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EINAUDI, Secondo PIME
艾巧智神父 (安納德)

* Birth in S. Damiano Macra (達明高馬加), Cuneo (庫內奧), Italy: [8 September 1926]
* Enter Novitiate: [27 September 1948]
* Ordination in Milan (
米蘭), Italy: [29 June 1952]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29 September 1954]
* Death in Hong Kong: [9 June 2003]


* PIME House of Studies, Cheung Chau: [1955]
* La Salle College Chapel: [1956]
* Rosary Church, Kowloon: Vice Cooperator [1957] - [1958]
* Legion of Mary - Curia Queen of China, Kowloon: Spiritual Director [1958] - [1962]
* Holy Spirit Seminary Diocesan Minor Seminary: Rector [1959] - [1962]
* Legion of Mary - Fidelis Curia: Spiritual Director [1963] - [1964]

* Diocesan Consultor: [1963] - [1966]
* Diocesan Council for the Lay Apostolate: Bishop’s Delegate: [1963] - [1964]
* Mission Central House: [1965] - [1968]
* St. Joseph’s Church, Garden Road: Parish Priest [1967] - [1977]
* Diocesan Personnel Commission: [1968] - [1985]
* Diocesan Ecumenical Commission: [1967] - [1972]
* Vicar General: [1970] - [1985]
* Senate of Priests: [1970] - [1985]
* Pastoral Council: [1970] - [1973]
* Board of Consultors: [1973] - [1985]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Diocese bids farewell to Father Secondo Einaudi, PIME
(1926-2003)

Father Secondo Einaudi, PIME, passed away on the evening of Monday 9 June 2003 from intracerebral haemorrhage. He was 77. Born in Cuneo, Italy, he entered PIME at San Ilario in Genoa and was ordained a priest in June 1952, receiving his Presbiterate by the hand of Cardinal Schuster at St. Nazaro in Milan.

Father Einaudi first arrived in Hong Kong in 1954, two years after his ordination, and served in various capacities in the diocese - parish, seminary, Central Council of the Catholic Laity and the Bishop’s office. He was Vicar General from 1969 until 1985 when he was called to Italy to take up the post of spiritual director of “Collegio Urbano de Propaganda Fidei” (Pontifical Urban College for the Propagation of Faith) in Rome, the seminary founded in 1627 by Pope urban VIII. In 2000 he became spiritual director at a PIME seminary in Italy. Father Einaudi finally returned to Hong Kong in April 2002, serving as rector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Chapel (Catholic Centre). He also celebrated Sunday Mass for Filipinos at the Star of the Sea Church in Chai Wan.

There will be a Vigil Mass at 8pm on Sunday, 15 June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presided over by Bishop John Tong, and a funeral mass at 10am on Monday, 16 June, with Bishop Joseph Zen presiding. Burial will be at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15 June 2003

 

前副主教艾巧智
息勞歸主享壽七十七

香 港 教 區 前 副 主 教 艾 巧 智 神 父 於 二 六 月 九 日 晚 在 瑪 麗 醫 院 息 勞 歸 主 , 享 齡 七 十 七 歲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艾 巧 智 神 父 六 月 九 日 傍 晚 如 常 到 中 環 公 教 進 行 社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小 堂 舉 行 五 時 半 的 平 日 彌 撒 , 據 悉 彌 撒 前 他 已 略 感 不 適 , 在 聖 祭 禮 祝 聖 聖 體 聖 血 後 , 艾 神 父 昏 迷 倒 下 , 送 往 瑪 麗 醫 院 , 至 晚 上 九 時 四 十 分 離 世 , 死 於 腦 溢 血 。  

艾 神 父 一 九 二 六 年 九 月 八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 三 九 年 加 入 薩 盧 佐 教 區 (Saluzzo) 修 院 , 四 八 年 加 入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五 二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鐸 , 五 四 年 十 月 來 港 。  

艾 神 父 來 港 後 , 先 後 在 教 區 內 出 任 不 同 職 務 , 包 括 九 龍 玫 瑰 堂 、 中 環 聖 若 瑟 堂 的 牧 民 工 作 ; 前 太 古 樓 小 修 院 院 長 、 教 友 總 會 指 導 司 鐸 ; 六 九 至 八 五 年 間 出 任 副 主 教 , 及 至 一 九 八 五 年 八 月 十 日 獲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部 長 委 任 為 羅 馬 宗 座 傳 信 總 修 院 神 師 , 並 於 同 月 廿 五 日 離 港 履 新 。 翻 查 當 年 報 導 , 艾 神 父 本 人 渴 望 留 港 , 培 聖 會 會 員 和 教 區 中 心 職 員 亦 致 函 本 地 主 教 , 請 求 再 盡 力 挽 留 艾 神 父 , 惟 艾 神 父 出 於 愛 德 和 服 從 亦 遵 從 了 長 上 的 決 定 。  

艾 神 父 在 羅 馬 宗 座 傳 信 總 修 院 任 神 師 期 間 , 接 觸 來 自 不 同 國 家 和 地 區 的 修 生 , 及 至 二 千 年 轉 到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修 院 任 神 師 。 神 父 於 去 年 四 月 返 港 , 同 月 出 任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小 堂 主 任 司 鐸 , 亦 有 到 柴 灣 海 星 堂 替 菲 籍 信 徒 主 持 彌 撒 。

殯 葬 禮 安 排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六 月 十 五 日 晚 上 八 時 , 在 主 教 座 堂 替 艾 神 父 主 持 守 夜 彌 撒 ; 陳 日 君 主 教 六 月 十 六 日 (下 週 一) 上 午 十 時 在 主 教 座 堂 主 持 安 所 彌 撒 , 隨 即 安 葬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天 主 教 墳 場 。
2003 年 6 月 15 日

 

向艾巧智副主教致敬
關傑棠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來 電 時 , 已 是 晚 上 十 時 半 後 , 他 告 訴 我 艾 巧 智 神 父 去 世 的 消 息 。 我 感 到 非 常 愕 然 , 去 世 ? 上 個 月 司 鐸 退 省 , 我 坐 在 他 身 旁 , 還 寒 暄 了 幾 句 。 艾 神 父 的 死 , 簡 直 是 天 主 的 祝 福 , 沒 有 苦 痛 , 不 給 別 人 帶 來 了 點 兒 麻 煩 。 正 在 主 持 「公 進 社 小 堂」 五 時 半 彌 撒 , 進 行 至 感 恩 經 部 份 , 念 「聖 、 聖 、 聖」 時 突 然 倒 下 , 中 風 去 世 , 這 是 何 等 的 修 行 。 艾 神 父 一 向 熱 愛 香 港 , 對 教 區 貢 獻 巨 大 ; 雖 然 多 年 出 任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駐 院 神 師 , 但 仍 然 心 繫 中 華 。 退 休 後 重 返 香 江 , 結 果 在 履 行 神 職 最 神 聖 的 服 務 ── 主 持 感 恩 聖 祭 時 謝 世 , 享 壽 七 十 七 歲 , 這 是 何 等 的 福 氣 !

有 關 艾 神 父 的 生 平 , 比 我 知 道 更 多 的 大 有 人 在 , 這 兒 我 無 需 著 墨 。 不 過 有 件 事 倒 想 跟 讀 者 分 享 , 就 是 一 個 人 的 決 定 , 可 以 影 響 另 一 個 人 的 一 生 ; 艾 神 父 便 是 我 司 鐸 生 涯 的 這 位 「另 一 個 人」 。 一 九 八 四 年 晉 鐸 後 在 堂 區 服 務 剛 滿 五 年 , 便 向 教 區 申 請 出 外 進 修 , 並 得 胡 樞 機 肯 首 。 我 一 向 喜 歡 「人」 , 很 想 研 究 人 性 的 種 種 , 自 己 的 首 選 是 美 國 馬 利 蘭 州 巴 爾 的 摩 市 , 由 耶 穌 會 神 父 開 辦 的 羅 耀 拉 大 學 , 主 修 心 理 輔 導 。 時 至 今 日 , 這 間 學 校 仍 在 學 術 領 域 很 有 地 位 。 當 日 , 艾 神 父 是 副 主 教 , 專 責 教 區 司 鐸 出 外 進 修 的 安 排 , 我 當 然 要 向 他 稟 報 一 切 ……

聽 完 這 個 年 青 神 父 的 鴻 圖 大 計 , 艾 副 主 教 眉 頭 一 鎖 , 很 嚴 肅 地 向 我 說 : 「細 關 , 不 要 讀 心 理 學 , 對 聖 召 會 有 負 面 影 響 , 看 看 某 神 父 剛 剛 由 美 國 讀 完 書 回 來 , 只 工 作 了 一 陣 子 , 精 神 便 出 了 毛 病 。 要 讀 就 讀 神 學 , 記 緊 選 間 宗 座 認 可 的 !」(註 : 的 確 那 位 神 父 患 了 精 神 病 , 原 因 是 腦 袋 的 內 分 泌 不 平 衡) 結 果 在 瑪 利 諾 會 馬 毅 華 神 父 穿 針 引 線 下 , 我 進 了 加 州 柏 克 萊 耶 穌 會 神 學 院 , 修 了 個 神 學 碩 士 課 程 ……

天 主 安 排 真 奇 妙 , 如 果 那 天 艾 副 主 教 一 開 始 便 認 同 我 的 選 擇 , 修 的 是 心 理 輔 導 課 程 , 極 有 可 能 我 今 天 的 鐸 職 生 活 將 完 全 改 觀 , 不 再 是 服 務 堂 區 的 神 父 。 而 是 幹 著 對 個 人 或 家 庭 的 輔 導 工 作 。 這 樣 , 我 便 沒 有 機 會 在 香 港 仔 、 在 紅 磡 、 在 屯 門 工 作 , 與 這 麽 多 的 兄 弟 姊 妹 結 緣 , 尤 其 是 讀 書 期 間 在 三 藩 市 和 灣 區 認 識 和 為 他 們 服 務 的 教 友 了 !

回 想 當 日 情 況 , 那 個 年 代 , 艾 副 主 教 對 心 理 學 的 看 法 代 表 了 一 般 人 的 態 度 。 修 院 的 培 育 側 重 神 修 多 過 人 格 成 長 的 訓 練 ; 惟 願 今 天 的 情 況 有 所 改 善…… 猶 記 得 那 刻 我 的 情 緒 沒 有 太 大 波 動 , 既 然 心 理 學 讀 不 成 , 修 神 學 也 蠻 不 錯 呢 ! 最 重 要 是 有 機 會 出 外 跑 跑 , 看 看 世 界 。 艾 副 主 教 , 謝 謝 您 ……
2003 年 6 月 22 日

 

近百司鐸悼念艾巧智神父

香 港 教 區 前 副 主 教 艾 巧 智 神 父 , 於 二 0 0 三 年 六 月 九 日 在 中 環 公 進 社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小 堂 主 持 彌 撒 中 不 幸 辭 世 。 香 港 教 區 於 六 月 十 六 日 上 午 十 時 , 在 主 教 座 堂 為 艾 神 父 舉 行 安 息 逾 越 聖 祭 , 由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主 禮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杜 逸 文 神 父 聯 同 近 百 位 神 父 共 祭 。 艾 神 父 生 前 好 友 、 教 區 總 務 長 康 建 璋 神 父 在 彌 撒 中 證 道 。 約 五 百 位 信 眾 及 友 好 出 席 安 息 彌 撒 , 包 括 聖 公 會 鄺 廣 傑 大 主 教 , 共 同 悼 念 可 敬 的 艾 巧 智 神 父 。  

康 建 璋 神 父 在 證 道 中 , 形 容 艾 神 父 一 生 為 香 港 教 區 服 務 , 最 後 身 披 神 聖 祭 袍 死 於 祭 壇 , 其 一 身 光 榮 , 比 美 東 漢 馬 援 將 軍 在 戰 場 上 英 勇 作 戰 , 獻 身 疆 場 , 以 馬 革 裹 屍 還 葬 , 受 人 景 仰 。 

香 港 教 區 亦 於 早 前 一 晚 , 在 主 教 座 堂 由 湯 漢 主 教 為 艾 神 父 主 持 守 靈 彌 撒 。
2003 年 6 月 22 日

 

失去一位智者——懷念艾神父
冼富英

六 月 九 日 早 上 , 天 昏 地 暗 , 傾 盆 大 雨 , 早 上 出 門 去 參 加 彌 撒 , 但 雨 下 得 實 在 太 大 了 , 整 對 褲 腳 都 濕 透 了 , 返 回 家 了 , 只 好 下 午 去 公 進 社 參 加 五 時 半 彌 撒 。

下 午 五 時 廿 五 分 , 忽 然 有 陣 沉 重 腳 步 經 過 我 身 旁 , 我 抬 頭 看 見 他 高 大 的 背 部 , 長 長 的 雙 腳 。 啊 ! 是 艾 神 父 , 真 好 ! 他 開 彌 撒 。

這 時 一 切 如 常 , 記 得 那 天 福 音 是 瑪 竇 的 真 福 八 端 , 他 也 講 道 , (早 上 他 不 講 的) 。 我 魂 遊 , 但 有 段 我 聽 到 為 義 而 受 迫 害 , 真 有 福 , 死 ! 廿 三 條 立 了 , 我 們 可 能 受 迫 害 呢 ! ?

神 父 證 道 完 了 , 準 備 祭 品 , 當 我 們 齊 誦 念 聖 、 聖 、 聖 後 , 他 突 然 坐 下 , 有 點 疲 倦 , 兩 眉 深 鎖 , 有 點 不 舒 服 的 。 (因 為 我 坐 近 祭 台) , 我 想 請 他 不 要 繼 續 開 彌 撒 , 不 如 休 息 , 不 過 一 分 鐘 左 右 他 再 站 起 來 , 走 近 祭 台 , 對 我 們 道 歉 , 說 了 聲 「I am sorry」 , 好 似 向 我 們 悔 罪 一 樣 。 他 繼 續 誦 讀 經 , 好 像 看 不 清 楚 的 , 於 是 移 動 經 書 近 他 , 他 斷 斷 續 續 的 誦 讀 , 他 右 手 再 移 動 經 書 , 左 手 拿 著 餅 , 這 時 他 高 大 的 身 軀 向 左 邊 祭 台 傾 斜 了 , 當 時 有 位 菲 籍 兄 弟 急 忙 上 前 攙 扶 , 我 也 一 個 箭 步 上 祭 台 , 當 時 尚 有 幾 位 姊 妹 幫 手 , 我 請 她 們 移 張 椅 給 他 坐 , 有 一 位 姊 妹 抱 著 他 的 頭 , 我 則 用 左 手 按 壓 他 人 中 托 著 他 頸 也 拍 打 他 的 面 頰 、 (神 父 , 不 要 怕 , 快 D 醒 啦 !) 。

他 張 口 深 呼 吸 , 也 氣 喘 了 , 他 口 中 假 牙 脫 落 在 口 內 , 於 是 我 從 他 口 中 取 出 假 牙 , 脫 下 他 眼 鏡 , 鬆 開 他 頸 喉 鈕 釦 。 他 左 手 不 停 的 亂 動 , 雙 腿 開 始 抽 搐 , 左 手 不 停 向 左 胸 部 抓 , 也 掃 頭 , 他 的 身 軀 開 始 向 下 滑 了 , 我 請 其 他 姊 妹 移 開 那 張 椅 , 讓 他 倒 臥 在 祭 台 下 , 他 雙 腿 伸 出 祭 台 外 , 與 橫 祭 台 形 成 了 一 個 十 字 。

大 約 六 時 左 右 我 托 著 他 的 頸 , 由 頸 至 頭 開 始 轉 紅 , 那 姊 妹 仍 托 著 他 的 頭 , 他 的 左 手 抽 搐 了 。 我 立 刻 請 小 堂 的 姊 妹 快 電 召 康 神 父 , 也 叫 人 召 白 車 , 再 通 知 明 神 父 繼 續 完 成 祝 聖 餅 酒 , 他 —— 艾 神 父 這 時 也 成 為 祭 品 了 。 也 完 成 了 他 在 世 最 後 一 次 祭 獻 。

等 待 的 時 刻 是 令 人 恐 懼 的 , 也 是 漫 長 的 。 大 約 六 時 十 五 分 左 右 白 車 來 了 , 但 康 神 父 等 尚 未 到 呢 ! 救 護 員 給 艾 神 父 施 救 , 他 口 內 的 痰 總 吐 不 出 , 我 問 : 「可 否 替 他 扣 痰 ?」 那 救 護 員 回 答 : 「不 可 , 最 好 快 找 其 他 神 父 來 ! 他 很 危 險 , 他 中 風 了 。」

白 車 只 能 給 一 位 跟 車 , 於 是 我 再 電 話 給 康 神 父 直 去 瑪 麗 。 會 合 康 神 父 , 我 問 艾 神 父 怎 樣 呢 ? 康 神 父 說 , 他 需 要 做 腦 部 素 描 , 可 瘀 塞 了 。 大 約 七 時 左 右 , 艾 神 父 的 會 長 杜 逸 文 神 父 、 林 柏 棟 神 父 趕 來 了 。 艾 神 父 昏 過 未 醒 , 明 神 父 及 嘉 神 父 也 來 為 他 傅 油 , 林 祖 明 神 父 也 趕 到 了 。 這 時 我 甚 麼 都 不 能 做 , 只 有 祈 禱 , 求 聖 母 、 求 樞 機 給 他 渡 過 這 時 刻 , 七 時 四 十 五 分 我 離 開 瑪 麗 回 家 。

六 月 十 日 早 上 , 我 出 公 進 社 彌 撒 後 , 問 康 神 父 : 「艾 神 父 怎 樣 呢 ?」 他 回 答 我 說 : 「昨 晚 九 時 四 十 分 返 回 天 主 家 了 。」 我 聽 後 很 痛 呢 ! 雖 然 返 回 父 家 , 應 該 是 高 興 , 但 這 時 我 們 教 區 , 就 失 去 了 一 位 智 者 ——艾 巧 智 神 父 , 他 能 將 天 主 的 智 慧 演 繹 給 我 們 , 用 人 能 明 白 的 方 法 來 解 釋 天 主 的 愛 。 他 是 司 鐸 弟 兄 的 良 師 益 友 , 是 很 多 家 庭 的 精 神 導 師 、 顧 問 , 也 是 很 多 青 年 男 女 神 師 , 他 引 領 很 多 青 年 人 回 應 天 主 的 召 叫 , 他 從 不 擁 有 他 / 她 , 他 介 紹 及 指 引 各 青 年 投 入 適 合 的 團 體 。 他 能 指 引 各 青 年 使 命 感 及 獻 身 的 精 神 提 升 , 服 務 他 人 , 傳 揚 福 音 。

他 深 愛 著 香 港 , 他 廿 八 歲 來 香 港 傳 教 , 差 不 多 半 個 世 紀 了 , 雖 然 十 七 年 前 離 開 香 港 , 但 他 的 心 常 在 香 港 呢 ! 正 如 康 神 父 說 : 艾 神 父 好 似 一 位 戰 士 一 樣 , 在 實 行 職 務 時 —— 開 彌 撒 , 交 出 了 自 己 , 被 天 主 召 回 了 , 他 真 的 走 了 , 香 港 失 去 了 一 位 智 者 , 很 多 家 庭 朋 友 失 了 一 位 顧 問 , 一 位 能 談 心 、 談 靈 修 的 朋 友 , 我 們 雖 然 心 痛 和 不 願 。 但 您 艾 神 父 能 在 主 懷 安 息 是 我 們 莫 大 的 安 慰 。 艾 神 父 請 繼 續 照 顧 香 港 教 區 , 轉 求 天 主 保 佑 香 港 。 艾 神 父 請 為 我 們 轉 求 ! 我 們 也 懷 念 您 。
2003 年 7 月 6 日

 

念艾巧智神父
若望

我 初 次 認 識 艾 巧 智 神 父 , 遠 在 一 九 六 0 年 時 期 。 那 時 他 是 花 園 道 舊 聖 若 瑟 堂 的 神 父 , 而 現 有 的 聖 若 瑟 堂 還 未 落 成 。 舊 聖 若 瑟 堂 雖 比 現 在 的 小 , 聖 堂 旁 卻 有 一 個 很 幽 美 的 花 園 , 長 滿 了 木 瓜 樹 , 舊 聖 堂 內 比 較 幽 暗 而 謐 靜 。

我 和 艾 神 父 最 後 一 次 會 面 於 二 0 0 二 年 九 月 十 八 日 , 其 時 我 母 親 亦 在 這 時 刻 安 詳 去 世 , 談 話 中 我 們 論 及 死 亡 的 莫 測 , 且 有 隨 時 來 臨 的 可 能 。 同 時 , 我 們 欣 然 察 覺 彌 撒 感 恩 經 第 三 式 禱 辭 是 對 生 命 及 死 亡 的 安 慰 , 經 文 是 這 樣 開 始 : 「上 主 , 祢 實 在 是 神 聖 的 , 祢 所 創 造 的 萬 物 , 理 當 讚 美 祢 : 因 為 祢 藉 著 聖 子 , 我 們 的 主 耶 穌 基 督 , 以 聖 神 的 德 能 , 養 育 聖 化 萬 有 , ……」

有 一 天 在 彌 撒 聖 祭 中 , 我 覺 得 十 分 不 適 , 死 亡 的 念 頭 不 禁 油 然 而 生 , 就 在 那 一 刻 , 以 上 的 禱 辭 再 次 重 現 眼 前 , 我 頓 然 明 白 , 天 主 是 所 有 生 命 及 神 聖 之 源 , 縱 使 我 們 的 死 亡 , 也 在 我 們 親 愛 天 主 的 掌 握 中 , 天 主 會 為 我 安 排 最 適 合 的 時 間 及 方 法 回 歸 天 國 。

我 知 道 艾 神 父 是 這 樣 想 , 當 我 聽 到 神 父 在 今 年 六 月 九 日 傍 晚 彌 撒 聖 祭 中 , 將 酒 水 和 麵 餅 祝 聖 成 聖 體 聖 血 後 死 亡 , 我 立 時 憶 起 那 次 的 聚 會 , 神 父 講 及 他 對 香 港 人 的 愛 , 和 在 一 九 八 五 年 回 意 大 利 服 務 的 召 喚 , 最 後 他 對 我 說 實 在 希 望 能 在 退 休 後 返 回 香 港 , 但 這 一 定 要 是 他 長 上 的 意 願 , 而 不 是 他 個 人 對 香 港 人 及 香 港 教 會 的 熱 愛 , 神 父 知 道 天 主 是 所 有 生 命 及 神 聖 之 源 , 他 願 意 遵 隨 天 主 的 旨 意 。 我 相 信 天 主 已 對 神 父 的 祈 禱 應 許 。 那 次 彌 撒 中 , 神 父 說 了 他 最 後 一 次 「亞 孟」 , 其 實 他 的 生 命 早 已 在 多 年 前 和 基 督 一 同 奉 獻 在 祭 台 上 。

親 愛 的 天 主 , 我 們 為 艾 神 父 讚 美 祢 , 感 謝 祢 ! 也 感 謝 祢 賜 給 我 們 的 生 命 和 恩 寵 。 亞 孟 。
2003 年 8 月 31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EINAUDI Second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