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LEUNG, Cecilia CARMELITE
梁則濟利亞修女

* Death in Hong Kong: [20 February 1984]

Great Was Her Love

Sermon preached by Father M. Brosnan, S.J., at the Funeral Mass of Reverend Mother Cecilia, Discalced Carmelite, at the Carmelite Monastery, Stanley.

On Monday 20 February I told my brothers that Rev. Mother Cecilia had died during the night. Whereupon one of them said: “so she has gone home.”

At first I thought the remark showed a little want of sympathy with the Carmelite Sisters in their great loss, but on reflection I realized it was the perfect remark. Truly Mother Cecilia has gone home. You must understand that a Carmelite Sister is preparing for death all her life, and for her death holds no terrors.

As you know, the Carmelite Sisters have renounced the world and taken up a very austere from of life. They do this for the love of Jesus. Jesus is their life, their spouse, their boon companion, their leader, their teacher, their model - in a word their everything. Their whole life revolves round Jesus and for Him they do all their activity. So when Jesus finally calls them to come and see Him face to face and embrace their beautiful spouse for ever and ever, this cannot be regarded as a sad thing but as a great joy.

I do not intend to say much about Mother Cecilia’s life but only remind you how she got to know the Carmelite Sisters in Canton, and finally joined them, the first Chinese Sister to join their community. This community eventually left Canton and came to Hong Kong where they settled in Stanley. For a few years Mother Cecilia was posted to the Carmel in Singapore, but then she came back to Stanley where she stayed until the end. For the last six years of her life she was Prioress and in that position she revealed the remarkable talent of Leadership which she possessed. She was both clever and able, and had excellent judgment. Under her leadership several young girls joined the Carmel, where they experienced the richness of Mother Cecilia’s love. For under a firm exterior lay a humble and child-like heart. She really loved her community, especially the young ones who needed her so much. I may add that she had a flair for making friends with people and for helping them in their troubles. Even at the end in the pain of her last illness she saved a fellow patient’s life by her prayers and sacrifices.

The last year of Mother Cecilia’s life was full of worry, trouble and pain; she contracted leukemia and endured much suffering. In all the troubles and pain she kept a strong hold on her faith and love, and offered herself unceasingly to Jesus for whatever he might send.

The last month was spent back in her community. The sisters notice a wonderful gaiety in her manner. I visited her shortly before the end and found her utterly relaxed and happy, though she knew the end was near. She had made her final offering of herself and was ready for her spouse when He called her. She died after midnight on 20 February 1984.

May the Lord bless his brave and generous spouse with eternal happiness!
 
23 March 1984

 

回歸父家

以 下 為 耶 穌 會 鮑 善 能 神 父 於 二 月 廿 一 日 在 加 爾 默 羅 跣 足 會 梁 則 濟 利 亞 修 女 葬 禮 彌 撒 上 的 講 道 詞 , 原 文 為 英 文 , 本 報 特 予 譯 載 :

二 月 二 十 日 星 期 一 , 我 告 訴 我 會 內 的 兄 弟 說 , 梁 則 濟 利 亞 修 女 已 在 深 夜 去 世 。 其 中 一 人 答 道 : 「她 終 於 回 家 了 。」 最 初 我 想 , 這 種 答 覆 對 遭 受 重 大 損 失 的 加 爾 默 羅 會 修 女 似 乎 缺 乏 同 情 , 但 經 過 細 想 , 我 發 覺 這 是 最 圓 滿 的 答 覆 。 梁 修 女 的 確 回 家 了 。 你 們 都 知 道 , 加 爾 默 羅 會 修 女 畢 生 都 在 為 死 亡 作 準 備 , 對 死 亡 全 無 死 懼 。 各 位 也 知 道 , 加 爾 默 羅 會 修 女 拋 棄 世 俗 , 追 隨 一 種 苦 修 的 生 活 。 她 們 這 樣 做 是 為 了 愛 耶 穌 。 耶 穌 就 是 她 們 的 生 命 、 她 們 的 淨 配 , 她 們 的 良 友 、 領 袖 、 導 師 、 典 範 ── 總 的 一 句 話 , 耶 穌 是 她 們 的 一 切 。

她 們 的 生 命 環 繞 著 耶 穌 , 一 切 為 祂 而 做 。 因 此 , 當 耶 穌 最 後 召 喚 她 們 會 面 , 與 她 們 美 善 的 淨 配 長 相 偎 依 的 時 候 , 這 不 能 說 是 一 件 悲 哀 的 事 , 而 是 一 件 喜 樂 的 事 。

我 無 意 在 此 詳 細 介 紹 梁 修 女 的 生 活 , 僅 欲 告 訴 各 位 : 她 是 在 廣 州 認 識 加 爾 默 羅 跣 足 會 而 加 入 該 會 , 並 且 成 為 會 中 的 第 一 位 華 籍 修 女 , 該 會 後 來 撤 離 廣 州 , 遷 來 香 港 , 在 赤 柱 建 院 。 梁 修 女 有 幾 年 曾 調 到 新 加 坡 會 院 , 後 來 重 返 赤 柱 , 直 至 去 世 為 止 。 過 去 六 年 間 , 她 擔 任 會 長 , 充 份 表 現 了 傑 出 的 領 導 才 能 。 她 不 但 聰 明 能 幹 , 而 且 有 極 佳 的 判 斷 力 。 在 她 的 領 導 之 下 , 有 多 位 少 女 入 會 , 體 驗 梁 修 女 豐 盛 的 愛 。 在 堅 強 的 外 表 之 下 , 她 有 一 顆 謙 遜 慈 祥 的 心 。 她 愛 自 己 的 團 體 , 尤 其 是 愛 年 輕 的 修 女 。 她 樂 於 交 友 , 幫 助 有 困 難 的 人 。 即 使 是 在 臨 危 的 病 痛 中 , 她 也 為 一 位 病 友 祈 禱 、 作 犧 牲 。

在 過 去 一 年 , 梁 修 女 備 受 煩 惱 、 困 難 和 痛 苦 的 折 磨 。 她 與 白 血 病 搏 鬥 , 受 盡 痛 苦 。 但 她 忍 受 了 所 有 的 困 難 痛 苦 , 繼 續 保 持 信 心 和 愛 心 , 不 斷 向 耶 穌 交 出 自 己 。

最 後 一 個 月 , 她 與 會 內 的 修 女 一 同 度 過 。 修 女 們 發 覺 她 態 度 異 常 愉 快 。 我 在 她 臨 終 前 不 久 看 過 她 , 發 覺 她 頗 為 輕 鬆 、 快 樂 , 當 時 她 已 知 道 不 久 於 人 世 了 。 她 已 作 出 了 最 後 的 奉 獻 , 為 召 喚 她 的 淨 配 作 好 了 準 備 。 她 於 一 九 八 四 年 二 月 二 十 日 午 夜 過 後 不 久 去 世 。

願 基 督 賜 降 永 福 給 衪 這 位 勇 敢 慷 慨 的 淨 配 。
1984 年 3 月 9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