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Eleutherus
聖義祿 (聖愛留德)

 

就任及逝世: 175 ~ 189

 
亞 尼 策 任 教 宗 時 , 愛 留 德 是 教 會 執 事 。 他 曾 與 黑 哲 西 在 羅 馬 相 遇 , 那 時 似 在 公 元 一 六 八 年 之 前 。 不 到 十 年 , 聖 索 德 教 宗 (亞 尼 策 的 承 繼 人) 死 後 , 他 便 當 選 為 教 宗 。 那 時 是 公 元 一 七 六 年 或 一 七 七 年 。 一 七 七 年 間 , 法 國 教 徒 正 受 迫 害 , 愛 留 德 當 選 的 消 息 傳 到 了 。 里 昂 的 殉 道 者 寫 信 給 他 , 最 後 幾 句 說 :

「謹 因 主 之 名 , 再 向 聖 父 愛 留 德 致 祝 吾 等 特 別 推 薦 , 帶 信 人 依 勒 內 , 彼 乃 充 滿 熱 心 之 基 督 徒 。」

愛 留 德 這 名 字 含 有 「自 由 人」 的 意 思 。 他 是 希 臘 人 。 他 在 位 的 年 份 , 相 當 於 馬 可 奧 里 皇 帝 最 後 的 三 四 年 及 科 摩 達 皇 帝 在 位 的 全 部 時 間 (一 七 六 至 一 八 九 年) 。

那 時 候 , 異 端 邪 說 似 有 分 解 教 會 之 勢 。 甚 至 在 羅 馬 , 教 徒 們 也 感 覺 有 分 裂 的 危 機 。 但 同 時 , 教 會 卻 不 斷 地 擴 展 , 很 多 顯 赫 的 貴 族 都 改 奉 了 天 主 教 。

愛 留 德 登 位 初 年 , 教 徒 們 仍 然 被 迫 害 。 但 因 為 「殉 道 者 的 血 即 是 基 督 徒 的 種 子」 , 奉 教 的 人 反 而 與 日 俱 增 。 天 主 教 的 力 量 已 由 羅 馬 帝 國 伸 展 到 大 不 列 顛 。

傳播福音到英國去
據 說 , 英 王 魯 爵 曾 遣 使 者 到 愛 留 德 處 。 他 請 求 教 宗 派 人 到 英 國 , 給 他 講 解 教 義 。 於 是 , 愛 留 德 便 派 了 幾 位 主 教 和 司 鐸 往 英 國 傳 教 , 替 國 王 及 他 的 人 民 洗 禮 。 聖 伯 達 (Bede) 說 : 英 國 人 奉 教 以 後 , 直 至 國 王 戴 克 仙 登 位 之 前 , 一 直 沒 有 玷 污 他 們 的 信 德 。 早 期 的 英 國 教 徒 , 大 概 以 格 拉 斯 冬 堡 (Glastonbury) 為 活 動 中 心 。

現 代 人 多 數 把 這 個 故 事 作 為 一 個 宗 教 傳 奇 , 並 不 相 信 它 是 事 實 。 他 們 說 : 「英 國 與 羅 馬 相 距 甚 遠 (他 們 忽 略 了 兩 地 的 經 常 貿 易 。 當 時 的 貿 易 品 , 甚 至 包 括 易 於 腐 壞 的 食 物 , 例 如 生 蠔 等) , 英 王 怎 會 有 奉 教 的 念 頭 呢 ? 當 時 英 國 已 被 羅 馬 征 服 , 那 裡 會 有 英 王 ?」

這 些 小 問 題 , 可 說 是 無 須 答 辯 的 。 主 教 實 錄 和 聖 伯 達 都 曾 保 證 這 故 事 的 真 實 性 。 當 時 的 作 家 特 滔 良 與 俄 利 貞 , 也 曾 暗 示 基 督 教 已 傳 到 大 不 列 顛 。

大 西 佗 說 : 「羅 馬 人 征 服 了 一 個 國 家 , 為 了 便 於 統 治 , 時 常 會 保 存 當 地 的 國 王 。」

馬可奧理皇帝與科摩達皇帝
愛 留 德 任 教 宗 時 , 正 時 羅 馬 皇 馬 可 奧 里 的 晚 年 。 那 時 候 , 他 與 兒 子 科 摩 達 聯 合 統 治 國 家 。 科 摩 達 與 他 的 父 親 大 不 相 同 。 跳 舞 、 賭 博 、 觀 劇 、 鬥 劍 、 御 車 等 等 , 他 無 不 愛 好 。 其 實 , 除 了 份 所 當 為 的 事 以 外 , 他 樣 樣 都 喜 歡 。 他 全 不 像 王 子 , 也 不 像 兵 士 , 而 是 一 個 邪 淫 者 , 而 且 是 最 可 怕 、 最 驚 人 的 一 種 。 馬 可 奧 里 晚 年 才 得 到 這 兒 子 , 遂 為 羅 馬 帝 國 帶 來 悲 慘 的 命 運 。 馬 可 奧 理 和 兒 子 聯 合 統 治 國 家 , 原 是 想 將 他 的 劣 行 改 變 過 來 。 可 是 , 這 個 辦 法 完 全 無 效 , 安 敦 家 族 王 朝 終 於 滅 亡 。

科 摩 達 十 五 歲 時 , 便 得 到 「最 高 統 治 者」 (Augustus) 的 稱 號 。 元 老 議 會 更 要 錦 上 添 花 , 稱 他 為 「祖 國 之 父」 (Father of the Fatherland)

聖則濟利亞
史 家 認 為 聖 則 濟 利 亞 在 馬 可 奧 理 時 殉 道 。 在 羅 馬 , 她 是 一 位 極 受 尊 敬 的 聖 人 。 她 的 潔 德 最 為 人 所 景 仰 。 據 日 課 經 所 載 , 她 是 貴 族 的 女 兒 。 長 大 後 , 她 與 年 青 貴 族 華 肋 廉 結 婚 。 婚 後 , 她 懇 求 丈 夫 保 存 她 的 貞 潔 。 因 她 常 看 見 一 位 天 神 , 並 和 他 談 話 。 那 位 天 神 一 直 照 顧 她 。 華 肋 廉 想 見 天 神 , 則 濟 利 亞 便 勸 他 領 洗 奉 教 , 著 他 到 羅 馬 城 外 見 吳 爾 班 主 教 。 他 信 了 教 , 接 受 了 洗 禮 , 終 於 看 見 則 濟 利 亞 的 天 神 。 後 來 , 他 們 二 人 出 外 傳 教 , 並 從 事 慈 善 工 作 , 特 別 是 埋 葬 殉 道 者 。 不 久 華 肋 廉 被 捕 斬 首 。 則 濟 利 亞 自 料 亦 難 倖 免 , 遂 將 羅 馬 城 內 的 私 邸 交 給 人 管 理 , 準 備 在 殉 道 之 後 把 那 座 屋 宇 捐 給 教 會 。 (現 在 , 她 的 屋 已 改 建 成 聖 則 濟 利 亞 大 堂)

則 濟 利 亞 終 於 被 捕 , 法 官 下 令 將 她 關 在 她 自 己 的 浴 室 裡 , 然 後 放 出 蒸 汽 , 要 把 她 悶 死 。 可 是 , 經 過 廿 四 小 時 , 她 依 然 無 恙 。 現 在 , 我 們 還 能 在 則 濟 利 亞 聖 堂 旁 邊 找 到 當 日 行 刑 的 浴 室 。 浴 室 裡 裝 了 很 多 蒸 汽 管 。 有 人 說 , 蒸 汽 管 的 名 稱 (organa) 與 風 琴 相 同 , 後 人 分 辨 不 清 , 便 以 則 濟 利 亞 為 聖 樂 的 主 保 聖 人 。

蒸 汽 沒 有 把 她 悶 死 。 於 是 , 法 官 下 令 將 她 斬 首 。 神 經 緊 張 的 劊 子 手 笨 拙 地 在 她 頸 上 砍 了 三 下 , 便 抛 下 她 走 了 。 她 的 頸 尚 未 砍 斷 , 她 的 頭 斜 倚 在 身 旁 的 睡 椅 上 。 行 刑 後 , 她 還 活 了 三 天 。 教 徒 們 都 跑 來 觀 看 , 且 因 她 的 榜 樣 , 得 到 鼓 勵 和 安 慰 。 她 死 後 , 葬 在 阿 比 安 路 上 則 濟 利 亞 家 族 的 墓 穴 裡 。 後 來 , 教 會 執 事 加 理 多 在 她 墓 旁 鑿 了 教 宗 的 墓 穴 。 這 些 墓 穴 , 連 同 則 濟 利 亞 的 墓 , 統 稱 為 加 理 多 墓 地 。 公 元 八 二 二 年 , 則 濟 利 亞 的 遺 體 被 遷 到 羅 馬 城 內 的 聖 堂 (聖 則 濟 利 亞 大 堂) , 放 在 檀 香 木 棺 材 裡 , 棺 材 還 有 一 個 大 理 石 製 成 的 槨 。

我 們 看 見 過 一 幅 壁 畫 。 它 描 寫 則 濟 利 亞 祈 禱 的 神 態 。 這 幅 畫 藏 在 加 理 多 墓 地 裡 。 因 為 收 藏 不 妥 當 , 畫 面 已 弄 得 很 模 糊 了 。

一 五 九 九 年 , 教 會 開 了 則 濟 利 亞 的 棺 材 。 她 的 屍 體 竟 未 腐 化 , 安 祥 地 躺 在 棺 裡 , 姿 勢 和 她 死 時 的 姿 態 一 樣 。 羅 馬 教 徒 大 為 驚 駭 。 當 時 在 場 的 一 位 雕 刻 家 , 替 她 作 了 一 個 雕 刻 像 。 則 濟 利 亞 側 臥 著 , 兩 膝 微 彎 , 雙 手 下 垂 , 面 向 下 俯 。 雕 刻 家 的 傑 作 表 現 則 濟 利 亞 的 光 輝 聖 寵 , 使 人 對 她 懷 想 不 已 。 她 的 墓 穴 裡 , 收 藏 了 這 雕 像 的 複 製 品 。

當 時 目 擊 開 棺 的 人 , 敍 述 各 有 不 同 , 這 點 是 無 須 懷 疑 的 。 任 何 事 件 的 目 擊 證 人 , 意 見 都 是 不 大 一 致 的 。 至 於 則 濟 利 亞 看 見 天 神 的 故 事 , 究 竟 是 否 真 實 ? 只 好 請 讀 者 自 己 判 斷 了 。 但 我 認 為 兩 件 奇 蹟 都 無 可 疑 之 處 。 如 果 我 們 懷 疑 這 些 奇 蹟 , 我 們 怎 能 相 信 更 大 的 奇 蹟 呢 ? 當 時 羅 馬 帝 國 淫 風 大 行 , 基 督 徒 卻 能 保 存 潔 德 , 這 不 是 很 大 的 奇 蹟 嗎 ?

馬 可 奧 理 晚 年 , 不 斷 與 蠻 人 打 仗 。 科 摩 達 放 任 成 性 , 繼 位 後 , 奢 侈 淫 逸 , 更 甚 於 尼 羅 皇 與 小 靴 皇 。 當 時 , 國 內 秩 序 大 亂 , 充 軍 、 酷 刑 、 謀 殺 等 等 , 無 日 無 之 。 科 摩 達 往 往 以 殺 人 為 娛 樂 。 馬 可 奧 理 死 後 , 遺 下 給 羅 馬 人 民 的 , 只 是 十 三 年 的 殘 酷 統 治 。

里昂城的殉道者
與 則 濟 利 亞 同 時 , 而 在 另 一 個 地 方 , 馬 可 奧 理 正 在 將 一 隊 光 榮 的 殉 道 者 遣 上 天 堂 。 現 在 寫 的 是 教 宗 歷 史 , 不 能 花 費 太 多 筆 墨 來 記 述 他 們 殉 道 的 經 過 。 可 是 , 其 中 很 多 可 歌 可 泣 的 事 蹟 是 不 能 不 錄 的 。 「致 小 亞 細 亞 教 胞 書」 描 寫 了 里 昂 殉 道 者 所 受 的 痛 苦 , 它 可 說 是 最 美 麗 , 最 簡 潔 的 文 學 作 品 。 據 說 , 這 封 信 是 聖 依 勒 內 所 寫 。 信 中 以 莊 麗 的 詞 句 , 表 現 出 英 雄 的 氣 概 與 熱 誠 的 信 仰 。 攸 西 俾 的 聖 教 歷 史 轉 錄 了 這 封 信 的 大 部 份 , 我 再 將 它 簡 述 如 下 :

在 那 地 方 , 每 年 八 月 一 日 必 舉 行 賣 物 會 , 里 昂 附 近 居 民 都 前 來 參 加 。 法 國 三 省 各 派 代 表 到 最 高 統 治 者 祭 壇 前 會 祭 。 商 人 農 人 雲 集 墟 場 。 公 元 一 七 七 年 , 正 當 此 盛 會 時 , 民 眾 間 突 然 掀 起 了 反 基 督 徒 的 狂 潮 。 他 們 毆 打 教 徒 , 捉 拿 教 徒 , 將 被 捕 者 交 與 法 院 。 恰 巧 總 督 去 了 別 處 , 尚 未 回 來 。 他 們 也 不 等 候 , 便 強 迫 基 督 徒 互 相 告 發 , 然 後 到 處 捉 拿 教 徒 , 被 捕 者 全 部 都 送 入 監 牢 , 候 總 督 日 後 審 判 。

總 督 回 來 後 , 便 開 庭 審 判 囚 犯 。 有 十 餘 人 是 「準 備 不 足 , 訓 練 未 夠」 的 , (從 這 句 說 話 可 以 想 見 當 日 的 教 徒 是 隨 時 預 備 殉 道 的 , 他 們 要 不 斷 受 訓 練) 他 們 懼 怕 酷 刑 , 便 否 認 了 信 仰 , 他 們 的 同 伴 極 為 悲 憤 。

當 時 , 諾 斯 派 的 邪 說 正 盛 行 於 附 近 地 區 , 他 們 以 做 補 贖 為 名 , 來 遮 掩 他 們 的 淫 行 。 因 他 們 破 壞 別 人 的 家 庭 , 使 教 徒 痛 恨 。 在 里 昂 監 獄 裡 , 有 一 位 太 尅 苦 的 人 , 過 於 拘 謹 尅 制 , 時 常 責 罵 教 徒 , 教 徒 誤 會 他 是 諾 斯 派 的 邪 說 者 , 後 來 , 他 被 說 服 , 放 棄 過 份 的 補 贖 , 獄 中 才 恢 復 寧 靜 。

總 督 沒 有 審 判 基 督 徒 的 經 驗 。 他 並 不 知 道 「基 督 徒」 這 名 詞 已 足 以 判 人 死 罪 。 他 以 為 基 督 徒 亦 與 普 通 人 一 樣 , 必 須 證 實 犯 了 刑 事 罪 , 才 能 判 罰 。 於 是 , 他 逮 捕 了 一 班 奴 隸 , 使 他 們 發 假 誓 證 明 基 督 徒 犯 了 大 逆 不 道 的 罪 行 , 例 如 食 人 , 亂 倫 等 等 。 他 們 說 : 「這 些 罪 行 , 我 們 說 出 來 也 覺 得 羞 恥 。 人 類 竟 會 做 出 此 等 事 情 , 實 非 我 們 始 料 所 及 。」

事 情 既 發 展 到 這 般 田 地 , 教 徒 遂 無 釋 放 之 望 。 即 使 「信 奉 基 督」 不 是 罪 名 , 總 督 亦 會 捏 造 其 他 罪 名 , 將 他 們 監 禁 。

同 時 , 總 督 犯 了 一 個 更 大 的 錯 誤 , 他 違 背 特 累 詹 給 普 利 尼 的 訓 諭 , 在 里 昂 城 內 搜 捕 基 督 徒 。 每 日 都 有 不 少 教 徒 被 捕 , 主 教 波 泰 諾 亦 不 能 倖 免 。 他 與 十 二 宗 徒 , 同 時 是 教 徒 所 敬 重 的 長 者 , 被 捕 時 已 九 十 餘 歲 。

教 徒 直 認 信 奉 基 督 , 而 否 認 「食 人」 以 及 「蒸 淫」 等 控 罪 。 於 是 , 官 吏 使 用 酷 刑 迫 他 們 招 供 。 「致 小 亞 細 亞 教 胞 書」 說 , 教 徒 忍 耐 地 接 受 了 種 種 酷 刑 , 始 終 不 肯 屈 服 。 其 中 四 位 特 別 值 得 讚 揚 。 而 女 奴 布 蘭 代 那 , 則 是 最 出 色 的 一 位 。 她 以 衰 弱 的 身 體 , 承 擔 種 種 的 酷 刑 , 直 至 行 刑 的 四 隊 兵 士 都 筋 疲 力 竭 為 止 。

總 督 仍 猶 豫 不 決 , 不 知 怎 樣 處 置 教 徒 。 於 是 , 他 向 皇 帝 請 命 。 馬 可 奧 理 立 即 回 答 : 「自 認 是 基 督 徒 者 處 死 , 否 認 信 基 督 者 釋 放 。」 現 在 , 案 情 簡 單 多 了 。 法 庭 無 須 再 虛 構 罪 名 , 來 誣 害 教 徒 。 法 官 只 要 把 囚 犯 傳 上 , 問 他 是 否 基 督 徒 。 他 若 答 「是」 , 便 把 他 處 死 ; 他 答 「不」 , 便 把 他 釋 放 。

於 是 , 法 庭 重 開 , 教 徒 再 受 審 訊 。 這 一 次 , 曾 背 教 的 囚 犯 竟 然 勇 敢 地 承 認 信 教 。 法 官 驚 愕 不 已 。 原 來 , 經 過 長 期 的 牢 獄 生 涯 , 良 好 教 徒 的 表 樣 , 祈 禱 及 互 相 規 勸 , 已 使 背 教 者 覺 悟 , 痛 改 前 非 。

法 庭 下 令 再 施 酷 刑 , 然 後 將 受 刑 者 投 入 地 窖 。 那 裡 沒 有 陽 光 , 空 氣 溷 濁 , 很 多 教 徒 因 而 死 去 , 巴 泰 諾 主 教 便 是 其 中 一 人 。 當 法 庭 開 審 時 , 他 已 衰 弱 至 不 能 步 行 ; 兵 士 把 他 拖 到 審 判 台 前 , 總 督 問 他 : 「誰 是 你 們 信 仰 的 天 主 ?」 他 莊 嚴 地 回 答 : 「你 若 是 配 得 起 的 , 你 便 會 知 道 。」 官 吏 忿 怒 非 常 , 把 這 位 老 人 痛 罵 一 場 , 又 毒 打 一 頓 , 然 後 拖 回 監 獄 。 兩 天 後 , 他 死 去 了 。 「致 小 亞 細 亞 教 胞 書」 稱 讚 他 說 : 「他 是 快 樂 的 。 上 主 給 他 特 殊 的 聖 寵 。 他 光 榮 壯 烈 地 死 去 , 而 不 是 無 意 義 地 老 死 。」

最 後 , 法 庭 判 決 了 , 羅 馬 籍 的 教 徒 處 以 斬 決 ; 其 他 國 籍 的 教 徒 全 被 送 到 鬥 獸 場 餵 野 獸 。 被 判 餵 野 獸 的 教 徒 , 死 前 受 盡 種 種 酷 刑 。 首 先 , 他 被 鞭 笞 , 然 後 坐 在 燒 紅 的 鐵 椅 上 受 烙 , 皮 肉 都 灼 得 焦 爛 , 血 腥 味 充 滿 整 個 劇 場 。 可 是 , 野 獸 未 必 比 人 類 殘 忍 , 有 時 牠 們 不 肯 咬 教 徒 。 官 吏 們 只 好 特 別 開 恩 , 用 劍 將 這 些 「爪 下 餘 生」 的 囚 犯 斬 死 。 「致 小 亞 細 亞 教 胞 書」 記 錄 了 列 位 殉 道 者 的 勇 毅 行 為 , 我 選 最 後 一 段 , 是 關 於 聖 布 蘭 代 那 的 。 那 時 候 , 她 已 受 了 無 數 次 的 酷 刑 。

「每 天 , 酷 吏 都 把 布 蘭 代 那 和 一 位 十 五 歲 的 男 童 蓬 特 押 出 來 , 要 他 們 觀 看 教 徒 受 刑 , 而 且 不 斷 地 威 脅 他 們 , 引 他 們 背 教 , 到 偶 像 前 發 誓 , 他 們 始 終 不 屈 , 貿 易 節 到 了 最 後 一 天 , 這 兩 位 青 年 教 又 被 押 出 來 , 他 們 依 然 堅 定 , 對 惡 人 的 威 脅 無 動 於 中 。 民 眾 憤 激 異 常 , 不 理 會 布 蘭 代 那 是 十 餘 歲 的 女 孩 子 , 硬 要 她 受 完 全 的 酷 刑 。 行 刑 之 際 , 群 眾 不 時 叫 道 『到 神 像 前 發 誓』 。 他 們 不 肯 , 酷 刑 又 再 繼 續 。 布 蘭 代 那 不 斷 鼓 勵 蓬 特 , 正 如 姊 姊 勸 勉 弟 弟 一 般 懇 切 。 異 教 徒 亦 相 信 , 蓬 特 能 堅 持 到 底 , 全 仗 布 蘭 代 那 的 鼓 舞 , 他 勇 敢 地 受 完 了 酷 刑 , 然 後 死 去 。 」

「最 後 , 餘 下 了 神 佑 的 布 蘭 代 那 , 她 情 緒 高 昂 好 像 一 位 鼓 勵 兒 子 上 戰 場 的 母 親 , 兒 子 打 了 勝 仗 , 與 她 一 同 上 朝 見 皇 帝 。」

「她 再 次 受 完 了 各 種 酷 刑 , 竟 似 毫 無 痛 苦 。 她 看 見 基 督 徒 仍 在 受 刑 , 便 跑 到 他 們 處 , 與 他 們 一 起 。 她 很 快 樂 , 好 像 是 赴 宴 的 賓 客 , 而 不 是 被 判 死 刑 的 囚 犯 。 受 了 鞭 笞 、 烙 刑 之 後 , 惡 人 將 她 餵 野 獸 ; 野 獸 不 食 她 。 於 是 , 他 們 用 網 將 她 包 住 , 投 到 一 頭 野 牛 面 前 。 野 牛 幾 次 將 她 抛 上 半 空 , 她 似 乎 不 覺 得 是 甚 麼 一 回 事 。 她 熱 望 著 與 天 上 的 淨 配 ── 吾 主 耶 穌 談 話 , 她 憧 憬 著 天 堂 裡 的 快 樂 。 身 體 上 的 痛 苦 , 她 都 忘 掉 了 。 最 後 , 官 吏 沒 有 辦 法 , 只 好 用 劍 斬 死 她 。 異 教 徒 亦 承 認 , 他 們 從 未 見 過 一 個 女 人 , 能 夠 受 得 這 麼 多 而 又 這 麼 殘 酷 的 刑 罰 。」 (尤 西 俾 聖 教 歷 史 第 五 章 第 一 節)

基 督 徒 死 前 , 已 受 夠 了 各 種 酷 刑 。 他 們 死 了 , 惡 人 還 不 滿 意 , 不 肯 埋 葬 殉 道 者 。 他 們 將 屍 體 餵 野 狗 。 野 狗 食 賸 的 , 再 用 火 燒 , 然 後 把 骨 灰 投 入 河 裡 。

無 論 教 徒 或 非 教 徒 , 都 承 認 上 述 一 段 文 字 是 世 界 上 動 人 的 文 學 作 品 。

關 於 野 獸 不 食 教 徒 的 奇 蹟 , 聖 依 納 爵 和 聖 依 勒 內 都 有 證 明 。 聖 依 勒 內 還 指 出 , 除 了 「野 獸 的 奇 蹟」 之 外 , 教 徒 往 往 受 了 必 死 的 酷 刑 , 最 後 還 是 活 著 , 官 吏 迫 得 用 劍 將 他 們 砍 死 。 我 特 別 提 出 這 一 點 , 因 為 在 殉 道 者 的 歷 史 中 , 往 往 會 碰 到 這 些 奇 跡 。 究 竟 這 些 事 情 是 否 值 得 相 信 呢 ? 當 我 們 有 了 這 兩 個 可 靠 的 證 人 以 後 , 這 是 不 能 不 信 的 。

科摩達皇帝與馬喜亞的緩和政策
公 元 一 八 0 年 , 馬 可 奧 理 逝 世 , 科 摩 達 繼 位 , 成 為 羅 馬 帝 國 的 唯 一 統 治 者 。 他 把 迫 害 教 徒 的 命 令 放 寬 。 對 於 基 督 徒 , 一 個 邪 淫 的 人 總 較 一 個 法 利 塞 人 來 得 溫 和 。 這 種 例 子 , 可 說 是 屢 見 不 鮮 了 。

科 摩 達 即 位 初 期 , 基 督 徒 依 然 在 很 多 地 方 受 到 迫 害 , 也 許 是 馬 可 奧 理 好 殺 的 本 性 , 留 下 了 餘 孽 吧 。 據 特 滔 良 記 載 : 有 一 天 , 在 亞 細 亞 省 某 城 鎮 , 全 城 的 人 都 來 到 總 督 的 裁 判 所 。 男 人 、 女 人 及 小 孩 子 , 一 同 表 示 甘 願 為 信 仰 而 死 。 總 督 殺 了 其 中 幾 人 , 把 餘 下 的 都 遣 回 家 去 , 說 : 「若 你 們 想 死 , 可 利 用 吊 繩 或 跳 下 懸 崖 。」

為 了 困 擾 基 督 徒 , 羅 馬 帝 國 最 神 聖 的 法 律 也 抛 棄 了 。 有 一 個 奴 隸 控 告 羅 馬 元 老 會 一 位 奉 教 的 議 員 。 根 據 羅 馬 法 律 , 奴 隸 處 死 了 。 可 是 , 基 督 徒 卻 沒 有 釋 放 。 (安 敦 皇 帝 曾 下 詔 書 : 「若 有 人 固 執 以 『信 奉 基 督 教』 為 犯 罪 而 控 告 基 督 徒 , 則 被 告 應 獲 得 釋 放 , 而 誣 告 者 應 受 懲 罰 。」 ── 見 一 九 六 六 年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報 載 聖 庇 護 教 宗 列 傳) 法 官 懇 切 地 勸 他 背 教 , 他 不 肯 , 法 官 只 好 請 他 到 議 會 裡 為 自 己 辯 護 。 不 過 , 據 特 累 詹 的 法 令 , 他 仍 要 背 教 才 得 釋 放 。 可 是 , 他 打 定 主 意 , 把 握 這 個 機 會 , 到 元 老 議 會 宣 揚 基 督 聖 名 。 據 熱 羅 尼 莫 與 攸 西 俾 所 言 : 他 是 一 位 有 成 就 的 學 者 與 深 入 的 思 想 家 , 而 且 對 公 教 書 籍 和 異 教 文 學 都 很 有 研 究 。 他 在 議 會 上 的 演 說 是 議 員 們 前 所 未 聞 的 (當 然 他 終 於 問 斬) , 尤 西 俾 曾 經 看 見 審 判 紀 錄 及 那 篇 著 名 的 演 說 詞 。 後 來 , 這 兩 篇 文 字 都 失 落 了 。 到 了 最 近 , 演 說 詞 才 在 亞 美 尼 亞 譯 文 中 重 新 被 發 現 。

不 久 , 科 摩 達 改 變 了 態 度 。 他 原 本 是 不 理 基 督 徒 的 事 , 現 在 卻 對 他 們 同 情 起 來 。 據 說 : 這 是 由 於 馬 喜 亞 的 影 響 。 科 摩 達 愛 上 馬 喜 亞 , 把 她 作 為 自 己 合 法 的 妻 子 (但 是 沒 有 給 她 「皇 后」 的 名 銜) 。 馬 喜 亞 與 基 督 徒 友 善 , 而 科 摩 達 對 她 無 不 依 從 。 於 是 , 她 替 基 督 徒 爭 取 較 好 的 待 遇 。 (以 上 一 段 取 材 於 歷 史 權 威 依 波 里 多 及 帶 翁 的 著 作) 。

這 時 候 , 宮 幃 裡 來 了 很 多 基 督 徒 。 依 波 里 多 的 書 說 : 有 一 位 富 有 的 脫 籍 奴 隸 , 他 是 後 來 的 教 宗 加 里 多 的 主 人 , 另 一 位 脫 籍 奴 隸 , 當 了 科 摩 達 的 御 前 大 臣 , 且 兼 掌 政 治 上 及 軍 事 上 的 要 職 。 還 有 一 位 宦 官 , 是 羅 馬 教 會 的 教 士 , 也 是 馬 喜 亞 的 義 父 和 親 信 顧 問 。 馬 喜 亞 和 這 班 人 雖 然 不 能 改 變 不 利 於 基 督 徒 的 法 令 , 卻 已 使 執 行 法 令 的 官 吏 變 得 溫 和 。 從 前 , 科 摩 達 輕 易 地 容 許 官 吏 殺 害 基 督 徒 ; 現 在 , 他 會 輕 易 地 容 許 官 吏 赦 免 基 督 徒 。 各 省 總 督 知 道 羅 馬 朝 庭 的 作 風 改 變 了 , 他 們 也 隨 著 以 溫 和 的 態 度 來 對 待 教 徒 。 馬 喜 亞 更 進 一 步 , 為 基 督 徒 取 得 皇 帝 的 恩 典 。 當 時 , 一 批 基 督 徒 正 在 可 怖 的 撒 丁 礦 場 服 役 。 她 從 教 宗 (那 時 的 教 宗 是 聖 味 多 爾) 處 取 得 這 些 教 徒 的 名 單 , 為 他 們 向 皇 帝 求 取 了 免 役 赦 令 。 一 位 教 士 被 任 為 全 權 特 使 , 持 令 往 見 撒 丁 總 督 , 依 循 法 律 程 序 釋 放 教 徒 。

二 世 紀 末 , 雖 在 迫 害 的 陰 影 籠 罩 下 , 教 會 踏 入 了 新 紀 元 。 現 在 將 利 劍 放 在 教 友 頭 上 的 特 累 詹 法 令 , 已 沒 有 從 前 那 末 嚴 重 。 此 後 , 若 有 人 想 迫 害 教 徒 , 必 須 由 政 府 特 別 授 令 。 當 然 , 群 眾 的 暴 行 是 例 外 的 。

從 此 , 人 民 再 不 敢 無 緣 無 故 地 向 基 督 徒 提 出 控 訴 。 只 有 國 家 , 看 見 基 督 教 發 展 太 快 , 恐 怕 引 起 危 險 , 才 會 加 以 干 涉 。 今 後 若 再 有 迫 害 , 將 是 全 國 性 的 , 而 且 是 更 加 慘 烈 的 。 不 過 , 這 種 迫 害 必 較 民 間 的 迫 害 短 暫 。 完 了 之 後 教 會 便 會 得 到 長 久 的 寧 靜 。

聖愛留德之死
聖 愛 留 德 恰 好 看 見 這 次 短 期 和 平 的 曙 光 。 他 在 教 宗 位 十 五 年 , 於 公 元 一 八 九 年 逝 世 。 和 早 期 的 教 宗 一 樣 , 他 也 得 了 「殉 道 者」 的 稱 號 。 可 是 , 我 認 為 愛 留 德 殉 道 的 可 能 性 , 會 高 於 其 他 的 教 宗 。

據 說 , 愛 留 德 葬 於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墓 旁 , 他 的 瞻 禮 是 五 月 廿 六 日。

關 於 馬 喜 亞 的 歷 史 , 我 想 在 這 裡 補 充 幾 句 。 在 史 籍 中 沒 有 足 夠 的 資 料 證 明 她 是 天 主 教 徒 。 不 過 , 拉 丁 作 家 稱 她 為 「Concubina」 , 譯 成 中 文 , 不 是 姬 妾 而 是 「貴 賤 聯 姻 的 妻 子」 。 她 若 是 教 徒 , 她 和 科 摩 達 的 婚 姻 亦 與 教 規 沒 有 抵 觸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3 月 3 日 至 1967 年 4 月 7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