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WONG, Jin-Jin Tarcisus SPB
王尖尖修女

 

 

* 1941  6  14 日在香港出生
* 1960
 11  21 日在香港入會
* 1962
 11  21 日在香港發願
* 1965 - 1970, 1972 - 1986, 1990-1993
1998 - 2003
年在香港服務
* 2003
6 14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耶穌寶血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In Memoriam: Sister Wong Jin-Jin S.P.B.
R.I.P.

Sister Wong Jin-Jin, Tarcisus, of the Sisters of the Precious Blood passed away peacefully on 14 June 2003 at the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Caritas), She was 63.

Sister Wong hailed from a Catholic family in Dong Kwun, Guangdong. Following in the footsteps of her two elder sisters, she joined the Sisters of the Precious Blood in 1960. She had served the diocese in many capacities: as a catechism teacher, as executive secretary of the Diocesan Vocations Commission as well as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Legion of Mary and Children of Mary. She was novice mistress and mistress for postulancy and aspirancy for her congregation from 1979 to 1981 and also served as a councilor.

Sister Wong gave special attention to the formation of the youth, maintaining constant contact with them and giving talks and retreats. While serving in Taiwan as the local superior of her Taipei community, she was spiritual director of Hong Kong students in Taiwan universities.

She was treated for breast cancer in 1973. In September of last year she was diagnosed with lung cancer. Despite illness and confinement she persisted in her mission of evangelization and in her pastoral work. She was deeply loved.

Her funeral mass will be at St. Teresa’s Church on 23 June at 10am. She will be buried in the graveyard of her congregation at the Cheung Sha Wan Catholic Cemetery.
 
22 June 2003

 

寶血會王尖尖修女
安息主懷

香 港 教 區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王 尖 尖 修 女 , 於 二 0 0 三 年 六 月 十 四 日 清 晨 在 寶 血 醫 院 (明愛) 安 逝 , 享 年 六 十 三 歲 。

王 尖 尖 修 女 原 籍 廣 東 省 東 莞 縣 人 , 生 於 熱 心 教 友 家 庭 , 一 九 六 0 年 隨 兩 位 姊 姊 進 寶 血 女 修 會 修 道 , 發 初 願 後 的 主 要 工 作 包 括 教 授 要 理 、 任 香 港 教 區 聖 召 委 員 會 執 行 秘 書 、 聖 母 軍 神 師 及 聖 母 孝 女 會 總 神 師 等 。 一 九 七 九 年 至 一 九 八 一 年 任 修 會 初 學 導 師 及 輔 導 期 導 師 , 致 力 培 育 該 會 初 學 修 女 , 並 曾 任 修 會 總 參 議 員 。

王 修 女 尤 注 重 青 年 培 育 , 經 常 接 觸 男 女 青 年 , 為 他 們 主 持 靈 修 講 話 及 退 省 。 一 九 九 四 至 一 九 九 七 年 在 台 灣 服 務 期 間 的 工 作 , 除 任 該 會 台 北 修 院 院 長 外 , 並 任 台 灣 各 大 學 天 主 教 僑 生 神 師 , 照 顧 僑 生 們 的 信 仰 生 活 。 一 九 九 八 年 九 月 開 始 在 聖 德 肋 撒 堂 任 牧 職 工 作 至 離 世 之 日 。

王 修 女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曾 接 受 乳 癌 手 術 , 歷 盡 病 苦 折 磨 , 期 間 仍 堅 持 照 顧 青 年 們 的 培 育 。 去 年 九 月 肺 癌 病 發 , 與 癌 病 抗 爭 約 九 個 月 , 在 病 榻 上 仍 努 力 繼 續 其 傳 教 及 牧 民 使 命 , 深 得 堂 區 教 友 愛 戴 。

王 修 女 的 喪 禮 定 於 六 月 廿 三 日 (週 一) 上 午 十 時 假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辭 靈 禮 後 隨 即 出 殯 , 安 葬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該 會 墓 園 。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六 月 廿 二 日 (本 主 日) 晚 上 八 時 。 為 王 修 女 舉 行 祈 禱 晚 會 , 祈 請 各 位 教 內 外 朋 友 為 王 修 女 之 安 息 祈 禱 。
2003 年 6 月 22 日

 

永遠懷念您——尖尖 
王彬彬

二 0 0 二 年 九 月 六 日 , 我 在 耶 穌 會 利 瑪 竇 宿 舍 小 堂 做 依 納 爵 神 操 , 忽 然 傳 來 尖 尖 妹 妹 患 肺 癌 正 在 廣 安 醫 院 留 醫 , 因 此 我 便 每 天 送 聖 體 給 她 。 知 道 她 曾 接 受 電 療 七 十 次 、 化 療 八 次 , 但 她 很 堅 強 、 忍 耐 , 完 全 沒 有 表 現 出 一 些 痛 苦 , 一 樣 的 帶 著 微 笑 , 與 主 日 學 導 師 共 同 策 劃 , 協 助 堂 區 工 作 。 醫 生 說 : 她 可 工 作 。 當 胡 樞 機 出 殯 日 , 主 日 學 導 師 和 她 乘 的 士 前 往 瞻 仰 遺 容 , 然 後 返 廣 安 醫 院 繼 續 治 療 。

時 間 過 得 很 快 , 轉 眼 又 過 了 七 個 星 期 , 她 也 獲 得 醫 生 的 同 意 出 院 , 返 回 上 智 會 院 休 息 。 一 週 後 , 她 在 晚 上 八 時 許 熟 睡 之 際 , 突 然 呼 吸 困 難 , 於 是 乘 的 士 入 寶 血 醫 院 , 醫 生 以 氧 氣 幫 助 她 呼 吸 , 直 至 今 日 離 世 。 她 在 醫 院 時 , 仍 返 回 堂 區 開 牧 靈 堂 區 議 會 、 主 日 學 。 教 友 們 每 日 不 斷 的 前 來 探 望 她 , 直 到 「非 典 型 肺 炎」 傳 染 風 聲 甚 熾 之 時 , 親 友 們 見 她 體 弱 深 怕 她 會 被 傳 染 , 便 藉 此 機 會 使 她 多 多 休 息 。

農 曆 新 年 開 始 , 她 所 患 的 「肺 積 水」 愈 來 愈 嚴 重 , 曾 抽 肺 積 水 十 多 次 , 一 次 竟 有  2300cc  之 多 , 使 她 呼 吸 困 難 非 常 辛 苦 ; 但 她 堅 強 忍 耐 的 聖 德 , 使 她 若 無 其 事 。

聖 神 降 臨 日 晚 上 十 時 許 , 尖 尖 修 女 脈 搏 忽 然 停 了 , 心 臟 跳 動 也 愈 來 愈 弱 , 我 剛 從 會 院 參 加 會 議 完 畢 , 隨 即 返 回 醫 院 希 望 陪 伴 她 、 安 慰 她 。 但 當 我 踏 進 病 房 的 時 候 , 我 的 姊 姊 珍 珍 說 : 彬 姐 來 到 了 , 我 摻 扶 她 的 手 。 她 說 : 多 謝 彬 姐 , 多 謝 您 的 照 顧 , 為 我 煮 早 餐 、 洗 衣 物 等 等 。 我 如 果 有 發 脾 氣 , 講 錯 話 , 開 罪 於 你 , 請 予 賜 諒 。 又 您 為 我 收 拾 房 間 的 雜 物 時 , 我 常 常 沒 有 修 養 , 發 脾 氣 , 語 不 禮 貌 , 但 你 都 原 諒 。 我 說 : 我 的 姊 妹 , 你 的 房 間 很 整 齊 , 不 要 掛 心 , 有 天 主 與 你 同 在 , 我 們 親 姊 妹 , 彼 此 關 懷 照 顧 。 她 很 辛 苦 , 致 電 陳 璧 昌 醫 生 、 林 焯 煒 神 父 、 劉 會 長 及 修 女 們 , 我 們 兄 弟 姊 妹 一 起 來 到 , 因 為 醫 生 說 , 她 可 能 過 不 到 今 天 早 上 。 陳 醫 生 給 她 注 上 強 心 劑 , 加 強 脈 搏 和 心 臟 的 跳 動 , 那 時 我 們 撥 電 話 海 外 兄 弟 姊 妹 , 尖 尖 對 他 們 說 : 我 返 天 主 處 , 你 們 要 保 重 。 我 說 : 我 們 十 四 兄 弟 姊 妹 談 話 , 與 你 在 一 起 , 你 真 有 福 , 有 這 麼 多 人 陪 伴 在 你 床 前 為 你 祈 禱 , 且 今 日 聖 神 降 臨 賜 你 勇 氣 , 不 要 害 怕 。

我 們 和 她 一 起 念 玫 瑰 經 , 慈 悲 耶 穌 串 經 等 , 脈 搏 和 心 跳 回 復 正 常 , 但 因 為 她 的 呼 吸 仍 然 喘 , 不 能 睡 眠 ; 早 上 二 時 許 , 我 們 請 林 神 父 返 堂 區 , 因 明 早 開 彌 撒 , 劉 會 長 及 修 女 們 、 兄 弟 們 也 返 回 住 處 休 息 。 我 們 姊 妹 五 人 一 起 的 祈 禱 , 她 的 精 神 仍 未 極 度 衰 退 , 理 智 的 叫 特 護 摺 好 床 尾 的 物 件 , 並 叫 我 可 穿 的 便 穿 , 並 叫 我 離 去 , 我 對 她 說 , 我 已 穿 好 衣 服 , 我 在 此 陪 伴 你 。 她 又 叫 護 士 摺 衣 服 給 妹 妹 薇 薇 , 歡 歡 穿 著 , 叫 他 們 穿 好 後 便 回 家 。 我 對 她 說 : 現 在 早 上 四 時 許 , 不 宜 隨 便 冒 夜 返 家 , 要 俟 候 到 六 時 。 我 瞌 睡 醒 來 , 薇 薇 、 歡 歡 已 返 家 了 , 她 又 叫 薇 薇 、 歡 歡 來 , 我 說 : 你 叫 他 們 返 家 , 她 說 : 他 們 在 廁 所 , 我 於 是 和 她 一 起 祈 禱 , 那 時 精 神 奕 奕 。 下 午 四 時 , 林 焯 煒 神 父 為 她 獻 彌 撒 , 她 有 瞌 睡 , 但 林 神 父 讀 完 福 音 , 問 我 們 有 分 享 否 ? 她 舉 起 頭 來 , 每 段 福 音 分 析 得 非 常 好 , 而 且 也 分 享 彌 撒 的 神 恩 !

星 期 二 、 三 兩 天 常 睡 著 很 疲 乏 , 我 對 家 姐 珍 珍 說 : 我 恐 怕 她 會 昏 迷 , 我 們 一 定 要 陪 伴 她 , 那 時 她 的 腳 並 沒 有 腫 。 但 星 期 四 、 五 全 身 腫 脹 , 我 怕 是 注 射 葡 萄 糖 引 起 的 , 但 醫 生 說 不 能 除 掉 , 因 為 這 是 為 了 急 救 時 , 保 持 血 管 而 注 射 的 。

星 期 五 整 天 氣 喘 透 不 氣 來 , 她 說 : 「 攞 我 的 命 」 。 當 她 不 喘 , 她 就 非 常 好 , 談 話 如 常 。 晚 上 十 時 , 我 返 抵 醫 院 , 她 坐 在 便 盆 椅 上 精 神 很 好 ! 她 問 我 已 吃 飯 否 ? 她 說 家 姐 珍 珍 預 備 了 沙 河 粉 給 我 , 問 她 是 否 可 以 吃 一 些 , 她 說 已 吃 了 飯 。 我 問 她 吃 不 吃 芒 果 布 甸 , 她 吃 了 二 茶 匙 , 她 又 叫 我 致 電 林 神 父 , 因 她 明 日 生 日 。

六 月 十 四 日 十 時 , 我 們 請 林 神 父 為 她 獻 感 恩 祭 , 我 們 姊 妹 在 半 島 酒 店 訂 了 蛋 糕 , 她 鍾 愛 的 芝 士 蛋 糕 。 她 談 話 風 趣 , 惹 在 座 者 笑 口 常 開 , 十 分 快 樂 , 忽 然 她 氣 喘 , 連 說 話 也 感 困 難 , 於 是 即 刻 請 醫 生 和 神 父 來 , 並 立 刻 請 家 姐 珍 珍 來 。 不 久 , 她 出 汗 、 面 黑 。 隨 著 劉 會 長 及 修 女 們 來 , 當 陳 醫 生 為 她 注 射 強 心 劑 , 她 很 辛 苦 說 : 攞 我 的 命 , 她 又 說 : 我 很 驚 , 我 要 死 , 你 握 著 我 的 手 。 我 對 她 說 : 不 要 怕 。 我 灑 了 露 德 聖 水 及 在 額 上 劃 十 字 為 她 祈 禱 、 念 玫 瑰 經 等 , 陳 醫 生 注 射 藥 時 她 昏 迷 了 , 直 至 早 上 五 時 十 分 離 世 , 那 天 是 她 生 日 又 是 逝 世 的 日 子 。

由 此 , 她 的 病 苦 , 我 見 她 的 忍 耐 涵 養 , 使 我 效 法 她 , 她 與 基 督 一 起 , 三 十 年 前 乳 癌 昏 迷 一 息 , 上 主 顯 了 靈 跡 , 賺 了 三 十 年 為 主 工 作 。 今 日 她 返 回 主 懷 中 , 她 與 父 母 共 享 天 國 享 見 聖 容 。
2003 年 7 月 13 日

 

感謝您,尖尖修女!   
小女兒

寶 血 會 王 尖 尖 修 女 的 逾 越 聖 祭 上 , 不 少 她 生 前 的 親 友 淚 如 雨 下 。 我 也 忍 不 住 淚 水 , 但 沒 有 「決 堤」 , 因 為 除 了 捨 不 得 這 位 慈 愛 的 修 女 外 , 心 裡 實 是 滿 懷 喜 悅 與 感 恩 之 情 。

尖 尖 修 女 已 直 升 天 堂 享 福 去 了 , 真 替 她 高 興 ; 同 時 要 感 謝 她 一 直 的 愛 護 和 帶 領 , 更 感 謝 天 主 , 讓 我 在 生 命 中 與 她 相 遇 。 尖 尖 修 女 早 在 三 十 年 前 與 癌 魔 第 一 次 交 手 , 若 不 是 後 來 奇 跡 地 康 復 , 我 也 無 緣 認 識 她 , 因 此 我 們 的 相 遇 可 說 是 奇 跡 的 一 部 份 。

我 沒 有 見 過 遺 照 裡 的 年 青 尖 尖 修 女 , 那 至 少 是 二 十 年 前 , 而 我 現 在 才 二 十 多 歲 。 然 而 , 那 個 和 藹 慈 祥 的 笑 容 真 是 十 年 如 一 日 ! 認 識 尖 尖 修 女 , 始 於 初 中 開 始 參 加 聖 母 孝 女 會 , 在 聯 會 活 動 上 碰 見 擔 任 聯 會 神 師 的 她 。 她 無 限 的 魄 力 和 熱 誠 令 人 印 象 深 刻 。

進 入 大 學 後 , 我 開 始 追 尋 上 主 的 召 叫 , 在 寶 血 會 修 女 安 排 下 , 再 次 與 尖 尖 修 女 接 觸 , 參 加 由 她 主 持 的 青 年 聚 會 。 她 耐 心 的 指 導 扶 助 了 徘 徊 於 十 字 路 口 的 我 。

猶 記 得 學 業 較 忙 碌 期 間 , 她 老 遠 地 跑 來 大 學 與 我 和 另 一 位 同 校 的 青 年 見 面 , 三 人 坐 在 校 園 的 長 椅 上 聊 天 。 最 感 動 的 一 次 , 是 我 在 外 國 留 學 期 間 , 接 到 她 打 來 的 長 途 電 話 。 那 親 切 的 問 候 暖 在 心 頭 , 提 醒 玩 得 心 散 的 我 , 尋 回 已 拋 到 九 霄 雲 外 的 召 叫 。

在 聖 召 的 道 路 上 , 尖 尖 修 女 陪 伴 我 走 過 了 重 要 的 一 段 。 直 至 兩 年 前 , 我 到 修 院 體 驗 生 活 , 她 又 忙 於 堂 區 牧 民 工 作 , 才 少 了 相 聚 的 機 會 。

即 使 在 病 榻 上 , 尖 尖 修 女 對 人 的 關 愛 從 未 間 斷 。 曾 數 次 到 醫 院 探 望 她 , 她 臉 上 仍 掛 著 開 朗 的 笑 容 , 關 切 之 情 溢 於 言 表 。 後 來 因 「非 典」 流 行 而 無 法 探 病 , 想 致 電 問 候 尖 尖 修 女 , 卻 因 工 作 和 疲 倦 而 擱 下 了 , 反 而 是 她 多 次 打 電 話 來 詢 問 近 況 , 實 在 慚 愧 。

她 溫 暖 的 問 候 令 我 想 起 苦 路 第 八 處 「婦 女 為 耶 穌 痛 哭」 , 默 想 資 料 謂 : 「耶 穌 在 身 受 痛 苦 時 , 仍 然 去 安 慰 他 人」 。 尖 尖 修 女 正 好 活 出 這 份 基 督 精 神 , 自 己 雖 與 癌 魔 搏 鬥 , 仍 記 掛 著 我 這 個 沒 用 的 小 女 兒 。

我 相 信 , 唯 一 能 讓 尖 尖 修 女 在 天 堂 感 到 安 慰 的 , 只 有 勇 敢 回 應 天 主 的 召 叫 。 她 在 最 後 的 電 話 中 , 答 應 出 院 參 加 我 在 八 月 的 入 會 禮 儀 , 明 知 根 本 沒 可 能 , 她 的 誠 意 令 我 哽 咽 。 感 謝 天 主 盡 早 結 束 她 的 痛 苦 , 讓 她 回 到 至 愛 耶 穌 的 懷 抱 。

尖 尖 修 女 , 衷 心 感 謝 您 的 愛 心 和 循 循 善 誘 ! 沒 有 您 我 相 遇 的 奇 跡 , 就 沒 有 今 天 願 意 回 應 召 叫 的 我 。 我 要 效 法 您 為 人 不 斷 付 出 的 無 私 精 神 , 今 後 努 力 愛 主 愛 人 ! 請 您 在 天 之 靈 保 佑 我 和 所 有 正 在 尋 找 聖 召 的 青 年 。
2003 年 7 月 20 日

 

給王尖尖修女的信
電車修女

王 修 女 , 妳 好 嗎 ? 跟 妳 分 別 不 經 不 覺 已 有 五 年 了 , 假 如 今 天 妳 仍 然 健 在 , 妳 會 否 也 像 當 年 已 逾 花 甲 年 華 而 參 與 今 年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呢 ?

跟 妳 認 識 較 深 , 確 是 在 我 參 與 世 青 節 後 , 很 想 在 根 於 祈 禱 生 活 中 , 從 而 尋 找 天 主 的 旨 意 。 當 年 , 妳 慷 慨 大 方 地 伴 我 從 生 活 的 瑣 事 中 細 看 上 主 與 我 的 足 跡 , 並 同 感 心 地 與 我 經 驗 主 的 慈 愛 , 更 重 要 的 是 妳 容 許 我 在 十 字 路 口 中 徘 徊 , 這 一 切 , 都 有 助 我 今 天 在 陪 伴 青 年 人 時 , 能 夠 有 多 一 份 包 容 與 接 納 , 這 全 因 為 妳 教 曉 了 我 : 真 正 能 感 動 和 吸 引 青 年 的 是 主 的 慈 愛 , 而 我 們 的 工 作 是 與 聖 神 合 作 並 靜 心 等 待 。

還 記 得 在 尋 找 聖 召 的 路 途 上 , 妳 總 耐 心 和 包 容 地 伴 著 我 們 , 那 怕 聚 會 只 有 三 、 兩 位 青 年 出 席 , 妳 卻 總 為 我 們 熱 切 地 呼 求 上 主 的 帶 領 , 儘 管 有 些 青 年 已 很 久 沒 有 出 席 祈 禱 聚 會 , 但 妳 仍 逐 一 為 她 們 的 各 種 需 要 向 上 主 祈 求 ; 有 一 回 , 我 在 祈 禱 時 分 心 走 意 地 想 : 妳 為 我 們 這 些 對 天 主 似 乎 不 冷 不 熱 的 姊 妹 祈 禱 , 究 竟 天 主 會 不 會 俯 聽 妳 的 祈 禱 呢 ? 今 天 , 從 妳 心 祈 禱 的 善 表 中 , 我 看 到 了 祈 禱 的 果 實 , 因 為 我 們 都 隨 主 的 帶 領 而 選 擇 了 最 好 的 一 份 , 並 在 各 自 的 生 活 方 式 中 為 主 作 證 。 而 我 深 信 : 無 論 妳 身 在 哪 裡 , 也 必 會 繼 續 為 尋 找 聖 召 的 青 年 男 女 祈 禱 , 而 我 的 名 字 , 相 信 亦 在 妳 代 禱 的 名 單 之 中 。

妳 知 道 嗎 ? 六 月 十 四 日 是 我 生 命 中 一 個 悲 喜 交 集 的 日 子 , 因 為 那 既 是 上 主 賜 予 妳 生 命 氣 息 的 日 子 , 也 是 衪 迎 接 妳 返 回 天 鄉 耶 路 撒 冷 的 一 天 ; 老 實 說 : 當 我 知 道 妳 的 生 與 死 懸 繫 在 同 一 個 日 子 時 , 當 時 , 我 的 心 裡 真 的 很 矛 盾 , 一 方 面 , 我 感 謝 天 主 讓 妳 在 病 榻 中 與 姊 妹 已 在 早 一 天 慶 祝 了 生 辰 , 但 另 一 方 面 , 我 卻 捨 不 得 妳 的 離 去 , 因 為 , 我 們 不 是 約 定 七 月 會 相 見 嗎 ? 妳 不 是 也 想 知 道 我 在 修 院 生 活 適 應 得 如 何 嗎 ? 頃 刻 , 我 的 話 全 都 化 為 淚 水 , 而 妳 卻 在 寧 靜 中 接 受 了 我 對 妳 驀 然 的 祝 福 。

五 年 了 , 我 仍 然 懷 念 妳 ! 並 感 激 妳 對 我 的 教 導 , 只 是 學 藝 不 精 的 我 , 仍 然 有 很 多 需 要 努 力 改 進 的 地 方 , 不 過 , 我 很 想 告 訴 妳 : 請 妳 放 心 吧 ! 因 為 天 主 俯 聽 了 妳 的 祈 禱 , 而 我 也 選 擇 了 回 應 衪 的 召 叫 , 揀 選 了 生 命 中 最 好 的 一 份 。
2008 年 7 月 6 日

 

蒙尖尖修女代禱
小女兒

可 愛 的 尖 尖 修 女 , 五 年 不 見 了 , 您 在 天 堂 上 生 活 得 好 嗎 ? 二 0 0 三 年 六 月 十 四 日 , 您 擺 脫 病 苦 , 回 到 天 父 懷 抱 裡 , 猶 記 得 我 既 感 恩 又 難 過 , 捨 不 得 您 這 位 慈 祥 的 良 師 益 友 , 聖 召 路 上 的 同 行 者 。

您 知 道 嗎 ? 這 五 年 來 我 所 經 歷 的 , 實 在 是 意 想 不 到 的 奇 妙 旅 程 。 我 相 信 當 中 有 賴 您 發 自 天 堂 的 代 禱 。 如 果 您 有 一 點 點 時 間 的 話 , 容 我 告 訴 您 天 主 怎 帶 領 我 走 過 起 伏 不 平 卻 滿 溢 恩 寵 的 道 路 。

您 安 息 的 那 一 年 暑 假 , 我 正 準 備 進 修 會 , 腦 海 裡 充 滿 為 天 主 奉 獻 一 生 的 美 麗 憧 憬 。 一 同 進 會 的 還 有 一 位 也 是 您 陪 伴 多 年 的 姊 妹 。

看 似 簡 單 平 凡 的 團 體 生 活 , 其 實 對 我 而 言 很 不 簡 單 , 很 不 適 應 , 尤 其 當 時 年 輕 的 我 既 主 觀 、 任 性 又 貪 玩 , 因 此 在 團 體 裡 找 不 到 歸 屬 感 , 迷 茫 、 疑 惑 一 直 困 擾 著 我 , 壓 抑 得 我 透 不 過 氣 來 。 當 聽 到 那 位 一 起 入 會 姊 妹 形 容 修 院 的 生 活 是 她 人 生 最 快 樂 的 時 光 , 我 心 裡 既 嫉 妒 又 羨 慕 , 我 怎 沒 有 那 種 體 會 呢 ?

經 過 不 斷 的 掙 扎 、 祈 禱 、 分 辨 , 五 個 月 後 我 決 定 離 開 。 尖 尖 修 女 , 那 一 刻 我 覺 得 辜 負 了 您 的 心 血 , 而 且 要 我 放 棄 從 小 立 志 當 修 女 的 夢 想 , 心 中 痛 苦 實 在 無 法 形 容 。

我 在 避 靜 裡 痛 哭 了 兩 天 兩 夜 , 直 至 淚 水 流 乾 了 , 耶 穌 在 祈 禱 裡 告 訴 我 , 衪 依 然 是 我 一 生 追 求 的 夢 想 。

踏 出 修 院 大 門 之 際 , 我 帶 著 許 多 疑 問 , 感 到 前 路 茫 茫 , 不 過 唯 一 肯 定 的 是 天 主 不 會 放 棄 我 , 所 以 我 也 不 會 放 棄 自 己 。

沒 想 到 我 找 到 一 份 十 分 理 想 、 充 滿 使 命 感 的 工 作 , 讓 我 再 次 成 為 天 主 的 福 傳 工 具 。 忙 碌 而 充 實 的 工 作 , 營 役 至 今 快 到 四 年 了 。 與 修 院 的 「漫 長 歲 月」 相 比 , 我 明 白 到 甚 是 歸 屬 感 , 甚 是 聖 召 , 甚 是 天 主 願 意 我 做 的 事 。

尖 尖 修 女 , 我 終 於 發 現 , 真 正 回 應 天 主 的 召 叫 , 就 是 放 下 自 己 , 甚 至 放 下 我 認 為 最 好 的 方 式 ── 奉 獻 生 活 ── 而 完 全 由 衪 帶 領 。

正 當 我 全 心 全 意 投 入 工 作 , 並 打 算 以 獨 身 生 活 來 服 侍 天 主 和 衪 的 教 會 , 半 年 前 , 衪 卻 突 然 安 排 一 位 男 士 出 現 , 讓 我 體 會 到 天 主 通 過 一 個 人 具 體 地 向 我 表 達 衪 的 愛 。

無 論 修 道 、 獨 身 或 婚 姻 生 活 , 都 是 天 主 悅 納 的 道 路 。 感 謝 衪 在 短 短 五 年 內 , 讓 我 每 一 樣 都 多 少 體 驗 過 , 我 還 需 要 多 些 時 間 去 分 辨 , 不 過 在 起 起 伏 伏 當 中 , 我 感 覺 到 天 主 無 微 不 至 的 呵 護 著 我 , 每 當 我 跌 倒 、 流 淚 、 迷 失 方 向 , 衪 總 是 扶 著 我 再 站 起 來 。

尖 尖 修 女 , 我 想 您 在 天 堂 裡 看 著 我 逐 漸 成 長 , 一 定 會 感 到 欣 慰 吧 。 我 相 信 , 您 時 刻 不 斷 為 青 年 人 的 聖 召 祈 禱 , 尤 其 是 我 們 這 一 群 您 曾 經 陪 伴 的 青 年 , 謝 謝 您 !
2008 年 7 月 6 日

 

給王尖尖修女的信──十年
電車修女

王 修 女 , 你 好 嗎 ? 跟 妳 分 別 已 踏 入 第 十 個 年 頭 了 , 今 年 適 逢 又 有 普 世 青 年 節 , 這 與 我 五 年 前 給 你 寫 信 時 要 問 的 問 題 一 樣 , 妳 會 否 參 與 今 年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呢 ? 假 如 妳 沒 有 打 算 到 巴 西 , 相 信 也 會 參 與 在 港 世 青 的 活 動 , 身 體 力 行 , 與 青 年 人 同 行 , 繼 續 在 主 的 真 道 中 服 役 , 對 吧 ?

十 年 人 事 幾 番 新 , 當 天 一 股 熱 血 回 應 主 召 的 人 , 今 天 仍 然 有 幾 人 走 在 這 聖 召 恩 寵 的 路 上 呢 ? 我 慶 幸 自 己 是 其 中 的 一 員 , 我 深 深 明 白 : 不 是 因 為 自 己 聰 穎 過 人 , 也 不 是 因 為 自 己 超 凡 入 聖 , 而 是 因 為 上 主 的 慈 愛 充 盈 我 心 , 使 我 面 對 精 采 絕 倫 的 人 生 , 都 不 失 掉 依 賴 上 主 的 決 心 。 而 妳 在 臨 別 贈 言 中 , 教 我 入 修 院 後 要 用 一 隻 眼 看 修 道 生 活 的 美 , 另 一 隻 眼 閉 上 , 再 加 上 用 心 神 去 體 會 天 主 的 慈 愛 , 我 當 時 還 頑 皮 的 回 應 你 : 這 豈 不 是 要 當 「獨 眼 龍 修 女」 嗎 ? 回 想 過 去 , 當 時 我 的 確 未 能 領 會 你 所 說 的 , 今 天 , 我 似 乎 明 白 多 一 點 。

今 年 , 我 不 能 在 妳 的 紀 念 日 與 好 友 「小 女 兒」 到 墓 前 探 望 妳 了 , 因 為 明 天 我 便 要 前 往 菲 律 賓 接 受 發 永 願 前 的 培 育 , 相 信 這 也 是 妳 期 待 已 久 的 大 日 子 , 是 嗎 ? 還 記 得 我 入 修 院 前 , 妳 送 我 一 個 美 輪 美 奐 的 水 晶 音 樂 盒 , 當 音 樂 盒 上 的 十 字 架 隨 著 歌 曲 「奇 妙 救 恩」 而 轉 圈 , 十 字 架 上 的 水 晶 閃 閃 發 光 , 妳 當 時 叮 囑 我 這 份 禮 物 要 好 好 保 存 。 我 很 想 告 訴 妳 : 我 不 單 好 好 保 存 了 這 份 禮 物 , 還 把 十 字 架 上 受 苦 的 基 督 與 我 的 生 活 緊 扣 , 與 我 同 行 的 神 長 及 兄 弟 姊 妹 , 都 明 白 上 主 這 十 年 在 我 身 上 所 行 的 一 切 大 事 , 衪 的 臨 在 , 令 我 縱 使 走 過 死 蔭 的 幽 谷 , 我 也 不 怕 , 因 天 主 與 我 同 在 。

驀 然 回 首 , 感 謝 妳 昔 日 對 我 們 這 班 青 年 人 的 不 離 不 棄 , 願 我 們 彼 此 代 禱 , 來 日 在 天 國 中 相 聚 , 同 時 , 亦 感 謝 天 主 俯 聽 了 妳 的 祈 禱 , 讓 我 選 擇 以 修 道 生 活 的 方 式 回 應 衪 的 召 叫 , 揀 選 了 生 命 中 最 好 的 一 份 。
2013 年 6 月 23 日

 

追憶王尖尖修女
小女兒

親 愛 的 尖 尖 修 女 , 趁 著 端 午 節 假 期 去 墳 場 探 望 了 你 , 那 正 是 你 的 生 死 忌 日 (六 月 十 四 日) 的 前 兩 天 ; 這 次 約 好 一 位 曾 是 修 女 的 姐 妹 , 難 得 雨 過 天 晴 , 涼 風 送 爽 , 一 起 在 寶 血 女 修 會 的 墓 地 前 祈 禱 和 唱 歌 , 緬 懷 我 們 往 日 與 你 相 處 的 時 光 。

最 近 和 朋 友 說 起 你 這 位 恩 師 , 他 半 開 玩 笑 地 說 , 「尖 尖」 不 像 人 的 名 字 , 太 奇 怪 了 ! 是 的 , 既 然 十 年 過 去 了 , 也 許 很 多 年 輕 教 友 不 認 識 你 , 不 如 我 藉 此 機 會 介 紹 一 下 你 名 字 的 由 來 吧 。

我 記 得 你 說 過 , 你 家 一 共 十 六 兄 弟 姐 妹 , 全 部 都 以 疊 字 為 名 , 是 爺 爺 起 的 ; 其 中 兩 位 姐 姐 也 是 寶 血 會 修 女 , 依 然 健 在 。 在 你 出 生 時 , 爺 爺 有 天 一 邊 走 在 佐 敦 的 路 上 , 一 邊 思 索 該 為 小 孫 女 取 個 甚 麼 名 字 , 忽 然 抬 起 頭 來 , 「尖 尖 照 相」 的 招 牌 映 入 眼 簾 , 於 是 靈 機 一 觸 , 決 定 給 孫 女 一 個 獨 特 的 名 字 。 (在 網 上 搜 索 一 下 發 現 , 原 來 這 老 字 號 影 樓 於 一 九 三 七 年 你 出 生 前 三 年 創 辦 , 傳 承 了 兩 代 , 到 九 六 年 因 老 闆 移 民 而 結 業 。)

就 這 樣 由 一 個 不 尋 常 的 名 字 , 開 始 了 你 不 平 凡 的 人 生 。 二 十 歲 進 入 修 會 , 發 初 願 後 一 直 盡 心 盡 力 地 工 作 , 包 括 教 理 講 授 、 青 年 培 育 、 教 區 聖 召 委 員 會 、 聖 母 軍 和 聖 母 孝 女 會 等 , 直 至 六 十 三 歲 不 敵 肺 癌 與 世 長 辭 。

我 已 經 不 記 得 是 哪 一 年 認 識 你 了 , 大 概 是 你 擔 任 孝 女 會 總 神 師 的 年 代 吧 。 漸 漸 地 , 你 成 為 我 聖 召 路 上 的 同 行 者 , 從 高 中 、 大 學 到 我 出 來 工 作 , 你 對 我 不 論 是 面 對 面 或 打 電 話 , 總 是 關 懷 備 至 。

雖 然 十 年 後 的 我 沒 做 成 修 女 , 但 經 歷 過 高 低 起 伏 、 悲 歡 離 合 , 人 變 得 成 熟 了 , 未 來 的 路 向 亦 愈 來 愈 清 晰 了 。

在 迂 迴 曲 折 的 人 生 路 上 , 你 昔 日 的 善 表 繼 續 發 揮 作 用 , 提 醒 我 不 管 遭 遇 多 大 的 困 難 與 痛 苦 , 仍 要 時 刻 保 持 對 天 主 的 忠 信 , 也 不 要 吝 嗇 對 人 的 關 愛 ; 一 如 你 在 生 命 中 最 後 九 個 月 飽 受 癌 魔 折 磨 , 卻 堅 持 堂 區 的 工 作 , 對 病 苦 沒 有 半 句 怨 言 , 反 而 面 帶 笑 容 鼓 勵 那 些 慰 問 你 的 人 。

「衪 未 曾 應 許 天 常 蔚 藍 , 衪 未 曾 應 允 花 兒 常 開 , 衪 卻 恩 許 衪 的 慈 愛 常 在 ……。」 在 墓 地 裡 , 我 們 放 聲 詠 唱 《主 慈 頌》 , 既 是 讚 嘆 天 主 奇 妙 的 計 劃 , 同 時 懷 念 尖 尖 修 女 你 的 恩 情 。 你 當 年 的 悉 心 陪 伴 不 會 白 費 , 我 願 意 一 生 追 隨 天 主 的 召 叫 , 履 行 衪 交 給 我 的 使 命 !
2013 年 7 月 7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