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Soter
聖沙德 (聖索德)

 

就任及逝世: 166 ~ 175

全 靠 攸 西 俾 , 我 們 今 日 才 可 以 確 定 聖 索 德 在 何 時 開 始 掌 教 宗 之 位 , 他 在 馬 可 奧 理 在 位 的 第 八 年 , 繼 聖 亞 尼 策 為 教 宗 。 登 位 的 時 間 , 計 算 起 來 , 可 能 是 在 公 曆 一 六 八 年 三 月 七 日 至 公 曆 一 六 九 年 三 月 七 日 之 間 。 聖 索 德 在 聖 教 會 內 執 政 有 九 年 , 這 是 根 據 「主 教 書」 (Liber Pontificalis) 所 記 載 的 。

他 的 名 字 是 拯 救 者 的 意 思 。 有 些 教 會 的 法 令 傳 統 是 他 所 立 , 但 是 大 概 並 非 如 此 。 「主 教 書」 說 他 禁 止 修 士 接 觸 彌 撒 用 的 聖 巾 和 在 教 堂 內 獻 香 。 似 乎 這 條 法 令 沒 有 可 能 在 這 樣 早 的 時 候 存 在 , 因 為 那 時 並 沒 有 修 院 制 度 。 不 過 我 們 不 可 能 推 翻 這 個 傳 說 。 大 約 在 這 個 時 候 已 經 對 於 教 士 和 修 士 有 很 明 確 的 區 別 。 修 士 當 時 算 為 自 己 修 行 , 而 教 士 是 獻 身 教 會 的 。 修 士 們 起 初 是 單 獨 修 行 的 , 後 來 埃 及 的 聖 安 當 首 先 把 他 們 聚 集 起 來 , 實 行 集 體 的 生 活 。 到 了 聖 奧 斯 定 的 時 候 , 他 們 才 算 作 教 士 , 准 許 做 彌 撒 。 甚 至 這 個 時 候 , 教 區 的 神 父 也 和 他 們 爭 論 這 種 特 權 。 直 至 很 久 之 後 , 他 們 才 得 以 放 心 執 行 教 士 的 職 務 。

致哥林多的書信
聖 索 德 寫 了 一 封 信 給 聖 雕 尼 削 , 當 時 哥 林 多 的 主 教 。 這 封 信 在 教 堂 內 向 大 眾 宣 讀 , 有 如 聖 格 肋 孟 的 書 信 一 樣 , 甚 為 當 時 的 教 徒 所 尊 崇 。 攸 西 俾 曾 引 用 聖 雕 尼 削 回 信 中 一 段 , 我 們 從 此 得 知 這 件 事 , 並 由 此 可 以 略 悉 當 時 教 宗 對 全 世 界 天 主 教 徒 的 關 心 。

當 時 聖 雕 尼 削 對 羅 馬 的 信 徒 說 : 「從 開 始 的 時 候 , 你 們 已 經 常 常 給 予 所 有 的 弟 兄 種 種 幫 助 。 你 們 寄 送 食 物 給 各 城 巿 的 教 會 和 各 種 日 用 品 給 礦 場 內 受 罪 的 天 主 教 徒 。 你 們 現 在 又 繼 續 你 們 祖 先 傳 下 來 慷 慨 的 習 慣 。 你 們 的 主 教 索 德 , 不 只 保 持 這 種 援 助 , 並 且 要 求 盡 善 盡 美 。 當 天 主 教 徒 去 見 他 的 時 候 , 他 歡 迎 他 們 , 有 如 慈 父 之 遇 愛 子 。」 後 來 他 又 提 及 聖 索 德 的 書 信 : 「我 們 今 天 守 瞻 禮 日 , 讀 了 你 的 書 信 。 我 們 以 後 將 時 常 繼 續 誦 讀 這 封 書 信 , 有 如 格 肋 孟 那 一 封 一 樣 以 祈 得 到 教 訓 。」

聖 索 德 給 哥 林 多 的 書 信 , 不 幸 和 他 寫 的 其 他 書 信 一 併 散 失 。 有 一 封 是 寫 給 他 原 籍 省 份 的 主 教 , 另 外 一 封 是 寫 給 全 義 大 利 所 有 的 主 教 。

天主教的進展
我 們 可 以 注 意 到 當 時 天 主 教 內 出 了 很 多 的 人 才 , 特 別 是 關 於 講 道 的 。 當 時 有 名 的 教 父 很 多 , 和 第 四 世 紀 的 相 比 , 也 毫 不 遜 色 。 他 們 的 學 說 現 在 差 不 多 全 部 散 失 。 我 們 只 可 從 依 勒 內 , 攸 西 俾 和 其 他 的 學 者 所 提 及 的 來 作 估 計 。

著名的教父有下列幾位:
(一) 哥 林 多 的 雕 尼 削 , 他 給 各 地 寫 了 很 多 書 信 。 他 寫 這 些 書 信 用 來 激 發 天 主 教 徒 的 信 德 和 熱 心 , 或 是 勸 人 和 平 , 或 是 排 斥 馬 桑 派 的 邪 說 謬 論 。 最 後 他 又 寫 了 一 信 到 羅 馬 , 表 明 他 的 忠 心 和 感 激 。

(二) 比 尼 多 ── 克 里 特 的 主 教 。 他 過 份 主 張 克 己 節 慾 , 他 感 謝 雕 尼 削 的 意 見 , 和 請 他 繼 續 切 磋 , 同 時 又 叫 他 用 較 為 嚴 厲 的 語 氣 來 訓 勉 克 里 特 的 人 。

(三) 西 菲 祿 ── 安 提 阿 的 主 教 。 他 是 一 個 異 教 徒 出 身 的 人 , 他 寫 了 三 本 書 替 教 會 辯 證 。

(四) 雅 典 拉 是 一 個 雅 典 哲 學 家 。 最 值 得 注 意 的 , 是 他 的 文 筆 很 有 條 理 和 通 順 , 似 乎 比 他 的 同 伴 較 有 文 學 修 養 。 有 些 傳 說 他 是 著 名 的 亞 歷 山 大 派 的 創 辦 人 。

(五) 泰 喜 安 也 是 一 個 哲 學 家 , 但 是 很 鬱 鬱 不 得 志 。 他 浮 游 於 各 派 學 說 。 有 一 個 時 候 。 終 於 跑 到 羅 馬 , 做 了 聖 猶 斯 定 的 使 徒 。 他 對 希 臘 人 講 道 , 極 力 嘲 諷 當 時 異 教 徒 的 行 為 和 教 義 , 他 又 嘲 諷 那 些 詩 人 和 哲 學 家 。 可 惜 後 來 他 自 己 終 於 不 免 和 教 會 決 裂 。

(六) 阿 波 里 ── 小 亞 細 亞 希 拉 波 地 方 的 主 教 ── 也 寫 了 好 幾 本 書 , 有 一 本 是 給 希 臘 人 的 , 一 本 給 猶 太 人 的 , 有 一 本 是 排 斥 夫 利 基 阿 派 邪 說 的 , 又 有 一 本 是 向 羅 馬 帝 皇 奧 里 辯 論 的 。 攸 西 俾 便 是 從 他 的 著 作 裡 看 到 有 關 「 雷 雨 軍 團 」 的 事 蹟 , 我 們 以 下 會 再 詳 細 敍 述 。

(七) 黑 哲 西 是 一 個 猶 太 人 , 是 猶 太 拉 比 們 的 信 徒 。 他 很 早 便 皈 依 基 督 , 遊 遍 很 多 地 方 , 特 別 留 意 各 種 教 義 和 風 土 人 情 。 來 到 羅 馬 之 後 , 寫 了 許 多 遊 記 , 同 時 數 述 各 處 歷 代 主 教 , 並 記 載 他 所 遊 地 方 的 聖 人 及 殉 道 者 的 事 蹟 。 他 又 寫 了 最 早 期 的 聖 教 會 年 鑑 。 他 列 了 一 張 教 宗 表 直 至 亞 尼 策 , 然 後 又 繼 續 至 愛 留 德 。

(八) 聖 依 勒 內 是 他 們 這 群 人 中 最 偉 大 的 。 他 是 里 昂 城 的 主 教 , 是 聖 波 利 卡 的 使 徒 , 所 以 系 出 宗 徒 聖 約 翰 。 他 的 特 點 是 對 付 諾 斯 派 的 堅 強 個 性 和 權 威 態 度 。 他 又 非 常 仁 慈 , 哲 理 深 奧 而 熱 愛 基 督 。 我 們 應 當 感 謝 天 主 使 我 們 保 有 聖 依 勒 內 的 主 要 著 作 , 包 括 希 臘 原 文 的 片 段 和 在 公 曆 一 八 五 年 所 譯 的 拉 丁 文 本 全 部 。 這 些 著 作 是 排 斥 當 時 的 異 端 謬 論 , 並 提 及 當 時 好 幾 個 主 要 的 邪 說 。

雖 然 我 們 關 於 其 餘 的 作 者 只 有 零 碎 的 資 料 , 他 們 的 著 作 , 又 只 有 列 單 一 份 , 為 我 們 卻 有 足 夠 的 證 據 , 顯 示 這 個 時 代 是 天 主 教 文 獻 方 面 最 繁 盛 的 時 代 。 天 主 教 的 藏 書 當 時 已 經 十 分 豐 富 。 到 了 一 個 世 紀 以 後 , 戴 克 皇 帝 的 狂 性 發 作 , 才 將 這 些 著 作 徹 底 破 壞 。

馬可奧理皇帝
聖 索 德 在 位 的 時 候 , 恰 是 馬 可 奧 理 的 全 盛 時 代 。 在 這 個 皇 帝 兼 哲 學 家 的 身 上 , 我 們 可 以 注 意 到 有 些 和 天 主 教 相 似 的 德 性 。 馬 可 奧 里 是 一 個 品 格 崇 高 的 人 , 他 的 好 心 腸 和 道 德 觀 念 , 在 帝 皇 之 中 是 很 難 找 得 到 的 。

他 在 公 曆 一 三 八 年 , 由 安 敦 庇 護 立 為 養 子 , 在 一 六 一 年 繼 他 登 位 , 死 於 一 八 0 年 。

在 十 二 歲 的 時 候 , 他 已 經 學 了 堅 忍 克 苦 , 在 硬 地 上 睡 覺 。 他 自 幼 已 擺 脫 私 慾 偏 情 , 不 求 享 樂 。 在 宮 庭 內 佚 樂 的 環 境 之 下 , 這 是 令 人 非 常 詑 異 的 。

他 採 取 了 自 我 省 察 的 習 慣 , 要 求 德 性 方 面 的 進 展 。 對 自 己 的 弱 點 , 時 常 悔 恨 。 又 用 守 齋 來 鍛 鍊 自 己 。 他 每 天 都 將 自 己 的 思 想 記 起 來 , 不 是 給 他 的 子 民 和 朋 友 閱 讀 , 是 為 自 己 一 個 人 的 便 於 省 察 。

「不 要 擺 起 皇 帝 的 架 子 , 不 要 令 自 己 受 宮 庭 內 的 淫 佚 生 活 所 引 誘 , 設 法 令 你 自 己 簡 單 樸 素 , 脾 氣 溫 和 , 保 持 君 主 的 尊 嚴 , 誠 懇 莊 重 , 大 公 無 私 , 孝 悌 和 睦 , 勇 於 負 責 , 敬 鬼 神 而 愛 人 。 生 命 是 短 促 的 , 你 只 有 一 個 目 標 , 那 是 為 人 民 謀 福 利 。」

「每 做 一 件 事 , 都 要 按 著 安 敦 皇 帝 的 方 式 做 , 使 你 不 愧 為 他 的 弟 子 。 時 時 記 著 他 怎 樣 任 勞 任 怨 , 對 朋 友 盡 職 。 他 的 虔 誠 , 有 異 於 普 通 的 迷 信 。 如 果 你 能 照 做 , 則 能 有 如 他 一 樣 , 雖 死 之 日 亦 撫 心 無 愧 。」

他 的 哲 學 , 有 些 人 覺 得 是 很 討 厭 的 , 以 為 不 過 是 他 的 虛 榮 心 的 表 現 而 已 。 另 外 有 些 人 , 則 視 為 近 於 天 主 教 的 德 行 操 守 , 對 於 他 之 未 能 加 入 聖 教 會 , 引 以 為 異 。 不 過 甚 至 對 他 有 好 感 的 人 , 雖 然 承 認 他 並 非 自 我 陶 醉 , 亦 認 為 他 的 道 德 修 養 , 並 無 確 實 的 基 礎 。

當 時 他 的 左 右 , 有 很 多 天 主 教 徒 。 有 整 個 集 團 , 是 由 天 主 教 徒 組 成 的 。 這 些 信 徒 , 曾 竭 力 想 勸 服 他 , 終 於 無 效 。 他 永 遠 沒 有 放 寬 當 時 對 付 天 主 教 徒 的 苛 例 。 他 是 最 沒 有 度 量 的 帝 皇 之 一 。 我 們 在 敍 述 下 一 位 教 宗 時 , 便 會 提 及 他 對 天 主 教 徒 的 迫 害 。

雷雨軍團
在 聖 索 德 在 位 的 時 候 , 羅 馬 發 生 了 有 史 以 來 一 件 最 奇 異 的 事 。 皇 帝 自 己 親 自 統 領 的 大 軍 , 藉 一 支 天 主 教 徒 組 成 的 軍 團 祈 禱 而 得 救 。 馬 可 奧 理 當 時 親 自 率 軍 中 歐 , 紮 營 的 時 候 , 突 然 發 現 四 面 八 方 被 夷 敵 所 包 圍 。 時 值 酷 暑 , 天 旱 無 雨 。 羅 馬 兵 士 疲 渴 交 迫 , 已 無 戰 鬥 能 力 , 且 眾 寡 懸 殊 , 無 計 可 施 , 只 得 求 諸 鬼 神 。 馬 可 奧 理 跪 下 祈 禱 , 又 叫 他 的 祭 司 作 法 , 毫 無 效 果 , 仍 然 烈 日 當 空 , 萬 里 無 雲 。 最 後 輪 到 第 十 二 軍 團 , 這 就 是 著 名 的 雷 雨 軍 團 、 祈 禱 。 這 支 軍 團 是 由 小 亞 細 亞 招 募 。 全 部 是 由 天 主 教 徒 組 成 。 他 們 走 出 軍 營 , 一 齊 跪 下 , 兩 手 左 右 伸 開 有 如 十 字 架 , 是 當 時 天 主 教 徒 祈 禱 的 習 慣 。 那 些 敵 人 看 見 這 些 景 象 , 引 以 為 異 , 停 止 不 前 。 大 雨 滂 沱 , 突 然 傾 盆 而 下 。 那 些 羅 馬 士 兵 遂 用 頭 盔 載 取 來 解 渴 。 敵 人 如 夢 初 覺 , 向 他 們 狂 烈 攻 擊 。 大 雨 卻 向 他 們 照 頭 淋 下 , 且 夾 有 閃 電 和 雹 降 。 帶 翁 說 : 「當 時 大 雨 盡 淹 那 些 蠻 夷 , 又 有 如 火 油 一 樣 , 燃 燒 起 來 , 人 馬 皆 著 火 。 有 些 敵 人 自 己 刺 傷 自 己 , 用 血 來 熄 火 ; 有 些 則 逃 往 羅 馬 人 陣 地 中 喪 生 劍 下 。」

對 於 這 件 聖 蹟 的 真 實 性 , 我 們 毫 無 疑 問 。 所 有 作 者 , 天 主 教 的 和 異 教 的 , 都 加 以 證 實 。 他 們 都 認 識 當 時 情 勢 的 險 惡 , 羅 馬 軍 隊 得 以 解 救 , 皆 藉 神 力 。 那 些 異 教 徒 認 為 是 他 們 的 邪 神 的 力 量 。 在 安 敦 家 族 的 紀 念 柱 上 , 刻 有 浮 彫 , 描 述 這 件 事 蹟 。 朱 比 德 向 羅 馬 士 兵 洒 下 甘 霖 , 同 時 卻 向 敵 軍 方 面 , 由 他 的 鬚 、 髮 、 雙 手 及 全 身 發 射 毀 滅 性 的 洶 湧 狂 流 。 不 過 , 馬 可 奧 理 本 人 可 能 已 經 感 覺 到 這 件 聖 蹟 的 真 實 性 。 我 們 從 特 滔 良 那 裡 可 以 找 到 證 據 ; 他 自 認 看 過 皇 帝 一 封 手 扎 , 承 認 那 次 的 得 救 是 因 天 主 教 徒 們 的 祈 禱 而 得 的 。

當 一 個 狂 熱 及 迷 信 的 異 教 徒 , 面 對 著 一 件 聖 蹟 的 時 候 , 他 會 怎 樣 做 呢 ? 可 能 暫 時 他 會 承 認 天 主 的 力 量 , 但 是 往 往 有 如 法 魯 一 樣 , 令 他 的 心 腸 更 加 硬 起 來 , 使 他 對 天 主 教 徒 的 迫 害 加 倍 。 所 以 在 這 次 事 件 之 後 , 迫 害 的 行 動 加 劇 , 使 有 些 學 者 否 定 皇 帝 曾 經 寫 過 特 滔 良 所 見 的 書 札 。

根 據 阿 波 尼 雅 斯 , 特 滔 良 和 攸 西 俾 以 及 其 他 學 者 所 說 , 雷 雨 軍 團 直 到 最 後 都 仍 為 天 主 教 徒 。 後 來 在 來 星 尼 的 治 下 , 我 們 將 會 遇 到 這 個 軍 團 , 在 小 亞 細 亞 近 他 們 的 基 地 , 獻 出 四 十 個 殉 道 者 ; 他 們 被 冷 凍 至 死 。

阿 俾 削 , 希 拉 波 的 主 教

大 約 在 聖 索 德 的 治 下 , 或 較 早 的 時 候 , 聖 阿 俾 削 , 希 拉 波 的 主 教 , 可 能 來 到 羅 馬 。 在 公 曆 一 八 三 年 , 威 廉 拉 姆 撒 , 經 過 小 亞 細 亞 , 在 希 拉 波 發 現 這 個 聖 人 的 墓 誌 銘 。 這 個 聖 人 的 生 平 , 直 至 那 時 , 只 靠 一 篇 第 四 世 紀 的 傳 記 , 為 人 認 識 。 而 這 篇 傳 記 又 被 視 為 憑 空 幻 造 的 。

這 篇 墓 誌 銘 , 關 於 這 個 時 期 天 主 教 的 生 活 , 有 十 分 重 要 的 顯 示 , 我 們 不 得 不 將 全 文 譯 出 如 下 :

「我 是 一 個 有 名 城 市 的 市 民 。 現 在 趁 我 在 生 之 日 , 立 下 這 件 碑 石 , 以 為 他 日 葬 地 。 我 的 名 字 , 叫 作 阿 俾 削 。 我 是 一 個 使 徒 , 跟 隨 神 聖 的 善 牧 。 祂 在 山 嶺 上 及 平 原 中 養 育 祂 的 羊 群 。 祂 能 明 察 秋 毫 。 祂 教 我 以 聖 經 。 又 遣 我 往 羅 馬 , 見 當 今 教 皇 。 並 得 見 我 后 , 身 披 金 衣 , 腳 穿 金 履 。 又 見 許 多 人 民 帶 著 光 榮 的 記 號 。 我 曾 見 敍 利 亞 的 平 原 , 及 所 有 的 城 市 , ‥‥‥ 幼 發 拉 的 河 再 過 的 尼 西 俾 ── 每 處 我 都 遇 到 兄 弟 們 。 我 見 到 保 祿 , ── 信 德 帶 我 到 各 處 。 每 處 我 都 被 賜 給 一 條 魚 , 作 為 食 糧 。 這 條 魚 是 從 一 處 很 大 很 清 的 泉 水 中 , 由 一 位 聖 潔 的 童 貞 所 釣 的 。 她 無 限 制 地 將 這 些 魚 施 給 她 的 朋 友 們 。 她 又 有 很 好 的 美 酒 , 和 麵 包 一 併 施 予 。 我 , 阿 俾 削 , 在 七 十 二 歲 的 時 候 , 寫 下 這 些 事 。 如 果 有 弟 兄 能 夠 明 白 這 些 事 , 請 替 阿 俾 削 祈 禱 。

在 這 所 墓 地 上 , 禁 止 立 另 一 墳 墓 。 如 有 違 犯 , 罰 款 二 千 金 塊 , 為 羅 馬 財 政 之 用 ; 另 一 千 金 塊 , 歸 我 所 愛 的 希 拉 波 城 。」

這 裡 只 有 天 主 教 徒 , 才 可 以 領 略 這 些 文 字 , 形 容 洗 禮 及 聖 體 (以 魚 , 麵 包 及 酒 作 象 徵) 。 童 貞 是 指 童 貞 聖 母 , 或 是 聖 教 會 。 全 篇 的 語 氣 , 含 有 無 比 的 感 恩 之 意 , 使 我 們 了 解 當 時 天 主 教 徒 , 雖 受 迫 害 , 卻 獲 得 精 神 上 的 快 樂 。

為 了 這 篇 教 宗 列 傳 的 原 故 , 我 們 要 特 別 注 意 這 次 往 羅 馬 的 旅 程 。 在 羅 馬 , 阿 俾 削 見 到 了 當 時 教 皇 。 這 次 旅 程 , 為 的 是 什 麼 呢 ? 一 個 窮 苦 的 主 教 , 因 何 不 遠 千 里 跑 來 羅 馬 呢 ? 我 們 上 面 所 說 的 第 四 世 紀 的 傳 記 , 替 我 們 說 出 原 因 ( 這 篇 傳 記 , 至 今 仍 受 批 評 家 所 指 責 ) 。 根 據 傳 記 說 , 馬 可 奧 理 的 女 兒 , 給 一 個 妖 怪 所 迷 , 全 羅 馬 所 有 著 名 的 巫 師 , 都 束 手 無 策 。 這 個 妖 怪 有 好 幾 次 宣 稱 只 有 阿 俾 削 , 布 拉 波 的 主 教 , 才 可 以 將 他 驅 逐 。 馬 可 奧 理 皇 帝 於 是 召 阿 俾 削 來 羅 馬 , 他 的 信 給 有 名 的 巴 羅 尼 在 他 的 年 鑑 內 轉 載 出 來 。 真 實 性 已 毫 無 疑 問 。 而 巴 羅 尼 又 是 一 個 可 靠 的 作 家 。 (巴 羅 尼 又 有 一 封 信 , 是 阿 俾 削 給 羅 馬 皇 帝 的 答 書 , 是 由 一 個 很 有 名 的 學 者 給 他 的 。 可 是 不 幸 他 將 這 封 信 遺 失 , 不 能 將 之 一 併 編 入 他 的 年 鑑 。 他 覺 得 非 常 可 惜) 。

阿 俾 削 來 到 羅 馬 , 將 馬 可 奧 理 的 女 兒 , 從 妖 怪 手 中 解 脫 。 皇 帝 和 他 的 妻 子 十 分 感 激 , 頒 賜 他 的 教 徒 大 量 的 補 助 金 。 每 年 有 三 千 石 大 麥 , 給 窮 苦 的 市 民 , 又 撥 金 錢 來 建 築 公 共 浴 場 , 以 利 用 希 拉 波 的 溫 泉 。

我 們 從 頗 蘭 組 印 發 的 阿 俾 削 傳 裡 , 找 出 上 面 這 段 事 。 阿 俾 削 的 墓 誌 銘 , 也 有 載 於 這 篇 傳 記 裡 。 全 篇 傳 記 , 當 初 是 受 人 輕 視 , 以 為 是 杜 撰 出 來 的 。 拉 姆 塞 在 公 曆 一 八 八 三 年 發 現 這 件 碑 石 , 使 這 篇 傳 記 獲 得 證 實 。 奇 怪 的 是 , 這 件 碑 石 是 安 放 在 一 處 溫 泉 浴 堂 牆 上 的 。 對 於 第 四 世 紀 傳 記 的 確 實 性 , 又 多 一 明 證 。

孟坦
從 小 亞 細 亞 那 裡 又 出 了 一 個 更 驚 人 的 人 物 。 他 在 當 時 和 日 後 一 個 很 長 的 時 間 , 對 教 會 引 起 一 個 很 大 的 傷 害 。 他 的 名 字 叫 作 孟 坦 , 是 一 個 拜 祀 荒 淫 女 神 西 培 利 的 祭 司 。 他 和 他 的 兩 個 女 助 手 作 出 神 附 身 的 戲 法 , 到 處 招 搖 , 吸 引 許 多 群 眾 。 在 他 未 有 所 謂 附 身 時 , 他 其 實 已 經 學 過 天 主 教 的 道 理 和 領 了 洗 。 他 宣 佈 自 己 是 聖 神 , 和 三 位 一 體 的 聖 神 一 樣 , 在 五 旬 節 下 降 人 間 。 他 便 是 基 督 向 信 徒 所 許 諾 的 那 個 聖 神 。

這 位 「聖 神」 , 宣 佈 他 要 將 教 會 改 革 , 將 鬆 馳 的 紀 律 重 新 整 頓 。 他 禁 止 丈 夫 或 妻 子 死 後 重 婚 。 每 年 要 守 大 齋 三 次 , 又 另 外 附 加 額 外 的 齋 日 , 使 他 的 徒 眾 遵 守 。 他 不 許 人 逃 避 迫 害 , 並 且 拒 絕 罪 人 悔 改 。 我 們 可 以 明 白 為 什 麼 有 些 崇 尚 嚴 酷 的 人 , 如 特 滔 良 , 對 這 種 組 織 覺 得 很 有 意 思 。 有 許 多 人 附 從 他 , 受 了 他 的 「附 身」 和 他 的 教 義 所 吸 引 。 他 們 叫 作 孟 坦 派 。 在 聖 教 會 初 期 的 時 候 有 很 多 預 言 家 , 所 以 頭 腦 簡 單 的 人 , 很 易 受 他 的 迷 惑 , 以 為 他 真 是 一 個 先 知 。

到 公 曆 一 七 七 年 的 時 候 , 時 值 里 昂 城 的 大 迫 害 , 這 個 邪 說 已 經 很 盛 行 。 在 羅 馬 和 法 國 , 都 有 人 很 熱 心 來 辯 論 它 的 教 理 。 當 時 在 這 兩 地 , 有 很 多 亞 洲 人 , 他 們 當 然 易 於 附 從 自 己 地 方 所 出 的 領 導 者 。

在 亞 洲 , 他 受 到 很 強 烈 的 阻 力 。 攸 西 俾 記 述 希 拉 陂 主 教 對 這 個 邪 說 的 宣 判 : 「亞 洲 的 天 主 教 徒 , 在 各 地 方 召 集 了 多 次 會 議 , 討 論 孟 坦 和 他 的 徒 眾 的 學 說 。 他 們 宣 佈 這 些 人 是 錯 誤 及 違 反 信 德 的 。 有 兩 個 特 別 大 會 在 當 時 舉 行 。 一 個 在 希 波 里 , 有 廿 六 位 主 教 參 加 , 另 外 的 一 個 在 色 雷 斯 , 是 黑 海 上 的 一 個 地 方 。 孟 坦 受 這 兩 個 大 會 所 非 難 。 這 是 有 史 以 來 首 次 舉 行 的 主 教 大 會 。 」

馬可奧理的迷信和對天主教的迫害
我 們 上 面 說 過 , 這 個 所 謂 神 聖 的 皇 帝 , 是 一 個 固 執 的 迫 害 者 。 他 用 冷 酷 的 方 法 所 殺 死 的 天 主 教 徒 , 比 其 他 的 皇 帝 衝 動 暴 怒 時 所 殺 的 為 多 。 非 天 主 教 的 歷 史 家 , 對 這 件 事 有 兩 個 解 釋 : 第 一 是 當 時 的 迷 信 風 氣 , 日 漸 加 劇 。 第 二 是 受 了 當 時 的 哲 學 家 所 影 響 。 我 們 不 要 奇 怪 一 個 哲 學 家 的 影 響 力 和 迷 信 一 樣 對 天 主 教 有 害 。 表 面 上 哲 學 家 們 應 該 是 反 對 迷 信 的 。 可 是 異 教 徒 的 哲 學 家 卻 是 邪 神 的 最 虔 誠 崇 拜 者 。 馬 可 奧 理 本 人 自 然 不 能 例 外 。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的 歷 史 家 , 還 會 舉 出 一 個 第 三 的 解 釋 : 便 是 魔 鬼 自 己 的 猖 獗 , 造 成 這 次 的 大 迫 害 。

這 些 哲 學 家 , 在 這 些 異 教 徒 來 說 , 差 不 多 等 於 我 們 的 佈 道 者 。 他 們 以 為 天 主 教 徒 和 他 們 競 爭 , 所 以 對 天 主 教 徒 任 意 誹 謗 嘲 罵 。 當 時 的 暴 徒 , 自 然 是 歸 向 這 些 哲 學 家 的 一 邊 。 所 有 那 些 跑 江 湖 者 , 術 士 和 星 象 學 家 , 都 跑 到 馬 可 奧 理 的 宮 庭 內 。 甚 至 當 他 出 征 的 時 候 , 也 跟 到 他 的 大 本 營 。 他 對 邪 神 每 次 懇 求 或 感 恩 , 殺 一 百 頭 牛 作 犧 牲 , 成 為 當 時 的 笑 話 。 「白 牛 們 向 馬 可 奧 里 問 好 。 如 果 你 打 了 一 次 勝 仗 , 我 們 便 完 了 。」 這 些 迷 信 , 自 然 不 免 令 他 對 天 主 教 徒 憎 恨 。 光 明 與 黑 暗 , 當 然 勢 不 兩 立 。

聖斐利琪大和她的兒子
在 彌 撒 經 文 中 , 我 們 紀 念 聖 斐 利 琪 大 。 她 在 這 個 朝 代 中 殉 道 。 根 據 第 六 世 紀 的 傳 記 說 , 當 時 的 邪 教 教 士 們 恐 怕 他 們 的 生 計 受 影 響 , 因 為 他 們 的 神 廟 沒 有 人 光 顧 。 他 們 便 遷 罪 於 聖 斐 利 琪 大 。 她 和 她 的 兒 子 們 受 害 , 被 判 有 罪 , 然 後 被 屠 殺 。 她 是 葬 於 因 她 而 名 的 墓 穴 。 在 附 近 有 一 小 組 殉 道 者 , 亦 葬 於 此 , 叫 作 七 兄 弟 。 可 能 因 此 之 故 , 使 寫 上 述 傳 記 的 作 者 , 以 為 聖 斐 利 琪 大 的 兒 子 便 是 這 七 兄 弟 。 傳 記 內 說 , 他 們 是 由 四 個 法 官 來 審 判 , 葬 於 四 個 不 同 的 墓 穴 。 這 是 有 考 古 學 證 明 的 。 我 們 所 不 能 證 實 的 便 是 聖 斐 利 琪 大 的 兒 子 真 是 這 七 個 。 主 要 的 是 , 我 們 毫 無 疑 問 , 可 以 確 定 聖 斐 利 琪 大 和 她 的 兒 子 是 光 榮 的 殉 道 者 。

聖猶斯定
聖 猶 斯 定 殉 道 的 時 間 , 也 是 在 馬 可 奧 當 政 的 初 期 。 他 是 因 一 個 哲 學 家 的 妬 忌 而 犧 牲 的 。 聖 猶 斯 定 時 常 駁 斥 這 個 哲 學 家 , 傷 害 了 他 的 虛 榮 心 。 於 是 這 個 人 便 向 當 局 告 發 他 是 天 主 徒 。 使 他 和 他 的 使 徒 一 起 受 拘 捕 。 他 們 是 受 另 外 一 個 哲 學 家 所 審 判 , 這 個 哲 學 家 是 皇 帝 的 一 個 好 朋 友 。 原 本 這 是 一 個 公 開 辯 駁 要 理 的 好 機 會 。 但 是 這 個 人 很 狡 獪 , 他 只 敢 問 聖 猶 斯 定 這 句 話 : 「你 是 否 天 主 教 徒 ?」 如 果 他 承 認 , 審 判 便 完 結 。 這 個 法 官 問 : 「你 從 那 裡 得 到 你 的 使 徒 呢 ?」 「直 至 今 日 , 我 住 在 一 個 叫 做 馬 田 的 人 的 屋 子 內 。 在 弟 茂 德 浴 堂 的 鄰 近 。 這 是 我 第 二 次 來 羅 馬 , 我 並 沒 有 其 他 的 住 處 , 我 向 所 有 來 看 我 的 人 教 導 真 理 。」

最 後 宣 判 : 「所 有 拒 絕 向 諸 神 們 奉 獻 犧 牲 和 向 皇 帝 效 忠 的 人 , 要 依 法 受 鞭 打 和 帶 往 受 死 。」 刑 法 立 即 執 行 。 所 以 聖 猶 斯 定 用 他 的 言 語 為 基 督 作 證 之 後 , 又 用 他 的 血 作 證 , 其 他 的 人 , 也 和 他 一 起 受 罪 。 信 徒 們 將 他 們 的 屍 體 收 起 來 。 根 據 傳 記 說 是 葬 於 「某 一 地 方 。」 沒 有 明 言 的 原 因 , 可 能 是 這 篇 傳 記 寫 於 很 早 的 時 候 , 大 約 在 迫 害 發 生 的 時 期 , 似 乎 是 根 據 審 判 時 一 個 證 人 的 筆 記 和 法 庭 的 記 錄 來 寫 的 。

聖 索 德 在 何 年 死 的 , 我 們 不 詳 。 我 們 只 知 他 是 死 於 里 昂 城 的 大 迫 害 時 期 。 在 公 曆 一 七 七 年 , 聖 愛 留 德 已 經 在 位 。 大 概 聖 索 德 死 於 殉 道 , 而 聖 教 會 待 他 以 殉 道 者 之 禮 。 他 的 瞻 禮 是 四 月 廿 二 日 , 他 大 約 是 葬 於 梵 蒂 岡 , 近 聖 伯 多 祿 之 墓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1 月 20 日 至 1967 年 2 月 24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