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MARTIN, Mary Louise (Regina Marie) MM
馬珍娜修女

 

* 1926 7 月 9 日在美國出生
* 1943 年 9 月 7 日在美國入會
* 1949 年
3 月 7 日在中國發願
* 1947 - 2006 年在香港服務
* 1951 年抵港
*
2015 年 9 月 25 日在美國逝世

# 按照瑪利諾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瑪利諾會馬珍娜修女安息
曾服務中國內地及香港多年

瑪 利 諾 女 修 會 馬 珍 娜 修 女 , 於 二 0 一 五 年 九 月 廿 五 日 安 逝 於 美 國 紐 約 奧 塞 寧 的 修 會 總 部 , 享 年 八 十 九 歲 。 她 曾 在 中 國 內 地 及 香 港 傳 教 多 年 , 並 於 教 理 培 育 及 修 會 行 政 工 作 方 面 有 莫 大 貢 獻 。

馬 珍 娜 修 女 一 九 二 六 年 生 於 美 國 , 家 中 有 五 兄 弟 姊 妹 。 她 一 九 四 三 年 中 學 畢 業 不 久 加 入 瑪 利 諾 修 會 , 其 時 聖 名 為 Regina Marie。 她 於 四 六 年 在 美 國 宣 發 初 願 , 四 九 年 在 中 國 矢 發 永 願 。

馬 修 女 首 先 獲 派 往 中 國 , 在 梧 州 學 習 語 言 後 負 責 傳 教 工 作 。 在 共 產 新 政 權 下 , 馬 修 女 一 九 五 一 年 與 其 他 傳 教 士 被 驅 逐 出 境 而 來 到 香 港 。

她 一 九 五 一 至 七 一 年 服 務 於 九 龍 塘 聖 德 肋 撒 堂 及 何 文 田 京 士 柏 的 社 區 服 務 中 心 ; 一 九 六 七 到 七 一 年 同 時 在 教 理 中 心 工 作 。

馬 修 女 在 美 國 取 得 社 區 發 展 學 士 學 位 及 宗 教 研 究 碩 士 學 位 後 返 港 傳 教 。 她 一 九 八 二 至 八 六 年 被 召 回 紐 約 瑪 利 諾 總 部 擔 任 傳 教 中 心 主 任 。

馬 修 女 其 後 回 港 與 教 會 人 士 於 一 九 八 六 年 成 立 「公 教 教 研 中 心」 ; 她 擔 任 中 心 董 事 , 又 與 教 研 成 員 透 過 培 育 等 工 作 迎 接 九 七 回 歸 的 轉 變 , 並 服 務 至 二 0 0 四 年 。

其 後 馬 修 女 因 健 康 理 由 返 回 瑪 利 諾 修 會 總 部 度 退 休 生 活 。 馬 修 女 的 守 靈 祈 禱 已 於 九 月 三 十 日 在 紐 約 會 院 舉 行 , 十 月 一 日 的 安 所 彌 撒 後 遺 體 奉 柩 安 葬 於 修 會 墓 園 。
2015 年 10 月 11 日
 

 

馬珍娜修女的管理哲學
梁成安

我 在 九 十 年 代 初 時 於 公 教 教 研 中 心 工 作 , 有 幸 遇 到 馬 珍 娜 修 女 (按 : 九 月 廿 五 日 在 美 國 安 息 主 懷) 這 位 上 司 。 記 得 當 時 裝 修 了 新 的 辦 公 室 , 她 向 我 們 介 紹 新 辦 公 室 的 好 處 。 而 我 就 故 意 問 辦 公 室 所 沒 有 的 東 西 , 她 笑 說 我 只 能 問 有 的 , 不 能 問 沒 有 的 。 回 想 起 來 , 其 實 她 一 早 就 閱 讀 到 我 背 後 的 意 思 , 以 笑 容 叫 我 欣 賞 已 經 擁 有 的 東 西 。

馬 修 女 雖 然 為 外 籍 人 士 , 但 與 人 溝 通 、 閱 讀 別 人 的 思 想 、 包 容 不 同 意 見 的 能 力 甚 高 , 實 在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 另 外 , 以 上 此 事 雖 然 屬 開 玩 笑 性 質 , 但 反 映 馬 修 女 對 下 屬 的 開 放 態 度 , 容 許 同 事 自 由 說 出 自 己 意 見 。 我 也 和 她 合 作 寫 過 一 篇 有 關 美 國 基 基 團 的 文 章 , 感 覺 是 兩 個 字 : 爽 快 ! 先 開 一 、 二 次 會 議 , 定 下 基 本 目 標 、 方 向 , 然 後 就 寫 上 細 節 , 就 完 成 了 。

雖 然 她 常 與 我 們 說 笑 , 但 有 時 她 可 一 動 也 不 動 , 有 次 旅 行 她 不 發 一 言 , 我 問 她 為 何 , 她 說 正 在 甚 麼 也 不 想 , 亦 向 我 介 紹 其 實 這 是 靈 修 , 她 是 第 一 個 向 我 介 紹 靈 修 的 人 !

容 許 自 由 的 同 時 , 在 馬 修 女 身 上 我 看 出 天 主 的 寶 藏 ── 紀 律 。 馬 修 女 和 其 他 神 職 人 員 一 樣 , 嚴 守 紀 律 ; 而 當 已 經 決 定 做 一 件 事 後 , 她 就 要 求 大 家 全 力 執 行 。 有 次 , 她 動 怒 了 , 但 她 說 動 怒 是 有 用 的 , 因 為 要 令 大 家 知 道 該 執 行 已 經 決 定 的 政 策 。 現 在 回 想 , 在 我 們 社 會 中 , 若 想 成 事 , 就 要 團 結 ; 若 要 團 結 , 就 要 某 程 度 上 犧 牲 個 人 意 願 。 現 今 社 會 , 又 有 幾 多 人 願 意 成 大 事 而 放 棄 自 己 意 願 。

馬 修 女 , 你 教 會 我 們 很 多 東 西 , 主 懷 安 息 !
2015 年 10 月 1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