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Zephyrinus
聖才斐 (聖宰斐琳)

 

就任及逝世: 199 ~ 217

 
聖 宰 斐 琳 (意 思 有 如 和 風 的 溫 暖) 統 領 聖 教 會 的 時 期 , 恰 值 羅 馬 皇 帝 瑟 塞 佛 執 政 末 期 和 他 的 兒 子 卡 拉 卡 拉 在 位 的 年 代 。 他 很 認 真 遵 守 教 義 , 所 以 和 孟 坦 派 的 特 滔 良 以 及 號 稱 反 皇 的 依 波 里 多 不 合 。 他 們 在 著 作 內 對 聖 宰 斐 琳 加 以 諸 多 嚴 厲 的 指 責 , 但 是 後 世 終 於 替 他 澄 清 。 當 時 的 聖 教 會 , 一 方 面 在 內 受 這 些 叛 徒 的 攻 擊 , 另 一 方 面 又 受 到 外 間 最 嚴 重 的 迫 害 ; 不 過 終 於 飽 經 磨 練 得 到 光 榮 的 勝 利 。

在 種 種 憂 患 之 中 , 最 難 對 付 的 便 是 特 滔 良 的 叛 變 。 毫 無 疑 問 地 他 是 聖 教 會 有 史 以 來 最 有 口 才 的 辯 士 , 不 過 他 的 成 就 造 成 日 後 的 災 害 。 他 有 些 矯 枉 過 正 , 不 能 容 他 人 的 弱 點 , 所 以 漸 漸 誤 入 一 個 以 苦 行 為 標 榜 的 孟 坦 派 之 中 。 其 實 這 個 教 派 , 荒 謬 異 常 , 而 且 充 滿 罪 惡 。

聖 依 波 里 多 , 在 這 個 時 候 未 成 聖 人 , 也 專 和 教 宗 作 對 。 他 本 是 一 個 有 學 問 的 法 律 家 , 又 是 一 個 很 克 己 的 天 主 教 徒 。 為 了 種 種 不 可 思 議 的 原 因 , 和 教 會 發 生 歧 見 。 他 很 倔 強 地 反 對 聖 宰 斐 琳 和 他 的 後 繼 者 加 理 多 , 對 他 們 加 以 種 種 的 攻 擊 。 可 是 在 他 死 前 , 他 完 全 及 正 式 地 取 消 他 的 指 責 。 最 後 因 他 光 榮 的 殉 道 , 被 列 入 聖 品 。 有 些 人 很 幽 默 地 叫 他 作 反 對 教 皇 的 保 護 聖 人 。

除 了 這 些 不 如 意 的 事 之 外 , 幸 而 還 有 幾 件 值 得 安 慰 的 事 。 聖 宰 斐 琳 在 羅 馬 得 以 見 到 一 個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國 王 。 這 個 國 王 帶 了 許 多 隨 從 來 拜 見 塞 佛 拉 皇 帝 。 他 便 是 阿 布 加 九 世 , 俄 斯 連 國 的 國 王 。 這 個 國 的 首 都 是 伊 得 撒 , 這 個 國 家 是 由 宗 徒 的 時 代 便 歸 奉 天 主 教 的 。 羅 馬 的 天 主 教 徒 能 夠 看 見 一 個 信 奉 天 主 教 徒 的 國 王 , 當 然 覺 得 很 高 興 。

聖 宰 斐 琳 又 很 快 慰 地 看 見 當 時 天 主 教 文 學 的 發 達 。 那 時 聖 依 勒 內 正 在 完 成 他 的 偉 大 的 著 作 , 用 來 對 付 那 些 異 端 邪 說 。 在 他 的 著 作 內 , 他 歸 納 起 當 時 諾 斯 派 及 孟 坦 派 各 派 系 所 推 行 的 各 種 謬 論 , 一 一 加 以 駁 斥 。 亞 歷 山 大 城 的 格 肋 孟 又 在 整 頓 他 的 學 院 , 及 寫 了 著 名 的 三 部 書 。 他 綜 括 耶 穌 基 督 的 教 義 , 使 讀 者 能 夠 明 瞭 道 德 的 基 礎 。 俄 利 貞 , 一 個 劃 時 代 的 天 才 , 正 在 開 始 表 現 他 的 才 華 , 他 不 只 精 通 當 時 的 學 理 , 而 且 更 能 創 造 新 思 想 。 他 的 權 威 在 奧 斯 定 未 出 現 以 前 , 沒 有 人 可 以 追 得 上 。 甚 至 在 這 個 時 候 , 特 滔 良 也 未 離 開 教 會 。 依 波 里 多 除 了 和 教 皇 作 對 之 外 , 又 努 力 排 斥 各 家 邪 說 。 他 關 於 三 位 一 體 這 端 教 理 的 各 種 爭 論 , 提 出 了 很 好 的 意 見 , 他 對 於 聖 經 的 註 解 , 比 俄 利 貞 更 加 貼 切 , 雖 然 沒 有 後 者 那 樣 的 深 奧 和 有 見 地 。

最 後 , 聖 宰 斐 琳 又 得 以 見 到 在 羅 馬 帝 國 各 處 的 信 徒 們 、 在 種 種 迫 害 酷 刑 下 所 作 的 英 勇 事 蹟 。

瑟迷塞佛
在 聖 味 多 爾 的 時 代 , 塞 佛 拉 對 天 主 教 徒 相 當 溫 和 。 在 那 時 候 , 他 忙 於 作 戰 , 所 以 在 他 登 位 後 的 最 初 六 年 內 沒 有 時 間 對 天 主 教 徒 迫 害 。 他 在 羅 馬 居 停 的 時 間 甚 短 。 在 公 曆 一 九 三 年 登 位 之 後 , 不 過 住 了 一 個 月 。 在 公 曆 一 九 六 年 , 又 只 住 了 幾 天 。 翌 年 他 停 留 在 羅 馬 有 三 個 月 , 然 後 才 出 征 波 斯 國 。 這 次 出 征 很 成 功 。 他 佔 領 了 波 斯 國 的 首 都 , 獲 戰 利 品 無 數 , 賞 給 他 的 軍 士 。 又 俘 擄 奴 隸 十 萬 人 。 羅 馬 軍 為 報 謝 他 的 功 勞 , 以 奧 古 斯 都 的 尊 號 加 於 他 的 長 子 , 又 稱 他 另 一 兒 子 為 凱 撒 。

於 是 他 又 忙 於 整 頓 東 方 領 域 , 劃 分 省 份 , 使 易 於 管 治 。 他 使 東 方 好 幾 個 城 巿 , 面 目 一 新 , 尤 其 是 希 利 俄 , 所 謂 太 陽 之 城 , 那 時 十 分 繁 盛 。 他 完 成 了 那 所 偉 大 的 朱 比 德 廟 , 我 們 今 天 看 到 它 的 殘 址 , 仍 可 想 像 到 他 當 時 怎 樣 落 力 建 設 。

雖 然 他 是 非 洲 人 , 他 卻 愛 好 東 方 。 他 的 皇 后 朱 利 亞 是 敍 利 亞 人 , 對 他 的 影 響 很 大 , 她 勸 他 善 待 東 方 人 , 她 的 國 人 由 此 對 她 很 感 激 , 尊 稱 她 為 主 母 朱 利 亞 。 她 又 被 叫 作 軍 隊 的 主 母 。 她 是 一 個 很 出 色 的 婦 人 , 是 挨 美 薩 一 個 太 陽 神 祭 司 女 兒 。 她 和 她 的 姊 姊 朱 利 亞 密 沙 , 和 她 的 兩 姪 女 同 住 。 她 們 四 個 人 都 以 美 麗 聰 慧 著 名 。 她 們 都 受 當 時 帝 國 內 盛 行 的 各 種 怪 異 學 說 所 吸 引 , 尤 其 密 斯 拉 教 和 孟 坦 教 。

塞 佛 拉 手 下 有 很 多 能 幹 的 官 員 和 學 者 , 他 們 都 以 執 政 和 司 法 著 名 。 他 很 能 和 他 的 臣 下 同 樂 , 待 他 的 部 屬 如 朋 友 。 他 在 出 巡 的 時 候 , 問 及 境 內 一 切 風 土 人 情 , 巨 細 無 遺 , 非 為 遊 覽 , 乃 視 為 一 個 執 政 者 明 瞭 其 臣 民 的 職 責 。 有 了 他 的 顧 問 們 追 隨 左 右 , 他 躬 自 處 理 帝 國 境 內 一 切 事 務 。 但 是 羅 馬 城 已 非 如 以 前 一 樣 為 帝 都 , 冥 冥 之 中 , 好 像 天 主 有 意 驅 逐 那 些 皇 帝 離 開 這 個 偉 大 的 城 巿 , 留 回 給 自 己 之 用 。

公曆二0二年的法令
塞 佛 拉 於 公 曆 二 0 二 年 到 巴 勒 斯 坦 。 這 個 地 方 猶 太 人 發 生 暴 亂 , 使 他 要 親 臨 鎮 壓 。 他 在 當 地 立 下 許 多 法 令 , 嚴 禁 人 們 加 入 猶 太 宗 教 , 違 者 施 以 重 刑 。 對 天 主 教 也 發 出 同 樣 的 禁 令 。

凡 羅 馬 人 自 己 照 猶 太 人 禮 法 或 允 許 他 們 的 奴 隸 行 割 損 禮 者 , 全 部 家 產 充 公 , 終 身 放 逐 於 一 荒 島 上 。 醫 士 們 施 行 此 種 手 術 者 被 處 死 。 猶 太 人 買 入 非 猶 太 籍 的 奴 隸 而 令 他 們 受 割 損 禮 者 亦 受 放 逐 或 處 死 。

對 於 天 主 教 徒 的 法 令 , 在 歷 史 文 獻 上 我 們 尋 不 到 清 楚 的 記 述 。 但 是 這 些 法 令 的 後 果 , 我 們 卻 可 以 在 歷 史 上 明 顯 地 看 出 來 。 對 於 傳 播 天 主 教 這 個 罪 , 懲 罰 是 酷 刑 至 死 。 公 曆 二 0 二 年 的 法 令 , 將 天 主 教 徒 劃 分 為 兩 大 類 。 一 種 是 生 於 天 主 教 的 。 第 二 種 是 歸 化 入 教 的 。 新 的 法 令 沒 有 管 制 第 一 種 , 因 他 們 仍 受 特 累 詹 勅 令 所 對 付 。 第 二 種 的 人 卻 受 新 的 法 令 所 禁 制 。 塞 佛 拉 對 於 歸 依 天 主 教 的 人 , 和 他 們 的 引 導 者 都 懲 罰 。 司 法 官 不 必 要 等 待 私 人 控 訴 , 才 採 取 行 動 。 很 明 顯 地 一 切 負 責 傳 播 天 主 教 的 人 , 包 括 教 宗 、 主 教 和 教 士 , 都 要 受 到 迫 害 。 塞 佛 拉 自 己 究 竟 知 道 不 知 道 他 的 法 令 所 引 起 的 後 果 呢 ? 或 是 因 為 他 看 見 第 三 世 紀 初 期 天 主 教 的 擴 展 而 引 起 恐 懼 呢 ? 多 數 不 是 的 。 可 能 他 是 受 了 週 圍 異 教 徒 的 哲 學 家 , 祭 司 和 官 員 們 所 慫 恿 的 。

對天主教徒的迫害
迫 害 行 動 , 首 先 發 生 於 埃 及 (塞 佛 拉 於 公 曆 二 0 二 年 到 那 裡) , 後 來 蔓 延 及 全 帝 國 。

在 埃 及 , 俄 利 貞 的 父 親 因 信 奉 天 主 教 被 砍 頭 。 他 的 兒 子 , 那 時 不 過 是 一 個 年 青 的 學 生 , 立 志 要 殉 道 , 想 跑 出 來 自 首 。 他 的 母 親 不 得 不 將 他 的 衣 服 藏 起 來 , 以 阻 止 他 外 出 。 他 既 不 能 入 監 獄 和 他 的 父 親 會 合 , 便 寫 了 許 多 信 來 鼓 勵 他 , 勸 他 不 要 因 為 他 們 母 子 之 故 而 軟 弱 起 來 。 當 格 肋 孟 , 那 時 天 主 教 的 哲 學 院 長 , 遵 從 耶 穌 的 訓 言 「當 他 們 在 一 個 地 方 迫 害 你 時 , 快 逃 往 別 處」 , 而 躲 避 迫 害 時 , 俄 利 貞 卻 補 充 了 他 的 空 位 , 由 學 生 一 變 而 成 為 師 長 。 雖 然 他 作 了 這 次 勇 敢 行 動 , 卻 能 免 於 迫 害 , 而 他 的 徒 眾 卻 每 天 都 被 送 於 裁 判 官 前 處 死 。

波 塔 面 , 這 個 聖 潔 的 童 貞 , 可 能 是 他 的 徒 眾 之 一 。 她 和 她 的 母 親 一 併 被 人 告 發 。 她 是 一 個 女 奴 , 她 的 主 人 垂 涎 她 的 美 色 , 不 得 所 逞 , 便 告 發 她 是 天 主 教 徒 。 可 是 種 種 酷 刑 恐 嚇 皆 不 能 使 這 個 女 子 屈 服 。 於 是 他 們 將 她 和 她 的 母 親 一 併 處 以 火 刑 燒 死 。 她 是 被 慢 慢 吊 下 於 一 盛 滿 正 在 焚 燒 的 柏 油 的 大 釜 中 , 死 狀 甚 為 慘 酷 。 帶 領 她 往 受 刑 的 兵 士 , 對 她 十 分 敬 愛 , 設 法 使 她 不 受 當 時 聚 集 四 周 的 暴 徒 們 的 侮 辱 。 波 塔 面 說 : 「提 起 勇 氣 吧 。 在 我 死 後 , 我 會 替 你 懇 求 吾 主 的 救 恩 , 以 報 答 你 今 日 對 我 的 仁 慈 。」 後 來 這 個 兵 士 當 那 些 人 要 他 宣 誓 信 從 邪 教 時 , 自 稱 是 天 主 教 徒 , 於 是 便 立 刻 被 砍 頭 。 波 塔 面 在 她 殉 道 後 的 第 三 天 對 他 顯 現 , 向 他 預 言 他 將 會 得 永 生 之 樂 。

看 見 了 這 些 流 血 慘 事 , 俄 利 貞 後 來 寫 道 「我 們 見 到 殉 道 者 , 前 仆 後 繼 , 源 源 不 絕 。」

在羅馬帝國非洲省份的迫害
在 這 個 省 份 , 迫 害 是 如 此 的 慘 烈 , 尤 其 是 在 迦 太 基 , 許 多 人 深 信 是 世 界 末 日 來 臨 。 最 特 出 的 殉 道 者 , 是 聖 伯 爾 伯 都 亞 和 她 的 伴 侶 。 伯 爾 伯 都 亞 是 迦 太 基 鄰 近 區 域 一 個 出 身 高 貴 的 女 子 , 她 的 伴 侶 其 中 有 兩 個 是 女 奴 (斐 利 琪 大 是 其 中 之 一) , 另 外 的 兩 個 是 男 子 。 他 們 都 是 學 習 教 會 道 理 的 , 被 拘 捕 之 後 , 他 們 立 即 領 洗 。 他 們 的 導 師 不 久 也 和 他 們 會 合 , 因 為 他 走 出 來 自 首 。

他 們 殉 道 的 事 跡 在 天 主 教 會 的 歷 史 上 寫 下 光 榮 的 一 頁 , 且 是 千 真 萬 確 , 沒 有 杜 撰 的 。 大 部 份 是 聖 伯 爾 伯 都 亞 自 己 寫 的 自 傳 , 結 尾 是 別 人 替 她 寫 的 。 我 們 今 日 讀 到 這 篇 傳 記 , 描 寫 當 時 她 的 慈 父 怎 樣 為 她 流 下 熱 淚 , 又 她 怎 樣 因 與 她 的 兒 子 隔 離 時 哀 傷 欲 絕 , 鮮 有 不 受 感 動 者 。 最 後 他 們 將 她 的 嬰 孩 交 還 給 她 , 她 寫 道 「自 從 那 個 時 候 起 , 我 便 再 不 感 覺 痛 苦 了 , 我 的 囚 牢 變 成 一 個 最 可 愛 的 居 停 。」

在 全 篇 文 字 內 , 作 者 最 顯 著 的 心 情 是 和 平 、 坦 白 、 簡 樸 和 幽 默 。 「在 人 世 , 我 通 常 是 快 活 的 。」 伯 爾 伯 都 亞 寫 道 「死 後 我 會 更 加 快 活」 裁 判 官 向 她 迫 問 道 「伯 爾 伯 都 亞 , 你 願 否 向 諸 神 奉 獻 呢 ?」「我 有 如 我 的 名 所 示 一 樣 , 伯 爾 伯 都 亞 意 思 就 是 不 變 的 。」 他 們 對 法 官 和 獄 卒 絕 不 畏 怯 , 有 時 據 理 力 爭 他 們 應 享 的 權 利 。 他 們 起 先 不 許 由 外 間 親 族 帶 給 食 糧 , 伯 爾 伯 都 亞 便 譏 諷 法 官 說 「你 們 怎 可 以 薄 待 我 們 呢 ? 我 們 終 究 是 羅 馬 皇 帝 的 御 囚 , 如 果 送 給 猛 獸 時 我 們 不 夠 肥 大 , 於 你 的 面 上 也 不 好 看 。」 自 此 之 後 他 們 的 待 遇 便 獲 改 善 。

伯 爾 伯 都 亞 有 一 次 發 了 一 個 很 生 動 的 夢 。 她 夢 見 她 已 死 的 弟 弟 代 諾 。 她 見 他 擺 出 痛 苦 的 臉 孔 , 正 在 設 法 向 一 個 水 槽 的 邊 緣 取 水 解 渴 , 不 得 成 功 。 她 明 白 他 正 在 煉 獄 。 到 翌 日 , 她 全 日 祈 禱 , 求 使 他 得 以 解 脫 。 翌 晚 她 再 夢 見 他 , 在 眾 聖 人 之 中 , 歡 樂 無 限 。 她 知 道 他 已 升 入 天 堂 , 自 己 亦 感 覺 到 無 以 形 容 的 高 興 。 她 又 有 其 他 的 夢 , 看 見 她 們 將 來 的 掙 扎 , 最 後 終 於 得 到 勝 利 。

斐 利 琪 大 入 獄 時 候 , 正 懷 孕 著 。 她 憂 懼 自 己 不 能 隨 眾 人 一 起 殉 道 (殘 酷 的 羅 馬 人 , 也 不 忍 將 懷 孕 婦 女 送 入 獅 口) , 所 以 她 求 孩 子 早 日 產 出 。 當 臨 盆 的 時 候 , 她 在 獄 室 內 呻 吟 痛 苦 。 她 的 守 卒 便 問 她 道 「如 果 你 不 能 忍 受 產 子 的 痛 苦 , 將 來 你 怎 可 以 殉 道 ?」 她 答 「你 不 必 替 我 著 急 , 在 殉 道 之 日 , 主 耶 穌 將 會 與 我 同 在 , 替 我 戰 勝 一 切 痛 苦 。」

她 們 受 刑 的 前 一 日 , 例 有 一 餐 豐 盛 的 酒 餚 給 她 們 , 且 任 由 公 眾 參 觀 。 和 她 們 一 同 被 囚 的 傳 教 導 師 看 見 這 些 無 知 的 異 教 徒 , 瞪 視 著 她 們 , 便 大 聲 向 他 們 說 「你 們 看 什 麼 ? 難 道 明 天 你 們 沒 有 機 會 欣 賞 你 們 憎 恨 的 人 嗎 ? 不 要 緊 , 看 個 飽 吧 。 當 最 後 審 判 之 日 , 你 們 便 可 以 認 得 我 們 了 。」 許 多 人 聽 見 了 這 個 說 話 , 羞 愧 無 限 , 便 改 信 天 主 教 。

後 來 結 局 終 於 來 臨 。 次 日 , 他 們 每 一 個 被 各 種 不 同 的 猛 獸 撲 殺 , 有 如 他 私 下 所 望 , 為 了 光 榮 天 主 。 那 個 傳 教 導 師 , 對 熊 特 別 害 怕 , 他 祈 禱 不 要 被 熊 襲 擊 , 寧 願 受 豹 所 殺 。 在 那 天 , 他 卻 被 放 在 一 隻 熊 的 附 近 , 那 隻 熊 卻 不 襲 擊 他 , 後 來 一 隻 豹 子 撲 咬 他 的 咽 喉 。 他 對 他 的 守 卒 說 「看 見 我 祈 禱 得 允 許 , 你 應 該 堅 信 天 主 。」 他 拿 了 一 隻 戒 指 , 將 它 浸 入 自 己 的 血 , 給 與 這 個 守 卒 , 然 後 安 詳 地 死 去 。 伯 爾 伯 都 亞 被 一 條 牛 衝 擊 , 她 毫 不 覺 得 , 卻 跑 去 幫 助 斐 利 琪 大 , 並 問 守 卒 那 條 牛 幾 時 會 向 她 們 襲 擊 。 後 來 劊 子 手 奉 命 將 她 們 刺 死 , 伯 爾 伯 都 亞 的 劊 子 手 的 手 震 顫 得 這 樣 厲 害 , 只 可 能 將 她 刺 傷 。 她 握 著 他 的 手 , 將 劍 尖 指 向 她 自 己 的 咽 喉 , 遂 將 她 結 束 性 命 。

在小亞細亞地方的迫害
迫 害 行 動 在 這 個 區 域 雖 然 在 歷 史 上 沒 有 明 確 的 記 載 , 可 是 由 歷 代 許 多 作 家 的 暗 示 , 我 們 知 道 在 有 些 省 份 內 是 十 分 慘 烈 的 。 孟 坦 派 的 徒 眾 , 仍 然 有 很 多 人 數 , 他 們 和 異 教 徒 聯 合 起 來 , 對 天 主 教 徒 攻 擊 , 無 異 落 井 下 石 。 他 們 以 為 天 主 教 徒 太 過 隨 便 , 有 辱 聖 潔 的 福 音 , 應 該 加 以 滅 絕 。

在羅馬的迫害
在 公 曆 二 0 三 年 , 或 是 二 0 二 年 末 , 塞 佛 拉 離 開 羅 馬 十 年 重 回 , 他 究 竟 會 不 會 留 在 那 裡 呢 ? 如 果 他 留 下 , 基 督 徒 們 當 然 想 知 道 他 會 不 會 厲 行 迫 害 行 動 。

其 實 他 當 時 對 宗 教 沒 有 多 大 興 趣 , 他 只 任 他 的 法 令 自 然 發 展 , 視 當 時 的 裁 判 官 是 否 熱 心 執 行 而 定 。 他 的 慾 望 只 是 想 花 費 金 錢 。

在 卡 比 托 山 的 山 腳 , 他 立 了 一 道 凱 旋 牌 樓 , 我 們 今 日 仍 可 以 見 到 , 是 建 築 學 上 三 重 式 拱 門 的 始 祖 。 是 用 來 表 示 羅 馬 帝 國 對 她 的 君 主 的 感 激 , 因 為 他 成 功 地 擴 張 了 她 的 版 圖 。 牌 樓 上 的 頌 詞 , 是 寫 給 瑟 連 塞 佛 和 他 的 兩 個 兒 子 , 卡 拉 卡 拉 和 基 塔 的 。 基 塔 的 名 字 後 來 被 他 的 兄 弟 在 謀 殺 了 他 之 後 除 去 。 那 拱 門 上 並 且 有 描 述 各 處 的 勝 利 , 以 及 東 方 的 爭 端 怎 樣 被 處 理 。 所 有 那 些 國 家 大 事 都 由 精 美 刻 出 來 的 功 牌 和 浮 雕 人 像 來 代 表 。

羅 馬 的 萬 神 廟 又 給 修 葺 回 復 舊 觀 。 最 後 塞 佛 拉 又 在 宮 殿 山 上 , 替 自 己 蓋 了 一 所 輝 煌 的 宮 殿 。

關 於 當 時 在 羅 馬 雷 厲 風 行 的 迫 害 運 動 , 我 們 在 歷 史 上 找 不 出 任 何 痕 跡 。 各 殉 道 者 的 事 蹟 已 經 全 部 散 失 。 但 是 在 羅 馬 城 內 , 我 們 仍 然 可 以 找 出 許 多 證 據 。 我 們 可 以 從 那 些 墓 穴 , 特 別 是 聖 加 理 多 的 , 便 知 道 當 時 迫 害 的 程 度 。

加 理 多 後 來 繼 聖 宰 斐 琳 為 教 宗 , 在 當 時 是 他 的 首 席 執 事 , 負 責 管 理 現 在 用 他 的 名 字 紀 念 的 墓 地 。 因 為 歷 年 昇 平 的 原 故 , 他 可 以 專 心 裝 飾 這 些 墓 地 。 可 是 突 然 間 , 在 我 們 指 述 的 這 個 時 候 , 在 這 修 飾 的 工 作 停 頓 起 來 。 秘 密 的 出 口 , 曲 折 的 路 徑 , 和 突 然 在 半 空 中 斷 的 階 梯 (使 人 不 得 不 用 梯 子 才 可 以 攀 上 墓 穴 的 室 內) ; 種 種 的 跡 象 , 都 證 明 當 時 的 迫 害 行 動 , 有 如 特 滔 良 所 說 : 「每 一 天 我 們 都 受 包 圍 , 天 天 都 有 人 被 告 發 , 他 們 在 我 們 集 會 的 中 間 走 來 拘 走 教 徒 。」

在法國的迫害
塞 佛 拉 不 只 自 己 想 做 一 個 好 皇 帝 , 他 也 想 他 的 兩 個 兒 子 , 免 於 受 宮 廷 生 活 所 引 誘 。 他 將 他 們 送 往 軍 隊 中 , 受 刻 苦 生 活 磨 練 , 將 來 得 以 成 為 好 的 君 主 。 當 大 不 列 顛 的 族 人 叛 變 時 , 他 認 為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機 會 。 他 離 開 羅 馬 , 橫 越 法 國 , 來 到 里 昂 。 以 前 當 他 是 這 個 地 方 的 總 督 的 時 候 , 他 對 天 主 教 徒 很 寬 大 。 但 是 時 勢 變 了 , 這 一 次 里 昂 最 有 名 的 市 民 , 它 的 主 教 依 勒 內 殉 了 道 。 又 根 據 古 典 記 載 , 有 十 萬 九 千 個 殉 道 者 被 屠 殺 。 「天 主 教 徒 的 血 浸 灑 了 城 內 各 街 道」 , 一 個 作 者 這 樣 寫 道 : 「因 為 魔 鬼 在 這 個 區 域 煽 動 了 這 些 禍 亂 , 使 這 許 多 人 在 這 個 暴 君 的 手 上 被 屠 殺 。 我 們 不 可 以 估 計 犧 牲 者 的 數 目 和 他 們 的 名 字 , 但 是 這 些 人 都 已 得 升 天 堂 。 這 個 迫 害 者 使 依 勒 內 在 他 的 面 前 受 酷 刑 , 然 後 才 將 他 處 死 。 」

塞佛拉之死•卡拉卡拉和基塔•迫害行動的終止
這 些 慘 烈 的 迫 害 不 能 持 久 。 大 約 在 公 曆 二 一 二 年 , 迫 害 行 動 漸 漸 變 弱 。 由 這 個 時 候 起 直 至 公 曆 二 四 九 年 , 在 一 個 有 卅 七 年 長 的 時 間 內 , 天 主 教 會 得 以 喘 息 。 其 中 只 有 零 星 的 敵 對 暴 動 。

塞 佛 拉 沒 有 從 他 的 大 不 列 顛 遠 征 回 來 。 打 了 三 年 仗 , 整 頓 征 服 的 地 方 之 後 , (他 將 石 牆 代 替 橫 過 全 島 有 名 的 哈 德 良 壁 壘) 。 他 死 於 公 曆 二 一 一 年 二 月 四 日 。 時 年 六 十 五 歲 。 他 不 是 死 於 年 老 或 是 疾 病 , 根 據 史 家 所 說 , 他 是 失 望 而 死 的 。 當 百 夫 長 向 他 請 問 當 日 的 口 令 時 , 他 說 : 「讓 我 們 工 作 吧 。」 這 是 一 句 適 合 他 一 生 的 格 言 。

他 為 了 自 己 的 野 心 操 勞 一 世 , 最 後 發 覺 不 過 只 是 一 種 虛 榮 。 他 最 後 的 說 話 是 「我 已 經 享 盡 一 切 榮 華 , 但 是 有 什 麼 用 呢 ?」

無 意 之 中 , 他 提 起 了 基 督 的 話 「如 果 一 個 人 就 算 得 到 了 全 世 界 , 但 是 喪 失 了 他 的 靈 魂 , 對 他 有 什 麼 用 呢 ?」

人 們 思 疑 他 的 兒 子 卡 拉 卡 拉 將 他 毒 死 。 這 是 很 有 可 能 , 因 為 卡 拉 卡 拉 便 是 這 樣 的 人 。 他 剛 回 到 羅 馬 不 久 , 便 於 公 曆 二 一 二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在 他 的 母 親 手 中 親 手 殺 死 自 己 的 兄 弟 基 塔 。 卡 拉 卡 拉 不 過 是 一 個 花 號 , 因 為 他 喜 歡 穿 法 國 高 盧 族 的 一 種 連 頭 罩 的 外 套 , 這 種 外 套 叫 作 卡 拉 卡 拉 。 他 又 令 他 的 軍 隊 穿 這 種 服 裝 , 和 他 的 父 親 一 樣 , 他 憎 恨 羅 馬 。 可 是 他 卻 在 那 裡 建 造 了 許 多 宏 偉 的 紀 念 碑 及 建 築 物 。 他 造 的 浴 室 , 今 日 的 殘 跡 仍 然 可 以 令 我 們 想 出 當 時 羅 馬 人 的 奢 侈 淫 佚 。

他 特 別 尊 崇 巴 貝 克 神 。 這 個 神 是 太 陽 城 的 朱 比 德 , 是 太 陽 神 。 太 陽 城 是 異 教 徒 的 聖 地 。 那 裡 的 風 氣 是 殘 暴 與 奢 侈 兼 而 有 之 , 對 卡 拉 卡 拉 的 性 格 , 很 是 適 合 。 有 了 皇 帝 的 榜 樣 , 拜 太 陽 神 的 風 氣 , 便 到 處 蔓 延 起 來 。 我 們 可 以 在 羅 馬 帝 國 最 荒 涼 的 角 落 也 見 到 關 於 崇 拜 太 陽 的 碑 文 。

在 他 殺 死 了 他 兄 弟 的 翌 日 , 他 令 他 的 御 林 軍 屠 羅 馬 城 。 殺 死 了 二 萬 人 , 以 為 他 們 是 幫 基 塔 的 。 有 一 個 很 有 名 的 法 律 家 和 執 政 官 , 是 皇 帝 父 親 的 朋 友 , 也 被 殺 死 , 因 為 他 拒 絕 贊 同 他 殺 死 他 的 兄 弟 。

塞 佛 拉 對 天 主 教 徒 的 迫 害 行 動 , 卻 在 這 個 時 候 鬆 弛 起 來 。 雖 然 卡 拉 卡 拉 性 格 殘 忍 , 但 是 他 喜 歡 對 付 那 些 有 財 富 的 人 , 使 他 們 的 財 富 歸 他 所 有 。 同 時 他 又 時 常 隨 軍 出 發 。 他 作 了 幾 次 遠 征 , 最 先 是 對 付 日 耳 曼 人 , 後 來 又 攻 打 波 斯 人 。 在 公 曆 二 一 三 年 , 他 戰 勝 了 日 耳 曼 的 野 蠻 人 。 在 公 曆 二 一 四 年 , 他 巡 視 中 歐 的 軍 隊 , 然 後 在 小 亞 細 亞 渡 過 冬 季 。 在 公 曆 二 一 五 年 , 他 在 亞 歷 山 大 里 亞 下 令 大 屠 殺 , 因 為 當 時 有 人 作 了 有 些 關 於 他 的 笑 話 。 在 公 曆 二 一 六 年 , 他 毁 滅 了 天 主 教 徒 的 俄 斯 連 國 , 佔 領 該 國 的 首 都 伊 得 撒 。 他 將 那 個 地 方 變 成 羅 馬 的 殖 民 地 。 後 來 渡 過 底 格 里 斯 河 , 去 到 波 斯 。 他 於 公 曆 二 一 七 年 四 月 十 八 日 為 他 的 軍 隊 所 殺 。 他 母 親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的 時 候 , 剛 在 安 提 阿 。 她 絕 食 而 死 。

聖宰斐琳之死
在 公 曆 二 一 七 年 , 聖 宰 斐 琳 長 久 而 充 滿 憂 患 的 執 政 時 代 終 結 。 主 教 書 說 他 是 在 卡 拉 卡 拉 的 朝 代 中 殉 道 的 , 所 以 他 死 的 年 份 不 可 能 在 這 年 之 後 。 但 是 另 一 方 面 根 據 攸 西 俾 所 說 , 他 是 死 於 公 曆 二 二 0 年 的 。 巴 羅 尼 甚 至 說 他 執 掌 教 會 直 至 公 曆 二 二 一 年 。

關 於 這 個 教 宗 的 生 平 事 蹟 , 歷 史 上 沒 有 多 大 記 載 。 他 在 迫 害 最 慘 毒 的 時 期 躲 藏 起 來 , 因 為 他 的 本 份 需 要 這 樣 做 。 他 接 待 了 到 羅 馬 朝 聖 而 來 的 俄 利 貞 。 他 可 能 責 備 了 特 滔 良 , 所 以 特 滔 良 對 他 諸 多 指 責 。 他 收 到 很 多 餽 贈 , 他 都 用 來 施 與 給 窮 苦 的 人 和 給 加 理 多 作 為 修 飾 墓 穴 之 用 。 依 波 里 多 說 他 貪 婪 , 可 以 說 是 十 分 奇 怪 的 。

有 許 多 法 例 傳 說 是 他 所 定 的 。 如 果 不 是 , 最 少 是 在 他 以 前 的 時 代 所 定 的 。 彌 撒 盛 聖 血 的 器 皿 是 定 為 玻 璃 所 造 , 不 許 用 木 。 後 來 玻 璃 又 被 禁 止 , 因 為 太 易 破 爛 , 於 是 只 好 用 鍍 金 或 銀 。 施 行 神 品 聖 事 , 須 於 一 定 時 間 , 且 當 在 教 徒 及 神 職 人 員 之 前 舉 行 。

關 於 有 關 道 德 的 法 例 , 傳 說 他 使 教 會 對 犯 姦 者 較 為 寬 待 。 這 和 孟 坦 派 恰 恰 相 反 , 他 們 不 只 逐 出 犯 姦 淫 的 人 , 且 禁 止 丈 夫 及 妻 子 死 後 再 婚 。

聖 教 會 將 他 的 殉 道 日 定 為 八 月 廿 六 日 。 他 葬 於 加 理 多 墓 穴 , 離 阿 比 安 路 不 遠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6 月 9 日 至 1967 年 7 月 7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