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TAM, Yut-Wa Margaret SPB
譚月華修女

 

* 1922  12  9 日在香港出生
* 1939
 12  8 日在香港入會
* 1942
 2  11 日在香港發願
* 1942 - 2015
年在香港及澳門服務
* 2015 12 1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譚月華修女經歷大戰
倚仗信仰面對艱苦歲月

二 次 大 戰 中 , 日 本 軍 隊 侵 略 亞 洲 多 個 地 區 , 香 港 經 歷 了 「三 年 零 八 個 月」 的 淪 陷 期 。 戰 時 , 耶 穌 寶 血 會 譚 月 華 修 女 所 處 的 深 水 埗 , 正 值 是 日 軍 空 襲 的 「熱 門」 地 點 , 她 說 : 「天 主 好 像 與 我 們 同 在 , 給 我 們 膽 量 , 去 面 對 所 有 事 。」

六 十 年 前 , 日 軍 經 歷 原 爆 後 投 降 , 結 束 了 他 們 在 亞 洲 的 佔 領 行 動 。 但 戰 爭 給 亞 洲 人 民 留 下 了 深 刻 和 痛 苦 的 回 憶 。 六 十 年 後 , 香 港 和 亞 洲 多 個 城 市 在 八 月 份 都 有 大 戰 結 束 六 十 周 年 的 紀 念 活 動 。

在 香 港 , 一 名 修 女 便 經 歷 過 大 戰 的 艱 苦 歲 月 。 八 十 二 歲 的 譚 修 女 , 生 於 公 教 家 庭 , 於 戰 前 加 入 寶 血 會 。 淪 陷 期 間 , 她 是 寶 血 會 母 院 的 初 學 生 。 她 於 戰 後 發 願 , 先 後 在 德 貞 幼 稚 園 、 德 貞 小 學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逾 四 十 載 , 於 十 多 年 前 榮 休 。

香 港 淪 陷 前 , 日 軍 派 戰 機 空 襲 駐 港 英 軍 設 施 , 修 女 憶 述 說 : 「日 軍 有 時 炸 灣 仔 , 有 時 炸 深 水 埗 兵 房 (淪 陷 期 間 改 為 戰 俘 營 , 現 址 為 麗 閣 邨) , 母 院 附 近 的 欽 州 街 、 元 州 街 一 帶 亦 被 瘋 狂 投 彈 。」 位 於 深 水 埗 元 州 街 的 寶 血 會 母 院 , 當 年 跟 軍 營 只 有 三 條 街 之 隔 。 她 說 : 「寶 血 醫 院 外 的 街 道 滿 布 炸 彈 ! 據 知 有 街 坊 因 此 被 炸 傷 , 我 很 難 受 。」

譚 修 女 八 月 十 九 日 對 本 報 說 : 「日 軍 發 動 攻 勢 時 , 修 會 會 長 為 了 初 學 生 安 全 著 想 , 讓 我 們 選 擇 是 否 跟 父 母 逃 難 。 但 初 學 生 都 認 為 , 寧 可 一 起 『有 粥 食 粥』 , 也 不 離 開 修 會 。 於 是 , 十 幾 位 廿 來 歲 的 初 學 生 都 留 守 修 院 , 只 有 一 位 無 意 當 修 女 的 離 開 了 。」

「轟 炸 警 報 響 起 後 , 修 女 就 會 魚 貫 跑 到 飯 堂 , 匿 藏 到 檯 底 、 用 棉 被 蓋 著 自 己 。 回 想 起 來 , 我 也 覺 得 有 點 儍 , 因 為 這 樣 是 無 法 抵 擋 爆 炸 的 。 那 時 , 各 人 都 有 心 理 準 備 去 見 天 父 , 所 以 一 遇 危 險 就 去 辦 告 解 。 神 父 無 奈 地 安 慰 大 家 說 : 『只 要 定 期 去 辦 就 行 了 。』 」 修 女 說 : 「感 謝 天 父 , 修 會 內 沒 有 人 在 戰 爭 中 受 傷 , 會 址 亦 沒 有 被 炸 中 。」

她 說 : 「最 驚 險 的 一 次 , 是 母 院 街 外 被 投 擲 多 個 炸 彈 。 該 區 的 神 父 遂 帶 領 我 們 到 太 子 道 的 聖 德 肋 撒 堂 避 難 。 那 三 天 內 , 我 們 雖 有 餅 乾 充 飢 , 神 父 亦 從 修 院 送 來 食 物 , 但 眾 人 無 法 梳 洗 , 也 沒 有 被 單 , 幸 好 當 時 是 夏 天 。」 她 以 「有 驚 無 險」 去 形 容 這 段 日 子 : 「某 天 , 日 軍 突 擊 檢 查 , 爬 牆 跳 入 寶 血 醫 院 搜 捕 英 軍 。 他 們 發 覺 院 內 只 有 平 民 , 就 立 即 撤 退 , 大 家 都 鬆 了 一 口 氣 。 當 時 有 不 少 修 女 都 在 母 院 附 近 的 寶 血 醫 院 工 作 , 去 服 務 病 者 。」

談 到 淪 陷 期 間 的 修 道 生 活 , 她 說 : 「日 軍 實 行 糧 食 配 給 , 每 天 每 人 可 吃 兩 碗 白 米 飯 , 但 對 於 要 工 作 的 青 年 人 來 說 , 那 是 無 法 飽 肚 的 。 修 會 遂 給 我 們 買 了 點 蕃 薯 , 煮 蕃 薯 飯 , 用 來 送 飯 的 , 是 最 堅 硬 、 最 便 宜 的 『柴 皮 咸 魚』。」

「年 輕 修 女 為 了 吃 得 更 多 , 盛 飯 時 , 他 們 會 把 米 飯 在 碗 中 壓 實 , 好 能 盛 得 更 多 、 更 高 , 但 年 長 修 女 不 懂 這 樣 做 , 也 不 會 這 樣 做 。」 修 女 帶 笑 憶 述 這 椿 趣 事 。 她 又 說 : 「但 貧 苦 大 眾 的 生 活 卻 非 常 艱 難 , 如 果 要 買 米 , 就 得 多 付 一 半 價 錢 , 在 黑 市 購 入 , 只 有 富 人 才 負 擔 得 起 。」

「當 年 修 女 的 生 活 , 跟 今 天 稍 有 不 同 , 我 們 不 能 單 獨 跟 異 性 會 面 , 也 不 能 隨 便 外 出 , 只 能 在 外 工 作 時 , 去 了 解 區 內 情 況 。」 修 女 說 : 日 軍 頒 布 戒 嚴 令 , 限 制 市 民 外 出 , 以 防 有 人 聚 眾 反 抗 : 「我 在 街 上 親 眼 目 睹 有 人 不 聽 日 軍 指 示 , 他 即 被 日 軍 開 槍 射 擊 大 腿 。 幸 而 , 我 的 學 生 未 有 因 此 受 傷 。」

她 表 示 , 日 治 時 期 , 日 軍 強 制 她 和 部 份 教 師 , 去 讀 日 文 、 在 學 校 教 日 文 ; 亦 不 准 學 生 公 開 祈 禱 。 她 說 : 「日 軍 攻 打 香 港 時 , 修 會 的 學 校 一 度 停 課 , 再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復 課 , 但 只 有 原 先 的 一 半 學 生 前 來 上 課 。 我 本 來 是 教 幼 稚 園 的 , 因 人 手 關 係 , 也 得 教 小 學 語 文 。」

談 到 信 仰 體 會 , 譚 修 女 說 : 「現 在 我 回 想 這 段 往 事 , 也 感 到 很 奇 妙 ―― 沒 有 一 位 修 女 因 戰 爭 留 有 餘 悸 , 實 在 是 一 個 奇 蹟 。 天 主 好 像 與 我 們 同 在 , 給 我 們 膽 量 , 去 面 對 所 有 事 。」

「轟 炸 機 空 襲 期 間 , 院 內 眾 人 都 很 平 靜 , 各 人 手 持 念 珠 , 不 停 地 默 念 玫 瑰 經 。 待 空 軍 撤 退 , 大 家 都 能 迅 速 收 拾 心 情 , 返 回 工 作 地 點 。 這 場 戰 爭 亦 加 深 了 我 的 信 德 。」 她 續 說 : 「我 們 已 預 備 去 見 天 父 , 故 此 並 不 怕 死 。」

她 又 說 : 「日 治 時 期 , 據 知 軍 隊 將 沒 收 民 間 金 器 , 修 會 遂 把 大 家 入 會 時 交 出 的 金 器 , 埋 在 聖 母 山 下 。 在 聖 母 『保 護』 下 , 一 件 也 沒 有 給 日 軍 發 現 。」

「教 區 大 事 紀」 稱 , 日 軍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十 二 月 廿 五 日 , 至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十 五 日 佔 領 香 港 期 間 , 天 主 教 會 大 量 人 材 流 失 或 被 拘 捕 , 當 中 包 括 多 位 來 自 盟 國 的 傳 教 士 , 教 會 活 動 幾 乎 完 全 停 頓 ; 與 此 同 時 , 教 會 分 發 梵 蒂 岡 戰 爭 救 援 金 。

編按:譚月華修女有關淪陷時期的口述歷史,載牛津大學出版社新作《從十一萬到三千》。

2005 年 9 月 18 日
 

 

Death Notice

With deep sorrow the Precious Blood Sisters announce the death of Sister Mar­garet Tam Yut-wa, who passed away peacefully on December 1 at the age 92, after 76 years of reli­gious life.

A funeral Mass was offered at 9:30am on December 5 at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in Shek Kip Mei, Shamshuipo, Kowloon. The Mass was followed by burial in the St. Raphael’s Catholic Cemetery in Cheung Sha Wan.

The families and relatives of Sister Tam, together with the Pre­cious Blood Sisters wish to express their gratitude for the prayers offered for the deceased.

May she rest in peace.

  13 December 2015

 


寶血女修會譚月華修女
安息主懷
 享年九十二歲

香 港 教 區 寶 血 女 修 會 譚 月 華 修 女 於 二 0 一 五 年 十 二 月 一 日 於 大 埔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九 十 二 歲 。

譚 修 女 聖 名 瑪 加 利 大 , 廣 東 省 開 平 縣 人 , 生 於 一 九 二 二 年 十 二 月 九 日 , 一 九 三 九 年 加 入 寶 血 女 修 會 , 度 奉 獻 生 活 七 十 六 年 。

譚 修 女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宣 發 初 願 , 適 值 日 治 時 代 , 發 願 後 的 譚 修 女 隨 即 被 派 往 德 貞 小 學 任 教 , 從 此 修 女 一 生 便 肩 負 著 教 育 的 使 命 直 至 退 休 。

戰 爭 結 束 後 , 她 先 後 被 派 往 德 貞 幼 稚 園 及 寶 血 幼 稚 園 服 務 , 一 九 六 四 年 至 六 八 年 間 曾 在 澳 門 修 院 任 院 長 。 譚 修 女 服 務 幼 稚 園 期 間 , 努 力 學 習 音 樂 以 提 升 教 學 質 素 ; 此 外 , 她 每 主 日 為 公 教 進 行 社 小 堂 負 責 司 琴 , 任 聖 母 軍 神 師 等 , 致 力 實 踐 福 傳 使 命 。

一 九 七 五 年 修 女 因 健 康 關 係 , 退 出 幼 兒 工 作 , 七 七 年 派 往 德 貞 小 學 教 授 聖 經 , 八 九 年 派 往 聖 方 濟 各 堂 服 務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調 派 往 粉 嶺 寶 血 兒 童 村 協 助 宗 教 活 動 。

譚 修 女 在 任 何 地 方 工 作 , 都 以 活 潑 生 動 的 表 達 方 式 , 吸 引 兒 童 及 教 友 聽 她 講 故 事 談 信 仰 。 她 常 懷 著 喜 樂 的 心 , 向 人 們 宣 講 福 音 。

一 九 九 七 年 譚 修 女 因 健 康 關 係 , 她 常 進 出 醫 院 , 之 後 退 居 粉 嶺 會 院 休 養 , 直 至 二 0 0 八 年 因 跌 倒 及 輕 微 中 風 , 行 動 不 便 , 健 康 及 記 憶 力 日 漸 衰 退 。

二 0 一 五 年 十 月 廿 八 日 譚 修 女 因 發 燒 入 北 區 醫 院 , 後 轉 往 大 埔 醫 院 接 受 治 療 後 , 於 二 0 一 五 年 十 二 月 一 日 晚 上 七 時 半 過 後 她 在 修 女 的 陪 伴 下 , 結 束 塵 世 之 旅 , 平 安 返 抵 天 鄉 。

譚 月 華 修 女 的 殯 葬 彌 撒 已 於 十 二 月 五 日 假 九 龍 石 硤 尾 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 彌 撒 後 , 遺 體 安 葬 九 龍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塲 寶 血 會 墓 園 。 寶 血 會 修 女 及 譚 修 女 家 人 祈 盼 主 內 兄 弟 姊 妹 為 她 主 懷 安 息 祈 禱

2015 年 12 月 1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