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LO, Johana SPB
羅桂珍修女

 

* 1934  4  1 日在印尼 (Indonesia) 出生
* 1963
 11  21 日在香港入會
* 1965
 11  21 日在香港發願
* 1965 - 2014
年在香港及台灣服務
* 2014 1 8 日在印尼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Death in golden year

With deep sorrow the Precious Blood Sisters announce the death of Sister Johana Lo, who passed away peacefully in Indonesia on 8 January 2014, at the age of 79 after 50 years of religious life.

A funeral Mass was offered on 12 January 2014 in Indonesia followed by cremation.

A memorial Mass will be offered in Hong Kong on Saturday, 18 January, at 10:30am at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ek Kip Mei, Shamshuipo, Kowloon, followed by burial of her ashes at the St. Raphael’s Catholic Cemetery, Cheung Shan Wan.

The family and relatives of Sister Lo, and the Precious Blood Sister are grateful for the prayers offered for the long-serving religious sister.
19 January 2014


 

寶血會羅桂珍修女安息
生於印尼貢獻兩岸三地

香 港 教 區 寶 血 女 修 會 羅 桂 珍 修 女 , 於 二 0 一 四 年 一 月 八 日 安 逝 於 印 尼 醫 院 , 享 年 七 十 九 歲 。 她 服 務 香 港 與 台 灣 , 並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教 友 培 育 工 作 貢 獻 良 多 。

本 身 是 印 尼 華 僑 的 羅 桂 珍 修 女 (聖 名 若 翰 納) 原 籍 廣 東 大 埔 , 她 一 九 六 三 年 為 回 應 上 主 召 叫 , 毅 然 離 開 印 尼 來 到 陌 生 的 香 港 , 加 入 寶 血 女 修 會 , 度 奉 獻 生 活 達 五 十 年 。

羅 修 女 於 一 九 六 五 年 宣 發 初 願 後 , 獲 派 總 部 協 助 會 長 辦 公 室 工 作 , 至 七 二 年 派 往 台 灣 服 務 , 曾 任 教 幼 稚 園 及 擔 任 會 院 院 長 。 及 後 羅 修 女 前 往 台 北 牧 靈 中 心 進 修 , 畢 業 後 服 務 於 台 北 耶 穌 聖 心 堂 區 及 寶 血 幼 稚 園 。

一 九 八 七 年 回 港 後 , 羅 修 女 獲 委 派 於 教 區 禮 儀 委 員 會 工 作 , 長 達 二 十 多 年 , 期 間 經 常 探 訪 國 內 教 會 神 長 及 男 女 修 院 , 亦 幫 助 國 內 一 些 教 區 的 教 徒 學 習 禮 儀 及 靈 修 , 為 中 國 教 會 貢 獻 良 多 。

由 於 羅 修 女 曾 接 受 多 項 手 術 , 身 體 健 康 轉 差 , 故 後 期 漸 減 少 往 國 內 服 務 , 至 二 0 0 七 年 完 全 退 出 禮 委 會 工 作 。

早 前 羅 修 女 為 慶 祝 入 會 金 慶 , 由 家 人 陪 同 下 回 印 尼 探 親 , 此 期 間 病 情 轉 差 入 院 , 她 在 家 人 陪 伴 下 回 歸 父 家 。

羅 修 女 家 人 已 於 一 月 十 二 日 在 印 尼 為 她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骨 灰 由 寶 血 會 修 女 護 送 下 迎 回 香 港 安 葬 。

寶 血 會 於 一 月 十 八 日 (週 六 、 上 午 十 時 半) 假 石 硤 尾 聖 方 濟 各 堂 為 羅 修 女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靈 柩 隨 即 安 葬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寶 血 會 墓 園 。 該 會 修 女 及 羅 修 女 家 人 邀 請 教 徒 為 羅 修 女 的 安 息 祈 禱 。
2014 年 1 月 19 日

 

天主,請你記得羅桂珍修女
羅國輝

得 悉 羅 桂 珍 修 女 在 印 尼 安 息 主 懷 , 雖 然 感 到 驚 愕 , 但 也 為 羅 修 女 感 到 安 慰 , 因 為 她 最 終 可 以 在 摯 愛 的 親 人 陪 伴 下 , 走 完 人 生 的 路 , 又 持 守 了 永 作 基 督 淨 配 的 修 道 聖 願 。

羅 修 女 加 入 教 區 禮 儀 委 員 會 辦 事 處 服 務 之 年 (八 十 年 代 後 期) , 正 是 我 們 辦 事 處 水 深 火 熱 之 時 ; 她 與 我 們 一 起 奮 鬥 逾 廿 載 。

羅 修 女 是 印 尼 華 僑 , 極 有 她 自 己 的 性 格 、 生 活 習 慣 和 紀 律 。 她 精 通 印 尼 語 、 中 國 普 通 話 、 客 家 話 、 閩 南 話 、 廣 州 話 及 英 語 ; 且 心 無 旁 騖 , 安 靜 地 專 注 自 己 的 崗 位 , 從 不 過 問 別 人 的 事 。

當 時 , 我 們 辦 事 處 得 寶 血 女 修 會 大 方 支 援 , 讓 羅 修 女 到 本 辦 事 處 服 務 。 其 實 羅 修 女 也 趁 我 在 德 貞 會 院 主 持 聖 週 禮 儀 時 , 暗 自 考 慮 而 決 定 的 。 當 時 , 我 們 辦 公 室 只 有 三 位 職 員 , 羅 修 女 首 先 負 責 的 工 作 , 是 整 理 修 訂 《主 日 感 恩 祭》 的 稿 件 。 從 準 備 開 會 討 論 的 稿 件 , 到 記 錄 討 論 的 結 果 , 整 理 後 交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編 輯 , 又 校 正 編 輯 後 的 稿 件 , 無 不 經 過 她 的 手 。 她 的 中 文 造 詣 是 我 佩 服 的 ; 繼 後 , 她 為 出 版 《福 音 書》 及 《讀 經 集》 , 要 到 隔 鄰 的 教 育 事 務 委 員 會 辦 事 處 , 借 用 影 印 機 , 放 大 稿 件 , 貼 於 「格 仔 紙」 , 以 完 成 印 刷 稿 。 為 免 借 不 到 影 印 機 , 羅 修 女 慣 於 早 上 彌 撒 前 已 影 印 好 所 須 稿 件 , 彌 撒 後 就 貼 稿 。 及 至 我 們 搬 到 教 區 中 心 十 樓 現 址 。 蔡 詩 亞 神 父 回 港 後 , 羅 修 女 已 習 慣 早 上 六 時 多 就 回 到 辦 事 處 , 而 蔡 神 父 也 是 在 凌 晨 五 時 多 才 休 息 的 。 故 此 , 我 們 辦 事 處 是 最 安 全 的 , 白 天 黑 夜 都 有 職 員 留 守 。

在 完 成 了 《主 日 感 恩 祭》 後 , 正 遇 上 了 我 要 到 大 陸 授 課 (一 九 八 九 年) , 她 就 成 為 我 的 普 通 話 老 師 。 又 因 為 大 陸 學 生 常 與 我 聯 絡 , 要 求 支 援 教 材 書 籍 , 羅 修 女 就 專 注 與 大 陸 修 生 、 神 父 、 主 教 的 聯 絡 , 並 為 他 們 提 供 所 需 。 羅 修 女 在 與 他 們 書 信 往 還 間 , 流 露 了 她 對 弟 兄 姊 妹 的 關 愛 和 體 貼 。 藉 著 她 的 智 慧 言 詞 , 她 鼓 勵 也 教 訓 了 無 數 大 陸 弟 兄 姊 妹 ; 他 們 都 樂 於 受 教 , 而 且 與 羅 修 女 結 下 深 厚 情 誼 。 天 主 也 在 羅 修 女 身 上 行 了 不 少 奇 事 。 其 中 一 次 , 羅 修 女 接 到 來 信 要 求 書 籍 , 但 我 們 已 沒 有 錢 了 , 於 是 我 說 去 公 教 進 行 社 賒 賬 吧 ! 她 去 了 , 聽 到 有 人 用 印 尼 語 對 話 , 仿 似 他 鄉 遇 故 知 , 羅 修 女 遂 與 她 們 交 談 , 就 在 結 賬 時 , 那 些 羅 修 女 偶 遇 的 印 尼 同 鄉 , 就 為 羅 修 女 付 款 結 了 賬 。 天 主 要 的 , 天 主 自 會 照 顧 ; 其 實 這 也 是 羅 修 女 在 我 們 當 中 , 常 常 鼓 勵 我 們 的 話 ; 她 言 教 也 身 教 了 。

羅 修 女 也 曾 與 我 同 訪 大 陸 許 多 地 方 , 故 此 , 她 有 許 多 大 陸 朋 友 。 後 來 , 我 們 照 顧 的 地 方 太 大 了 , 只 好 分 工 , 羅 修 女 則 專 注 貴 州 、 四 川 、 福 建 、 江 西 等 多 個 地 區 。 羅 修 女 懂 得 為 人 打 算 , 但 從 不 好 管 閒 事 。 我 也 不 知 道 她 怎 樣 廣 結 人 緣 , 居 然 有 加 拿 大 華 僑 神 父 捐 給 她 許 多 聖 爵 、 主 教 十 字 架 、 介 指 , 讓 她 轉 贈 大 陸 神 長 。 我 也 不 知 道 , 她 怎 樣 可 以 把 這 些 珍 寶 , 按 需 要 一 剎 那 間 就 迅 速 穩 妥 地 送 遞 , 惠 及 無 數 內 地 神 長 及 教 友 。 這 是 她 的 神 貧 吧 ! 她 一 無 所 有 , 但 她 有 的 , 都 是 為 送 贈 別 人 的 , 為 使 眾 人 一 無 所 缺 。 羅 修 女 這 廿 多 年 來 , 就 是 這 樣 日 月 無 間 寄 遞 一 包 一 包 的 書 籍 , 來 協 助 建 設 大 陸 教 會 。 羅 修 女 也 把 她 包 裹 書 籍 郵 寄 的 絕 技 , 傳 授 給 「阿 明」 (羅 修 女 的 同 事) 。 她 戲 說 「阿 明」 是 她 契 仔 ; 「阿 明」 的 確 也 常 幫 羅 修 女 一 臂 , 尤 其 在 羅 修 女 日 漸 衰 弱 之 時 。

羅 修 女 很 有 人 情 味 , 她 曾 為 我 北 上 打 毛 衣 。 她 替 我 以 印 尼 文 寫 信 , 與 同 學 溝 通 。 她 也 陪 伴 同 事 Estella , 送 別 父 親 。 她 在 年 邁 之 時 , 很 想 念 家 人 , 尤 其 她 的 兄 弟 姊 妹 也 垂 垂 老 矣 , 且 一 個 接 一 個 去 世 , 所 以 每 當 她 有 機 會 回 印 尼 探 親 時 , 朋 友 同 事 也 為 她 送 上 海 味 , 讓 她 轉 送 家 人 , 聊 表 寸 心 。 對 此 , 羅 修 女 常 表 安 慰 。 她 在 閒 談 中 也 常 提 及 , 同 她 一 輩 的 修 女 , 及 長 她 一 輩 的 修 女 , 她 都 對 她 們 盡 露 欣 賞 之 情 。 當 然 , 她 也 偶 有 提 及 她 在 台 灣 的 服 務 , 又 她 當 呂 會 長 的 秘 書 等 歲 月 。 後 來 , 與 她 同 輩 的 修 女 , 也 一 個 一 個 的 走 了 , 她 倍 覺 孤 單 是 免 不 了 的 。 在 她 日 暮 之 時 , 更 想 念 家 人 , 也 是 人 之 常 情 。 按 「珠 女」 、 Laura 所 說 , 她 曾 在 談 心 時 , 對 她 們 說 : 無 論 如 何 , 她 都 會 忠 於 她 的 聖 願 , 永 遠 是 修 女 , 永 不 會 離 開 修 會 。 這 是 她 充 滿 愛 人 之 情 又 充 滿 愛 主 修 道 之 義 的 煉 路 。

天 主 真 好 , 天 主 賞 賜 了 羅 修 女 在 家 人 的 陪 伴 下 息 勞 歸 主 ; 在 她 聖 召 的 發 源 地 印 尼 , 獻 上 聖 祭 。 然 後 又 在 香 港 , 葬 在 她 修 會 的 墓 地 , 與 她 修 會 的 姊 妹 們 一 起 , 等 候 復 活 的 來 臨 。

在 為 羅 修 女 編 寫 她 的 追 思 彌 撒 時 , 聯 想 到 修 女 宣 發 永 願 時 的 祝 福 : 「願 她 以 真 摯 的 愛 , 深 愛 教 會 ; 以 天 上 的 愛 , 去 關 愛 世 人 , 教 導 世 人 追 求 並 期 待 天 國 的 福 樂…… 願 她 穩 走 人 生 的 旅 途 , 在 到 達 至 尊 君 王 座 前 , 無 所 畏 懼 , 但 聽 到 基 督 淨 配 甜 蜜 的 召 喚 , 邀 請 她 參 與 天 國 的 婚 宴 。」

羅 修 女 走 完 了 塵 世 的 路 , 為 天 國 作 了 見 證 ; 她 堅 守 了 聖 願 。 現 在 , 是 新 郎 基 督 接 待 她 的 淨 配 羅 修 女 , 與 諸 聖 同 享 天 上 婚 宴 的 時 候 了 。 羅 修 女 , 你 是 有 福 的 , 天 主 永 遠 紀 念 著 你 , 請 你 也 記 得 我 們 !
2014 年 2 月 2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