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CHEUNG, Filomena SPB
張斐樂美納修女 (張壽蓮)


暫缺相片

* 1873  9  10 日出生
* 1894
 1  6 日在香港入會
* 1896
 8  9 日在香港發願
* 1896 - 1944
年在香港服務
* 1949
 1  16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張斐樂美納修女
無名

張 裴 樂 美 納 是 耶 穌 寶 血 會 的 修 女 , 生 於 一 八 七 三 年 九 月 十 日 , 終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正 月 十 六 日 , 享 年 七 十 有 六 。

年 廿 一 歲 即 棄 俗 入 會 精 修 , 時 在 一 八 九 四 年 正 月 六 日 , 在 會 五 十 五 年 。

張 修 女 入 會 後 , 受 過 短 期 訓 練 即 離 院 下 鄉 輔 助 宗 徒 傳 教 事 業 , 五 十 餘 年 如 一 日 , 為 國 為 教 都 犧 牲 過 不 少 的 精 神 和 魄 力 。 及 至 一 九 四 六 年 奉 長 上 的 命 到 澳 門 初 學 院 , 襄 助 初 學 師 , 這 時 她 還 秉 着 以 往 甘 貧 , 忍 苦 , 耐 勞 …… 種 種 精 神 , 去 領 導 一 班 初 踏 修 途 的 青 年 女 子 。

她 一 生 的 事 業 , 不 過 是 些 日 常 生 活 的 瑣 事 , 即 傳 教 數 十 年 也 離 不 了 那 些 平 凡 細 事 , 她 會 觀 察 和 利 用 那 些 平 凡 的 事 體 , 慢 慢 地 造 到 了 聖 德 的 高 峯 , 可 是 有 誰 知 道 她 在 那 些 平 庸 小 事 上 , 救 了 多 少 靈 魂 呢 ? 她 一 生 的 行 為 , 正 如 聖 小 德 肋 撒 的 一 般 平 淡 , 也 像 聖 瑪 利 亞 的 一 般 隱 藏 ; 但 無 論 怎 樣 的 平 淡 與 隱 藏 , 聖 德 的 芬 芳 是 禁 不 住 播 散 的 。 現 在 讓 我 們 把 這 位 修 女 的 過 去 生 活 , 約 略 記 錄 起 來 , 以 作 日 後 的 回 憶 , 一 方 面 藉 以 感 謝 如 此 仁 慈 的 天 主 提 拔 了 他 的 婢 女 , 另 方 面 使 我 們 因 她 的 美 表 , 來 反 映 自 己 ; 想 想 她 又 想 想 自 己 , 努 力 去 步 她 底 芳 踪 , 以 走 完 我 們 神 聖 的 道 路 。

日常生活中的:
(一) 守 規 聽 命 : 一 位 修 女 寫 說 : 「張 修 女 在 會 五 十 五 年 , 自 始 至 終 善 度 修 道 生 活 : 對 於 院 中 大 小 規 條 , 恪 守 無 遺 ; 若 聞 鐘 聲 , 如 聞 主 叫 , 立 即 放 下 手 頭 工 作 敬 謹 奉 行 , 不 但 視 長 上 的 命 如 天 主 命 , 事 事 小 心 遵 守 , 即 就 會 中 姊 妹 們 的 意 見 或 心 的 願 , 也 都 樂 意 依 從 , 對 長 上 秉 着 超 性 精 神 , 當 天 主 的 代 表 去 服 從 她 們」 。 又 一 位 修 女 說 : 「聽 命 就 是 她 一 貫 主 張 , 決 不 願 任 意 妄 為 , 私 意 願 欲 早 已 克 制 得 淨 盡 了 。」 一 位 初 學 生 誠 坦 地 寫 道 : 「…… 這 時 我 便 開 始 佩 服 她 的 德 行 , 記 得 有 一 次 , 我 們 的 初 學 師 有 事 出 外 , 吩 咐 我 們 聽 張 修 女 的 命 , 因 了 我 的 老 毛 病 還 未 能 立 刻 清 除 , 不 知 怎 的 在 默 靜 時 , 竟 引 吭 高 歌 手 舞 足 蹈 了 起 來 , 給 她 聽 到 了 , 便 叫 我 走 到 她 身 邊 , 她 說 : 「現 在 是 靜 默 而 不 是 散 心 的 時 候 啊 , 你 這 樣 作 , 合 修 女 的 行 為 嗎 ? 希 望 你 漸 漸 改 過 吧 !」 初 學 生 也 領 情 , 且 已 給 她 慈 愛 的 說 話 說 服 了 , 連 忙 說 : 「謝 謝 姑 娘 , 我 以 後 要 加 小 心 , 散 心 時 我 們 可 以 隨 便 談 笑 啊 !」

由 此 可 知 , 她 不 但 自 己 恪 守 院 規 , 且 亦 望 闔 院 姊 妹 遵 守 , 更 見 她 怎 樣 地 公 正 盡 長 者 的 責 任 , 不 徇 情 面 , 唯 求 人 家 的 好 處 和 公 眾 的 利 益 , 而 且 幾 句 話 又 動 人 又 簡 單 , 剛 柔 並 用 , 既 不 失 長 者 之 尊 , 又 保 持 了 姊 妹 間 的 友 愛 , 單 從 她 「守 規」 的 美 德 中 , 竟 能 夠 放 射 出 其 他 德 行 的 光 芒 來 , 我 們 誰 不 傾 心 欽 佩 她 內 修 的 造 詣 呢 ?

(二) 忍 耐 勤 勞 : 在 這 點 , 張 修 女 給 我 們 留 下 很 好 的 芳 表 , 常 見 她 遇 見 逆 境 的 事 , 或 因 了 別 人 的 誤 會 而 令 她 心 中 難 過 時 , 她 仍 和 顏 悅 色 的 繼 續 自 己 的 工 作 , 沒 有 什 麼 反 對 伸 辯 的 表 示 , 更 不 肯 說 出 半 句 怨 言 , 祇 把 一 切 苦 痛 深 藏 在 心 , 生 怕 使 人 分 沾 了 難 受 啊 !

她 年 青 的 時 候 , 奉 長 上 的 命 傳 教 各 鄉 , 不 怕 長 途 跋 涉 , 舟 車 之 勞 , 奔 走 四 方 , 去 尋 覓 亡 羊 , 為 民 眾 謀 幸 福 , 最 後 , 於 一 九 四 六 年 又 奉 長 上 命 到 澳 門 , 一 面 任 副 初 學 師 , 一 面 作 晚 年 的 休 養 , 她 便 以 身 作 則 , 用 善 言 立 善 表 引 導 她 們 , 她 一 舉 一 動 莫 不 令 人 感 動 , 可 說 是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

她 日 常 的 工 作 , 除 了 謹 行 公 私 神 業 外 , 就 是 養 豬 飼 鷄 , 種 菜 澆 花 等 等 , 花 園 裡 的 瓦 礫 碎 磚 , 都 下 最 大 的 心 機, 好 的 片 片 儲 起 來 , 無 用 的 也 都 收 拾 得 一 乾 二 淨 , 試 想 一 位 七 十 多 歲 , 正 要 人 家 服 侍 的 老 人 , 竟 肯 這 樣 操 作 , 誰 不 驚 嘆 ? ! 因 為 習 於 勤 勞 , 空 閒 無 事 似 乎 很 不 舒 服 哩 !

(三) 謙 遜 : 她 這 個 德 行 , 好 像 生 在 幽 谷 中 的 一 株 紫 羅 蘭 , 不 被 人 賞 識 , 也 不 願 顯 露 頭 角 , 祇 求 自 己 的 馨 香 能 直 達 天 主 台 前 , 博 得 祂 底 歡 心 , 便 算 了 她 的 使 命 , 也 就 是 她 唯 一 的 終 向 了 , 她 也 說 過 自 己 出 身 清 白 , 不 過 是 一 個 不 中 用 的 窮 家 兒 女 吧 了 , 最 足 令 我 們 後 生 所 景 仰 的 , 就 是 她 虛 懷 若 谷 這 點 : 自 己 雖 是 七 十 多 歲 的 老 人 家 , 而 又 任 了 初 學 生 的 副 導 師 , 還 不 願 自 尊 , 事 事 徵 求 比 自 己 年 輕 得 多 的 正 導 師 的 意 見 , 沒 一 次 肯 自 做 主 張 的 。

(四) 對 己 : 完 全 死 於 世 俗 , 甘 貧 , 忍 苦 。

一 位 和 她 生 活 過 並 不 很 久 的 初 學 生 寫 說 : 「世 俗 早 已 給 她 遺 忘 , 所 認 為 甘 飴 的 祇 是 十 字 苦 架 , 她 惟 一 的 光 榮 就 是 給 世 人 遺 忘 , 身 雖 居 於 世 , 而 心 已 繫 於 天 上 了 。」

在 某 次 談 話 間 , 她 對 一 位 姊 妹 說 : 「世 上 的 福 樂 , 我 都 不 希 罕 。」 她 進 會 的 金 慶 紀 念 日 , 剛 巧 是 在 戰 時 , 而 且 她 還 在 鄉 間 傳 教 , 有 人 對 她 說 : 「真 不 幸 , 處 在 這 亂 世 時 代 , 若 世 界 昇 平 , 而 又 在 總 院 的 話 , 那 麼 今 天 一 定 很 高 興 了 。」 她 毫 不 介 意 的 回 答 : 「這 些 事 我 無 關 緊 要 , 在 天 主 台 前 , 祂 說 我 是 忠 婢 孝 女 , 我 便 心 滿 意 足 了 。」 下 面 還 有 一 件 趣 事 : 大 約 在 她 死 前 的 三 個 主 日 的 事 吧 ! 她 早 晚 多 方 照 料 飼 養 得 肥 壯 的 鷄 , 給 人 家 宰 殺 得 大 半 , 她 的 神 師 偶 然 間 問 她 愛 惜 不 ? 她 便 大 方 的 答 : 「不 愛 惜 , 長 上 愛 怎 樣 便 怎 樣 了 , 而 且 這 是 天 主 的 物 件 , 祂 是 主 人 , 我 不 過 是 祂 底 代 理 人 而 已 。」

甘 貧 : 一 位 初 學 姊 妹 說 : 「她 愛 慕 神 貧 , 實 感 人 肺 腑 , 千 補 百 結 的 舊 衣 裳 是 她 最 喜 愛 穿 的 ; 物 質 的 供 應 , 雖 有 時 感 到 缺 乏 , 也 不 會 使 她 說 半 句 怨 言」 , 五 十 多 年 傳 教 鄉 間 , 一 切 生 活 中 , 她 甘 貧 的 德 行 , 相 信 亦 很 昭 著 , 可 惜 我 們 沒 有 福 氣 去 領 略 , 她 的 護 守 天 神 一 定 一 件 一 件 的 細 心 記 錄 在 她 的 功 勞 冊 上 , 現 在 呈 報 給 天 父 , 求 祂 用 不 朽 的 天 福 , 厚 厚 地 酬 報 那 效 法 祂 昔 日 甘 貧 的 婢 女 。

忍 苦 : 自 古 以 來 的 大 聖 大 賢 , 多 是 從 奮 鬥 吃 苦 鍛 鍊 出 來 的 , 我 們 的 張 修 女 也 沒 有 例 外 , 我 們 可 以 引 一 位 初 學 姊 妹 的 話 作 證 : 「有 一 次 , 她 因 為 趕 鷄 , 不 知 怎 的 一 下 不 慎 失 了 足 , 滑 倒 了 , 足 膝 正 碰 在 石 頭 上 , 一 位 姊 妹 連 忙 把 她 扶 起 來 , 要 給 她 敷 藥 , 她 竟 說 : 「不 必 了 , 這 個 肉 身 愛 惜 她 做 甚 麼 ?」 我 們 知 道 她 這 幾 年 來 , 背 上 高 高 隆 起 一 塊 硬 骨 , 使 她 日 夜 不 安 , 受 着 這 晚 年 的 苦 痛 , 但 她 沒 有 出 聲 叫 苦 。

說 起 來 又 有 一 段 往 事 可 記 : 她 在 惠 州 傳 教 時 , 有 人 說 她 是 避 空 襲 的 時 候 , 不 仔 細 失 足 跌 傷 了 , 因 為 初 起 的 時 候 , 傷 處 還 沒 有 甚 麼 變 動 或 發 作 , 可 是 從 那 時 起 直 到 出 離 這 苦 世 的 末 刻 , 無 一 時 不 覺 得 那 痛 楚 ; 而 自 己 卻 咬 緊 牙 關 忍 痛 如 常 , 一 若 無 事 , 旁 人 也 以 為 不 過 是 微 小 細 事 , 未 加 注 意 和 為 她 調 理 , 其 實 , 她 也 不 願 驚 擾 別 人 , 怕 別 人 為 她 担 心 哩 ! 最 後 , 傷 勢 惡 化 起 來 , 隆 腫 也 日 增 , 畢 竟 給 我 們 發 覺 她 負 了 那 致 命 傷 很 久 , 但 醫 治 似 乎 也 來 不 及 了 , 可 惜 又 可 痛 的 事 啊 ! 她 離 世 前 數 日 , 那 塊 隆 起 的 硬 骨 給 予 她 的 酸 痛 怎 樣 大 和 怎 樣 難 受 , 只 有 天 主 和 她 的 護 守 天 神 知 道 , 我 們 連 萬 一 也 不 能 設 想 , 最 後 , 她 沉 痛 地 , 簡 單 而 忍 耐 地 慢 慢 給 我 們 說 背 骨 加 給 自 己 的 苦 : 「喲 , 這 塊 骨 頭 頂 着 咽 喉 , 令 我 不 得 下 嚥 食 物 。 」 看 到 這 , 我 們 心 中 不 能 無 所 感 動 , 我 們 深 信 她 在 這 麼 大 的 致 命 傷 上 , 既 這 樣 忍 痛 , 在 無 數 的 小 苦 上 , 自 然 更 不 肯 輕 易 放 過 那 受 苦 的 良 機 了 。

一 位 姊 妹 寫 道 : 「在 默 靜 或 感 受 痛 苦 時 , 常 常 聽 到 她 低 聲 的 呼 「耶 穌 …… 耶 穌」 , 為 了 她 常 常 呼 求 祂 , 耶 穌 也 就 忍 不 得 離 棄 她 , 時 刻 在 她 心 中 振 奮 她 , 撫 慰 她 , 做 她 慷 慨 承 受 一 切 辛 酸 的 後 盾 , 在 結 束 這 段 之 前 , 我 們 不 妨 再 引 多 一 位 姊 妹 的 話 : 「 在 世 七 十 多 年 , 已 給 奮 鬥 的 淚 泉 浸 透 了 , 而 且 也 流 盡 了 犧 牲 的 血 和 汗」 。

因 此 , 在 她 生 命 的 末 刻 , 仁 慈 的 天 主 賜 她 不 須 再 受 臨 終 的 痛 苦 , 而 可 自 由 地 , 安 然 微 笑 的 出 離 這 涕 泣 之 谷 , 直 奔 到 她 底 淨 配 的 懷 抱 裡 , 她 的 遺 容 比 生 時 更 顯 得 舒 坦 自 然 ; 最 奇 的 就 是 : 遺 容 也 青 春 起 來 了 , 逗 人 鍾 愛 , 見 過 她 的 遺 容 的 尊 長 , 來 賓 都 莫 不 讚 嘆 稱 羡 。

以 上 所 述 的 不 過 是 張 修 女 德 光 的 餘 輝 , 她 底 內 修 的 造 就 , 自 然 不 止 此 , 我 們 引 以 為 榮 的 , 是 寬 宏 仁 慈 的 天 主 肯 賜 予 我 們 這 樣 大 德 不 平 凡 的 同 志 姊 妹 , 在 世 做 我 們 的 模 範 , 在 天 做 我 們 大 家 的 主 保 。

現 在 再 就 張 修 女 對 人 對 主 這 兩 點 略 簡 寫 下 , 來 結 束 這 回 憶 錄 。

── 對 人 : 她 對 於 同 事 姊 妹 , 除 了 用 表 樣 去 潛 移 默 化 之 外 , 更 不 時 實 地 去 提 携 她 們 , 下 邊 是 姊 妹 們 的 說 話 : 「因 她 性 情 溫 良 , 很 易 得 到 我 們 的 同 情 , 她 很 像 我 們 的 親 娘」 。 「我 來 初 學 院 時 , 始 而 討 厭 她 , 繼 而 敬 佩 她 , 最 後 愛 慕 她」 。 她 對 姊 妹 們 可 說 是 絕 無 成 見 , 「待 人 以 謙 和 , 遇 事 必 以 涵 忍 讓 人 , 事 事 必 抱 犧 牲 一 己 , 而 謀 大 眾 的 幸 福」 。 「對 我 們 有 慈 愛 的 心 腸 , 泛 愛 和 關 護 我 們」 , 「時 時 常 見 她 裝 上 一 副 眼 鏡 , 不 停 地 在 密 密 縫 補 為 那 些 終 日 辛 勞 於 工 作 而 不 暇 料 理 自 己 的 人 們」 。 又 一 位 說 : 「從 未 聽 過 她 議 論 過 別 人 , 或 抱 怨 別 人 待 自 己 不 週 到」 。 另 一 位 姊 妹 寫 接 到 噩 耗 時 的 感 想 說 : 「竟 使 我 兩 道 淚 泉 奪 眶 而 出 , 在 我 冷 冰 的 臉 上 湧 流 , 約 隱 中 有 見 一 位 半 軀 殘 燭 , 縐 紋 遍 臉 , 卻 笑 容 可 掬 的 老 婆 婆 , 她 正 是 我 們 眾 人 所 愛 戴 的 張 修 女 哩 !」

「她 屢 屢 犧 牲 私 見 而 捨 己 從 人 , 每 一 舉 動 , 都 流 露 著 她 底 愛 主 愛 人 底 心 情 ; 又 良 善 又 謙 恭 。」 她 慈 愛 的 吸 力 比 磁 石 還 強 , 她 的 可 愛 比 蜂 蜜 還 甘 , 怪 不 得 人 見 了 她 , 自 然 而 然 起 敬 愛 她 的 心 , 而 樂 與 交 遊 了 , 因 此 , 她 傳 教 五 十 年 從 來 未 和 人 鬥 過 意 見 。

── 對 主 : 她 德 行 之 所 以 能 夠 優 入 聖 城 , 無 非 是 基 於 依 恃 , 知 恩 和 熱 愛 天 主 , 這 三 個 原 則 , 好 比 是 信 望 愛 三 德 的 縮 影 , 我 們 知 道 除 非 不 斷 的 呼 求 依 恃 天 主 的 助 佑 , 不 消 說 一 位 好 修 女 做 不 成 , 恐 怕 連 教 友 也 難 以 做 好 呢 ! 張 修 女 因 着 極 端 的 信 賴 和 依 恃 天 主 , 不 但 做 一 位 名 實 相 符 的 好 教 友 , 還 是 一 位 始 終 如 一 的 模 範 修 女 , 她 在 默 靜 或 憂 苦 時 , 屢 屢 呼 喚 「耶 穌」 , 不 是 內 心 信 賴 和 依 恃 的 表 示 嗎 ?

一 位 姊 妹 說 : 「…… 此 外 , 她 還 有 一 顆 知 恩 的 心 , 所 以 更 覺 可 愛 , 她 對 於 天 主 所 賜 予 她 的 種 種 恩 惠 , 常 抱 感 激 不 盡 的 心 情 , 當 她 想 及 自 己 的 虛 無 , 蒙 主 如 此 的 眷 顧 的 時 候 , 便 往 往 感 愧 相 交 的 流 起 淚 來 , 對 長 上 亦 如 此 , 勿 論 長 上 給 她 甚 麼 , 她 都 當 受 哀 矜 般 , 謝 謝 不 絕 。」

「天 上 地 下 , 沒 有 比 愛 情 更 甜 蜜 , 更 強 毅 , 更 高 大 , 更 快 樂 , 更 有 價 值 的 , 因 為 愛 情 是 從 天 主 生 的 , 愛 情 是 超 出 萬 物 的 , 除 了 天 主 以 外 無 所 歸 依」 (師 主 篇 卷 貳 四 十 八 章 六 節) 真 的 , 祇 有 純 潔 的 愛 情 才 能 使 我 們 的 心 擺 脫 這 塵 世 , 而 像 火 焰 一 般 , 直 衝 到 主 的 座 前 , 張 修 女 雖 然 終 日 勤 勞 於 工 作 , 卻 能 常 舉 心 向 主 , 一 有 機 會 , 便 到 聖 堂 長 跪 祈 禱 , 在 聖 體 台 前 暢 談 心 事 , 這 便 是 她 最 大 的 安 慰 與 幸 福 了 。

某 姊 妹 寫 著 : 「她 在 堂 中 祈 禱 的 時 候 是 很 少 坐 著 , 我 們 早 上 五 時 三 刻 到 小 堂 , 至 七 時 半 出 堂 , 從 未 見 她 坐 過 一 次 的」 。 這 樣 克 己 法 , 不 是 她 熱 愛 天 主 , 和 酷 愛 祈 禱 的 佐 證 嗎 ? 仁 慈 的 好 天 主 為 報 答 她 , 就 以 愛 還 愛 地 恩 待 她 , 賜 她 無 痛 苦 無 呻 吟 地 去 接 受 淨 配 的 愛 的 永 召 。

她 去 世 前 一 天 , 好 像 預 知 死 期 將 至 一 般 , 把 身 靈 都 清 潔 好 了 , 修 剪 好 頭 髮 , 而 且 還 在 嚴 寒 臘 月 的 天 時 , 洗 了 她 最 後 的 一 次 浴 , 她 對 人 說 : 「昨 晚 做 夢 , 見 我 自 己 十 分 污 穢 , 實 在 對 不 起 天 主 」 那 天 (即 占 禮 七) 也 辦 了 個 妥 當 的 告 解 , 真 幸 福 , 第 二 天 , 她 便 身 靈 兩 潔 地 去 見 她 一 生 愛 慕 的 天 主 。

從 此 , 她 一 生 的 奮 鬥 , 辛 苦 , 悲 痛 得 以 了 結 。

開 始 享 愛 那 無 窮 盡 的 安 慰 和 快 樂 , 她 以 一 點 極 有 限 的 代 價 , 換 得 了 至 寶 , 她 現 在 可 以 和 聖 女 小 德 肋 撒 一 同 說 : 「非 喜 樂 浸 我 心 , 乃 我 心 浸 喜 樂」 了 。

可 敬 張 修 女 的 遺 體 , 在 十 七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 由 初 學 院 (清 芬 別 墅) 出 殯 , 送 殯 的 有 主 教 代 表 , 司 鐸 , 修 士 , 修 女 , 學 生 及 教 友 等 數 百 人 。

── 補記 ──

張 修 女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正 月 十 六 日 午 時 散 心 前 , 全 無 疾 病 , 精 神 奕 奕 的 領 着 眾 初 學 修 女 到 堂 朝 拜 聖 體 , 念 天 主 經 , 聖 母 經 , 聖 三 光 榮 經 各 一 遍 , 後 念 「耶 穌 聖 心 , 我 之 所 有 全 獻 於 爾」 , 出 堂 後 , 就 在 離 堂 前 門 兩 步 的 地 方 感 覺 無 力 支 持 , 呼 過 「耶 穌」 , 便 昏 蹶 倒 下 , 其 他 修 女 們 已 不 在 身 旁 , 散 心 的 散 心 去 了 , 工 作 的 正 忙 於 工 作 , 小 堂 斜 側 對 面 便 是 飯 堂 , 正 值 導 師 那 天 因 事 忙 碌 未 去 用 飯 , 聽 見 張 修 女 叫 了 「哎 喲 , 不 好 了」 之 後 , 即 應 聲 跑 出 , 無 奈 一 個 人 是 難 以 施 救 的 , 便 急 呼 其 他 的 姊 妹 到 來 幫 忙 , 先 把 張 修 女 扶 入 飯 堂 , 正 以 為 是 小 事 , 其 後 便 掖 張 修 女 回 寢 室 施 救 , 一 壁 電 召 神 父 來 放 終 傅 聖 事 , 神 師 比 本 堂 神 父 先 來 , 按 過 脈 後 , 已 判 定 沒 有 什 麼 回 春 手 術 了 , 便 即 給 她 施 行 聖 事 , 此 時 間 , 張 修 女 毫 無 痛 苦 的 表 示 反 而 微 笑 地 接 受 主 的 呼 召 , 送 終 的 姊 妹 個 個 哭 不 成 聲 , 頓 然 間 , 幽 靜 的 修 院 給 哀 痛 惜 別 的 號 哭 聲 音 , 籠 罩 了 很 久 , 前 後 大 約 三 刻 鐘 , 張 修 女 便 把 靈 魂 交 還 給 天 主 。

1949 年 5 月 8, 15, 22, 29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