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OMAZZI, Silvio SDB
盧萬展神父

 

* 1907 年 4 月 24 日在意大利米蘭 (Milan) 出生
* 1935 年 10 月 3 日來華
* 1936 年 12 月 8 日在香港發願
* 1945 年 1 月 29 日在中國上海 (Shanghai) 晉鐸
* 1982 年 12 月 29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Murder of Hong Kong Priest
Salesians Suffer Twofold Loss
Death of Father Sylvius Lomazzi
R.I.P.

The Hong Kong Salesians, the whole Catholic community and indeed the whole community of Hong Kong were horrified to learn on Wednesday, 29 December 1982, that Father Silvio Lomazzi, S.D.B., had been found strangled in the visitors parlour of St. Anthonys House, the Salesian headquarters in Hong Kong.

Father Lomazzi
dead body was discovered in the early hours of the morning by Father Thomas Yu, S.D.B. The body was lying on the floor of the parlour and the head was tightly enclosed in a plastic bag. A post-mortem examination showed that death was caused by strangulation.

Bewilderment accompanied the horrified shock with which the news was received. Father Lomazzi was a man of outstanding kindness. He had spent 47 of his 75 years in Hong Kong, busily engaged in almost every kind of Salesian work, and adding to his other tasks, a persevering and personal apostolate of drug addicts. He visited the drug rehabilitation centre on Shek Ku Chau. It seemed impossible that anyone should have imagined himself to have a reason for attacking this kindly, devoted and self-sacrificing priest.

Only a few hours before the murder of Father Lomazzi, the Salesians in Hong Kong had suffered another severe loss. Father Mark Cavallin of the Don Bosco Technical School, Kwai Chung, had collapsed and died, aged 68.

Universal sympathy was felt with the Salesian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this double loss, A vast congregation gathered at St. Anthony
s Church for the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on 30 December and large numbers gathered in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for the burial of Father Lomazzi on 31 December.

This Universal sympathy is well summed up in the following noble message of sympathy sent by the Anglican Bishop to Bishop Wu.


My Dear Bishop,

I was deeply shocked to learn about what happened to Father Lomazzi. This is not only a great loss to your diocese but also one to all of us in Hong Kong. We are thankful to God for the life of Father Lomazzi who has set up such a good example to us in our ministry. He has sown the seeds for the Kingdom of God which is now our duty to help grow. We shall always remember him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in our hearts and in our prayers.

Yours sincerely in Christ,

Peter Kwong
Bishop of Hong Kong & Macao

7 January 1983



Death of Father Sylvius Lomazzi
R.I.P.

The heroic death of Rev. Father Sylvius Lomazzi, a veteran Salesian missionary in Hong Kong, has shocked and grieved the many people who knew him and held him in high esteem.

The Catholic community and indeed the whole population of Hong Kong reacted with consternation to the murder but it was mostly admiration that was expressed in many quarters: good old Father Sylvius had preached the Gospel not only during his almost half a century of apostolate among Chinese youth and drug-abusers but had also done so with his final sacrifice in the exercise of the great commandment,
Love one another as I have loved you!

Like Jesus he loved his brothers to the very end.

May the example of this dedicated priest inspire the many who admire his heroism to pray Almighty God for many more of such apostles of Christian love to be granted to his Church.
Father Carpella, S.D.B.

14 January 1983

 

香港慈幼會
盧萬展神父被害

香 港 慈 幼 會 盧 萬 展 神 父 , 於 一 九 八 二 年 十 二 月 廿 九 日 凌 晨 三 時 左 右 在 薄 扶 林 道 慈 幼 會 辦 事 處 會 客 室 被 一 名 相 識 男 子 勒 斃 。

噩 耗 由 該 會 宣 佈 之 後 , 使 整 個 香 港 均 感 震 驚 , 教 會 方 面 更 感 哀 痛 。 因 盧 神 父 已 七 十 五 高 齡 , 仍 勤 奮 為 教 會 、 社 會 服 務 。 自 一 九 六 六 年 起 , 盧 神 父 在 工 餘 從 事 吸 毒 者 的 康 復 護 理 ; 為 他 們 請 命 , 並 找 尋 工 作 。 他 盡 力 輔 導 吸 毒 者 走 上 正 途 , 認 識 人 生 真 諦 , 又 鼓 勵 康 復 者 加 入 「 樂 協 會 」 , 如 此 好 神 父 竟 被 害 ! 這 不 僅 是 慈 幼 會 和 教 會 的 重 大 損 失 , 也 是 香 港 , 尤 其 是 戒 毒 康 復 者 的 重 大 損 失 !

事 發 後 已 捕 獲 一 疑 兇 , 而 盧 神 父 的 遺 體 於 三 十 日 下 午 七 時 停 放 在 聖 安 多 尼 堂 供 教 友 及 友 好 瞻 仰 遺 容 。 當 晚 八 時 該 堂 舉 行 共 祭 追 思 彌 撒 。 卅 一 日 上 午 十 時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傷 。 由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主 禮 。

查 盧 神 父 於 一 九 0 六 年 入 慈 幼 會 , 被 派 到 香 港 傳 教 。 四 年 後 到 上 海 , 四 五 年 在 上 海 晉 鐸 。 五 二 年 重 返 香 港 。 此 後 一 直 在 港 服 務 , 曾 任 修 會 總 務 主 任 多 年 。 盧 神 父 是 一 位 熱 誠 勤 奮 的 會 士 。 他 特 別 關 心 吸 毒 者 的 康 復 護 理 , 如 今 哲 人 其 萎 , 聞 者 無 不 惋 惜 。 聖 公 會 港 澳 主 教 鄺 廣 傑 特 致 函 胡 振 中 主 教 , 對 此 兇 殺 案 深 表 震 驚 與 痛 惜 。 認 為 盧 神 父 的 被 害 , 對 教 會 及 香 港 社 會 實 是 重 大 的 損 失 。 他 並 讚 揚 盧 神 父 的 功 德 , 稱 他 的 犧 牲 必 對 世 人 有 益 。 他 也 為 他 祈 禱 。
1983 年 1 月 7 日



悼念盧萬展神父
總堂聖若瑟會員
岑熾華

驚 聞 義 籍 神 父 盧 萬 展 不 幸 被 殺 , 令 我 深 感 痛 惜 與 不 安 。 作 為 一 位 神 職 界 人 士 的 盧 神 父 , 不 僅 將 生 命 獻 給 他 的 信 仰 和 靈 修 , 更 以 他 的 「入 世」 工 作 , 去 體 驗 他 對 世 人 及 香 港 的 愛 心 。

這 種 愛 心 雖 然 被 一 股 戾 氣 暫 時 煙 沒 , 但 仍 存 在 他 的 信 友 , 以 及 他 數 十 年 來 關 心 及 幫 助 過 的 香 港 人 士 心 中 。

不 過 , 這 股 戾 氣 倒 是 令 人 震 驚 的 。 因 為 一 位 與 世 無 爭 , 甚 至 多 年 來 一 直 樂 於 助 人 的 神 職 人 士 , 也 變 成 被 殺 害 的 對 象 。 社 會 風 氣 的 敗 壞 , 令 人 髮 指 和 痛 惜 , 願 盧 神 父 已 在 天 國 安 息 !
1983 年 1 月 14 日



善牧為羊捨命
盧萬展神父善生福終
余秉昭

去 年 十 二 月 廿 九 日 凌 晨 , 在 香 港 薄 扶 林 道 六 十 九 號 B 慈 幼 會 辦 事 處 發 生 了 一 宗 駭 人 聽 聞 的 事 : 盧 萬 展 神 父 在 會 客 室 遭 人 勒 斃 。

查 盧 神 父 於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米 蘭 巿 , 一 九 三 五 年 入 慈 幼 會 , 並 奉 命 到 香 港 傳 教 。 一 九 四 五 年 在 上 海 晉 鐸 。 一 九 五 二 年 回 港 。 此 後 一 直 在 香 港 服 務 , 曾 任 修 會 總 務 主 任 多 年 。

盧 神 父 是 一 位 熱 誠 可 嘉 的 會 士 , 自 一 九 六 六 年 起 , 在 工 餘 時 間 從 事 吸 毒 者 的 康 復 護 理 , 為 他 們 請 命 並 尋 找 工 作 。 他 上 愛 天 主 , 下 愛 眾 人 。 每 逢 星 期 日 , 風 雨 不 改 地 前 往 石 鼓 洲 戒 毒 所 服 務 , 十 七 年 如 一 日 。 他 給 吸 毒 者 解 釋 戒 毒 的 好 處 , 乘 便 宣 傳 基 督 福 音 , 鼓 勵 康 復 者 加 入 「樂 協 會」 ── 「迷 途 知 返 者」 的 樂 園 : 藉 友 誼 的 歡 樂 , 介 紹 他 們 認 識 人 生 真 諦 、 改 邪 歸 正 , 信 主 奉 教 。 故 無 論 吸 毒 者 、 康 復 者 或 其 家 人 都 獲 得 心 靈 的 照 顧 和 適 當 的 輔 導 。

在 盧 神 父 的 生 平 史 上 寫 下 了 光 榮 的 一 頁 : 一 位 年 約 三 十 、 戒 毒 成 功 的 青 年 , 是 盧 神 父 護 理 周 到 的 成 果 。 這 位 青 年 看 來 已 經 完 全 脫 離 毒 癮 的 奴 役 。 他 信 教 受 洗 後 , 經 常 協 助 盧 神 父 做 勸 勉 吸 毒 者 戒 毒 、 和 輔 導 康 復 者 的 善 後 工 作 。 由 於 與 盧 神 父 往 來 頻 密 , 「近 朱 者 赤」 , 居 然 決 心 研 讀 聖 經 , 還 認 真 考 慮 過 能 否 度 聖 召 的 獻 身 生 活 。 他 給 與 盧 神 父 同 一 會 院 的 兄 弟 ── 神 父 們 一 個 良 好 的 印 象 : 他 是 一 個 曾 受 良 好 教 育 的 聰 明 青 年 , 是 盧 神 父 的 得 意 弟 子 。

十 二 月 廿 八 日 晚 上 九 時 許 , 該 名 青 年 前 來 拜 訪 盧 神 父 , 按 門 鈴 後 , 會 院 門 便 由 慈 幼 會 省 會 長 陳 日 君 神 父 開 啟 。 據 稱 當 晚 該 青 年 心 神 恍 惚 , 再 不 見 到 他 已 往 的 「 迎 人 笑 臉 」 了 。

當 晚 會 院 院 長 謝 肇 中 神 父 應 盧 神 父 之 請 , 參 加 不 尋 常 的 「三 人 座 談 會」 , 發 覺 該 青 年 神 色 有 異 , 語 無 倫 次 , 一 再 肯 定 家 人 全 遭 殺 害 , 殺 人 者 現 正 在 追 殺 他 。 他 當 時 手 持 一 把 切 紙 刀 。 盧 神 父 聽 謝 院 長 勸 告 , 哄 他 交 出 殺 人 兇 器 。

十 時 半 盧 神 父 聽 謝 神 父 建 議 送 該 青 年 到 附 近 警 署 報 案 。 警 署 聆 聽 案 情 後 發 覺 所 謂 「全 家 遇 害」 , 實 屬 無 稽 。 且 痴 人 說 夢 , 不 足 為 信 。 兩 位 神 父 只 好 陪 送 他 回 到 慈 幼 會 會 區 辦 事 處 。

午 夜 了 , 陳 神 父 帶 領 了 一 位 畢 業 於 牛 頓 的 修 士 從 啟 德 機 場 回 來 , 得 知 江 華 年 神 父 一 小 時 前 死 於 血 管 梗 塞 。 那 時 盧 神 父 仍 在 會 客 室 與 該 名 青 年 傾 談 。

當 陳 神 父 、 回 港 修 士 、 謝 神 父 及 何 廣 凌 本 堂 神 父 等 同 在 二 樓 堂 喝 茶 時 , 盧 神 父 和 該 名 青 年 也 上 來 喝 茶 。 謝 神 父 用 意 大 利 語 對 盧 神 父 說 : 「會 客 室 裡 既 為 他 預 備 了 茶 水 , 無 需 要 讓 他 上 來 。」 又 說 : 「我 願 駛 車 送 他 回 家 。」 但 盧 神 父 滿 以 為 只 有 自 己 才 可 安 慰 他 , 不 同 意 謝 神 父 的 提 議 , 故 帶 領 他 回 到 會 客 室 , 還 在 那 裡 預 備 了 一 張 尼 龍 床 和 一 張 薄 毛 氈 , 好 讓 他 住 宿 一 宵 。 稍 後 , 大 家 喝 完 了 茶 , 各 自 回 房 就 寢 。

十 二 月 廿 九 日 凌 晨 二 時 半 , 余 秉 昭 神 父 從 六 樓 到 二 樓 飯 堂 去 喝 啤 酒 以 助 睡 眠 , 對 廿 八 日 晚 上 十 時 所 發 生 之 事 一 無 所 知 。 正 舉 杯 時 , 一 個 陌 生 男 子 突 然 闖 入 , 真 使 余 神 父 著 慌 。 但 盤 問 之 下 並 定 晴 一 看 , 才 知 他 是 來 訪 陳 日 君 神 父 , 謂 有 事 奉 告 。 余 神 父 也 知 來 人 是 盧 神 父 的 好 友 , 認 為 不 如 先 去 尋 盧 神 父 更 好 , 可 惜 遍 尋 不 獲 , 只 好 回 到 飯 堂 。 那 時 見 此 人 站 著 , 又 聽 他 說 : 「我 是 誰 ? 不 是 一 個 平 凡 的 教 友 嗎 ? 」

余 神 父 聽 後 連 忙 走 到 地 下 一 層 , 往 接 近 會 客 室 的 電 話 台 去 , 以 內 線 電 話 喚 醒 熟 睡 的 謝 神 父 , 通 知 他 那 位 不 速 之 客 的 來 臨 , 和 盧 神 父 的 神 秘 失 踪 。 謝 神 父 堅 持 說 盧 神 父 必 定 在 家 , 余 神 父 只 得 不 再 講 下 去 , 以 免 擾 人 清 夢 , 便 回 到 飯 堂 , 但 那 名 怪 客 已 不 在 場 。 余 神 父 繼 續 喝 其 飲 品 。 十 分 鐘 後 , 不 在 場 者 又 再 出 現 於 飯 堂 , 並 詳 述 全 家 遇 害 的 經 過 , 說 時 極 表 慘 痛 , 仍 栩 栩 如 生 , 繪 影 繪 聲 , 聽 者 實 感 恐 怖 。

稍 後 , 余 神 父 迅 速 鎮 靜 下 來 , 認 為 怪 客 心 理 失 常 , 內 有 蹊 蹺 , 故 非 落 到 會 客 室 查 個 明 白 不 可 。 主 意 一 定 , 便 依 計 而 行 : 當 時 余 神 父 亮 起 電 話 台 的 電 燈 , 然 後 朝 向 會 客 室 走 ; 但 怪 客 也 下 樓 來 朝 向 出 門 處 , 因 此 , 兩 人 不 期 然 會 合 於 屋 內 近 出 門 處 。 只 聽 他 說 : 「現 在 連 最 疼 愛 我 的 人 也 不 在 了 。」 說 時 雙 手 抱 頭 , 說 完 奪 門 而 出 。 余 神 父 怕 人 追 殺 他 , 喝 止 他 不 要 離 去 , 可 是 徒 然 , 人 影 也 不 見 了 , 於 是 把 門 鎖 上 。

剛 才 耐 人 尋 味 的 話 , 更 引 起 余 神 父 的 懷 疑 。 於 是 他 急 忙 走 到 會 客 室 亮 起 燈 光 , 赫 然 看 見 到 有 人 躺 臥 在 地 上 , 毫 無 生 氣 , 一 動 也 不 動 , 由 頭 至 腳 被 一 張 薄 毛 氈 遮 蓋 著 。 余 神 父 把 毛 氈 從 該 人 的 腳 背 處 慢 慢 的 拖 , 只 見 他 頭 部 離 地 約 五 吋 , 套 上 一 個 橙 黃 色 膠 袋 , 頸 部 纏 繞 著 細 麻 繩 , 繩 子 末 端 綁 在 門 框 柄 上 。 當 氈 子 拖 下 時 , 即 見 他 胸 部 放 置 一 本 小 型 英 文 彌 撒 經 書 , 身 上 穿 著 神 父 裝 黑 短 衣 , 兩 手 左 右 平 放 於 地 上 , 稍 後 由 有 關 當 局 除 去 膠 袋 後 , 可 見 右 額 略 呈 血 漬 。 在 會 客 室 的 桌 子 放 有 一 個 大 型 的 煙 灰 盒 , 盒 柄 似 已 歪 曲 , 盒 底 稍 見 凹 陷 。 這 就 是 兇 器 嗎 ?

余 神 父 馬 上 喚 醒 謝 神 父 , 謝 神 父 聞 訊 , 連 忙 撥 電 「九 九 九」 。 約 七 分 鐘 後 , 大 批 警 員 陸 續 湧 到 , 隨 即 查 詢 有 關 疑 兇 的 細 節 , 正 當 此 時 ; 離 去 大 約 一 小 時 的 怪 客 自 動 返 回 肇 事 地 點 , 憔 悴 不 堪 , 一 言 不 發 , 束 手 待 擒 。 正 當 警 員 送 他 上 警 車 時 , 他 卻 昏 迷 倒 地 。

據 可 靠 人 士 透 露 , 聖 誕 節 前 夕 , 該 名 男 子 曾 在 九 龍 明 愛 醫 院 參 與 彌 撒 , 彌 撒 後 參 與 為 傷 殘 兒 童 舉 辦 的 聯 歡 會 , 會 中 還 表 演 節 目 , 以 娛 樂 天 真 的 小 朋 友 們 , 使 到 會 的 人 皆 大 歡 喜 。 誰 知 事 隔 數 天 他 已 判 若 兩 人 , 在 莫 名 其 妙 的 情 況 中 進 入 了 瘋 狂 的 狀 態 。

使 人 感 到 玄 冥 的 , 是 自 午 夜 至 凌 晨 二 時 的 兩 小 時 內 , 盧 神 父 獨 自 一 人 與 該 名 疑 兇 在 會 客 室 裡 , 究 竟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 至 今 還 是 一 個 謎 。

但 有 兩 件 事 看 來 是 清 楚 的 : 一 、 疑 兇 當 時 陷 入 了 瘋 狂 狀 態 ; 二 、 盧 神 父 成 了 心 地 「良 善」 的 祭 品 。 願 他 英 雄 的 犧 牲 , 勸 告 千 萬 青 年 , 遠 離 「吸 毒」 的 不 幸 ! 盧 神 父 取 法 善 牧 基 督 而 殉 職 了 , 但 他 愛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永 遠 留 在 人 間 。
1983 年 1 月 28 日

 

永遠的懷念──香港明愛樂協會供稿


悼盧萬展神父
陳肇君

一 頭 如 霜 的 白 髮 , 襯 著 紅 紅 的 臉 龐 , 拖 著 一 副 高 大 而 略 佝 僂 的 身 材 , 綻 開 祥 和 笑 容 的 咀 巴 露 出 微 黃 的 牙 齒 ; 渾 厚 而 略 沙 啞 的 聲 音 操 著 不 鹹 不 淡 的 廣 東 話 說 : 「你 好 嗎 ?」 ── 這 是 敬 愛 的 盧 萬 展 神 父 每 見 到 我 時 的 例 牌 開 場 白 。

認 識 盧 神 父 不 算 一 段 很 長 的 日 子 , 是 始 於 去 年 四 月 當 我 調 職 加 入 明 愛 樂 協 會 工 作 的 時 候 。 由 於 盧 神 父 是 樂 協 會 諮 詢 委 員 會 委 員 , 亦 是 該 會 駐 樂 協 會 兩 間 會 所 的 代 表 , 彼 此 因 工 作 關 係 , 故 能 常 常 見 面 。 盧 神 父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 永 遠 都 是 那 麼 和 藹 可 親 , 雖 然 廣 東 話 並 不 很 靈 光 , 英 文 也 不 算 十 分 流 利 , 但 他 對 樂 協 會 會 務 的 熱 心 與 投 入 卻 是 十 年 如 一 日 的 積 極 , 對 會 所 舉 辦 的 活 動 是 一 貫 支 持 , 不 像 某 些 人 僅 作 口 頭 上 的 支 持 , 而 是 身 體 力 行 地 以 實 際 行 動 表 示 , 對 會 的 職 員 與 會 員 一 向 是 無 分 彼 此 , 一 貫 的 關 心 及 常 作 殷 殷 垂 詢 。

盧 神 父 令 我 印 象 最 深 刻 的 是 他 對 戒 毒 康 復 者 那 份 不 死 的 信 心 。 他 那 對 明 愛 樂 協 會 的 支 持 且 不 用 說 , 在 過 往 的 日 子 裡 , 以 他 一 個 七 十 高 齡 的 老 人 , 仍 風 雨 不 改 地 於 每 週 的 星 期 天 前 往 石 鼓 洲 開 導 那 兒 的 戒 毒 康 復 者 , 向 他 們 伸 出 友 誼 之 手 , 鼓 勵 他 們 於 離 開 戒 毒 所 後 與 他 聯 絡 , 找 他 幫 忙 , 無 視 幾 許 背 地 裡 的 輕 蔑 、 嘲 笑 及 所 得 到 的 冷 淡 反 應 , 而 他 的 信 心 仍 是 那 樣 的 堅 定 , 這 種 貫 徹 始 終 的 精 神 , 實 在 令 我 這 個 初 入 行 者 佩 服 不 已 。 記 得 曾 因 遇 到 某 些 工 作 上 的 挫 折 而 在 他 面 前 表 示 氣 餒 , 盧 神 父 即 對 我 說 : 「吾 兒 , 你 的 要 求 未 免 太 高 了 」 當 時 , 這 句 話 恍 如 醍 醐 灌 頂 , 一 語 道 破 我 的 缺 點 , 我 就 是 缺 乏 了 像 他 那 股 對 戒 毒 康 復 者 的 忍 耐 力 與 信 心 。

如 今 , 一 坯 黃 土 , 長 埋 了 我 底 亦 師 亦 友 的 盧 神 父 , 他 的 死 , 不 單 是 明 愛 樂 協 會 的 損 失 , 可 以 說 是 整 個 戒 毒 康 復 服 務 界 的 損 失 。 我 將 往 何 處 尋 覓 如 他 一 般 的 精 神 支 柱 呢 ? 這 次 因 外 遊 的 關 係 , 以 致 未 能 參 予 送 殯 行 列 一 瞻 他 的 遺 容 , 實 在 是 我 此 生 中 的 一 樁 憾 事 。 萬 語 千 言 , 也 難 表 我 此 刻 哀 悼 盧 萬 展 神 父 的 心 情 於 萬 一 。


主的僕人
劉偉昌

在 一 個 偶 然 的 機 會 下 , 我 認 識 了 一 位 意 大 利 籍 的 盧 萬 展 神 父 , 這 位 已 七 十 多 歲 滿 頭 白 髮 及 面 容 慈 祥 的 老 人 , 實 與 一 般 的 老 年 人 有 所 不 同 , 因 他 對 一 些 誤 入 歧 途 的 人 特 別 關 心 , 尤 以 對 染 上 毒 癖 的 青 少 年 為 甚 。 當 他 知 道 在 他 認 識 的 青 年 中 有 人 吸 毒 或 誤 入 歧 途 的 時 候 , 他 就 會 想 盡 一 切 辦 法 去 開 導 和 介 紹 他 去 戒 毒 , 務 求 令 已 入 歧 途 的 人 走 向 光 明 的 道 路 。 他 知 道 要 令 一 個 染 上 毒 癖 已 深 的 人 成 功 地 戒 掉 毒 癮 是 要 付 出 很 大 的 耐 性 和 關 心 , 而 他 就 是 本 著 這 種 精 神 去 做 。

盧 神 父 確 已 發 揮 了 主 所 賜 給 他 的 優 點 , 也 發 揮 了 人 類 的 潛 在 本 能 , 在 他 認 識 的 吸 毒 者 中 , 當 有 人 成 功 地 戒 掉 毒 癮 而 來 探 望 他 時 , 盧 神 父 就 會 為 他 或 她 講 解 一 小 節 的 聖 經 及 在 多 方 面 給 予 鼓 勵 , 亦 會 協 助 一 個 已 成 功 地 戒 除 毒 癮 者 找 尋 工 作 。 在 心 理 和 情 緒 方 面 , 盧 神 父 也 會 為 他 們 安 排 一 個 適 當 的 機 構 作 為 這 些 成 功 的 戒 毒 者 的 後 盾 , 其 中 最 為 人 樂 道 的 莫 如 明 愛 樂 協 會 了 。 盧 萬 展 神 父 除 了 堂 區 的 工 作 外 , 他 還 帶 領 著 一 班 年 青 的 教 友 到 戒 毒 所 去 宣 揚 主 的 福 音 , 使 迷 途 的 人 知 道 天 主 並 沒 有 忘 記 他 們 正 在 苦 難 中 。

回 想 一 下 , 以 盧 萬 展 神 父 的 年 紀 不 辭 勞 苦 不 分 雨 晴 去 為 一 些 正 在 苦 難 中 的 人 服 務 , 在 人 世 中 又 有 幾 人 ? 可 是 , 如 今 明 師 似 燈 滅 , 盧 萬 展 神 父 已 在 聖 誕 節 後 榮 歸 主 的 天 國 , 接 受 主 所 給 予 的 永 生 了 , 但 他 的 精 神 及 慈 顏 必 將 永 留 世 上 , 在 一 些 人 的 心 靈 深 處 , 永 不 磨 滅 。

 

我們的心聲──悼盧萬展神父
明愛樂協會職員余百基輯錄

一 九 八 二 年 十 二 月 廿 九 日 凌 晨 時 分 , 盧 萬 展 神 父 息 勞 歸 主 。 盧 神 父 是 明 愛 樂 協 會 創 辦 人 之 一 , 歷 任 樂 協 會 諮 詢 委 員 會 委 員 之 職 , 一 向 對 推 動 香 港 戒 毒 康 復 服 務 的 工 作 不 遺 餘 力 , 而 其 本 人 一 直 以 來 對 戒 毒 康 復 者 之 熱 誠 、 關 注 及 鞠 躬 盡 瘁 的 精 神 , 贏 得 樂 協 會 會 員 一 致 的 愛 戴 , 他 的 逝 世 , 對 明 愛 樂 協 會 同 人 實 在 是 一 個 頗 大 的 打 擊 , 以 下 乃 樂 協 會 部 份 會 員 對 盧 神 父 之 死 的 一 點 感 想 , 主 要 會 員 口 述 , 而 由 本 人 筆 錄 :

「本 人 認 識 盧 神 父 已 有 很 多 年 , 他 是 一 個 十 分 和 藹 可 親 的 仁 厚 長 者 , 對 任 何 人 均 一 視 同 仁 , 當 作 自 己 子 侄 般 看 待 。 他 對 我 們 這 些 戒 毒 康 復 者 不 單 只 沒 有 歧 視 , 時 常 表 現 出 毫 無 保 留 的 接 納 態 度 , 並 在 我 們 遇 上 困 難 時 歇 盡 所 能 加 以 援 手 , 在 這 些 年 來 , 他 對 我 們 的 關 懷 及 愛 心 , 尤 甚 於 父 母 對 其 親 生 子 女 。 每 次 見 到 他 時 , 他 總 是 面 露 慈 祥 及 開 朗 的 笑 容 , 對 我 們 的 生 活 狀 況 關 懷 備 至 , 噓 寒 問 暖 , 並 說 出 一 些 鼓 勵 我 們 努 力 向 上 的 說 話 , 這 一 切 一 切 , 確 實 給 我 們 很 大 的 鼓 舞 和 啟 示 。 」

「對 盧 神 父 今 次 意 外 逝 世 , 本 人 深 感 悲 傷 , 我 相 信 跟 我 同 樣 感 到 傷 痛 的 人 們 何 止 萬 千 , 我 們 失 去 了 一 個 良 師 益 友 , 一 個 真 正 關 懷 我 們 的 朋 友 , 我 相 信 今 後 再 難 找 到 一 個 如 盧 神 父 一 樣 對 曾 誤 入 歧 途 的 人 如 此 支 持 的 了 。 」

「盧 神 父 逝 世 的 消 息 來 得 很 突 然 , 我 初 時 有 點 不 相 信 , 為 什 麼 一 個 這 麼 好 的 人 會 遭 到 這 樣 不 幸 的 收 場 ? 他 待 人 和 藹 可 親 , 十 年 如 一 日 地 為 我 們 這 些 誤 入 歧 途 的 人 服 務 , 獻 出 時 間 和 精 神 , 從 不 表 示 灰 心 失 望 , 充 份 表 現 出 他 為 人 犧 牲 的 精 神 。 」

「盧 神 父 是 我 認 識 的 人 當 中 最 有 愛 心 , 待 人 最 沒 有 架 子 的 長 者 , 他 將 我 們 這 些 戒 毒 康 復 者 當 為 朋 友 , 處 處 維 護 關 懷 , 對 於 他 突 然 的 逝 世 , 我 覺 得 很 傷 心 , 亦 覺 得 上 天 很 不 公 平 。 」

「我 是 在 戒 毒 所 內 認 識 盧 神 父 的 , 至 今 轉 眼 已 經 差 不 多 十 年 了 。 他 經 常 苦 口 婆 心 勸 導 我 們 要 做 好 人 , 不 可 再 沉 迷 白 粉 , 他 說 這 些 說 話 時 的 態 度 總 是 十 分 真 誠 、 和 善 , 而 不 是 以 教 訓 人 的 口 吻 。 事 實 上 盧 神 父 給 人 的 印 象 是 開 朗 、 活 潑 而 帶 點 童 真 , 和 他 接 觸 , 可 以 被 他 積 極 和 樂 觀 的 態 度 所 感 染 。 」

從 以 上 會 員 的 心 聲 , 可 知 盧 萬 展 神 父 在 他 們 心 目 中 的 份 量 。 但 是 , 死 者 已 矣 , 就 讓 他 安 息 吧 。 希 望 樂 協 會 之 會 員 都 能 化 哀 悼 盧 萬 展 神 父 的 悲 憤 為 力 量 , 貫 徹 盧 神 父 之 精 神 , 成 就 他 的 理 想 , 這 是 明 愛 樂 協 會 同 人 一 致 的 期 望 。
1983 年 1 月 28 日

 

石鼓洲豎立石碑
紀念盧萬展神父

本 月 二 十 日 下 午 , 香 港 戒 毒 會 石 鼓 洲 康 復 院 院 長 何 漣 瀝 醫 生 , 特 請 若 干 有 關 人 士 及 慈 幼 會 會 士 到 石 鼓 洲 參 予 為 慈 幼 會 盧 萬 展 神 父 建 立 紀 念 碑 舉 行 的 祝 聖 及 揭 幕 禮 。 到 場 參 禮 者 , 有 神 父 、 修 士 以 及 康 復 院 的 職 員 及 各 社 代 表 約 三 四 十 人 。 典 禮 由 慈 幼 會 中 華 區 省 會 長 謝 肇 中 神 父 略 為 讚 揚 盧 神 父 的 犧 牲 精 神 , 並 鼓 勵 各 職 員 繼 續 努 力 為 社 會 服 務 。 之 後 , 謝 神 父 主 持 祝 聖 紀 念 碑 及 揭 幕 儀 式 。 在 紀 念 碑 及 碑 頂 的 金 色 聖 母 像 顯 露 於 陽 光 下 時 大 家 熱 烈 鼓 掌 致 敬 , 最 後 唱 聖 母 歌 結 束 禮 儀 。 據 何 院 長 稱 , 建 此 紀 念 碑 的 目 的 是 為 使 人 記 得 一 年 前 被 一 個 受 他 關 心 照 顧 的 青 年 所 擊 殺 的 慈 幼 會 意 籍 傳 教 士 盧 萬 展 神 父 。 十 七 年 來 盧 神 父 每 主 日 到 石 鼓 洲 慰 問 和 輔 導 戒 毒 者 , 這 份 心 和 不 計 成 果 的 愛 心 實 在 值 得 大 家 效 法 。 希 望 藉 此 紀 念 碑 提 醒 戒 毒 者 不 要 辜 負 神 父 的 犧 牲 。 至 於 在 碑 柱 頂 矗 立 一 個 聖 母 像 , 是 為 彰 顯 盧 神 父 對 聖 母 的 敬 愛 , 也 望 聖 母 垂 顧 康 復 院 內 外 的 人 。
1983 年 11 月 25 日


    
Don Silvio, by Mario Rassiga, SDB, 1983.
鮑思高家庭通訊53期, 1983.
鮑思高家庭通訊54期, 1983.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06-1986, by Mario Rassiga, Salesian Province of China, 1987.
鮑思高慈幼會在華一百載, 林時晴、張冠榮編,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silvioLomazz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