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Lucius I
聖路啟一世 (聖魯爵)

 

就任及逝世: 253 ~ 254

 
新教宗被放逐
高 內 略 死 後 , 僅 廿 五 天 , 羅 馬 人 魯 爵 當 選 繼 任 教 宗 。 他 在 位 時 間 很 短 , 只 有 八 個 月 又 十 天 而 已 。 據 聖 西 彼 廉 說 : 魯 爵 寫 了 幾 封 書 信 , 指 導 處 理 「背 教 者」 的 問 題 。 可 惜 這 些 書 信 已 經 遺 失。 魯 爵 即 位 後 , 立 即 被 迫 害 者 放 逐 。 西 彼 廉 寫 信 給 他 , 予 以 鼓 勵 , 這 封 信 亦 遺 失 了 。 魯 爵 被 逐 不 久 , 迫 害 者 加 魯 皇 帝 駕 崩 , 放 逐 令 便 撤 消 了 。

加魯皇帝之死伊密利繼位及死亡
正 當 加 魯 皇 帝 厲 行 迫 害 之 際 , 歌 德 人 又 在 多 瑙 河 岸 騷 擾 。 把 整 個 巴 爾 幹 半 島 蹂 躪 無 餘 。 直 逼 亞 德 里 亞 海 岸 。 一 位 寂 寂 無 名 的 Moor 摩 爾 族 將 軍 伊 密 利 意 外 地 擊 退 歌 德 人 , 士 兵 便 擁 護 他 做 皇 帝 。

兵 變 的 消 息 , 使 沉 醉 享 樂 的 加 魯 皇 帝 驚 醒 。 他 立 即 派 遣 一 位 尉 官 華 肋 廉 , 到 德 國 、 法 國 召 集 軍 隊 , 征 討 伊 密 利 。 加 魯 和 伊 密 利 相 遇 於 羅 馬 城 以 北 。 加 魯 的 軍 隊 叛 變 , 殺 死 皇 帝 , 向 伊 密 利 投 降 。 正 當 此 時 , 華 肋 廉 率 領 大 軍 趕 至 , 他 不 肯 向 戰 勝 者 伊 密 利 屈 服 , 還 要 取 代 他 的 位 置 。 伊 密 利 做 了 三 個 月 皇 帝 , 便 遇 到 這 位 新 敵 人 。 結 果 , 他 的 命 運 和 加 魯 一 樣 , 士 兵 把 他 殺 死 , 向 華 肋 廉 投 降 。 華 肋 廉 終 在 軍 隊 擁 護 之 下 , 由 元 老 議 會 承 認 為 羅 馬 皇 帝 。 這 是 元 老 議 會 與 爭 奪 皇 位 者 演 出 的 另 一 齣 悲 喜 劇 。

華肋廉做皇帝教會重獲太平
華 肋 廉 出 身 於 羅 馬 舊 家 庭 , 深 得 全 國 軍 民 擁 戴 。 他 效 忠 故 皇 加 魯 , 打 倒 伊 密 利 , 報 了 他 的 仇 。 而 且 , 華 肋 廉 不 用 非 法 手 段 取 得 皇 位 。

華 肋 廉 即 位 時 , 有 兩 個 成 年 的 兒 子 。 長 子 加 廉 , 已 卅 五 歲 。 元 老 議 會 尊 他 為 凱 撒 。 不 久 , 他 的 父 親 升 他 為 奧 古 斯 都 (最 高 統 治 者) , 統 轄 全 國 。 華 肋 廉 的 次 子 , 亦 被 尊 為 凱 撒 。

歷 史 學 家 對 華 肋 廉 極 備 讚 揚 。 他 待 人 和 譪 , 處 事 恰 當 , 而 且 自 奉 節 儉 。 臣 下 向 他 進 諫 , 甚 至 提 出 請 求 , 他 都 樂 意 接 受 。 華 肋 廉 登 位 不 久 , 便 撤 消 了 迫 害 教 徒 的 命 令 。

華 肋 廉 知 道 基 督 徒 效 忠 皇 帝 , 從 來 沒 有 反 叛 , 因 而 對 他 們 極 為 信 任 。 攸 西 俾 引 錄 聖 雕 尼 削 的 書 信 , 有 這 幾 句 話 : 「華 肋 廉 對 待 基 督 徒 的 態 度 , 比 較 其 他 皇 帝 友 善 很 多 。 宮 廷 裡 充 滿 福 音 的 信 徒 。」

但 是 十 分 不 幸 , 華 肋 廉 的 友 善 態 度 僅 維 持 了 短 暫 的 時 期 。 三 年 後 , 他 又 發 動 迫 害 教 徒 。

魯爵被召回及其死亡經過
華 肋 廉 即 位 後 , 放 逐 中 的 魯 爵 被 召 回 羅 馬 。 教 徒 熱 烈 歡 迎 他 , 將 他 當 作 征 服 者 。 據 西 彼 廉 說 : 當 時 群 眾 塞 滿 街 道 , 使 他 不 能 通 過 。

不 過 , 魯 爵 返 回 羅 馬 後 , 不 久 便 去 世 , 在 位 僅 八 個 月 另 十 天 。 他 死 的 日 期 是 二 五 四 年 三 月 四 日 。

據 主 教 書 記 載 : 魯 爵 是 殉 道 者 。 他 赴 死 刑 時 , 曾 將 教 會 的 政 權 交 予 大 執 事 斯 德 望 。 不 過 , 魯 爵 死 在 華 肋 廉 實 行 迫 害 前 三 年 , 主 教 書 之 說 似 與 事 實 不 符 。

可 是 聖 西 彼 廉 亦 尊 稱 魯 爵 為 殉 道 者 。 (西 彼 廉 與 魯 爵 同 時 , 是 一 位 有 力 的 證 人) 他 被 放 逐 時 受 盡 痛 苦 , 對 於 這 個 榮 銜 實 在 當 之 無 愧 。 教 會 一 直 奉 他 為 殉 道 聖 人 , 把 他 的 瞻 禮 定 於 三 月 四 日 , 他 的 遺 體 葬 在 加 理 多 墓 穴 。

下 面 是 聖 西 彼 廉 書 信 中 的 一 段 文 字 : 「你 的 光 榮 不 會 比 較 任 何 殉 道 者 顯 得 遜 色 。 你 雖 免 於 死 刑 而 被 釋 放 , 但 是 你 的 功 勞 並 不 因 此 減 低 。」

俄利貞
魯 爵 任 教 宗 時 , 俄 利 貞 在 巴 勒 斯 坦 逝 世 , 於 是 天 主 教 會 失 去 了 一 位 最 聰 明 的 學 者 。 他 提 出 神 學 上 的 問 題 , 雖 然 不 免 錯 誤 ; 所 說 的 教 義 , 也 有 可 疑 之 處 , 不 過 , 無 可 否 認 , 他 和 聖 奧 斯 定 同 是 教 會 最 偉 大 的 導 師 。 他 未 列 聖 品 , 只 是 因 為 他 在 著 作 中 提 出 一 些 問 題 , 這 些 問 題 與 教 會 道 理 未 盡 相 符 。 但 是 , 他 所 寫 的 很 多 篇 論 文 , 都 是 人 類 思 想 史 上 劃 時 代 的 作 品 , 他 既 集 當 代 學 術 之 大 成 , 也 創 立 了 新 的 思 想 。 其 學 說 裨 益 後 人 甚 多 , 無 論 拉 丁 或 希 臘 作 家 都 受 他 啟 發 。 只 有 聖 奧 斯 定 才 能 把 他 的 光 芒 掩 蓋 , 奧 斯 定 思 想 與 俄 利 貞 同 樣 豐 富 , 而 且 更 為 深 密 。 俄 利 貞 的 學 說 在 後 世 引 起 熱 烈 的 爭 辯 , 教 士 也 分 支 持 和 反 對 兩 派 。 很 不 幸 , 一 些 反 對 者 的 動 機 不 甚 良 好 , 他 們 的 指 責 都 是 出 於 妒 忌 , 而 不 是 出 於 追 求 真 理 。 聖 熱 羅 不 滿 這 些 反 對 者 所 為 , 曾 對 他 們 大 力 抨 擊 , 他 說 : 「那 些 偽 君 子 指 責 俄 利 貞 犯 了 罪 , 說 他 思 想 怪 誕 , 悖 逆 教 理 , 其 實 是 出 於 妒 忌 。 他 們 震 驚 於 俄 利 貞 的 詞 令 , 俄 利 貞 說 話 時 , 他 們 都 變 了 啞 子 。」

我 們 以 前 曾 提 及 俄 利 貞 三 次 , 他 年 壽 既 長 , 經 歷 也 多 。 父 親 在 公 元 二 0 二 年 , 瑟 迷 塞 佛 統 治 下 殉 道 。 俄 利 貞 當 時 十 七 歲 , 他 在 母 親 勸 阻 之 下 , 沒 有 追 隨 父 親 殉 教 。 但 卻 寫 了 一 封 懇 摯 的 書 信 , 送 給 獄 中 的 父 親 , 請 他 勿 以 家 庭 為 念 , 決 心 爭 取 殉 道 榮 銜 。 父 親 死 後 , 家 產 被 充 公 , 母 親 和 七 個 孩 子 的 生 活 頓 感 徬 徨 。 俄 利 貞 是 長 子 , 必 須 負 擔 供 養 家 庭 的 責 任 。 後 來 有 一 位 富 有 的 女 教 徒 給 他 資 助 。

少 年 時 , 父 親 誘 導 他 研 究 天 主 教 學 說 。 稍 長 , 他 進 入 格 肋 孟 的 學 院 深 造 。 當 時 , 俄 利 貞 已 表 現 了 卓 絕 的 智 慧 , 成 為 學 院 中 最 聰 明 的 學 員 。 二 0 三 年 , 格 肋 孟 逃 避 迫 害 , 出 奔 小 亞 細 亞 , 主 教 便 命 俄 利 貞 代 替 他 的 職 位 , 為 學 院 之 長 。 當 時 俄 利 貞 僅 十 八 歲 。 此 後 廿 八 年 , 他 都 為 學 院 服 務 , 建 樹 良 多 , 但 也 常 出 外 遊 歷 講 學 。 學 員 群 集 聆 聽 這 位 年 青 教 授 講 學 , 甚 至 在 迫 害 最 劇 烈 時 也 不 至 間 斷 。 由 於 他 有 卓 絕 的 才 能 , 學 院 一 直 維 持 下 去 。

二 一 二 年 , 他 到 羅 馬 。 他 說 此 行 是 為 了 認 識 古 老 的 羅 馬 教 會 。

二 一 五 年 , 卡 拉 卡 拉 迫 害 教 徒 , 他 唯 有 暫 避 其 鋒 , 躲 藏 起 來 。 阿 拉 伯 一 位 總 督 想 學 習 天 主 教 道 理 , 便 把 他 請 到 阿 拉 伯 去 。 上 文 已 提 及 , 朱 利 亞 馬 密 曾 邀 請 他 往 安 提 商 討 宗 教 問 題 。 他 也 曾 到 巴 勒 斯 坦 的 凱 撒 勒 雅 , 受 當 地 主 教 和 耶 路 撒 冷 主 教 亞 力 山 大 熱 烈 歡 迎 。 他 們 請 這 位 教 友 登 上 講 壇 傳 道 。

二 一 八 至 二 三 0 年 , 他 重 返 亞 力 山 大 城 的 學 院 講 學 。 這 段 時 間 中 他 寫 了 很 多 文 章 , 包 括 注 釋 、 論 文 和 訓 誡 等 。 二 三 一 年 , 他 回 到 凱 撒 勒 雅 , 領 受 了 司 鐸 神 品 , 當 時 四 十 六 歲 。 可 是 , 不 幸 得 很 , 事 前 他 沒 有 通 知 自 己 的 主 教 。 主 教 很 不 歡 喜 , 於 是 召 集 兩 次 宗 教 會 議 (二 三 一 年 和 二 三 二 年) , 議 決 另 派 他 人 接 長 學 院 , 不 准 俄 利 貞 行 使 司 鐸 職 權 , 而 且 逐 他 出 城 外 。 羅 馬 接 獲 報 告 , 認 為 法 律 要 嚴 格 執 行 , 便 贊 成 主 教 的 處 分 。 不 過 , 其 他 地 方 的 教 士 都 同 情 俄 利 貞 。

這 位 馳 名 的 宗 教 學 家 被 逐 後 , 移 居 到 凱 撒 勒 雅 , 在 那 裡 建 立 了 一 所 學 院 。 這 所 學 院 造 就 了 不 少 聖 人 學 者 , 其 中 以 聖 額 我 略 顯 靈 聖 蹟 最 為 著 名 。

俄 利 貞 也 曾 到 阿 拉 伯 , 小 亞 細 亞 和 希 臘 等 地 遊 歷 講 學 。

公 元 二 五 0 年 , 狄 西 阿 迫 害 教 徒 , 俄 利 貞 被 補 下 獄 , 受 了 酷 刑 , 仍 不 屈 服 。 公 元 二 五 四 年 , 他 釋 放 出 獄 , 因 年 老 力 衰 , 且 飽 受 磨 折 , 不 久 便 死 去 。 享 年 七 十 歲 。

俄 利 貞 著 作 極 多 , 後 人 因 他 工 作 不 懈 而 稱 他 為 「鑽 石 人」(Diamond Man) 聖 熱 羅 說 他 著 書 二 千 冊 , 又 說 他 的 作 品 多 至 一 個 人 畢 生 也 讀 不 完 ; 他 每 天 講 道 理 , 但 六 十 歲 以 後 才 准 許 學 生 替 他 記 錄 。 因 此 , 他 留 下 的 講 詞 都 是 晚 年 所 作 。

聖 熱 羅 記 述 了 一 千 篇 , 但 傳 至 今 日 , 所 餘 不 及 二 百 篇 了 。

他 的 代 表 作 「反 塞 爾 蘇」 , 在 古 時 的 辯 證 論 文 中 , 是 一 篇 上 乘 之 作 。

他 對 於 聖 經 的 功 蹟 也 很 大 。 他 把 各 種 文 字 的 聖 經 排 列 在 一 起 , 以 便 比 較 。 當 時 有 所 謂 四 行 、 六 行 、 八 行 及 九 行 聖 經 , 便 是 根 據 平 行 直 行 的 數 目 而 得 名 。 聖 熱 羅 很 愛 用 這 種 聖 經 , 可 惜 已 完 全 遺 失 了 。 俄 利 貞 研 究 聖 經 只 犯 了 一 個 過 失 , 他 太 注 重 解 釋 寓 意 。

俄 利 貞 的 神 學 理 論 見 於 「原 則 論」
(About Princifles) 一 書 。 這 書 只 有 一 個 拉 丁 文 本 , 而 且 被 魯 勳 竄 改 , 故 不 甚 可 靠 。 「原 則 論」 書 中 包 含 了 俄 利 貞 最 嚴 重 的 錯 誤 (不 過 , 這 些 妄 說 可 能 出 於 魯 勳 竄 改 , 而 非 俄 利 貞 本 人 的 學 說) 。 例 如 : 地 獄 靈 魂 最 後 得 救 , 靈 魂 受 造 先 於 肉 身 、 宇 宙 在 永 恆 中 創 造 出 來 。

雖 然 俄 利 貞 犯 了 錯 誤 , 他 仍 是 教 會 歷 史 中 一 位 最 偉 大 的 天 才 。 俄 利 貞 時 代 的 學 者 受 精 神 哲 學 影 響 很 深 , 他 也 不 能 例 外 , 他 的 錯 誤 可 能 是 由 這 種 哲 學 引 導 而 致 。 總 之 , 他 的 過 失 絕 無 抗 命 或 建 立 邪 說 的 意 味 , 他 常 常 說 他 願 意 遵 從 教 會 的 教 導 和 傳 統 , 而 不 願 跟 隨 自 己 的 主 意 。 聖 亞 大 納 削 認 為 俄 利 貞 沒 有 把 他 的 大 膽 學 說 肯 定 , 而 是 提 出 來 作 假 定 的 理 論 , 讓 大 家 討 論 而 已 。 不 過 , 教 廷 仍 未 把 俄 利 貞 列 入 聖 品 , 因 為 恐 怕 人 們 誤 會 教 會 完 全 忘 記 了 他 的 過 失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8 年 2 月 16 日 至 1968 年 3 月 1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