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CHOI, M. Clare FMM
蔡玉韞修女

 

* 1910  9  10 日在廣東南海出生
* 1931
 9  10 日在上海入會
* 1937
 9 月 17 日在香港發願
* 1964 - 1968 及 1977 - 1988
年在香港服務
* 1988
 6  29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瑪利亞方濟各傳教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蔡玉韞修女
上月安息主懷

瑪 利 亞 方 濟 各 傳 教 修 會 蔡 玉 韞 修 女 , 於 一 九 八 八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因 肺 癌 病 逝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 享 年 七 十 八 歲 。

蔡 修 女 廣 東 南 海 人 , 生 於 一 九 一 0 年 , 二 十 歲 進 入 瑪 利 亞 方 濟 各 傳 教 修 會 設 在 山 東 煙 台 的 初 學 院 , 一 九 三 七 年 宣 發 終 身 願 , 隨 即 被 派 往 該 會 各 地 會 院 服 務 , 一 九 五 0 年 修 院 因 大 陸 解 放 而 解 散 , 蔡 修 女 被 迫 遣 返 定 中 與 家 人 生 活 , 至 一 九 五 二 年 獲 准 前 往 澳 門 後 , 三 十 多 年 來 先 後 在 台 港 澳 地 方 服 務 。

蔡 修 女 一 生 致 力 傳 教 , 不 遺 餘 力 , 祈 求 天 主 賜 她 早 登 天 國 , 安 享 永 福 。
1988年 7 月 8 日

 

上主的一面鏡子
──悼蔡玉韞修女
志堅

澳 門 北 區 近 中 國 邊 境 週 圍 一 公 里 的 地 方 是 中 國 移 民 集 中 地 , 也 是 一 般 收 入 低 微 的 市 民 居 住 的 地 方 。 由 於 該 處 居 民 都 忙 於 兩 餐 , 對 小 孩 的 照 顧 容 易 忽 略 , 對 環 境 衛 生 也 不 怎 樣 注 意 , 加 上 政 府 對 低 下 階 層 市 民 的 忽 視 , 就 成 為 許 多 社 會 問 題 的 發 源 地 。 然 而 一 些 教 會 團 體 和 私 人 社 團 都 願 意 在 北 區 提 供 服 務 , 以 協 助 一 些 居 民 解 決 生 活 上 所 需 。 方 濟 各 瑪 利 亞 傳 教 修 女 會 早 於 十 年 前 便 在 這 區 設 立 一 個 小 團 體 , 接 近 和 幫 助 一 些 有 需 要 的 居 民 。

蔡 修 女 加 入 這 個 四 人 小 組 時 , 已 年 屆 七 十 , 來 澳 門 之 前 曾 在 香 港 做 牧 民 工 作 。 她 個 子 小 小 , 金 絲 眼 鏡 後 的 一 雙 小 眼 睛 , 雖 有 老 化 跡 象 , 然 而 不 時 的 眨 動 , 好 像 告 訴 你 , 她 在 注 意 和 思 考 許 多 事 似 的 。 在 小 團 體 裡 , 蔡 修 女 年 紀 最 大 , 自 然 不 必 要 做 什 麼 費 氣 力 的 工 作 , 她 每 天 到 附 近 的 街 市 買 菜 , 探 訪 一 些 新 移 民 的 老 人 家 , 孩 子 放 學 了 , 也 和 他 們 很 合 得 來 ; 她 分 擔 新 移 民 的 憂 慮 , 故 此 會 為 他 們 找 工 作 做 , 為 他 們 翻 譯 一 些 文 件 ; 及 為 他 們 跑 政 府 的 部 門 。 良 善 的 心 , 溫 和 的 談 吐 , 及 時 的 扶 助 , 不 獨 使 蔡 修 女 贏 得 居 民 的 愛 戴 , 也 使 政 府 部 門 的 人 得 到 一 種 振 奮 , 因 為 他 們 見 到 一 位 老 人 家 竟 為 貧 人 如 此 忙 碌 !

我 是 在 蔡 修 女 的 熱 誠 和 真 意 帶 領 下 幫 助 她 的 朋 友 的 。 她 不 宣 道 , 也 不 強 詞 , 她 就 是 如 此 真 摯 的 把 事 情 告 訴 你 , 再 說 兩 三 句 請 你 幫 忙 的 話 , 就 把 你 贏 取 過 來 。

很 久 沒 見 她 了 , 幾 年 前 , 修 女 因 年 事 增 , 而 她 的 腳 又 有 問 題 , 要 赴 港 醫 療 , 去 年 她 再 回 澳 時 , 便 住 進 專 為 年 長 修 女 而 設 的 會 院 中 。 半 年 前 , 發 現 胸 口 、 肺 部 有 問 題 , 三 個 月 後 已 知 道 是 癌 病 。 對 一 個 傳 道 者 , 而 且 是 一 個 有 活 力 肯 服 務 的 傳 道 者 而 言 , 這 個 不 斷 削 弱 體 力 的 病 症 是 可 怕 的 大 打 擊 。 蔡 修 女 在 和 我 的 交 談 中 揭 露 這 種 怕 的 心 境 。 可 是 由 於 信 仰 及 祈 禱 生 活 , 她 勇 敢 地 接 受 過 來 。 我 沒 有 機 會 見 到 她 掙 扎 的 情 況 , 只 看 到 她 掙 扎 後 的 疲 倦 容 貌 和 寧 靜 的 心 境 。

自 此 之 後 , 蔡 修 女 多 次 邀 我 和 她 共 禱 , 接 受 傅 油 禮 , 舉 行 修 和 聖 事 。 在 多 次 交 談 中 , 她 一 直 願 意 按 主 旨 而 生 活 。 她 知 道 自 己 患 上 絕 症 時 , 仍 然 渴 望 到 家 鄉 ── 上 海 見 自 己 的 子 姪 , 然 而 醫 生 勸 她 健 康 較 好 時 才 動 身 ; 聞 說 修 會 也 同 意 醫 生 的 勸 諭 。 在 治 療 初 期 由 於 病 況 的 影 響 , 對 團 體 的 食 用 不 容 易 適 應 , 但 她 以 團 體 為 重 的 愛 心 , 而 不 提 出 特 別 要 求 ; 人 家 為 她 送 來 的 東 西 , 她 也 和 團 體 共 用 。 蔡 修 女 在 治 療 的 後 期 , 一 方 面 信 任 神 父 的 幫 助 , 另 一 方 面 請 神 父 代 禱 , 然 而 , 她 願 為 別 人 所 需 , 為 教 會 和 修 會 的 傳 道 工 作 而 接 受 病 痛 , 是 我 有 機 會 聆 聽 到 的 。 她 在 生 命 中 的 後 期 仍 然 那 麼 熱 誠 、 真 摯 、 慈 祥 。 若 說 我 在 她 生 命 中 有 交 談 和 支 持 的 機 會 , 不 如 說 她 在 這 個 接 受 幫 忙 的 過 程 中 , 給 予 我 體 會 真 和 善 的 一 面 。

蔡 玉 韞 修 女 剛 於 六 月 廿 九 日 病 逝 香 港 伊 利 莎 伯 醫 院 , 據 說 是 在 昏 迷 中 離 開 的 。 多 謝 上 主 減 少 她 那 小 小 的 身 軀 可 能 受 的 苦 楚 , 多 謝 上 主 使 我 有 機 會 認 識 蔡 修 女 。 她 為 我 是 好 朋 友 , 她 為 我 是 反 映 上 主 的 一 面 鏡 子 。 蔡 修 女 的 慈 詳 面 容 , 她 那 樂 意 助 人 的 態 度 , 和 承 行 主 旨 的 心 境 , 與 及 不 急 不 燥 的 處 事 態 度 , 為 我 的 鐸 職 生 活 是 一 種 教 育 。 如 果 說 生 命 是 可 以 共 融 和 溝 通 , 相 信 蔡 修 女 的 生 命 力 是 仍 在 的 。
1988年 7 月 1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