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EDMONDS, Stephen Butler MM
顯榮神父

 

* Birth i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馬薩諸塞), U.S.A. (美國): [27 February 1911]
* Ordination: [16 June 1940]
* Arrival in Hong Kong: [16 June 1940]
* Death in Hong Kong: [2 October 2005]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柴灣堂區先峰      
文顯榮神父
龐基

可 能 很 少 人 知 道 文 顯 榮 神 父 (Stephen B. Edmonds, M.M.) 是 香 港 政 府 的 公 務 員 , 任 職 於 監 獄 署 。 當 筆 者 問 及 他 的 官 職 時 , 他 說 是 Prisons Chaplain 。 他 特 別 重 覆 Prisons 這 字 中 第 二 個 S 這 字 母 。 中 文 名 稱 是 監 獄 署 教 士 。

原 來 香 港 監 獄 署 屬 下 有 十 八 個 不 同 類 型 的 中 心 , 計 有 八 個 監 獄 、 四 個 懲 教 所 、 一 個 戒 毒 所 、 一 個 教 導 所 、 一 個 收 狎 所 、 兩 個 勞 役 中 心 、 一 個 精 神 病 治 療 中 心 。 文 神 父 的 工 作 便 是 統 籌 監 獄 署 屬 下 所 有 中 心 的 宗 教 活 動 和 照 顧 獄 中 的 精 神 生 活 。 所 以 , 文 神 父 安 排 了 天 主 教 、 基 督 教 及 佛 教 方 面 的 宗 教 人 士 前 往 各 中 心 給 予 牧 靈 方 面 的 照 顧 。 並 組 織 了 一 個 探 訪 協 會 , 專 探 訪 獄 中 無 親 無 故 的 人 。

「文 神 父 , 你 喜 歡 這 種 工 作 嗎 ?」 我 不 禁 好 奇 地 想 知 道 文 神 父 的 內 心 感 受 。

「歡 喜 、 歡 喜 。」 文 神 父 連 忙 回 答 : 「因 為 我 喜 愛 青 年 人 。 我 希 望 在 監 獄 中 的 青 年 改 過 自 新 。 青 年 人 的 優 點 就 是 勇 於 改 過 。 我 喜 歡 接 近 他 們 , 因 為 其 實 , 我 的 心 也 還 很 年 輕 呢 !」 說 著 , 他 豪 放 地 裂 開 了 口 在 笑 , 笑 得 合 著 眼 睛 , 頭 向 後 仰 。 他 可 能 是 想 起 了 這 種 工 作 所 帶 來 的 安 慰 , 也 可 能 突 然 醒 覺 起 自 己 的 一 把 年 齡 。

文 神 父 在 今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剛 滿 了 七 十 歲 , 但 他 的 精 神 及 活 力 , 仍 像 一 位 十 七 歲 的 美 國 水 兵 , 短 短 的 頭 髮 , 輕 快 的 腳 步 。 他 廿 九 歲 那 年 在 美 國 瑪 利 諾 晉 升 為 司 鐸 後 , 便 立 即 到 香 港 來 。 轉 瞬 間 已 是 四 十 一 年 ; 他 的 足 跡 遍 佈 在 廣 西 的 梧 州 、 平 南 及 香 港 。

起 初 的 一 年 , 他 在 香 港 赤 柱 瑪 利 諾 會 院 學 習 廣 州 話 。 一 九 四 一 年 至 五 一 年 , 他 在 梧 州 、 平 南 展 開 牧 民 工 作 及 在 教 區 小 修 院 任 教 。 其 間 , 在 抗 戰 最 後 一 年 (1944 1945) 他 曾 任 美 國 第 十 四 隊 空 軍 的 隨 軍 司 鐸 , 來 往 於 雲 南 昆 明 及 四 川 重 慶 之 間 。

他 重 回 香 港 是 一 九 五 一 年 的 事 。 那 年 白 英 奇 主 教 獲 釋 返 港 , 文 神 父 亦 在 兩 年 的 軟 禁 後 , 被 驅 逐 出 境 , 轉 來 香 港 。

我 想 , 一 定 是 那 兩 年 的 軟 禁 生 活 奠 定 了 他 從 事 監 獄 工 作 的 基 石 , 於 是 , 自 作 聰 明 地 求 證 於 文 神 父 。 但 他 卻 急 急 搖 頭 , 忙 否 認 說 : 「不 、 不 。 我 已 說 過 了 。 我 從 事 監 獄 的 工 作 是 因 為 喜 愛 青 年 。 其 實 , 那 兩 年 也 不 太 苦 , 雖 不 准 離 開 房 間 , 不 准 接 觸 人 , 但 晚 上 我 還 能 偷 偷 地 舉 行 聖 祭 。」

看 來 文 神 父 喜 愛 青 年 , 是 已 抱 定 了 的 宗 旨 。 自 從 五 一 年 他 踏 足 柴 灣 起 , 至 今 三 十 年 , 從 未 間 斷 為 這 一 區 的 青 年 奔 波 。 一 提 起 柴 灣 的 青 年 他 便 眉 飛 色 舞 , 邊 說 邊 從 他 黑 色 的 大 旅 行 中 , 取 出 了 一 些 他 很 珍 惜 的 相 片 。 我 接 過 來 看 時 , 都 是 一 張 張 足 球 賽 、 籃 球 賽 、 排 球 賽 的 拍 照 ; 不 是 開 球 禮 便 是 頒 獎 禮 。 我 抬 起 頭 來 , 定 著 眼 正 要 質 問 時 , 他 不 慌 不 忙 地 說 :

「那 個 時 代 , 青 年 人 沒 有 什 麼 娛 樂 , 到 處 遊 盪 。 我 於 是 為 他 們 組 織 足 球 隊 籃 球 隊 , 一 年 四 次 舉 行 比 賽 。 一 群 群 的 青 年 , 於 是 , 便 忙 個 不 停 ; 又 找 隊 長 、 又 起 隊 名 、 選 球 衣 , 更 日 復 一 日 , 練 球 備 戰 , 大 家 都 投 入 這 既 正 當 又 健 身 的 運 動 上 。 而 且 還 常 常 引 來 一 些 圍 觀 的 青 年 。 這 是 我 的 牧 民 方 法 之 一 。 現 在 , 我 還 不 時 邀 請 一 隊 隊 的 學 校 足 球 健 將 與 獄 中 青 年 較 量 球 術 。 老 實 說 , 我 自 己 也 是 個 足 球 迷 。」 他 一 口 氣 說 了 出 來 , 像 是 為 自 己 的 工 作 辯 護 , 又 像 是 責 怪 我 那 質 問 的 眼 光 。 原 來 那 時 候 社 會 一 般 風 氣 還 未 著 緊 關 心 青 年 活 動 , 但 文 神 父 已 每 年 為 柴 灣 區 舉 辦 公 開 球 賽 , 引 導 青 年 從 事 正 當 的 活 動 。 他 還 組 織 各 式 各 類 的 參 觀 團 , 上 戰 艦 、 進 汽 水 廠 等 地 方 參 觀 , 怪 不 得 柴 灣 的 青 年 都 從 心 底 裡 喜 歡 隨 著 他 。

看 他 說 得 這 般 頭 頭 是 道 , 我 心 裡 實 在 欽 佩 羡 慕 , 口 裡 不 禁 衝 出 一 句 問 話 : 「你 曾 想 過 要 建 立 一 個 兒 童 城 嗎 ?」

「有 。」 他 爽 直 地 回 答 「但 只 是 一 個 夢 想 , 從 來 沒 有 機 會 兌 現 的 夢 想 。」

文 神 父 初 抵 柴 灣 時 , 住 在 一 間 安 置 木 屋 裡 。 柴 灣 那 時 只 是 一 個 擁 有 三 千 居 民 的 漁 村 , 全 村 共 有 教 友 四 十 二 名 。 主 要 交 通 工 具 只 到 達 筲 箕 灣 。 文 神 父 便 在 那 種 艱 辛 的 環 境 中 慢 慢 耕 耘 。

文 神 父 在 柴 灣 的 工 作 , 對 象 並 不 囿 限 於 青 年 。 他 建 了 那 間 仍 屹 立 於 柴 彎 道 斜 坡 側 的 海 星 堂 , 也 開 辦 了 幾 間 小 學 。 在 五 0 年 代 他 還 負 責 分 派 救 濟 品 : 於 是 油 、 麵 粉 、 衣 服 等 便 源 源 地 又 運 入 , 又 運 出 。 那 時 , 他 還 在 聖 堂 側 跟 騰 出 了 地 方 來 作 打 麵 粉 及 麵 飽 廠 。

七 三 年 , 瑪 利 諾 會 準 備 將 柴 灣 這 傳 教 站 交 回 教 區 神 職 主 管 , 文 神 父 便 卸 下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的 職 責 , 轉 任 堂 區 助 理 。 三 年 後 , 他 全 職 出 任 「監 獄 署 教 士」 這 工 作 。

我 要 求 他 談 談 現 時 在 監 獄 署 的 工 作 。 他 興 緻 勃 勃 地 侃 侃 而 談 。

「我 現 時 主 要 的 工 作 是 探 訪 。 每 次 我 進 入 一 個 中 心 , 便 要 四 、 五 個 小 時 後 才 能 出 來 。 啊 , 我 拖 著 疲 倦 的 身 體 離 開 中 心 時 , 心 是 興 奮 的 。 他 們 很 喜 歡 將 自 己 的 感 受 告 訴 我 。」

「在 監 獄 中 , 大 約 百 份 之 七 是 基 督 徒 。 但 是 , 他 們 都 一 致 都 很 尊 敬 神 父 。 他 們 說 神 父 是 『好 人』 。 」 文 神 父 見 我 聽 得 入 神 , 對 我 作 了 一 個 鬼 臉 , 頓 了 一 頓 , 再 說 :

他 們 稱 神 父 『好 人』 , 並 不 是 普 通 隨 口 說 說 的 意 思 。 我 聽 得 出 來 , 他 們 有 特 別 的 含 意 。 他 們 覺 得 神 父 沒 有 煩 惱 , 生 活 充 滿 希 望 , 常 常 只 是 喜 樂 地 幫 助 別 人 。 他 們 像 在 神 父 身 上 看 到 自 己 所 缺 乏 的 。

文 神 父 隨 身 背 著 黑 色 大 旅 行 袋 , 載 著 滿 滿 的 各 種 印 刷 品 : 有 公 教 報 、 聖 言 生 活 單 張 。 他 不 好 意 思 地 說 : 「我 到 處 乞 回 來 一 些 公 教 刊 物 , 便 帶 給 中 心 的 朋 友 。 我 實 在 不 能 每 次 逐 一 和 他 們 長 談 , 唯 有 藉 著 遞 給 他 們 一 份 刊 物 時 , 寒 喧 幾 句 , 然 後 會 見 那 些 急 於 要 與 我 交 談 的 人 。」

「我 現 在 明 白 , 家 庭 非 常 重 要 。 每 一 個 被 判 監 禁 的 青 年 , 在 他 們 的 背 後 都 是 一 個 有 問 題 的 家 庭 , 一 個 很 值 得 同 情 的 家 庭 背 景 。 所 以 , 教 會 要 好 好 地 鼓 勵 公 教 父 母 , 用 心 地 照 顧 兒 女 。 給 青 年 人 一 個 良 好 的 家 庭 生 活 , 才 是 公 平 的 。」

我 問 他 在 這 工 作 中 , 有 甚 麼 開 心 的 事 。

「開 心 的 事 嗎 ? 有 。 有 時 在 街 上 , 遇 到 一 些 堂 堂 正 正 的 青 年 向 我 打 招 呼 : Father 文 , 還 認 得 我 嗎 ? 說 實 話 , 我 認 不 出 來 。 很 多 青 年 離 開 了 中 心 便 永 不 再 回 去 , 卻 從 此 正 正 當 當 地 做 人 。 我 知 道 他 已 改 過 自 新 , 這 便 是 最 開 心 的 事 。」

去 年 , 文 神 父 的 一 雙 眼 因 患 上 嚴 重 的 白 內 障 , 回 去 美 國 作 了 一 次 手 術 。 手 術 是 成 功 的 。 回 來 時 戴 上 了 一 副 厚 厚 的 眼 鏡 。 他 說 眼 力 還 算 好 。 我 相 信 。 他 七 十 歲 的 人 , 懷 著 晶 瑩 明 麗 的 心 靈 , 眼 睛 為 他 來 說 , 只 是 接 觸 這 世 界 的 一 種 次 要 的 附 屬 品 。

文 神 父 在 一 九 一 一 年 出 生 於 美 國 麻 省 的 劍 橋 。 他 有 二 個 弟 弟 , 一 位 姊 姊 。 他 開 玩 笑 地 說 他 的 聖 召 是 從 報 刊 的 聖 召 廣 告 得 來 的 。 原 來 他 一 直 在 政 府 學 校 就 讀 , 從 來 沒 有 機 會 真 正 認 識 神 職 人 員 。 到 中 學 第 三 年 , 他 剪 下 瑪 利 諾 會 在 報 刊 上 的 聖 召 廣 告 , 寄 去 索 取 報 名 表 格 。 就 這 樣 , 他 進 了 修 院 。 在 一 九 四 0 年 晉 鐸 後 六 週 便 匆 匆 地 來 中 國 服 務 至 今 。
1981 年 12 月 18 日

 

Priest of the prisons dies aged 94
Father Stephen B. Edmonds
R.I.P.

Maryknoll Father Stephen B. Edmonds, died on 2 October 2005, he was 94. One of five children, he was born i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on 27 February 1911. He entered Maryknoll College, Clarks Summit, Pennsylvania in September 1929 and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16 June 1940. Shortly thereafter, he came to Hong Kong to study Chinese prior to working in the Maryknoll mission in South China. The impending outbreak of World War II cut this period short and hastened his entry into the mainland.

During the first two years of his missionary life, Father Edmonds taught in the minor seminary in Taan Chuk, Wuzhou, Guangxi province. During World War II he, along with seminarians and fellow Maryknollers, stayed two or three villages ahead of the invading Japanese forces until finally being forced out of the mission territory. He spent the last year of the war serving as a contract chaplain with the Untied States 14th Air Force in China.

In 1949, Father Edmonds went back to the States on sabbatical, returning to Wuzhou until expelled by the communists in 1952. He remained in Hong Kong, working with the thousands of Chinese refugees in the Chai Wan area of Hong Kong Island where he built up the Star of the Sea parish, opened two primary schools and set up a free clinic and relief programme for refugees living in the immediate area. When the diocese began to staff the parish in 1973, Father Edmonds remained in residence.

In 1952, as part of his apostolate in Chai Wan, Father Edmonds worked as a volunteer chaplain for the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 and, for his work among the inmates, was awarded the Badge of Honour in the name of Queen Elizabeth II, by the governor of Hong Kong. In 1985, he was made a Member of the British Empire (MBE). In November 1994 he was awarded the Colonial Prison Long Service Medal, and upon his retirement as full-time Prisons Chaplain, he was made an Honorary Life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 Chaplain to all institutions.

Blessed with good health, he remained active in youth and prison ministries and died peacefully at St. Paul’s Hospital, having been a priest for 65 years.
9 October 2005

 


生前創建柴灣海星堂
瑪利諾神父文顯榮安息

建 立 柴 灣 海 星 堂 和 致 力 監 獄 牧 民 工 作 的 美 國 傳 教 士 文 顯 榮 神 父 , 於 二 0 0 五 年 十 月 二 日 在 香 港 聖 保 祿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九 十 四 歲 。

瑪 利 諾 會 十 月 七 日 晚 假 柴 灣 海 星 堂 為 文 神 父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翌 日 上 午 假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隨 即 出 殯 奉 柩 柴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文 神 父 一 九 一  一 年 在 美 國  麻 省 出 生 , 二 九 年 進 入 賓 夕 凡 尼 亞 州 的 瑪 利 諾 修 院  (Maryknoll College) , 四 0 年 晉 鐸 。 晉 鐸 後 文 神 父 隨 即 往 香 港 學 習 中 文 , 準 備 參 與 瑪 利 諾 會 在 華 南 的 傳 教 工 作 。 因 著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的 影 響 , 文 神 父 轉 往 了 中 國 內 地 服 務 。

在 內 地 傳 教 的 首 兩 年 , 文 神 父 在 梧 州 的 小 修 院 教 書 。 二 戰 期 間 , 他 經 常 要 跟 其 他 會 士 、 修 生 逃 難 , 逃 避 日 軍 , 直 至 後 來 被 逼 離 開 傳 教 地 方 。 一 九 四 五 年 , 文 神 父 出 任 在 中 國 執 勤 的 美 國 空 軍 神 師 ; 一 九 四 九 年 休 假 期 間 , 神 父 重 回 梧 州 , 到 五 二 年 遭 中 共 政 權 驅 逐 出 境 。

此 後 , 文 神 父 在 香 港 的 柴 灣 工 作 , 牧 養 從 中 國 內 地 湧 來 的 難 民 。 他 在 該 區 興 建 海 星 堂 , 開 辦 了 兩 所 小 學 , 更 為 貧 民 設 立 免 費 醫 療 及 救 濟 服 務 。 海 星 堂 一 九 七 三 年 歸 教 區 管 理 , 文 神 父 則 繼 續 留 駐 海 星 堂 。

一 九 五 二 年 起 , 文 神 父 出 任 香 港 懲 教 署 義 務 特 派 司 鐸 , 一 九 七 七 年 獲 頒 授 榮 譽 勳 章  (Badge of Honor) , 一 九 八  五 年 更 獲 「MBE」 勳 銜 。 及 至 一 九 九 四 年 , 他 獲 得 「Colonial Prison Long Service Medal」 。

文 顯 榮 神 父 退 任 監 獄 專 職 司 鐸 後 , 獲 委 為 懲 教 處 終 身 榮 譽 特 派 司 鐸 。
2005 年 10 月 9 日

 

永遠懷念──文顯榮神父
牧杖

一 個 神 父 , 五 十 三 年 前 在 柴 灣 興 建 了 一 間 聖 堂 (海 星 堂) , 開 辦 兩 所 學 校 及 設 立 一 間 免 費 診 所 , 並 為 在 臨 時 安 置 區 的 難 民 安 排 救 濟 工 作 , 為 無 居 所 者 搭 建 木 屋 , 這 就 是 在 上 主 日 (十 月 二 日) 以 九 十 四 歲 高 齡 去 世 的 文 顯 榮 神 父 。 十 月 二 日 護 守 天 使 瞻 禮 日 , 深 信 文 神 父 是 在 他 的 護 守 天 使 護 送 下 回 到 天 父 身 邊 。

文 神 父 在 服 務 了 堂 區 超 過 二 十 年 之 後 交 由 其 他 神 父 接 棒 , 但 他 一 直 在 海 星 堂 居 住 , 總 共 就 住 了 五 十 三 年 , 我 相 信 在 香 港 是 前 無 古 人 , 後 無 來 者 。 有 哪 一 位 神 父 創 建 聖 堂 , 然 後 一 直 在 那 裡 工 作 和 居 住 五 十 三 年 直 到 自 己 去 世 ? 五 十 三 年 來 在 柴 灣 區 受 過 文 神 父 指 導 、 引 領 和 恩 惠 的 教 友 和 非 教 友 , 可 謂 不 計 其 數 ; 因 文 神 父 的 扶 助 而 有 今 天 的 成 就 的 也 不 少 ! 「無 文 神 父 , 就 無 海 星 堂」 , 這 句 話 一 點 也 不 過 份 !

我 有 幸 在 文 神 父 九 十 四 年 的 生 命 中 和 他 過 最 後 這 精 精 神 神 , 仍 在 工 作 的 四 年 ; 我 看 到 海 星 堂 區 教 友 與 他 感 情 之 深 , 對 他 的 愛 戴 ; 我 看 到 他 對 自 己 所 建 立 的 堂 區 和 學 校 從 未 間 斷 的 支 持 ; 我 看 到 一 個 積 極 樂 觀 , 滿 懷 信 德 的 長 者 ; 我 看 到 一 位 忠 心 侍 主 愛 人 的 傳 教 士 ; 我 看 到 一 位 我 們 作 為 後 輩 者 的 榜 樣 !

有 一 年 , 有 幾 個 月 的 時 間 我 舊 的 副 本 堂 調 任 , 新 副 本 堂 又 未 上 任 , 有 一 天 早 餐 時 文 神 父 對 我 說 : 「陳 神 父 , 昨 晚 我 記 起 一 件 事 , 不 好 意 思 , 我 忘 記 早 上 向 你 說 。 現 在 只 有 你 一 個 人 , 你 好 辛 苦 , 你 每 星 期 要 有 一 天 放 假 , 如 果 你 放 假 的 話 , 你 告 訴 我 , 我 可 以 在 這 裡 , 你 不 用 趕 回 來 , 如 果 醫 院 有 人 要 傅 油 , 工 友 或 其 他 人 陪 同 我 去 醫 院 的 話 , 我 都 可 以 做 。」 一 位 當 時 已 九 十 一 歲 的 老 神 父 , 毫 無 需 要 地 對 我 說 : 「不 好 意 思」 , 毫 無 需 要 地 請 纓 為 我 分 擔 工 作 , 向 我 說 出 這 番 話 真 令 我 感 動 , 令 我 起 敬 ! 更 令 我 欣 賞 和 學 習 的 是 他 還 有 這 份 心 火 , 這 份 細 心 , 這 份 關 懷 , 這 份 體 諒 ! 事 實 上 , 有 一 次 我 不 在 堂 區 的 時 候 , 他 真 的 接 到 電 話 後 到 醫 院 為 病 人 傅 油 !

除 了 堂 區 工 作 , 文 神 父 五 十 三 年 前 開 始 也 探 訪 監 獄 , 一 探 又 是 五 十 三 年 ! 相 信 不 少 堂 區 教 友 也 知 道 , 他 這 個 年 紀 , 仍 每 星 期 訂 二 百 五 十 份 公 教 報 , 分 幾 次 親 自 送 到 幾 間 監 獄 給 囚 友 , 直 到 他 入 院 前 一 天 的 下 午 (九 月 廿 九 日 入 院) , 仍 在 做 這 份 工 作 ! 為 主 為 人 , 直 到 最 後 一 口 氣 !

文 神 父 每 個 週 末 會 返 回 自 己 的 修 會 會 院 , 星 期 一 才 回 到 堂 區 , 所 以 只 有 在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 復 活 節 夜 間 慶 典 , 主 保 瞻 禮 等 大 日 子 才 和 我 們 一 起 共 祭 。 每 次 這 些 大 禮 儀 之 後 他 一 定 對 我 說 「昨 晚 好 好」 、 「好 開 心」 、 「禮 儀 wonderful」 、 「very beautiful」 、 「好 靚」 , 接 著 高 興 地 大 笑 幾 聲 。 在 堂 區 服 務 了 十 多 年 的 修 女 也 對 我 說 : 「我 從 未 聽 過 他 口 裡 說 不 好 的 說 話 。」 我 信 !
2005 年 10 月 9 日

 

柴灣海星堂信眾
悼念文顯榮神父

逾 七 百 信 徒 參 與 瑪 利 諾 會 文 顯 榮 神 父 的 守 靈 彌 撒 , 送 別 這 位 服 務 柴 灣 五 十 多 年 的 美 國 傳 教 士 。

瑪 利 諾 會 十 月 七 日 假 座 柴 灣 的 海 星 堂 , 為 文 神 父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禮 , 瑪 利 諾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畢 尚 華 神 父  (Sean P. Burke) 聯 同 二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翌 日 , 該 會 假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隨 即 出 殯 奉 柩 柴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守 靈 彌 撒 的 講 道 中 , 瑪 利 諾 會 高 培 理 神 父  (Vincent F. Corbelli) 說 : 「本 年 是 文 神 父 晉 鐸 六 十 五 周 年 , 他 對 我 說 , 他 會 用 《奇 妙 救 恩》 去 形 容 上 主 的 恩 寵 , 感 謝 天 主 時 常 愛 他 。 」 領 主 詠 中 , 眾 人 亦 特 地 為 神 父 誦 唱 一 首 《奇 妙 救 恩》 。

文 神 父 姪 女 Paula Edmonds 程 從 美 國 來 港 奔 喪 , 禮 畢 她 對 本 報 說 : 「在 我 心 目 中 , 他 是 一 位 出 色 的 司 鐸 。」

參 禮 者 當 中 , 不 少 是 多 年 居 於 該 區 的 年 長 信 徒 。 該 堂 區 信 徒 黃 沛 霖 曾 擔 任 懲 教 署 人 員 , 現 已 退 休 , 他 說 : 「我 看 見 文 神 父 盡 心 服 務 囚 犯 , 他 尤 其 關 心 青 少 年 犯 人 , 每 週 都 會 去 探 監 , 從 不 間 斷 。」 年 少 時 跟 隨 文 神 父 當 輔 祭 的 他 , 感 謝 神 父 為 堂 區 奉 獻 了 大 半 生 。 五 十 年 代 起 已 是 該 堂 區 信 徒 的 李 藹 拂 說 : 「神 父 關 心 整 個 柴 灣 區 的 居 民 , 堂 區 救 濟 對 象 無 分 宗 教 。」 五 、 六 十 年 代 , 柴 灣 區 大 部 份 居 民 生 活 貧 乏 , 海 星 堂 向 他 們 贈 予 糧 油 麵 條 。

另 外 , 教 區 勞 工 牧 民 中 心 (柴 灣) 助 理 程 序 幹 事 歐 陽 東 稱 , 他 們 計 劃 訪 問 區 內 信 徒 , 收 集 文 神 父 的 傳 教 事 跡 、 以 及 海 星 堂 的 歷 史 資 料 , 為 他 製 作 紀 念 專 輯 。
2005 年 10 月 16 日

 

向文顯榮神父致敬
關傑棠

文 神 父 是 美 國 瑪 利 諾 傳 教 修 會 神 父 , 十 月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九 十 有 四 , 不 折 不 扣 的 「笑 喪」 。 學 習 外 國 語 文 講 天 分 , 神 父 的 廣 東 話 不 算 靈 光 , 只 能 應 付 日 常 生 活 和 禮 儀 慶 典 。 不 過 傳 揚 福 音 還 是 行 動 見 證 比 說 話 更 重 要 。 五 十 三 年 前 文 神 父 在 港 島 東 區 的 柴 灣 「白 手 興 家」 , 建 立 了 「海 星 堂」 堂 區 。 由 退 位 讓 賢 , 全 情 投 入 監 獄 牧 靈 工 作 , 直 至 退 休 , 他 仍 住 在 上 址 。

五 十 年 代 是 中 國 大 陸 難 民 湧 入 香 港 的 高 峰 期 , 柴 灣 亦 成 了 抵 港 難 胞 集 中 地 之 一 。 大 家 可 以 想 像 , 文 神 父 與 同 儕 神 父 、 修 女 和 傳 道 員 是 怎 樣 的 忙 碌 ; 因 為 除 了 傳 教 , 他 / 她 們 更 當 上 老 師 、 醫 護 人 員 、 社 會 工 作 者 , 甚 至 是 建 築 師 。 政 府 撥 出 柴 灣 山 頭 , 交 瑪 利 諾 神 父 開 發 , 興 建 平 房 石 屋 , 好 消 化 當 時 抵 港 的 人 潮 。 昔 日 東 區 根 本 沒 有 足 夠 醫 療 設 施 , 贈 醫 施 藥 不 在 話 下 , 連 基 本 的 營 養 食 物 也 一 一 關 顧 。 那 段 日 子 , 試 問 柴 灣 居 民 有 誰 不 認 識 那 位 關 心 他 們 的 牧 者 Father Man 呢 ?

一 九 七 九 年 晉 鐸 後 , 我 給 派 遣 到 海 星 堂 服 務 , 那 時 文 神 父 已 退 下 火 線 , 全 情 投 入 探 訪 囚 犯 的 工 作 , 跟 我 們 一 塊 兒 住 。 每 天 黃 昏 , 看 見 他 拖 著 疲 乏 的 身 軀 回 來 , 便 知 道 這 位 老 傳 教 士 並 未 放 棄 迷 途 的 羊 群 。 全 港 懲 教 署 都 有 他 的 蹤 影 , 可 以 說 黑 白 兩 道 的 朋 友 都 尊 敬 我 們 的 Father Man , 後 來 政 府 冊 封 他 為 「太 平 紳 士」 , 真 是 實 至 名 歸 。 如 果 有 人 批 評 天 主 教 不 關 心 社 會 , 那 是 百 分 百 的 誤 會 , 從 一 九 四 八 年 中 共 解 放 大 陸 到 今 天 , 天 主 教 從 來 沒 有 放 棄 過 照 顧 香 港 市 民 。 文 神 父 便 是 個 活 生 生 的 見 證 ……

我 有 幸 跟 這 位 老 人 家 一 起 生 活 五 年 , 可 算 獲 益 良 多 ; 因 為 在 他 身 上 , 看 見 基 督 牧 者 的 身 影 , 就 是 那 份 默 默 耕 耘 , 無 私 的 奉 獻 。 有 一 點 我 印 象 特 別 深 刻 , 便 是 他 的 厚 道 和 包 容 。 除 非 你 請 教 他 , 對 方 從 來 不 會 炫 耀 自 己 過 去 在 堂 區 的 光 輝 歲 月 和 成 就 , 更 加 不 會 以 前 輩 身 份 對 我 們 這 班 小 伙 子 指 指 點 點 ; 所 以 「前 任」 本 堂 神 父 留 下 來 , 未 必 會 給 「現 任」 的 帶 來 壓 力 , 反 之 會 是 一 本 活 字 典 和 歷 史 書 幫 助 你 的 牧 民 工 作 。 用 香 港 俗 語 去 形 容 那 些 受 尊 敬 和 愛 戴 的 老 人 家 , 都 因 他 們 做 人 醒 目 , 「識 do」 ! 溝 通 收 放 自 如 , 沒 有 老 氣 橫 秋 的 壓 迫 感 。

文 神 父 為 人 謙 虛 厚 道 , 很 少 批 評 別 人 ; 只 記 得 一 次 他 跟 我 說 : 「那 個 年 代 許 多 人 領 洗 入 教 是 因 為 神 父 曾 經 幫 過 他 們 , 今 天 他 們 忘 記 Father Man 不 打 緊 , 最 可 惜 是 連 天 主 也 忘 記 了 !」 流 露 出 無 奈 的 神 情 。 的 確 , 文 神 父 曾 經 四 出 籌 募 獎 學 金 , 幫 助 了 一 些 青 年 負 笈 美 國 , 可 是 有 人 學 成 返 港 , 居 然 把 自 己 的 歷 史 改 寫 , 不 認 與 文 神 父 有 聯 繫 ! 人 有 時 很 無 情 。

與 其 說 為 文 神 父 靈 魂 早 登 天 國 祈 禱 , 倒 不 如 請 他 在 天 父 面 前 替 我 們 這 班 後 輩 神 父 說 幾 句 好 話 。
2005 年 10 月 3 日

 

文神父改變了我家  
海星堂添仔

從 五 十 年 代 初 開 始 的 三 十 年 , 柴 灣 被 稱 為 「紅 蕃 區」 , 圍 繞 著 海 星 堂 一 兩 公 里 範 圍 內 的 , 滿 是 自 行 搭 建 的 , 簡 陋 的 木 屋 , 文 神 父 在 探 望 這 些 貧 民 窟 的 時 候 , 認 識 了 我 的 父 母 和 三 位 長 兄 。

神 父 知 道 , 若 然 我 的 父 親 不 「戒 煙」 , 這 家 人 是 沒 有 希 望 的 , 他 一 面 力 勸 我 的 父 親 , 另 一 方 面 不 斷 接 濟 我 媽 和 兄 長 們 , 拯 救 他 們 免 於 飢 餓 和 貧 困 , 父 親 最 後 成 功 「戒 煙」 了 , 這 家 人 的 命 運 才 得 以 扭 轉 過 來 。 神 父 更 清 楚 , 如 果 一 家 的 長 子 能 多 受 一 點 教 育 , 他 的 弟 妹 將 更 有 機 會 獲 得 照 顧 , 因 此 , 不 管 大 哥 怎 樣 頑 劣 , 神 父 幾 經 轉 折 , 助 他 上 了 幾 年 小 學 , 但 就 是 因 為 有 了 這 幾 年 的 教 育 , 他 在 暴 動 時 期 , 當 了 警 察 , 他 現 在 的 退 休 生 活 還 是 很 不 錯 的 。 我 到 了 很 後 期 才 明 白 媽 媽 掛 在 口 邊 的 一 句 話 : 「我 一 生 人 沒 甚 麼 值 得 驕 傲 , 最 驕 傲 的 就 是 六 個 仔 女 , 無 一 個 是 「飛 仔 壞 蛋」 , 無 一 個 坐 過 半 天 牢 獄 。」

五 六 十 年 代 的 香 港 , 每 一 兩 年 就 會 遇 上 十 號 颱 風 , 每 次 風 災 後 , 文 神 父 都 會 探 望 包 括 我 家 在 內 的 這 些 木 屋 區 , 資 助 他 們 重 建 , 派 給 他 們 日 用 食 糧 , 最 後 神 父 從 美 國 的 恩 人 中 籌 得 善 款 , 在 今 日 東 區 醫 院 的 山 坡 上 , 搭 建 幾 百 間 石 屋 , 我 就 是 在 搬 進 石 屋 後 的 第 二 年 出 世 的 。 媽 媽 生 前 屢 次 叮 囑 我 們 , 要 永 遠 記 得 文 神 父 和 教 會 對 我 們 的 恩 典 。

神 父 知 道 修 和 聖 事 是 恩 寵 的 泉 源, 和 神 父 交 談 後 , 他 會 主 動 要 求 我 辦 告 解 的 , 就 在 這 十 多 年 間 的 告 解 聖 事 和 交 流 中 , 神 父 讓 我 知 道 教 會 的 倫 理 原 則 和 該 有 的 高 尚 情 操 。 我 即 使 犯 下 了 彌 天 的 大 罪 , 他 還 是 極 慈 祥 的 勸 勉 我 , 當 越 深 的 罪 過 帶 來 更 大 的 痛 苦 時 , 神 父 會 更 用 力 的 把 我 抱 在 他 的 懷 中 。

有 一 年 , 我 突 然 從 外 國 回 來 , 他 問 我 為 甚 麼 , 我 告 訴 他 , 原 本 約 定 和 我 見 面 的 朋 友 要 和 我 分 手 。 然 後 , 我 在 他 的 懷 裡 不 知 哭 了 多 久 , 他 引 一 段 他 最 喜 歡 的 保 祿 書 信 勸 慰 我 : 「我 們 現 在 是 籍 鏡 子 觀 看 , 模 糊 不 清 , 到 那 時 , 就 要 面 對 面 的 觀 看 了 , 我 現 在 所 認 識 的 , 只 是 局 部 的 , 那 時 我 就 要 全 認 清 了 。」 往 後 的 十 五 年 間 , 天 主 回 應 了 這 句 話 , 給 我 安 排 了 一 位 賢 淑 的 妻 子 和 兩 個 頑 皮 可 愛 的 兒 子 。

有 人 說 我 利 用 教 會 當 上 了 議 員 , 如 果 這 是 真 的 , 應 該 和 兩 個 人 有 絕 對 關 係 , 一 位 是 搞 聯 區 分 區 教 友 核 心 組 織 的 黎 和 樂 神 父 , 另 一 位 就 是 文 神 父 , 他 給 我 這 位 無 論 在 能 力 、 德 行 和 智 慧 都 力 有 不 逮 的 人 , 灌 注 聖 神 的 恩 寵 和 教 導 , 使 我 成 為 一 個 有 靈 魂 的 參 政 人 , 十 四 年 來 , 我 有 動 搖 和 極 度 恐 懼 的 時 刻 , 但 至 今 我 還 在 堅 持 信 念 。

十 月 二 日 下 午 四 時 許 , 在 颱 風 「龍 王」 的 狂 風 暴 雨 中 , 聖 神 把 神 父 的 靈 魂 接 到 天 父 那 裡 。 我 不 知 道 被 封 為 聖 人 的 要 求 和 原 則 , 但 我 肯 定 , 文 神 父 在 柴 灣 人 心 中 , 是 不 折 不 扣 的 主 保 聖 人 。
2005 年 11 月 13 日

 

活在心中的文神父     
李麗娟

十 月 二 日 下 午 四 時 三 十 分 , 接 到 文 神 父 去 世 的 消 息 , 連 日 來 勾 起 我 一 串 串 的 思 念 , 領 我 回 到 五 十 年 前 在 柴 灣 海 星 堂 歡 樂 的 日 子 。

我 們 這 一 班 既 積 極 又 淘 氣 的 小 姑 娘 常 說 : 「Father 偏 心 , 錫 晒 boys 唔 錫 girls 。」 因 Father 常 帶 boys 去 踢 足 球 , 又 帶 他 們 看 球 賽 , 還 替 他 們 補 習 英 文 , 這 些 girls 是 沒 有 份 的 。 但 對 girls , Father 是 用 另 一 方 式 提 點 帶 領 。

某 年 文 神 父 生 日 , 修 女 特 意 送 給 文 神 父 一 枝 金 色 而 漂 亮 的 聖 體 燈 , 放 在 祭 台 旁 光 耀 奪 目 。 某 天 , 我 無 意 間 把 聖 體 燈 弄 跌 在 地 上 , 盛 滿 油 的 玻 璃 杯 打 破 了 。 我 哭 著 奔 告 文 神 父 , 他 一 聲 不 響 , 穿 著 那 白 白 的 長 袍 跪 在 地 上 , 拾 起 玻 璃 碎 片 及 清 潔 地 板 , 我 只 曉 得 哭 著 站 在 一 旁 望 著 他 抹 地 板 。 後 來 他 在 洗 手 盆 清 潔 時 , 可 能 油 漬 關 係 , 洗 手 盆 塞 了 , 他 拿 起 泵 把 大 力 一 按 , 水 花 四 濺 , 臉 和 衣 服 都 濕 了 。 我 看 見 便 破 涕 為 笑 , 他 聽 到 我 的 笑 聲 , 轉 面 給 我 作 個 鬼 臉 。 後 來 他 對 我 說 : 「你 的 補 贖 就 是 : 明 天 替 我 到 公 進 社 買 回 一 隻 油 杯 , 但 不 要 讓 修 女 知 道 。」

記 得 入 修 院 前 , 往 見 文 神 父 , 請 他 給 予 教 訓 及 提 示 , 他 贈 我 「恆 心」 二 字 。 「恆 心」 實 踐 起 來 談 何 容 易 , 而 文 神 父 做 到 了 。 他 用 他 的 生 命 告 訴 我 們 , 教 育 我 們 甚 麼 是 「恆 心」 。 他 在 柴 灣 的 五 十 三 年 來 探 訪 監 獄 及 懲 教 署 , 對 監 獄 的 兄 弟 不 離 不 棄 , 幫 助 他 們 回 歸 正 道 , 直 至 最 後 的 一 口 氣 。

他 默 默 耕 耘 , 欣 然 付 出 , 從 不 計 較 , 生 活 簡 樸 , 待 人 處 事 令 人 產 生 潛 移 默 化 的 作 用 , 我 們 就 在 這 關 愛 的 環 境 中 成 長 了 。

數 年 後 我 們 都 搬 離 柴 灣 , 而 柴 灣 的 環 境 亦 起 了 很 大 的 變 化 。 我 們 一 離 就 是 四 十 年 多 , 這 班 淘 氣 的 小 姑 娘 , 有 些 已 是 兒 孫 滿 堂 了 。

近 兩 年 我 們 才 與 文 神 父 重 聚 , 他 已 白 髮 蒼 蒼 而 精 神 很 好 , 常 展 露 慈 祥 的 笑 容 。 雖 耳 目 欠 佳 , 但 很 專 注 望 著 我 們 , 聆 聽 我 們 的 談 笑 , 樂 在 其 中 。 特 別 本 年 文 神 父 生 日 及 五 月 廿 四 日 的 聚 會 , 我 們 都 非 常 開 心 , 還 替 他 拍 了 很 多 相 片 留 念 , 想 不 到 這 是 與 他 最 後 一 次 相 聚 。

文 神 父 雖 離 世 , 但 我 們 深 信 他 已 接 受 天 主 為 他 準 備 的 榮 冠 , 享 受 著 天 堂 的 盛 宴 。 十 月 八 日 我 感 覺 參 加 的 不 是 一 個 喪 禮 , 而 是 一 個 盛 會 ── 一 個 永 恆 的 宴 會 。 我 更 開 心 文 神 父 能 安 葬 在 柴 灣 , 所 謂 活 於 斯 , 葬 於 斯 , 是 柴 灣 人 的 福 氣 。

文 神 父 , 您 的 精 神 永 活 在 我 們 心 中 , 我 們 以 您 為 榮 。
2005 年 11 月 13 日

 

我的恩師文顯榮     
孔智剛

那 是 五 十 年 前 的 事 了 。

那 時 我 家 住 在 赤 柱 漁 村 。 因 為 當 時 只 有 三 幾 家 教 友 , 所 以 我 對 很 多 每 天 或 每 主 日 到 聖 衣 堂 去 做 彌 撒 的 瑪 利 諾 會 神 父 都 相 當 熟 落 , 也 經 常 上 「紅 樓」 去 拜 望 他 們 。 但 始 終 沒 有 機 會 認 識 文 神 父 , 因 為 他 當 時 是 柴 灣 海 星 堂 的 本 堂 司 鐸 , 日 夜 忙 著 照 顧 那 裡 的 貧 苦 百 姓 , 他 心 愛 的 羊 群 。

記 得 是 酷 暑 七 月 的 一 個 下 午 , 剛 踏 上 初 中 階 段 的 我 , 聯 同 幾 位 同 學 沿 著 往 「紅 樓」 的 山 路 走 去 , 途 中 採 摘 了 不 少 山 稔 、 油 柑 子 等 野 果 來 吃 , 很 是 得 意 。

不 覺 間 , 很 快 就 到 了 「紅 樓」 , 只 見 在 花 園 裡 , 有 一 位 和 藹 可 親 的 中 年 神 父 , 穿 著 一 對 簡 陋 不 像 樣 的 「龍 船 鞋」 , 身 上 穿 著 粗 糙 的 便 服 , 正 手 拿 著 經 書 , 正 在 漫 步 祈 禱 。 有 人 告 訴 我 , 原 來 他 就 是 文 顯 榮 神 父 。

由 於 我 們 一 時 口 渴 , 一 見 神 父 就 不 期 然 地 開 口 說 : 「神 父 , 我 們 口 渴 啊 , 請 我 們 喝 一 杯 水 , 可 以 嗎 ?」

文 神 父 見 我 們 一 班 窮 孩 子 , 立 即 動 了 憐 憫 的 心 , 應 聲 回 答 說 : 「當 然 可 以 啦 。」 說 著 , 就 放 下 手 上 的 經 本 , 歡 天 喜 地 地 帶 我 們 登 堂 入 室 , 跑 上 二 樓 , 從 雪 櫃 裡 掏 出 能 有 的 給 我 們 任 意 取 用 。 只 吩 咐 我 們 別 吵 鬧 , 免 致 打 擾 住 所 的 清 靜 。

我 們 飲 用 完 畢 , 說 聲 多 謝 後 , 見 神 父 好 人 一 個 , 又 想 多 得 一 點 , 問 道 : 「神 父 , 你 一 定 有 許 多 外 國 郵 票 , 可 以 給 我 們 幾 個 嗎 ?」

文 神 父 見 我 們 幾 個 窮 孩 子 , 衣 著 破 舊 , 沒 有 答 應 給 我 們 郵 票 , 卻 帶 領 我 們 到 他 的 房 間 去 , 指 著 堆 滿 了 每 一 角 落 的 從 美 國 人 民 送 來 的 衣 物 , 叫 我 們 各 人 隨 便 揀 一 些 回 家 使 用 。 我 們 細 心 選 取 了 自 己 喜 歡 的 衣 服 後 , 文 神 父 又 笑 咪 咪 地 出 現 了 , 說 : 「好 孩 子 , 這 些 衣 服 可 能 為 你 們 不 合 用 , 喜 歡 的 , 可 以 拿 回 家 叫 媽 媽 修 改 一 改 , 好 嗎 ? 我 沒 有 郵 票 , 但 可 送 給 你 們 每 人 一 張 聖 相 !」 說 著 就 從 衣 袋 裡 拿 出 幾 張 不 同 的 聖 相 來 , 讓 我 們 各 自 選 取 一 張 。 我 隨 便 地 拿 了 一 張 , 再 說 聲 多 謝 , 便 轉 身 拾 起 已 揀 好 了 幾 件 衣 物 , 「滿 載 而 歸」 , 下 山 回 家 去 了 。

回 到 家 裡 , 我 把 遇 見 神 父 獲 贈 厚 禮 的 經 歷 , 同 媽 媽 講 述 了 一 遍 之 後 。 回 到 房 裡 , 急 急 拿 出 聖 相 來 仔 細 看 看 。 天 啊 , 那 竟 然 是 一 張 我 從 未 見 過 的 聖 像 ! 那 是 一 幅 黃 色 的 畫 像 : 溫 良 的 主 耶 穌 手 拍 著 前 面 一 個 年 輕 人 的 肩 膀 , 下 面 寫 著 : 「Come. Follow me! (來 , 跟 隨 我 !) 」

我 從 小 就 喜 歡 跟 媽 媽 每 天 去 聖 堂 參 與 感 恩 聖 祭 , 做 輔 祭 , 也 想 做 神 父 , 相 熟 的 神 父 修 女 也 提 示 我 , 叫 我 考 慮 入 修 院 , 但 我 始 終 為 了 種 種 世 俗 的 吸 引 , 未 能 下 定 決 心 , 猶 豫 了 好 一 段 時 間 。 但 是 , 這 一 次 同 文 神 父 的 相 遇 , 見 到 他 捨 己 為 人 , 神 貧 樸 素 , 溫 和 良 善 的 精 神 , 再 看 看 聖 相 中 的 耶 穌 , 彷 彿 聽 到 那 句 「來 , 跟 隨 我」 的 說 話 真 是 對 我 說 的 ! 我 無 法 逃 避 , 無 法 抗 拒 。 我 投 降 了 , 當 下 就 下 定 了 決 心 , 要 跟 隨 耶 穌 , 做 一 個 好 像 文 神 父 那 樣 的 神 父 。

事 隔 了 半 個 世 紀 , 我 沒 有 福 氣 同 文 神 父 共 事 , 也 未 嘗 有 機 會 認 真 感 謝 他 和 告 訴 他 , 他 對 我 一 生 的 影 響 。 但 我 從 很 多 友 人 的 口 中 , 得 悉 他 在 柴 灣 做 主 任 司 鐸 時 , 真 是 愛 民 如 子 , 全 心 奉 獻 ; 同 時 又 經 常 去 赤 柱 或 其 他 監 獄 去 探 望 囚 犯 , 給 他 們 帶 送 天 父 的 關 愛 , 他 真 是 一 個 好 牧 人 , 基 督 忠 實 的 跟 隨 者 , 無 怪 乎 他 的 一 言 一 行 都 有 那 麼 大 的 魅 力 了 。

文 神 父 , 你 為 香 港 教 會 , 為 我 中 華 千 萬 貧 苦 大 眾 , 弱 勢 社 群 默 默 耕 耘 , 刻 苦 犧 牲 , 任 勞 任 怨 , 帶 領 了 無 數 人 靈 獲 得 救 恩 , 也 影 響 了 我 的 一 生 , 改 變 了 我 的 命 運 , 我 們 感 謝 你 , 永 遠 懷 念 你 !

後 記 : 日 前 我 同 胞 妹 特 意 回 去 赤 柱 「懷 舊」 一 番 , 踏 入 聖 亞 納 堂 時 , 赫 然 從 一 張 「通 功 單」 上 得 悉 , 我 一 生 最 尊 崇 的 文 顯 榮 神 父 已 於 十 月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我 未 能 見 他 老 人 家 最 後 一 面 , 也 未 能 參 與 他 的 追 悼 彌 撒 , 為 他 祝 禱 , 真 好 像 欠 了 他 一 個 情 , 惟 有 發 表 本 文 , 作 為 我 送 給 他 老 人 家 的 「悼 文」 , 聊 表 我 感 恩 、 孝 愛 之 心 。 文 神 父 , 安 息 吧 , 請 在 天 父 前 為 我 們 —— 你 一 眾 的 小 羊 祈 禱 ! 亞 孟 。
作者為慈幼會神父
2005 年 11 月 20 日

 

文顯榮的「仁」   
海星堂亞呂

我 本 來 只 參 加 文 顯 榮 神 父 星 期 五 晚 間 的 守 靈 彌 撒 。 到 聖 堂 前 , 我 先 到 老 人 院 探 望 八 十 二 歲 的 母 親 。 她 行 動 不 便 , 需 枴 扙 支 撐 , 當 晚 她 有 些 頭 暈 , 但 知 道 我 要 參 加 文 神 父 的 守 靈 禮 儀 時 , 精 神 竟 像 注 射 了 強 心 針 般 , 病 容 竟 一 掃 而 空 , 主 動 要 求 參 加 彌 撒 。 她 堅 定 地 說 : 「如 果 我 不 能 夠 送 他 最 後 一 程 , 定 必 終 身 遺 憾 。」

在 二 十 世 紀 五 、 六 十 年 代 間 , 我 的 父 母 隨 著 難 民 湧 至 香 港 。 這 些 難 民 大 多 生 活 艱 苦 , 文 神 父 經 常 探 訪 他 們 和 派 發 衣 食 用 品 。 一 九 六 二 年 , 颱 風 溫 黛 吹 襲 香 港 , 吹 毀 了 我 們 的 山 邊 木 屋 , 媽 媽 抱 著 嬰 孩 的 我 和 爸 爸 帶 著 五 個 兄 姊 逃 到 工 廠 大 廈 避 風 災 。 當 時 我 們 身 無 長 物 , 擔 心 著 無 家 可 歸 、 無 米 可 炊 。 就 在 這 刻 , 文 神 父 給 了 媽 媽 六 十 元 救 濟 金 , 以 濟 燃 眉 之 急 。 當 時 建 築 工 人 日 薪 約 三 、 四 元 , 這 六 十 元 是 筆 很 可 觀 的 數 目 。 這 份 施 恩 與 關 懷 感 動 了 媽 媽 投 入 教 會 的 懷 抱 , 也 讓 我 能 在 嬰 孩 期 間 受 洗 , 從 小 就 在 主 的 恩 寵 中 成 長 。

一 九 八 二 年 某 天 下 午 , 文 神 父 , 他 親 切 地 跟 我 說 , 他 需 要 一 隊 籃 球 隊 到 大 潭 女 子 教 導 所 與 年 輕 「女 囚 友」 作 友 誼 賽 。 我 直 率 地 回 答 : 「她 們 很 兇 的 , 恐 怕 ……」 文 神 父 慈 祥 而 嚴 肅 地 教 訓 我 說 : 「她 們 都 是  Good Girl ! 是 好 好 嘅 女 仔 , 不 是 『女 監 犯』 。 她 們 很 可 愛 , 很 美 麗 , 在 教 導 所 生 活 單 調 , 需 要 朋 友 探 訪 並 渴 望 與 其 他 球 隊 作 友 誼 賽 。」 我 被 文 神 父 那 份 真 誠 打 動 , 便 組 織 了 海 星 堂 第 一 支 女 子 籃 球 隊 ……

回 家 後 , 腦 海 裡 不 斷 縈 繞 著 這 兩 個 生 命 的 片 段 及 母 親 的 反 應 。 那 「女 監 犯」 與 「女 孩 子」 的 教 導 , 教 曉 我 尊 重 別 人 。 文 神 父 眼 裡 只 有 「人」 , 沒 有 身 份 階 級 , 人 人 都 是 可 愛 而 有 價 值 的 ; 文 神 父 的 心 裡 只 有 「仁」 , 沒 有 保 留 地 施 恩 給 每 個 兄 弟 姊 妹 。

我 的 心 愈 想 就 愈 震 撼 , 我 渴 望 翌 日 能 對 這 位 「慈 父」 作 最 後 的 致 敬 , 參 與 辭 靈 彌 撒 , 便 推 掉 星 期 六 早 上 的 工 作 。

此 刻 文 神 父 已 逝 世 , 我 才 體 會 到 這 位 相 識 四 十 三 載 的 神 父 是 那 麼 親 、 那 麼 近 、 那 麼 暖 。 在 辭 靈 禮 裡 , 我 瞻 仰 文 神 父 的 遺 體 時 , 不 禁 熱 淚 盈 眶 , 並 撫 問 仍 在 世 上 的 自 己 應 怎 樣 仿 效 他 那 崇 高 的 仁 愛 品 德 。

我 想 , 主 , 你 正 提 醒 我 要 學 習 文 神 父 對 「人」 和 施 「仁」 的 態 度 , 以 言 以 行 見 證 天 主 的 慈 愛 。
2005 年 11 月 20 日

 

文顯榮神父與我   
陶成章

文 顯 榮 神 父 一 九 四 0 年 晉 鐸 後 派 到 廣 西 梧 州 學 粵 語 , 一 九 四 一 年 在 丹 竹 小 修 院 教 英 文 , 四 三 年 調 往 白 沙 鎮 任 本 堂 。 同 年 因 盟 軍 在 丹 竹 建 機 場 , 修 院 被 逼 遷 往 白 沙 (昔 日 南 寧 教 區 小 修 院 空 置 的 房 舍) , 與 聖 堂 近 在 咫 尺 , 主 日 我 們 輪 流 去 做 輔 祭 。

神 父 住 的 宿 舍 是 租 借 的 , 極 之 簡 陋 。 無 水 電 供 應 , 要 點 油 燈 ; 只 有 在 大 瞻 禮 時 才 用 大 光 燈 , 食 水 從 河 邊 挑 回 來 , 睡 的 是 木 板 床 , 有 一 次 下 鄉 傳 教 睡 在 禾 稈 堆 上 過 夜 , 他 還 笑 著 說 龍 床 不 如 狗 竇 , 如 廁 只 有 用 馬 桶 ; 這 樣 的 生 活 , 對 我 們 從 鄉 下 來 的 小 伙 子 來 說 是 習 慣 的 ; 而 對 從 美 國 千 里 迢 迢 來 中 國 傳 教 的 文 神 父 來 說 , 他 入 鄉 隨 俗 , 不 畏 艱 難 的 精 神 , 有 如 雷 鳴 遠 神 父 , 確 實 令 人 敬 佩 萬 分 。

一 九 四 四 年 日 寇 入 侵 廣 西 , 文 神 父 奉 命 到 重 慶 任 隨 軍 神 師 , 而 修 院 又 逃 難 到 猺 山 的 「都 榜 天 主 堂」 , 那 裡 有 四 棟 堡 壘 式 大 樓 , 可 以 防 止 盜 賊 進 入 , 我 們 二 十 位 修 生 就 住 了 一 棟 。 當 時 是 半 工 讀 , 養 養 雞 , 種 種 菜 等 , 自 食 其 力 。 早 餐 食 雜 糧 , 只 有 晚 餐 一 頓 飽 , 猶 如 天 天 守 大 齋 , 文 神 父 知 道 我 們 的 苦 況 後 , 遂 向 美 軍 籌 款 接 濟 , 用 軍 機 將 善 款 送 到 都 榜 空 投 給 我 們 。 當 天 我 們 在 河 邊 洗 澡 , 看 見 一 架 盟 軍 軍 機 飛 來 , 低 飛 轉 了 兩 周 , 看 準 目 標 就 投 下 了 一 大 竹 籮 來 , 我 們 拾 起 並 高 舉 揮 手 歡 呼 , 盟 軍 軍 機 才 高 飛 而 去 , 籮 內 有 些 彌 撒 用 品 及 四 萬 關 金 (約 等 值 一 萬 美 元) 。

消 息 一 傳 出 去 , 馬 上 引 起 土 匪 的 垂 涎 , 他 們 圍 攻 天 主 堂 , 高 班 同 學 以 簡 陋 的 步 槍 苦 苦 地 守 了 兩 日 , 才 獲 救 兵 解 圍 , 天 主 保 佑 , 大 家 都 平 安 無 事 。 一 九 四 五 年 和 平 之 後 , 文 神 父 被 派 到 都 榜 任 本 堂 , 直 至 被 驅 逐 出 境 。 在 海 星 堂 時 期 , 文 神 父 常 有 接 濟 他 服 務 過 的 兩 個 堂 區 : 白 沙 及 都 榜 。

一 九 五 二 年 文 神 父 在 柴 灣 創 立 了 海 星 堂 , 我 則 於 一 九 六 0 年 調 到 柴 灣 , 師 生 合 作 , 不 亦 樂 乎 。 首 日 「返 工」 見 面 , 他 對 我 說 : 「Simeon  (我 的 聖 名) 柴 灣 教 友 好 好 , 歡 迎 你 來 幫 我 , 你 做 乜 嘢 都 得 , 不 必 問 我 , 做 錯 我 會 話 你 知 。」 這 幾 句 話 我 永 遠 都 記 得 。 於 是 我 就 放 瞻 成 立 各 善 會 , 辦 各 種 活 動 , 教 友 的 紅 白 事 以 及 嬰 兒 領 洗 , 我 都 一 手 包 辦 , 停 辦 診 所 , 開 幼 稚 園 等 …… 都 是 我 作 主 的 , 他 是 絕 對 信 任 我 所 做 的 一 切 。

我 喜 愛 勞 動 , 每 天 幹 一 兩 小 時 活 當 作 運 動 , 把 聖 堂 前 後 闢 為 花 園 , 親 建 聖 母 山 , 文 顯 榮 神 父 見 我 做 到 汗 流 浹 背 , 笑 著 說 : 「Don’t do so hard, Simeon , 慢 慢 , 哈 哈 !」 可 見 他 很 關 心 我 的 健 康 。

一 九 六 五 年 六 月 十 六 日 , 是 他 晉 鐸 銀 禧 慶 日 , 我 準 備 同 他 大 肆 慶 祝 , 這 次 可 「撞 板」 了 , 他 嚴 厲 的 對 我 說 : 「No!」 他 的 意 思 是 不 要 勞 民 傷 財 。 還 引 用 經 上 說 : 「我 們 傳 福 音 , 日 夜 操 作 免 得 加 給 你 們 任 何 人 負 擔 (得 二 : 9)」

一 九 六 六 年 他 回 國 休 假 , 蘇 神 父  (Fr. Saucci)  對 我 說 : 「Fr. To , 你 設 計 , 我 負 責 向 瑪 利 諾 會 申 請 資 金 , 一 齊 來 把 聖 堂 裝 修 裝 修 。」 於 是 , 我 請 堂 區 請 年 幫 忙 把 所 有 宿 舍 粉 刷 一 新 , 且 裝 上 空 調 ; 聖 堂 則 更 換 音 響 , 增 加 風 扇 , 坐 椅 換 成 長 跪 櫈 , 聖 所 鋪 上 紅 地 氈 , 美 輪 美 奐 , 他 回 來 看 見 後 驚 訝 的 說 : 「Wonderful! Much different , 好 極 , 全 都 變 了 。」

一 次 , 堂 區 青 年 會 借 維 多 利 亞 球 場 進 行 籃 球 比 賽 , 有 幾 個 「飛 仔」 走 來 , 不 分 青 紅 皂 白 就 把 會 長 推 入 廁 所 拳 打 腳 踢 地 說 : 「靚 仔 , 夠 膽 來 維 多 利 亞 球 場 打 波 , 乜 堂 口 呀 ? 邊 個 係 堂 主 ?」 會 長 心 驚 膽 戰 地 說 : 「海 星 堂 , 文 顯 榮 神 父 。」 對 方 愕 然 地 說 : 「啊 ! 自 己 友 , 對 唔 住 , 我 地 走 。」 可 見 文 神 父 的 大 名 , 黑 道 朋 友 也 要 「俾 面」 , 相 信 那 位 「飛 仔」 是 在 赤 柱 教 導 所 受 了 文 神 父 的 感 化 吧 !

一 九 七 三 年 文 神 父 有 意 退 休 , 想 我 接 位 , 好 讓 他 專 職 監 獄 的 牧 靈 工 作 。 徐 誠 斌 主 教 對 我 說 若 你 不 接 受 , 可 能 你 們 兩 位 都 要 離 開 柴 灣 , 我 倆 都 捨 不 得 海 星 堂 , 故 我 接 受 了 主 教 的 安 排 , 文 神 父 留 下 作 我 的 顧 問 , 何 樂 而 不 為 呢 ? 之 後 接 我 位 的 多 位 本 堂 神 父 , 都 樂 意 文 神 父 繼 續 住 在 海 星 堂 。 愛 說 笑 的 陳 德 雄 神 父 曾 打 趣 地 說 : 「若 我 夠 膽 趕 走 文 神 父 , 教 友 不 打 死 我 才 怪 呢 !」 哈 哈 ! 他 認 真 受 歡 迎 。

本 年 九 月 三 十 日 得 悉 文 神 父 入 了 聖 保 祿 醫 院 , 我 正 想 找 時 間 去 探 望 他 , 萬 萬 想 不 到 十 月 二 日 傳 來 噩 耗 , 他 已 魂 歸 父 家 ; 毋 庸 置 疑 , 他 已 在 天 國 享 受 無 窮 福 樂 , 所 以 , 在 彌 撒 中 , 我 無 須 求 主 垂 憐 給 他 早 登 天 國 , 反 而 求 他 在 天 主 面 前 轉 達 我 們 的 祈 禱 。 我 相 識 文 神 父 六 十 餘 年 , 他 的 謙 虛 德 行 , 對 內 地 教 會 的 關 懷 支 援 , 海 星 堂 的 牧 民 建 樹 及 監 獄 福 傳 的 貢 獻 , 若 一 一 記 錄 下 來 , 那 可 是 一 本 聖 人 傳 記 了 。
2005 年 12 月 4, 11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Maryknoll Fathers & Brothers, 2011.
國天主教傳教會與香港, 何心平著, 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研宄中心, 2011.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