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Anacletus (Cletus)
聖克雷 (聖格肋多)

就任及逝世: 76 ~ 88

聖 格 肋 多 是 羅 馬 本 地 人 , 有 時 他 又 叫 作 亞 納 格 肋 多 (Anacletus)

上 文 有 述 及 他 未 為 教 皇 時 是 羅 馬 附 近 教 區 的 主 教 , 而 聖 李 諾 是 聖 伯 多 祿 不 在 的 時 候 羅 馬 本 城 的 署 理 主 教 。

猶太國的末日
聖 格 肋 多 在 位 時 候 , 耶 穌 所 說 耶 路 撒 冷 將 被 毀 滅 的 預 言 應 驗 了 。 那 時 的 猶 太 人 , 對 於 羅 馬 的 桎 梏 , 感 覺 不 耐 煩 。 他 們 試 了 許 多 次 , 希 望 擺 脫 這 些 枷 鎖 , 最 後 在 尼 羅 皇 在 位 的 末 期 , 他 們 發 起 一 次 有 史 以 來 最 嚴 重 的 叛 變 , 羅 馬 於 是 派 大 將 惠 思 葩 帶 六 萬 大 軍 去 懲 罰 他 們 。 天 主 教 徒 想 起 了 耶 穌 的 警 告 : 「當 那 日 來 臨 的 時 候 , 在 耶 路 撒 冷 的 人 , 要 儘 快 飛 逃 入 山 中」 , 當 時 由 他 們 的 主 教 聖 西 默 翁 , 帶 領 他 們 空 群 遷 移 往 培 拉 , 所 以 倖 免 於 可 怕 的 殺 戮 。

一 開 始 的 時 候 , 鬥 爭 便 非 常 之 殘 忍 和 慘 烈 。 當 惠 思 葩 在 公 曆 六 十 七 年 , 蹂 躪 加 利 里 , 又 於 六 十 八 年 劫 掠 約 旦 河 流 域 和 撒 瑪 利 亞 的 時 候 , 猶 太 人 們 卻 時 常 在 耶 路 撒 冷 的 街 道 上 自 相 殘 殺 , 內 憂 外 患 , 成 了 雙 重 打 擊 , 惠 思 葩 明 瞭 耶 路 撒 冷 當 時 的 形 勢 , 於 是 讓 那 些 猶 太 人 先 行 骨 肉 相 殘 , 他 自 己 卻 一 步 一 步 地 逐 漸 將 他 們 征 服 。

公 曆 六 十 九 年 七 月 三 日 , 當 他 正 要 開 始 將 聖 城 包 圍 的 時 候 , 他 的 軍 隊 將 他 擁 立 為 皇 , 他 於 是 將 軍 事 交 給 他 的 兒 子 弟 鐸 處 理 , 他 自 己 走 回 羅 馬 , 從 當 時 的 皇 帝 手 中 奪 取 帝 位 。

在 公 曆 七 十 年 的 春 季 , 弟 鐸 已 經 完 成 了 對 該 城 的 包 圍 , 圍 城 持 續 有 五 個 月 之 久 , 慘 況 空 前 。 開 始 的 時 候 , 正 是 猶 太 人 的 逾 越 節 , 耶 路 撒 冷 充 滿 著 朝 聖 的 人 , 所 以 不 只 兵 兇 戰 亂 , 還 加 上 飢 荒 , 個 人 所 有 的 存 糧 , 有 令 要 全 數 交 給 軍 隊 , 所 以 為 了 找 東 西 裹 腹 , 飢 民 無 所 不 用 其 極 , 他 們 從 墳 墓 中 掘 出 死 屍 來 充 飢 。 有 一 個 婦 人 , 殺 了 她 的 嬰 孩 , 將 他 烤 熟 , 自 己 吃 了 一 半 , 將 其 餘 的 送 給 聞 風 而 至 的 士 兵 。 有 許 多 人 想 逃 走 , 但 是 逃 過 了 猶 太 人 的 守 衛 , 卻 被 羅 馬 人 捉 住 釘 上 十 字 架 。 有 時 一 日 之 內 , 死 的 人 有 五 百 之 多 。

弟 鐸 因 為 想 保 存 城 內 的 聖 殿 , 派 人 議 和 , 但 是 守 軍 的 統 領 是 個 狂 熱 主 義 者 , 他 回 覆 說 : 「天 主 的 聖 殿 是 不 會 毀 壞 的 。」 當 最 後 攻 擊 進 行 的 時 候 , 根 據 佐 西 法 所 說 , 一 個 士 兵 為 一 種 天 上 來 的 感 念 所 驅 使 , 向 內 殿 附 近 的 一 個 房 間 投 了 一 把 火 把 。 火 勢 於 是 向 各 方 蔓 延 。 那 些 猶 太 人 忿 怒 與 失 望 使 他 們 的 神 經 錯 亂 起 來 , 投 身 於 火 燄 之 中 或 是 衝 往 羅 馬 士 兵 劍 鋒 之 上 。 有 人 說 第 二 座 聖 殿 便 這 樣 地 在 公 曆 七 十 年 為 火 燒 毀 , 與 所 羅 門 王 最 初 的 聖 殿 之 被 破 壞 , 剛 巧 在 同 月 同 日 發 生 。 在 山 頂 那 個 堡 壘 , 仍 然 繼 續 抵 抗 , 後 來 終 於 被 攻 下 及 焚 燒 。 根 據 佐 西 法 這 個 猶 太 人 的 估 計 , 超 過 一 百 萬 猶 太 人 , 喪 生 於 這 次 悲 慘 戰 役 之 中 。 有 九 萬 七 千 人 被 俘 , 其 中 一 半 被 賣 作 奴 隸 , 其 餘 的 被 遣 往 埃 及 的 石 場 工 作 , 或 是 留 下 作 競 技 場 上 的 犧 牲 品 。 於 節 日 中 他 們 在 敍 利 亞 各 城 巿 的 競 技 場 上 出 現 , 為 猛 獸 撲 殺 , 作 為 羅 馬 當 地 人 忠 心 的 酬 報 。 在 加 利 里 一 地 , 弟 鐸 殺 了 二 千 五 百 人 , 有 些 用 火 燒 , 或 是 喪 生 在 競 技 場 上 。 惠 思 葩 生 日 的 那 天 , 在 悲 羅 脫 地 方 , 也 死 了 同 樣 多 人 。 他 只 保 留 七 百 人 , 跟 隨 他 和 惠 思 葩 的 車 駕 凱 旋 回 羅 馬 , 這 些 奴 隸 , 那 時 看 見 他 們 自 己 聖 殿 的 寶 物 , 如 金 桌 子 , 七 個 橫 枝 的 燭 台 和 聖 經 , 都 被 帶 回 作 為 戰 利 品 。 在 羅 馬 的 大 會 場 內 , 有 一 座 弟 鐸 的 凱 旋 牌 樓 , 這 些 東 西 , 都 刻 在 上 面 作 為 紀 念   相 傳 沒 有 一 個 猶 太 人 肯 在 這 牌 樓 下 走 過 。

他 們 又 鑄 造 一 些 金 幣 紀 念 這 件 大 事 , 上 面 刻 著 一 個 婦 人 , 在 一 棵 棕 樹 下 哭 泣 , 並 註 有 「被 俘 獲 的 猶 太 國」 幾 個 字 。 從 這 次 起 , 猶 太 的 國 運 元 氣 大 傷 , 長 久 未 能 恢 復 , 天 主 的 預 言 , 已 一 一 實 現 。

又 在 同 一 時 間 內 , 羅 馬 國 中 也 搬 演 了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流 血 慘 劇 , 皇 位 易 手 四 次 , 每 一 個 新 皇 帝 都 是 藉 著 他 自 己 軍 隊 的 擁 護 , 用 武 力 來 奪 取 帝 位 的 。 但 是 天 主 教 徒 們 , 多 獲 得 安 居 樂 業 , 在 尼 羅 王 被 打 倒 以 後 的 三 十 年 內 , 他 們 沒 有 受 到 干 擾 。 他 們 得 到 大 眾 的 同 情 , 而 且 在 烽 火 流 離 的 時 代 , 大 家 你 虞 我 詐 , 所 以 外 教 人 對 天 主 教 徒 團 結 互 助 的 生 活 , 都 不 禁 心 神 嚮 往 。 於 是 聖 教 會 便 發 展 下 去 , 有 如 黑 夜 明 燈 。 惠 斯 葩 和 他 的 繼 位 者 , 他 自 己 的 兒 子 弟 鐸 , 都 沒 有 興 趣 來 迫 害 天 主 教 徒 。 聖 奧 斯 定 說 , 從 聖 教 會 的 立 場 來 說 : 這 兩 個 是 最 令 人 高 與 的 皇 帝 。

惠斯葩、弟鐸和多密善三個皇帝
在 他 在 位 的 時 候 , 格 肋 多 身 歷 三 個 羅 馬 王 朝 。 惠 斯 葩 , 弟 鐸 和 多 密 善 , 一 個 跟 著 一 個 地 踏 上 皇 座 。 根 據 聖 奧 斯 定 說 , 惠 斯 葩 是 一 個 好 的 君 王 。 他 常 常 記 著 自 己 出 身 微 賤 。 他 自 己 知 道 死 後 元 老 院 一 定 封 他 為 神 , 覺 得 很 好 笑 。 當 他 彌 留 的 時 候 , 他 微 笑 著 說 「我 正 感 覺 我 將 會 變 為 神 。」 他 的 左 右 用 種 種 的 吉 兆 來 安 慰 他 。 認 為 最 好 的 兆 頭 是 有 一 個 彗 星 突 然 出 現 。 但 是 惠 斯 葩 說 這 個 喜 兆 是 給 波 斯 王 的 , 「因 為 他 滿 頭 都 是 頭 髮 , 而 我 卻 是 一 個 禿 子」 (按 希 臘 文 彗 星 是 由 頭 髮 一 個 字 起 源 的 , 用 以 形 容 彗 星 的 尾 部 有 如 一 把 頭 髮) 他 直 至 最 後 一 日 , 都 很 勤 勞 地 處 理 國 政 , 他 說 「一 個 皇 帝 , 應 該 是 站 著 來 死 去 的 。」 他 死 於 公 曆 七 十 九 年 六 月 廿 三 日 , 時 年 六 十 九 歲 。

他 的 兒 子 , 弟 鐸 , 繼 他 為 皇 , 在 位 不 過 很 短 的 時 間 。 他 是 一 個 很 受 人 愛 戴 的 皇 帝 。 雖 然 他 的 私 生 活 很 靡 爛 , 在 外 教 人 來 看 , 這 些 短 處 是 不 值 得 斤 斤 計 較 的 而 且 當 他 登 上 帝 位 以 後 , 他 改 變 了 自 己 的 生 活 , 鞠 躬 盡 瘁 , 處 理 國 務 。 他 為 夫 雷 安 劇 場 , (後 來 又 叫 作 科 羅 細 安 Coliseum 大 戲 場) 行 奉 獻 禮 。 這 所 偉 大 的 劇 場 , 是 由 惠 斯 葩 的 時 候 開 始 建 造 的 。 十 數 世 紀 以 來 , 不 只 抵 受 風 雨 的 侵 襲 , 而 且 經 歷 人 類 種 種 破 壞 性 的 行 動 , 仍 然 矗 立 於 今 日 (這 個 大 劇 場 之 得 名 , 不 是 因 為 他 本 身 面 積 之 大 , 是 因 為 在 原 址 上 龐 大 無 比 的 尼 羅 王 石 像) 。 當 行 奉 獻 禮 的 時 候 , 弟 鐸 賜 給 羅 馬 人 種 種 的 娛 樂 , 狂 歡 有 一 百 日 之 久 。 其 間 包 括 在 盛 滿 水 的 劇 場 作 海 戰 表 演 , 數 以 千 計 的 力 士 們 作 生 死 博 鬥 , 又 有 五 千 頭 野 獸 向 可 憐 的 奴 隸 撲 殺 。 這 些 殘 殺 , 流 血 成 河 , 是 當 時 有 高 深 文 化 的 羅 馬 人 最 佳 娛 樂 。 甚 至 高 貴 婦 女 , 也 樂 此 不 倦 , 這 可 以 反 映 沒 有 天 主 的 文 明 世 界 , 會 變 成 什 麼 樣 子 。 張 羅 搜 集 野 獸 和 他 們 的 犧 牲 品 , 在 當 時 認 為 是 一 種 很 嚴 肅 重 要 的 工 作 。 天 主 教 徒 們 從 帝 國 的 各 方 被 帶 來 作 犧 牲 。 他 們 特 意 揀 選 有 名 望 , 或 者 在 聖 教 會 裡 居 要 位 的 。

弟 鐸 又 建 造 新 的 浴 室 , 當 時 是 羅 馬 人 奢 侈 享 受 之 一 。 我 們 現 代 的 土 耳 其 浴 室 , 可 以 大 約 介 紹 給 我 們 當 時 是 怎 樣 的 。 弟 鐸 的 浴 室 , 是 這 樣 的 偉 大 , 甚 至 他 們 的 遺 跡 , 今 日 仍 受 到 羅 馬 觀 光 者 的 景 仰 和 憑 吊 。 他 准 許 他 的 子 民 使 用 這 些 浴 室 甚 至 他 自 己 在 內 時 也 一 樣 , 無 怪 他 那 時 受 人 民 的 愛 戴 。

弟 鐸 認 為 如 果 那 一 天 沒 有 行 一 件 善 事 , 他 便 等 於 虛 渡 了 這 日 子 。 在 公 曆 七 十 九 年 , 他 終 於 得 到 了 一 個 好 機 會 來 慷 慨 行 善 。 當 年 維 蘇 威 火 山 突 然 爆 發 , 溶 岩 將 一 個 城 巿 完 全 吞 沒 , 另 外 一 個 城 , 潘 沛 依 城 , 被 埋 於 十 五 尺 浮 石 和 飛 灰 之 下 。 他 的 善 後 工 作 , 處 理 得 很 好 。

弟 鐸 死 於 公 曆 八 十 一 年 , 在 位 不 過 廿 六 個 月 。 他 死 時 正 在 訪 問 他 父 親 的 鄉 居 , 那 時 才 不 過 四 十 歲 。

他 的 兄 弟 多 密 善 繼 位 , 執 政 有 十 五 年 。 他 的 作 風 和 弟 鐸 不 同 , 卻 和 尼 羅 相 似 。 他 開 始 的 時 候 , 相 當 精 明 , 後 來 卻 殘 忍 無 道 。 他 發 動 第 二 次 對 天 主 教 徒 的 大 迫 害 , 我 們 可 以 在 下 一 個 教 皇 聖 格 肋 孟 的 時 候 見 到 。 格 肋 孟 多 較 為 享 有 多 少 平 靜 , 後 來 終 於 不 免 殉 道 。

聖格肋多之死
在 公 曆 九 十 年 , 格 肋 多 死 時 , 殘 暴 的 大 迫 害 尚 未 開 始 。 這 是 在 他 死 後 三 年 , 公 曆 九 十 三 年 才 發 作 的 。 我 們 不 知 道 為 什 麼 他 被 處 死 , 也 許 他 被 誣 為 無 神 主 義 者 , 或 是 被 控 告 為 猶 太 教 者 , 總 之 「欲 加 之 罪 , 何 患 無 辭 。」 公 曆 八 十 九 年 羅 馬 政 府 頒 下 一 個 禁 令 , 取 締 所 謂 那 些 哲 學 家 和 術 數 家 。 他 或 者 會 被 牽 連 。 甚 至 作 為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他 仍 可 以 被 控 為 非 法 。 雖 然 這 時 天 主 教 徒 稍 為 獲 得 一 些 安 靜 喘 息 的 機 會 , 但 是 尼 羅 王 的 法 令 , 仍 然 有 效 , 隨 時 可 以 執 行 。 所 以 天 主 教 徒 們 處 境 , 甚 為 險 惡 不 穩 定 。 一 個 暴 動 , 一 個 巿 民 控 訴 , 或 是 一 個 地 方 法 官 的 偏 見 , 都 隨 時 會 令 他 們 受 罪 。 身 為 教 宗 , 更 加 容 易 迫 害 , 所 以 聖 格 肋 多 大 多 數 是 殉 道 而 死 的 。 他 的 遺 體 , 葬 於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之 側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6 年 8 月 5 日 至 1966 年 8 月 19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