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IP, Margaret FMA
葉玉蓮修女

 

* 1940 3 17 日在香港出生
* 1963 入會
* 1967 年發願
* 1978
11 24 日在香港逝世


Death of Sister Margaret Ip
R.I.P.

On Friday, 24 November 1978, Sister Margaret Ip, Daughter of Mary Help of Christians went to her reward after an illness of nearly two years, aged 38.

She joined the Order in 1963 and took her first vows in 1967 in Italy. After two years spent studying catechetics at the International Pedagogical Institute in Turin, Italy, she returned to her homeland where she immediately began an intense apostolate among youth in the Tse Wan Shan Parish and Our Lady’s College and for the last four years in the D.M.H.C. Siu Ming School and Parish in Kwai Shing.

At the Queen Mary Hospital she asked to be left in the common ward, thus to be one with the poor and be able to help them when possible. There, during her often long stays she was ever alert to the spiritual needs of the sick, the nurses and everyone that approached her. On visiting her she would invariably have some news to give us:

“I must follow that patient, she is very ill…”

“I regret not to have instructed that girl as she wished to be baptized. This morning on returning to hospital I found that she had died.”

When she did not go around, patients went to her as they found great relief talking to her; some of them were even sent by the ward doctor.

It caused no surprise when on hearing the doctor’s verdict: “Acute Leukemia”, she renewed through the hands of Mary the offering of her life for the fidelity of Priests and Religious and for sterling vocations.

When she realized that her end was close she asked to be transferred to Maryknoll Hospital, because she said that the Sisters would help her to pray and keep close to God.
1 December 1978

 

葉玉蓮修女病逝
願主賜平安永息

本 港 母 佑 會 葉 玉 蓮 修 女 (聖 名 瑪 加 利 大)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一 月 廿 四 日 蒙 主 寵 召 , 病 逝 於 聖 母 醫 院 , 享 年 三 十 八 歲 。

葉 修 女 於 一 九 四 0 年 三 月 十 七 日 生 於 香 港 ; 一 九 六 三 年 棄 俗 修 道 , 進 入 母 佑 會 ; 一 九 六 七 年 在 義 大 利 矢 發 聖 願 。 在 都 靈 國 際 教 育 學 院 攻 讀 兩 年 教 理 學 後 , 旋 返 回 本 港 展 開 傳 教 工 作 。 葉 修 女 曾 執 教 於 九 龍 聖 母 書 院 及 葵 涌 天 主 教 母 佑 會 蕭 明 中 學 , 亦 曾 分 別 在 慈 雲 山 聖 文 德 堂 、 黃 大 仙 聖 雲 先 堂 及 葵 涌 堂 區 協 助 主 日 學 及 其 他 傳 教 活 動 。 兩 年 前 開 始 患 上 血 癌 , 曾 先 後 多 次 入 院 治 療 ; 直 至 上 月 廿 四 日 下 午 , 終 告 不 治 。

葉 修 女 遺 體 於 廿 七 日 下 午 二 時 半 安 息 彌 撒 後 , 下 葬 於 九 龍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
1978 年 12 月 1 日

 

悼亡友──母佑會葉玉蓮修女
胡鳳霞

「茅 姐」 , 你 還 記 得 這 個 稱 呼 嗎 ? 緬 懷 當 年 , 我 和 鄰 居 小 朋 友 參 加 聖 母 慶 禮 院 時 , 你 還 是 一 名 修 生 , 你 那 活 潑 、 開 朗 和 熱 誠 的 態 度 , 就 活 像 我 們 生 活 中 的 大 姐 姐 , 深 得 各 小 朋 友 的 歡 迎 。 就 是 因 為 我 們 不 懂 得 打 乒 乓 波 , 往 往 都 給 你 取 勝 , 因 而 被 我 們 冠 以 「茅 姐」 之 號 。 歡 樂 的 時 光 往 往 是 短 暫 的 , 你 突 然 在 我 們 中 間 失 踪 了 ── 到 羅 馬 。 那 時 我 已 成 為 聖 母 書 院 的 學 生 。 日 子 一 天 一 天 的 過 去 , 每 當 我 在 操 場 看 見 那 張 乒 乓 枱 時 , 便 不 期 然 的 想 起 你 來 了 ! 你 那 溫 馨 的 笑 臉 也 浮 現 在 我 的 腦 海 中 。 我 總 覺 得 你 是 一 位 很 突 出 的 修 女 , 不 過 份 沉 靜 而 拒 人 於 千 里 , 或 嚴 肅 得 令 人 見 而 卻 步 。 你 有 一 股 攝 人 的 力 量 , 使 人 樂 於 接 近 。

在 我 領 洗 的 前 幾 天 , 赫 然 發 現 了 你 。 分 別 多 年 , 一 旦 重 逢 自 然 倍 覺 高 興 。 那 時 的 你 已 穿 上 傳 統 的 修 女 服 裝 。 當 你 知 道 我 快 要 領 洗 的 消 息 , 你 表 現 得 異 常 興 奮 , 更 送 我 一 個 從 羅 馬 帶 回 來 的 聖 牌 , 上 面 還 附 著 一 張 字 條 寫 著 : 「慶 賀 一 個 新 生 命 的 誕 生」 。 此 後 , 在 校 中 你 還 常 常 提 醒 我 、 指 導 我 如 何 善 盡 教 友 的 本 份 。 你 對 我 如 妹 妹 的 愛 護 , 如 師 長 般 關 懷 , 真 教 我 感 動 不 已 。 而 你 對 學 生 也 抱 著 亦 師 亦 友 的 態 度 。

後 來 , 你 從 聖 母 書 院 轉 到 「蕭 明 中 學」 去 了 , 我 們 見 面 的 機 會 也 減 少 了 。 每 當 我 到 葵 涌 探 望 你 時 , 我 都 受 到 你 熱 誠 的 招 呼 , 臨 走 時 你 也 語 重 心 長 地 對 我 鼓 勵 , 勉 力 修 德 。 聽 說 你 在 荃 灣 堂 區 工 作 時 , 深 得 教 友 們 的 一 致 愛 戴 , 特 別 在 你 患 病 時 , 教 友 們 紛 紛 慷 慨 捐 血 便 足 以 證 明 你 如 何 深 得 民 心 。 你 的 忍 耐 、 服 從 、 謙 讓 的 美 德 是 從 你 日 常 舉 動 中 表 現 出 來 的 , 所 謂 「有 諸 內 , 形 諸 外」 你 能 以 身 教 言 教 達 到 愛 的 教 育 最 高 境 界 , 更 能 符 合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教 育 真 諦 。

噩 耗 傳 來 , 令 我 震 驚 萬 分 , 因 為 一 向 健 康 硬 朗 的 你 , 竟 然 在 毫 無 病 徵 之 下 ── 患 上 血 癌 , 這 是 多 麼 可 怕 的 消 息 呀 ! 當 我 跑 至 醫 院 看 你 時 , 床 上 的 你 瘦 骨 嶙 峋 , 不 似 人 形 簡 直 是 慘 不 忍 睹 , 我 當 下 已 按 奈 不 住 失 聲 痛 哭 起 來 。 雖 然 你 為 病 魔 所 、 痛 苦 不 堪 , 但 只 要 你 稍 為 精 神 , 便 在 房 中 到 處 行 走 安 慰 其 他 受 苦 的 病 人 , 為 他 們 唸 經 。 你 那 種 忘 我 的 精 神 , 我 的 拙 筆 豈 能 形 容 得 來 呢 ? 在 你 彌 留 之 際 , 你 竟 有 口 難 言 , 力 不 從 心 , 但 從 你 的 眼 神 中 示 意 我 拿 紙 筆 來 , 你 在 上 面 劃 上 一 些 不 成 字 體 的 橫 直 線 , 究 竟 你 想 要 說 些 甚 麼 呢 ?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一 月 廿 四 日 病 魔 終 於 奪 取 了 你 寶 貴 的 生 命 , 雖 然 在 你 而 言 是 為 「永 生」 的 開 始 , 但 你 的 死 訊 傳 來 , 使 許 多 人 為 你 痛 哭 流 淚 。 你 可 曾 看 見 你 的 親 人 、 朋 友 、 學 生 們 的 悲 傷 , 你 又 曾 否 聽 見 我 們 的 哭 聲 呢 ? 我 不 禁 要 罵 你 一 句 : 「你 太 殘 忍 了 ! 太 忍 心 了 !」 你 竟 在 你 有 所 作 為 的 時 候 離 開 我 們 , 未 免 過 分 了 一 點 嗎 ?

三 年 多 了 , 你 竟 不 容 我 與 你 夢 中 相 見 , 你 知 道 嗎 ? 我 常 懷 念 著 你 的 笑 容 , 追 憶 孩 童 時 在 慶 禮 院 歡 樂 的 時 光 , 每 當 我 看 見 別 人 打 乒 乓 波 時 更 勾 起 我 無 限 的 沉 思 。 真 的 , 我 想 與 你 見 面 , 好 讓 我 告 訴 你 : 我 已 經 長 大 了 , 我 會 依 著 你 的 聖 德 芳 表 勉 力 作 好 , 同 時 我 的 球 術 已 直 逼 近 你 , 可 能 「茅 姐」 的 稱 號 從 此 讓 位 了 , 你 那 些 遺 字 是 甚 麼 意 思 呢 ! 你 也 應 該 作 一 個 好 的 交 代 才 是 呀 !

我 的 良 師 , 我 的 益 友 呀 ! 我 正 等 待 與 你 相 聚 的 機 會 , 即 使 你 在 夢 中 的 出 現 也 教 我 心 滿 意 足 。
1982 年 1 月 1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