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Alexander I
聖歷山一世 (聖亞歷山大)
 

 

就任及逝世: 105 ~ 115


我 們 對 聖 亞 歷 山 大 的 記 述 , 是 根 據 大 概 可 靠 傳 說 。 據 羅 馬 人 相 傳 , 他 是 在 牛 頭 街 出 生 的 。 他 殉 道 的 故 事 , 菩 蘭 以 為 非 常 可 靠 。 但 是 考 據 起 來 , 這 個 故 事 不 過 在 公 元 五 百 年 左 右 才 有 人 知 道 , 除 非 我 們 日 後 有 其 他 的 證 據 來 支 持 , 我 們 只 能 認 為 其 中 或 許 有 些 真 實 性 , 其 餘 的 不 過 是 一 個 故 事 。 既 然 我 們 現 在 不 能 確 定 真 實 部 份 的 範 圍 , 我 們 最 好 把 整 個 故 事 略 去 不 談 。

特累詹的迫害
雖 然 他 們 都 是 很 精 細 , 很 誠 懇 和 熱 心 公 益 , 或 者 就 是 因 為 他 們 一 方 面 無 知 , 一 方 面 又 太 熱 心 , 安 敦 家 族 的 人 是 天 主 教 徒 的 迫 害 者 。 天 主 教 的 辯 護 者 對 他 們 侃 侃 而 談 , 陳 述 聖 教 會 的 道 理 企 圖 打 動 他 們 的 心 , 結 果 無 效 。 這 些 君 主 們 , 繼 續 他 們 的 排 除 天 主 教 運 動 。 他 們 以 為 這 些 天 主 教 徒 既 然 不 奉 行 國 教 , 他 們 便 是 危 害 國 家 的 法 律 和 秩 序 , 於 是 一 定 要 加 以 消 滅 , 所 以 最 能 幹 的 皇 帝 反 而 對 天 主 教 徒 更 不 利 。 在 鄙 陋 和 荒 怠 的 君 主 之 下 , 因 為 他 們 無 心 理 會 國 法 的 原 故 , 天 主 教 反 而 得 以 喘 息 。 特 累 詹 、 馬 可 奧 理 、 狄 西 阿 和 戴 克 里 都 是 能 幹 的 人 , 精 明 的 皇 帝 , 他 們 全 都 是 冷 酷 無 情 的 迫 害 者 ; 特 累 詹 對 聖 依 納 爵 的 死 要 負 全 部 責 任 。 聖 依 納 爵 是 在 安 提 阿 被 捕 的 , 有 些 人 說 當 時 帝 皇 本 人 也 在 那 裡 。 他 的 控 罪 便 是 信 奉 基 督 。 我 們 要 注 意 , 雖 然 殉 道 者 許 多 時 被 控 為 無 神 者 或 叛 國 者 , 這 些 罪 名 都 不 過 是 為 了 他 們 信 仰 的 原 故 。 如 果 他 們 放 棄 他 們 的 信 仰 , 便 會 立 即 被 釋 放 。 如 果 他 們 堅 定 保 持 他 們 的 信 仰 , 他 們 便 會 受 盡 百 般 折 磨 而 死 。 如 果 他 們 抵 受 不 住 苦 刑 而 背 教 , 他 們 也 便 立 刻 得 到 自 由 。 所 以 毫 無 疑 問 , 一 切 加 於 他 們 的 苦 難 , 都 是 因 他 們 的 信 仰 而 起 。

聖 依 納 爵 被 拘 回 羅 馬 , 同 行 有 十 個 兵 士 負 責 押 解 。 他 們 對 他 很 虐 待 , 所 以 在 他 有 名 的 七 封 信 中 之 一 說 , 他 將 會 不 怕 那 些 猛 獸 , 因 為 他 在 這 些 兇 殘 的 兵 士 手 上 , 所 受 的 待 遇 比 面 對 猛 獸 更 為 慘 酷 。 無 論 如 何 , 這 次 行 程 在 這 個 聖 人 來 說 是 有 如 一 次 光 榮 的 凱 旋 。 每 到 一 地 , 他 都 鼓 勵 天 主 教 徒 們 擁 護 他 們 的 主 教 , 因 為 主 教 的 地 位 , 在 他 管 轄 的 信 徒 之 中 , 有 如 耶 穌 自 己 。 教 士 們 則 如 各 位 宗 徒 和 主 教 聯 合 , 我 們 便 不 啻 和 基 督 聯 合 。 這 次 行 程 首 先 沿 小 亞 細 亞 兩 岸 走 , 後 來 跨 過 大 陸 到 最 大 的 城 巿 斯 麥 那 。 在 那 裡 他 見 到 天 主 教 東 方 各 處 中 心 派 來 的 代 表 們 。 他 們 跑 來 吻 他 的 手 鐐 。 其 中 有 一 個 代 表 跟 著 聖 依 納 爵 做 他 的 秘 書 , 因 為 聖 依 納 爵 喜 歡 寫 書 信 。 我 們 現 在 還 保 存 他 七 封 書 信 , 一 切 學 者 都 認 為 是 真 實 的 ; 內 容 充 滿 寶 貴 的 要 理 。

他 們 走 到 歐 洲 , 沿 著 依 納 爵 大 馬 路 (Egnatian Way; 這 條 路 可 以 很 適 當 地 叫 聖 依 納 爵 路 ,Egnatian Way) 到 亞 得 里 亞 海 , 然 後 到 達 羅 馬 。

當 時 有 些 有 勢 力 的 朋 友 , 可 能 在 羅 馬 設 法 避 免 這 樣 的 悲 劇 收 場 。 但 是 聖 依 納 爵 寫 信 給 他 們 , 叫 他 們 不 要 阻 住 他 殉 道 。

「我 所 恐 懼 的 , 便 是 你 們 的 慈 悲 心 。 如 果 你 們 拯 救 我 成 功 , 你 們 沒 有 所 失 , 但 我 卻 會 失 去 了 天 主 。 我 將 難 再 找 到 同 樣 的 來 歸 依 天 主 。 你 們 如 果 不 干 預 , 便 沒 有 比 這 更 好 的 了 。 趁 現 在 祭 壇 已 經 準 備 妥 當 , 讓 我 就 此 為 信 仰 犧 牲 罷 。 我 只 求 你 們 在 我 殉 道 的 時 候 , 一 起 唱 讚 美 天 主 的 聖 詠 。」

「我 現 在 通 知 各 地 的 教 區 說 明 我 自 己 是 願 意 死 的 , 如 果 你 們 不 干 預 的 話 。 我 懇 求 你 們 , 不 要 誤 我 , 讓 我 為 野 獸 所 飽 餐 , 這 樣 的 使 我 得 到 接 近 天 主 的 快 樂 。 我 是 天 主 的 麥 粒 , 一 定 要 受 野 獸 牙 齒 所 磨 , 然 後 才 能 成 為 奉 獻 給 基 督 最 純 潔 的 麵 粉 , 你 們 不 如 誘 勸 這 些 野 獸 , 將 我 全 部 吞 下 , 令 我 葬 身 牠 們 腹 內 , 使 我 的 葬 禮 毋 為 他 人 之 負 累 。」

「由 敍 利 亞 至 羅 馬 , 無 論 海 上 或 陸 上 , 我 已 經 日 以 繼 夜 地 和 猛 獸 爭 鬥 , 因 為 押 解 我 的 士 兵 , 有 如 十 隻 野 豹 , 你 愈 向 他 們 討 好 , 他 們 愈 加 對 你 忿 恨 。 我 應 當 感 謝 他 們 的 種 種 虐 待 , 令 我 飽 受 訓 練 。 我 希 望 那 些 猛 獸 , 毫 不 猶 豫 地 將 我 撕 裂 。 我 會 激 怒 它 們 , 使 它 們 很 快 地 便 將 我 吃 掉 。 我 希 望 不 要 像 有 些 人 一 樣 , 使 那 些 猛 獸 避 開 了 他 們 。 如 果 它 們 不 想 傷 害 我 , 我 會 強 迫 們 的 。」

「請 你 們 原 諒 我 , 因 為 我 自 己 知 道 怎 樣 才 對 我 有 益 。 現 在 我 開 始 作 耶 穌 基 督 的 一 個 真 正 的 使 徒 , 世 界 上 沒 有 任 何 東 西 , 無 論 有 形 或 無 形 的 , 都 不 能 阻 止 我 歸 依 祂 。 無 論 被 火 燒 或 釘 十 字 架 , 或 被 野 獸 粉 身 碎 骨 , 讓 魔 鬼 種 種 的 酷 刑 加 之 我 身 上 , 如 果 我 能 見 到 基 督 的 顯 現 , 我 便 無 所 畏 。」

「如 果 我 見 到 你 們 的 時 候 , 說 和 這 些 相 異 的 話 , 請 不 要 信 我 , 信 我 現 在 寫 給 你 們 的 。」

聖 依 納 爵 最 後 終 於 殉 道 , 有 如 他 所 渴 望 的 一 樣 , 膏 猛 獸 之 吻 , 僅 餘 肢 骨 數 條 , 真 是 變 成 「主 耶 穌 之 穀 粒 。」 這 是 大 約 發 生 於 主 曆 一 0 七 年 。 那 時 候 有 一 連 串 的 節 目 來 慶 祝 特 累 詹 對 達 謝 人 勝 利 。 這 些 節 目 , 持 續 有 一 百 廿 三 天 。 一 個 作 家 帶 翁 說 有 一 萬 個 鬥 士 身 死 , 一 萬 一 千 頭 野 獸 被 殺 。 這 些 便 是 一 個 所 謂 無 人 道 的 皇 帝 下 令 舉 行 的 狂 歡 節 目 。

聖西默盎
聖 西 默 盎 是 這 個 時 候 , 另 一 個 很 有 名 的 殉 道 者 。 他 是 耶 路 撒 冷 的 主 教 , 是 聖 雅 各 伯 繼 承 人 , 又 是 基 督 的 堂 兄 弟 。 他 在 耶 路 撒 冷 被 毀 之 前 , 帶 領 天 主 教 徒 到 安 全 的 地 方 。 後 來 又 回 到 這 個 舊 教 區 , 被 控 為 天 主 教 徒 及 達 味 的 後 裔 。 我 們 上 面 已 經 說 過 , 在 多 密 喜 安 的 時 候 為 達 味 後 裔 , 已 經 是 一 件 危 險 的 事 。 多 密 喜 安 已 經 盡 量 搜 捕 所 有 這 些 後 人 。 特 累 詹 從 新 再 發 起 搜 尋 。 西 默 盎 被 驅 至 巴 勒 斯 坦 總 督 面 前 ; 那 時 他 有 一 百 二 十 歲 。 這 個 老 聖 人 受 了 許 多 的 苦 刑 ; 他 受 棍 子 毆 打 。 他 為 他 的 信 仰 作 證 , 所 有 目 擊 的 人 以 及 總 督 本 人 都 很 詫 異 。 因 為 他 們 都 料 不 到 一 個 一 百 二 十 歲 的 老 人 竟 會 有 如 此 的 熱 心 和 耐 力 。 最 後 他 和 他 的 堂 兄 弟 一 樣 死 於 十 字 架 上 。

普利尼的書信
大 約 在 公 曆 一 百 一 十 二 年 , 有 人 寫 了 一 篇 世 界 最 有 名 的 書 札 之 一 。 起 因 是 一 個 文 學 家 , 年 青 的 普 利 尼 被 派 往 小 亞 細 亞 西 北 的 省 份 做 總 督 。 普 利 尼 一 個 很 耿 介 的 人 , 在 他 執 行 長 官 職 權 的 時 候 , 他 往 往 遇 到 天 主 教 徒 被 控 訴 的 事 件 , 覺 得 很 不 開 心 , 因 為 他 知 道 他 們 是 無 辜 的 (當 時 在 他 管 理 的 省 份 裡 , 雖 然 聖 伯 多 祿 死 後 不 過 五 十 年 , 天 主 教 教 友 已 經 佔 大 多 數) 。 他 能 夠 做 什 麼 ? 他 寫 信 給 他 的 長 上 , 那 個 神 聖 的 羅 馬 皇 帝 。 他 說 自 從 宗 徒 開 始 傳 道 以 來 , 天 主 教 這 個 宗 教 已 經 到 處 滲 入 。 所 有 其 他 的 神 廟 , 沒 有 人 理 會 : 所 有 的 節 目 已 經 沒 有 人 奉 行 ; 祭 司 們 受 了 很 大 的 打 擊 ; 販 賣 犧 牲 及 其 他 神 廟 供 應 品 的 人 , 完 全 找 不 到 顧 客 。 普 利 尼 來 到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的 地 區 , 但 他 自 己 完 全 不 明 白 天 主 教 是 什 麼 。

當 投 訴 者 跑 來 他 的 衙 門 , 控 訴 天 主 教 徒 的 時 候 , 他 覺 得 很 狼 狽 。 信 天 主 教 是 不 是 一 個 罪 名 呢 ? 他 完 全 不 覺 得 。 他 立 定 主 意 以 為 如 果 信 天 主 教 不 是 一 個 罪 名 , 同 時 他 又 要 懲 罰 這 批 人 的 話 , 他 就 要 另 立 罪 名 , 說 這 些 人 犯 了 倔 強 之 罪 。 如 果 他 召 集 他 們 到 來 , 叫 他 們 放 棄 天 主 教 , 他 們 如 果 繼 續 不 改 , 便 應 該 受 苦 刑 , 甚 至 被 處 決 。 但 是 他 對 自 己 的 這 個 主 張 , 仍 然 感 覺 不 滿 意 , 所 以 他 上 書 羅 馬 皇 帝 請 求 指 示 。

「臣 竊 近 有 疑 難 , 自 應 請 示 於 陛 下 。 陛 下 英 明 果 斷 , 必 能 旨 授 。 天 主 教 徒 之 事 , 為 臣 向 所 未 經 歷 者 , 故 疑 慮 實 多 , 不 知 何 所 適 從 。 彼 等 之 罪 , 究 應 處 以 何 種 刑 罰 , 關 於 彼 等 之 控 告 何 者 宜 於 接 受 , 臣 皆 未 明 。 且 臣 不 知 受 罪 者 是 否 長 幼 有 別 , 悔 改 者 應 否 赦 免 : 又 既 已 自 承 為 信 天 主 教 而 又 背 棄 者 , 是 否 仍 須 受 罰 ; 究 其 罪 , 在 於 天 主 教 之 名 , 抑 其 教 內 所 犯 種 種 惡 行 , 亦 臣 所 望 陛 下 明 示 。」

「目 前 對 於 被 控 為 天 主 教 徒 者 , 暫 行 處 理 之 法 , 大 致 如 下 : 臣 首 先 訊 問 該 犯 , 是 否 確 為 天 主 教 徒 。 如 認 罪 , 又 再 三 覆 問 , 並 恫 以 嚴 刑 , 堅 執 不 變 者 , 送 之 於 司 法 處 受 刑 。 蓋 臣 以 為 , 無 論 其 所 堅 持 之 事 , 是 否 危 害 國 家 , 其 冥 頑 不 改 之 態 度 , 實 應 加 以 懲 罰 。 又 被 控 者 , 間 有 羅 馬 人 , 臣 已 著 令 遣 回 國 。 經 行 上 法 之 後 , 天 主 教 徒 被 控 之 例 , 非 徒 不 減 , 且 日 有 增 加 。 臣 得 匿 名 者 密 報 名 單 一 份 , 內 有 多 人 牽 連 。 其 中 有 誓 言 未 為 天 主 教 徒 , 又 依 臣 所 定 , 祈 拜 諸 神 , 並 於 陛 下 聖 像 之 及 諸 像 前 , 奠 酒 馨 香 , 咒 罵 基 督 者 , 臣 令 放 還 。 有 等 於 名 單 之 中 , 先 自 承 為 天 主 教 , 惟 其 後 背 棄 初 衷 , 此 等 人 現 已 非 天 主 教 徒 , 皆 敬 拜 陛 下 及 諸 神 之 聖 像 , 亦 皆 咒 罵 基 督 。 惟 自 承 天 主 教 徒 者 , 辯 稱 只 為 每 日 晨 間 相 集 , 唱 頌 基 督 為 神 , 並 誓 永 不 犯 偷 、 淫 、 謊 、 貪 之 罪 , 然 後 又 再 相 集 共 餐 。 自 臣 頒 佈 陛 下 明 令 禁 止 此 等 集 會 之 後 , 彼 等 已 不 再 為 上 述 之 事 。 臣 對 此 再 加 訊 查 , 得 女 奴 二 人 , 加 以 重 刑 審 問 , 欲 求 此 教 之 真 相 ; 惟 所 得 者 , 不 過 為 極 端 迷 信 之 愚 行 而 已 。 故 現 暫 停 審 查 , 上 書 陛 下 , 以 定 行 止 。 此 事 牽 連 甚 廣 , 無 論 男 女 老 幼 , 通 都 大 邑 , 窮 鄉 僻 壤 , 皆 受 其 害 。 以 臣 愚 見 , 實 需 陛 下 明 鑒 , 遏 止 此 等 迷 信 之 望 可 期 。」

這 是 一 封 很 奇 異 和 顛 倒 是 非 的 信 。 但 是 普 利 尼 終 於 不 忍 殺 盡 當 地 的 居 民 , 所 以 他 便 請 示 於 羅 馬 皇 帝 。 在 全 篇 信 看 來 , 他 實 在 有 意 請 求 對 這 些 天 主 教 徒 , 加 以 容 忍 。

特累詹的回信
特 累 詹 比 較 他 的 臣 子 更 加 無 情 ; 他 在 他 的 回 信 裡 , 下 令 將 所 有 自 認 為 天 主 教 徒 的 處 死 。

「皇 帝 諭 旨 普 利 尼 閱 奏 , 於 審 判 天 主 教 徒 之 事 , 甚 為 得 體 , 朕 於 此 一 時 亦 未 能 思 得 所 以 處 之 , 卿 亦 毋 需 分 辨 誰 是 天 主 教 徒 , 如 彼 輩 於 被 告 後 , 驗 明 有 罪 , 即 宜 懲 辦 。 如 不 認 罪 , 則 可 以 驗 之 於 其 行 動 , 如 可 其 向 諸 神 祈 拜 , 則 其 人 事 前 雖 有 可 疑 之 處 , 然 以 其 悔 改 故 , 可 赦 之 , 至 於 匿 名 之 書 , 卿 不 宜 受 , 非 處 事 之 正 途 , 究 為 不 合 也 。」

這 又 是 一 個 不 可 思 議 的 主 張 , 但 是 似 乎 又 很 便 利 。 你 不 要 找 出 那 些 天 主 教 徒 , 但 如 果 有 人 告 發 他 , 你 便 要 將 他 治 以 罪 。 特 滔 良 歎 說 : 「這 是 一 個 不 可 理 解 的 法 令 , 特 累 詹 禁 止 搜 尋 天 主 教 徒 , 因 為 他 們 是 無 罪 的 。 但 是 他 又 下 令 將 他 們 懲 罰 , 因 為 他 們 有 罪 。 一 方 面 他 容 忍 , 一 方 面 他 又 迫 害 。 如 果 你 既 然 以 為 天 主 教 徒 有 罪 , 為 什 麼 不 搜 捕 他 們 呢 ? 如 果 你 不 欲 搜 捕 他 們 , 為 什 麼 不 放 走 他 們 呢 ? 在 所 有 各 省 份 中 , 兵 士 們 要 追 尋 盜 匪 。 在 叛 國 者 來 說 , 每 一 個 巿 民 都 有 責 任 來 追 尋 。 只 有 天 主 教 徒 是 不 受 追 尋 , 但 是 他 又 隨 時 會 被 告 發 。 我 以 為 他 要 受 懲 罰 的 原 故 , 不 是 因 為 他 有 罪 , 只 是 因 為 他 被 人 發 覺 。」

不 過 有 些 教 父 對 特 累 詹 這 個 頒 令 很 感 激 。 它 總 比 無 限 制 的 迫 害 好 一 些 , 同 時 又 帶 有 容 忍 的 精 神 。 因 為 他 禁 止 追 尋 天 主 教 徒 , 又 一 定 要 告 發 者 簽 上 自 己 的 名 字 , 他 無 異 叫 人 們 不 要 干 擾 天 主 教 徒 們 。 所 以 特 滔 良 和 拉 克 坦 都 不 算 特 累 詹 是 一 個 迫 害 者 。 中 古 的 時 候 , 特 累 詹 是 被 目 為 一 個 蒙 受 救 靈 的 人 , 但 是 實 際 上 他 確 是 一 個 迫 害 者 。 天 主 教 徒 在 他 執 政 的 時 代 , 流 了 很 多 血 , 以 後 數 世 紀 的 迫 害 運 動 , 都 根 據 他 的 勅 書 來 發 起 的 。

聖 亞 歷 山 大 大 約 和 特 累 詹 死 於 同 年 , 這 便 是 公 曆 一 一 七 年 。 我 們 在 彌 撒 常 典 中 , 有 提 及 他 。 他 的 瞻 禮 是 在 五 月 三 日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6 年 9 月 30 日 至 1966 年 10 月 21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