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Pontian
聖秉天 (聖彭謙)

 

就任及逝世: 230 ~ 235


一位辭職的教宗
主 教 書 及 日 課 經 文 記 載 聖 彭 謙 教 宗 的 事 跡 , 大 概 如 下 :

彭 謙 是 羅 馬 人 , 他 在 塞 佛 拉 亞 歷 山 大 做 皇 帝 時 當 選 教 宗 。 後 來 與 依 波 利 多 神 父 同 被 放 逐 至 撒 丁 島 。 他 們 受 盡 種 種 酷 刑 , 然 後 殉 道 而 死 。 教 宗 的 遺 體 運 返 羅 馬 , 葬 在 加 理 多 墓 穴 。 他 統 治 教 會 歷 時 四 年 餘 。

這 段 記 錄 引 起 了 一 些 不 易 解 答 的 問 題 。 他 在 那 一 年 被 逐 ? 又 在 那 一 年 逝 世 ? 他 有 沒 有 受 酷 刑 而 死 ? 死 後 , 遺 體 又 在 甚 麼 時 候 運 返 羅 馬 ? 歷 史 家 和 考 古 家 雖 然 相 信 主 教 書 所 載 的 事 實 , 卻 不 能 解 答 上 述 幾 個 問 題 。

來比利目錄的記載
為 了 澄 清 這 些 問 題 , 我 們 惟 有 找 尋 比 較 主 教 書 更 早 的 文 獻 。 一 位 著 名 的 經 師 在 公 元 三 六 0 年 撰 寫 了 來 比 利 目 錄 , 這 是 一 本 編 年 記 事 的 書 籍 , 關 於 公 元 二 三 五 年 的 事 跡 , 有 下 面 一 段 記 載 :

彭 謙 主 教 (當 時 稱 教 宗 為 羅 馬 主 教) 與 依 波 利 多 神 父 同 被 放 逐 到 充 滿 疾 病 的 撒 丁 島 。 九 月 廿 八 日 , 彭 謙 在 島 上 辭 去 教 宗 職 位 。 同 年 十 一 月 廿 一 日 , 安 特 當 選 , 繼 任 教 宗 。 某 年 (我 們 不 知 道 那 一 年) 八 月 十 三 日 , 彭 謙 的 遺 體 移 葬 在 加 理 多 墓 穴 , 依 波 利 多 的 遺 體 則 葬 在 依 波 利 多 墓 穴 。

由 於 兩 位 聖 人 (彭 謙 和 依 波 利 多) 同 日 安 葬 , 使 人 推 想 到 他 們 同 時 死 去 , 而 且 很 可 能 是 被 劊 子 手 殺 死 的 。 不 過 , 即 使 他 們 沒 有 被 殺 , 其 所 受 的 種 種 酷 刑 , 已 足 夠 取 得 「殉 道 者」 的 榮 銜 。 主 教 書 肯 定 彭 謙 是 被 鞭 死 的 , 但 書 中 文 字 似 經 竄 改 , 未 必 可 作 定 論 。 不 過 , 考 古 學 家 德 羅 斯 認 為 彭 謙 被 殺 之 說 確 屬 事 實 ; 都 顯 蒙 爵 亦 以 為 主 教 書 所 言 , 必 有 根 據 。

彭 謙 死 時 , 誰 是 羅 馬 皇 帝 呢 ? 塞 佛 拉 亞 歷 山 大 死 於 二 三 五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那 時 他 尚 在 教 宗 位) , 西 雷 的 馬 西 敏 當 權 , 不 久 便 開 始 迫 害 教 徒 。 彭 謙 被 逐 , 以 至 死 亡 (或 被 殺) , 都 極 可 能 與 這 次 迫 害 有 關 。 當 時 亞 歷 山 大 已 死 , 此 次 迫 害 不 致 玷 污 他 的 美 名 。

主 教 書 說 彭 謙 死 於 十 月 三 十 日 , 但 沒 有 寫 明 年 份 。 據 我 揣 測 , 他 死 時 應 在 放 逐 之 後 一 年 至 兩 年 。 因 為 迫 害 的 高 潮 至 多 持 續 了 那 麼 久 。 至 於 遺 體 移 葬 羅 馬 可 能 是 法 比 盎 教 宗 在 位 的 太 平 時 代 。

第一位遜位的教宗
被 逐 的 主 教 多 數 留 任 而 不 辭 職 , 彭 謙 教 宗 又 為 何 遜 位 呢 ? 我 以 為 , 他 的 動 機 多 少 與 當 時 聖 教 會 的 社 會 地 位 有 關 。 普 通 人 眼 中 , 聖 教 會 已 是 一 個 社 團 , 而 且 擁 有 產 業 。 這 個 社 團 的 領 袖 , 必 須 時 常 與 地 方 官 吏 聯 絡 , 不 能 去 了 荒 島 而 不 回 來 。

無 論 理 由 是 何 在 , 彭 謙 終 於 辭 去 了 教 宗 之 位 。

聖依波利多
彭 謙 的 同 伴 是 依 波 利 多 , 本 來 是 反 對 教 宗 的 司 鐸 。 他 創 立 了 自 己 的 裂 教 。

聖 宰 斐 琳 、 聖 加 理 多 兩 位 教 宗 都 曾 受 他 攻 擊 , 聖 彭 謙 自 亦 不 免 。 馬 西 敏 將 他 和 彭 謙 一 同 放 逐 至 撒 丁 島 。 天 主 大 發 慈 悲 , 和 解 了 他 們 兩 人 (彭 謙 與 依 波 利 多) 之 間 的 爭 執 。 依 波 利 多 眼 見 彭 謙 辭 去 高 貴 的 教 宗 位 , 而 為 其 聖 德 所 感 化 , 終 於 歸 依 教 會 , 而 且 力 勸 黨 徒 痛 改 前 非 , 跟 隨 他 奉 教 。 他 的 墓 上 , 有 達 瑪 穌 教 宗 寫 的 詩 體 碑 文 。 石 碑 已 經 毀 壞 , 只 餘 下 多 少 殘 片 。 那 些 殘 片 在 羅 馬 一 所 聖 堂 的 地 底 發 現 了 。 碑 文 手 抄 本 則 藏 在 列 寧 格 勒 (我 們 希 望 它 仍 然 存 在) 茲 將 全 文 轉 錄 如 下 :

「暴 君 下 令 迫 害 教 徒 , 依 波 利 多 仍 然 信 奉 裂 教 。 但 當 劍 鋒 刺 中 慈 母 教 會 要 害 之 時 , 他 卻 覺 悟 起 來 , 變 成 虔 誠 的 基 督 徒 。 他 的 黨 徒 問 道 : 『我 們 應 往 那 裡 走 ?』 他 都 回 答 :『你 們 跟 隨 我 信 奉 天 主 吧 。』 他 盡 忠 於 主 耶 穌 , 不 愧 是 一 位 可 敬 的 殉 道 者 。 達 瑪 穌 以 其 所 聞 之 事 , 撰 寫 碑 誌 。 全 知 的 基 督 將 會 判 斷 一 切 。」

達 馬 穌 所 刻 的 碑 石 , 最 初 放 在 波 利 多 墓 穴 , 這 所 墓 穴 , 固 然 是 因 聖 依 波 利 多 而 得 名 。 穴 中 還 有 這 位 聖 人 的 雕 刻 像 , 在 十 六 世 紀 時 被 發 現 , 後 來 收 藏 在 拉 特 朗 博 物 館 。 雕 像 刻 著 公 元 二 二 二 年 , 那 是 亞 歷 山 大 皇 帝 即 位 第 一 年 。 此 外 , 雕 像 上 面 還 有 一 些 文 字 , 記 載 了 依 波 利 多 一 生 的 事 跡 和 他 計 算 出 的 巴 斯 卦 周 期 表 。

達 馬 穌 的 刻 石 , 簡 略 地 介 紹 了 聖 依 波 利 多 的 一 生 。 不 過 , 考 古 家 德 羅 斯 卻 以 為 依 波 利 多 被 放 逐 後 , 並 沒 有 死 在 撒 丁 島 , 而 得 赦 還 國 ; 返 國 後 , 他 竟 然 背 棄 天 主 , 加 入 諾 未 現 裂 教 。 到 了 公 元 二 六 0 年 , 他 又 獲 罪 , 被 判 死 刑 。 在 解 往 刑 場 途 中 , 始 覺 悟 前 非 , 勸 諫 黨 徒 和 他 重 投 慈 母 教 會 的 壞 抱 。

亞山大塞佛拉遇弒
亞 歷 山 大 即 位 時 很 年 青 , 人 們 以 為 他 會 做 幾 十 年 皇 帝 , 使 基 督 徒 獲 得 長 期 的 安 寧 。 不 過 , 可 惜 得 很 , 事 實 並 不 如 此 , 因 為 羅 馬 士 兵 的 紀 律 很 壞 , 弄 到 國 家 秩 序 大 亂 , 而 且 謀 害 了 這 一 位 有 作 為 的 皇 帝 。

公 元 二 三 一 年 左 右 , 波 斯 人 威 脅 羅 馬 帝 國 邊 境 。 他 們 的 新 領 袖 帶 兵 西 征 , 圍 困 尼 西 俾 , 再 派 騎 兵 深 入 敍 利 亞 。 他 簡 直 想 將 羅 馬 人 趕 出 東 方 , 獨 佔 那 一 塊 龐 大 的 土 地 。

公 元 二 三 二 年 , 亞 歷 山 大 御 駕 親 征 。 在 母 親 馬 密 陪 同 之 下 , 帶 兵 東 行 , 迎 拒 波 斯 軍 隊 。 他 要 媲 美 戰 無 不 勝 的 亞 歷 山 大 大 帝 。

羅 馬 軍 大 獲 全 勝 , 俘 虜 了 數 以 千 計 的 波 斯 人 。 亞 歷 山 大 折 返 安 提 , 將 俘 虜 販 賣 了 , 把 錢 財 賞 賜 士 兵 , 然 後 班 師 回 國 (公 元 二 三 四 年) 。 亞 歷 山 大 召 集 元 老 議 會 , 宣 佈 戰 功 。 為 了 慶 祝 , 民 眾 要 求 征 服 者 作 勝 利 遊 行 。

亞 歷 山 大 巡 行 之 時 , 百 姓 歡 呼 之 聲 不 絕 。 其 中 一 人 喊 道 : 「我 們 希 望 你 征 服 德 國 。」 德 國 是 羅 馬 的 新 敵 人 , 有 一 些 部 落 渡 過 了 萊 茵 河 , 覬 覦 法 國 (當 時 法 國 是 羅 馬 屬 土) 。

在 母 親 陪 同 下 , 亞 歷 山 大 再 次 親 征 , 羅 馬 大 軍 直 迫 萊 茵 河 。 終 於 在 公 元 二 三 五 年 , 將 德 國 人 逐 出 法 國 。 德 人 渡 (萊 茵) 河 東 還 , 亞 歷 山 大 在 馬 因 茲 對 岸 架 起 船 橋 , 準 備 渡 過 萊 茵 河 , 乘 勝 追 擊 。

不 料 事 情 忽 然 發 生 變 化 , 士 兵 佈 下 陰 謀 , 在 三 月 廿 八 日 謀 害 了 太 后 和 皇 帝 。 這 樣 教 會 便 失 去 了 一 位 好 朋 友 。

西雷馬西敏即位
謀 殺 的 動 機 是 什 麼 呢 ? 歷 史 記 載 十 分 混 亂 , 不 容 易 分 辦 清 楚 。 我 們 以 為 : 當 時 羅 馬 軍 團 中 有 很 多 野 蠻 人 , 他 們 不 歡 喜 受 軍 紀 的 束 縛 , 所 以 發 起 叛 變 。 而 且 , 羅 馬 新 君 初 登 帝 位 之 時 , 必 有 金 錢 賞 給 兵 士 。 他 們 當 然 渴 望 得 到 這 筆 賞 金 , 可 惜 亞 歷 山 大 很 年 青 (只 有 二 十 餘 歲) 不 容 易 等 到 他 去 世 。 於 是 , 為 了 要 早 一 些 有 新 皇 帝 , 士 兵 便 決 定 向 亞 歷 山 大 下 毒 手 。

羅 馬 軍 的 統 帥 是 一 位 西 雷 族 人 , 名 叫 馬 西 敏 。 他 的 地 位 僅 次 於 皇 帝 。 馬 西 敏 體 格 雄 偉 , 身 高 八 尺 有 奇 , 人 們 稱 他 赫 叩 利 (Hercules) 。 初 時 , 他 是 瑟 迷 塞 佛 的 衛 兵 , 忠 心 地 替 塞 佛 與 他 的 承 繼 人 卡 拉 卡 拉 服 務 。 麥 連 諾 即 位 後 , 他 逃 回 西 雷 族 。 及 至 伊 拉 加 執 政 , 他 東 山 復 起 , 升 至 護 民 官 。 當 時 他 還 是 忠 心 耿 耿 的 臣 子 , 不 滿 朝 廷 的 淫 風 , 又 辭 官 歸 里 。 亞 歷 山 大 即 位 , 朝 政 一 新 , 他 被 徵 召 , 當 一 個 軍 團 的 長 官 。 他 把 屬 下 的 士 兵 訓 練 得 紀 律 嚴 明 , 刻 苦 善 戰 。 馬 西 敏 有 西 雷 人 天 賦 的 機 智 , 士 兵 若 對 他 有 所 不 滿 , 他 都 將 他 們 的 怨 恨 轉 移 到 皇 帝 身 上 。

士 兵 計 劃 謀 反 , 擁 護 馬 西 敏 為 皇 。 初 時 , 他 假 裝 拒 絕 , 結 果 在 士 兵 恐 嚇 之 下 接 受 了 。 馬 西 敏 剛 答 應 做 皇 帝 , 軍 隊 便 立 刻 殺 死 亞 歷 山 大 母 子 二 人 。 兇 手 亦 覺 得 自 己 的 行 為 可 恥 。 為 了 掩 飾 罪 惡 , 便 宣 佈 亞 歷 山 大 是 給 流 寇 殺 死 的 。 兵 士 們 先 替 兩 位 死 難 者 舉 行 隆 重 的 喪 禮 , 然 後 把 骨 灰 運 返 羅 馬 , 安 葬 在 輝 煌 壯 麗 的 陵 寢 裡 。 (讀 者 也 許 記 得 : 教 宗 阿 尼 策 的 遺 體 , 後 來 便 移 葬 在 亞 歷 山 大 空 棺 裡) 元 老 議 會 稱 亞 歷 山 大 為 神 , 將 馬 密 的 生 辰 定 為 他 的 節 日 。

第六次迫害
德 國 人 戰 敗 撤 退 , 遠 離 萊 茵 河 。 馬 西 敏 追 擊 至 多 瑙 河 , 然 後 凱 旋 回 國 。

馬 西 敏 有 很 多 輝 煌 的 戰 績 和 一 個 卑 污 的 靈 魂 。 他 登 位 後 , 因 為 自 己 出 身 微 賤 , 對 朝 中 權 貴 妒 忌 非 常 。 他 與 良 善 和 藹 的 亞 歷 山 大 相 比 之 下 , 恰 成 一 個 強 烈 的 對 照 。 他 的 胸 襟 狹 隘 , 不 願 見 到 別 人 紀 念 故 皇 亞 歷 山 大 。 亞 歷 山 大 雖 是 馬 西 敏 的 大 恩 人 , 馬 西 敏 竟 將 他 的 朋 友 都 列 入 黑 名 單 。 當 時 朝 中 有 很 多 基 督 徒 , 馬 西 敏 恨 之 入 骨 , 因 為 他 們 是 亞 歷 山 大 所 歡 喜 的 。 這 種 怨 恨 是 促 成 「第 六 次 迫 害」 唯 一 原 因 。

這 一 次 迫 害 , 「領 袖 級」 的 基 督 徒 首 當 其 衝 , 當 時 的 教 會 是 一 合 法 團 體 , 領 導 份 子 都 有 登 記 , 政 府 很 容 易 找 到 他 們 。 彭 謙 和 伊 波 利 多 (他 是 一 「領 導 份 子」 而 不 是 「擾 亂 份 子」) 都 在 此 時 被 判 充 軍 。

迫 害 由 羅 馬 城 擴 展 到 其 他 省 份 , 不 過 尚 未 有 足 夠 的 時 間 遍 佈 整 個 帝 國 。 在 北 小 亞 細 亞 及 巴 勒 斯 坦 等 地 , 教 徒 受 著 嚴 酷 的 審 判 。 盎 博 羅 削 執 事 被 捕 於 凱 撒 勒 雅 。 他 是 教 會 一 位 重 要 人 物 。 早 年 曾 受 俄 利 貞 教 誨 而 歸 依 基 督 。 入 教 後 , 他 將 自 己 的 財 富 貢 獻 出 來 , 幫 助 老 師 出 版 偉 大 的 著 作 。

「顯 赫」 的 犯 人 都 由 皇 帝 親 自 審 判 。 他 們 擠 迫 在 囚 車 上 , 被 拖 過 崎 嶇 不 平 的 道 路 。 在 途 中 受 盡 虐 待 , 才 到 達 皇 帝 的 營 地 。 (營 地 或 在 萊 茵 河 , 或 在 多 瑙 河 , 從 沒 有 固 定 的 所 在) 皇 帝 判 犯 人 充 軍 , 或 將 他 們 處 死 。 俄 利 貞 亦 被 通 緝 , 他 躲 藏 起 來 , 為 門 徒 盎 博 羅 削 和 受 難 的 教 胞 寫 了 「給 殉 道 者 的 勸 喻」 一 篇 文 章 。 盎 博 羅 削 終 於 得 機 逃 脫 , 慶 幸 生 還 。 十 年 之 後 , 在 阿 剌 伯 斐 理 伯 的 時 候 , 他 仍 然 活 著 。

這 一 次 迫 害 , 時 間 不 很 長 , 不 致 成 為 全 國 性 的 行 動 。 迫 害 只 是 發 生 在 某 些 地 區 或 省 份 , 機 警 的 教 徒 還 有 機 會 逃 脫 。 因 此 , 「第 六 次 迫 害」 的 犧 牲 者 比 較 少 一 些 。

聖彭謙的遺物和墓誌銘
彭 謙 死 在 撒 丁 島 , 遺 體 運 返 羅 馬 安 葬 。 他 的 墓 碑 刻 了 幾 個 希 臘 文 字 : 「彭 謙 ──  主 教  ── 殉 道 者 。」 這 塊 石 碑 的 遭 遇 離 奇 , 與 一 些 殘 碑 碎 石 混 在 一 起 , 投 到 則 濟 利 亞 聖 堂 的 井 裡 。 一 九 0 九 年 , 它 又 被 發 掘 出 來 。 所 以 , 到 了 今 天 , 我 們 仍 能 將 它 複 印 在 報 紙 上 。

在 很 多 石 碑 上 , MP (殉 道 者) 這 個 組 合 文 字 , 都 比 碑 上 其 他 的 文 字 刻 得 較 遲 。 「殉 道 者」 是 一 個 榮 銜 , 教 徒 死 後 , 可 能 要 經 過 相 當 時 間 , 教 會 方 面 宣 佈 他 確 實 「殉 道」 , 然 後 才 能 將 榮 銜 刻 在 墓 碑 上 。 有 些 教 徒 , 將 沒 有 殉 道 的 人 尊 為 殉 道 者 。 教 會 對 他 們 都 加 以 譴 責 。 在 第 四 世 紀 時 , 一 個 教 徒 死 了 , 他 得 到 殉 道 榮 銜 的 可 能 性 很 高 , 但 教 會 方 面 未 作 正 式 宣 佈 。 一 個 迦 太 基 婦 人 尊 敬 他 的 遺 物 , 因 而 受 到 教 會 執 事 的 責 備 。

早 在 第 三 世 紀 時 , 教 會 已 有 一 種 「聖 人 列 品」 的 儀 式 。 有 很 多 列 了 聖 品 的 人 , 還 要 經 過 長 時 間 的 調 查 , 始 得 稱 為 「殉 道 者 。」 即 使 有 人 死 在 行 刑 者 手 下 , 教 會 仍 要 肯 定 他 確 實 因 信 仰 而 死 , 而 且 曾 經 堅 持 到 底 , 然 後 承 認 他 是 真 正 的 「殉 道 者」 , 給 予 「證 明 殉 道」 (Martyr Vindicatus) 的 榮 銜 , 教 徒 才 可 以 對 他 尊 敬 。 「MP」 (殉 道 者) , 由 拉 丁 文 「殉 道 者」 (Martyr) 一 字 的 第 一 個 及 最 後 一 個 希 臘 字 母 組 成 , 表 示 死 者 已 經 調 查 , 證 明 是 殉 道 者 , 可 受 大 眾 景 仰 尊 敬 。 為 了 這 原 因 , 「MP」 便 比 碑 上 其 他 文 字 刻 得 較 遲 。 不 過 , 彭 謙 是 例 外 的 。 他 死 後 很 久 , 才 運 返 羅 馬 安 葬 , 刻 石 碑 時 , 教 會 早 已 承 認 他 是 殉 道 者 。 碑 上 MP 一 字 , 與 其 他 碑 文 雕 刻 的 時 間 相 同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9 月 15 日 至 1967 年 10 月 6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