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TCHE, Chi-Kit Rosa FDCC
 謝至潔修女

 
Photo: FDCC

* 1916 10 22 廣東紹興出生
* 1941 年
 6  1 日在香港入會
* 1944 年
 5  13 日在香港發願
* 2008
2 27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夜訪嘉諾撒會──
謝至潔修女
李韡玲

一段往事
十 年 前 的 一 個 早 上 , 還 沒 有 到 九 點 鐘 , 街 上 已 經 熙 熙 攘 攘 , 車 水 馬 龍 , 有 趕 上 班 的 藍 領 白 領 、 有 挽 著 籃 子 上 菜 市 場 的 主 婦 或 伙 頭 、 有 推 著 木 頭 車 叫 賣 粥 麵 腸 粉 糕 點 的 小 販 , 當 然 也 有 背 著 書 包 上 學 去 的 讀 書 郎 , 其 人 口 稠 密 的 東 頭 村 九 龍 城 一 帶 , 在 朝 陽 煦 煦 溫 溫 的 撫 掃 底 下 , 更 映 影 出 一 個 萬 頭 鑽 動 , 生 氣 盎 然 的 世 界 來 。

「早 晨 , 早 晨 , 修 女 , 這 麼 早 哇 ?」 一 個 挑 著 菜 蔬 的 小 販 高 聲 地 跟 迎 面 走 來 的 修 女 招 呼 著 。

「啊 呀 ! 平 姑 , 早 晨 , 早 晨 , 開 檔 啦 , 孩 子 都 上 學 了 吧 ?」 這 位 穿 著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會 衣 的 修 女 忙 不 迭 地 點 點 頭 還 禮 , 一 眼 睛 一 臉 孔 的 笑 容 , 立 即 就 教 人 知 道 , 她 實 在 非 常 滿 足 於 自 己 的 聖 召 生 活 。

「謝 修 女 , 大 清 早 就 去 探 訪 教 友 回 來 啦 ?」 平 姑 興 緻 勃 勃 的 逗 著 她 。

「對 呀 , 不 然 就 謄 不 出 時 間 來 了 , 等 會 兒 有 幾 個 樂 助 會 的 會 員 來 聖 堂 開 會 , 昨 天 我 們 堂 區 一 個 教 友 去 世 了 , 遺 下 孤 兒 寡 婦 的 , 殮 葬 費 也 成 問 題 , 好 悽 涼 嘛 。 我 們 樂 助 會 就 是 商 量 商 量 , 有 錢 出 錢 , 有 力 出 力 , 總 不 能 眼 巴 巴 瞧 著 人 家 身 後 蕭 條 得 如 此 這 般 啦 !」

「就 是 嘛 , 就 是 嘛 , 修 女 妳 這 個 人 真 沒 話 說 , 常 常 都 記 掛 著 我 們 窮 人 , 善 有 善 報 啊 !」

「這 …… 感 謝 天 主 吧 ……」 謝 修 女 聽 了 平 姑 這 些 讚 美 , 倒 有 點 忸 怩 起 來 了 , 囁 囁 地 , 不 知 說 些 什 麼 好 。 平 姑 甩 甩 肩 上 的 擔 挑 , 覺 著 也 不 好 再 說 下 去 , 就 隨 口 問 道 : 「修 女 , 到 那 區 探 訪 啦 ?」

「九 龍 城 砦 。」

「甚 麼 ? 這 個 時 間 去 ?」 平 姑 連 忙 把 擔 子 卸 下 , 輕 聲 的 向 謝 修 女 說 道 : 「修 女 妳 一 個 人 , 這 時 候 不 好 去 城 砦 呀 , 這 個 鐘 點 , 那 些 人 還 沒 有 起 床 呢 , 尤 其 是 ,」 平 姑 把 聲 音 再 壓 低 些 , 「尤 其 是 那 些 道 友 。」

「是 嗎 ?」 修 女 縐 了 縐 眉 心 應 答 著 , 然 後 笑 笑 地 說 : 「既 然 來 了 , 試 試 也 好 。」

 X        X        X        X        X   

踏 盡 一 道 小 小 的 石 級 , 這 是 個 不 能 極 目 遠 望 的 地 方 , 歪 歪 曲 曲 的 小 巷 子 , 左 一 條 右 一 道 的 , 零 落 紛 亂 地 , 比 站 到 三 义 路 口 處 還 要 叫 人 費 神 。 謝 修 女 掏 出 地 址 , 隨 便 揀 了 條 小 巷 就 摸 索 而 去 , 靜 悄 悄 地 , 只 有 行 人 二 三 。

忽 然 在 一 塊 鐵 皮 後 面 , 有 人 霍 地 衝 了 出 來 , 一 把 將 謝 修 女 攔 著 , 高 聲 喝 道 : 「你 是 誰 , 頸 上 掛 的 是 什 麼 ?」

謝 修 女 安 靜 地 掃 了 這 個 又 乾 又 黃 的 中 年 人 一 眼 答 道 : 「這 是 聖 母 像 囉 。」

「嘿 , 妳 看 妳 , 穿 著 這 些 長 袍 大 衫 , 遮 頭 蓋 臉 的 , 分 明 是 學 洋 鬼 子 的 玩 意 , 也 不 照 照 鏡 , 羞 不 羞 ? 你 說 說 。」

修 女 也 不 願 跟 這 人 分 辯 些 什 麼 , 速 速 的 躲 進 一 個 教 友 的 家 裡 去 避 一 避 。

堂區服務
從 一 九 六 九 年 開 始 , 謝 修 女 即 被 派 往 新 蒲 崗 善 導 之 母 堂 服 務 , 屈 指 算 來 , 足 十 二 年 長 矣 ! 這 期 間 , 修 女 在 堂 區 擔 任 了 教 道 理 、 送 聖 體 、 探 訪 教 友 、 探 訪 醫 院 病 人 的 任 務 。 由 於 她 性 格 謙 遜 樂 觀 , 而 且 熱 誠 好 客 , 所 以 堂 區 的 青 年 都 視 她 如 母 親 一 般 , 主 任 司 鐸 杜 逸 文 神 父 (Rev. Dino Doimo, PIME) 稱 她 是 個 急 公 好 義 的 人 , 一 切 有 關 公 益 、 正 義 的 事 情 , 她 必 然 挺 身 而 出 , 永 遠 不 甘 後 人 。 馮 家 仁 神 父 (Rev. Frontini, PIME) 說 : 「我 最 喜 歡 跟 謝 修 女 開 玩 笑 , 常 常 氣 她 。 相 信 有 一 天 我 不 再 氣 她 時 , 她 必 定 要 哭 的 。」

我 們 把 馮 神 父 的 話 轉 告 謝 修 女 , 她 就 樂 得 瞇 了 眼 睛 , 裂 著 嘴 巴 , 把 一 排 整 齊 潔 白 的 牙 齒 露 了 出 來 : 「馮 神 父 真 頑 皮 得 不 得 了 , 偏 愛 激 我 。」

在 堂 區 中 , 謝 修 女 最 為 人 樂 道 的 , 是 她 負 責 打 理 的 樂 助 會 。 這 會 本 名 善 終 會 , 專 替 亡 者 祈 禱 、 獻 彌 撒 、 協 助 身 後 無 以 為 殮 的 人 , 使 他 們 靈 魂 獲 得 安 息 。 後 來 謝 修 女 覺 得 「善 終 會」 這 名 稱 不 雅 , 於 是 改 名 樂 助 會 。 「這 十 二 年 間 , 我 們 協 助 過 的 亡 者 , 足 有 一 百 人 以 上 ,」 謝 修 女 回 憶 道 。

聖召的序曲
「當 我 還 是 小 孩 子 的 時 候 , 我 已 經 很 希 望 成 為 一 名 修 女 , 終 生 為 天 主 為 教 會 服 務 , 那 時 候 我 在 家 鄉 一 所 由 方 濟 各 瑪 利 亞 傳 教 女 修 會 主 辦 的 學 校 唸 書 。」 聽 修 女 娓 娓 道 來 , 往 事 一 幕 幕 地 , 歷 歷 如 在 眼 前 。

故鄉、聖召
謝 修 女 的 故 鄉 就 是 遠 在 一 五 八 三 年 , 耶 穌 會 士 利 瑪 竇 來 華 駐 足 的 第 一 站 ── 廣 東 肇 慶 縣 的 水 坑 村 。 肇 慶 不 僅 是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的 發 源 地 , 同 時 更 擁 有 中 國 第 一 座 天 主 堂 。

修 女 告 訴 我 們 , 他 們 水 坑 村 姓 謝 的 , 從 十 六 世 紀 末 葉 始 , 就 世 世 代 代 皆 為 天 主 教 徒 , 而 且 村 中 謝 姓 的 女 孩 子 百 分 之 九 十 以 上 立 志 守 貞 , 跟 隨 神 父 、 修 女 翻 山 越 嶺 地 到 四 鄉 傳 教 去 。

謝 修 女 共 有 十 兄 弟 姊 妹 , 她 排 行 第 五 , 她 的 一 個 哥 哥 謝 坤 華 , 是 耶 穌 會 的 神 父 , 一 九 五 九 年 死 於 中 山 縣 獄 中 。

修 女 回 憶 道 , 當 她 仍 在 唸 初 中 的 時 候 , 一 天 經 過 一 間 安 老 院 , 看 見 那 些 滿 懷 愛 火 地 為 老 人 服 務 的 修 女 們 , 她 感 動 極 了 , 於 是 她 對 自 己 說 : 「我 也 要 當 修 女 去 。」

畢 業 後 , 她 向 某 修 會 申 請 入 會 。 該 會 就 給 她 列 了 兩 大 張 清 單 , 上 面 寫 著 必 須 自 備 的 衣 服 鞋 襪 , 床 褥 被 蓆 等 等 物 品 , 還 要 一 筆 可 觀 的 儲 備 金 。 她 讀 完 這 兩 紙 清 單 後 , 差 點 給 嚇 出 一 身 冷 汗 來 。 實 在 是 太 驚 人 了 , 那 筆 費 用 決 不 是 普 通 家 庭 可 以 負 擔 的 。 於 是 , 她 去 求 見 該 會 的 長 上 , 希 望 通 融 通 融 ; 答 案 當 然 是 令 人 氣 餒 的 。 她 只 好 收 拾 心 情 , 暫 時 不 再 興 起 去 當 修 女 的 念 頭 , 但 她 仍 然 堅 持 守 貞 為 主 服 務 到 底 。

失掉積蓄
十 六 歲 那 年 , 她 開 始 協 助 神 父 四 處 傳 教 去 。 「那 時 候 , 我 的 工 資 每 月 十 元 , 我 開 始 省 吃 儉 用 地 把 錢 儲 蓄 下 來 , 希 望 可 以 積 夠 入 修 院 的 費 用 。」 修 女 微 微 的 笑 著 說 , 聲 音 忽 然 壓 得 低 低 的 , 很 有 種 長 者 的 魅 力 。

「過 了 許 多 年 , 已 經 廿 多 歲 了 , 神 父 帶 我 們 到 澳 門 傳 道 去 , 而 我 也 剛 好 有 一 百 元 的 積 蓄 , 心 想 , 可 以 入 修 院 了 吧 ?」 這 時 , 她 停 了 下 來 , 瞪 大 鏡 片 後 的 眼 睛 , 一 臉 奇 怪 的 表 情 , 直 迫 視 我 們 : 「到 步 後 我 們 準 備 登 岸 時 , 我 發 現 那 一 百 元 已 經 不 翼 而 飛 , 我 霎 時 整 個 心 沉 到 地 底 , 惶 惶 然 的 四 處 翻 床 倒 櫈 。 錢 , 結 果 是 沒 有 了 。 我 心 想 , 這 也 許 是 天 主 意 思 吧 。 自 此 , 不 再 存 有 當 修 女 之 想 。」

奇妙安排
人 只 能 看 見 肉 眼 所 看 見 的 , 但 天 主 自 有 祂 的 計 劃 , 祂 的 安 排 。

謝 修 女 抵 澳 不 久 , 有 人 告 訴 她 ,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在 澳 門 的 會 院 欲 招 請 一 名 職 員 , 條 件 是 忠 實 可 靠 , 女 性 , 年 齡 四 十 以 上 者 為 合 。

然 在 神 父 的 鼓 勵 下 , 謝 修 女 試 著 去 應 徵 , 豈 知 管 事 修 女 一 見 她 就 喜 歡 了 , 雖 然 年 紀 這 麼 輕 , 但 也 立 即 予 以 錄 用 。

「我 在 那 裡 工 作 得 十 分 愉 快 , 修 女 們 , 尤 其 是 院 長 很 喜 歡 我 , 但 我 早 就 不 再 有 當 修 女 的 打 算 , 當 然 更 不 會 考 慮 加 入 嘉 諾 撒 會 了 。」 謝 修 女 慢 慢 地 翻 閱 她 的 照 片 簿 , 邊 看 邊 說 : 「可 是 有 一 天 , 她 們 一 位 修 女 問 我 為 什 麼 不 加 入 她 們 的 團 體 。 我 一 聽 就 驚 慌 起 來 , 連 忙 告 訴 她 我 沒 有 錢 , 一 個 仙 也 沒 有 。」

「然 而 那 位 修 女 說 : 『我 們 是 不 會 收 取 任 何 費 用 的 , 衣 服 鞋 襪 都 不 用 擔 心』 。 我 告 訴 自 己 , 這 是 天 主 的 聖 意 , 於 是 我 加 入 了 嘉 諾 撒 的 大 家 庭 , 那 一 年 是 一 九 四 一 年 。」

人生歷程
一 九 四 四 年 , 謝 修 女 矢 發 初 願 , 正 式 開 始 了 她 服 務 天 主 的 使 命 。

雖 然 在 澳 門 會 院 十 五 年 間 , 她 都 是 做 著 負 責 廚 房 、 孤 兒 院 導 師 、 養 豬 的 工 作 , 但 她 始 終 甘 之 如 飴 , 從 不 抱 怨 。

一 九 五 九 年 , 她 奉 調 來 港 服 務 , 最 初 在 灣 仔 的 會 院 工 作 , 後 來 給 派 往 田 灣 明 愛 中 心 , 在 那 裡 也 是 負 責 廚 房 的 職 務 。

一 九 六 九 年 , 善 導 之 母 堂 開 始 啟 用 , 主 任 司 鐸 覺 法 治 神 父 向 嘉 諾 撒 會 請 求 調 派 修 女 到 該 堂 區 服 務 , 她 們 就 派 出 了 謝 修 女 。

「在 堂 區 做 傳 教 工 作 , 我 覺 得 很 榮 幸 , 很 愉 快 …… 我 非 常 感 謝 天 主 賜 我 修 女 聖 召 的 恩 典 。」

出 生 於 一 九 一 六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的 謝 修 女 , 今 年 已 經 六 十 五 歲 , 但 仍 然 有 一 顆 年 輕 的 心 , 略 為 肥 胖 的 身 軀 , 使 她 看 來 更 像 一 個 慈 祥 的 母 親 。
1981 年 11 月 13 日

 

Life of quiet service celebrated
Sr. Rosa Tche’ F.D.C.C.
R.I.P.

Sister Rosa Tche’ died peacefully in Villa Bakhita, Caine Road, the infirmary of Canossian Mission house where she resided since 2002.

Sister Rosa was born into a large family in the Catholic village of Shiuhing, Canton, China, on 22 October 1916. Her devoted family instilled in her the fundamental values of the Catholic faith and was generous in blessing the daughter’s decision.

Nothing much is known about her childhood or adolescence, only that the family had a lot of contact with Hong Kong and Macau through its business interests.

Sister Rosa joined the Canossian Family in Hong Kong in 1941 and, after her initial formation made her first profession in 1944, after which she worked within the convent showing herself to be a dutiful and practical person, much appreciated by all.

In 1947, she was transferred to Macau to care for orphaned children, first in Mong Ha, then in Casa Beneficienza. Later she was in Coloane where she was in charge of the kitchen for some years.

In 1959, she came back to Hong Kong and ran the kitchen for over 10 years, first in the Delegation House, then Wanchai and finally in Aberdeen.

She was a sociable person, always ready to help the poor find a job or to look for a place in school for their children. Indeed, she helped a lot of people.

In 1969, she became a member of Holy family Community and was assigned as catechist / pastoral sister in Our Lady of Good Council Parish in San Po Kong. After 20 years, she went to St. Mary’s Community in Kowloon, but continued her parish activities until 1993. By that time, her health no longer allowed her to go out much so she continued her contact with people by telephone or through visits at the convent where she made herself in small ways, but especially praying for the people who came to her with problems.

As her health deteriorated and she required more care and attention and was transferred to Villa Bakhita, our infirmary, in 2002. Here she continued to do what she could for others and her telephone and prayer apostolate.

A few months ago she was diagnosed with a tumour. She accepted her condition with resignation, entrusting herself to the Lord and preparing herself to meet him. Her strength and stamina gradually diminished and the terrible cold of this winter made her worse.

On the morning of 27 February 2008 she lost consciousness. A priest was called to administer the sacrament of the sick in the presence of a group of sisters who stayed to accompany her in prayer.

God called his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 to himself at around 1:15p.m.

Her funeral Mass was held on 29 February at the Canossian Mission Chapel. Father Henry Ng, the parish priest of Mother of Good Council celebrated the liturgy with the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Father Sergio Chavira Alvarez MG. A large number of parishioners and friends accompanied her to the cemetery.

The Canossian Family thanks all the sisters and friends who attended the funeral and ask that they continue to pray for the repose of her soul.
 23 March 2008

 

嘉諾撒謝至潔修女安息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謝 至 潔 修 女 , 於 二 0 0 八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回 歸 主 懷 , 在 世 寄 居 九 十 一 歲 。

謝 至 潔 修 女 生 於 一 九 一 六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 原 籍 廣 東 省 紹 興 縣 , 自 幼 在 公 教 家 庭 長 大 。 四 一 年 加 入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 四 四 年 宣 發 初 願 。 四 七 年 曾 在 澳 門 望 廈 擔 任 照 顧 孤 兒 工 作 , 期 後 亦 在 路 環 打 理 廚 房 事 務 。

五 九 年 回 港 後 , 她 曾 在 會 院 打 理 廚 房 事 務 十 多 年 之 久 , 亦 在 灣 仔 及 香 港 仔 等 團 體 服 務 。 六 九 年 在 新 蒲 崗 善 導 之 母 堂 擔 任 牧 職 工 作 。 謝 至 潔 修 女 慷 慨 大 方 、 樂 於 助 人 , 以 仁 愛 、 謙 卑 的 精 神 致 力 於 為 貧 苦 的 人 服 務 。 縱 然 在 她 晚 期 因 腳 患 而 不 良 於 行 , 仍 然 堅 持 親 自 到 貧 民 窟 裡 探 望 有 需 要 的 窮 人 , 並 為 他 們 祈 禱 。 直 至 九 三 年 , 年 屆 七 十 七 歲 的 謝 修 女 才 放 下 牧 職 工 作 , 在 修 院 內 安 享 晚 年 。 期 間 , 她 仍 不 忘 以 電 話 方 式 鼓 勵 、 慰 問 有 需 要 的 人 , 繼 續 以 祈 禱 履 行 她 的 使 命 。

謝 修 女 去 年 因 腸 胃 不 適 入 院 檢 查 , 始 發 現 患 上 末 期 病 症 。 謝 修 女 勇 敢 地 接 受 及 承 行 上 主 旨 意 , 以 積 極 的 態 度 走 過 人 生 的 最 後 旅 程 。 二 月 廿 七 日 謝 修 女 接 受 了 病 人 傅 油 聖 事 , 安 詳 地 離 開 人 世 , 返 回 天 父 家 鄉 。

謝 至 潔 修 女 的 殯 葬 禮 已 於 二 月 廿 九 日 假 堅 道 嘉 諾 撒 修 院 舉 行 。 彌 撒 後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謝 修 女 的 家 人 及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 感 謝 各 位 親 友 為 謝 修 女 代 禱 , 俾 能 早 登 天 國 , 願 上 主 賞 報 各 位 。
2008 年 3 月 16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