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Victor I
聖維篤一世 (聖味多爾一世)

 

就任及逝世: 189 ~ 199

 二世紀末的教會概況
二 世 紀 末 期 , 羅 馬 統 治 的 非 洲 出 了 三 位 重 要 人 物 : 教 宗 聖 味 多 爾 , 善 辯 的 教 會 作 家 忒 滔 良 和 國 王 瑟 迷 塞 佛 。

同 時 , 聖 班 田 在 埃 及 設 立 了 一 所 研 究 基 督 教 的 大 學 , 這 便 是 有 名 的 亞 歷 山 大 學 院 。 班 田 是 西 西 里 人 , 他 努 力 研 究 聖 經 及 非 宗 教 哲 學 , 搜 羅 了 極 豐 富 的 資 料 , 被 稱 為 「西 西 里 之 蜂」 他 的 承 繼 人 格 肋 孟 , 雖 然 沒 有 列 聖 品 , 學 術 著 作 卻 比 他 更 為 出 名 。 格 肋 孟 的 口 才 能 吸 引 社 會 各 階 層 的 人 , 來 聽 他 演 說 。 這 時 候 , 俄 利 貞 還 是 一 個 小 孩 子 , 但 他 父 親 殉 道 以 後 , 他 便 立 刻 表 現 了 早 熟 的 智 慧 。 後 來 , 他 的 光 輝 竟 然 掩 蓋 了 班 田 和 格 肋 孟 。

在 法 國 , 基 督 教 已 蓬 勃 起 來 。 當 馬 可 奧 里 迫 害 教 會 時 , 法 國 基 督 徒 曾 表 現 他 們 的 力 量 。 聖 依 勒 內 力 排 異 端 , 使 邪 說 不 能 攻 擊 教 會 。 他 與 十 二 宗 徒 的 門 徒 同 時 , 曾 聆 受 他 們 的 教 訓 。 他 用 真 理 的 光 輝 , 照 耀 信 徒 的 心 。

這 時 候 , 羅 馬 教 宗 正 與 羅 馬 帝 國 內 外 保 持 聯 繫 (當 羅 馬 迫 害 教 徒 時 , 波 斯 便 歡 迎 逃 亡 的 教 徒) , 各 地 教 徒 都 沒 有 懷 疑 教 宗 的 權 力 。 不 久 , 我 們 便 會 在 巴 斯 卦 問 題 中 找 得 證 據 。

猶 斯 定 和 泰 喜 安 在 羅 馬 創 立 的 基 督 教 哲 學 院 已 由 其 他 人 接 辦 。 依 波 利 多 (其 中 一 位 接 辦 者) 雖 曾 倡 導 分 裂 , 卻 仍 是 一 位 正 義 的 作 家 。 他 和 其 他 接 辦 神 學 院 的 人 , 竭 力 制 止 異 端 派 的 妄 論 。

教 會 似 乎 在 歷 史 上 進 入 另 一 階 段 , 她 已 從 地 底 墓 穴 跑 了 出 來 。 全 世 界 都 看 見 她 的 光 。 思 想 家 表 現 了 卓 絕 的 智 慧 , 教 徒 對 宗 教 十 分 熱 誠 , 教 會 的 組 織 日 趨 團 結 , 這 些 都 使 羅 馬 貴 人 們 警 惕 。 他 們 恐 怕 這 一 個 「外 來 組 織」 會 危 害 國 家 。 可 是 , 有 些 貴 人 竟 被 感 化 , 而 進 入 了 教 會 (這 時 候 , 很 多 有 名 望 的 貴 族 已 改 奉 基 督 教) 。 忒 滔 良 曾 說 : 「我 們 的 歷 史 雖 不 久 遠 , 但 已 遍 佈 世 界 各 地 , 充 滿 了 你 們 的 城 巿 、 鄉 村 、 巿 鎮 、 宮 廷 、 議 會 及 會 場 , 除 神 廟 以 外 , 各 處 都 有 我 們 的 教 友 。 我 們 若 離 開 你 們 , 你 們 將 會 被 冷 落 而 恐 懼 。」

味 多 爾 本 人 的 事 跡 已 難 考 證 , 我 們 只 知 道 他 是 非 洲 人 (但 不 一 定 是 黑 人) , 他 被 稱 為 殉 道 者 。 可 是 這 一 點 也 無 絕 對 證 據 。

表 面 看 來 , 巴 斯 卦 問 題 只 是 一 個 小 問 題 , 但 卻 是 必 要 解 決 的 。 當 時 教 徒 分 成 兩 派 , 一 派 可 能 在 耶 穌 受 難 的 星 期 五 慶 祝 復 活 節 。 因 此 , 在 一 個 教 會 裡 , 便 有 兩 組 聖 週 禮 儀 同 時 舉 行 。 明 顯 地 , 其 中 一 派 必 須 讓 步 , 而 由 教 宗 解 決 這 問 題 。

巴斯卦問題
巴 斯 卦 問 題 引 起 爭 論 , 已 不 止 一 次 。 你 們 也 許 還 記 得 : 聖 波 利 卡 (斯 麥 那 主 教) 亦 不 肯 服 從 教 宗 亞 尼 策 , 他 們 只 有 同 意 兩 派 分 立 。

不 過 , 兩 派 的 鬥 爭 卻 顯 示 了 羅 馬 的 最 高 權 力 , 大 家 都 承 認 羅 馬 曾 將 「十 四 日 派」 教 徒 革 除 了 教 籍 。

在 亞 尼 策 之 後 , 亞 洲 地 區 常 因 巴 斯 卦 問 題 而 起 爭 論 。 不 久 , 兩 派 的 衝 突 蔓 延 至 埃 及 的 亞 歷 山 大 。 教 宗 聖 味 多 爾 想 令 全 球 教 徒 都 遵 循 同 樣 的 習 慣 , 他 決 定 有 所 行 動 。 這 時 候 , 鬥 爭 正 趨 激 烈 。

邪 說 者 開 始 利 用 兩 種 不 同 的 習 慣 來 煽 動 教 徒 , 引 誘 他 們 背 教 。 孟 坦 人 在 羅 馬 宣 傳 「十 四 日」 的 習 俗 , 號 召 亞 洲 國 家 的 教 徒 。 味 多 爾 決 定 廢 止 「十 四 日」 的 風 俗 , 使 邪 說 者 無 所 施 其 技 。 他 寫 信 到 亞 洲 各 地 的 教 會 , 勸 喻 主 教 們 聽 從 他 的 旨 意 。 他 寫 給 厄 弗 所 主 教 聖 波 利 克 的 書 信 特 別 鄭 重 。 因 為 波 利 克 是 聖 若 望 宗 徒 的 承 繼 人 , 「十 四 日 派」 的 領 導 者 。 味 多 爾 的 信 已 經 遺 失 , 但 波 利 克 的 覆 函 卻 為 攸 西 卑 保 存 著 。 他 說 :

「吾 等 決 保 守 傳 統 , 此 乃 古 法 , 不 容 所 損 益 者 。」

「斐 理 伯 宗 徒 偕 長 女 及 次 女 布 拉 波 殉 道 , 其 三 女 葬 於 厄 弗 所 , 乃 聖 女 也 。 耶 穌 至 愛 之 宗 徒 若 望 , 斯 麥 那 主 教 波 利 卡 , 俱 為 信 仰 而 犧 牲 , 彼 等 並 於 十 四 日 慶 祝 復 活 節 , 其 俗 至 今 未 改 。」

信 中 雖 有 誇 張 的 說 話 , 但 議 論 極 為 周 密 , 竭 力 維 護 地 方 傳 統 。

「吾 雖 卑 微 , 不 如 汝 之 尊 貴 。 惟 吾 家 向 奉 聖 教 , 曾 任 主 教 者 七 人 , 始 終 以 十 四 日 為 復 活 節 , 未 嘗 改 易 。 吾 亦 奉 教 六 十 五 年 , 曾 與 世 界 各 地 教 徒 講 話 , 且 遍 讀 聖 書 , 明 於 事 理 , 必 不 為 汝 言 所 驚 動 。 汝 雖 尊 貴 , 然 吾 以 為 『與 其 聽 於 人 , 寧 聽 於 主 。』」

「列 位 主 教 , 與  所 見 畧 同 , 吾 已 白 首 , 閱 世 實 多 , 且 生 平 行 事 , 皆 以 基 督 之 名 。」

其 他 主 教 也 有 回 信 給 味 多 爾 , 尤 西 卑 曾 經 看 見 這 些 信 , 但 無 詳 細 記 錄 。 我 們 只 知 道 : 有 些 主 教 曾 在 小 亞 細 亞 、 巴 勒 斯 坦 、 法 國 各 地 開 會 , 聯 名 覆 信 給 教 宗 。 此 外 , 有 很 多 主 教 個 別 回 信 。

羅 馬 頒 佈 訓 令 給 全 世 界 的 主 教 , 他 們 都 服 從 了 。 由 於 他 們 意 見 一 致 , 東 西 方 便 沒 有 分 裂 。 自 幼 發 拉 的 河 兩 岸 以 至 巴 勒 斯 坦 等 地 , 都 有 良 好 的 答 覆 (雖 然 猶 太 風 俗 似 乎 應 在 巴 勒 斯 坦 佔 得 優 勢) , 只 有 亞 細 亞 省 及 鄰 近 幾 個 教 會 不 肯 服 從 。 可 是 , 這 幅 小 地 方 及 其 旅 居 外 地 的 教 徒 可 能 破 壞 整 個 教 會 的 調 和 , 聖 味 多 爾 便 決 定 用 強 硬 的 手 段 應 付 。

他 下 令 將 亞 細 亞 全 省 及 附 近 地 方 的 教 徒 革 除 教 籍 。 即 是 說 : 凡 對 復 活 節 有 異 議 的 人 都 被 革 除 教 籍 。 可 是 , 此 舉 不 能 使 各 地 的 主 教 滿 意 , 他 們 婉 言 進 諫 , 請 求 味 多 爾 用 溫 和 的 方 法 。 他 們 的 領 導 者 依 勒 內 寫 了 一 封 信 給 味 多 爾 , 這 封 信 措 詞 優 美 , 語 調 恭 謹 , 被 尤 西 俾 保 存 了 。 依 勒 內 認 為 復 活 節 問 題 不 應 引 起 革 除 教 籍 的 事 件 。 他 勸 喻 味 多 爾 效 法 前 任 教 宗 亞 尼 策 , 採 用 溫 和 的 方 法 尋 求 解 決 。

溫 和 派 終 於 得 到 勝 利 , 此 後 便 沒 有 聽 聞 革 除 教 籍 的 事 發 生 。 大 概 教 宗 不 執 行 訓 令 , 或 將 訓 令 取 消 了 。 一 些 「十 四 日 派」 教 徒 繼 續 維 持 他 們 的 傳 統 。 直 至 公 元 三 二 五 年 , 尼 西 亞 會 議 才 將 十 四 日 的 習 俗 完 全 廢 掉 。

教 徒 未 必 完 全 同 意 教 宗 所 做 的 事 , 有 時 兩 者 意 見 不 合 , 便 會 引 起 爭 辯 , 復 活 節 問 題 只 是 其 中 一 次 而 已 。 但 是 , 教 徒 們 雖 然 與 教 宗 爭 論 , 卻 能 效 法 聖 保 祿 的 精 神 , 尊 重 教 宗 最 高 的 權 力 。 (聖 保 祿 的 事 見 於 本 報 一 九 六 六 年 六 月 廿 四 日 刊 出 的 教 宗 列 傳 : 聖 保 祿 當 面 駁 斥 教 宗 聖 伯 多 祿 。 但 是 , 沒 有 人 指 責 聖 保 祿 不 服 從 。 教 宗 教 導 教 義 和 倫 理 時 , 是 不 會 錯 的 ; 可 是 , 在 個 人 行 為 上 , 未 必 沒 有 不 對 的 地 方 。 因 此 , 教 宗 也 和 普 通 人 一 樣 , 要 接 受 別 人 良 善 的 勸 告 。 任 何 人 若 有 正 確 的 理 由 , 也 可 以 像 聖 保 祿 一 樣 , 指 責 教 宗 的 過 失) 。

其他的敕令
除 復 活 節 訓 令 外 , 味 多 爾 還 有 幾 項 敕 令 , 現 在 作 一 簡 略 的 介 紹 :

希 臘 人 有 一 種 好 動 的 精 神 , 他 們 懷 疑 三 位 一 體 的 道 理 及 吾 主 耶 穌 的 天 主 性 , 因 而 創 造 了 很 多 異 端 邪 說 。

一 位 頗 有 學 問 的 皮 革 匠 , 因 信 奉 天 主 教 而 被 捕 , 押 到 總 督 面 前 受 審 。 他 怕 受 酷 刑 , 便 否 認 了 信 仰 。 後 來 , 他 往 羅 馬 , 有 人 責 備 他 背 教 。 他 說 他 沒 有 否 認 天 主 , 只 是 否 認 了 一 個 人 (指 耶 穌 基 督) 。 因 為 他 頑 固 地 宣 傳 邪 說 , 聖 味 多 爾 便 革 除 他 的 教 籍 。

味 多 爾 還 有 兩 項 敕 令 , 一 項 規 定 犯 人 必 須 在 法 庭 受 審 , 然 後 才 能 判 罪 ; 另 一 項 規 定 主 教 不 能 受 其 他 主 教 裁 判 , 他 只 在 教 宗 一 人 之 下 。

與聖味多爾同時的幾位皇帝

一、科摩達 (一八0至一九二)
正 當 教 會 逐 漸 發 展 之 際 , 異 教 徒 的 罪 惡 卻 日 甚 一 日 。 壞 風 氣 影 響 到 整 個 帝 國 。 凱 撒 的 宮 廷 更 是 萬 惡 淵 藪 。 在 這 個 罪 惡 的 時 代 裡 , 教 會 竟 能 屹 立 不 動 , 教 徒 絕 不 受 壞 風 氣 影 響 。 這 足 以 證 明 : 教 會 是 神 聖 的 , 天 主 聖 神 永 遠 與 她 在 一 起 。

安 敦 家 系 的 光 榮 王 朝 已 趨 沒 落 。 科 摩 達 荒 淫 殘 暴 , 更 甚 於 尼 羅 皇 。 劍 客 與 兇 徒 操 縱 著 國 家 大 權 , 朝 廷 重 臣 都 與 匪 徒 無 異 。 最 壞 的 一 個 渾 號 叫 「 懷 著 匕 首 的 大 臣 」 , 他 把 權 貴 們 都 視 為 敵 人 , 而 時 加 陷 害 。 每 天 必 有 人 充 軍 。 充 軍 後 , 政 府 便 沒 收 他 的 家 產 , 以 供 科 摩 達 縱 飲 狂 宴 。 當 時 , 貴 族 被 沒 者 甚 多 。

科 摩 達 最 大 的 野 心 是 想 做 一 個 英 雄 的 劍 俠 。 在 他 的 紀 念 碑 , 無 數 光 榮 的 名 銜 中 , 他 加 上 幾 行 字 , 說 他 曾 在 圓 劇 場 中 先 後 打 敗 了 一 萬 二 千 名 勇 士 。 一 九 二 年 年 尾 , 他 舉 辦 了 一 個 為 期 十 四 日 的 競 技 會 , 自 己 參 與 競 技 , 阿 諛 諂 媚 的 議 員 和 民 眾 同 聲 向 他 歡 呼 喝 采 。 最 後 那 天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 他 說 , 明 天 朝 臣 都 來 恭 賀 他 。 那 時 , 他 將 不 穿 著 朝 服 , 而 改 穿 盔 甲 及 劍 客 的 服 裝 。 扈 從 皇 帝 的 將 不 是 御 林 軍 , 而 是 劍 客 。 他 要 殺 死 那 一 年 的 兩 位 新 報 政 官 (Consuls) , 而 成 為 惟 一 的 執 政 官 , 最 高 的 勝 利 者 , 然 後 接 受 議 會 、 羅 馬 以 至 全 世 界 的 崇 拜 。

這 些 說 話 , 使 宮 中 親 信 的 人 也 覺 得 恐 懼 。 馬 喜 亞 , 御 前 大 臣 和 御 林 軍 統 領 一 同 前 來 勸 諫 。 科 摩 達 粗 暴 地 將 他 們 驅 逐 , 然 後 回 房 午 睡 。 入 睡 前 , 他 在 黑 名 單 上 加 了 十 四 個 人 , 要 把 他 們 處 死 。 其 中 包 括 馬 喜 亞 和 進 諫 的 兩 位 大 臣 。 馬 喜 亞 取 了 名 單 , 立 即 與 兩 大 臣 商 量 對 策 。 他 們 決 定 毒 殺 暴 君 , 下 手 的 時 間 則 在 科 摩 達 醒 來 , 沐 浴 之 後 。

幾 小 時 後 , 馬 喜 亞 向 皇 帝 獻 上 提 神 飲 料 。 科 摩 達 喝 下 少 許 , 便 沉 沉 睡 去 。 但 突 然 間 , 他 嘔 吐 起 來 , 竟 把 毒 藥 嘔 出 。 謀 害 者 大 驚 , 立 刻 叫 來 一 位 年 青 運 動 員 , 給 他 重 金 , 請 他 勒 死 皇 帝 。 他 們 秘 密 地 埋 了 科 摩 達 的 屍 體 , 然 後 散 播 謠 言 , 說 他 死 於 急 症 。

二、柏提那 (一九三年一月至三月)
選 出 一 位 新 皇 帝 , 是 刻 不 容 緩 的 事 。 羅 馬 提 督 柏 提 那 為 人 忠 實 , 叛 黨 想 請 他 繼 承 皇 位 。 於 是 , 御 前 大 臣 和 御 林 軍 統 領 便 去 找 他 , 他 竟 誤 會 自 己 要 被 處 死 。 當 時 , 羅 馬 局 勢 動 盪 , 良 善 的 人 都 會 有 此 恐 懼 。 柏 提 那 服 從 地 對 到 訪 的 大 臣 說 : 「我 在 等 候 著 這 消 息 (指 他 被 判 死 刑 的 消 息) 。」 大 臣 答 道 : 「你 誤 會 了 , 我 們 此 行 , 不 是 來 宣 判 你 死 刑 , 而 是 邀 請 你 承 繼 皇 位 。」 初 時 , 他 還 以 為 大 臣 們 替 他 開 玩 笑 。 經 證 實 後 , 他 才 相 信 。

現 在 , 只 要 御 林 軍 和 元 老 議 會 同 意 , 柏 提 那 便 可 以 登 位 。 這 天 晚 上 , 科 摩 達 病 死 的 謠 言 傳 開 了 。 翌 日 (一 月 一 日) , 羅 馬 人 民 互 相 慶 賀 。 逃 出 大 險 的 議 員 都 受 到 朋 友 的 祝 賀 。

群 眾 擁 著 柏 提 那 到 御 林 軍 軍 營 。 御 林 軍 統 領 向 軍 隊 宣 佈 : 「科 摩 達 縱 慾 無 度 , 已 死 於 中 風 。 這 位 柏 提 那 是 我 們 的 新 皇 帝 。」 柏 提 那 答 應 給 士 兵 們 重 賞 , 士 兵 向 他 歡 呼 , 護 衛 他 進 入 宮 殿 山 上 的 皇 宮 。

現 在 , 柏 提 那 的 皇 位 還 須 得 到 元 老 議 會 的 承 認 。 根 據 羅 馬 法 律 , 皇 帝 是 由 元 老 議 會 選 舉 的 。 柏 提 那 親 自 參 加 會 議 , 他 在 席 上 說 : 「士 兵 們 要 找 我 做 皇 帝 。 可 是 , 我 太 老 了 , 希 望 元 老 會 允 許 我 遜 位 。」

接 著 , 他 提 出 一 位 有 名 譽 的 人 , 來 接 受 帝 位 。 那 人 出 生 於 一 個 有 聲 望 的 家 庭 , 家 中 的 人 , 差 不 多 全 部 奉 了 基 督 教 。 他 自 己 也 很 可 能 是 教 徒 。

柏 提 那 雖 然 極 力 推 讓 皇 位 , 議 會 終 於 說 服 他 , 使 他 不 再 推 辭 。 柏 提 那 接 受 了 皇 位 , 便 向 議 會 宣 佈 科 摩 達 被 殺 的 事 , 因 為 現 在 已 無 須 保 守 秘 密 了 。 議 員 聞 訊 , 歡 喜 若 狂 , 竟 作 長 篇 詩 歌 詛 咒 科 摩 達 :

「詛 咒 國 賊 ,
撒 碎 他 的 屍 體 。
他 是 國 民 的 公 敵 , 鬼 神 的 讎 人 , 謀 殺 元 老 議 員 的 劊 子 手 。
用 鐵 鈎 把 他 拖 出 來 , 他 是 殺 害 議 員 的 兇 手 。
用 鐵 鈎 鈎 出 他 的 屍 體 , 因 他 連 自 己 家 人 的 生 命 也 不 放 過 。
掘 出 他 的 屍 體 , 把 他 掛 在 鐵 鈎 上 。」

從 以 上 所 引 的 一 段 文 字 , 可 見 議 員 對 科 摩 達 如 何 憤 恨 。 他 們 下 令 將 科 摩 達 的 紀 念 像 全 部 拆 去 , 要 將 他 的 名 字 從 石 碑 上 毀 滅 。 元 老 們 還 建 議 宣 佈 科 摩 達 為 國 家 公 敵 , 要 把 他 的 屍 體 掘 出 來 , 投 到 泰 伯 河 裡 。 但 是 柏 提 那 反 對 這 個 提 議 。

新 皇 帝 原 是 一 位 炭 商 的 兒 子 。 初 時 , 他 當 教 師 , 因 嫌 待 遇 微 薄 , 便 棄 職 投 軍 。 在 軍 中 , 他 升 級 很 快 , 由 百 夫 長 升 為 敍 利 亞 支 團 團 長 , 再 升 為 一 隊 軍 隊 的 護 民 官 。 後 來 , 他 當 選 元 老 會 議 員 , 再 升 任 為 執 政 官 。

柏 提 那 被 擁 戴 為 皇 帝 後 , 過 不 慣 奢 侈 的 宮 廷 生 活 , 且 對 故 皇 科 摩 達 的 暴 行 極 為 反 感 , 所 以 很 想 退 位 。 科 摩 達 在 位 時 , 朝 廷 供 養 著 一 班 游 手 好 閒 的 寄 生 蟲 。 柏 提 那 得 位 , 他 們 失 去 俸 祿 , 便 定 下 陰 謀 , 想 殺 害 他 。 三 月 廿 八 日 那 天 , 柏 提 那 要 到 文 學 會 聆 聽 一 位 詩 人 的 演 說 , 叛 黨 計 劃 在 路 上 向 他 下 手 。 軍 隊 藉 詞 要 向 皇 帝 致 敬 , 佈 滿 街 道 , 待 機 攻 擊 。 可 是 , 消 息 傳 來 : 因 為 徵 兆 不 吉 , 皇 帝 那 天 不 外 出 了 。 兵 士 正 準 備 回 營 , 叛 黨 竟 派 來 另 一 隊 軍 隊 , 說 要 攻 打 皇 宮 。 於 是 , 駐 守 街 道 的 軍 隊 跟 隨 著 他 們 , 直 衝 柏 提 那 的 宮 殿 。 柏 提 那 尚 未 知 情 , 便 返 回 樓 上 休 息 。 軍 隊 衝 入 宮 廷 , 直 入 大 堂 (大 堂 鋪 了 瓦 片 的 地 板 , 今 日 依 然 存 在) 。 柏 提 那 的 妻 子 奔 到 樓 上 , 向 柏 提 那 告 警 。 當 時 , 御 林 軍 統 領 正 在 宮 中 , 柏 提 那 命 他 安 撫 士 兵 。 可 是 , 這 位 統 領 為 人 狡 詐 , 且 曾 參 與 殺 害 科 摩 達 的 陰 謀 , 對 於 兵 變 甚 有 經 驗 。 他 知 道 當 時 形 勢 惡 劣 , 恐 怕 對 於 自 己 不 利 , 便 從 暗 道 逃 走 了 。 兵 士 鼓 噪 不 堪 , 柏 提 那 竟 挺 身 而 出 , 走 到 他 們 中 間 , 向 他 們 講 話 。 當 他 正 要 說 服 兵 士 之 際 , 一 個 野 蠻 人 突 然 把 標 槍 向 他 擲 去 , 並 高 聲 喊 道 : 「這 是 兵 士 們 給 你 的 禮 物 。」

兵 士 們 不 再 猶 疑 , 立 即 蠭 湧 上 前 , 把 柏 提 那 斬 死 , 然 後 用 矛 挑 起 他 的 頭 顱 , 返 回 御 林 軍 軍 營 。 柏 提 那 只 做 了 八 十 七 天 皇 帝 。

三、狄狄
兵士把皇位拍賣
當 時 , 柏 提 那 的 岳 父 在 御 林 軍 營 中 , 他 是 一 位 御 林 軍 長 官 , 到 來 恢 復 軍 營 的 秩 序 。 他 不 能 拯 救 女 婿 , 卻 想 自 己 做 皇 帝 。 於 是 , 他 向 士 兵 賄 賂 。 兵 士 們 想 爭 取 較 高 的 代 價 , 不 肯 立 即 接 受 他 的 金 錢 。 他 們 爬 上 牆 頭 , 向 營 外 的 人 叫 喊 , 說 他 們 正 在 拍 賣 皇 位 。

一 位 富 裕 的 議 員 名 叫 狄 狄 的 路 過 軍 營 , 聽 到 士 卒 拍 賣 皇 位 , 甚 感 興 趣 , 便 提 出 了 價 錢 。 於 是 , 柏 提 那 的 岳 父 在 營 裡 , 狄 狄 在 營 外 (軍 營 的 大 門 關 閉 了 , 士 兵 不 准 狄 狄 入 營) , 互 相 爭 出 重 價 , 情 形 與 普 通 的 拍 賣 會 差 不 多 。 結 果 , 狄 狄 以 高 價 買 得 皇 位 。 據 說 , 狄 狄 爭 購 帝 位 , 是 受 了 太 太 和 女 兒 慫 恿 的 。 因 為 他 的 女 兒 想 做 「公 主 。」

兵 士 為 狄 狄 架 起 梯 子 , 他 爬 上 牆 頭 , 跳 入 營 裡 。 兵 士 獻 上 羅 馬 帝 國 的 勳 章 , 發 誓 向 他 效 忠 。 狄 狄 委 任 了 兩 位 長 官 , 答 應 恢 復 紀 念 科 摩 達 皇 帝 , 並 且 與 爭 買 帝 位 的 人 (柏 提 那 的 岳 父) 交 朋 友 。 於 是 , 兵 士 開 啟 營 門 , 組 成 仗 義 隊 , 擁 著 狄 狄 前 往 元 老 會 。 議 員 們 齊 集 向 新 皇 帝 歡 呼 祝 賀 。 禮 成 後 , 狄 狄 返 回 皇 宮 , 柏 提 那 的 晚 餐 依 然 放 在 飯 堂 裡 。 狄 狄 認 為 故 皇 的 晚 餐 不 夠 豐 富 , 下 令 把 它 更 換 了 。

邊 境 的 軍 隊 接 得 京 城 變 亂 的 消 息 , 知 道 兩 位 皇 帝 在 三 個 月 內 先 後 被 弒 , 御 林 軍 將 帝 位 賣 給 狄 狄 。 他 們 甚 為 憤 激 。 憤 怒 的 原 因 不 是 國 家 恥 辱 , 而 是 自 己 沒 有 分 到 錢 財 。 而 且 , 邊 境 軍 隊 將 帥 都 是 英 勇 有 為 的 戰 士 。 他 們 取 得 皇 位 的 希 望 , 不 會 低 於 殷 富 的 元 老 議 員 。

阿 邊 是 大 不 列 顛 駐 軍 的 統 帥 ; 奈 澤 是 敍 利 亞 駐 軍 的 統 帥 。 義 大 利 附 近 的 駐 軍 則 由 瑟 迷 塞 佛 率 領 。 三 人 因 部 隊 擁 戴 , 都 自 稱 皇 帝 。 瑟 迷 塞 佛 最 近 羅 馬 , 他 立 刻 動 程 回 京 , 圖 謀 篡 奪 皇 位 。 羅 馬 宮 廷 大 為 震 恐 。

元 老 議 員 看 見 形 勢 轉 變 , 竟 下 令 將 狄 狄 處 死 。 派 了 一 位 普 通 士 兵 去 當 劊 子 手 。 狄 狄 縮 瑟 在 浴 室 角 落 , 喊 道 : 「我 做 了 什 麼 事 ? 殺 了 甚 麼 人 ?」 兵 士 切 斷 他 的 喉 頭 , 他 氣 絕 身 亡 , 在 位 只 有 六 十 五 日 。

四、瑟迷塞佛皇帝(公元一九三至二一一年)
瑟 迷 塞 佛 領 軍 進 迫 羅 馬 、 元 老 議 員 出 城 向 他 歡 迎 致 祝 。 瑟 迷 塞 佛 並 不 因 為 元 老 替 他 殺 了 狄 狄 而 對 他 們 表 示 客 氣 。 相 反 地 , 他 以 嚴 肅 的 態 度 表 現 自 己 的 權 威 。 當 軍 隊 接 近 羅 馬 城 時 , 他 宣 召 御 林 軍 前 來 向 他 致 敬 。 御 林 軍 遵 命 到 達 , 且 不 帶 武 裝 (這 是 慣 例) , 瑟 迷 塞 佛 指 責 他 們 謀 殺 柏 提 那 及 將 皇 位 賣 給 狄 狄 。 下 令 貶 降 他 們 的 階 級 , 遞 奪 勳 章 。 調 遣 他 們 到 羅 馬 郊 外 百 餘 里 的 地 方 戍 守 。 然 後 , 他 在 自 己 軍 隊 中 挑 選 新 御 林 軍 。

瑟 迷 塞 佛 進 入 羅 馬 城 , 受 到 元 老 會 及 人 民 熱 列 歡 迎 。 可 是 , 他 沒 有 忘 記 兩 位 爭 奪 皇 位 的 人 。 他 要 消 滅 了 阿 邊 和 奈 澤 , 才 可 以 高 枕 無 憂 。 為 了 避 免 兩 面 受 敵 , 他 寫 信 到 大 不 列 顛 , 封 阿 邊 為 「 凱 撒 」 , 答 應 與 他 共 管 羅 馬 帝 國 。 當 時 , 奈 澤 在 安 提 縱 情 享 樂 。 瑟 迷 塞 佛 切 斷 他 的 道 路 , 使 他 無 法 威 脅 羅 馬 。 然 後 帶 領 軍 隊 御 駕 親 征 (塞 佛 只 在 羅 馬 停 留 了 三 十 天) , 屢 次 擊 敗 奈 澤 的 軍 隊 , 攻 陷 安 提 , 殺 死 奈 澤 。 塞 佛 班 師 回 國 , 順 路 攻 打 拜 占 庭 。 圍 困 了 兩 年 , 然 後 把 城 攻 破 。 他 痛 恨 拜 占 庭 人 對 他 抵 抗 , 便 拆 毁 了 他 們 的 防 禦 設 備 。

現 在 , 只 餘 下 大 不 列 顛 的 阿 道 。 他 發 覺 塞 佛 對 他 不 誠 實 , 便 決 定 發 動 戰 爭 。

元 老 議 會 對 塞 佛 畏 忌 非 常 , 便 向 阿 邊 請 求 援 助 。 阿 邊 渡 過 英 倫 海 峽 , 進 入 法 國 , 自 稱 為 奧 古 斯 都 (即 最 高 統 治 者) 。 塞 佛 行 軍 快 如 閃 電 , 突 然 從 亞 洲 趕 返 , 將 阿 道 的 軍 隊 殺 至 片 甲 不 留 。 塞 佛 殺 死 阿 道 , 割 下 他 的 頭 顱 , 附 上 一 封 恐 嚇 信 , 送 往 元 老 議 會 。 (公 元 一 九 七 年 二 月 十 五 日) 後 來 , 四 十 一 位 議 員 被 判 抄 家 。

內 戰 結 束 了 。 塞 佛 費 了 不 到 四 年 的 時 間 , 便 消 滅 了 三 位 皇 帝 ── 羅 馬 城 的 狄 狄 、 法 國 的 阿 邊 和 敍 利 亞 的 奈 澤 。 現 在 , 他 可 以 高 枕 無 憂 地 住 在 宮 殿 山 。 在 他 以 前 , 有 四 位 皇 帝 建 築 了 巍 峨 壯 麗 的 宮 殿 。 但 這 些 都 不 能 令 他 滿 意 。 他 要 另 建 一 座 更 奢 侈 更 宏 偉 的 宮 殿 。 將 來 , 寫 聖 宰 斐 琳 教 宗 列 傳 的 時 候 , 便 會 把 他 建 宮 殿 的 經 過 情 形 交 代 清 楚 。

瑟迷塞佛與基督徒
塞 佛 對 基 督 徒 極 其 容 忍 , 甚 至 可 說 「相 當 友 善 。」 他 的 長 子 在 里 昂 出 世 , 他 僱 用 一 位 信 奉 基 督 教 的 媬 姆 。 公 元 一 八 九 年 , 他 任 執 政 官 。 當 時 , 馬 喜 亞 的 影 響 力 正 達 到 最 高 峰 , 很 多 基 督 徒 進 入 宮 庭 。 到 他 即 位 , 這 些 教 徒 仍 有 不 少 留 在 宮 裡 。 塞 佛 特 別 懷 念 科 摩 達 皇 帝 , 因 而 傾 向 他 所 走 的 道 路 , 容 忍 基 督 徒 傳 教 。

塞 佛 對 科 摩 達 十 分 仰 慕 , 自 稱 為 他 的 兄 弟 。 因 此 他 便 成 了 安 敦 家 族 的 一 員 , 他 把 長 子 命 名 「馬 可 奧 利 安 敦 。」

據 特 滔 良 說 : 塞 佛 兒 子 的 老 師 , 有 一 位 奉 教 的 奴 隸 , 是 精 通 醫 術 的 。 一 次 , 塞 佛 患 病 , 群 醫 束 手 , 那 奴 隸 竟 然 把 他 治 癒 。 塞 佛 希 望 他 常 在 自 己 身 邊 , 便 把 他 從 主 人 處 接 來 , 讓 他 在 宮 殿 裡 居 住 。

特 滔 良 又 說 : 塞 佛 凱 旋 回 國 , 進 入 羅 馬 城 的 時 候 , 人 民 都 在 瘋 狂 地 慶 祝 。 他 們 對 神 聖 的 皇 帝 過 於 諂 媚 , 慶 祝 儀 式 必 然 包 括 邪 神 的 祭 禮 。 基 督 徒 們 潔 身 自 愛 , 不 肯 參 加 那 些 儀 式 。 塞 佛 的 部 下 將 基 督 徒 不 參 加 典 禮 的 事 向 塞 佛 報 告 。 塞 佛 不 但 沒 有 懲 罰 教 徒 , 而 且 公 開 演 說 , 在 群 眾 面 前 讚 美 他 們 。 在 羅 馬 內 戰 中 , 教 徒 一 直 秘 密 地 擁 護 塞 佛 。 塞 佛 攻 陷 拜 占 庭 時 , 一 位 敵 方 的 軍 官 喊 道 : 「基 督 徒 , 你 們 慶 祝 吧 !」 塞 佛 的 勝 利 即 是 基 督 徒 的 成 功 。

一 八 五 六 年 , 在 宮 庭 的 幼 稚 園 (Paedagogium) 牆 壁 上 發 現 一 幅 恐 怖 的 圖 畫 。 畫 中 有 一 個 驢 頭 人 身 的 人 ,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 在 他 旁 邊 , 還 有 一 個 人 像 , 下 面 寫 著 「亞 歷 沙 向 天 主 祈 禱」 明 顯 地 , 這 幅 畫 是 對 基 督 徒 的 諷 刺 。 一 位 考 古 家 在 圖 畫 附 近 辨 認 出 兩 行 字 : 「天 主 幫 助 你」 、 「刺 班 主 教 。」 當 然 , 這 些 又 是 挖 苦 教 徒 的 說 話 。 教 徒 如 果 沒 有 受 到 進 一 步 的 迫 害 , 已 算 十 分 幸 運 了 。 不 過 , 這 幅 圖 畫 的 存 在 , 正 可 證 明 宮 廷 裡 有 奉 教 的 家 族 。

據 史 家 記 載 : 塞 佛 的 兒 子 與 一 「猶 太 男 童」 是 很 要 好 的 朋 友 。 那 「猶 太 男 童」 很 可 能 是 基 督 徒 。 這 個 兒 子 便 是 後 來 的 卡 拉 卡 拉 皇 帝 , 他 幼 年 時 的 媬 姆 也 是 基 督 徒 , 上 文 已 提 及 這 一 點 。

只 有 在 這 種 和 平 謐 靜 的 氣 氛 下 , 味 多 爾 才 有 機 會 在 各 地 召 開 主 教 會 議 , 來 解 決 巴 斯 卦 問 題 。 在 很 多 地 方 主 教 集 會 , 雖 然 引 起 當 政 者 注 意 , 但 是 沒 有 遇 到 迫 害 。

特滔良
我 們 若 就 上 述 情 形 去 斷 定 基 督 徒 從 此 得 到 了 長 久 的 和 平 , 那 是 犯 了 極 大 的 錯 誤 。 特 累 詹 曾 下 敕 旨 , 准 許 任 何 人 控 訴 基 督 徒 , 而 且 准 許 將 承 認 信 教 的 基 督 徒 處 死 。 這 項 敕 旨 留 在 法 律 書 中 , 教 徒 仍 有 受 迫 害 的 危 險 。 根 據 當 時 文 獻 所 載 , 異 教 徒 依 然 有 一 種 殺 害 基 督 徒 的 狂 熱 , 而 且 常 常 受 到 地 方 的 官 吏 煽 動 。 塞 佛 的 態 度 也 漸 漸 轉 變 , 最 後 引 致 全 面 性 的 迫 害 。

我 們 主 要 史 料 的 來 源 是 特 滔 良 的 著 作 。 他 有 兩 本 書 , 一 本 作 於 一 九 七 年 , 第 二 本 作 於 一 九 八 至 二 0 0 年 間 。 第 二 本 書 是 第 一 本 書 的 續 集 , 二 書 主 題 相 近 , 都 是 辯 論 文 學 的 不 朽 巨 著 。 特 滔 良 不 只 替 教 徒 辯 護 , 更 以 嚴 厲 的 字 句 , 痛 駡 異 教 徒 的 罪 惡 。 聖 味 多 爾 很 可 能 知 道 這 兩 本 書 。

聖味多爾之死
與 其 他 早 期 教 宗 相 同 , 味 多 爾 也 得 了 「 殉 道 者 」 的 稱 號 。 而 且 , 他 殉 道 的 可 能 性 極 高 。 味 多 爾 葬 在 梵 蒂 岡 。 據 主 教 書 所 載 , 他 的 瞻 禮 在 七 月 十 二 日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4 月 14 日 至 1967 年 6 月 2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