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Callistus I
聖嘉禮一世 (聖加理多)

 

就任及逝世: 217 ~ 222

 
聖 加 理 多 , 這 名 字 的 意 思 是 「俊 美 的 。」 他 生 於 羅 馬 。 出 身 十 分 微 賤 , 只 是 一 個 奴 隸 。 但 他 終 能 成 為 教 皇 。 根 據 教 皇 傳 , 他 執 政 有 六 年 和 幾 個 月 ; 根 據 攸 西 俾 , 則 不 過 五 年 多 一 些 而 已 。

在 第 三 世 紀 的 作 家 之 中 , 只 有 兩 人 述 及 聖 加 理 多 。 但 是 這 兩 個 人 都 是 他 的 敵 人 , 一 個 是 依 波 里 多 , 著 名 的 教 皇 反 對 者 , 另 外 的 一 個 是 忒 滔 良 , 是 異 端 邪 說 的 人 。 可 是 他 們 兩 個 都 不 能 永 遠 損 毁 他 清 白 名 譽 。

依 波 里 多 的 著 作 叫 作 「哲 學 集」 , 記 載 關 於 公 曆 二 百 三 十 年 以 前 的 所 有 異 端 邪 說 , 總 共 有 拾 冊 。 第 二 及 第 三 冊 已 經 散 失 。 第 四 冊 又 殘 缺 不 全 。 雖 然 書 上 沒 有 作 者 的 名 字 , 但 是 作 者 一 定 是 和 聖 宰 斐 琳 及 聖 加 理 多 同 時 , 大 家 都 認 為 是 依 波 里 多 。 下 面 是 一 個 例 子 顯 出 他 對 宰 斐 琳 和 加 里 多 , 尤 其 是 後 者 的 憎 惡 :

「此 種 異 端 邪 說 得 到 加 理 多 的 支 持 。 他 是 一 個 奸 猾 的 無 賴 , 正 在 千 方 百 計 騙 取 主 教 的 職 位 。 宰 斐 琳 是 一 個 心 腸 狹 窄 , 沒 有 學 問 的 教 士 。 他 完 全 不 懂 聖 教 會 的 法 規 。 他 受 了 加 理 多 的 賄 賂 , 被 他 弄 於 股 掌 之 上 。 加 理 多 容 易 地 將 教 皇 擺 佈 , 令 各 教 兄 弟 不 和 , 然 後 他 自 己 用 圓 滑 的 政 治 手 腕 向 雙 方 討 好 。 宰 斐 琳 死 的 時 候 , 加 理 多 以 為 他 最 後 的 目 的 達 到 了 。 他 先 將 薩 卑 利 驅 出 教 會 。 他 這 樣 做 是 因 為 他 對 我 有 些 顧 忌 , 假 意 做 些 正 統 的 工 作 來 抵 消 我 的 攻 擊 。 靠 了 這 脆 計 , 他 得 到 幾 次 勝 利 。 他 的 心 腸 惡 毒 , 他 的 思 想 充 滿 謬 論 。 他 自 從 公 開 指 責 我 是 一 個 二 神 論 者 , 同 時 又 受 薩 卑 利 攻 擊 他 背 叛 原 有 的 信 仰 之 後 , 便 不 敢 坦 白 直 說 。 他 自 己 發 明 了 一 個 新 的 理 論 , 有 時 跟 隨 薩 卑 利 的 錯 誤 , 有 時 又 蹈 西 俄 多 的 覆 轍 , 不 以 為 恥 。 靠 了 他 的 厚 面 皮 和 大 膽 作 風 , 這 個 跑 江 湖 的 騙 子 自 立 他 自 己 的 學 說 , 和 聖 教 會 相 背 。」

這 些 惡 毒 的 詞 句 , 只 足 以 損 害 作 者 自 己 的 人 格 。 可 幸 的 是 , 他 並 未 有 遺 害 後 世 , 相 反 的 令 我 們 注 意 他 日 後 對 自 己 錯 誤 的 補 贖 。

除 了 詆 毁 加 理 多 是 薩 卑 利 主 義 者 之 外 (這 個 主 義 否 認 三 位 一 體 的 真 理) 和 遵 從 西 俄 多 邪 說 (這 個 邪 說 破 壞 耶 穌 降 生 的 真 理 , 以 為 耶 穌 不 過 是 由 天 主 附 於 一 個 凡 人 的 身 上) 之 外 , 他 又 指 責 他 對 悔 改 的 罪 人 太 過 寬 容 。

於 教 皇 在 世 之 時 對 他 攻 擊 , 依 波 里 多 仍 不 滿 足 。 聖 加 理 多 死 後 , 他 仍 然 繼 續 將 他 誹 謗 。 後 來 幸 而 藉 天 主 的 恩 寵 , 他 最 後 承 認 他 的 錯 誤 , 為 他 的 信 仰 流 血 犧 牲 , 和 以 前 受 他 攻 擊 的 人 , 一 樣 受 到 後 世 的 尊 崇 。

忒 滔 良 對 教 皇 關 於 道 德 方 面 的 「寬 弛」 態 度 , 特 別 反 對 。 當 他 成 為 孟 坦 派 的 人 之 後 , 他 保 守 他 們 刻 板 和 過 嚴 的 贖 罪 理 論 , 以 及 對 於 結 婚 、 再 婚 , 和 背 教 者 種 種 法 例 , 和 他 反 對 的 人 , 都 受 他 的 攻 擊 。

歷史性的資料
這 些 誹 謗 的 書 籍 , 偶 然 地 提 及 關 於 聖 加 理 多 生 平 的 各 種 事 蹟 , 例 如 : 關 於 他 是 一 個 在 宮 廷 內 做 事 的 天 主 教 徒 屬 下 的 奴 隸 。 因 為 他 也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所 以 他 很 得 他 的 主 人 的 信 任 , 管 理 他 所 辦 的 一 個 錢 莊 。 後 來 這 個 錢 莊 因 猶 太 人 的 詭 謀 而 倒 閉 。 加 理 多 被 人 向 他 的 主 人 進 讒 , 試 圖 逃 走 , 被 執 回 見 他 的 主 人 , 被 罰 在 磨 坊 作 苦 工 。 他 的 教 友 替 他 求 情 , 於 是 他 又 被 釋 放 , 希 望 可 以 償 還 他 的 債 務 。 他 企 圖 令 那 些 猶 太 人 還 款 , 他 們 遂 向 當 局 告 發 , 說 他 是 天 主 教 徒 , 帶 往 地 方 長 官 前 受 審 。 他 的 主 人 跑 往 法 庭 , 抗 議 說 他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 但 是 猶 太 人 卻 極 力 指 證 , 加 理 多 被 判 受 笞 刑 和 發 往 礦 場 做 苦 工 。

他 被 送 往 撒 地 利 亞 , 是 有 名 的 荒 瘴 的 島 。 那 裡 有 可 怕 的 礦 穴 和 石 場 。 許 多 天 主 教 徒 都 被 判 往 那 裡 。 當 加 理 多 到 達 那 裡 的 時 候 , 他 見 到 很 多 教 徒 。 後 來 馬 喜 亞 勸 說 科 摩 達 舉 行 大 赦 , 他 們 得 以 回 到 意 大 利 。

事 實 上 加 理 多 的 名 字 並 沒 有 列 在 被 釋 放 的 名 單 上 。 這 名 單 是 聖 味 多 爾 教 皇 交 給 馬 喜 亞 的 。 究 竟 當 時 是 否 有 意 或 無 意 遺 漏 呢 ? 無 論 如 何 他 終 於 隨 著 大 家 回 到 羅 馬 。 但 是 在 聖 味 多 爾 執 政 的 時 期 , 他 沒 有 在 羅 馬 居 住 。 哲 學 集 以 為 聖 味 多 爾 不 喜 歡 他 , 將 他 送 往 近 海 的 一 個 小 城 靠 一 筆 年 俸 以 為 糊 口 。 這 裡 所 指 的 年 俸 是 給 為 信 仰 而 受 難 的 人 的 。 聖 教 會 經 常 都 接 濟 那 些 受 難 的 信 徒 們 。 另 一 方 面 加 理 多 可 能 是 被 派 往 那 個 城 替 教 會 工 作 , 因 為 他 現 在 已 是 教 職 的 一 份 子 , 凡 受 過 難 的 天 主 教 徒 , 皆 有 權 利 當 教 職 。 加 理 多 在 聖 味 多 爾 死 後 , 便 立 即 升 為 大 執 事 , 所 以 那 時 候 他 可 能 已 經 有 了 相 當 的 職 位 。

聖 宰 斐 琳 知 道 加 理 多 是 一 個 好 的 天 主 教 徒 和 一 個 善 於 經 營 的 人 。 他 將 他 召 回 羅 馬 , 立 為 司 鐸 , 並 給 予 管 理 教 會 事 務 的 職 位 。 他 任 他 為 一 個 墳 場 的 管 理 員 , 所 以 加 理 多 便 成 為 聖 教 會 內 一 個 要 人 。 這 件 事 使 「哲 學 集」 的 作 者 大 感 不 滿 , 便 有 如 上 述 向 宰 斐 琳 和 加 理 多 出 氣 。

聖加理多的墓穴
在 這 個 時 候 , 聖 教 會 的 產 業 漸 漸 穩 固 起 來 , 聖 加 理 多 有 經 營 的 頭 腦 , 他 又 是 受 過 難 的 天 主 教 徒 , 所 以 很 適 宜 地 將 管 理 墳 場 的 職 責 委 任 到 他 身 上 。

這 個 墳 場 是 聖 教 會 在 羅 馬 第 一 次 以 團 體 的 資 格 所 得 到 的 。 它 是 用 來 埋 葬 日 後 教 皇 的 遺 骨 , 位 於 阿 俾 安 路 。 墳 場 是 以 則 濟 利 亞 家 族 捐 出 來 的 地 下 葬 地 為 中 心 。 當 時 已 有 聖 則 濟 利 亞 自 己 的 墳 墓 , 加 理 多 努 力 工 作 , 精 心 修 飾 這 地 方 。 現 在 有 幾 處 墓 廊 和 有 些 房 間 帶 有 壁 畫 象 徵 聖 洗 和 聖 體 (現 代 考 古 家 所 謂 聖 事 之 堂) 者 , 相 信 都 是 在 他 的 時 候 建 立 的 。

當 他 致 力 於 這 些 名 符 其 實 的 地 下 工 作 時 , 加 理 多 也 忙 於 跑 出 來 辦 事 。 那 時 , 聖 教 會 得 到 了 一 個 承 辦 喪 禮 會 的 地 位 。 這 是 唯 一 可 以 獲 得 的 合 法 地 位 。 加 理 多 便 成 為 主 理 人 。 無 疑 地 他 要 時 常 作 政 府 官 員 與 教 徒 之 間 的 中 人 , 可 能 他 甚 至 將 聖 教 會 的 名 字 列 入 市 府 註 冊 的 殯 儀 館 名 單 之 內 。

聖加理多繼聖宰斐琳為教皇
羅 馬 的 教 士 們 對 聖 加 理 多 的 見 解 和 依 波 里 多 完 全 不 同 。 他 們 知 道 他 遇 困 難 不 屈 不 撓 , 又 有 經 營 的 才 幹 , 並 且 對 於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很 有 學 識 , 以 及 擅 於 排 解 、 判 決 疑 難 的 問 題 。 關 於 最 後 所 說 的 這 一 點 , 我 們 在 他 登 位 後 不 久 可 以 看 出 來 。

關於婚姻法的問題
我 們 知 道 依 波 里 多 對 加 理 多 諸 多 指 責 , 說 他 在 三 位 一 體 , 聖 洗 和 婚 姻 法 方 面 都 有 錯 誤 。 我 們 現 在 就 拿 婚 姻 法 來 討 論 一 下 :

羅 馬 婚 姻 法 禁 止 元 老 或 有 元 老 地 位 的 人 和 一 個 階 級 較 為 低 下 的 人 結 婚 。 對 一 個 普 通 自 由 人 和 一 個 奴 隸 的 婚 配 , 更 加 嚴 厲 禁 止 。 有 許 多 古 老 的 儀 式 , 已 經 沒 有 人 斤 斤 計 較 。 雙 方 如 果 同 意 , 婚 禮 便 受 國 家 和 聖 教 會 所 承 認 。 但 是 如 果 一 個 有 元 老 院 家 族 身 份 的 女 子 和 一 個 較 為 卑 賤 的 人 結 婚 時 , 她 並 不 為 大 家 所 承 認 為 合 法 的 妻 子 , 而 她 的 子 女 便 視 為 私 生 子 。 同 樣 地 如 果 一 個 奴 隸 和 一 個 自 由 人 結 婚 時 , 這 個 婚 姻 是 不 合 法 的 。

天 主 教 的 婦 女 在 當 時 的 處 境 是 十 分 特 別 的 , 因 為 在 同 等 階 級 裡 面 , 女 子 多 於 男 子 。 現 在 讓 我 們 引 述 阿 刺 保 祿 所 說 :

「在 加 理 多 的 墳 場 內 有 許 多 高 貴 的 家 族 。 有 些 是 和 皇 帝 有 親 戚 關 係 的 , 例 如 在 第 一 世 紀 的 夫 雷 家 族 。 在 第 二 世 紀 末 和 第 三 世 紀 初 期 又 有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安 敦 家 族 , 在 這 貴 族 的 墓 穴 內 , 有 許 多 人 生 前 是 等 到 最 後 一 刻 才 要 求 領 洗 的 。 許 多 異 教 人 , 雖 然 信 奉 聖 教 會 的 真 理 , 他 們 卻 不 捨 得 和 他 們 的 環 境 分 開 , 極 力 推 宕 。 有 些 也 許 對 天 主 教 嚴 謹 的 道 德 觀 念 有 了 戒 心 。 但 是 大 多 數 人 無 疑 地 捨 不 得 他 們 的 名 祿 地 位 。 而 且 那 時 候 有 許 多 官 方 的 儀 式 是 帶 有 迷 信 色 彩 的 。 一 個 在 政 府 裡 有 高 位 的 天 主 教 徒 , 處 境 自 然 困 難 。 女 子 們 卻 沒 有 這 種 難 題 。 所 以 在 天 主 教 貴 族 內 , 在 初 世 紀 時 , 女 子 是 多 於 男 子 的 。」

這 些 女 子 和 甚 麼 人 結 婚 呢 ? 那 時 的 聖 教 會 , 和 今 日 一 樣 , 對 於 天 主 教 徒 和 異 教 徒 結 合 , 是 不 大 贊 成 的 。 那 麼 教 會 是 否 要 和 羅 馬 政 府 法 例 脫 節 , 承 認 她 們 和 奴 隸 或 較 她 們 地 位 稍 低 的 人 的 婚 禮 呢 ? 這 個 問 題 是 要 聖 加 理 多 決 定 的 。

聖 加 理 多 下 令 這 種 地 位 不 相 配 的 婚 姻 , 雖 然 根 據 政 府 法 例 是 無 效 , 但 是 在 天 主 的 面 前 是 絕 對 有 效 和 合 法 的 。 他 這 樣 做 , 表 示 聖 教 會 有 權 自 己 制 定 婚 姻 法 律 , 不 受 國 家 所 管 轄 。

依 波 里 多 對 教 宗 的 決 定 , 大 加 反 對 。 可 是 在 我 們 今 日 看 來 , 這 是 唯 一 的 解 決 辦 法 。 為 了 那 時 特 殊 環 境 和 教 徒 們 本 身 的 利 益 起 見 , 他 不 得 不 這 樣 做 。 羅 馬 政 府 的 法 律 , 後 來 經 過 許 久 的 時 候 , 才 和 聖 教 會 一 致 。 所 以 早 期 的 時 候 往 往 發 生 了 很 嚴 重 的 問 題 。 直 至 君 士 坦 丁 正 式 承 認 聖 教 會 的 地 位 後 兩 個 世 紀 之 久 , 羅 馬 的 民 事 法 才 和 天 主 教 的 相 吻 合 。

當時異教徒的情形
卡 拉 卡 拉 皇 帝 在 公 曆 二 一 七 年 四 月 八 日 , 往 月 神 廟 的 途 中 , 被 軍 士 殺 死 。 四 日 後 , 另 一 個 非 洲 人 , 麥 連 諾 , 以 前 做 過 奴 隸 , 鬥 士 , 執 事 官 , 律 師 和 武 士 , 被 立 為 皇 帝 。 他 的 九 歲 的 兒 子 被 稱 為 凱 撒 和 「青 年 人 的 皇 子 。」

麥連諾的朝代
新 的 皇 帝 登 位 後 , 首 先 將 前 朝 的 皇 族 放 逐 。 卡 拉 卡 拉 的 母 親 , 我 們 已 經 知 道 是 自 己 絕 食 而 死 的 。 她 的 姊 妹 朱 利 亞 密 沙 和 她 的 兩 個 女 兒 和 外 孫 , 於 是 走 往 伊 得 撒 。 兩 個 外 孫 之 中 , 一 個 後 來 成 為 依 拉 加 皇 帝 , 另 一 個 繼 依 拉 加 為 亞 歷 山 大 塞 佛 拉 皇 帝 。

麥 連 諾 以 為 他 已 經 排 去 了 所 有 的 對 頭 。 但 是 這 個 新 皇 帝 的 無 能 和 過 失 , 以 及 被 放 逐 者 的 詭 謀 , 加 上 人 們 對 瑟 迷 塞 佛 光 榮 的 念 , 不 久 便 將 破 落 的 家 族 重 帶 上 皇 座 。

麥 連 諾 是 一 個 不 擅 用 兵 的 人 。 他 不 能 統 御 他 的 軍 隊 。 這 些 軍 隊 當 時 已 經 因 卡 拉 卡 拉 的 愚 蠢 行 為 變 為 不 受 節 制 和 難 馭 的 了 。 麥 連 諾 和 波 王 立 了 喪 盡 顏 面 的 私 約 , 賠 了 一 筆 很 大 的 款 項 。 同 樣 地 他 又 向 阿 美 尼 亞 王 講 和 。 所 以 當 他 想 向 他 的 軍 隊 加 強 管 制 和 減 少 他 們 在 卡 拉 卡 拉 治 下 得 到 的 糧 餉 時 , 他 便 向 他 質 問 , 為 什 麼 他 給 波 斯 人 和 阿 美 尼 亞 人 這 麼 多 的 金 錢 而 不 給 他 們 。

在 挨 美 薩 , 朱 利 亞 密 沙 和 她 的 兩 個 女 兒 和 兩 個 外 孫 居 住 的 地 方 , 有 一 座 有 名 的 太 陽 神 廟 。 這 座 廟 所 供 奉 的 神 是 一 塊 尖 圓 的 黑 石 , 稱 為 伊 拉 加 , 山 岳 之 王 。 朱 利 亞 密 沙 的 一 個 外 孫 是 這 個 神 的 祭 司 , 所 以 採 取 了 同 樣 的 名 字 , 叫 伊 拉 加 。

朱 利 亞 密 沙 除 了 她 的 外 孫 為 這 塊 石 頭 的 祭 司 之 外 , 另 有 她 計 謀 。 她 秘 密 向 軍 士 們 散 放 大 量 金 錢 , 並 將 這 個 外 孫 介 紹 給 挨 美 薩 營 地 的 兵 士 。 當 地 軍 團 於 是 站 在 她 那 一 邊 , 殺 死 試 圖 制 止 叛 變 的 地 方 長 官 。 不 久 以 後 , 另 外 一 個 在 安 提 阿 營 地 的 軍 團 跑 來 加 入 安 敦 家 族 的 集 團 。 這 些 軍 隊 在 敍 利 亞 的 邊 境 打 敗 麥 連 諾 。 於 是 在 公 曆 二 一 八 年 六 月 九 日 伊 拉 加 勝 利 地 進 入 安 提 阿 。 最 後 在 同 年 七 月 他 的 軍 隊 追 上 麥 連 諾 和 他 的 兒 子 , 殺 死 他 們 。

伊拉加的朝代
新 皇 帝 於 是 向 羅 馬 進 軍 , 於 公 曆 二 一 九 年 九 月 廿 九 日 便 正 式 入 城 。 他 那 時 不 過 十 六 歲 , 卻 已 經 是 一 個 怪 物 。 他 帶 了 挨 美 薩 廟 內 的 那 塊 黑 石 隨 行 。 很 舖 張 地 用 一 架 金 戰 車 安 放 這 塊 石 , 由 六 匹 白 馬 拉 著 向 首 都 的 民 眾 炫 耀 。 他 自 己 穿 了 一 件 紫 色 洒 金 的 袍 , 頸 上 配 著 珠 鍊 , 眼 睛 和 兩 頰 都 塗 了 色 , 在 車 前 倒 行 引 路 。 在 戰 車 之 後 , 又 有 其 他 各 位 邪 神 , 作 為 陪 行 。 伊 拉 加 想 這 樣 表 示 他 的 神 是 至 高 無 上 的 。 他 在 宮 殿 山 上 蓋 了 一 所 廟 。 他 帶 往 那 裡 , 有 羅 馬 的 聖 火 , 諸 神 之 母 的 偶 像 , 聖 盾 及 迦 太 基 月 神 的 偶 像 。 他 宣 佈 月 神 和 太 陽 神 結 婚 。 在 羅 馬 人 的 眼 中 看 來 , 這 些 動 作 是 褻 瀆 神 明 的 。 伊 拉 加 又 胡 鬧 起 來 , 和 一 個 羅 馬 的 尼 姑 結 婚 。

他 將 所 有 國 家 大 事 交 給 他 的 外 婆 密 沙 處 理 。 由 一 個 敍 利 亞 人 , 並 且 是 一 個 女 子 召 集 元 老 院 並 統 領 帝 國 內 最 重 要 的 人 員 , 對 羅 馬 人 又 是 一 個 大 打 擊 。

在 宮 殿 山 的 宮 殿 內 , 伊 拉 加 淫 亂 胡 為 。 他 將 自 己 化 裝 為 一 個 亞 洲 女 子 。 他 的 行 為 羅 馬 剩 餘 的 良 好 習 俗 , 辱 沒 淨 盡 。 他 在 位 的 四 年 是 一 個 漫 長 的 狂 歡 秘 會 。

受 了 他 的 外 婆 的 勸 告 , 為 了 保 持 她 家 族 的 持 續 統 治 , 他 將 他 的 堂 兄 弟 亞 歷 山 大 立 為 繼 承 人 。 在 公 曆 二 一 一 年 七 月 十 日 封 為 凱 撒 。 亞 歷 山 大 和 他 的 堂 兄 弟 性 情 正 好 相 反 。 他 由 一 個 很 好 的 母 親 小 心 教 養 長 大 , 有 很 好 的 品 行 , 聰 明 和 富 有 精 力 。 很 自 然 他 受 元 老 院 、 軍 隊 和 人 民 的 愛 戴 。 伊 拉 加 對 他 很 嫉 妒 。 他 首 先 想 毒 死 這 個 新 的 凱 撒 , 後 來 又 想 廢 他 繼 承 的 位 。 但 是 御 林 軍 不 肯 讓 他 這 樣 做 。 最 後 在 軍 營 的 廁 所 內 他 的 躲 藏 的 地 方 , 將 他 殺 死 。 時 為 公 曆 二 二 二 年 , 三 月 十 一 日 。 他 的 母 親 也 在 同 一 的 暴 亂 中 被 殺 。

溫 良 而 有 德 望 的 亞 歷 山 大 立 即 繼 位 。 他 採 取 塞 佛 拉 的 名 字 , 表 示 對 迷 塞 佛 的 景 仰 。 他 的 朝 代 幾 乎 和 聖 加 理 多 後 繼 者 的 時 代 相 吻 合 。

天主教徒的處境
和 所 有 的 無 用 的 皇 帝 一 樣 , 伊 拉 加 對 天 主 教 徒 沒 有 理 會 。 對 付 他 們 的 法 律 沒 有 被 廢 棄 , 可 是 他 們 除 了 有 時 不 免 受 到 局 部 的 暴 亂 所 干 擾 之 外 , 尚 可 安 居 樂 業 。

還 有 , 因 為 皇 帝 對 邪 教 的 過 度 崇 拜 , 幫 助 了 天 主 教 的 發 展 。 有 如 阿 刺 所 指 出 的 , 當 時 皇 帝 對 邪 教 的 態 度 , (將 其 他 邪 神 作 太 陽 神 的 屬 下) , 無 形 中 樹 立 了 一 種 宗 教 的 統 一 , 毁 去 許 多 羅 馬 古 舊 的 異 教 習 俗 。 當 時 他 自 己 沒 有 覺 察 到 這 個 後 果 , 但 是 奧 古 斯 坦 史 有 載 「皇 帝 設 法 在 世 界 各 地 取 消 羅 馬 的 宗 教 , 使 人 專 奉 伊 拉 加 。」

不 只 當 時 對 舊 日 邪 神 的 輕 視 , 幫 助 了 天 主 教 , 而 且 那 些 異 教 徒 對 他 們 的 諸 神 之 受 排 擠 , 無 能 為 力 的 態 度 , 與 天 主 教 徒 殉 道 的 光 榮 事 蹟 成 強 烈 對 比 。 所 以 人 們 便 感 覺 到 他 們 在 毅 力 上 的 分 別 。

伊 拉 加 對 天 主 教 頗 為 同 情 , 因 為 聖 教 會 是 由 東 方 傳 入 , 有 如 他 自 己 的 宗 教 一 樣 。 他 甚 至 想 將 天 主 教 成 為 他 狂 妄 的 宗 教 革 新 的 一 份 子 。 他 常 常 說 他 想 在 廟 內 安 奉 撒 馬 利 亞 人 和 猶 太 人 甚 至 天 主 教 徒 的 宗 教 , 使 伊 拉 加 的 祭 司 , 能 夠 得 到 全 世 界 的 秘 法 。

對於悔改的爭論
當 異 教 徒 們 給 予 聖 教 會 一 個 喘 息 的 機 會 時 , 教 會 本 身 卻 受 內 部 的 紛 爭 所 影 響 , 有 甚 於 外 來 的 迫 害 。 依 波 里 多 和 忒 滔 良 仍 然 繼 續 他 們 的 攻 擊 。 關 於 罪 人 悔 改 這 個 問 題 , 更 加 給 予 他 們 以 藉 口 。 依 波 里 多 比 喻 教 皇 為 一 個 弄 把 戲 的 人 。

雖 然 沒 有 人 反 對 聖 教 會 赦 罪 的 權 力 , 有 些 教 區 仍 然 保 守 較 為 嚴 酷 的 法 紀 。 有 些 罪 除 了 很 長 時 間 公 開 悔 改 之 外 , 是 幾 乎 永 遠 沒 有 得 赦 的 。 孟 坦 派 的 人 更 加 為 甚 。 忒 滔 良 立 下 條 例 說 , 這 些 罪 是 永 遠 不 能 得 到 赦 免 的 , 即 使 在 死 的 時 候 , 也 不 得 赦 。

第 三 世 紀 時 這 些 刻 板 的 苛 律 流 行 很 廣 , 甚 至 在 羅 馬 也 有 發 現 。 最 受 嚴 厲 處 罰 的 三 種 罪 人 是 : 背 教 者 , 犯 姦 者 和 謀 殺 者 。 在 我 們 所 有 的 文 獻 之 中 , 沒 有 明 顯 示 出 他 們 是 否 在 死 時 仍 然 不 為 天 主 教 司 鐸 所 免 。 可 能 有 些 教 士 因 為 懷 疑 他 們 是 否 真 心 痛 悔 不 肯 替 他 們 寬 免 。 無 論 如 何 , 這 些 罪 人 卻 受 到 最 嚴 厲 處 分 。 在 許 多 人 來 說 , 差 不 多 等 於 永 遠 被 逐 出 教 會 。 無 怪 他 們 中 有 些 放 棄 了 希 望 。

為 了 補 救 這 種 情 形 , 聖 加 理 多 對 他 們 免 罪 所 需 作 的 補 贖 , 立 了 一 個 限 度 。 然 後 恢 復 他 們 在 宗 教 內 的 地 位 。 這 是 給 予 那 些 罪 人 們 一 個 確 定 的 希 望 。

聖加理多之死
在 亞 歷 山 大 塞 佛 拉 登 位 不 久 , 教 宗 便 慘 烈 殉 道 。 當 我 們 記 起 當 時 的 天 主 教 徒 是 怎 樣 的 為 大 眾 所 猜 忌 , 和 一 群 無 知 的 暴 民 怎 樣 很 容 易 隨 時 將 他 們 殺 死 而 不 必 有 顧 忌 的 時 候 , 他 的 殉 道 便 不 值 得 奇 怪 了 。

聖 加 理 多 在 公 曆 二 百 二 十 二 年 , 或 者 最 遲 不 過 公 曆 二 百 二 十 三 年 殉 道 。 最 大 可 能 是 當 時 突 然 發 生 暴 動 。 他 是 在 他 泰 柏 河 之 西 的 屋 子 內 被 人 由 窗 口 擲 下 , 首 先 跌 下 在 街 道 上 , 後 來 又 被 推 下 井 中 被 亂 石 投 死 。 他 不 是 葬 於 他 自 己 的 墓 穴 內 , 卻 是 葬 於 聖 加 利 孛 之 墓 。 聖 加 利 孛 是 一 個 司 鐸 , 可 能 在 一 次 暴 動 中 被 殺 。 聖 加 利 孛 的 頭 顱 被 砍 下 , 他 的 屍 體 被 拋 入 泰 柏 河 。 根 據 聖 加 理 多 的 故 事 (這 不 是 一 篇 歷 史 的 文 獻 , 卻 記 載 有 當 時 的 實 情) , 再 有 一 個 犧 牲 者 , 也 是 司 鐸 被 暴 民 由 橋 上 拋 下 泰 柏 河 。

考 古 學 家 發 掘 出 來 的 證 據 , 證 實 上 述 的 事 。 加 理 多 無 疑 是 葬 於 上 述 的 墓 穴 , 而 不 是 葬 於 聖 宰 斐 琳 和 他 自 己 特 別 為 教 皇 們 預 備 的 墓 穴 。 有 一 個 很 盛 行 的 傳 說 , 指 出 他 殉 道 的 確 實 地 點 。 在 這 個 泰 柏 河 之 西 的 地 方 , 矗 立 著 一 座 大 聖 堂 。 聖 加 理 多 的 骸 骨 在 君 士 坦 丁 帝 和 聖 教 會 訂 和 後 不 久 , 被 移 放 在 那 裡 。 從 異 教 徒 的 歷 史 , 我 們 知 道 亞 歷 山 大 塞 佛 拉 承 認 天 主 教 徒 在 泰 柏 河 之 西 , 有 權 利 保 留 一 個 地 方 作 為 宗 教 崇 拜 之 用 。 由 此 我 們 可 以 知 道 聖 加 理 多 的 故 事 並 不 是 虛 構 出 來 的 。

聖 教 會 欽 定 聖 加 理 多 的 瞻 禮 是 在 十 月 十 四 日 。

聖 加 理 多 的 骸 骨 以 上 說 過 , 是 由 卡 利 孛 的 墓 穴 移 往 聖 瑪 利 大 堂 的 。 許 多 人 以 為 這 所 教 堂 是 聖 加 理 多 所 手 建 。 現 在 所 存 的 是 建 於 公 曆 一 一 三 九 年 。 可 是 在 較 早 的 時 候 , 教 皇 朱 里 一 世 (公 曆 三 三 七 至 三 五 二 年) 已 經 建 立 這 座 教 堂 。 它 是 位 於 聖 加 理 多 原 日 舊 居 的 地 址 。 他 被 拋 下 的 那 口 井 , 現 在 仍 舊 留 存 。 在 這 地 方 有 一 所 小 的 聖 堂 , 可 能 是 聖 加 理 多 自 己 所 建 。

在 這 裡 附 近 的 地 方 , 曾 發 現 一 個 奴 隸 的 頸 套 , 上 面 寫 著 「請 將 我 送 回 給 我 的 主 人 , 在 加 理 多 的 地 方 。」 當 教 皇 朱 里 一 世 建 立 大 教 堂 的 時 候, 這 裡 被 稱 為 加 理 多 的 地 , 表 示 以 前 這 裡 的 產 業 是 跟 它 的 主 人 加 理 多 而 名 。 後 來 當 這 教 堂 以 童 貞 聖 母 為 名 的 時 候 , 朱 里 的 名 字 已 經 消 失 , 但 是 加 理 多 的 仍 然 保 存 。 我 們 可 以 見 到 題 著 「至 聖 無 玷 瑪 利 亞 天 主 教 之 堂 , 又 叫 聖 加 理 多 堂 。」

當 時 天 主 教 徒 們 , 決 定 買 下 這 塊 地 , 並 非 偶 然 的 。 相 傳 在 耶 穌 降 生 的 時 候 , 一 個 油 井 開 始 在 這 裡 流 出 。 當 時 卜 者 認 為 是 和 平 吉 兆 。 實 際 上 是 降 生 的 基 督 帶 來 給 人 間 善 民 的 和 平 。 天 主 教 徒 們 對 這 個 傳 說 十 分 重 視 , 所 以 買 下 這 幅 地 , 加 理 多 在 這 裡 居 住 。 天 主 教 徒 們 因 受 附 近 賣 酒 的 店 主 們 所 驅 逐 , 向 法 院 投 訴 。 亞 歷 山 大 塞 佛 拉 將 這 塊 地 交 還 給 他 們 說 : 「讓 這 塊 地 為 崇 拜 天 主 之 用 , 總 比 交 給 賣 酒 的 人 好 些 。」 可 見 當 時 對 待 聖 教 會 的 法 律 怎 樣 陳 腐 , 而 亞 歷 山 大 塞 佛 拉 容 許 天 主 教 徒 們 自 由 信 仰 天 主 , 不 失 為 一 個 溫 厚 仁 慈 的 皇 帝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7 月 14 日 至 1967 年 8 月 25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