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Fabian
聖法彬 (聖法俾盎)

 

就任及逝世: 236 ~ 250

 
聖 法 俾 盎 的 朝 代 , 共 有 十 四 年 和 十 日 。 這 是 早 期 教 宗 之 中 最 長 的 , 也 是 最 有 成 就 的 。 天 主 教 的 學 說 在 這 時 代 有 了 很 大 的 進 展 , 教 會 有 如 日 在 中 天 , 吸 引 到 許 多 在 那 時 最 好 的 學 者 。 教 會 的 產 業 同 時 也 得 以 集 中 。 教 區 的 組 織 也 更 為 嚴 密 。 總 而 言 之 , 一 個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羅 馬 城 在 這 個 教 皇 治 下 成 長 起 來 。 這 些 進 展 有 一 部 份 應 歸 功 於 聖 法 俾 盎 , 另 外 一 部 份 則 靠 著 當 時 的 皇 帝 阿 剌 伯 人 斐 理 伯 所 給 予 安 定 和 平 。 阿 剌 伯 人 斐 理 伯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不 算 是 十 分 良 好 的) 。 他 在 公 曆 二 四 三 年 至 二 四 九 年 之 間 統 治 羅 馬 。

這 個 繁 盛 的 時 代 , 一 直 繼 續 至 狄 西 阿 登 位 。 他 想 復 興 邪 教 , 於 是 對 教 會 大 事 迫 害 。 法 俾 盎 便 成 為 這 時 候 犧 牲 者 之 一 。

聖法俾盎之被選出
聖 法 俾 盎 之 被 選 出 , 可 算 適 逢 其 會 , 沒 有 墨 守 成 法 。 攸 西 俾 後 來 敍 述 當 安 特 死 後 , 教 職 人 員 和 信 徒 們 於 一 個 墓 穴 中 聚 集 , 選 舉 後 繼 人 。 法 俾 盎 是 一 個 很 有 名 望 的 人 。 他 是 一 個 世 俗 中 的 貴 族 , 大 概 是 系 出 著 名 的 法 俾 家 族 。 (這 個 家 族 最 後 生 存 的 人 是 耶 穌 會 的 神 父 法 俾 , 死 於 十 六 世 紀) 。 法 俾 盎 那 時 正 從 鄉 間 回 來 , 當 他 步 入 信 徒 大 會 的 時 候 , 沒 有 一 個 人 想 起 他 。 有 一 隻 白 鴿 正 在 飛 翔 , 突 然 停 留 在 他 的 頭 上 。 每 一 個 人 看 見 都 以 為 是 聖 神 的 啟 示 。 於 是 大 眾 一 起 推 舉 他 為 教 宗 。

聖法俾盎的行政方法
羅 馬 地 方 教 區 的 劃 分 , 有 如 民 政 方 面 一 樣 。 奧 古 斯 都 將 羅 馬 分 為 十 四 區 。 在 教 皇 格 肋 孟 的 時 候 , 已 經 有 七 個 教 會 書 記 , 每 人 負 責 兩 個 區 。 他 們 主 要 職 務 是 收 集 資 料 為 殉 道 者 作 傳 記 。 聖 法 俾 盎 任 命 七 個 執 事 , 將 他 們 分 別 安 置 於 各 區 域 , 同 時 大 事 改 良 墓 穴 。 這 兩 個 政 策 是 有 關 連 的 , 因 為 執 事 的 工 作 是 負 責 管 理 墓 穴 。 以 前 執 事 們 組 成 一 個 團 體 , 受 一 位 總 執 事 所 統 領 。 他 們 各 個 沒 有 一 定 的 管 區 。 現 在 他 們 每 人 都 領 了 一 個 或 兩 個 區 域 , 附 有 特 別 的 墓 地 。 後 來 德 羅 斯 先 生 替 我 們 將 當 時 這 些 區 域 和 墓 地 再 次 推 考 出 來 。

這 七 個 人 叫 作 地 區 執 事 。 除 了 管 理 墓 地 之 外 , 他 們 又 管 理 信 徒 們 獻 出 給 教 皇 的 金 錢 , 以 為 救 濟 貧 苦 之 用 。 後 來 (或 者 甚 至 在 這 樣 早 的 時 候) , 他 們 在 每 一 教 區 建 立 收 容 所 , 收 留 寡 婦 、 孤 兒 、 貧 窮 或 有 病 的 人 。 又 有 教 堂 來 照 顧 他 們 的 宗 教 信 仰 。 這 些 教 堂 後 來 成 為 該 地 區 的 樞 機 主 教 的 座 堂 。

副 執 事 : 聖 法 俾 盎 又 任 命 七 個 副 執 事 。 他 們 支 配 那 些 書 記 , 幫 助 他 們 收 集 資 料 , 作 為 編 入 殉 道 史 之 用 。 這 是 有 史 以 來 首 次 提 及 在 羅 馬 有 副 執 事 這 個 制 度 。 但 在 非 洲 聖 西 彼 廉 曾 談 及 迦 太 基 的 副 執 事 是 一 個 古 舊 制 度 , 可 能 原 始 於 宗 徒 的 時 代 。 可 能 當 時 原 有 的 執 事 們 不 能 應 付 那 麼 多 的 工 作 , 於 是 便 要 給 予 他 們 一 些 副 手 和 增 加 他 們 的 名 額 。

馬 西 敏 慢 慢 地 向 羅 馬 進 軍 。 他 到 處 遇 到 敵 意 的 民 眾 。 他 們 在 他 到 達 時 盡 帶 食 物 逃 走 , 致 使 軍 隊 之 糧 食 供 應 萬 分 困 難 。 在 穿 過 亞 爾 俾 斯 山 時 , 他 臨 到 一 個 城 市 被 拒 絕 讓 其 軍 隊 通 過 。

元 老 院 的 軍 事 皇 帝 於 是 趕 往 這 個 城 市 救 助 , 在 他 未 到 達 以 前 , 一 切 已 經 完 結 。 馬 西 敏 正 受 其 當 日 謀 害 亞 歷 山 大 塞 佛 拉 的 報 應 。 在 公 曆 二 三 八 年 六 月 十 七 日 , 正 當 他 在 帳 幕 中 午 睡 時 , 御 林 軍 們 攜 械 聚 集 起 來 。 聽 見 外 面 騷 動 , 馬 西 敏 跑 出 來 看 , 見 到 他 的 兒 子 , 他 御 林 軍 的 統 領 和 他 最 好 的 朋 友 們 當 場 被 殺 。 有 些 人 說 皇 帝 是 自 殺 , 另 外 有 些 說 他 是 被 殺 死 的 。 被 害 者 首 級 被 貫 刺 在 矛 上 , 在 城 牆 下 巡 行 作 為 求 和 之 意 。 馬 西 敏 和 他 兒 子 的 頭 顱 便 被 送 往 元 老 院 作 為 報 訊 。

御 林 軍 們 仍 然 覺 得 不 快 。 他 們 拒 絕 承 認 非 他 們 所 立 的 人 為 皇 。 他 們 憎 恨 這 兩 個 奧 古 斯 都 。 因 為 他 們 出 自 元 老 院 。 在 公 曆 二 三 八 年 七 月 , 當 民 眾 正 在 觀 賞 競 技 賽 時 , 他 們 集 體 湧 向 皇 宮 。 守 衛 們 猝 不 及 防 , 他 們 直 進 宮 內 , 殺 死 那 兩 個 皇 帝 。

馬 西 敏 的 朋 友 們 被 殺 後 , 他 們 的 屍 體 被 拋 下 泰 柏 河 或 溝 渠 內 。 馬 西 敏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 大 為 震 怒 , 下 令 進 軍 羅 馬 。

在 這 個 時 候 , 另 外 又 有 一 個 叛 亂 在 非 洲 , 反 對 戈 諦 安 一 世 。 一 個 將 軍 帶 領 回 族 的 軍 隊 從 沙 漠 的 邊 緣 殺 到 。 戈 諦 安 那 時 在 迦 太 基 。 他 是 一 個 八 十 歲 的 老 人 , 全 無 軍 人 的 氣 息 , 只 是 一 個 詩 人 和 修 辭 學 家 。

他 的 兒 子 戈 諦 安 二 世 於 是 帶 兵 迎 敵 。 他 雖 然 只 有 四 十 六 歲 , 但 已 經 覺 得 衰 弱 , 因 此 他 的 軍 隊 大 敗 。 他 在 亂 軍 中 被 殺 。 當 他 的 老 父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的 時 候 , 將 自 己 關 在 房 裡 , 用 腰 帶 自 縊 而 死 。 這 兩 個 戈 諦 安 的 統 治 時 代 只 有 幾 日 便 告 終 結 。

元老院所選的兩位皇帝
元 老 院 當 時 既 為 戈 諦 安 事 件 所 牽 累 , 大 為 驚 恐 。 於 是 在 各 元 老 之 中 選 出 兩 個 新 皇 帝 , 每 人 都 帶 有 奧 古 斯 都 的 頭 銜 。 一 個 負 責 軍 事 , 一 個 負 責 民 政 。

負 責 軍 事 的 皇 帝 , 出 身 微 賤 , 是 一 個 鐵 匠 的 兒 子 。 有 一 個 很 好 的 軍 隊 紀 錄 , 並 且 曾 當 過 羅 馬 的 地 方 行 政 長 官 。 民 政 的 皇 帝 , 出 身 是 有 錢 的 貴 族 。 他 曾 在 幾 個 省 份 做 過 事 , 曾 作 過 兩 次 總 督 。

他 們 去 到 卡 彼 托 山 , 一 齊 行 即 位 獻 牲 之 禮 。 但 是 人 民 不 感 滿 意 , 御 林 軍 們 很 是 忿 怒 。 這 兩 個 元 老 院 的 傢 伙 令 他 們 沒 有 信 心 。 卡 彼 托 山 被 一 大 群 情 勢 洶 湧 的 民 眾 侵 入 。 他 們 帶 有 棍 子 和 石 頭 。 他 們 其 中 有 幾 個 舉 起 一 個 十 三 歲 的 童 子 。 他 是 戈 諦 安 一 世 的 子 孫 , 戈 諦 安 二 世 的 姪 子 。 這 個 家 族 因 手 段 豪 放 , 頗 受 人 們 歡 迎 。 因 此 這 個 孩 子 便 被 立 為 凱 撒 。 在 這 兩 個 奧 古 斯 都 輔 下 統 治 國 家 , 於 是 群 眾 和 元 老 院 得 到 諒 解 , 便 全 心 全 力 對 付 馬 西 敏 。

西雷的馬西敏執政末期的無政府狀態
當 法 俾 盎 被 選 為 教 皇 時 , 馬 西 敏 在 位 只 不 過 有 九 個 月 。 正 在 極 力 掙 扎 , 抵 禦 許 多 的 陰 謀 。 這 些 陰 謀 激 怒 他 , 使 他 變 為 更 加 凶 惡 。 他 變 本 加 厲 , 進 行 屠 殺 和 許 多 殘 暴 的 行 動 , 不 再 是 對 付 天 主 教 徒 他 們 ; 他 們 沒 有 圖 謀 他 , 卻 是 對 付 元 老 院 的 家 族 和 帝 國 內 有 名 氣 的 人 。 關 於 他 個 人 的 安 全 , 他 以 為 自 己 有 天 賦 的 體 格 , 沒 有 人 可 傷 害 的 。 他 雖 然 年 老 仍 然 精 力 充 沛 。 皮 膚 皺 摺 鬚 髮 皆 白 , 卻 仍 有 強 健 的 身 軀 , 喜 歡 作 兇 暴 和 欺 凌 的 樣 子 , 使 人 們 害 怕 。 這 些 行 為 也 使 到 人 們 想 除 去 他 。

兩個戈諦安
當 馬 西 敏 正 在 帶 兵 停 留 於 東 歐 的 時 候 , 他 突 然 聽 到 消 息 , 在 非 洲 的 軍 隊 已 經 擁 立 當 地 總 督 戈 諦 安 為 皇 帝 (公 曆 二 三 七 年 三 月 十 六 日) 。 在 羅 馬 的 元 老 們 很 熱 烈 地 歡 迎 他 , 向 他 說 : 「戈 諦 安 奧 古 斯 都 , 讓 諸 神 保 祐 你」 ;「我 們 的 解 放 者 , 祝 你 統 治 順 利 。」 戈 諦 安 向 他 們 問 :「你 們 想 將 馬 西 敏 和 他 的 兒 子 怎 樣 處 置 ?」「他 們 是 我 們 的 敵 人 , 應 將 他 們 殺 光 。」「那 麼 馬 西 敏 的 朋 友 呢 ?」「他 們 也 是 敵 人 , 格 殺 勿 論 。」

戈諦安三世
他 沒 有 殺 死 年 青 的 戈 諦 安 , 因 為 他 不 是 元 老 院 的 人 , 而 且 現 在 御 林 軍 們 可 以 有 機 會 將 他 立 為 奧 古 斯 都 。 因 而 獲 得 獎 賞 。

一 個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受 擁 立 的 皇 帝 當 然 沒 有 什 麼 大 作 為 。 後 來 他 結 婚 。 他 的 岳 丈 同 時 被 任 命 為 御 林 軍 統 領 , 差 不 多 替 他 完 全 代 行 統 治 的 職 務 。 這 個 人 精 力 充 沛 , 誠 實 而 精 明 能 幹 , 所 以 政 事 一 改 舊 觀 。 亞 歷 山 大 時 候 的 盛 世 又 再 來 臨 。 羅 馬 帝 國 的 諮 議 會 回 復 了 舊 日 的 尊 榮 , 一 切 行 政 的 機 構 都 恢 復 了 秩 序 。

只 有 邊 境 方 面 仍 然 發 生 問 題 。 那 些 野 蠻 人 侵 佔 邊 界 , 從 萊 茵 河 、 多 瑙 河 , 而 至 幼 發 拉 的 河 一 帶 , 各 種 外 族 , 特 別 是 波 斯 人 , 都 引 起 麻 煩 。 薩 浦 渡 過 幼 發 拉 的 河 , 侵 奪 了 幾 個 城 市 , 其 中 最 嚴 重 的 是 安 提 阿 , 這 個 東 方 的 首 都 。

在 公 曆 二 四 二 年 戈 諦 安 三 世 和 他 的 岳 丈 向 東 方 出 發 。 他 們 在 東 南 歐 沿 途 擊 敗 了 野 蠻 人 。 在 公 曆 二 四 三 年 到 達 亞 洲 , 他 們 得 回 安 提 阿 和 其 他 的 城 市 。 戈 諦 安 正 在 向 元 老 院 報 告 , 詳 述 他 們 的 勝 利 , 歸 功 於 他 的 岳 丈 的 時 候 , 他 的 岳 丈 突 然 死 去 。 可 能 是 死 於 斐 理 伯 之 手 , 而 斐 理 伯 便 繼 位 , 叫 作 阿 剌 伯 人 斐 理 伯 。

阿剌伯人斐理伯
斐 理 伯 是 一 個 阿 剌 伯 人 , 在 巴 勒 斯 坦 附 近 出 生 。 根 據 羅 馬 的 史 家 說 , 他 的 父 親 是 匪 首 , 可 能 便 是 那 些 遊 牧 部 落 的 首 領 。 他 們 一 方 面 勞 作 , 一 方 面 又 從 事 劫 掠 。 在 阿 剌 伯 人 眼 中 看 來 , 這 種 生 活 方 式 是 不 足 為 恥 的 。 斐 理 伯 加 入 羅 馬 的 軍 隊 , 因 功 升 至 最 高 的 軍 階 。 奧 古 斯 都 那 部 歷 史 指 責 他 有 極 大 的 野 心 。 他 繼 續 他 的 陰 謀 , 不 久 便 和 戈 諦 安 並 立 為 皇 帝 。 他 仍 不 滿 足 , 後 來 要 求 戈 諦 安 遜 位 。 不 久 , 在 公 曆 二 四 四 年 又 將 他 殺 死 。 斐 理 伯 將 這 件 消 息 向 元 老 院 宣 佈 , 說 他 是 病 死 的 ; 同 時 又 通 知 元 老 院 說 軍 隊 們 已 經 將 他 擁 立 為 皇 帝 。 元 老 院 只 有 照 例 承 認 。

因 為 急 於 趕 回 羅 馬 , 這 個 新 皇 帝 和 薩 浦 訂 立 了 和 約 , 將 一 些 急 務 處 理 妥 當 後 , 將 他 七 歲 的 兒 子 和 他 自 己 同 時 封 為 凱 撒 , 便 移 師 安 提 阿 , 開 始 回 向 羅 馬 的 歸 途 。

第一個信奉天主教的皇帝
斐 理 伯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雖 然 他 不 算 是 一 個 我 們 足 以 引 以 為 榮 的 。 他 將 羅 馬 帝 國 弄 得 不 十 分 好 。 可 是 他 對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是 毫 無 疑 問 的 。 我 們 有 攸 西 俾 , 金 口 若 望 , 和 其 他 學 者 正 式 的 引 證 。 攸 西 俾 敍 述 當 時 在 安 提 阿 的 情 形 說 :

「傳 說 斐 理 伯 , 因 為 他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想 守 巴 斯 卦 禮 節 。 但 是 安 提 阿 的 主 教 對 他 拒 絕 。 要 他 辦 告 解 及 和 其 他 罪 人 一 樣 作 公 開 悔 改 , 否 則 將 他 摒 於 教 堂 門 外 , 因 為 他 犯 了 無 數 的 罪 。 斐 理 伯 皇 帝 自 願 遵 照 一 切 , 表 示 他 確 是 敬 畏 天 主 。」 這 位 主 教 後 來 在 狄 西 阿 時 期 殉 道 。

斐 理 伯 雖 然 有 向 好 的 本 意 , 但 仍 然 不 能 改 善 。 他 在 位 的 行 為 , 和 後 來 另 外 一 位 天 主 教 徒 的 皇 帝 君 士 坦 丁 比 較 , 並 不 見 得 好 多 少 。 在 斐 理 伯 的 時 候 , 天 主 教 仍 未 能 改 變 當 時 的 法 律 和 羅 馬 的 迷 信 習 慣 。 在 外 表 看 來 , 斐 理 伯 仍 然 順 從 這 些 愚 昧 的 迷 信 。 可 是 他 給 予 天 主 教 徒 們 精 神 上 的 支 持 , 使 形 勢 上 對 他 們 有 利 。 在 宮 廷 內 有 許 多 跡 象 顯 示 出 這 種 新 趨 向 。 以 前 有 一 個 崇 拜 邪 神 的 同 盟 , 有 很 多 羅 馬 有 名 望 的 人 做 會 員 。 以 前 的 皇 帝 也 樂 意 加 入 。 斐 理 伯 卻 任 它 解 散 。 同 時 斐 理 伯 父 子 又 對 充 軍 者 頒 佈 大 赦 。 在 當 時 來 說 , 這 些 都 是 很 不 尋 常 的 事 件 。 我 們 可 以 歸 功 於 福 音 的 影 響 。

另 外 我 們 值 得 注 意 , 便 是 有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任 帝 國 內 的 一 個 最 高 職 位 。 在 公 曆 二 四 九 年 兩 個 總 督 之 一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他 公 曆 二 四 四 年 已 經 在 戈 諦 安 治 下 任 總 督 。 在 那 時 候 他 還 是 一 個 上 面 所 說 的 邪 教 盟 會 的 會 員 。 所 以 現 在 他 可 能 是 新 奉 教 的 。 信 了 教 後 , 他 仍 然 可 以 做 總 督 , 因 為 現 在 已 經 毋 需 達 官 貴 人 們 主 持 那 些 迷 信 的 禮 節 。

斐 理 伯 的 妻 子 , 當 時 的 皇 后 , 並 不 隱 瞞 她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 她 和 俄 利 貞 曾 通 信 , 他 們 的 書 信 在 今 日 不 幸 已 經 散 失 。 可 是 聖 熱 羅 , 攸 西 俾 和 雷 郎 味 增 德 都 熟 知 這 些 書 信 。

所 以 在 那 個 時 候 , 天 主 教 徒 得 到 較 多 的 自 由 。 新 奉 教 的 續 有 增 加 。 可 是 有 些 新 入 教 的 , 根 底 不 好 , 很 容 易 會 再 度 沉 淪 。 在 太 平 無 事 的 時 候 , 他 們 也 受 邪 教 的 環 境 所 染 , 當 狄 西 阿 舉 行 大 迫 害 的 時 候 , 他 們 更 不 能 支 持 。

羅馬帝國一千週年紀念
每 一 個 世 紀 , 羅 馬 帝 國 都 慶 祝 百 年 紀 念 。 節 目 持 續 有 三 日 之 久 , 包 括 許 多 巡 行 , 表 演 , 祭 禮 , 煙 花 和 鬥 士 比 賽 等 。

這 些 百 年 大 慶 , 原 本 是 根 據 一 些 所 謂 預 言 書 舉 行 的 。 如 果 羅 馬 能 夠 在 每 世 紀 的 開 始 舉 行 慶 祝 , 欽 崇 邪 神 , 便 會 永 遠 強 盛 。 傳 令 官 首 先 向 四 方 發 出 邀 請 , 叫 人 來 參 加 這 次 空 前 絕 後 的 盛 會 。 虔 誠 的 邪 教 , 在 邪 神 的 廟 內 過 夜 , 作 為 準 備 。 在 大 會 的 前 夕 , 他 們 在 戰 神 廣 場 上 作 種 種 的 犧 牲 祭 獻 。 到 了 天 黑 的 時 候 , 皇 帝 本 人 , 由 十 五 位 高 僧 陪 伴 , 往 泰 柏 河 的 岸 上 , 向 三 個 祭 壇 灑 下 三 隻 羊 的 血 。 跟 著 還 屠 殺 無 數 的 牛 作 祭 品 。 隨 後 的 三 日 內 , 有 許 多 宗 教 巡 行 和 遊 藝 大 會 。 在 最 後 的 一 日 , 有 兩 班 唱 詩 班 , 歌 頌 邪 神 。 一 班 是 由 廿 七 個 男 童 , 另 外 的 一 班 由 廿 七 個 女 童 組 成 。

慶 祝 日 期 , 通 常 是 由 當 時 的 皇 帝 決 定 。 羅 馬 帝 國 成 立 一 千 年 的 紀 念 日 , 是 在 斐 理 伯 的 統 治 期 間 內 。 大 約 是 公 曆 二 四 八 年 。 當 時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 在 遊 藝 大 會 內 , 沒 有 力 士 殘 殺 這 一 項 節 目 。 可 能 這 些 是 受 了 斐 理 伯 和 天 主 教 朋 友 的 影 響 。 斐 理 伯 聽 說 很 盡 情 欣 賞 這 次 的 慶 祝 會 , 他 的 兒 子 卻 較 為 冷 淡 。 熱 心 的 天 主 教 徒 避 開 這 些 邪 教 的 慶 祝 , 他 們 卻 並 未 受 到 責 罰 , 其 他 的 沒 有 這 樣 的 嚴 正 。 他 們 的 弱 點 , 終 於 在 狄 西 阿 的 劍 下 顯 露 出 來 。

斐理伯皇帝的下場
斐 理 伯 的 皇 朝 , 正 在 面 臨 末 日 。 他 對 邪 教 方 面 節 制 的 措 施 , 和 對 天 主 教 的 袒 護 , 可 能 促 進 他 的 下 台 , 在 有 些 省 份 , 特 別 在 東 方 的 地 區 , 教 會 發 展 得 很 快 。 在 小 亞 細 亞 內 一 個 地 方 , 一 直 都 沒 有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反 應 , 卻 突 然 全 部 入 教 。 當 聖 額 我 略 任 該 地 的 主 教 時 , 信 天 主 教 的 不 過 十 七 人 。 當 他 死 時 , 信 邪 神 者 , 反 而 只 得 十 七 人 。 拜 偶 像 的 行 為 已 消 失 , 邪 神 的 廟 宇 被 拆 除 , 改 建 為 天 主 教 堂 。 所 有 這 些 行 為 , 都 沒 有 受 到 行 政 當 局 的 干 涉 , 因 為 他 們 知 道 皇 帝 會 喜 歡 的 。

額 我 略 另 一 方 面 又 行 了 許 多 很 動 人 的 聖 蹟 , 因 而 得 了 「顯 靈 蹟 者」 的 名 。 他 有 堅 固 的 信 德 , 不 疑 惑 祈 禱 , 便 將 一 座 山 移 入 海 中 。 他 將 他 的 手 杖 插 在 河 的 岸 上 , 便 阻 止 了 洪 水 的 泛 濫 。 他 的 聖 蹟 受 了 許 多 確 實 認 真 的 人 所 證 實 , 所 以 被 認 為 歷 史 上 最 有 充 分 證 據 證 實 的 靈 蹟 。

在 其 他 的 地 方 , 人 們 卻 對 天 主 教 徒 沒 有 這 樣 的 友 善 。 在 亞 歷 山 大 里 亞 , 一 個 可 怕 的 暴 動 於 公 曆 二 四 九 年 發 生 , 對 付 天 主 教 徒 , 有 好 幾 個 人 在 這 次 殉 道 。 其 中 有 亞 玻 羅 尼 雅 貞 女 , 他 們 將 她 的 牙 齒 敲 下 。 為 了 證 明 她 並 不 畏 懼 烈 火 的 恐 嚇 , 同 時 又 受 了 聖 神 的 感 引 , 她 從 暴 徒 的 手 中 掙 脫 , 自 己 跳 入 烈 火 之 中 。 這 些 暴 徒 最 後 終 於 自 相 殘 殺 , 在 城 內 發 生 內 戰 。

在 其 他 的 地 方 , 也 有 不 安 的 情 形 , 雖 然 不 是 有 宗 教 色 彩 的 。 在 叙 利 亞 , 一 個 將 軍 自 己 宣 佈 為 皇 。 他 被 打 敗 而 死 。 另 外 一 個 在 多 瑙 河 區 域 , 受 軍 隊 擁 立 。 這 個 叛 變 使 斐 理 伯 大 為 驚 動 。 他 對 元 老 院 說 「 你 們 有 兩 個 選 擇 , 或 免 除 我 的 統 治 權 或 是 幫 助 我 統 治 。 」 一 個 元 老 狄 西 阿 , 起 身 咒 駡 這 些 叛 徒 , 其 實 他 們 都 是 他 的 朋 友 , 因 為 他 也 是 由 這 個 地 方 來 的 。 他 預 告 他 們 一 定 很 快 便 滅 亡 。 斐 理 伯 受 他 欺 騙 , 以 為 他 是 帝 國 的 柱 樑 , 派 他 去 平 亂 。 狄 西 阿 起 初 不 想 去 , 猶 疑 不 決 , 因 為 他 不 知 道 (或 者 知 道 得 太 清 楚) , 這 次 使 命 的 結 果 如 何 。 後 來 他 終 於 去 了 。

在 那 裡 , 他 殺 死 了 那 個 叛 徒 。 自 己 卻 被 人 脅 迫 , 擁 立 為 皇 。 他 寫 信 給 斐 理 伯 說 , 他 是 被 人 迫 著 向 羅 馬 進 軍 , 如 果 他 能 夠 擺 脫 這 些 人 , 他 便 會 放 棄 他 的 皇 號 。

斐 理 伯 當 然 不 信 這 些 話 。 他 留 下 兒 子 在 羅 馬 , 自 己 帶 軍 隊 去 和 狄 西 阿 接 觸 。 西 軍 在 味 羅 那 相 遇 , 斐 理 伯 在 戰 場 上 被 殺 。 羅 馬 的 御 林 軍 向 新 的 皇 帝 投 誠 , 殺 死 了 斐 理 伯 的 兒 子 。 他 的 母 親 ,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皇 后 , 下 落 不 明 。

在 公 曆 二 四 九 年 十 月 , 狄 西 阿 成 為 羅 馬 帝 國 的 主 宰 。

大迫害運動及其發生之原因
耶 穌 基 督 時 常 預 言 祂 的 教 會 將 受 到 迫 害 。 現 在 聖 教 會 又 註 定 了 受 另 一 次 最 可 怕 的 迫 害 。 這 次 的 起 因 , 很 難 找 出 來 。 狄 西 阿 似 乎 不 是 一 個 惡 人 。 異 教 徒 的 作 家 說 他 是 一 個 非 常 好 的 統 治 者 。 為 什 麼 這 個 人 會 變 成 一 個 迫 害 者 呢 ?

有 一 件 事 值 得 注 意 的 便 是 他 胸 襟 很 窄 。 他 認 為 一 個 忠 心 的 國 民 只 應 欽 崇 羅 馬 邪 神 。 天 主 教 一 日 存 在 , 便 一 日 對 他 帝 國 的 安 全 有 威 脅 。 他 自 己 本 人 對 那 些 羅 馬 邪 神 並 非 有 很 大 興 趣 , 可 是 他 重 視 自 己 的 權 力 , 甚 於 一 切 。 有 任 何 思 想 或 意 見 反 對 他 的 主 權 時 , 他 便 要 加 以 鎮 壓 。

除 了 這 種 政 治 上 的 原 因 外 , 還 有 私 人 的 恩 怨 問 題 。 那 時 天 主 教 學 者 指 狄 西 阿 憎 恨 斐 理 伯 和 一 切 斐 理 伯 贊 成 的 東 西 。 為 什 麼 呢 ? 因 為 他 辜 負 斐 理 伯 對 他 的 信 任 。 正 如 古 語 所 說 「 我 們 厭 惡 曾 經 受 自 己 薄 待 的 人 。」

在 這 次 迫 害 行 動 之 中 , 沒 有 敬 愛 邪 神 的 動 機 存 在 , 也 沒 有 群 眾 極 端 份 子 的 狂 熱 支 持 , 一 切 都 不 過 是 執 政 者 的 政 策 。

迫害行動的特點
這 次 聖 教 會 所 受 的 風 暴 , 可 算 是 空 前 慘 烈 。 它 的 時 間 雖 然 不 算 長 ── 持 續 有 一 年 又 半 ── 可 是 發 展 得 這 樣 兇 猛 , 致 令 聖 教 會 大 傷 元 氣 。 當 時 變 節 的 人 很 多 。 這 些 背 教 的 人 在 一 切 平 息 之 後 , 想 輕 易 地 重 歸 聖 教 會 , 所 以 引 起 許 多 關 於 補 贖 的 爭 執 。

狄 西 阿 有 意 在 世 界 各 地 對 天 主 教 加 以 徹 底 的 破 壞 。 他 向 各 階 層 的 教 徒 , 無 論 有 神 職 者 或 普 通 信 徒 , 都 加 以 打 擊 。 在 早 期 聖 教 會 所 受 的 各 次 迫 害 運 動 中 , 最 先 是 私 人 發 起 的 , 後 來 瑟 迷 塞 佛 拉 , 和 麥 士 面 西 雷 馬 都 藉 著 國 家 的 名 義 來 發 起 迫 害 行 動 。 可 是 他 們 只 是 對 付 天 主 教 徒 中 領 導 人 物 。 那 些 無 名 小 卒 們 , 除 了 很 偶 然 之 外 , 很 少 受 到 困 擾 。 狄 西 阿 卻 動 員 全 國 對 付 每 一 個 天 主 教 , 不 論 老 幼 賢 愚 。

他 的 敕 令 , 原 文 已 經 散 失 。 可 是 根 據 當 時 的 作 者 , 我 們 可 以 差 不 多 一 字 不 漏 地 推 想 出 來 。 所 有 人 等 均 須 在 指 定 時 間 向 邪 神 獻 祭 。 這 無 異 是 一 種 宗 教 性 的 人 口 調 查 , 且 有 紀 錄 記 載 。 每 一 個 曾 經 獻 祭 者 都 領 得 收 條 一 份 , 以 免 再 受 滋 擾 。 拒 絕 祭 獻 的 人 , 要 受 法 庭 審 判 。 有 種 種 方 法 , 包 括 酷 刑 在 內 , 迫 他 們 背 教 。 堅 持 不 屈 者 , 則 被 判 死 或 充 軍 , 所 有 家 產 皆 被 沒 收 。 如 不 獻 祭 , 又 不 明 言 拒 絕 者 , 均 受 搜 捕 。 上 述 那 種 收 條 , 有 幾 份 曾 在 埃 及 發 現 。 它 們 當 然 未 必 是 屬 於 天 主 教 徒 的 。 它 們 是 寫 於 薄 紙 上 , 有 一 定 的 格 式 , 下 列 便 是 一 例 :

「尼 蘇 村 監 督 獻 祭 委 員 會 。
姓 名 大 貞 , 年 歲 約 六 十 二 , 右 眉 有 一 疤 。
我 不 只 時 常 虔 心 奉 神 , 現 在 更 遵 照 法 令 , 向 祭 台 獻 香 , 奠 酒 , 並 進 食 敬 神 後 之 肉 。 請 賜 予 簽 書 , 以 為 證 明 。」

這 個 請 願 人 在 下 面 簽 上 「大 貞 , 立 此 申 請 書 。」

又 另 一 人 的 手 筆 隨 後 加 上 「西 落 , 謹 此 登 記 大 貞 為 已 遵 法 行 獻 牲 祭 禮 者 。」

最 後 又 附 有 年 份 「羅 馬 聖 帝 凱 撒 狄 西 阿 之 第 一 年 , 頁 皮 非 月 之 第 二 日 。」

上 述 這 篇 文 據 , 很 明 顯 地 是 真 實 的 , 可 見 當 時 法 令 之 可 怖 。

這 種 苛 法 , 厲 行 全 國 , 所 以 很 難 有 漏 網 的 機 會 。 每 一 個 人 都 要 宣 佈 是 信 奉 邪 神 的 , 或 是 信 奉 基 督 的 。 天 主 教 徒 , 因 為 享 了 和 平 安 樂 有 三 四 十 年 之 久 , 不 免 有 些 鬆 馳 。 遇 到 了 這 種 迫 害 , 很 多 人 屈 服 了 。 當 然 有 些 人 幸 而 遠 走 逃 避 。 其 餘 , 有 些 獻 了 牲 , 有 些 向 邪 神 偶 像 進 香 , 有 些 人 賄 買 進 了 香 的 票 據 而 避 免 向 邪 神 拜 祭 。 最 後 又 有 一 種 人 , 他 們 請 人 在 註 冊 簿 上 列 了 他 們 的 名 宇 , 作 為 拜 祭 邪 神 者 , 可 是 自 己 並 沒 有 真 正 的 簽 上 名 。 這 樣 種 種 的 背 教 方 式 , 聖 教 會 認 為 犯 罪 程 度 各 異 。

當 時 天 主 教 的 作 家 , 亞 歷 山 大 雕 尼 削 和 迦 太 基 的 聖 西 彼 廉 , 都 有 詳 細 描 寫 迫 害 的 情 形 。

聖 雕 尼 削 寫 道 :

「每 一 個 人 都 很 害 怕 。 許 多 天 主 教 徒 , 其 中 有 些 是 平 日 最 受 人 尊 敬 的 , 立 刻 就 範 。 政 府 裡 面 ,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人 員 , 很 馴 服 的 照 他 們 上 級 的 命 令 屈 服 。 其 他 的 人 , 無 可 奈 何 地 被 捲 入 迫 害 的 漩 渦 之 中 。 當 他 們 被 召 令 去 進 香 時 , 便 向 邪 神 拜 祭 。 他 們 往 往 驚 至 面 無 人 色 , 惶 恐 非 常 。 與 其 說 他 們 是 來 獻 牲 的 , 不 如 說 他 們 是 被 人 向 邪 神 奉 獻 的 犧 牲 品 , 較 為 貼 切 。 好 奇 的 群 眾 , 向 他 們 嘲 笑 ; 又 有 些 人 扳 著 面 孔 , 堅 稱 他 們 從 未 為 天 主 教 徒 。」

亞 拉 保 祿 又 根 據 當 時 聖 西 彼 廉 所 述 , 有 如 下 的 記 載 :

「天 主 教 徒 們 一 接 到 政 府 方 面 的 邀 請 , 便 聯 群 前 往 邪 神 的 祭 台 。 他 們 的 靈 魂 , 完 全 受 恐 慌 所 支 配 。 政 府 的 官 員 , 對 這 些 盲 從 的 態 度 , 反 而 覺 得 不 開 心 。 他 們 故 意 將 那 些 急 於 背 教 的 教 徒 , 延 阻 至 翌 日 才 辦 理 。 他 們 看 見 這 些 長 的 隊 伍 , 帶 著 花 、 三 牲 和 香 料 , 穿 過 公 所 , 走 上 卡 彼 托 山 獻 祭 , 覺 得 很 討 厭 。 有 錢 的 人 , 帶 著 他 們 的 奴 隸 、 僕 人 和 雇 農 , 父 母 們 携 帶 他 們 的 子 女 ; 丈 夫 們 牽 扯 他 們 的 妻 子 ; 他 們 都 互 相 鼓 勵 , 以 為 如 果 大 家 一 起 做 這 種 儒 弱 的 行 為 , 便 沒 有 單 獨 行 動 那 樣 地 可 恥 。 如 果 集 體 背 教 , 便 不 足 為 辱 。 最 令 人 可 惜 的 , 是 在 這 些 背 教 的 人 中 , 竟 然 有 教 士 在 內 。 在 迦 太 基 地 方 , 許 多 司 鐸 都 向 邪 教 屈 服 。 這 省 份 一 個 城 市 內 , 當 地 的 主 教 親 自 帶 著 他 的 教 徒 去 邪 神 廟 。 」

聖法俾盎的殉道
教 宗 幸 而 早 死 , 免 於 親 眼 看 見 當 時 教 徒 們 的 背 教 。 在 公 曆 二 五 0 年 , 一 月 二 十 日 , 他 勇 敢 地 為 基 督 流 血 。 當 時 有 一 封 通 告 由 羅 馬 的 教 會 發 給 世 界 各 地 的 信 徒 , 報 知 教 宗 的 死 訊 。 這 封 信 已 經 散 失 ; 我 們 卻 有 聖 西 彼 廉 的 覆 信 給 「 在 羅 馬 的 司 鐸 和 六 品 者 。」

「當 我 接 到 你 們 的 來 信 , 報 知 教 宗 光 榮 就 義 的 時 候 , 我 們 已 經 聽 到 傳 說 關 於 他 的 死 訊 。 這 封 信 是 由 副 執 事 帶 來 的 。 先 教 宗 的 朝 代 這 樣 輝 煌 地 結 束 , 我 也 覺 得 光 榮 。 教 宗 的 光 榮 , 也 是 你 們 的 光 榮 。 同 時 又 鼓 勵 我 們 守 護 我 們 的 信 仰 和 道 德 。 如 果 一 個 領 導 人 失 足 , 便 會 害 及 他 的 徒 眾 。 現 在 教 宗 替 我 們 立 這 樣 的 好 榜 樣 , 實 有 助 於 堅 定 我 們 的 信 仰 。」

(請 注 意 , 當 西 彼 廉 寫 這 封 信 的 時 候 , 聖 法 俾 盎 的 繼 承 人 仍 未 選 出 , 聖 教 會 的 行 政 , 操 於 羅 馬 的 司 鐸 及 執 事 團 手 中 。)

教 宗 的 遺 體 , 為 教 徒 虔 心 收 拾 , 葬 於 加 里 多 墓 穴 內 為 教 宗 等 設 立 之 位 內 。 有 四 塊 墓 碑 石 曾 被 發 現 。 我 們 可 以 見 到 上 面 寫 著 : 「法 俾 盎 , 主 教, 殉 道 者 。」「殉 道 者」 是 後 來 才 加 上 去 的 , 因 為 殉 道 的 事 蹟 需 要 等 待 證 實 。

他 的 瞻 禮 是 在 一 月 二 十 日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7 年 10 月 13 日 至 1967 年 11 月 24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