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YU, Ping-Chiu Thomas SDB
余秉昭神父

 

* 1921 12 16 日在澳門出生
* 1942 年 8 16 日在上海發願
* 1952
年 6 月 29 日在香港晉鐸
* 2000
8 10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溫文爾雅•誨人不倦
余秉昭神父
李韡玲

別 看 余 神 父 一  派 溫 文 爾 雅 模 樣 , 其 實 他 像 聖 鮑 思 高 神 父 一 樣 , 是 個 不 堪 一 「激」 的 人 。

在 聖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行 實 裡 , 有 這 樣 的 一 段 記 載 : 一 八 四 八 年 , 意 王 加 祿 宣 佈 出 版 自 由 。 外 教 人 於 是 伺 機 攻 擊 教 會 , 散 佈 謬 論 。 天 主 教 教 民 沒 有 準 備 , 先 是 措 手 不 及 , 不 知 怎 樣 反 攻 。 鮑 思 高 神 父 不 是 袖 手 旁 觀 的 人 , 他 立 即 採 取 攻 擊 , 印 了 千 萬 張 傳 單 , 以 及 短 篇 長 論 的 各 種 書 籍 , 他 用 簡 單 明 瞭 活 潑 流 暢 的 文 體 , 使 平 民 看 他 的 刊 物 。 「前 世 紀 迫 害 天 主 教 的」 他 寫 著 : 「也 已 經 逝 世 了 , 天 主 教 仍 然 存 在 , 今 日 為 難 教 會 的 , 不 多 時 也 要 過 去 , 天 主 教 將 永 遠 常 存 , 因 為 天 主 預 許 保 護 祂 的 教 會 直 到 世 界 末 日 。」

現 在 我 們 來 看 看 鮑 聖 的 神 子 余 秉 昭 神 父 怎 樣 的 不 堪 一 「激」 好 嗎 ?

一 九 五 二 那 一 年 , 余 神 父 剛 晉 升 了 鐸 品 , 旋 被 長 上 派 往 香 港 聖 類 中 學 擔 任 國 文 科 教 師 。 一 個 初 出 道 的 神 父 、 初 出 道 的 教 師 , 年 紀 輕 輕 的  , 面 對 著 一 班 反 斗 佻 皮 的 男 生 , 有 時 真 會 手 忙 腳 亂 , 不 知 所 措 的 。 果 然 , 他 的 學 生 當 中 , 有 幾 個 就 特 別 喜 歡 跟 他 抬 槓 , 常 常 說 余 神 父 讀 錯 字 音 , 起 初 余 神 父 亦 以 為 自 己 真 的 弄 錯 了 , 於 是 就 翻 查 一 些 附 有 讀 音 的 字 典 , 發 現 自 己 的 讀 音 原 來 是 正 確 的 , 於 是 上 課 時 便 對 那 名 曾 經 指 他 讀 錯 字 的 學 生 解 釋 。 豈 知 那 學 生 答 道 「我 爸 爸 說 不 是 這 樣 子 , 不 是 讀 這 個 音 。」 余 神 父 一 聽 , 當 堂 為 之 氣 結 , 啼 笑 皆 非 。 就 因 為 那 些 事 件 , 余 神 父 自 始 下 定 決 心 , 要 編 彙 一 些 有 關 正 字 音 的 字 典 。 就 這 樣 地 , 前 前 後 後 花 了 十 年 功 夫 , 終 於 一 九 七 一 年 九 月 出 版 了 「同 音 字 彙」 、 一 本 首 創 起 筆 (按 : 以 聖 鮑 思 四 字 之 起 筆) 檢 字 法 的 字 典 。 所 用 音 韻 全 以 廣 州 音 為 準 , 且 附 有 英 文 國 際 音 標 對 照 。

據 余 神 父 解 釋 , 他 之 所 以 花 了 十 年 時 間 才 編 成 這 部 載 有 五 千 單 字 的 「同 音 字 彙」 , 主 要 原 因 是 , 他 只 能 利 用 工 餘 時 間 來 進 行 整 理 ; 另 外 , 一 直 找 不 到 志 同 道 合 的 同 志 來 合 作 , 於 是 就 只 好 自 己 唱 獨 腳 戲 。 此 外 , 他 還 出 版 了 「漢 字 肢 析」 (非 賣 品) , 一 方 面 剖 析 中 文 字 的 結 構 , 一 方 面 又 鼓 勵 教 師 們 以 謎 語 形 式 (字 謎) 來 引 導 學 生 記 生 字 , 例 如 草 木 上 下 人 居 中 (茶) ; 夾 住 條 魚 兩 面 行 (衡) 。 為 使 學 生 能 活 學 活 用 , 余 神 父 又 提 議 把 同 音 字 集 合 , 如 : 「虹 紅 熊 雄」 ; 然 後 要 學 生 依 字 次 寫 出 一 個 簡 短 的 意 象, 如: 「天 上 一 條 虹 , 紅 紅 綠 綠 似 彎 弓 , 地 上 一 對 熊 , 一 隻 雌 , 一 隻 雄 。」

世 界 上 不 堪 一 「激」 的 人 實 在 多 的 是 , 不 過 能 夠 因 「激」 而 發 奮 圖 強 , 有 所 成 就 的 , 就 真 是 鳳 毛 麟 角 了 。

家境
余 神 父 一 九 二 一 年 十 二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澳 門 , 祖 籍 廣 東 台 山 。 小 時 候 , 家 裡 經 濟 十 分 拮 据 , 在 他 之 上 有 個 兩 個 哥 哥 , 一 個 姊 姊 , 下 面 還 有 一 個 弟 弟 , 母 親 體 弱 多 病 , 而 且 多 愁 善 感 。 負 責 整 個 家 的 父 親 , 有 時 候 就 不 免 長 嗟 短 嘆 起 來 。 他 姑 母 (即 慈 幼 會 鍾 桂 生 神 父 的 媽 媽) 見 此 情 況 , 就 提 議 送 小 侄 兒 (即 余 神 父) 到 無 原 罪 工 藝 院 (即 今 日 的 澳 門 慈 幼 學 校) 寄 宿 。 事 就 這 樣 成 年 了 , 那 一 年 的 余 神 父 才 不 過 是 個 小 學 三 年 級 生 。

聖召的園圃
當 我 問 余 神 父 , 做 神 父 這 念 頭 是 什 麼 時 候 興 起 的 。 他 貶 了 貶 眼 睛 , 輕 輕 撥 弄 一 下 差 不 多 禿 光 的 髮 頂 慢 條 斯 理 的 答 道 : 「在 校 寄 宿 時 , 常 常 跟 神 父 、 修 士 們 一 起 生 活 , 但 從 未 有 過 要 做 神 父 的 念 頭 。」

「聽 說 你 父 親 很 鼓 勵 你 走 修 道 的 道 路 , 是 嗎 ?」

「可 能 生 活 不 大 順 景 , 父 親 生 意 又 失 敗 , 所 以 常 常 感 觸 良 多 。 故 此 有 時 他 會 說 , 『這 世 界 真 虛 假 得 很 , 還 是 做 神 父 好 。』 這 當 然 對 我 有 點 鼓 勵 , 但 只 是 其 次 。」

余 神 父 回 憶 往 事 , 認 為 使 他 嚮 往 修 道 生 活 的 , 主 要 是 學 校 裡 神 父 們 的 好 表 樣 。

「有 一 次 , 我 那 時 候 大 概 正 在 唸 小 四 或 者 小 五 , 下 課 後 , 我 們 幾 個 同 學 跑 到 球 場 踢 波 , 也 許 是 愈 玩 愈 興 奮 , 小 腳 大 腳 的 橫 掃 直 射 , 結 果 把 波 踢 離 球 場 , 朝 縫 紉 工 場 直 飛 去 , 先 是 打 中 玻 璃 窗 , 然 後 再 反 彈 一 擊 , 把 校 長 神 父 的 眼 鏡 打 掉 。 我 們 幾 個 小 孩 , 這 時 候 , 都 給 嚇 得 面 無 人 色 , 呆 若 木 鷄 , 心 想 , 這 一 回 可 有 得 捱 了 。 豈 知 道 校 長 向 我 們 擺 擺 手 叫 道 : 『孩 子 , 繼 續 玩 吧 !』 我 自 己 霎 時 就 感 動 得 一 句 話 也 說 不 上 來 。

神 長 們 的 愛 心 和 精 神 , 都 讓 我 留 下 了 很 深 的 印 象 。 記 得 從 前 , 我 們 年 紀 小 , 晚 上 睡 覺 時 會 有 踢 掉 被 子 的 習 慣 ; 那 時 候 院 長 每 晚 都 半 夜 起 床 來 給 我 們 蓋 被 子 ; 遇 有 風 雨 , 他 就 替 我 們 關 上 窗 戶 , 免 得 我 們 著 涼 。 午 夜 夢 迴 , 每 當 看 見 這 種 情 形 , 我 就 感 動 得 掉 下 淚 來 。 於 是 我 對 自 己 說 : 將 來 我 也 要 做 神 父 , 追 隨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精 神 。 小 學 畢 業 後 , 我 申 請 進 入 慈 幼 會 備 修 院 , 從 澳 門 遷 入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唸 中 學 。

今 日 回 想 起 來 , 我 只 能 說 一 句 : 在 神 長 們 愛 德 的 感 染 下 , 我 獲 得 了 聖 召 。

路途上的荊棘
余 神 父 的 健 康 一 直 不 大 如 意 , 單 是 胃 部 , 就 接 受 過 幾 次 手 術 。 看 他 高 高 大 大 , 滿 有 精 神 的 , 卻 是 個 只 留 有 三 分 一 體 積 胃 的 人 。

據 他 自 己 說 , 遠 在 備 修 院 的 時 代 , 他 的 健 康 已 欠 佳 , 常 常 鬧 頭 痛 , 往 往 給 折 磨 得 死 去 活 來 。 在 備 修 院 最 後 的 一 年 , 他 的 長 上 是 已 經 去 世 的 時 乃 德 神 父 (德 國 人) 。 一 次 , 余 神 父 告 訴 他 說 頭 痛 欲 裂 。 時 神 父 拍 拍 他 的 肩 膀 說 : 「孩 子 , 不 用 怕 , 我 看 你 是 營 養 不 良 。」 從 此 , 每 天 早 上 十 一 時 小 息 時 候 , 時 神 父 就 著 他 吃 掉 一 大 碗 白 米 粥 及 兩 條 炸 油 條 , 算 是 進 補 。 在 戰 火 連 天 , 朝 不 保 夕 , 萬 事 皆 欠 的 當 時 , 這 樣 的 額 外 食 品 , 比 起 今 天 的 雞 精 、 魚 翅 何 止 矜 貴 十 倍 ? !

時 神 父 為 了 鼓 勵 這 名 體 弱 多 病 的 備 修 生 , 除 了 言 語 外 , 還 翻 開 珍 藏 的 私 人 照 片 簿 , 一 面 讓 他 欣 賞 自 己 晉 鐸 首 祭 時 的 歡 樂 熱 鬧 場 面 , 一 面 說 : 「孩 子 , 將 來 你 升 神 父 時 , 也 是 這 樣 熱 鬧 的 。 我 知 道 , 你 將 來 一 定 是 個 很 好 的 神 父 。」

在 良 師 益 友 的 勉 勵 下 , 余 神 父 勇 敢 地 撥 開 了 滿 途 荊 棘 , 帶 著 無 比 的 信 心 , 朝 著 理 想 邁 步 前 進 。

寫作的生涯
余 神 父 是 本 報 的 專 欄 作 家 兼 專 欄 繙 譯 , 我 拜 讀 余 神 父 的 文 章 卻 早 在 唸 中 學 時 閱 讀 「良 友 之 聲」 始。 其 實 在 這 之 前 , 已 經 有 了 長 長 的 一 段 故 事 。

一 九 五 六 年 , 余 神 父 奉 調 往 九 龍 鄧 鏡 波 學 校 任 國 文 教 師 。 其 時 負 責 鮑 思 高 贊 助 員 會 (即 現 在 的 慈 幼 協 進 會) 的 神 師 是 已 故 的 汪 德 忠 神 父  (Rev. Joseph Geder, S.D.B) 。 由 於 他 的 廣 州 話 不 很 流 利 , 每 到 每 月 廿 四 日 聖 母 進 教 之 佑 紀 念 日 , 就 請 余 神 父 替 他 向 一 群 到 鄧 鏡 波 學 校 來 集 會 的 贊 助 員 講 道 。 (後 來 汪 神 父 回 祖 國 南 斯 拉 夫 渡 假 , 省 會 長 就 順 勢 的 委 任 余 神 父 接 管 贊 助 員 會 。) 未 幾 , 因 為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缺 乏 能 操 流 利 廣 州 話 的 中 國 神 父 , 該 堂 主 任 司 鐸 和 靈 導 神 父 請 求 鄧 鏡 波 學 校 借 一 位 具 上 述 條 件 的 神 父 給 他 們 。 而 當 時 有 以 上 條 件 的 駐 鄧 鏡 波 學 校 神 父 就 只 得 余 神 父 一 人 , 於 是 他 就 順 理 成 章 的 接 受 指 派 了 。

為 了 謹 慎 和 作 好 準 備 , 余 神 父 每 一 星 期 都 會 把 道 理 詳 細 寫 妥 , 細 讀 幾 遍 , 才 在 主 日 彌 撒 中 向 教 友 宣 講 。 如 是 者 , 凡 九 年 長 。 這 九 年 的 執 筆 訓 練 , 遂 使 余 神 父 不 經 意 的 對 寫 作 發 生 了 極 大 的 興 趣 來 , 任 何 命 題 , 一 旦 上 手 , 就 往 往 下 筆 千 言 , 不 能 自 已 。

這 些 年 來 , 余 神 父 的 寫 作 生 活 不 曾 間 斷 過 。 就 是 當 牛 頭 角 聖 鮑 思 高 學 校 校 長  (一 九 六 八 至 七 六 年) 的 時 候 , 仍 是 不 斷 的 寫 。 一 九 七 六 年 , 他 奉 委 往 港 島 聖 安 多 尼 堂 服 務 至 今 , 仍 是 一 有 空 就 寫 , 要 不 然 就 把 優 良 的 意 文 靈 修 書 籍 或 文 章 譯 成 中 文 , 以 饗 讀 者 。

一點宿願
余 神 父 去 年 十 二 月 剛 過 六 十 壽 辰 , 他 說 他 的 願 望 是 , 寫 六 十 篇 為 慕 道 班 用 的 講 義 , 全 是 對 話 式 的 。

我 不 知 道 是 否 該 形 容 余 神 父 老 而 彌 堅 , 事 實 上 , 要 是 他 不 揭 露 自 己 的 年 歲 , 有 誰 會 相 信 一 個 毫 無 老 態 的 人 , 會 是 個 曾 經 掙 扎 奮 鬥 了 好 幾 十 個 寒 暑 的 人 呢 ?
1982 年 2 月 19 日



慈幼會余秉昭神父
安息主懷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會 士 余 秉 昭 神 父 於 二 0 0 0 年 八 月 十 日 上 午 七 時 五 十 分 在 香 港 聖 保 祿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七 十 八 歲 。

余 神 父 於 一 九 二 一 年 十 二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澳 門 , 一 九 四 二 年 八 月 十 六 日 發 願 加 入 慈 幼 會 , 一 九 五 二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在 香 港 晉 鐸 , 此 後 曾 在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 聖 類 斯 學 校 任 教 師 和 輔 導 員 ; 一 九 六 九 至 七 六 年 出 任 牛 頭 角 鮑 思 高 小 學 校 長 , 協 進 會 修 會 代 理 ; 一 九 七 六 至 八 九 年 擔 任 聖 安 多 尼 堂 區 助 理 司 鐸 ; 一 九 八 九 至 九 二 年 在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任 聽 告 解 神 師 ; 一 九 九 二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因 病 入 「少 懷 之 家」 休 養 。

余 神 父 的 守 靈 祈 禱 及 安 所 彌 撒 定 於 八 月 廿 五 日 (星 期 五) 晚 上 八 時 正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修 院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共 祭 神 父 請 自 備 白 長 衣 ; 翌 日 八 月 廿 六 日 (星 期 六) 上 午 九 時 於 同 一 地 點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隨 即 出 殯 奉 柩 安 葬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2000 年 8 月 20 日

 

悼念余秉昭神父 
林雪卿

0 0 年 八 月 十 日 是 余 神 父 離 世 的 日 子 。

記 得 在 一 九 五 七 年 我 認 識 余 神 父 的 時 候 , 我 還 在 慕 道 後 期 。 當 年 復 活 節 我 領 洗 。

余 神 父 每 天 早 上 清 晨 去 我 工 作 的 地 方 「聖 母 無 原 罪 女 修 院」 開 彌 撒 。 每 主 日 余 神 父 講 的 道 理 非 常 動 聽 , 使 我 對 天 主 認 識 更 深 ; 更 增 添 對 天 主 的 熱 愛 。 他 為 人 很 嚴 謹 、 很 慈 祥 , 愛 每 一 個 靈 魂 ; 時 常 都 盡 力 幫 人 歸 向 天 主 。

後 來 我 得 到 余 神 父 做 我 的 神 師 , 得 到 他 給 我 不 少 良 好 的 訓 導 , 最 難 忘 的 是 他 教 我 三 點 怎 樣 對 天 主 和 遇 事 怎 樣 行 。 現 在 和 大 家 分 享 一 下 。

(一) 天 主 喜 悅 迅 速 聽 命 者 ; 對 聽 主 命 愈 感 困 難 , 功 勞 愈 大 。

(二) 困 難 人 人 皆 有 , 應 以 「比 上 不 足 , 比 下 有 餘」 以 作 自 慰 。

(三) 聖 德 在 乎 「喜 樂」 , 故 常 要 在 喜 樂 中 奉 事 天 主 。

我 謹 記 著 這 三 點 , 逐 步 慢 慢 地 去 實 行 了 四 十 多 年 , 現 在 走 向 天 國 的 崎 嶇 之 路 覺 得 輕 鬆 得 多 。

還 有 余 神 父 寫 的 每 一 個 字 都 使 我 難 忘 , 他 每 寫 一 字 都 令 人 看 得 出 十 分 用 心 , 從 來 不 寫 一 個 減 筆 字 。 余 神 父 , 可 見 您 一 切 為 主 做 , 就 連 寫 一 個 字 都 那 麼 用 心 , 好 像 每 落 一 筆 就 像 為 救 一 個 靈 魂 。

余 神 父 , 我 非 常 感 激 您 在 世 給 我 的 訓 導 。 我 想 您 現 在 已 在 天 國 和 聖 人 們 一 起 享 見 天 主 的 光 榮 了 。 請 您 為 我 們 多 多 代 禱 吧 !
2003 年 7 月 20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158期, 2000.
鮑思高家庭通訊159期, 2000.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a/thomasyp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