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TSUI, Agnes (Ines Agnes) FDCC
倩玲修女

 

* 1915 年 1 月 1 日在香港出生
* 1940 年 5 月 31 日
香港入會
* 1943 年
5 月 31 日在香港發願
* 1997
6 17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嘉諾撒仁愛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Sister Agnes Tsui Sin-Ling F.D.C.C.
R.I.P.

Sister Agnes was born on 1 January 1915 in Hong Kong to a Catholic family. After completing her secondary education at Maryknoll Convent School in 1939, she joined the Canossian Sisters’ Novitiate on 31 May 1940, at the age of 25 years. In 1943, when Hong Kong was at war, she made her first profession and was sent to Kowloon, St. Mary’s Canossian College as a teacher in the primary school, where she remained until 1949. She then attended the Northcote Training College, as it was then called, and qualified as a teacher.

She was assigned to the then “Sing Tak” school, later known as Holy Angels, where she remained for five years, enough to win the love and gratitude of many needy students, who struggled in those years when the colony was flooded with refugees, and rampant with poverty. Many of these girls, who later continued their studies in St. Mary’s never forgot the care and the love of Sister Tsui. They always kept her in their heart, staying in touch with her, and during her last illness, they repaid her for her concern by visiting her and by keeping constantly informed about her health.

In 1954 Sister Tsui became Headmistress of Holy Family School. The Community had a new home and Sister lived there until 1963 when she returned to the Caine Road Delegation House, from where she commuted each day to the Salesian School of St. Anthony’s to teach Catechism and Moral Education. From 1964 to 1970 she was Headmistress of various Canossian schools, always available to the special needs of the people among whom she worked.

When she retired from her service in subsidised schools at the required age, Sister Tsui returned to St. Mary’s as assistant to the superior and worked in Rosary Church as a Catechist. She then under went a serious operation after which, unexpectedly, she survived for an additional 25 years, resuming her activities. From 1973-1975 she was superior at Pui Tak and also same time, headmistress of the kindergarten and of the evening school. From 1985 she was a member of the new community at Quarry Bay. After paying a family visit to the USA in 1992, she was stationed in the Retreat Home at Honeyville, where for five years she tried her best to help here and there, whenever need occurred.

When her health failed, on 22 May this year, she came to the provincial infirmary, Villa Bakhita, but only for a few days on 29 May she was hospitalized at Canossa. It was immediately clear that her illness, this time, was terminal. She accepted the will of God with faith, declaring herself willing to suffer, so that, as she put it, it would help her to appear before God with something to offer, in exchange for so many graces. She passed away on 17 June 1997 shortly before 7pm.
 6 July 1997

 

嘉諾撒仁愛女修會
徐倩玲修女安息主懷

嘉 諾 撒 會 徐 倩 玲 修 女 , 於 一 九 九 七 年 六 月 十 七 日 傍 晚 七 時 病 逝 , 離 開 塵 世 , 安 息 主 懷 。 徐 修 女 在 一 九 一 五 年 一 月 一 日 出 生 於 香 港 , 自 小 便 深 受 虔 誠 公 教 家 庭 的 培 育 及 滋 養 ; 三 九 年 畢 業 於 瑪 利 諾 中 學 , 翌 年 便 加 入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初 學 院 。 徐 修 女 於 四 三 年 香 港 正 陷 戰 亂 之 時 , 矢 發 初 願 , 隨 即 被 遣 派 到 聖 瑪 利 小 學 任 教 ; 一 九 四 九 年 進 入 羅 富 國 師 範 學 院 , 接 受 師 資 訓 練 ; 隨 後 在 聖 德 小 學 (後 改 名 為 天 神 嘉 諾 撒 學 校) 任 教 五 年 。 期 間 , 悉 心 教 導 、 幫 助 許 多 從 內 地 來 港 與 及 有 需 要 的 學 生 , 她 們 至 今 仍 銘 記 於 心 , 對 徐 修 女 既 感 激 又 敬 仰 。

一 九 五 四 年 徐 修 女 出 任 聖 家 學 校 校 長 ,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被 調 回 堅 道 總 會 , 每 天 前 往 慈 幼 會 聖 安 多 尼 學 校 , 教 授 要 理 及 德 育 。 一 九 六 四 年 至 一 九 七 0 年 間 , 她 曾 出 任 數 間 嘉 諾 撒 會 學 校 校 長 一 職 , 直 至 榮 休 後 , 再 被 調 回 聖 瑪 利 修 院 , 協 助 院 務 , 同 時 在 玫 瑰 堂 教 授 要 理 。 徐 修 女 於 七 三 至 七 五 年 出 任 院 長 , 培 德 幼 稚 園 及 夜 校 校 長 。 八 五 年 徐 修 女 被 調 派 到魚 涌 修 院 團 體 ; 其 後 , 於 一 九 九 二 年 服 務 於 摩 星 嶺 嘉 諾 撒 靜 修 院 , 協 助 院 內 大 小 不 同 事 務 。

徐 修 女 因 年 長 及 患 病 , 健 康 日 漸 衰 弱 , 於 本 年 五 月 廿 二 日 退 居 修 會 的 柏 姬 達 安 老 院 , 同 年 五 月 廿 九 日 入 住 嘉 諾 撒 醫 院 ; 住 院 期 間 , 徐 修 女 甘 心 忍 受 及 奉 獻 一 切 痛 苦 , 直 到 離 開 人 世 。
1997 年 6 月 29 日

 

念恩師徐倩玲修女
漁夫輝

一 九 九 七 年 六 月 十 七 日 , 嘉 諾 撒 會 徐 倩 玲 修 女 離 開 塵 世 , 走 進 上 主 的 家 鄉 。 對 於 一 大 群 曾 受 徐 修 女 風 滋 雨 澤 的 夜 中 學 青 年 人 來 說 , 實 在 是 一 個 傷 痛 的 日 子 。 十 一 年 後 的 今 天 , 我 才 藉 此 篇 幅 去 感 謝 昔 日 恩 師 。 我 的 不 肖 是 罪 加 一 等 , 沒 有 她 , 沒 有 今 天 的 我 們 。

與 徐 修 女 相 識 是 在 一 九 七 三 年 。 那 年 我 剛 剛 是 十 七 歲 , 剛 剛 考 入 電 話 公 司 戶 外 建 設 部 做 學 徒 。 學 歷 是 小 學 畢 業 , 性 格 較 為 沉 默 內 歛 , 晚 上 沒 有 特 別 的 事 務 , 又 有 些 少 「向 上 爬」 的 心 態 , 便 去 夜 校 報 名 讀 書 。 校 長 徐 修 女 親 自 接 見 我 , 毫 不 客 氣 向 我 說 : 「明 知 道 你 醉 翁 之 意 不 在 酒 , 但 也 給 你 一 個 機 會 。」 撫 心 自 問 , 那 時 我 並 不 太 壞 , 只 是 食 食 煙 仔 , 賭 賭 馬 仔 和 講 講 粗 口 。 若 能 在 夜 校 結 識 一 兩 位 靚 女 , 對 我 應 是 好 事 。 入 讀 夜 校 之 後 才 得 悉 學 額 不 多 , 徐 修 女 竟 然 給 我 一 個 機 會 , 上 主 的 安 排 自 有 玄 機 。

徐 修 女 對 學 生 是 十 分 關 愛 。 她 每 晚 返 學 前 總 站 在 門 口 , 歡 迎 學 生 回 校 上 課 , (或 是 保 護 學 生 , 因 當 時 社 會 有 「飛 仔」 橫 行) 。 那 時 的 我 們 , 日 工 夜 讀 , 有 時 會 疲 態 畢 露 , 但 每 當 見 到 徐 修 女 的 支 持 笑 容 , 我 們 的 倦 意 全 消 。 未 到 上 課 時 間 , 學 生 們 總 喜 歡 在 球 場 上 一 決 高 下 。 球 技 不 精 , 身 裁 矮 小 的 我 難 免 吃 虧 , 徐 修 女 總 鼓 勵 我 們 要 面 對 挫 折 和 失 敗 , 也 不 要 放 棄 。 我 們 的 讀 書 成 績 , 或 多 或 少 是 因 為 有 她 的 鼓 勵 和 支 持 , 例 如 她 不 怕 麻 煩 , 每 逢 週 六 日 借 出 校 園 及 課 室 給 我 們 補 課 和 溫 書 ; 她 間 中 回 校 巡 視 , 那 不 辭 勞 苦 的 犧 牲 精 神 至 今 仍 然 歷 歷 在 目 。 在 耳 濡 目 染 下 , 我 們 有 一 班 同 學 開 始 認 識 天 主 教 信 仰 。 身 教 言 教 , 何 其 重 要 。

徐 修 女 以 節 儉 為 名 , 其 中 最 經 典 是 她 將 舊 報 紙 收 集 起 成 一 堆 一 堆 , 在 我 們 返 學 時 , 會 叫 我 們 學 生 拿 去 賣 給 廢 紙 收 集 , 每 次 大 概 有 一 兩 元 , 但 我 們 要 在 香 港 仔 舊 大 街 由 「街 頭」 行 到 「街 尾」 連 一 枝 汽 水 錢 也 未 必 足 夠 ; 但 我 們 做 學 生 的 總 樂 意 為 她 做 些 小 事 , 原 因 是 她 對 學 生 厚 待 寬 仁 。 事 實 上 , 日 工 夜 讀 的 學 生 們 , 學 術 水 平 都 未 必 理 想 , 很 多 考 試 不 合 格 的 學 生 都 要 留 班 , 但 只 要 該 學 生 很 主 動 找 徐 修 女 要 求 重 讀 , 或 希 望 能 升 班 , 最 後 結 果 一 定 皆 大 歡 喜 。

夜 中 學 畢 業 後 , 有 幸 在 大 專 進 修 文 史 課 程 。 徐 修 女 發 覺 我 很 喜 歡 教 書 , 中 文 中 史 成 績 不 弱 , 於 是 便 邀 請 我 回 校 協 助 。 在 教 務 會 議 上 , 她 最 經 典 一 句 是 「學 生 能 學 甚 麼 就 教 甚 麼 。」 三 十 年 前 , 她 已 明 白 因 材 施 教 的 道 理 。 那 時 課 餘 之 後 , 她 總 鼓 勵 我 們 這 班 年 輕 人 去 做 社 會 服 務 , 學 習 義 工 技 巧 , 組 織 活 動 去 服 務 有 需 要 的 弱 勢 社 群 。 最 令 我 難 忘 的 一 次 是 透 過 籌 款 , 為 赤 柱 木 屋 區 的 兒 童 籌 得 近 一 萬 五 千 元 的 服 務 經 費 , 徐 修 女 推 動 是 最 大 的 幕 後 功 臣 。 她 默 默 耕 耘 , 彰 顯 著 天 主 對 我 們 的 慈 愛 。

九 年 免 費 教 育 令 香 港 社 會 環 境 轉 移 , 夜 中 學 的 學 生 人 數 愈 來 愈 小 , 徐 修 女 終 於 因 身 體 關 係 , 要 向 修 會 申 請 退 休 , 她 知 我 對 教 育 有 興 趣 , 便 向 我 說 「 你 和 聖 堂 的 神 父 商 量 , 看 看 可 否 將 夜 中 學 交 由 聖 堂 主 辦 。 」 我 當 時 未 有 正 面 回 答 , 原 因 是 自 己 沒 有 能 力 肩 負 如 斯 重 任 。 回 想 起 來 , 這 充 份 反 映 徐 修 女 對 學 生 的 記 掛 和 愛 惜 , 要 盡 能 力 去 幫 助 因 貧 苦 而 失 學 的 青 少 年 。

徐 修 女 離 世 十 一 年 , 至 今 我 們 仍 「未 敢 忘 記」 。 她 退 休 後 , 我 們 一 班 基 督 徒 同 學 會 去 修 院 探 望 她 ; 她 辭 世 後 , 我 們 仍 會 定 時 往 跑 馬 地 與 她 相 聚 ; 原 因 很 簡 單 , 是 她 令 我 們 知 道 天 主 的 慈 愛 ; 是 她 令 我 們 有 機 會 與 基 督 相 遇 , 洞 悉 人 生 意 義 ; 是 她 使 我 們 從 勞 動 階 層 中 , 有 方 向 地 改 寫 下 半 生 。 徐 修 女 , 我 們 永 遠 懷 念 你 , 終 身 學 習 你 。
作者為前培德夜中學學生
2008 年 7 月 20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