 您 整 個 人 就 是 那 樣 的 真 實 、 那 樣 的 慈 愛 、 那 樣 的 簡 樸 ; 您 那 和 譪 的 面 容 上 , 浮 現 著 天 父 的 慈 祥 , 您 對 每 件 事 都 是 那 樣 的 安 詳 而 不 會 煩 燥 。 您 內 修 的 深 度 、 與 天 主 的 密 切 關 係 , 人 生 的 經 驗 , 都 深 深 地 刻 畫 在 您 的 面 容 上 。 雖 然 我 在 這 兩 年 中 , 與 您 交 談 不 會 多 過 二 十 句 話 , 不 過 , 我 並 未 感 到 可 惜  , 因 為 您 要 告 訴 我 的 , 教 導 我 的 , 已 由 您 的 行 動 中 表 達 出 來 。 所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那 樣 的 深 刻 , 使 我 永 遠 難 忘 。

您 在 西 環 堂 區 過 了 很 短 的 日 子  , 不 過 , 很 多 人 都 沒 有 忘 記 您 ; 您 以 前 所 種 下 的 種 子 , 現 在 開 始 發 芽 滋 長 , 我 更 深 信 , 您 現 今 在 天 上 會 更 記 得 我 們 , 為 我 們 轉 求 天 主 , 特 別 今 年 是 堂 區 三 十 週 年 。 您 是 一 個 真 正 的  "Father" , 是 牧 者 , 更 是 一 個 慈 祥 的 父 親 , 您 顯 示 了 天 父 的 慈 愛 , 使 整 個 堂 區 都 成 為 一 個 大 家 庭 , 您 說 得 不 多 , 不 過 , 是 整 個 人 的 臨 在 使 我 們 感 受 到 天 國 的 實 現 , 您 實 在 是 一 個 真 正 的 傳 教 者 , 我 們 願 意 跟 隨 著 您 的 芳 表 及 理 想 走 去 。 您 與 我 們 是 那 麼 接 近 , 就 在 我 們 中 間 , 作 為 我 們 的 長 者! 每 次 我 在 神 父 飯 廳 看 到 您 的 照 片 時 , 您 親 切 的 微 笑 彷 彿 對 我 說 : 「儍 女 , 您 為 了 許 多 事 操 心 忙 祿, 其 實 需 要 的 惟 有 一 件 ……」 是 的 , 爺 爺 , 我 明 白 了 。

麥修女
一九八三年
1983 年 4 月 22 日

 

我最敬重的明之剛神父
海倫

我 未 能 忘 懷 , 未 能 忘 懷 明 神 父 對 我 之 恩 情 。 未 能 忘 懷 修 女 們 的 關 懷 教 導 。 未 能 忘 懷 露 德 聖 母 堂 、 太 古 樓 教 友 之 熱 誠 。

明 神 父 之 慈 祥 、 和 靄 、 晨 昏 侍 主 、 愛 主 愛 人 精 神 、 仁 愛 之 德 行 , 有 如 大 海 包 容 一 切 , 有 如 太 陽 照 亮 一 切 , 哪 有 瞎 子 , 哪 有 傷 悲 , 無 論 遠 近 , 無 論 教 內 外 人 等 , 他 都 願 意 去 照 顧 、 去 慰 問 開 解 , 因 著 他 們 的 見 證 , 我 無 悔 加 入 教 會 這 個 大 家 庭 。

神 父 病 逝 我 心 悲 , 上 主 藉 著 他 使 我 母 親 寬 容 、 我 心 歡 。 當 時 我 全 家 並 不 是 教 徒 , 日 後 母 親 更 是 提 我 返 回 教 會 的 教 外 人 。

因 著 他 的 見 證 , 我 認 識 主 , 我 們 的 救 主 。 每 逢 周 末 我 們 這 群 聖 母 軍 青 年 、 神 長 喜 氣 洋 洋 往 探 訪 大 口 環 兒 童 骨 科 醫 院 , 他 們 歡 天 喜 地 , 一 拐 一 拐 走 前 或 守 著 門 前 歡 迎 , 大 家 別 後 重 逢 之 喜 悅 , 分 享 說 故 事 , 說 耶 穌 不 亦 樂 乎 。

周 日 彌 撒 時 間 , 我 們 照 顧 嬰 孩 , 姊 妹 們 哄 笑 的 哄 笑 , 共 享 歡 笑 。

我 們 亦 探 訪 盲 人 學 校 , 她 們 的 天 真 、 可 愛 、 無 知 、 令 你 嘆 息 , 令 你 惋 惜 , 她 們 未 能 分 享 主 的 美 善 。 當 時 我 穿 了 件 針 織 衫 , 她 竟 問 我 為 何 穿 了 件 完 全 破 爛 的 衫 。

暑 假 神 父 帶 領 我 們 往 南 丫 島 宿 營 , 共 同 度 過 學 習 , 分 工 合 作 , 互 相 照 顧 、 忍 讓 、 分 享 、 祈 禱 的 團 體 生 活 。 我 們 遍 踏 榕 樹 灣 索 罟 灣 山 野 , 歌 頌 讚 美 上 主 的 奇 妙 創 造 。 日 後 我 們 更 認 識 當 地 教 外 朋 友 , 每 逢 節 日 、 婚 禮 , 我 們 都 被 邀 請 參 與 ; 聖 誕 節 , 我 們 亦 邀 請 他 們 一 起 慶 祝 , 那 時 天 國 已 在 我 們 中 間 。

主 未 允 許 天 常 藍 , 主 卻 應 允 主 常 在 。 天 降 橫 禍 , 山 泥 傾 瀉 , 幸 保 小 祭 台 一 角 (那 幅 聖 家 相 現 還 保 存) 。 慌 亂 一 番 , 慶 保 全 家 平 安 , 人 人 努 力 挖 掘 、 清 清 洗 洗 。 神 父 宿 舍 、 教 友 家 滿 掛 萬 國 旗 , 他 們 的 真 誠 , 令 我 感 受 人 間 的 友 情 、 溫 暖 。

他 彷 佛 不 曾 死 去 , 我 亦 不 用 在 他 墓 前 哭 泣 , 因 為 他 的 精 神 常 存 , 永 存 我 心 間 ! 願 主 不 斷 祝 福 、 保 佑 他 們 !

我 曾 堅 強 勇 敢 面 對 一 切 , 主 的 力 量 在 我 心 。 但 不 知 何 時 我 變 得 如 此 脆 弱 、 無 能 , 竟 不 能 接 受 苦 澀 的 杯 爵 。 願 主 將 我 心 改 變 , 來 讓 出 現 , 全 心 交 託 主 。 堅 強 見 證 , 宣 揚 上 主 的 救 恩 !
2001 年 2 月 18 日

 


明之剛神父安息二十周年紀念專頁
 

明 之 剛 神 父 , 生 於 一 九 0 九 年 法 國 西 部 安 澤 教 區 。 一 九 三 五 年 決 心 步 武 耶 穌 芳 蹤 , 傳 福 音 於 遠 方 , 隨 即 加 入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一 九 四 二 年 晉 鐸 , 適 逢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 被 迫 暫 居 其 本 教 區 傳 教 。 戰 爭 結 束 後 , 即 奉 命 來 華 傳 教 , 一 九 四 六 年 八 月 加 入 廣 州 教 區 服 務 , 一 九 四 九 年 奉 派 負 責 東 莞 石 龍 痲 瘋 病 院 直 至 一 九 五 二 年 被 迫 來 港 。 抵 港 後 , 首 任 薄 扶 林 露 德 聖 母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七 一 年 調 任 聖 神 修 院 神 師 職 , 直 至 一 九 八 0 年 , 仍 以 七 十 一 高 齡 奉 命 出 任 聖 母 玫 瑰 堂 主 任 司 鐸 。 神 父 一 生 堅 信 上 主 , 憐 貧 恤 苦 , 足 跡 所 至 , 俾 受 教 內 外 人 士 愛 戴 。 今 神 父 息 勞 歸 主 二 十 周 年 , 懇 請 信 眾 為 彼 祈 禱 。

 

明神父逝世二十周年紀念感恩祭

時 光 流 逝 , 明 神 父 離 世 歸 父 已 經 過 了 二 十 個 年 頭 。 即 使 一 個 和 明 神 父 從 未 謀 面 的 人 , 也 可 以 從 他 的 足 跡 尋 出 一 個 離 鄉 別 井 的 傳 教 士 所 播 下 的 種 子 , 更 感 受 到 聖 召 萌 芽 和 成 長 的 珍 貴 。

今 年 ,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特 意 安 排 了 為 明 神 父 逝 世 二 十 周 年 舉 行 紀 念 感 恩 祭 , 誠 意 邀 請 主 內 兄 弟 姊 妹 為 「 聖 召 祈 禱 」 。 詳 情 如 下 :

日 期 : 二 0 0 一 年 四 月 廿 五 日 (星 期 三)
時 間 : 晚 上 八 時 正
地 點 : 聖 母 玫 瑰 堂 (堅 尼 地 城 、 蒲 飛 路
25 號)

 

春天的童話
陳志明副主教

回 想 過 去 , 感 謝 主 , 我 有 一 個 美 麗 的 童 年 。

能 夠 居 住 在 薄 扶 林 太 古 樓 , 度 過 我 十 二 年 的 童 年 , 是 一 份 福 氣 ; 而 出 生 於 太 古 樓 廿 三 號 地 下 屬 於 陳 氏 家 族 的 一 員 , 更 是 我 的 福 分 。

在 家 我 排 行 第 七 , 共 有 十 一 位 兄 弟 姊 妹 , 與 其 他 四 十 八 個 家 庭 同 屬 一 個 公 教 村 , 每 日 可 一 起 祈 禱 , 共 同 耍 樂 , 晚 上 可 談 天 說 地 , 數 星 星 。 其 間 溫 情 友 愛 , 影 響 我 的 聖 召 及 日 後 的 生 活 取 向 。

太 古 樓 以 露 德 聖 母 為 主 保 , 因 此 我 對 露 德 聖 母 有 一 些 認 識 , 而 有 關 聖 母 顯 現 的 傳 說 不 絕 於 耳 , 在 太 古 樓 附 近 有 座 修 道 院 (昔 日 的 聖 神 修 院 小 修 院) ; 就 在 這 充 滿 喜 樂 、 平 實 、 樸 素 、 簡 單 及 祈 禱 的 氛 圍 下 , 天 主 親 自 選 擇 了 我 , 而 我 亦 在 有 意 無 意 之 間 回 應 天 主 的 召 叫 ── 作 一 位 教 區 司 鐸 。

現 在 經 過 了 多 年 的 司 鐸 生 活 , 童 年 的 情 景 仍 影 響 著 我 :

── 我 不 怕 在 多 人 面 前 表 達 自 己 , 因 為 由 細 到 大 , 我 都 生 活 在 很 多 人 的 群 體 當 中 。

── 我 不 怕 工 作 太 繁 忙 而 忘 記 祈 禱 , 因 為 由 細 開 始 , 祈 禱 已 植 根 於 我 心 田 , 成 了 生 命 中 最 主 要 的 部 分 。

── 我 不 怕 勞 苦 工 作 服 務 , 因 在 我 童 年 時 , 我 親 眼 看 見 過 明 之 剛 神 父 及 我 父 親 陳 多 祿 的 好 榜 樣 , 使 我 現 在 懂 得 學 習 基 督 , 不 斷 任 勞 任 怨 地 承 擔 責 任 使 命 。

在 紀 念 明 神 父 逝 世 二 十 周 年 之 際 , 我 對 童 年 太 古 樓 的 情 懷 , 依 舊 濃 厚 ; 而 對 恩 師 明 之 剛 神 父 之 景 仰 , 仍 然 存 情 不 忘 。

春 天 的 童 話 不 單 只 在 過 去 , 現 在 及 將 來 , 仍 然 可 以 再 發 生 。

願 天 主 永 受 讚 美 !

 

耶穌的影子──明之剛神父
梁仲成

在 二 十 多 年 前 , 大 口 環 根 德 公 爵 夫 人 兒 童 醫 院 病 房 內 , 每 逢 星 期 六 下 午 , 一 位 慈 祥 的 外 國 神 父 必 定 前 來 探 訪 ; 他 一 個 眼 神 、 一 個 微 笑 都 使 人 感 到 溫 暖 。 他 的 出 現 如 生 活 在 家 裡 , 使 人 感 到 和 諧 , 病 房 內 每 位 同 事 都 認 識 他 , 新 來 的 病 人 也 知 道 他 是 天 主 教 的 神 父 , 他 必 定 穿 著 黑 長 衣 , 下 頷 長 著 長 鬍 子 , 說 話 只 是 一 句 「主 祐 !」

原 來 當 時 很 多 醫 院 的 同 事 早 在 薄 扶 林 村 已 經 認 識 明 神 父 , 並 且 因 此 認 識 耶 穌 而 加 入 教 會 , 探 訪 病 人 也 是 明 神 父 傳 教 的 芳 表 , 可 算 是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的 先 鋒 。 他 不 幸 離 開 我 們 , 在 病 房 內 感 到 少 了 一 分 子 。

明 神 父 的 傳 教 工 作 立 下 好 表 樣 , 使 人 如 沐 春 風 , 在 潛 移 默 化 下 使 人 認 識 耶 穌 , 傳 教 的 工 作 就 從 得 救 的 人 口 中 傳 揚 開 去 。

 

給明神父的一封信
瑪爾谷

明 神 父 , 你 返 回 上 主 的 懷 抱 不 覺 二 十 年 , 認 識 神 父 的 人 , 實 在 難 以 忘 卻 你 那 慈 祥 、 和 藹 可 親 的 面 孔 。 你 說 話 不 多 , 總 是 面 露 笑 容 , 在 會 議 中 , 細 心 聆 聽 , 默 默 支 持 每 一 位 會 議 中 的 人 。 你 在 西 環 堂 區 服 務 的 日 子 不 長 , 但 你 在 靈 修 生 活 和 日 常 工 作 , 都 給 了 我 們 很 好 的 榜 樣 。 教 友 們 要 找 你 不 難 , 你 常 在 聖 堂 裡 手 拿 玫 瑰 珠 在 祈 禱 , 每 日 早 上 六 時 都 親 自 開 門 , 讓 教 友 們 來 參 加 彌 撒 。 每 遇 颱 風 的 日 子 , 你 都 親 自 拿 起 鎚 和 鉗 子 等 工 具 , 巡 視 學 校 聖 堂 的 每 道 門 窗 。 後 來 阿 叔 、 阿 寶 、 輝 哥 都 效 法 你 , 都 親 自 清 理 聖 堂 雜 物 , 每 晚 巡 視 地 方 , 把 學 校 廁 所 沖 洗 乾 淨 , 才 返 回 樓 上 宿 舍 。

我 們 很 懷 念 當 年 堂 區 復 活 節 一 家 親 大 旅 行 的 那 天 , 十 部 旅 遊 車 載 著 男 女 老 幼 、 上 下 一 心 的 兄 弟 姊 妹 , 在 石 澳 小 堂 共 獻 聖 祭 , 沙 灘 上 燒 烤 、 煲 粥 、 炒 麵 , 好 不 開 心 。 想 不 到 原 來 是 與 你 永 別 的 一 天 , 天 主 的 計 劃 , 就 這 樣 承 行 了 。

神 父 , 請 在 天 父 前 為 我 們 祈 禱 , 讓 祂 的 旨 意 奉 行 在 人 間 , 香 港 需 要 多 些 青 年 追 隨 你 、 效 法 你 、 延 續 你 的 工 作 , 期 望 教 區 福 傳 的 事 工 得 以 廣 傳 。

最 後 , 我 們 衷 心 感 謝 那 些 離 鄉 別 井 來 香 港 的 傳 教 士 , 付 出 他 們 畢 生 的 精 力 , 實 踐 上 主 的 訓 誨 , 愛 主 愛 人 的 德 表 。 明 神 父 , 我 們 不 會 忘 記 , 願 青 年 教 友 們 效 法 和 追 隨 你 。

 

爺孫情懷篇
傳兒


寧 靜 無 人 的 聖 堂 裡 , 坐 著 一 位 身 穿 天 藍 色 的 冷 外 套 、 瘦 長 而 微 彎 的 雄 腰 , 伴 著 銀 白 短 髮 的 老 人 , 而 他 巨 大 的 手 卻 提 著 一 串 黑 色 的 念 珠 , 靜 默 地 在 祈 禱 。 「啊 ! 爺 爺 , 是 你 了 。」

二 十 年 了 , 每 次 「乖 孫」(你 對 我 的 暱 稱) 進 入 聖 堂 時 , 都 感 覺 到 熟 悉 的 背 影 呈 現 , 在 你 的 背 後 坐 著 , 怪 舒 服 地 欣 賞 和 學 習 那 默 禱 的 神 態 , 是 那 麼 悠 然 自 得 , 堅 信 忠 誠 於 天 主 。

「乖 孫 , 記 著 要 信 賴 天 主 , 常 祈 禱 , 事 事 感 恩 , 天 主 定 會 開 心 。」

「爺 爺 , 我 會 銘 記 於 心 。」


*         *          *          *          *


唔 , 一 陣 陣 煙 斗 味 徐 徐 地 從 四 樓 飄 送 上 來 , 不 用 說 是 你 啦 ! 「爺 爺 。」

「乖 孫 , 你 又 備 課 和 工 作 , 小 心 身 體 。」

「阿 爺 , 你 收 工 啦 ! 倦 嗎 ?」

「哈 哈 ! 我 剛 剛 去 完 旅 行 , 將 天 主 的 禮 物 全 都 送 出 了 , 因 為 我 是 天 主 的 傳 信 者 。」

摸 不 著 頭 腦 的 孫 兒 最 後 才 明 白 爺 爺 每 天 去 探 訪 教 友 和 醫 院 的 病 人 、 舉 行 聖 事 、 講 道 理 及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都 視 作 「旅 行」 。 而 天 主 的 禮 物 就 是 將 基 督 的 精 神 ── 關 懷 和 愛 心 、 慷 慨 和 犧 牲 、 喜 樂 和 平 安 帶 給 所 有 的 人 。

「爺 爺 , 你 真 了 不 起 ! 我 會 緊 記 做 個 『喜 樂 的 福 傳 者』 。」


*         *          *          *         *

「乖 孫 , 做 乜 唔 開 心 ? 又 俾 人 激 親 , 發 脾 氣 呀 。 來 , 坐 下 , 教 你 吃 西 柚 。 拿 ! 切 開 一 半 , 將 糖 放 下 肉 內 , 再 用 匙 羹 慢 慢 地 舀 出 來 吃 , 欣 賞 一 下 , 讚 美 天 主 賜 給 我 們 美 味 的 東 西 , 唔 …… 甜 嗎 ?」

嘩 ! 好 一 招 吃 西 柚 的 藝 術 , 快 要 火 爆 的 火 山 馬 上 溶 化 , 乖 乖 地 坐 著 受 教 : 「每 個 人 都 是 天 主 的 肖 像 , 天 主 是 愛 。 愛 是 含 忍 的 、 慈 祥 的 、 不 動 怒 。 基 督 吩 咐 我 們 去 愛 仇 人 , 多 欣 賞 別 人 的 優 點 , 忘 記 別 人 的 缺 點 , 更 為 他 們 祈 禱 。」

西 柚 本 來 是 酸 的 , 加 點 糖 卻 變 成 甘 甜 的 。 亞 爺 , 我 明 白 了 。


*         *          *          *          *


「亞 爺 , 你 回 法 國 度 假 , 你 記 得 返 來 呀 ! 我 可 以 摵 一 下 你 的 鬍 鬚 嗎 ?」 (八 一 年 四 月 某 日 早 上)

「哈 ! 哈 ! 可 以 , 拔 一 根 都 得 。 我 定 會 回 來 的 , 乖 孫 。」

「亞 爺」 , 就 是 堂 區 教 友 對 明 之 剛 神 父 的 尊 稱 。 他 是 一 位 笑 容 可 掬 的 慈 祥 牧 者 , 是 一 位 不 折 不 扣 的 基 督 追 隨 者 , 更 是 一 位 完 全 信 賴 忠 於 天 主 的 典 範 者 。

亞 爺 , 我 深 信 這 二 十 年 來 , 你 在 主 懷 中 不 斷 為 我 們 教 會 、 為 香 港 、 更 為 整 個 中 國 億 萬 同 胞 代 禱 。 爺 爺 , 永 遠 懷 念 你 。

「弟 兄 們 , 我 只 顧 一 件 事 ﹕即 忘 盡 我 背 後 的 , 只 向 在 我 前 面 的 奔 馳 , 為 達 到 目 標 , 為 爭 取 天 主 在 基 督 耶 穌 內 召 我 向 上 爭 奪 的 獎 品 。」 (斐 三 :13-14)
2001 年 4 月 22 日

 

明之剛神父安息二十周年
陳志明副主教主持紀念感恩祭

為 紀 念 聖 神 修 院 前 任 神 師 明 之 剛 神 父 回 歸 父 家 二 十 周 年 , 四 月 廿 五 日 (星 期 三) 聖 馬 爾 谷 聖 史 慶 日 在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舉 行 感 恩 祭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禮 , 共 祭 神 父 包 括 羅 國 輝 、 孫 英 峰 、 陳 子 殷 、 呂 德 能 、 吳 多 祿 、 郭 偉 基 及 包 智 剛 , 除 該 堂 教 友 外 , 也 有 明 神 父 曾 服 務 過 的 露 德 聖 母 堂 教 友 參 與 。

聖 母 玫 瑰 堂 主 任 司 鐸 孫 英 峰 神 父 首 先 簡 述 明 神 父 的 生 平 , 並 由 明 神 父 所 屬 的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呂 德 能 神 父 , 偕 同 該 堂 兩 位 教 友 向 明 神 父 遺 像 獻 花 。

陳 副 主 教 在 講 道 時 憶 述 說 , 小 時 候 得 以 進 小 修 院 , 有 賴 明 神 父 說 服 其 父 母 。 他 指 出 , 明 神 父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榜 樣 , 例 如 在 太 古 樓 時 修 理 水 喉 、 往 大 口 環 探 望 弱 智 兒 童 等 , 他 的 言 行 舉 止 , 影 響 著 自 己 日 後 當 牧 者 的 態 度 。

陳 副 主 教 謂 , 由 於 受 明 神 父 影 響 , 雖 然 自 己 工 作 量 漸 多 , 但 不 會 計 較 ; 明 神 父 服 務 過 的 聖 母 玫 瑰 堂 及 露 德 聖 母 堂 , 名 字 都 與 聖 母 有 關 , 而 他 每 次 在 修 院 見 到 明 神 父 時 , 都 是 手 持 念 珠 念 玫 瑰 經 ; 副 主 教 向 信 眾 展 示 , 當 年 明 神 父 用 過 的 一 串 念 珠 , 他 現 在 還 留 為 紀 念 。 他 表 示 , 有 些 人 見 過 一 次 , 就 會 影 響 自 己 一 生 , 明 神 父 就 是 其 中 一 位 。

曾 與 明 神 父 在 聖 母 玫 瑰 堂 共 事 一 年 多 的 羅 國 輝 神 父 說 , 明 神 父 曾 對 他 表 示 , 不 要 以 忙 碌 為 藉 口 , 使 別 人 不 敢 找 自 己 , 而 推 說 忙 碌 就 顯 出 自 己 沒 有 誠 意 。 他 表 示 , 無 論 別 人 遇 到 任 何 困 難 , 明 神 父 都 會 加 以 鼓 勵 ; 他 希 望 教 友 也 彼 此 鼓 勵 。

彌 撒 中 , 全 體 信 眾 一 同 向 明 神 父 遺 像 鞠 躬 致 敬 。 在 信 友 禱 文 中 , 眾 人 為 教 會 、 海 外 傳 教 士 、 聖 召 及 病 弱 者 祈 禱 。

彌 撒 後 設 有 茶 點 招 待 , 並 放 映 幻 燈 片 , 讓 眾 人 懷 緬 明 神 父 昔 日 的 生 活 片 段 。
2001 年 5 月 6 日

 

太古樓之友獻祭
悼明之剛神父逝世三十年

信 徒 團 體 「太 古 樓 之 友」 四 月 廿 五 日 在 置 富 的 露 德 聖 母 堂 獻 祭 , 紀 念 為 該 堂 區 服 務 十 九 年 的 明 之 剛 神 父 逝 世 三 十 周 年 。

彌 撒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禮 ,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主 任 司 鐸 馬 德 良 神 父 、 助 理 司 鐸 張 興 浩 神 父 共 祭 。 彌 撒 開 始 前 , 參 禮 者 亦 以 太 古 樓 露 德 聖 母 堂 念 玫 瑰 經 的 方 式 , 為 明 神 父 祈 禱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明 神 父 服 務 過 該 堂 區 (太 古 樓 舊 址) 和 西 環 的 聖 母 玫 瑰 堂 , 多 位 聖 母 玫 瑰 堂 信 徒 亦 有 參 禮 。

席 間 「太 古 樓 之 友」 前 會 長 馬 兆 桂 分 享 明 之 剛 神 父 在 露 德 聖 母 堂 的 生 活 點 滴 。 彌 撒 後 , 參 禮 者 移 步 到 余 振 強 紀 念 第 二 中 學 觀 看 一 套 記 錄 了 明 神 父 傳 教 工 作 的 短 片 , 重 溫 這 位 仁 慈 牧 者 的 生 活 片 段 。
2011 年 5 月 29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