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Clement I
聖克勉一世 (聖格肋孟)

 

就任及逝世: 88 ~ 97

聖 格 肋 孟 在 初 期 聖 教 會 歷 史 上 , 佔 著 很 顯 著 的 地 位 , 僅 次 於 聖 伯 多 祿 。 他 因 他 致 哥 林 多 教 會 的 書 信 而 著 名 , 這 是 有 名 的 「格 肋 孟 第 一 次 書 信 。」 這 書 信 顯 示 給 我 們 那 時 候 聖 教 會 對 教 宗 的 權 力 , 即 如 今 日 一 樣 , 認 為 理 所 當 然 。 而 且 有 很 詳 細 準 確 地 說 及 當 時 教 會 的 紀 律 , 祭 禮 , 和 組 織 。

寫給哥林多書信的原因
哥 林 多 這 個 地 方 當 時 有 些 不 妥 , 甚 至 試 圖 除 去 有 些 教 士 。 我 們 不 知 確 實 原 因 何 在 。 可 能 歸 咎 於 那 時 候 的 結 黨 風 氣 ; 有 如 聖 保 祿 的 時 代 這 個 城 巿 所 受 的 紛 擾 一 樣  。 羅 馬 教 會 主 持 公 道 。 將 它 的 判 決 由 三 個 長 老 帶 往 哥 林 多 。 這 封 書 信 沒 有 討 論 神 學 上 的 問 題 ; 大 部 份 是 訓 勉 他 們 要 忍 耐 、 謙 遜 , 和 大 家 和 氣 。

哥林多書信關於教會禮儀的記載
這 封 信 載 有 很 好 的 公 眾 禱 文 。 信 徒 們 首 先 祈 求 有 神 職 者 的 人 數 不 減 。 (我 們 今 日 很 少 做 這 些 祈 求 , 但 在 當 教 會 受 迫 害 之 日 , 這 種 祈 求 是 很 自 然 的) 其 後 會 眾 祈 求 上 主 保 護 、 拯 救 那 些 受 迫 害 者 , 饒 恕 一 切 不 公 , 及 違 誡 之 罪 ; 給 予 人 間 和 平 。 其 後 又 再 有 一 篇 替 當 時 執 政 者 祈 求 的 禱 文 , 大 約 如 下 :

「主 , 請 賜 彼 等 安 康 和 平 , 使 能 行 爾 托 付 彼 等 之 職 , 無 受 妨 礙 : 我 等 藉 爾 , 上 天 之 主 , 萬 物 之 王 , 至 有 光 榮 權 力 加 於 萬 物 。 我 等 爾 望 , 為 彼 等 心 意 之 導 , 依 爾 之 聖 願 行 事 , 和 平 寬 厚 , 以 得 爾 之 仁 慈 。 我 等 之 福 , 惟 爾 所 賴 。」

當 我 們 設 想 那 時 的 執 政 者 是 怎 麼 樣 的 人 , 我 們 便 可 以 體 會 到 他 們 的 祈 禱 何 等 崇 高 。 當 時 尼 羅 死 後 尚 不 久 , 而 多 密 喜 安 的 迫 害 正 如 火 如 荼 。

哥林多書信對於歷史方面的貢獻
聖 格 肋 孟 在 他 的 書 信 的 起 首 , 便 提 及 羅 馬 聖 教 會 當 時 突 然 遇 到 的 災 禍 。 他 說 : 「弟 兄 們 , 我 們 遲 遲 沒 有 解 答 你 們 提 出 的 問 題 , 是 因 為 我 們 在 這 裡 接 二 連 三 地 受 到 種 種 困 難 和 災 禍 。 」 後 來 他 又 表 示 這 些 災 禍 , 其 中 有 些 是 有 異 於 尼 羅 皇 的 迫 害 , 一 定 是 指 多 密 喜 安 所 造 成 的 , 因 此 我 們 可 以 估 計 這 封 書 信 , 大 約 是 發 於 公 曆 九 十 三 年 至 九 十 七 年 之 間 。

多密喜安對聖教會的迫害
我 們 已 經 看 到 , 在 尼 羅 皇 死 後 , 聖 教 會 得 到 機 會 擴 張 及 加 強 組 織 。 其 間 在 後 繼 的 幾 個 皇 帝 統 治 下 , 亦 曾 有 殉 道 者 , 但 是 為 數 不 多 ; 同 時 迫 害 的 程 度 亦 非 廣 泛 。 尼 羅 皇 所 立 的 法 例 , 仍 然 生 效 , 但 是 除 了 有 時 為 了 平 息 暴 民 的 要 求 , 或 是 地 方 判 官 藉 此 漁 利 之 外 , 很 少 人 想 到 將 這 些 法 例 執 行 。 普 遍 來 說 , 聖 教 會 當 時 受 到 很 少 騷 擾 。 那 些 皇 帝 們 寧 願 將 人 間 賞 罰 委 之 於 神 明 , 不 願 滋 事 。 在 這 個 時 候 , 天 主 教 徒 們 得 到 很 多 有 地 位 的 朋 友 。 第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的 墳 場 是 在 這 個 時 期 開 辦 的 。 因 為 墳 場 的 地 點 在 公 路 附 近 , 可 以 證 實 當 時 天 主 教 徒 們 不 須 畏 縮 地 躲 藏 起 來 。 我 們 知 道 一 個 這 樣 的 墳 場 , 設 在 一 個 皇 帝 姪 女 的 地 產 上 。 又 在 另 一 個 天 主 教 墳 場 , 葬 有 一 個 著 名 執 政 官 家 族 。 在 地 下 墓 穴 墳 墓 上 , 我 們 也 發 現 很 多 大 家 族 的 名 字 。

蕭 富 理 簡 括 地 綜 合 當 時 迫 害 的 原 因 , 是 基 於 兩 個 因 素 ── 貪 婪 和 恐 慌 。 多 密 喜 安 四 處 搶 掠 , 是 因 為 他 貪 得 無 厭 。 他 殘 殺 人 民 是 因 為 他 恐 懼 報 復 。 (Inopia Rapax, Metu Saevus)

我 們 已 看 到 , 天 主 教 徒 的 數 目 不 只 在 奴 隸 及 窮 人 中 大 大 增 加 。 聖 教 會 當 時 有 如 今 日 一 樣 , 遍 及 九 流 三 界 , 富 有 的 人 , 亦 有 奉 教 , 甚 至 皇 帝 的 家 族 , 亦 有 受 洗 。 就 是 為 了 奪 取 他 們 的 財 富 , 多 密 喜 安 才 發 動 對 天 主 教 徒 的 迫 害 。 我 們 不 妨 在 這 裡 詳 細 敍 述 那 時 皇 帝 家 族 天 主 教 徒 的 情 況 :

惠 思 葩 皇 帝 本 身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 但 是 他 的 長 兄 可 能 是 。 大 西 陀 說 : 「他 是 一 個 公 正 的 人 , 生 活 純 潔 , 無 可 非 議 。 這 一 切 尚 未 足 以 證 明 他 信 天 主 教 ; 但 是 他 很 溫 和 , 厭 惡 殘 忍 的 行 為 和 屠 殺 。 這 種 性 格 在 羅 馬 人 確 是 少 見 的 , 但 這 仍 非 信 天 主 教 的 有 力 證 據 。 可 是 他 被 指 控 對 國 家 大 事 , 漠 不 關 心 , 這 是 當 時 通 常 加 於 天 主 教 徒 們 的 罪 名 。 天 主 教 徒 是 受 教 會 誡 命 不 許 參 加 羅 馬 的 邪 教 活 動 的 。 惠 思 葩 的 長 兄 曾 參 加 廿 六 次 遠 征 , 已 經 立 了 很 大 功 勞 , 所 以 大 家 都 不 明 白 一 個 這 樣 充 滿 精 力 的 人 , 為 什 麼 對 政 治 不 熱 心 。 作 者 認 為 他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便 是 基 於 上 述 的 理 由 。 對 於 他 的 兒 子 格 肋 孟 斯 我 們 比 較 清 楚 些 。 他 是 弟 鐸 和 多 密 喜 安 的 表 兄 弟 , 惠 思 葩 的 姪 子 。 他 和 多 密 喜 安 在 公 曆 九 十 五 年 共 為 執 政 官 。 他 又 和 他 的 父 親 一 樣 被 指 責 為 怠 惰 及 不 熱 心 。 蕭 富 理 說 他 因 此 為 大 眾 所 不 齒 。 他 和 他 的 堂 妹 , 多 密 喜 安 的 姪 女 結 婚 。 在 整 個 家 族 之 中 , 只 有 他 們 生 了 兒 子 。 多 密 喜 安 自 己 沒 有 兒 女 , 將 他 們 納 為 養 子 , 為 王 位 的 繼 承 人 , 聘 了 有 名 的 作 家 做 他 們 的 私 人 教 師 。 」

當 時 大 家 用 什 麼 罪 名 加 之 於 天 主 教 徒 呢 ? 我 們 現 在 很 難 決 定 。 後 世 學 者 說 天 主 教 徒 被 處 死 或 充 軍 , 罪 名 通 常 是 因 為 他 們 是 「無 神 者」、「叛 黨」、「奉 猶 太 教 者」 或 是 「新 邪 教 者」 , 簡 單 地 被 指 為 有 可 疑 的 行 為 。 由 此 我 們 可 以 想 像 當 時 人 們 對 天 主 教 的 觀 感 。

上 面 我 們 提 及 「奉 猶 太 教」 也 是 罪 名 之 一 。 在 當 時 情 形 來 說 , 大 家 對 猶 太 教 及 天 主 教 都 混 淆 不 清 。 成 為 迫 害 的 另 一 理 由 。 許 多 天 主 教 徒 都 是 從 猶 太 教 過 來 的 。 猶 太 教 徒 和 天 主 教 徒 都 是 信 奉 惟 一 真 正 的 天 主 , 拒 絕 拜 偶 像 。 大 家 都 不 參 加 含 有 迷 信 色 彩 的 公 開 慶 典 和 娛 樂 。 所 以 很 自 然 地 被 那 些 奉 邪 教 的 人 將 他 們 混 亂 起 來 。 猶 太 人 當 時 是 不 受 歡 迎 的 。 政 府 多 方 面 對 他 們 不 友 善 , 因 為 當 時 猶 太 人 即 如 日 後 一 樣 , 被 視 為 高 利 貸 剝 削 者 。 不 過 他 們 的 宗 教 仍 被 視 為 合 法 。 在 多 密 喜 安 執 政 的 時 候 , 或 者 更 確 實 地 說 , 自 從 弟 鐸 燒 毀 他 們 的 聖 殿 以 來 , 他 們 都 要 每 年 納 一 Didrachma 的 稅 。 起 初 這 些 是 他 們 自 己 徵 收 來 作 維 持 聖 殿 的 費 用 , 在 聖 殿 被 毀 以 後 , 羅 馬 人 開 玩 笑 地 將 這 些 稅 收 撥 入 朱 比 忒 廟 的 經 費 之 內 。

多 密 喜 安 想 向 天 主 教 重 抽 這 種 稅 , 他 們 當 然 反 對 , 因 為 他 們 不 是 奉 猶 太 教 者 。 但 是 當 局 認 為 , 如 果 他 們 不 是 奉 猶 太 教 , 他 們 便 沒 有 合 法 的 宗 教 , 因 為 他 們 又 不 崇 拜 羅 馬 國 教 的 諸 神 , 所 以 便 是 無 神 派 , 理 應 受 法 律 的 懲 罰 。

格 肋 孟 斯 , 這 個 多 密 喜 安 的 表 兄 弟 , 又 是 公 曆 九 十 五 年 那 年 的 執 政 官 ; 在 他 辭 去 職 位 以 後 , 便 被 砍 頭 。 他 的 罪 名 便 是 無 神 論 者 , 他 的 妻 子 , 有 了 同 一 的 罪 名 , 被 放 逐 於 一 小 島 之 上 。 他 的 兩 個 兒 子 , 多 密 喜 安 收 為 養 子 , 自 小 受 宮 庭 教 養 , 為 將 來 繼 承 帝 位 者 , 後 來 也 終 於 失 了 踪 。 所 以 多 密 喜 安 實 在 沒 有 什 麼 所 謂 親 情 , 家 族 關 係 , 在 他 的 心 目 中 , 適 足 以 令 罪 名 加 大 。

多 密 喜 安 也 除 去 了 另 外 一 個 有 名 的 天 主 教 徒 阿 西 利 。 他 以 前 也 當 執 政 官 。 多 密 喜 安 令 他 在 自 己 私 人 的 鬥 場 上 和 一 隻 獅 子 與 兩 頭 大 熊 搏 鬥 。 他 被 誣 為 奉 猶 太 教 者 或 是 企 圖 謀 反 。 我 們 確 定 他 是 天 主 教 徒 , 因 為 在 普 黎 喜 拉 的 墓 穴 內 , 有 一 個 阿 西 利 家 族 的 天 主 教 徒 墳 墓 。

但 是 不 只 貴 族 們 受 多 密 喜 安 迫 害 的 影 響 。 根 據 格 肋 孟 的 書 信 和 攸 西 俾 的 證 實 , 九 流 三 界 , 以 及 各 種 國 籍 的 信 徒 , 都 受 追 拿 。 多 密 喜 安 很 小 心 地 在 巴 勒 斯 坦 找 尋 達 味 王 的 後 裔 。 聖 猶 達 宗 徒 的 兩 個 孫 子 , 是 耶 穌 基 督 的 堂 兄 弟 , 被 拉 到 羅 馬 來 。 後 來 終 於 因 他 們 襤 褸 的 境 況 , 得 以 免 難 。 他 們 的 手 , 粗 糙 起 繭 , 他 們 的 背 , 彎 曲 傴 僂 , 從 他 們 卑 下 的 態 度 , 多 密 喜 安 可 以 看 出 他 不 用 害 怕 這 些 巴 勒 斯 坦 的 農 夫 , 奪 去 他 的 皇 位 。 所 以 他 將 他 們 遣 回 老 家 。 聖 若 望 亦 同 樣 被 帶 回 羅 馬 。 他 是 各 宗 徒 中 碩 果 僅 存 的 一 個 , 是 最 得 人 敬 愛 的 使 徒 。 我 們 的 主 耶 穌 臨 死 前 將 他 自 己 母 親 付 託 給 他 。 他 被 帶 到 多 密 喜 安 跟 前 , 他 下 令 將 他 放 入 油 鑊 受 煎 刑 , 但 他 卻 毫 無 損 傷 地 從 那 可 怕 的 大 釜 中 走 出 來 , 甚 至 比 未 受 刑 前 更 精 神 奕 奕 。 我 們 有 學 者 忒 滔 良 作 證 此 事 。 根 據 傳 說 , 這 件 聖 蹟 是 在 拉 丁 門 附 近 發 生 。

受 了 沸 油 刑 之 後 , 聖 若 望 被 多 密 喜 安 充 軍 到 一 個 在 愛 琴 海 上 叫 作 帕 特 摩 的 小 島 , 在 這 裡 他 寫 了 深 奧 的 預 言 , 叫 作 默 示 錄 。 這 本 書 一 方 面 如 古 代 先 知 的 莊 嚴 可 畏 , 一 方 面 如 福 音 一 樣 溫 和 可 愛 , 是 最 後 一 本 受 聖 神 默 啟 而 寫 的 書 。

聖 若 望 顯 示 在 未 充 軍 往 帕 特 摩 前 , 他 已 經 因 耶 穌 基 督 受 苦 。 他 見 到 羅 馬 , 滿 染 殉 道 者 的 熱 血 。 他 寫 默 示 錄 的 時 候 , 正 是 迫 害 運 動 推 行 之 中 , 許 多 天 主 教 徒 已 經 被 殺 , 且 有 更 多 的 將 被 送 往 受 死 。 他 對 小 亞 細 亞 一 個 城 巿 的 人 預 告 , 說 那 裡 許 多 的 信 徒 將 會 被 監 禁 於 牢 獄 內 。 他 又 對 另 外 的 一 個 城 說 , 撒 旦 親 自 坐 鎮 , 在 這 個 城 內 。 安 提 帕 , 一 個 很 忠 心 的 基 督 見 證 人 , 便 在 那 裡 被 殺 死 。 他 的 默 示 , 說 這 個 城 是 撒 旦 老 家 , 因 為 這 地 方 是 歷 次 羅 馬 帝 皇 的 祭 祀 中 心 。 在 這 裡 他 們 立 了 一 所 廟 , 紀 念 「羅 馬 城 和 奧 古 斯」 , 是 羅 馬 帝 國 在 亞 洲 的 權 力 中 心 。 天 主 教 徒 要 受 一 種 試 驗 , 他 們 被 令 在 這 神 廟 進 香 , 以 免 被 視 為 無 神 論 者 。 他 們 堅 決 拒 絕 , 不 欽 崇 魔 王 或 奧 古 斯 的 偶 像 , 便 被 殺 死 。 聖 若 望 最 後 喚 起 信 徒 們 的 勇 氣 , 預 言 羅 馬 帝 國 的 沒 落 。 我 們 可 以 看 得 出 , 這 本 書 由 首 至 尾 都 帶 有 那 個 時 代 對 天 主 教 徒 迫 害 的 氣 息 , 所 以 可 以 視 為 歷 史 文 獻 。

多密喜安之死
多 密 喜 安 是 這 樣 的 兇 殘 , 因 此 大 失 民 心 , 甚 至 他 的 奴 僕 , 士 官 , 和 他 的 妻 子 , 也 都 陰 謀 對 付 他 。 他 當 時 四 十 五 歲 , 在 位 十 五 年 。 於 公 曆 九 十 六 年 九 月 十 八 日 , 他 的 一 個 奴 僕 , 叫 作 史 梯 芬 的 , 受 命 將 他 刺 死 。 為 避 疑 起 見 , 他 假 作 左 臂 受 傷 , 預 先 將 左 臂 包 紮 數 日 。 當 時 間 來 臨 的 時 候 , 他 藏 了 一 把 匕 首 在 綳 帶 中 , 要 求 進 見 皇 帝 告 密 。 他 被 帶 到 御 前 , 當 多 密 喜 安 正 在 閱 覽 他 所 謂 有 關 謀 害 他 的 報 告 時 , 史 梯 芬 向 他 的 腹 部 刺 下 。 皇 帝 起 來 自 衛 , 甚 至 將 他 的 刺 客 推 倒 , 大 聲 呼 救 。 他 的 侍 從 跑 來 , 不 只 不 保 衛 他 , 卻 合 力 將 他 解 決 了 。 他 死 時 有 刀 傷 七 處 之 多 。 他 被 草 草 埋 葬 了 事 , 他 的 紀 念 像 又 被 人 拉 倒 , 他 的 名 字 在 所 有 公 眾 紀 念 碑 上 剷 除 , 元 老 除 拒 絕 將 他 追 封 為 神 。 甚 至 邪 教 徒 , 也 抵 受 不 了 他 的 兇 殘 無 道 。

聖格肋孟的殉道
因 為 聖 格 肋 孟 是 這 時 聖 教 會 的 最 高 主 持 人 , 無 怪 他 不 免 殉 道 。 有 些 人 以 為 他 是 羅 馬 人 , 甚 至 和 當 時 皇 族 有 血 統 關 係 。 但 是 由 他 的 書 信 看 來 最 可 能 他 是 猶 太 人 出 身 的 , 因 為 他 所 引 用 舊 約 聖 經 , 瞭 如 指 掌 。

聖 依 納 爵 在 他 致 小 亞 細 亞 某 一 城 巿 的 書 信 中 , 說 及 聖 格 肋 孟 是 聖 伯 多 祿 自 己 授 洗 的 。 後 來 他 變 為 聖 伯 多 祿 的 執 事 。 後 世 有 些 關 於 聖 格 肋 孟 殉 道 的 記 載 , 為 事 實 與 幻 想 相 雜 。 他 往 克 里 米 亞 , 似 乎 有 些 歷 史 根 據 , 因 為 羅 馬 一 直 沒 有 第 四 位 教 宗 的 遺 骸 。 後 來 才 由 聖 濟 利 祿 在 公 曆 八 百 六 十 九 年 由 東 方 帶 回 , 放 在 格 肋 孟 大 教 堂 之 內 。

聖格肋孟大教堂
聖 格 肋 孟 大 堂 似 乎 是 建 於 他 在 羅 馬 房 子 的 原 地 。 在 現 有 的 教 堂 下 , 有 如 下 的 發 現 :
(一) 一 所 較 低 的 大 堂 , 和 上 面 的 大 堂 一 樣 大 。
(二) 在 較 低 的 大 堂 之 下 , 又 有 兩 個 房 間 , 用 灰 泥 裝 飾 , 並 有 屬 於 第 二 世 紀 時 代 之 邪 教 壁 畫 。
(三) 在 這 兩 個 房 間 之 後 , 有 一 個 大 的 人 造 空 穴 , 為 太 陽 神 教 所 用 。

關 於 這 所 較 低 的 大 堂 , 似 乎 和 聖 格 肋 孟 有 關 。 在 聖 熱 羅 的 時 候 , 這 所 大 堂 已 經 存 在 。 他 在 公 曆 三 百 九 十 二 年 寫 道 : 「一 所 在 羅 馬 建 造 的 教 堂 , 紀 念 聖 格 肋 孟 , 直 至 今 日 仍 存 在 。」 他 說 的 是 指 我 們 今 日 所 見 的 較 低 的 大 堂 。

這 所 大 堂 是 那 時 候 造 的 呢 ? 現 在 無 法 準 確 地 說 出 , 但 是 最 可 能 是 公 曆 三 百 年 後 不 久 。 在 第 四 世 紀 的 時 候 , 如 果 建 造 一 所 殿 堂 來 紀 念 一 個 殉 道 者 , 該 地 一 定 要 和 該 聖 人 有 確 實 的 關 係 。 這 個 教 堂 的 地 點 , 因 為 位 於 城 巿 的 中 心 , 所 以 不 可 能 是 聖 格 肋 孟 的 墓 , 而 且 骸 骨 當 時 又 未 帶 返 , 所 以 另 外 一 個 假 想 , 便 是 這 所 教 堂 建 於 聖 格 肋 孟 原 有 房 子 的 地 點 , 福 羅 斯 作 如 下 證 明 :

「初 期 聖 教 會 無 疑 地 在 私 人 的 房 屋 內 召 集 信 徒 們 。 後 來 君 士 坦 丁 當 權 以 後 , 這 些 房 屋 便 改 為 大 堂 , 保 留 以 前 屋 主 的 名 字 。 如 果 這 房 屋 的 主 人 , 後 來 被 封 為 聖 人 。 這 所 大 堂 便 用 來 奉 獻 給 他 。 上 述 大 堂 下 面 的 兩 個 房 間 , 塗 有 邪 教 的 壁 畫 , 這 是 當 時 富 有 人 家 屋 子 的 風 氣 。 天 主 教 徒 們 , 並 不 感 覺 礙 眼 。 有 些 天 主 教 徒 的 石 柩 , 有 時 也 有 同 樣 的 裝 飾 。 這 兩 個 房 間 , 在 教 會 受 迫 害 的 時 候 , 可 能 是 作 為 祈 禱 之 地 。 當 大 堂 在 它 的 上 面 建 立 起 來 時 , 有 一 道 寬 闊 的 石 階 相 連 。」

聖格肋孟教宗執政時代的重要性
在 聖 格 肋 孟 在 位 的 時 候 , 我 們 見 到 自 聖 伯 多 祿 以 後 教 宗 權 力 的 第 一 次 顯 示 。 在 他 的 身 上 , 我 們 可 以 認 識 後 世 教 宗 所 執 行 的 職 務 。 他 的 哥 林 多 書 信 可 以 算 是 第 一 次 教 皇 對 屬 下 教 會 的 通 諭 。 這 封 信 令 先 人 很 感 動 , 有 一 個 時 候 , 甚 至 和 聖 經 一 併 在 教 堂 裡 宣 讀 。 它 的 作 者 , 備 受 讚 美 。 攸 西 俾 說 他 猶 如 一 個 宗 徒 。

因 為 這 篇 書 信 這 樣 重 要 , 漸 漸 對 它 的 作 者 有 害 。 有 一 大 群 作 家 將 自 己 的 作 品 托 庇 在 他 的 大 名 之 下 , 這 是 初 時 的 壞 風 氣 。 所 以 後 來 有 假 造 的 「聖 格 肋 孟 的 第 二 次 書 信 。」 批 評 家 只 認 第 一 次 書 信 是 真 的 。 因 為 有 這 許 多 作 品 , 冒 他 的 名 字 , 可 想 他 當 時 影 響 力 之 大 。

我 們 今 日 望 彌 撒 時 , (聖 人 錄 內) 格 肋 孟 的 名 字 是 在 第 三 位 , 緊 隨 在 理 諾 和 格 肋 多 之 後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6 年 8 月 26 日 至 1966 年 9 月 16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