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TAM, Joan SPB
譚若翰納修女

 

* 1876 年在澳門出生
* 1896  8  14 日在香港入會
* 1898
 8  9 日在香港發願
* 1898 - 1950
年在香港服務
* 1950
2 16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R.I.P.
Mother Joanna Tam

Reverend Mother Joanna Tam, foundation member of the Chinese Sisters of the Precious Blood, died last month at the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Shamshuipo.

Born in 1877 into a pious family, the seed of self-sacrifice, which was to flourish so fruitfully in years to come, was sown from her earliest years. The youngest of thirteen children, she assisted in her father’s business, until she entered the Canossa Convent Noviciate at the age of eighteen.

For thirty years she laboured with untiring zeal as a teacher in the Canossian schools at Aberdeen, Honham, and Shaukiwan.

In 1923, the Chinese sisters of the Canossian Institute were directed by the Holy See to found a Chinese Religious Congregation. Mother Joanna tam was elected the Vice-Foundress. In 1935, she was elected the Superior of the Convent of the Precious Blood. Her heart always drawn towards the poor, she started an orphanage and a small dispensary. Later the further service of the Hospital was added for the beloved poor. In 1938, Mother Tam, resigned as Superior of the Convent, and devoted all her energies to the hospital. She continued with this work until a few hours before her death.

His Eminence Thomas Cardinal Tien, and His Lordship Bishop Cheung Wai Tuck were with Mother Joanna Tam when she died.
10 March 1950

 

田樞機頒放臨終大赦
譚若翰納院長逝世
 
功德全備魂歸天國
若雅

一 九 五 0 年 二 月 十 六 日 , 天 氣 陰 沉 , 寒 風 刺 骨 , 這 種 日 子 , 最 好 在 家 不 出 門 ; 但 中 午 忽 然 接 到 一 個 不 幸 的 電 話 : 「訃 告 你 , 寶 血 醫 院 院 長 譚 若 翰 納 修 女 逝 世 了 ! 今 天 上 午 已 入 殮 , 下 午 四 時 到 長 沙 灣 安 葬 , 你 可 來 採 訪 一 點 新 聞 ……」 我 聽 了 很 懷 疑 , 曾 兩 次 復 問 : 「神 長, 您 說 什 麼 ?」 他 卻 兩 次 很 清 晰 地 回 答 我 : 「寶 血 醫 院 譚 院 長 逝 世 了 !」 這 時 我 才 相 信 我 的 耳 朵 沒 有 聽 錯 , 但 我 總 覺 得 這 噩 耗 來 得 太 突 然 ; 因 為 十 一 日 我 拜 謁 了 樞 機 主 教 出 來 , 譚 院 長 還 請 我 吃 夜 飯 , 告 別 時 , 她 還 握 著 我 的 手 送 我 到 大 門 外 。 怎 麼 一 會 兒 來 了 這 個 消 息 ! 我 不 禁 嘆 出 了 一 口 悲 傷 惋 惜 之 氣 , 並 為 她 靜 默 三 分 鐘 , 祝 禱 她 息 止 安 所 !

下 午 三 時 , 我 帶 著 一 顆 悲 痛 的 心 , 趕 到 寶 血 醫 院 , 見 院 內 的 修 女 和 護 士 , 眼 睛 多 紅 腫 著 , 我 想 她 們 一 定 是 痛 哭 失 去 了 一 位 慈 母 般 的 老 院 長 之 故 。

一 位 修 女 告 訴 我 : 譚 院 長 的 棺 柩 在 聖 堂 裡 。 我 就 在 寶 血 堂 弔 喪 , 堂 內 有 主 教 、 神 父 、 和 許 多 修 女 、 學 生 、 教 友 都 在 為 她 念 經 追 悼 。 棺 柩 停 放 在 聖 體 欄 杆 前 正 中 , 棺 蓋 還 沒 有 完 全 蓋 好 , 留 出 頭 部 一 部 份 , 供 人 得 瞻 其 遺 容 。 棺 柩 四 週 , 放 滿 了 人 家 送 她 的 潔 白 鮮 花 十 字 或 花 圈 等 。 我 走 進 聖 堂 , 便 到 棺 柩 前 默 禱 , 洒 聖 水 , 望 主 賜 伊 永 安 ! 並 從 玻 璃 蓋 裡 瞻 仰 了 她 安 祥 如 睡 的 遺 容 , 唉 , 那 裡 想 到 十 一 晚 在 醫 院 大 門 前 的 一 別 竟 成 了 永 訣 !

後 來 我 去 訪 問 莫 修 女 , 譚 院 長 究 竟 患 了 什 麼 病 , 竟 死 得 這 樣  快 ? 她 說 : 「昨 晚 (十 五 日) 九 時 還 如 常 人 一 般 , 到 十 時 , 她 的 心 臟 衰 弱 症 復 發 , 因 見 其 病 勢 嚴 重 乘 其 清 醒 時 陳 道 生 神 父 給 她 聽 告 解 , 並 施 行 終 傅 聖 事 。 彌 留 期 間 , 田 樞 機 主 教 再 回 為 她 頒 賜 臨 終 大 赦 。 到 今 晨 零 時 五 十 分 , 在 樞 機 主 教 、 張 主 教 、 陳 神 父 等 多 位 神 長 及 全 體 寶 血 修 女 圍 護 祈 禱 中 , 安 就 主 召 ! 她 真 有 福 氣 啊 !

「是 的 , 像 譚 院 長 這 樣  的 福 終 , 實 令 人 羡 慕 !」 我 不 知 不 覺 接 了 一 句 。

「當 她 透 出 最 後 一 口 氣 的 時 候」 , 莫 修 女 繼 續 說 , 「我 們 都 悲 痛 得 流 淚 , 如 喪 考 妣 一 般 ; 她 實 在 太 好 了 , 不 但 在 修 會 為 諸 修 女 的 恩 師 , 在 醫 院 為 眾 病 者 的 慈 母 , 即 對 外 界 任 何 人 都 一 視 同 仁 , 所 以 有 許 多 人 都 稱 呼 她 「婆 婆」 , 意 思 是 說 她 像 外 祖 母 一 般 好 。 她 對 神 職 界 , 更 加 發 揮 其 純 真 慈 愛 , 因 此 她 創 辦 寶 血 醫 院 時 , 定 了 一 條 特 別 院 規 , 就 是 「凡 神 職 界 患 痛 住 院 診 治 者 , 不 收 任 何 費 用」 。 俗 云 「善 有 善 報」 , 好 人 畢 竟 不 是 白 做 的 , 就 如 她 昨 晚 得 樞 機 主 教 等 送 善 終 。 可 謂 已 得 了 現 世 的 善 報 。 今 晨 張 主 教 為 她 主 持 入 殮 儀 式 並 做 頭 朝 彌 撒 , 樞 機 主 教 也 為 她 做 五 六 品 大 禮 追 悼 彌 撒 。 入 殮 時 , 又 有 許 多 神 長 修 女 , 教 友 送 她 ……

話 還 沒 有 說 完 , 出 殯 的 時 候 到 了 ; 送 殯 的 隊 伍 相 當 長 , 十 字 聖 架 在 前 開 導 , 後 面 跟 著 譚 院 長 生 前 創 辦 的 孤 兒 院 的 一 群 孤 兒 , 和 全 體 寶 血 會 修 生 , 寶 血 醫 院 護 士 , 以 及 許 多 教 友 。 棺 柩 花 車 後 , 隨 著 全 體 寶 血 會 修 女 , 和 二 十 多 輛 汽 車 的 送 客 。 前 面 幾 輛 汽 車 中 有 恩 主 教 、 張 主 教 , 和 港 九 許 多 本 堂 神 父 。

在 我 乘 的 一 輛 汽 車 中 , 恰 巧 有 一 位 寶 血 會 修 女 , 我 就 請 她 告 訴 我 關 於 譚 院 長 的 經 歷 。 她 說 : 「院 長 是 廣 東 開 平 縣 赤 奚 人 , 世 奉 公 教 , 全 家 都 是 虔 誠 的 教 友 。 院 長 有 兩 位 姊 姊 , 也 是 進 寶 血 修 女 會 的 。 現 存 一 位 , 也 當 過 寶 血 修 會 副 總 會 長 , 原 在 澳 門 , 今 天 也 趕 來 送 喪 。 譚 院 長 於 二 十 歲 進 會 , 今 年 七 十 四 歲 , 在 會 事 主 並 為 人 群 服 務 , 五 十 四 年 如 一 日 , 而 且 一 直 工 作 到 死 。 她 在 會 曾 任 總 會 長 三 年 , 事 無 巨 細 總 是 身 先 修 女 。 後 任 副 總 會 長 期 間 , 創 設 育 嬰 堂 , 因 其 愛 德 之 誠 摯 , 到 處 得 仁 人 善 士 的 襄 助 : 內 有 唐 修 女 等 之 襄 助 , 外 有 慈 善 醫 師 鄧 以 賢 、 鮑 志 成 等 之 提 , 使 社 會 善 士 慷 慨 解 襄 , 樂 為 輸 將 , 因 此 孤 兒 院 得 擴 大 , 寶 血 醫 院 得 以 成 立 。 她 雖 經 不 少 艱 難 困 苦 , 但 她 堅 毅 不 撓 , 犧 牲 她 自 己 的 一 切 , 專 心 為 社 會 謀 福 利 。 譚 院 長 自 律 卻 甚 嚴 , 雖 已 年 逾 古 稀 , 但 起 居 細 規 從 不 自 寬 自 宥 。 她 的 精 神 , 真 令 人 欽 佩 , 她 死 了 為 她 固 然 是 幸 福 的 開 始 , 但 為 寶 血 修 會 , 寶 血 醫 院 , 實 為 一 重 大 損 失 !」

到 了 長 沙 灣 , 由 恩 主 教 做 追 思 並 主 持 安 葬 禮 , 五 時 入 土 , 從 此 這 位 香 港 教 區 華 籍 寶 血 修 女 會 的 元 老 , 長 眠 在 那 聖 地 上 了 ! 但 她 德 行 的 馨 香 , 將 永 留 於 人 間 !

回 到 寶 血 醫 院 , 一 位 神 長 對 我 說 : 「譚 院 長 叫 我 到 寶 血 醫 院 來 過 年 的 , 想 不 到 來 送 她 的 終 !」

我 說 : 「譚 院 長 已 德 備 功 全 了 , 所 以 天 主 召 她 到 天 國 去 過 新 年 了 !」 (那 天 是 陰 曆 年 三 十)

臨 走 時 , 樞 機 主 教 對 我 說 譚 院 長 有 三 樣 特 長 : 「第 一 是 她 自 己 好 , 肯 克 苦 耐 勞 , 什 麼 都 以 身 作 則 。 第 二 是 她 待 人 好 , 對 任 何 人 都 一 視 同 仁。 第 三 是 她 有 魄 力 , 只 要 是 為 人 有 福 利 的 事 , 她 便 努 力 去 幹 , 不 怕 任 何 阻 難 , 直 到 成 功 才 罷 。」

譚 院 長 的 苦 幹 精 神 , 是 值 得 稱 讚 值 得 欽 佩 的 ; 她 的 德 表 , 更 是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的 。 返 港 途 中 我 履 次 這 樣 想 。
1950 年 3 月 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