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MOK, Theresa SPB
莫慶如修女

 

* 1919 年 9 月 28 日在香港出生
* 1940
4 26 日在香港入會
* 1942
7 27 日在香港發願
* 1942 - 1976 年在香港服務
* 1976
6 5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Death of Sister Theresa Mok S.P.B.
R.I.P.

Sister Theresa Mok Hing Yue of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Precious Blood died on 5 June 1976 at the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aged 56.

Sister Theresa Mok was born on 28 September 1919 and joined the Precious Blood Sisters in 1940. For more than 30 years she devoted herself to education in Hong Kong, at the same time rendering valuable help 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congregation. Until her death she was the assistant superior general and the supervisor and principal of the Tack Ching Girls’ Middle School.

The remains of Sister Theresa were removed to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ek Kip Mei, Shamshuipo at 9a.m. on 8 June. Many of her friends, alumnae and students paid their last homepage. Then followed a solemn Requiem Mass concelebrated by Bishop Wu and many priest who had known her. More than five hundred participated in the Liturgy. The burial service took place at the Catholic Cemetery in Cheung Sha Wan at 2:30pm Bishop Wu officiated at the graveside.
11 June 1976

 

梁木其壞堪追憶
寶血副總長病逝
胡主教與司鐸舉行追思彌撒

本 港 教 區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副 總 會 長 暨 德 貞 女 子 中 學 校 監 兼 校 長 莫 慶 如 修 女 ,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六 月 五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寶 血 醫 院 病 逝 , 享 年 五 十 六 歲 。

寶 血 女 修 會 於 本 月 八 日 上 午 九 時 , 移 柩 至 九 龍 石 硤 尾 聖 方 濟 各 堂 。 莫 修 女 生 前 友 好 及 德 貞 中 學 員 生 前 往 瞻 仰 遺 容 者 絡 繹 不 絕 。 下 午 一 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主 禮 及 由 莫 修 女 生 前 友 好 神 長 四 十 餘 人 共 祭 , 彌 撒 中 由 康 建 璋 神 父 講 道 。 參 與 該 安 所 彌 撒 的 親 友 及 學 生 等 近 千 人 , 堂 內 一 片 哀 愁 景 象 。 彌 撒 後 由 胡 主 教 主 持 訣 別 禮 , 禮 儀 完 畢 後 隨 即 由 寶 血 女 修 會 總 會 長 及 各 參 議 員 扶 柩 離 堂 , 前 往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莫 修 女 原 籍 廣 東 省 番 禺 縣 , 生 於 一 九 一 九 年 九 月 廿 八 日 , 於 一 九 四 0 年 進 入 耶 穌 寶 血 會 修 道 , 一 九 四 二 年 矢 發 聖 願 , 三 十 年 來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 並 兼 協 助 總 會 長 主 持 會 政 , 對 於 培 育 年 青 一 代 不 遺 餘 力 , 現 今 一 旦 與 世 長 辭 , 各 界 友 好 莫 不 極 為 惋 惜 云 。
1976 年 6 月 11 日

 

哭您、姆姆、我在遠方哭您!

中 午 的 一 場 惡 夢 , 料 不 到 幾 個 小 時 之 後 兌 現 , 昨 天 晚 上 剛 好 是 首 瞻 禮 七 , 又 是 聖 神 降 臨 的 前 夕 , 我 們 正 在 守 聖 時 , 聖 堂 內 一 片 漆 黑 和 寧 靜 , 只 有 祭 台 前 互 相 交 輝 的 燭 影 搖 幌 不 定 。 騰 地 , 一 聲 電 話 鈴 響 , 給 整 個 小 堂 帶 來 了 一 片 沉 痛 與 隱 隱 約 約 的 哭 聲 。 姆 姆 , 我 明 知 道 您 會 很 快 離 開 我 們 , 我 的 心 靈 已 天 天 準 備 著 接 受 這 個 噩 耗 。 然 而 , 當 我 一 聽 到 您 死 亡 的 訊 息 , 我 仍 然 控 制 不 了 我 自 己 , 不 禁 失 聲 痛 哭 , 我 哭 您 為 何 不 多 等 待 一 個 月 , 只 須 要 三 十 天 左 右 , 我 就 會 回 來 見 您 ! 我 哭 去 年 暑 假 的 一 別 竟 然 成 了 永 別 ! 我 哭 我 未 曾 向 您 說 聲 謝 謝 , 你 就 揮 手 而 去 ! 我 哭 我 無 法 在 您 病 榻 前 聆 聽 您 最 後 的 教 訓 , 又 那 怕 您 只 是 罵 我 一 頓 ! 我 哭 我 不 能 在 您 的 墳 墓 上 撒 上 一 把 土 , 讓 您 安 息 ! 我 哭 您 當 年 的 勇 果 明 智 , 助 我 在 跟 隨 聖 召 上 獲 得 勝 利 , 您 以 您 豪 邁 而 剛 毅 的 氣 魄 支 持 了 一 位 已 掙 扎 得 筋 疲 力 倦 、 無 力 拋 去 一 個 溫 暖 家 庭 的 我 毅 然 抽 刀 割 斷 那 「血 肉」 的 牽 連 ! 我 哭 我 初 到 陌 生 的 台 灣 之 時 , 您 的 信 函 接 二 連 三 地 飛 來 , 支 持 、 鼓 勵 、 勸 勉 …… ! 我 哭 高 中 二 那 年 , 您 挾 著 兩 本 莎 士 比 亞 的 英 文 名 著 , 大 踏 步 走 進 了 教 室 , 您 第 一 個 點 喚 了 我 的 名 字 , 我 站 起 來 認 認 真 真 地 背 誦 了 「仲 夏 夜 之 夢」 的 一 段 , 又 接 著 背 誦 了 「羅 密 歐 與 茱 麗 葉」 的 一 段 , 您 高 興 地 點 頭 微 笑 ! 我 哭 我 在 進 入 神 學 院 的 那 一 年 , 您 是 如 此 關 切 地 叮 囑 , 您 是 如 此 的 熱 愛 中 國 教 會 , 又 是 這 樣 熱 衷 於 作 育 英 才 , 不 分 貧 富 !

姆 姆 , 我 哭 , 我 哭 我 在 您 身 上 曾 領 受 過 的 一 切 。 我 知 道 許 多 人 會 像 我 一 樣 地 哭 , 因 為 她 們 也 曾 品 嘗 過 您 那 無 私 、 慷 慨 的 愛 心 。 安 息 吧 ! 副 會 長 姆 姆 、 老 師 , 您 的 音 容 在 我 心 中 永 遠 不 死 , 您 只 是 以 另 一 種 存 在 形 態 與 我 們 同 在 。 我 不 期 然 找 回 那 張 您 第 一 次 送 給 我 的 聖 相 , 在 顯 靈 聖 母 圖 像 的 後 面 , 您 用 粗 豪 的 筆 調 , 寫 上 了 一 句 : 「我 一 生 中 活 於 聖 寵」 , 雖 然 那 張 聖 相 已 很 殘 舊 , 但 您 的 字 跡 卻 很 明 朗 ! 彷 彿 您 又 在 呼 喚 我 們 的 名 字 , 因 為 您 很 喜 歡 直 呼 我 們 的 名 字 : 「X X」 !

聖 神 降 臨 節
寄 自 遠 方
七 六 . 六 . 六
1976 年 6 月 18 日

 

六月的那幾天
悼念莫慶如修女
劉健


六 月 五 日 晚 上 , 從 關 心 妳 的 朋 友 處 , 知 道 妳 離 開 了 妳 所 寄 居 的 這 個 有 形 世 界 。

我 沒 有 震 驚 , 只 是 默 默 地 祝 禱 著 。

在 妳 去 世 前 幾 個 月 中 , 關 心 著 妳 的 朋 友 、 學 生 們 , 總 是 不 斷 地 傳 達 著 妳 的 病 情 與 病 況 。

從 妳 的 高 熱 、 昏 迷 、 痛 楚 , 以 及 以 後 要 用 氧 氣 幫 助 呼 吸 等 , 人 們 都 在 妳 病 房 以 外 , 傳 佈 著 , 傳 到 每 一 位 妳 所 教 導 過 的 學 生 , 妳 所 交 結 的 朋 友 , 以 及 妳 所 影 響 到 的 每 一 位 人 士 。

這 時 , 躺 在 病 床 上 的 妳 , 都 是 無 法 知 道 的 。 事 實 上 , 三 十 多 年 來 , 在 獻 身 於 教 育 的 神 聖 使 命 裡 , 妳 只 是 依 照 妳 所 信 的 忠 實 地 貫 徹 於 妳 的 行 為 和 事 業 中 , 並 沒 有 理 會 到 人 們 從 妳 那 裡 所 得 的 感 受 , 再 由 這 感 覺 自 然 而 然 所 掀 起 的 關 心 。

恐 怕 也 就 是 由 我 的 這 一 推 測 , 在 聽 到 妳 逝 世 的 消 息 後 , 內 心 中 就 不 由 自 主 地 , 提 起 了 聖 保 祿 宗 徒 所 說 的 那 句 話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弟 後 四 :7)


從 見 到 妳 而 還 沒 有 認 識 妳 , 在 時 間 上 該 是 廿 四 年 了 。 以 後 , 才 逐 漸 地 認 識 妳 ── 一 方 面 是 人 們 的 講 說 , 另 方 面 卻 也 是 我 親 自 的 體 驗 。

在 妳 學 生 們 的 眼 中 , 妳 是 一 位 嚴 肅 可 敬 , 正 直 公 正 的 導 師 和 引 領 者 。 然 而 , 當 她 們 與 妳 接 觸 多 時 , 卻 又 發 現 妳 是 那 麼 的 關 懷 備 至 , 充 滿 愛 心 , 這 又 使 他 們 在 社 會 生 活 中 , 點 燃 起 由 妳 關 懷 、 愛 心 所 感 染 出 溫 馨 與 負 責 。

似 乎 妳 特 別 照 顧 逆 旅 者 , 無 論 他 是 樞 機 、 主 教 、 神 父 、 修 士 和 修 女 。 而 妳 及 妳 修 會 在 這 方 面 所 給 偌 多 人 士 留 下 的 印 象 ── 樸 實 忠 誠 的 服 務 。

服 務 , 這 一 名 詞 , 目 前 都 是 在 花 言 巧 語 地 高 唱 著 。 但 , 對 由 妳 及 妳 修 會 而 來 的 服 務 , 已 經 不 是 美 妙 的 言 語 , 卻 是 具 體 而 微 妙 的 事 實 。

這 段 話 , 也 只 有 為 那 些 親 身 經 歷 的 人 士 們 , 才 能 夠 深 入 透 澈 的 了 解 。 特 別 使 人 更 感 意 味 無 窮 的 , 乃 是 妳 對 人 們 的 服 務 , 不 是 要 求 來 自 人 們 、 人 世 間 的 一 切 , 而 是 直 透 妳 及 妳 修 會 的 信 仰 ── 永 。

我 真 羨 慕 妳 能 把 暫 世 與 永 協 調 得 那 麼 親 密 與 一 致 。 從 妳 面 對 的 工 作 和 肩 負 的 責 任 上 , 相 信 妳 絕 不 會 有 一 刻 的 輕 鬆 ; 人 事 上 的 複 雜 , 以 及 人 際 關 係 的 錯 綜 , 相 信 妳 絕 不 能 有 一 刻 的 安 逸 。 然 而 , 妳 總 是 那 麼 從 容 , 那 麼 積 極 , 那 麼 面 對 困 難 , 那 麼 接 受 挑 戰 。

從 暫 世 的 觀 點 , 妳 都 可 以 摒 擋 一 切 , 由 它 而 去 ; 可 是 , 從 永 的 觀 點 , 妳 卻 珍 惜 著 歷 史 時 間 中 的 一 分 一 秒 , 因 為 它 們 是 與 永 息 息 相 關 , 心 心 相 連 的 。

現 實 的 一 切 , 妳 都 能 提 升 到 永 , 而 又 在 永 中 溶 化 了 。 人 們 的 短 視 , 那 只 是 因 為 他 們 只 囿 於 現 實 , 而 妳 卻 能 把 永 與 現 實 貫 串 和 接 連 。


六 月 八 日 , 為 妳 是 個 大 日 子 , 同 時 , 為 所 有 參 加 妳 追 思 禮 的 人 士 們 也 是 個 大 日 子 。

如 果 說 在 我 們 這 個 社 會 上 , 仍 然 是 注 意 死 後 哀 榮 的 話 , 為 妳 來 說 , 這 人 世 間 的 哀 榮 卻 是 空 前 的 。 然 而 , 這 哀 榮 在 宗 教 禮 節 上 卻 更 付 予 了 一 個 深 長 的 意 義 。

胡 主 教 主 禮 , 參 與 共 祭 的 中 外 神 父 們 達 三 十 多 位 。 貴 會 全 體 修 女 , 能 趕 來 的 都 趕 來 了 。 全 港 各 修 會 各 善 會 , 以 及 從 四 面 八 方 來 的 妳 三 十 多 年 來 的 學 生 們 , 也 都 趕 來 。 這 恐 怕 該 是 聖 歌 中 所 唱 出 一 段 的 情 形 : 「天 國 眾 子 民 , 上 主 家 中 的 眾 子 女 。 我 們 投 奔 天 主 聖 父 , 在 主 內 藉 著 聖 神 。」

那 時 , 雖 然 妳 靜 靜 地 安 息 在 聖 堂 中 央 的 靈 柩 內 , 相 信 妳 的 精 神 卻 也 與 我 們 , 以 及 所 有 追 思 妳 的 人 士 們 團 結 於 主 內 。

送 妳 到 聖 地 的 那 刻 , 很 多 人 流 淚 了 , 有 的 竟 哭 出 了 聲 。 為 我 也 不 例 外 。 不 過 , 我 相 信 這 淚 水 不 只 是 代 表 傷 悲 。

妳 的 安 葬 處 , 是 在 一 棵 大 樹 下 。

在 歸 途 中 , 我 重 新 再 拿 出 了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為 追 悼 妳 所 寫 出 的 那 句 話 , 細 心 玩 味 : 「一 粒 麥 子 如 果 不 落 在 地 裡 死 了 , 仍 只 是 一 粒 , 如 果 死 了 , 纔 結 出 許 多 子 粒 來 。」 (若 十 二:24)

這 是 貴 會 姊 妹 們 對 妳 的 逝 世 , 所 表 達 的 最 深 刻 的 悼 詞 。
一 九 七 六 . 六 . 九
1976 年 6 月 25 日

 

六月、斷腸時
──悼莫修女──
一葦

是 六 月 , 是 斷 腸 的 時 候 , 你 撒 手 離 去 。

知 道 你 這 去 , 隔 開 了 兩 個 世 界 ; 知 道 你 這 一 別 , 再 見 不 知 何 時 。 忘 不 了 的 , 是 你 的 音 容 笑 貌 , 放 不 開 的 , 是 許 多 和 你 共 渡 的 時 光 。

堂 裡 , 大 家 都 興 高 采 烈 的 慶 祝 我 們 教 會 的 誕 辰 , 耳 裡 眼 裡 心 裡 , 卻 儘 是 你 的 影 子 , 沒 來 由 的 , 耳 邊 響 起 你 走 調 的 歌 聲 。 那 時 , 老 想 你 別 唱 。 現 在 , 走 調 的 歌 那 裡 去 聽 取 ? 不 要 說 我 痴 , 誰 知 道 , 今 後 能 不 能 再 見 一 個 使 我 痴 的 人 ?

不 應 該 想 起 你 , 就 這 樣 , 像 無 信 的 人 似 的 , 涕 淚 漣 漣 , 記 憶 中 的 你 , 只 有 歡 笑 。 也 只 有 你 才 想 得 到 , 在 我 們 被 功 課 壓 得 頭 都 抬 不 起 的 時 候 , 在 大 熱 天 裡 , 在 沒 有 幾 個 故 知 的 他 鄉 裡 , 把 我 們 拉 去 摸 街 , 滿 街 去 找 餛 吞 麵 。

也 不 應 該 這 樣 , 抓 住 一 點 回 憶 , 只 呆 坐 苦 苦 地 想 你 念 你 慟 你 , 彷 彿 永 遠 失 去 你 似 的 , 想 起 你 一 生 酷 愛 用 你 的 照 相 機 , 你 的 能 力 , 你 坦 蕩 的 心 靈 , 攝 取 , 組 合 , 安 排 人 生 的 歡 樂 , 製 造 人 生 可 紀 念 的 大 小 鏡 頭 , 就 該 明 白 , 生 活 中 , 處 處 有 你 的 精 神 , 處 處 有 你 留 下 不 可 磨 滅 的 痕 跡 。

也 不 該 , 這 樣 抱 頭 哭 你 悼 你 。 想 起 你 一 生 席 不 暇 暖 , 一 肩 (並 不 盡 寬 厚 的 肩 啊) 挑 著 數 不 清 的 擔 子 ; 記 得 你 躺 在 病 床 上 , 心 滿 意 足 的 說 : 「這 一 病 真 好 , 躺 在 床 上 不 能 隨 便 走 動 , 等 於 強 迫 自 己 看 書 , 靜 想 , 你 不 知 道 , 靜 下 來 , 許 多 事 , 許 多 問 題 , 都 看 得 很 清 楚 , 想 得 很 明 白 。」 我 就 該 明 白 , 悲 悲 哀 哀 的 作 女 兒 態 , 絕 不 是 你 喜 歡 看 到 的 。 就 該 明 白 你 曾 經 以 自 己 的 一 生 , 教 我動 亦 靜 , 靜 亦 動 的 最 高 境 界 。 成 就 事 業 , 要 付 出 精 力 , 提 高 內 心 境 界 , 要 靜 觀 , 就 該 明 白 , 你 一 生 , 總 不 是 一 個 靜 的 人 , 總 不 是 一 個 平 凡 的 人 , 你 做 大 事 , 臨 大 場 面 , 但 躺 在 醫 院 裡 , 你 更 能 欣 賞 寂 寞 沉 靜 , 能 品 味 靜 觀 的 甘 飴 , 能 安 於 自 己 的 無 助 , 能 在 平 靜 無 波 的 生 活 中 , 在 軀 體 萬 般 苦 痛 中 , 默 默 與 你 的 救 主 相 契 。

記 得 你 在 醫 院 裡 , 痛 苦 連 連 , 依 然 笑 談 明 年 教 學 大 計 , 不 禁 對 你 早 去 , 覺 得 惋 惜 , 更 不 能 不 深 思 天 主 的 安 排 。 想 你 一 生 勞 頓 , 對 人 對 事 , 從 來 不 願 說 不 字 , 而 我 們 又 一 味 自 私 , 一 再 把 自 己 當 盡 的 責 任 , 推 到 你 身 上 。 天 主 早 叫 你 去 , 我 該 明 白 天 主 對 你 的 體 貼 。 你 把 自 己 的 一 生 , 慷 慨 地 交 給 衪 , 交 給 為 衪 所 愛 的 人 服 務 , 衪 親 自 來 把 你 帶 走 , 在 六 月 , 在 我 們 恭 敬 衪 聖 子 聖 心 的 日 子 , 是 衪 要 把 你 安 放 在 聖 子 聖 心 裡 嗎 ? 是 衪 要 你 今 後 再 沒 有 人 性 的 焦 慮 , 只 有 聖 心 的 甘 飴 , 聖 愛 的 滿 足 。

你 的 遺 容 安 詳 , 你 的 葬 禮 肅 穆 。 但 長 記 取 的 , 該 不 是 六 月 的 斷 腸 , 而 是 你 的 督 促 , 彷 彿 聽 見 你 說 : 「我 的 事 已 了 , 我 的 路 也 走 完 , 今 後 就 看 你 們 了 。」 是 的 , 今 後 就 看 我 們 的 了 , 願 主 與 你 相 偕 , 願 主 賜 你 安 息 。
1976 年 6 月 2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