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U, Uen-Chi Thomas
余遠之神父 (榮洪)

* Birth in Hong Kong: [22 September 1914]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15 August 1940]
* Death in Hong Kong: [15 February 1987]

* Haifeng City, Catholic Mission: [1941]
* Swa Bue Catholic Church, Haifeng: [1948] - [1950]
* Catholic Mission, Caine Road: [1951]
* Assistant at St Teresa
s Church, Kowloon: [1952] - [1953]
* Rector of Holy Cross Church, Shaukiwan: [1953] - [1962]
* Supervisor & Headmaster of Holy Cross School, Shaukiwan: [1957] - [1962]
* Ss. Peter & Paul Church, Yuen Long: Rector [1962] - [1969]
*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amshuipo: Parish Priest [1969] - [1974]
* Mother of Good Counsel Church, San Po Kong: Parish Priest [1974] - [1977]
*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amshuipo: [1977] - [1986]
* Supervisor of Ying Yin School, Yuen Long: [1963] - [1964]
* Ng Wah College, San Po Kong: Superior [1975] - [1986]


余遠之
(U, Uen-Chi Thomas 1914-1987)
一 九 一 四 年 九 月 廿 二 日 在 香 港 出 生 , 一 九 二 六 年 二 月 廿 五 日 加 入 香 港 修 院 , 一 九 三 三 年 入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四 0 年 八 月 十 五 日 晉 鐸 , 隨 後 往 海 豐 工 作 。 戰 後 返 港 , 出 任 聖 德 肋 撒 堂 助 理 司 鐸 , 一 九 五 三 年 , 為 聖 十 字 架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六 二 至 一 九 六 九 年 , 為 元 朗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 並 任 崇 德 英 文 書 院 校 監 。 一 九 六 九 年 , 任 九 龍 聖 方 濟 各 堂 助 理 主 任 。 一 九 七 四 年 至 一 九 七 七 年 , 在 善 導 之 母 堂 服 務 。 一 九 七 七 年 , 再 奉 派 往 聖 方 濟 各 堂 。 於 一 九 八 七 年 二 月 十 五 日 逝 世 。

 

余神父銀禧頌詞并序

余 公 廣 東 中 山 人 也 , 少 承 母 訓 , 渥 苛 主 恩 , 敦 厚 寡 言 , 圭 壁 持 躬 , 於 一 九 二 六 年 春 , 進 無 原 罪 小 修 院 , 繼 入 華 南 總 修 院 潛 修 , 一 九 四 0 年 八 月 十 五 日 晉 鐸 。 兩 星 期 後 , 奉 委 往 海 豐 縣 協 助 傳 教 工 作 ; 是 年 冬 返 港 服 務 。 翌 年 太 平 洋 戰 事 爆 發 , 香 港 淪 陷 , 公 遂 赴 海 豐 , 服 務 於 汕 尾 聖 伯 多 祿 堂 。 抗 戰 期 間 , 傳 教 工 作 , 遭 受 嚴 重 打 擊 , 因 所 有 外 籍 神 父 , 皆 被 困 於 集 中 營 , 或 被 迫 離 境 , 不 能 再 執 行 傳 教 工 作 ; 職 是 之 故 , 傳 教 重 擔 , 完 全 落 國 籍 神 父 肩 上 , 每 位 神 父 須 負 責 數 堂 區 工 作 , 公 自 然 不 能 例 外 。 維 時 地 方 多 故 , 治 安 不 良 , 盜 賊 如 毛 , 人 心 浮 動 , 公 以 大 無 畏 精 神 , 履 險 如 夷 , 村 過 村 , 鎮 過 鎮 , 宣 傳 天 國 福 音 , 撫 慰 群 羊 。 同 時 各 區 , 百 病 流 行 , 鄉 民 多 患 水 腫 、 皮 膚 病 、 瘧 疾 、 營 養 不 良 等 症 ; 公 疴 瘃 在 抱 , 愛 人 為 懷 , 不 惜 冒 險 , 常 往 來 於 香 港 與 海 豐 之 間 , 購 運 藥 物 , 施 醫 贈 藥 , 受 其 惠 者 , 不 知 凡 幾 。 一 九 四 五 年 , 公 不 忍 各 地 兒 童 慘 遭 戰 爭 洗 禮 之 後 , 又 遭 受 失 學 之 苦 , 逐 竭 力 籌 款 , 創 辦 聖 心 學 校 , 以 免 兒 童 失 學 之 苦 。 一 九 四 九 年 , 復 於 海 豐 城 內 設 立 學 生 宿 舍 , 公 遂 負 起 傳 教 、 行 醫 、 教 學 之 責 。 公 以 一 人 之 身 , 兼 任 三 種 重 要 之 職 , 馴 至 積 勞 成 疾 , 不 得 於 一 九 五 0 年 回 港 診 治 。 翌 年 一 月 奉 委 往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服 務 , 建 設 殊 多 。 一 九 五 三 年 , 奉 調 任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本 堂 司 鐸 。 就 職 後 即 創 辦 十 字 架 學 校 , 成 績 卓 著 。 數 年 後 , 公 以 苦 幹 精 神 , 將 原 有 殘 破 不 堪 之 舊 聖 堂 , 改 建 為 美 奐 美 輪 之 新 聖 堂 。 此 外 又 竭 力 推 進 各 項 公 教 活 動 , 如 擴 展 聖 母 軍 等 , 種 種 建 設 , 難 以 枚 舉 。 一 九 六 三 年 九 月 十 五 日 , 奉 調 任 新 界 元 朗 區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 兼 任 崇 德 英 文 書 院 , 崇 德 學 校 校 監 , 就 職 迄 今 , 建 設 不 少 。

教 友 等 想 當 年 甘 棠 之 遺 愛 , 喜 今 日 銀 禧 之 良 辰 , 爰 歌 樂 只 之 章 , 敬 上 南 山 之 祝 。 其 詞 曰 :

余大司鐸,抱璞懷真。潛心三絕,中山一人。
寡言敦厚,峻德日新。榮膺鐸品,銀禧良辰。
公昔傳教,不辭艱辛。救靈無數,得教真神。
施醫贈藥,妙手回春。育才興學,愛眾親仁。
敝邑何幸,沾恩獨隆。疴瘃在抱,允推我公。
甘棠遺愛,求誌寸衷。港九新界,同仰高風。
主恆眷顧,天福無窮。

海豐僑港全體教友敬頌
主曆一九六五年八月十五日

1965 年 8 月 20 日

 

Death of Father Thomas U Uen Chi
R.I.P.

Father Thomas U Uen Chi of St. Francis of Assisi Parish died in his sleep on Sunday, 15 February 1987, aged 73.

Father U was ordained priest in 1940 and served in the parishes of the diocese for almost 47 years.
20 February 1987



與余遠之神父在一起的時候
不辭勞苦的牧者
陳若望

余 遠 之 神 父 是 我 四 十 多 年 來 的 好 朋 友 , 好 校 長 和 好 導 師 。

最 近 , 他 又 病 倒 了 , 且 雙 腳 曾 因 跌 傷 而 不 良 於 行 , 使 我 不 禁 想 起 , 曾 幾 何 時 , 他 是 多 麼 活 躍 。 我 曾 與 他 駕 著 單 車 , 馳 騁 在 迂 迴 曲 折 的 田 徑 小 路 上 , 跑 遍 海 豐 教 區 各 村 落 。 他 不 但 善 游 泳 , 且 是 各 種 球 類 的 好 手 。 如 今 , 年 老 多 病 , 只 好 躺 在 床 上 , 不 能 探 訪 別 人 , 只 有 等 待 別 人 探 訪 他 。 假 若 我 們 處 此 晚 景 , 又 將 有 何 感 受 呢 ?

從 十 二 歲 開 始 , 我 就 認 識 了 他 。 他 是 個 多 做 事 少 說 話 的 人 , 對 於 海 豐 教 區 的 傳 教 事 業 , 不 遺 餘 力 。 海 豐 傳 教 事 業 的 興 盛 , 實 與 余 神 父 的 努 力 分 不 開 。

海 豐 雖 然 地 大 物 博 , 可 是 農 民 的 生 活 卻 苦 不 堪 言 , 由 於 教 育 落 後 , 農 民 的 腦 袋 充 滿 封 建 、 迷 信 意 識 。 他 們 成 年 累 月 辛 辛 苦 苦 地 勞 動 , 住 的 是 草 寮 , 吃 的 是 番 薯 與 生 鹹 魚 仔 和 鹹 菜 , 穿 的 是 破 麻 布 衣 , 整 天 赤 著 雙 腳 跑 路 , 有 時 , 甚 至 兩 餐 也 不 飽 。 所 有 到 此 傳 教 的 神 父 , 首 先 必 須 熟 習 當 地 的 語 言 , 就 是 這 樣 地 跟 他 們 生 活 在 一 起 , 與 他 們 同 食 、 同 住 、 同 工 作 , 親 身 體 驗 到 他 們 艱 苦 的 經 驗 後 , 才 開 始 向 他 們 傳 授 福 音 , 引 領 他 們 尋 求 永 遠 的 福 樂 。 余 神 父 說 : 「為 了 廣 傳 福 音 , 我 們 必 須 入 港 隨 灣 , 入 鄉 隨 俗 。」

眼 見 海 豐 如 此 落 後 , 余 遠 之 與 林 甦 二 位 神 父 決 心 辦 學 。 他 們 把 神 父 樓 的 餐 廳 作 課 室 , 用 床 板 當 黑 板 , 連 課 本 也 是 手 抄 的 。 起 初 只 有 學 生 六 名 , 我 便 是 其 中 之 一 。 二 三 月 後 , 消 息 傳 開 去 , 學 生 人 數 由 六 名 一 變 而 為 三 十 多 名 。 第 二 學 期 開 始 , 人 數 激 增 , 上 升 至 三 百 多 名 , 於 是 , 神 父 除 向 港 方 熱 心 教 育 人 士 及 于 斌 總 主 教 求 助 外 , 更 利 用 被 日 軍 炸 毁 的 修 女 育 嬰 室 , 把 它 重 新 蓋 搭 起 來 , 並 邀 來 數 位 半 義 務 教 師 , 一 所 完 整 的 天 主 教 汕 尾 聖 心 學 校 , 就 這 樣 迅 速 地 興 辦 地 來 了 。

學 校 是 全 不 收 費 的 , 且 對 貧 苦 子 弟 的 書 簿 、 文 具 , 甚 至 校 服 、 鞋 襪 都 給 予 負 責 。 後 來 , 更 保 送 了 一 批 學 生 升 入 中 學 , 一 切 支 出 , 同 樣 給 予 津 貼 。

余 神 父 對 於 本 校 教 職 員 工 , 一 視 同 仁 , 不 分 彼 此 。 戰 後 初 期 , 外 患 剛 完 , 內 亂 又 起 , 紙 幣 經 常 貶 值 , 為 了 保 證 教 職 員 工 的 收 入 不 受 影 響 , 神 父 就 給 他 們 以 米 或 港 幣 計 算 及 支 付 工 資 , 對 於 患 病 的 教 職 員 工 , 更 給 予 醫 療 及 醫 藥 上 的 幫 助 。 余 神 父 認 為 , 欲 使 學 校 辦 得 好 , 首 先 必 須 保 證 教 職 員 工 的 生 活 , 這 樣 , 他 們 才 能 安 心 工 作 。

戰 後 初 期 , 海 豐 各 地 瘧 疾 流 行 , 農 民 身 受 痛 苦 , 余 神 父 對 此 極 為 憂 傷 。 他 從 香 港 運 來 醫 藥 , 自 己 充 當 醫 生 , 免 費 給 人 治 療 。 神 父 每 次 下 鄉 巡 訪 教 友 , 總 是 携 帶 藥 箱 。 通 常 在 農 村 裡 常 見 的 疾 病 , 還 有 貧 血 、 傷 風 中 暑 、 水 腫 、 胃 痛 、 皮 膚 等 病 症 , 余 神 父 也 給 他 們 醫 治 。 由 於 村 民 對 神 父 頗 具 信 心 , 因 此 , 每 每 藥 到 病 癒 , 功 效 神 速 , 治 癒 者 不 計 其 數 。 其 中 最 引 人 注 目 的 是 在 東 涌 鄉 , 有 個 女 孩 子 , 患 了 腸 熱 病 , 發 高 燒 昏 迷 不 醒 , 當 地 醫 生 因 醫 藥 缺 乏 , 表 示 無 能 為 力 , 眼 看 著 只 有 等 死 , 女 孩 子 的 雙 親 也 哭 得 死 去 活 來 , 後 來 , 經 余 神 父 悉 心 療 治 , 女 孩 子 的 生 命 得 救 了 , 他 們 全 家 也 都 信 了 天 主 。 鄉 裡 人 都 敬 佩 地 尊 稱 余 神 父 為 「神 醫」 。

在 一 個 狂 風 驟 雨 的 下 午 , 余 神 父 約 我 跟 他 一 起 到 四 十 里 外 的 田 墘 鎮 去 付 臨 終 。 鑑 於 天 氣 惡 劣 , 我 真 想 提 議 不 要 去 , 但 又 不 便 開 口 , 於 是 , 我 們 兩 人 騎 著 腳 踏 車 出 發 了 。 巨 大 的 雨 點 向 我 們 橫 掃 , 剛 出 門 口 數 步 便 全 身 濕 透 。 起 初 二 十 里 公 路 情 況 還 算 好 , 後 來 轉 入 迂 迴 曲 折 的 田 徑 小 路 時 , 情 形 更 為 糟 了 , 驟 雨 籠 罩 著 整 個 大 地 , 視 野 不 清 , 好 幾 次 我 們 連 人 帶 車 都 滾 到 田 裡 去 , 經 過 一 番 苦 鬥 才 終 於 到 達 了 目 的 地 。 余 神 父 給 那 老 人 付 完 臨 終 後 , 老 人 在 喉 嚨 底 發 出 微 弱 的 聲 音 , 斷 斷 續 續 地 說 : 「我 以 為 你 們 不 會 來 的 , 不 過 , 我 還 是 在 等 待 著 , 現 在 , 終 於 給 我 等 到 了 ﹗」 神 父 安 慰 他 說 : 「付 臨 終 是 神 父 的 職 責 , 就 是 在 槍 林 彈 雨 中 , 我 們 也 是 要 來 的 。」 老 人 說 : 「你 真 是 一 位 好 神 父 , 謝 謝 你 ?」 他 微 笑 地 合 上 了 雙 眼 , 就 此 與 世 長 辭 了 。

余 神 父 的 往 績 , 是 筆 墨 難 以 盡 寫 的 , 就 算 今 天 他 因 勞 成 疾 , 臥 病 床 上 , 忍 受 著 晚 年 的 孤 獨 與 寂 寞 , 卻 還 常 保 持 著 樂 觀 態 度 。 他 的 內 心 永 遠 存 在 著 一 個 願 望 ── 深 信 總 有 一 天 , 能 到 達 天 主 台 前 , 與 眾 神 聖 共 享 天 鄉 的 福 樂 。
1984 年 5 月 18 日

 

余遠之神父安息主懷
本教區痛失善鐸

香 港 教 區 余 遠 之 神 父 於 一 九 八 七 年 二 月 十 五 日 晨 二 時 三 十 分 病 逝 。 余 神 父 近 年 來 患 上 嚴 重 糖 尿 病 、 心 臟 病 。

追 思 彌 撒 於 二 月 十 七 日 (星 期 二) 上 午 十 時 , 在 深 水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主 禮 , 及 由 九 龍 區 主 教 代 表 陳 志 明 神 父 講 道 。

余 神 父 享 年 七 十 三 歲 , 領 洗 時 取 聖 名 多 瑪 斯 ; 十 二 歲 進 小 修 院 修 道 , 廿 六 歲 接 受 司 祭 職 ; 其 後 於 海 豐 、 汕 尾 等 地 從 事 牧 民 工 作 , 後 回 港 在 元 朗 、 筲 箕 灣 、 新 蒲 崗 、 深 水 等 堂 區 任 職 , 並 先 後 出 任 元 朗 崇 德 英 文 書 院 、 新 蒲 崗 伍 華 書 院 校 監 之 職 。

教 區 發 言 人 夏 其 龍 神 父 稱 , 余 神 父 為 人 豪 爽 慷 慨 , 一 生 作 育 英 才 , 不 遺 餘 力 , 更 為 香 港 教 區 提 攜 了 不 少 神 職 後 進 。
1987 年 2 月 20 日



安息吧!敬愛的余遠之神父
陳若望

本 月 十 五 日 , 參 加 了 海 豐 旅 港 教 友 聯 誼 愛 會 舉 行 的 新 春 團 拜 聯 歡 聚 餐 後 回 到 家 中 即 接 林 甦 神 父 電 話 , 說 余 遠 之 神 父 已 蒙 主 寵 召 。 這 一 噩 耗 , 使 我 大 為 震 驚 , 當 堂 呆 了 一 陣 , 接 著 , 兩 行 熱 淚 , 奪 眶 而 出 。 電 話 筒 裡 聽 林 神 父 斷 斷 續 續 地 說 : 「三 天 前 , 和 他 一 起 晚 膳 , 精 神 很 好 , 有 說 有 笑 , 今 天 竟 不 別 而 逝 , 怎 不 叫 人 傷 心 ! 唉 ! 頭 尾 不 到 一 個 月 , 他 的 修 女 妹 妹 走 前 一 步 , 他 竟 也 緊 跟 著 去 了 ! 」

據 余 尚 實 神 父 說 , 余 遠 之 神 父 是 在 睡 夢 中 無 聲 無 息 逝 去 的 。 這 不 禁 使 我 想 起 余 遠 之 神 父 生 前 對 我 說 的 話 : 「死 亡 對 我 , 不 足 為 怕 , 人 總 有 一 天 要 回 老 家 的 , 而 我 所 躭 憂 的 , 是 怕 長 期 病 患 而 使 人 負 累 , 我 常 求 主 在 召 我 歸 去 時 賜 我 不 動 聲 息 而 去 。」 真 的 , 上 主 應 了 他 的 祈 求 , 成 全 了 他 的 願 望 。

是 的 , 余 遠 之 神 父 直 至 最 後 一 口 氣 不 想 給 人 帶 來 麻 煩 , 但 他 生 前 卻 只 知 關 懷 他 人 ; 在 海 豐 傳 教 時 除 救 靈 外 , 還 免 費 給 鄉 民 治 病 施 藥 , 盡 力 免 除 鄉 民 的 病 苦 , 經 他 治 愈 的 男 女 老 幼 , 不 計 其 數 。 此 外 , 他 還 熱 衷 於 學 校 教 育 事 業 , 忠 誠 地 培 育 下 一 代 , 為 社 會 造 就 了 不 少 人 材 。

「多 做 事 , 少 說 話 。」 是 余 遠 之 神 父 的 座 右 銘 , 也 是 他 那 獨 特 性 格 的 具 體 表 現 。 他 常 懷 著 一 夥 慈 愛 的 心 , 廣 泛 地 熱 愛 勞 苦 大 眾 。 近 年 來 , 病 疾 纏 身 , 本 是 痛 苦 難 堪 , 而 他 卻 不 形 於 色 , 把 個 人 病 苦 , 生 死 存 亡 , 置 之 度 外 , 他 常 獨 個 兒 上 街 溜 覽 , 體 驗 群 眾 的 艱 辛 。 記 得 前 年 有 一 次 , 他 撐 著 拐 杖 , 在 旺 角 街 上 觀 看 熟 食 小 販 經 營 , 時 近 傍 晚 , 看 男 女 工 人 放 工 後 路 經 此 地 , 順 便 買 些 熟 食 充 飢 , 而 小 販 們 也 靠 這 收 入 維 持 家 計 。 余 神 父 正 看 得 入 神 之 際 , 突 然 一 聲 「走 鬼」 , 秩 序 便 告 大 亂 , 小 販 們 立 即 推 著 小 輪 車 四 散 逃 竄 , 食 客 也 急 忙 閃 避 , 只 有 不 良 於 行 的 余 神 父 仍 在 馬 路 中 , 冷 不 防 被 一 輪 熟 食 小 輪 車 撞 及 他 的 拐 杖 , 使 他 失 去 平 衡 而 跌 倒 ! 隨 著 警 察 趕 到 , 來 不 及 捉 拿 小 販 , 忙 將 余 神 父 扶 起 , 余 神 父 微 笑 地 對 警 察 說 : 「謝 謝 你 , 警 察 先 生 ! 我 沒 事 兒 , 只 怪 自 己 走 路 不 小 心 , 千 祈 不 要 責 怪 他 人 啊 !」 回 去 後 , 他 的 腰 骨 足 足 痛 了 一 個 多 星 期 , 延 醫 診 治 , 才 告 痊 愈 。

如 今 , 余 遠 之 神 父 已 魂 歸 天 國 , 安 息 主 懷 , 而 他 的 功 德 是 永 不 被 遺 忘 的 , 他 那 慈 悲 為 懷 , 樂 於 助 人 的 風 範 , 更 是 大 受 後 人 之 敬 仰 !

安 息 吧 ! 敬 愛 的 余 遠 之 神 父 !
1987 年 3 月 6 日



苦憶──悼余遠之神父
林甦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

余 神 父 一 生 好 戰 , 他 的 戰 場 不 止 一 處  , 而 是 多 方 面 的 ; 人 生 三 仇 固 為 其 中 之 一 , 但 神 父 職 務 上 的 戰 場 : 有 形 、 無 形 的 挑 戰 , 卻 是 多 層 面 , 有 時 四 方 八 面 的 夾 攻 , 局 外 人 永 不 會 了 解 !

余 遠 之 神 父 秉 性 豪 爽 , 敢 言 敢 為 , 著 他 作 神 職 人 員 的 立 場 , 度 過 四 十 七 年 鐸 齡 , 終 於 「從 心 所 欲」 。 他 透 過 七 十 多 年 路 程 , 天 天 賽 跑 , 未 曾 停 過 腳 步 , 一 直 跑 到 終 點 。 說 到 信 仰 , 以 他 四 十 七 年 服 務 教 會 , 度 著 聖 善 的 司 鐸 生 活 , 雖 然 俗 眼 看 來 , 沒 有 轟 轟 烈 烈 的 創 舉 , 至 少 足 稱 為 基 督 司 祭 的 活 見 証 ! 尤 其 在 過 去 掀 起 的 動 盪 不 安 的 風 浪 中 , 他 始 終 站 隱 立 場 , 絲 毫 不 受 感 染 , 我 引 聖 保 祿 這 話 :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也 是 理 所 應 當 的 吧 !

余 遠 之 原 名 余 榮 洪 , 和 我 同 年 進 入 當 時 的 無 原 罪 小 修 院 , 後 一 同 考 進 華 南 總 修 院 , 一 九 四 0 年 在 堅 道 總 堂 同 登 鐸 品 , 曾 被 派 至 我 家 鄉 海 豐 作 牧 民 工 作 多 年 , 也 曾 在 汕 尾 和 我 同 創 聖 心 校 。 因 我 也 在 香 港 教 區 所 屬 的 海 豐 作 牧 民 工 作 , 夙 興 夜 寐 , 戴 月 披 星 , 常 跋 涉 於 窮 鄉 僻 壤 。 除 了 牧 民 工 作 , 還 為 貧 苦 病 人 施 藥 慰 問 , 憑 著 兩 腳 走 天 涯 ! 當 時 正 值 我 國 抗 戰 時 期 , 含 辛 茹 苦 , 個 中 滋 味 , 局 外 人 實 難 了 解 於 萬 一 !

一 九 五 一 年 , 他 因 勞 致 疾 , 便 調 回 香 港 醫 治 , 留 下 我 一 人 , 他 反 而 經 常 來 信 慰 問 、 鼓 勵 , 實 使 我 感 慨 萬 千 ! 他 逝 世 前 三 天 , 我 、 黃 勇 牧 神 父 和 廖 錫 光 神 父 約 他 出 來 聚 餐 , 四 個 老 頭 子 歡 聚 , 余 遠 之 神 父 談 笑 風 生 , 誰 知 這 一 餐 成 了 「最 後 晚 餐」 ! 當 晚 我 曾 說 : 「我 們 四 人 中 , 不 知 誰 先 去 見 天 主 ?」 我 又 說 : 「一 定 是 我 。」 誰 知 余 神 父 竟 搶 先 一 步 ! 唉 ! 天 主 的 聖 意 誰 能 想 到 呀 !

余 神 父 一 生 , 可 謂 「一 言 難 盡」 ! 經 過 不 少 風 風 雨 雨 的 衝 擊 , 波 波 折 折 的 磨 難 , 而 她 始 終 效 法 聖 母 , 事 無 大 小 , 都 隱 藏 在 心 中 (路 一 :41-52) 。 他 雖 經 歷 不 少 慘 痛 的 磨 煉 , 卻 絲 毫 沒 有 阻 礙 他 牧 民 、 栽 培 青 年 的 工 作 。 他 曾 栽 培 數 位 青 年 入 修 院 , 一 位 已 成 司 鐸 , 其 他 經 不 起 考 驗 而 離 院 。 我 知 他 內 心 很 痛 苦 , 但 也 深 深 藏 於 心 內 。 我 也 想 起 聖 保 祿 的 名 言 : 「 磨 難 生 忍 耐 , 忍 耐 生 老 練 , 老 練 生 聖 德 。 」 我 引 此 聖 言 來 形 容 余 遠 之 神 父 , 可 謂 他 受 之 無 愧 。 喪 葬 那 天 , 人 山 人 海 ! 生 時 英 勇 , 死 也 風 光 。  

老 友 , 遠 之 , 你 安 息 吧 ! 今 天 為 你 一 思 究 竟 , 亂 絲 積 麻 , 頗 為 了 了 , 未 盡 欲 言 , 唯 望 讀 者 為 之 祈 禱 , 使 他 早 升 天 國 !
1987 年 3 月 13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