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Cornelius
聖高略 (聖高內略)

 

就任及逝世: 251 ~ 253

 
狄 西 阿 死 後 , 迫 害 隨 之 結 束 , 教 廷 選 舉 高 內 略 為 新 任 教 宗 , 他 是 一 個 謙 虛 勇 敢 的 神 父 , 出 身 於 顯 赫 的 高 內 略 家 族 。 當 他 繼 任 教 宗 時 , 教 會 正 陷 入 內 部 分 裂 及 外 來 壓 力 的 雙 重 威 脅 之 下 。 他 有 和 易 近 人 性 格 , 實 在 是 當 時 領 導 教 會 的 最 適 當 人 選 。 我 們 不 知 道 正 確 的 選 舉 日 期 , 但 估 計 不 會 晚 於 二 五 一 年 夏 季 。 他 當 選 教 宗 後 , 反 對 派 立 即 樹 立 勢 力 , 擁 立 諾 未 托 為 偽 教 宗 (Antipope)

聖西彼廉所寫的聖高內略頒詞
非 洲 地 區 有 一 位 主 教 , 初 時 效 忠 於 新 教 宗 , 後 來 受 諾 未 托 派 煽 動 , 便 對 教 宗 的 權 力 發 生 懷 疑 。 於 是 , 他 寫 信 向 聖 西 彼 廉 請 教 。 聖 西 彼 廉 給 他 的 回 信 留 存 至 今 日 , 成 為 研 究 聖 高 內 略 教 宗 的 最 好 資 料 , 該 信 且 曾 提 及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程 序 。

西 彼 廉 的 回 信 說 : 「你 應 清 楚 認 識 教 宗 , 不 要 受 讒 言 蒙 敝 。 天 主 選 擇 他 做 主 教 (當 時 教 宗 稱 為 羅 馬 主 教) , 他 的 權 力 受 到 全 世 界 教 胞 們 一 致 公 認 。」

「高 內 略 當 選 教 宗 非 憑 僥 倖 。 他 曾 擔 任 較 低 級 的 聖 職 , 因 有 卓 越 的 表 現 , 取 得 天 主 教 聖 寵 和 教 友 的 擁 護 。 他 當 選 教 宗 是 值 得 我 們 慶 賀 。」

「其 次 , 高 內 略 不 是 驕 傲 和 有 野 心 的 人 , 他 不 曾 利 用 手 段 或 計 謀 竊 取 教 宗 席 位 , 他 甚 至 在 當 選 後 , 仍 然 謙 遜 地 辭 謝 。 不 過 , 天 主 要 召 喚 溫 和 謙 遜 的 人 領 導 教 會 , 他 才 被 迫 接 任 教 宗 。」

「我 們 在 羅 馬 城 的 同 伴 (據 西 彼 廉 另 一 封 信 , 當 時 共 有 十 六 人) 為 他 祝 聖 , 他 們 寫 給 我 們 的 書 信 中 , 也 提 及 選 舉 , 並 且 證 明 高 內 略 是 在 眾 望 所 歸 之 下 當 選 的 。 他 即 位 教 宗 , 是 天 主 聖 父 和 耶 穌 基 督 的 意 旨 , 是 羅 馬 全 體 教 徒 的 公 議 。 也 是 選 舉 會 上 齒 德 俱 尊 的 主 教 們 的 決 定 。」

信 中 透 露 了 選 舉 教 宗 的 程 序 , 未 升 司 鐸 的 人 也 可 當 選 , 指 西 彼 廉 指 責 驕 傲 野 心 的 人 , 顯 然 是 對 偽 教 宗 諾 未 托 的 攻 擊 。

偽教宗諾未托
諾 未 托 的 選 舉 是 出 人 意 表 的 。 聖 高 內 略 寫 給 主 教 的 信 曾 提 及 此 事 。 該 信 被 攸 西 卑 保 存 在 歷 史 書 中 。

「諾 未 托 在 眾 主 教 前 發 誓 不 願 做 教 宗 , 但 第 二 天 他 便 穿 上 羅 馬 主 教 的 禮 服 。」

「諾 未 托 派 人 在 意 大 利 說 服 了 三 位 思 想 簡 單 的 主 教 , 請 他 們 到 羅 馬 商 議 背 教 問 題 , 主 教 到 羅 馬 後 , 立 即 受 到 諾 未 托 盛 筵 招 待 , 令 他 們 食 飽 飲 醉 , 諾 未 托 便 強 迫 他 們 替 自 己 祝 聖 。 現 在 , 他 竟 敢 向 我 們 矜 誇 炫 燿 。」

諾 未 托 聰 明 博 學 , 對 斯 多 噶 哲 學 頗 有 認 識 , 常 以 堅 定 節 操 自 誇 。 他 未 信 奉 天 主 教 時 , 曾 為 魔 鬼 佔 領 。 教 徒 把 魔 鬼 驅 逐 , 他 便 要 求 領 洗 。 不 久 , 他 又 領 受 鐸 品 。 狄 西 阿 迫 害 教 徒 時 , 他 躲 藏 在 屋 內 不 出 , 逃 過 士 兵 的 搜 查 。 不 過 , 這 種 怯 懦 的 行 為 沒 有 損 害 他 的 聲 譽 。 他 竟 然 起 了 爭 做 教 宗 的 野 心 。 高 內 略 當 選 那 天 , 諾 未 托 便 發 誓 要 和 他 敵 對 。 諾 未 托 提 出 斯 多 噶 派 的 剋 己 哲 學 , 他 不 能 把 這 哲 學 放 於 自 己 身 上 , 也 要 用 它 來 統 制 別 人 。 高 內 略 是 溫 和 的 人 , 諾 未 托 卻 是 嚴 厲 主 義 者 。

諾 未 托 利 用 陰 謀 , 在 羅 馬 城 內 取 得 教 徒 們 暫 時 的 支 持 , 一 些 出 獄 不 久 的 「聖 人」 也 擁 護 他 。 高 內 略 寫 信 給 各 地 主 教 , 警 告 他 們 要 提 防 這 位 叛 教 者 ; 諾 未 托 也 寫 信 給 主 教 , 引 誘 他 們 叛 離 教 宗 。 尤 西 俾 保 存 了 其 中 一 位 主 教 (亞 力 山 大 的 雕 尼 削) 給 諾 未 托 的 覆 函 (現 在 抄 錄 如 下) :

「諾 未 托 足 下 , 謹 祝 貴 體 安 康 。

據 汝 所 言 , 汝 創 裂 教 , 非 出 汝 之 本 意 。 若 是 言 屬 實 , 吾 敢 勸 諭 閣 下 速 回 教 會 。 汝 寧 忍 受 一 切 痛 苦 , 亦 不 應 使 教 會 分 裂 。 眾 教 徒 受 盡 酷 刑 , 不 拜 偶 像 , 乃 最 光 榮 之 殉 道 行 為 。 閣 下 若 能 排 除 障 礙 , 使 教 會 復 歸 統 一, 汝 所 得 之 光 榮 , 當 高 於 列 位 殉 道 者 。 吾 等 甘 受 世 上 眾 苦 , 蓋 在 乎 救 靈 贖 罪 , 其 次 乃 為 聖 教 會 之 公 益 。

汝 若 能 婉 言 勸 導 , 或 以 權 力 指 使 同 伴 返 回 教 會 。 則 汝 所 立 之 功 將 足 以 補 償 汝 之 罪 過 。 即 汝 之 同 伴 不 為 所 動 , 汝 亦 能 挽 救 汝 自 己 之 靈 魂 。

謹 為 閣 下 之 健 康 和 平 向 主 祈 禱 。」

諾 未 托 收 到 很 多 同 樣 的 覆 信 。 不 過 , 他 的 煽 動 性 宣 傳 騙 倒 了 幾 位 主 教 , 而 且 得 到 諾 未 托 的 支 持 , 諾 未 托 是 教 會 的 叛 徒 , 反 對 西 彼 廉 的 嚴 酷 主 義 者 。

他 們 另 外 樹 立 了 一 個 「小 教 會」 , 自 稱 為 (Kathari)「清 潔 者 。」 他 們 的 主 要 教 義 是 背 教 者 永 不 能 重 返 教 會 , 背 教 罪 決 無 赦 免 的 可 能 。 他 們 指 西 彼 廉 和 高 內 略 教 宗 的 溫 和 政 策 , 認 為 二 人 受 了 世 俗 事 務 蒙 蔽 。

連串的議會
不 獨 裂 教 徒 採 取 不 讓 步 態 度 , 一 些 教 會 人 士 也 不 肯 原 諒 背 教 者 。 各 解 決 背 教 問 題 的 辦 法 並 不 一 致 。

根 據 早 期 教 會 規 定 , 背 教 者 必 須 公 開 做 補 贖 。 補 贖 的 期 限 , 則 看 犯 罪 的 嚴 重 性 及 痛 悔 的 程 度 而 定 。 換 言 之 , 教 會 必 須 將 背 教 者 個 別 審 查 , 然 後 才 能 指 定 贖 罪 的 期 間 。 先 前 幾 次 迫 害 , 背 教 者 數 目 不 多 , 審 查 工 作 並 無 困 難 。 在 狄 西 阿 皇 帝 迫 害 下 , 教 徒 背 教 數 目 龐 大 , 審 查 工 作 便 發 生 困 難 。 「教 會 能 否 予 以 輕 判 ? 甚 至 免 除 補 贖 ?」 這 問 題 曾 引 起 不 少 爭 論 。

羅 馬 及 迦 太 基 兩 地 的 教 會 權 威 人 士 都 反 對 輕 判 。 羅 馬 司 鐸 議 會 和 迦 太 基 主 教 聖 西 彼 廉 想 出 了 一 個 折 衷 辦 法 。 他 們 詳 細 研 究 每 位 背 教 者 的 個 別 情 形 , 暫 時 不 予 赦 免 , 亦 不 規 定 補 贖 。 他 們 將 赦 免 及 補 贖 的 決 定 權 保 留 給 下 一 任 教 宗 。 當 時 教 會 舉 行 了 很 多 會 議 討 論 背 教 問 題 。

第一次迦太基會議
公 元 二 五 一 年 五 月 , 西 彼 廉 返 抵 迦 太 基 , 他 馬 上 召 開 會 議 討 論 背 教 問 題 , 決 定 不 容 許 購 買 拜 神 證 券 的 背 教 者 立 刻 重 返 教 會 , 不 過 , 他 們 若 有 死 亡 的 危 險 , 則 可 領 受 臨 終 聖 事 。

羅馬會議
同 年 十 月 , 聖 高 內 略 教 宗 召 集 六 十 位 主 教 會 議 , 他 們 贊 成 迦 太 基 的 決 定 , 裁 定 諾 未 托 有 罪 , 下 面 附 錄 議 會 發 出 一 段 文 字 。

「諾 未 托 及 其 附 和 者 , 因 宣 傳 野 蠻 主 義 , 危 害 教 會 的 團 結 , 已 被 開 除 教 籍 。」

「為 諾 未 托 妖 言 迷 惑 而 犯 罪 者 , 若 能 痛 悔 補 贖 , 應 得 赦 免。」

攸 西 卑 將 上 述 宣 言 記 錄 在 歷 史 書 中 , 他 並 補 充 說 : 「會 議 的 決 定 , 曾 送 到 實 行 嚴 厲 主 義 的 安 提 主 教 處 , 著 他 依 照 執 行 。」

第二次迦太基會議
公 元 二 五 二 年 五 月 十 五 日 , 聖 西 彼 廉 召 集 四 十 三 位 主 教 , 舉 行 另 一 次 會 議 。 他 們 逆 料 狄 西 阿 的 繼 承 人 加 魯 皇 帝 將 會 迫 害 教 徒 。 為 使 教 徒 在 靈 魂 上 有 所 準 備 , 以 應 付 行 將 來 臨 的 戰 鬥 , 主 教 們 援 引 上 一 次 會 議 的 決 議 , 准 許 補 贖 工 作 未 曾 全 部 完 成 之 背 教 徒 立 即 返 回 教 會 , 參 加 告 解 、 聖 體 等 聖 事 。 那 些 不 肯 補 贖 , 跟 隨 諾 未 托 反 對 教 宗 及 過 著 異 教 徒 生 活 的 背 教 者 , 都 被 逐 出 教 會 。

偽議會
裂 教 份 子 企 圖 在 非 洲 組 織 勢 力 , 他 們 甚 至 欺 騙 仁 慈 的 高 內 略 教 宗 。 上 文 述 及 的 一 位 世 俗 人 邀 請 廿 五 位 主 教 會 議 , 宣 傳 他 的 裂 教 邪 說 。 但 是 , 只 有 五 位 主 教 應 邀 參 加 , 他 們 都 是 缺 德 的 人 , 且 因 縱 容 背 教 者 而 犯 了 罪 。 這 個 議 會 的 第 一 項 工 作 是 選 舉 一 位 新 的 迦 太 基 主 教 。 那 位 世 俗 人 前 赴 羅 馬 , 巧 言 騙 倒 高 內 略 教 宗 , 竟 獲 准 公 開 演 說 , 誹 謗 聖 西 彼 廉 。 西 彼 廉 悲 憤 異 常 , 立 即 致 函 高 內 略 解 釋 一 切 , 教 宗 才 明 白 自 己 的 錯 誤 。

第三次迦太基會議
公 元 二 五 三 年 , 聖 西 彼 廉 召 集 第 三 次 會 議 , 有 六 十 七 位 主 教 參 加 , 與 會 人 數 多 於 前 兩 次 。 結 果 , 議 決 譴 責 某 主 教 , 因 他 未 經 妥 當 手 續 而 赦 免 一 位 背 教 的 司 鐸 。 又 議 決 將 一 位 曾 背 教 的 主 教 永 遠 免 職 。 該 免 職 主 教 圖 謀 恢 復 職 位 , 但 遭 議 會 堅 決 拒 絕 。 自 此 以 後 , 背 教 的 主 教 都 被 永 遠 免 去 職 權 , 這 幾 乎 成 為 聖 教 會 不 變 的 規 定 。

迫害又恢復了
和 哥 德 人 作 戰 時 , 狄 西 阿 死 於 多 瑙 河 畔 泥 沼 之 中 , 皇 位 繼 承 人 加 魯 忽 然 講 和 , 羅 馬 軍 隊 釋 放 俘 虜 的 哥 德 兵 , 容 許 哥 德 人 帶 走 戰 利 品 , 並 且 答 應 每 年 進 貢 加 魯 。 屈 辱 求 和 , 然 後 返 回 羅 馬 。

當 時 , 羅 馬 帝 國 大 旱 失 收 , 舉 國 飢 荒 , 疫 症 猖 瘚 。 因 為 社 會 不 安 , 惡 劣 的 命 運 又 降 到 基 督 徒 身 上 。 政 治 迫 害 立 即 開 始 。 故 皇 狄 西 阿 的 迫 害 令 仍 然 有 效 , 加 魯 皇 帝 連 簽 發 命 令 亦 可 不 必 。

聖 彫 尼 削 以 為 加 魯 正 蹈 狄 西 阿 的 覆 徹 , 他 說 : 「基 督 徒 的 祈 禱 給 予 羅 馬 帝 國 最 有 力 的 支 持 , 現 在 他 竟 把 支 持 者 逐 出 國 外 。」

這 次 迫 害 中 , 教 徒 表 現 得 和 上 次 大 不 相 同 。 他 們 因 未 經 過 長 期 的 安 定 生 活 , 所 以 不 因 此 而 變 得 軟 弱 。 相 反 地 , 他 們 已 有 充 分 準 備 。 迦 太 基 會 議 准 許 悔 悟 的 背 教 者 接 受 聖 事 , 給 予 他 們 靈 魂 上 的 鼓 勵 , 使 他 們 不 畏 迫 害 , 這 是 相 當 明 智 的 決 定 。 這 次 迫 害 中 , 似 乎 沒 有 一 個 教 徒 屈 服 。 他 們 勇 敢 地 接 受 痛 苦 , 甚 至 犧 牲 性 命 。

諾 未 托 及 他 的 信 徒 建 立 裂 教 , 企 圖 分 裂 聖 教 會 , 這 是 對 統 治 者 有 利 的 , 因 此 裂 教 份 子 沒 有 遭 受 迫 害 騷 擾 。 魔 鬼 只 會 攻 擊 真 的 教 會 , 他 不 會 敵 視 假 的 教 會 。

聖高內略教宗殉道
依 照 常 例 , 教 宗 是 最 早 犧 牲 者 之 一 。 至 於 他 的 殉 道 經 過 , 史 籍 所 載 者 或 有 訛 誤 。 據 主 教 書 所 言 , 羅 馬 皇 帝 在 土 神 廟 審 訊 教 宗 , 提 出 他 和 西 彼 廉 的 來 往 信 件 , 控 他 叛 國 罪 。 主 教 書 並 加 插 了 一 些 生 動 的 細 節 。 不 過 , 這 些 紀 錄 與 另 一 本 同 樣 權 威 的 書 , 來 比 利 目 錄 所 載 者 大 不 相 同 。 來 比 利 目 錄 說 : 高 內 略 教 宗 被 放 逐 到 契 維 塔 , 但 無 暗 示 他 因 信 仰 而 流 血 。 不 過 , 他 所 受 的 種 種 痛 苦 , 已 足 夠 取 得 殉 道 者 的 名 銜 了 。 所 以 , 聖 教 會 一 直 把 他 尊 為 殉 道 聖 人 。

高 內 略 的 遺 體 運 返 羅 馬 , 埋 葬 在 露 西 那 墓 穴 。 該 墓 穴 為 高 內 略 家 族 和 其 他 幾 個 羅 馬 望 族 的 陸 墓 。

露西那墓穴
在 阿 比 安 路 旁 , 西 西 連 墓 地 附 近 , 有 幾 幅 廣 闊 的 墳 地 , 是 高 內 略 家 族 及 其 他 貴 族 家 庭 的 產 業 。 其 中 一 幅 墓 裡 , 埋 葬 了 一 位 名 叫 龐 普 尼 削 的 人 , 他 可 能 是 聞 名 的 龐 普 尼 (Pompona Graecina 見 於 卷 一) 的 後 人 。 龐 普 尼 的 教 名 可 能 是 當 時 極 流 行 的 露 西 那 。 高 內 略 家 族 的 地 底 墳 場 因 她 得 名 , 稱 為 露 西 那 墓 穴 。 高 內 略 即 葬 於 該 墓 穴 內 。

偉 大 的 考 古 家 德 羅 斯 發 現 高 內 略 的 墓 碑 。 碑 上 刻 有 「高 內 略 , 殉 道 者 , 教 宗」 幾 個 字 。 碑 文 全 是 拉 丁 文 。 在 他 以 前 , 教 宗 墓 上 的 碑 文 都 是 希 臘 文 。 這 點 與 他 出 身 貴 族 有 關 , 希 臘 文 是 奴 隸 的 文 字 。

高 內 略 埋 葬 的 墓 地 房 間 有 兩 個 名 稱 , 一 為 露 西 那 墓 穴 , 一 為 高 內 略 墓 穴 。 墓 室 內 陳 列 很 多 圖 畫 和 碑 文 。 其 中 年 代 較 晚 者 遲 至 六 世 紀 甚 至 八 世 紀 。 墳 墓 右 邊 畫 了 聖 息 斯 篤 和 另 一 位 主 教 的 肖 像 。 左 邊 有 聖 高 內 略 和 聖 西 彼 廉 像 。 壁 畫 表 現 諸 位 聖 人 神 聖 高 貴 的 人 格 , 使 人 肅 然 起 敬 。 聖 西 彼 廉 的 遺 體 未 嘗 埋 葬 在 高 內 略 墓 穴 , 不 過 , 兩 位 聖 人 (西 彼 廉 和 高 內 略) 生 前 意 氣 相 投 , 瞻 禮 又 同 在 一 日 , 他 們 肖 像 畫 在 一 起 十 分 合 理 。

高 內 略 下 葬 時 , 他 的 墓 穴 和 加 理 多 墓 穴 隔 開 , 並 不 相 連 。 (加 理 多 墓 穴 中 的 「教 宗 禮 堂」 是 埋 葬 教 宗 的 地 方) 不 過 , 後 來 加 理 多 墓 穴 向 各 方 擴 展 , 與 其 他 三 個 墓 穴 相 通 , 露 西 那 墓 穴 (高 內 略 葬 地) 便 是 其 中 一 個 。 現 在 , 高 內 略 埋 葬 的 地 方 和 其 他 教 宗 相 距 不 及 六 十 碼 。 所 以 , 我 們 可 以 說 , 高 內 略 亦 是 葬 在 加 理 多 墓 穴 中 。

四 世 紀 時 , 聖 達 瑪 蘇 寫 了 著 名 的 有 韻 碑 文 。 文 中 說 他 曾 修 葺 墓 穴 , 建 築 了 一 座 石 階 , 開 了 一 口 天 窗 。

聖 高 內 略 和 聖 西 彼 廉 的 瞻 禮 同 在 九 月 十 六 日 。 這 天 不 是 高 內 略 逝 世 的 日 子 , 而 是 遷 運 遺 骸 返 回 羅 馬 的 日 期 。 高 內 略 逝 世 的 正 確 時 間 無 法 考 據 , 他 登 位 的 正 確 日 期 也 難 肯 定 。 不 過 , 聖 西 彼 廉 的 書 信 說 他 即 位 於 二 五 一 年 春 天 三 月 左 右 , 來 比 利 目 錄 則 說 他 在 位 兩 年 三 個 月 又 十 天 。 若 把 這 些 資 料 合 起 來 計 算 , 我 們 可 推 測 他 死 於 二 五 三 年 六 月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8 年 1 月 12 日 至 1968 年 2 月 9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