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CHOW, Maria SPB
周淑華修女

 

* 1914  12  1 日在中國出生
* 1939
 6  16 日在香港入會
* 1941
 7  28 日在香港發願
* 1941 - 2001
年在香港及澳門服務
* 2001
2 13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進會五十週年
周淑華修女

一 九 三 九 年 六 月 十 六 日 我 加 入 了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 首 先 要 在 此 感 謝 天 主 祂 仁 慈 的 賜 給 我 恩 寵 、 勇 敢 、 力 量 、 信 德 、 愛 德 , 把 自 己 奉 獻 給 天 主 。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二 月 任 職 於 寶 血 醫 院 護 士 和 助 產 士 。 入 會 前 深 受 一 位 神 師 指 導 , 並 在 工 作 崗 位 上 被 一 位 修 女 工 作 勤 勞 、 聖 德 超 凡 的 善 表 所 影 響 , 使 我 願 意 追 隨 耶 穌 。

當 我 在 抉 擇 聖 召 中 , 受 到 父 母 的 阻 止 及 各 方 面 的 考 驗 和 困 擾 , 正 考 慮 怎 樣 衝 出 難 關 時 , 聖 神 點 示 我 , 使 我 想 起 杜 秋 娘 的 金 縷 衣 , 這 首 詩 對 我 入 會 的 決 定 , 有 很 大 的 鼓 勵 ; 我 以 為 天 主 召 選 我 , 而 我 不 按 照 天 主 的 安 排 迅 速 起 行 , 事 過 境 遷 , 後 悔 就 晚 了 。 因 此 , 我 終 於 鼓 起 勇 氣 加 入 了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

初學期間
為 訓 練 我 們 有 堅 強 獨 立 完 美 的 品 德 , 更 關 顧 我 們 需 要 和 團 體 合 作 服 從 的 精 神 , 未 離 開 初 學 前 , 每 人 要 識 做 自 己 的 會 衣 , 不 能 以 機 車 要 用 手 縫 , 這 些 為 我 實 在 是 一 個 挑 戰 , 不 知 流 了 多 少 淚 才 能 克 服 。

我 覺 得 有 一 種 力 量 支 持 我 , 使 我 更 愛 天 主 , 彼 此 間 更 能 互 助 互 愛 , 我 在 人 生 道 路 上 踏 上 第 一 步 , 感 受 到 友 愛 、 溫 馨 , 就 是 在 初 學 院 。

「天 主 是 愛」 在 人 群 中 , 大 家 都 表 現 出 天 主 的 愛 , 上 主 的 恩 寵 和 喜 樂 滿 溢 著 我 們 的 心 胸 , 故 有 時 聽 到 一 句 很 平 常 的 說 話 , 就 笑 到 不 能 停 止 的 我 , 認 為 初 學 院 是 恩 寵 、 神 慰 、 最 豐 富 的 , 是 世 界 天 堂 最 美 善 的 一 角 , 它 耐 人 尋 味 , 它 使 人 留 戀 , 使 人 永 遠 留 下 深 切 的 回 憶 。

發初願
一 九 四 一 年 七 月 廿 八 日 被 派 往 寶 血 醫 院 三 樓 病 房 和 產 房 , 對 我 來 說 本 來 駕 輕 就 熟 , 但 不 知 怎 的 總 感 到 戰 戰 競 競

很 僥 倖 和 一 位 有 聖 德 的 修 女 一 起 工 作 。 她 勤 勞 工 作 、 熱 切 救 靈 魂 , 每 天 和 病 人 抹 身 、 換 藥 、 對 病 者 無 微 不 致 , 務 求 使 病 者 舒 適 為 止 , 她 教 我 把 福 音 輸 入 重 病 的 人 , 使 他 們 得 救 靈 魂 , 記 著 ! 不 可 以 漏 網 。 所 以 , 這 裡 的 重 病 者 都 得 到 領 洗 , 使 患 者 的 心 靈 平 安 喜 樂 , 接 受 死 亡 的 來 臨 , 這 一 點 在 我 五 十 年 修 道 歷 程 的 回 憶 , 使 我 感 到 最 喜 樂 、 最 安 慰 的 一 頁 。

信 耶 穌 的 人 , 可 以 從 絕 症 和 絕 望 中 得 救 ── 一 位 剛 大 學 畢 業 的 男 青 年 , 患 痳 瘋 病 入 院 住 了 三 年 零 六 個 月 , 此 段 期 間 他 曾 多 次 自 殺 。 病 發 時 心 情 惡 劣 , 他 就 會 對 我 說 : 「修 女 我 又 想 跳 樓 了 。」 我 只 有 和 他 祈 禱 , 勸 慰 他 、 陪 伴 他 。 初 時 , 他 無 動 於 中 , 不 理 我 , 直 至 有 一 天 他 又 對 我 說 : 「修 女 我 又 想 自 殺 了 。」 我 對 他 說 : 「你 為 什 麼 老 是 說 自 殺 呢 ? 耶 穌 昔 日 醫 好 很 多 病 人 。 你 求 衪 , 衪 就 會 醫 好 你 的 病 。」 我 就 和 他 一 齊 祈 禱 。 從 這 天 起 , 他 面 部 的 紅 腫 、 耳 朵 的 發 大 漸 漸 隱 沒 了 , 後 來 醫 生 得 到 報 告 紙 , 病 者 已 痊 癒 。 結 果 他 成 為 熱 心 教 友 , 不 久 就 是 聖 母 年 (一 九 五 0 年) 他 特 到 加 路 連 山 道 大 球 場 參 加 慶 祝 聖 母 年 活 動 。 上 主 的 仁 慈 , 永 遠 施 捨 信 賴 衪 的 人 , 上 主 的 憐 憫 永 遠 常 存 。

在 悠 悠 的 歲 月 , 我 經 過 了 五 十 週 年 的 生 命 歷 程 , 大 部 份 工 作 是 醫 務 和 院 長 之 職 , 當 中 有 歡 樂 、 有 痛 苦 , 接 受 過 風 雨 霧 露 的 困 擾 , 然 而 , 我 常 常 記 得 我 的 許 諾 , 是 跟 隨 主 基 督 背 十 字 架 的 , 在 痛 苦 中 堅 定 我 的 方 向 , 奮 勇 向 前 , 不 絕 的 反 省 、 祈 禱 , 我 的 言 行 是 否 肖 似 基 督 , 看 看 自 己 是 否 放 下 十 字 架 , 讓 耶 穌 自 己 背 負 ? 因 此 , 在 風 雨 泥 濘 中 , 在 霧 露 阻 塞 視 野 裡 , 我 沐 浴 在 主 的 恩 寵 和 力 量 , 風 雨 霧 露 , 很 快 就 被 主 的 陽 光 驅 散 了 , 衪 的 仁 慈 恩 惠 、 眷 顧 我 整 個 生 命 , 我 將 永 遠 感 謝 讚 頌 衪 對 我 的 仁 慈 和 恩 澤 。

我 現 在 和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分 享 五 十 週 年 的 修 道 歷 程 , 願 望 各 位 和 我 同 謝 主 恩 , 這 是 上 主 安 排 的 一 天 , 亞 肋 路 亞 !寫於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
1989 年 6 月 2 日

 

耶穌寶血女修會
周淑華修女主懷安息

香 港 教 區 寶 血 女 修 會 周 淑 華 修 女 (瑪 利 亞) , 於 二 0 0 一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安 逝 於 新 界 北 區 醫 院 , 享 年 八 十 六 歲 。

周 修 女 原 籍 廣 東 省 順 德 縣 , 一 九 三 九 年 進 會 修 道 , 宣 發 初 願 後 隨 即 被 派 往 寶 血 醫 院 服 務 , 期 間 曾 任 寶 血 醫 院 院 長 。 周 修 女 曾 有 一 段 時 間 被 派 往 澳 門 清 安 醫 所 照 顧 年 老 病 弱 的 長 者 。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辭 去 寶 血 醫 院 院 長 職 後 , 先 後 被 委 任 為 粉 嶺 修 院 院 長 和 澳 門 會 院 院 長 長 達 九 年 。 自 一 九 四 八 年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間 , 周 修 女 擔 任 該 會 的 總 參 議 員 協 助 處 理 會 務 共 十 六 年 。

周 修 女 照 顧 病 人 無 微 不 至 , 深 得 病 人 稱 謝 。 退 休 後 的 家 居 生 活 仍 協 助 會 院 家 務 , 不 便 於 走 動 時 便 接 聽 電 話 , 閱 讀 和 寫 文 章 , 更 喜 與 年 青 修 女 談 話 , 分 享 其 修 道 生 活 的 苦 與 樂 , 並 以 祈 禱 支 持 修 女 們 的 工 作 。

周 修 女 的 殯 葬 彌 撒 已 於 二 月 廿 四 日 上 午 十 時 半 假 九 龍 石 峽 尾 聖 五 傷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 彌 撒 後 , 遺 體 安 葬 於 九 龍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該 會 墓 園 。
2001 年 3 月 11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