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RYAN, Fintan SSC
黎碧潔修女

 

* 1936 年 11 18 出生
* 1962 年來港
* 2013
9 1 日在愛爾蘭 Magheramore 逝世

 

She lived a fortunate life

A larger than life character, who became a permanent fixture around the wards of hospitals in Hong Kong over decades, Columban Sister Fintan Ryan died peacefully in Magheramore, County Wicklow, in her native Ireland, on 1 September 2013.

Born on 18 November 1936, she was 76-years-old. Although stricken with cancer, those caring for her said that she remained lucid and her perky self right up until the end.

Always conscious that she was watching history unfold before her eyes, her stay in Hong Kong stretched from 1962, when she arrived in what she described at the time as a really small place, to June last year, when she reluctantly accepted that the time had come to return to the land that had given her life.

“People were mostly refugees from China, living cheek by jowl on the hillsides in flimsy shacks,” she said soon after arriving in her adopted homeland.

She explained that this contributed to the rampaging tuberculosis afflicting the then-British colony, which kept her and her Columban companions busy at the Ruttonjee Sanitarium in Wan Chai.

While resistance to the drug regime for the disease at the time rendered it ineffective for many, with the help of two doctors among the Columbans, Sister Aquinas Monahan and Sister Gabriel O’Mahony, more effective medicines were developed, and Sister Fintan spent much of her life scuttling around the new high rise apartments checking that children were following their drug regimes properly.

She described this as a time of happy memories. She was touched by their desire to practice their English with her and their welcoming smiles.

In the mid-1970s, she was transferred to Ta Kwu Ling in the New Territories, where the Columban Sisters staffed a Caritas clinic and day nursery.

During her few years there before returning to Ruttonjee, she witnessed another history. “Most people were farmers. We were surrounded by neatly kept fields. Travelled on bicycles on narrow paths,” she recalled before returning to Ireland.

She also recalled, “The people were mostly old or young. Those in the middle were oversees working, sending money back to their families.”

But the mid-1980s brought a big change in her life. “It was time for us to leave Ruttonjee,” Sister Fintan recalled.

“I studied oversees for a while after that and returned to Hong Kong in the early 1990s, just before the last British governor arrived. Things were changing all round,” she reflected.

Her own life took on a new colour too, as she put her new-found expertise as a chaplain to work in the sprawling hospitals around Shatin.

Her abilities and imagination were stretched to the limit during the SARS pandemic in 2003. “It required learning a whole new way of communicating,” she explained, “as patients were isolated. There was no more holding their hand to comfort them, no more whispering a prayer into the ear of the semi-conscious, no more chance to laugh or cry with a patient, only telephones and a wave through a window.”

But she said the great gift of those times was a deeper insight into hidden faith. “I am always struck by people’s deep down beauty and I think I am privileged to see it. I saw deep faith behind the heroism of the front-line workers who nursed people at great risk to themselves.”

She said that she also learned the value of the support of prayer. “My co-workers, members of my community, my local parish at St. Benedict’s, all those who telephoned and simply said, ‘I am praying for you,’ they truly gave my heart and soul a lift,” she reflected.

She said that what touched her most was a small boy with no family and an incurable disease. “He was adopted by the staff and there was not a dry eye when we buried him in a small white coffin,” she recalled.

On September 4, Sister Fintan was buried in her own coffin, taking many of her memories with her.

However, Sister Fintan will continue to live in the hearts of what she always described as the great Chinese people who opened their arms to her.

The parish of St. Benedict’s in Shatin, where Sister Fintan had been a faithful parishioner for many years, scheduled a memorial Mass for her on the evening of September 11 and other gatherings were held around Fanling and places where she had lived and worked.

“I will always be grateful to God for calling me to this missionary life. It is a fortunate life,” she would say, and although her infectious, jolly laugh may not be heard again, nor the twinkle in her eye flash of merriment, the seeds of faith that she scattered will live on in the eyes of those who have risen to believe.

This will be her own history.

May she rest in peace.
 
15 September 2013


 

傳教修女黎碧潔:
「我帶著病人送我的祝福回家鄉」

黎 碧 潔 修 女 (Fintan Ryan) 聖 誕 節 後 返 回 家 鄉 愛 爾 蘭 ; 也 是 一 九 六 二 年 的 十 二 月 , 她 遠 渡 重 洋 來 到 香 港 , 把 生 活 化 作 禮 物 , 見 證 天 主 降 生 為 人 的 福 音 。

從 事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多 年 的 黎 修 女 將 返 回 愛 爾 蘭 退 休 , 回 望 過 去 , 她 最 感 激 醫 院 病 人 , 稱 他 們 是 自 己 的 生 命 導 師 外 , 亦 是 她 生 命 中 的 祝 福 。

聖 高 隆 龐 傳 教 女 修 會 黎 修 女 在 香 港 傳 教 近 五 十 年 , 她 退 休 前 在 威 爾 斯 親 王 醫 院 擔 任 榮 譽 心 靈 關 顧 員 , 服 務 教 區 醫 院 牧 民 委 員 會 二 十 年 。

「這 為 我 並 不 是 一 份 工 作 , 我 很 享 受 , 每 位 曾 遇 上 的 人 都 是 我 生 命 中 的 祝 福 。」 七 十 五 歲 的 黎 修 女 最 近 對 本 報 說 : 「我 會 帶 著 這 些 祝 福 回 家 鄉 。」

她 憶 述 最 近 的 深 刻 經 歷 說 : 「醫 院 中 一 名 小 孩 在 短 短 五 年 的 生 命 中 患 過 不 同 重 病 , 他 不 能 走 、 不 能 吃 、 要 用 氧 氣 機 呼 吸 , 但 卻 比 每 個 人 都 活 得 快 樂 , 我 從 未 見 他 哭 過 。 他 一 生 雖 短 , 郤 觸 動 著 醫 院 每 一 個 人 的 生 命 , 包 括 醫 生 及 護 士 。」 那 小 孩 出 生 便 遭 父 母 遺 棄 , 但 醫 院 裡 每 個 人 都 當 他 是 自 己 的 孩 子 。 「他 從 不 捨 得 於 我 離 開 時 說 『再 見』 , 但 在 他 離 世 前 兩 天 , 他 坐 直 身 子 , 揮 手 向 我 道 別 。」 孩 子 以 自 己 的 病 , 向 修 女 展 示 出 對 生 命 的 熱 愛 及 積 極 。

她 又 記 得 在 白 普 理 寧 養 中 心 陪 伴 的 一 位 年 輕 女 病 人 , 如 何 以 極 大 忍 耐 去 面 對 身 體 的 痛 苦 。 一 天 , 她 向 修 女 表 示 有 一 全 身 白 衣 的 女 士 引 領 主 耶 穌 到 她 身 邊 , 自 那 天 起 她 便 安 然 並 欣 悅 地 面 對 自 己 的 病 。 「天 主 最 後 真 的 領 她 平 安 回 家 。」 修 女 說 。 死 亡 決 不 能 戰 勝 心 裡 平 安 、 有 信 德 的 人 , 修 女 從 她 身 上 深 切 體 會 。

黎 修 女 在 醫 院 牧 民 委 員 會 近 期 出 版 的 《牧 靈 文 集》 中 寫 道 : 「探 訪 癌 症 病 房 的 兒 童 時 , 病 童 父 母 伴 著 深 愛 的 孩 子 接 受 長 時 間 治 療 , 他 們 的 勇 氣 和 信 心 感 動 了 我 ; 我 不 會 忘 記 他 們 看 著 子 女 呼 出 最 後 一 口 氣 時 的 痛 苦 表 情 。 我 亦 珍 惜 於 孩 子 床 邊 為 他 們 祈 禱 的 時 刻 , 直 至 今 天 , 我 每 次 探 訪 仍 感 覺 到 他 們 與 我 在 一 起 。」 她 又 寫 道 : 「牧 靈 經 驗 讓 我 體 會 到 , 當 人 患 病 時 , 多 年 前 於 學 校 接 受 天 主 教 道 理 的 種 子 會 開 花 結 果 。」

從 事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前 , 黎 修 女 曾 擔 任 護 士 近 三 十 年 , 她 記 得 最 初 來 港 時 言 語 不 通 。 「服 務 時 我 們 不 會 傳 教 , 只 會 陪 伴 病 人 , 讓 他 們 感 覺 到 我 們 的 臨 在 。 」 修 女 對 本 報 說 , 一 位 患 肺 結 核 的 長 者 曾 問 她 為 何 會 離 開 自 己 家 鄉 服 務 他 們 , 當 知 道 是 為 了 耶 穌 的 緣 故 , 便 要 求 她 多 談 關 於 耶 穌 的 事 , 最 後 長 者 更 領 洗 入 教 。 她 說 : 「他 讓 我 明 白 , 語 言 在 彼 此 的 相 處 中 毫 不 重 要 , 重 要 的 是 我 們 對 病 人 的 尊 重 及 臨 在 。」

黎 碧 潔 修 女 生 於 愛 爾 蘭 一 個 虔 誠 的 公 教 家 庭 , 每 晚 家 人 會 一 起 念 玫 瑰 經 。 修 女 四 歲 起 便 入 讀 天 主 教 學 校 , 於 高 中 時 首 次 感 受 到 強 烈 聖 召 , 要 她 將 福 音 傳 給 其 他 人 , 剛 巧 其 時 有 聖 高 隆 龐 修 女 到 她 的 學 校 講 述 傳 教 經 驗 。 完 成 中 學 , 修 女 經 過 兩 年 的 考 慮 及 祈 禱 便 告 訴 家 人 想 到 中 國 傳 教 的 意 願 , 之 後 接 受 四 年 護 士 訓 練 , 取 得 助 產 士 資 格 。

黎 修 女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二 月 離 開 愛 爾 蘭 , 經 過 約 三 個 月 的 船 程 才 到 達 香 港 , 最 先 是 服 務 律 敦 治 醫 院 。 那 年 代 很 多 中 國 難 民 湧 港 , 肺 結 核 擴 散 , 死 亡 率 很 高 。 當 病 人 初 得 知 自 己 的 病 時 , 一 般 都 很 難 接 受 , 她 說 會 盡 量 聆 聽 , 與 他 們 傾 訴 , 最 後 病 友 都 會 接 納 並 信 任 她 。 在 律 敦 治 期 間 , 兩 名 修 女 醫 生 研 發 出 對 付 肺 結 核 的 疫 苗 , 又 分 毫 不 收 診 治 費 , 令 肺 結 核 不 再 是 不 治 之 症 。

她 說 , 醫 院 繁 忙 的 工 作 一 度 令 她 無 暇 去 關 顧 病 人 及 其 家 人 的 心 靈 , 她 遂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回 愛 爾 蘭 接 受 一 年 的 臨 床 牧 靈 培 訓 , 次 年 回 港 到 威 爾 斯 親 王 醫 院 開 展 牧 靈 工 作 。 當 時 牧 靈 部 只 在 很 少 醫 院 設 有 相 關 服 務 , 牧 靈 工 作 者 數 目 亦 少 ; 時 至 今 日 , 委 員 會 已 把 服 務 擴 展 至 多 間 醫 院 , 也 不 斷 增 聘 人 手 , 招 募 義 工 。

她 認 為 ,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既 是 聖 召 , 也 是 使 命 , 有 志 的 人 必 須 全 身 投 入 。 「病 人 很 精 明 , 他 們 會 感 受 到 你 的 誠 意 。」 她 又 感 謝 眾 堂 區 神 父 對 牧 民 委 員 會 支 持 及 接 納 , 以 及 同 工 一 直 與 她 並 肩 服 務 。
2011 年 12 月 25 日
 

 

服務香港五十載關懷病人
高隆龐修女黎碧潔安息

服 務 香 港 半 個 世 紀 的 聖 高 隆 龐 傳 教 女 修 會 黎 碧 潔 修 女 , 於 二 0 一 三 年 九 月 一 日 在 家 鄉 愛 爾 蘭 的 修 會 院 舍 主 懷 安 息 , 享 年 七 十 六 歲 。 她 居 港 時 長 期 投 身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

黎 碧 潔 修 女 生 於 一 九 三 六 年 十 一 月 十 八 日 , 她 加 入 修 會 後 接 受 護 士 及 助 產 士 訓 練 , 六 二 年 與 同 會 另 外 六 位 修 女 來 港 傳 教 。 她 最 初 參 與 救 濟 工 作 , 服 務 從 內 地 來 港 的 難 民 , 其 後 服 務 聖 高 隆 龐 修 女 管 理 的 律 敦 治 療 養 院 (現 醫 管 局 律 敦 治 醫 院) , 照 顧 肺 癆 病 人 。 七 十 年 代 , 她 轉 往 打 鼓 嶺 的 明 愛 診 所 服 務 該 區 農 民 。

黎 修 女 曾 到 外 地 進 修 , 一 九 九 0 年 代 回 港 後 擔 任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者 , 服 務 過 醫 院 、 寧 養 中 心 和 安 養 院 。

二 0 0 三 年 非 典 型 肺 炎 肆 虐 期 間 , 她 在 沙 田 威 爾 斯 親 王 醫 院 牧 靈 部 服 務 , 雖 然 無 法 進 入 病 房 , 但 仍 透 過 電 話 慰 問 病 人 。 在 香 港 傳 教 五 十 年 後 , 黎 修 女 二 0 一 二 年 六 月 返 回 愛 爾 蘭 。

黎 修 女 的 安 所 彌 撒 已 於 九 月 四 日 在 愛 爾 蘭 舉 行 , 遺 體 安 葬 於 當 地 的 傳 教 會 墓 園 。 禮 儀 中 同 會 修 女 閱 讀 黎 修 女 同 事 、 受 助 者 對 她 的 輓 辭 , 讚 揚 黎 修 女 信 靠 天 主 , 為 人 有 耐 性 , 熱 愛 牧 民 工 作 。 他 們 更 感 激 修 女 帶 領 他 們 認 識 天 主 。

在 香 港 , 黎 修 女 的 追 思 彌 撒 已 於 九 月 十 一 日 (週 三) 晚 在 沙 田 的 聖 本 篤 堂 舉 行 。
2013 年 9 月 1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