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Sixtus II
聖思道二世 (聖息斯篤二世)
在地底墓裡殉道的教宗

 

就任及逝世: 257 ~ 258

 
聖 斯 德 望 逝 世 後 廿 八 日 , 即 二 五 七 年 八 月 三 十 日 , 聖 息 斯 篤 當 選 教 宗 。 他 是 雅 典 人 , 未 就 任 教 宗 前 是 羅 馬 教 會 的 大 執 事 。 即 位 後 , 大 執 事 的 職 位 由 執 事 老 楞 佐 充 任 。

華肋廉二世的迫害令 (二五八年七月)
聖 西 彼 廉 曾 寫 信 給 一 位 非 洲 地 區 的 主 教 , 信 內 大 略 轉 述 了 華 肋 廉 的 勅 令 。 最 初 , 西 彼 廉 聽 到 一 些 消 息 : 羅 馬 城 中 迫 害 趨 於 猛 烈 , 教 徒 紛 紛 殉 道 。 息 斯 篤 教 宗 被 斬 。 那 時 候 , 非 洲 與 羅 馬 之 間 交 通 異 常 敏 捷 , 不 到 一 星 期 便 可 往 還 一 次 。 西 彼 廉 遣 人 到 羅 馬 打 聽 , 回 報 證 實 傳 說 絕 對 真 確 , 迫 害 情 形 盡 如 傳 聞 所 述 。 西 彼 廉 的 書 信 說 : 「派 住 羅 馬 的 人 業 已 歸 來 。 據 他 們 報 告 華 肋 廉 曾 下 勅 詔 , 著 令 官 員 採 取 下 列 的 行 動 :

所 有 主 教 , 司 鐸 及 教 會 執 事 一 律 問 斬 , 無 須 審 判 。 議 員 及 貴 族 一 律 降 級 , 沒 收 財 產 , 若 他 們 仍 舊 堅 持 信 仰 , 則 必 須 斬 首 。 貴 族 婦 女 都 要 放 逐 , 抄 沒 家 產 。 朝 廷 官 員 奉 教 者 降 為 奴 隸 , 遣 往 皇 家 農 場 當 苦 役 。 同 時 , 皇 帝 頒 下 御 書 給 各 省 總 督 , 著 令 他 們 依 照 勅 詔 執 行 。」

司 鐸 的 刑 罰 不 再 是 充 軍 , 而 是 死 刑 , 且 不 須 審 問 便 可 判 決 。 至 於 世 俗 教 友 , 勅 令 只 提 及 貴 族 與 官 員 。 平 民 都 無 足 輕 重 , 領 導 者 除 去 後 , 他 們 便 會 潰 散 。 總 之 , 宗 教 集 會 一 律 視 為 非 法 。

元 老 議 會 當 然 通 過 華 肋 廉 的 勅 詔 , 且 發 命 令 到 全 國 各 省 。 迫 害 在 羅 馬 城 開 始 。 聖 西 彼 廉 的 信 又 說 : 「你 們 要 知 道 , 八 月 十 六 日 息 斯 篤 在 地 下 墓 穴 裡 (那 時 教 徒 都 在 地 底 墓 穴 裡 聚 集) 被 斬 首 , 同 時 還 有 四 位 執 事 一 起 殉 道 。 每 日 , 被 告 發 的 教 徒 都 被 處 死 , 財 產 充 公 。 現 在 , 我 寫 這 封 信 , 讓 弟 兄 們 知 道 迫 害 命 令 , 好 為 天 國 的 戰 爭 早 作 準 備 。」

聖伯多祿及聖保祿的遺體遷往地底墓穴
息 斯 篤 殉 道 前 , 眼 見 羅 馬 官 員 破 壞 墳 墓 , 便 立 刻 將 伯 多 祿 和 保 祿 兩 位 聖 人 的 遺 體 遷 到 安 全 地 方 。 二 聖 人 原 葬 地 人 人 皆 知 : 聖 伯 多 祿 在 梵 蒂 岡 , 聖 保 祿 在 俄 斯 田 路 的 露 西 那 田 莊 。 墓 上 豎 了 碑 石 , 很 容 易 被 人 發 現 。 聖 息 斯 篤 恐 怕 這 些 最 寶 貴 的 遺 物 遭 受 破 壞 , 便 在 二 五 八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把 他 們 秘 密 遷 往 阿 比 安 路 一 所 地 底 墓 穴 。 這 所 墓 穴 , 後 來 稱 為 聖 巴 斯 弟 盎 墓 穴 。 公 元 四 世 紀 時 , 君 士 坦 丁 在 墓 穴 上 建 築 一 座 教 堂 , 命 名 聖 巴 斯 弟 盎 教 堂 。

兩 位 聖 人 埋 葬 之 地 , 一 直 沒 有 人 知 道 。 近 來 甚 至 也 曾 引 起 懷 疑 。 聖 大 馬 色 教 宗 雖 曾 樹 立 石 碑 , 叙 述 二 聖 遷 葬 詳 情 , 亦 不 能 盡 息 疑 團 。 及 至 最 近 , 在 大 教 堂 地 下 進 行 發 掘 工 作 , 一 切 遺 跡 都 證 實 二 聖 確 曾 遷 葬 至 此 。 大 概 君 士 坦 丁 皇 帝 建 築 聖 巴 斯 弟 盎 大 教 堂 時 , 才 把 他 們 的 遺 體 運 回 原 葬 地 。 聖 大 馬 色 教 宗 的 碑 文 說 「你 們 常 呼 喚 的 兩 位 聖 人 伯 多 祿 和 保 祿 , 都 曾 在 此 安 息 。」 不 過 , 石 碑 已 經 遺 失 , 碑 文 只 見 於 書 籍 轉 載 , 因 此 引 起 疑 端 。

但 是 , 最 近 的 發 掘 工 作 , 顯 示 了 墓 穴 牆 上 的 草 書 。 這 些 草 書 , 是 三 世 紀 的 朝 聖 者 向 兩 位 聖 人 祈 禱 時 所 寫 。 「伯 多 祿 、 保 祿 , 不 要 忘 記 我 們」、「伯 多 祿 、 保 祿 幫 助 我 們 , 我 們 犯 了 重 罪」、「伯 多 祿 、 保 祿 , 為 我 等 祈」、「伯 多 祿 、 保 祿 , 以 及 看 見 這 些 文 字 的 人 , 不 要 把 我 們 忘 記 。」

聖息斯篤二世殉道
聖 西 彼 廉 說 , 息 斯 篤 在 地 底 墓 穴 斬 首 。 但 很 遺 憾 , 他 沒 有 記 錄 經 過 的 情 形 。 後 世 雖 有 記 錄 , 卻 不 盡 可 信 。 詩 人 普 頓 喜 以 為 息 斯 篤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息 斯 篤 在 十 字 架 上 對 老 楞 佐 說 : 『當 我 離 去 時 , 你 不 要 哭 泣 。 我 只 是 比 你 先 行 一 步 , 三 天 之 後 , 你 便 要 跟 隨 我 一 起 去 。』」

究 竟 「釘 十 字 架」 是 否 真 有 其 事 ? 抑 或 作 為 譬 喻 , 泛 指 一 切 酷 刑 呢 ?

無 論 普 頓 喜 的 詩 意 是 什 麼 , 我 們 都 有 聖 西 彼 廉 的 文 字 作 為 根 據 。 最 低 限 度 , 他 記 錄 了 息 斯 篤 殉 道 的 日 期 , 地 點 和 處 死 方 法 : 「八 月 六 日 , 息 斯 篤 在 墳 場 被 斬 首 。」 西 彼 廉 的 話 , 絕 無 可 疑 之 處 。

此 外 , 尚 有 古 代 遺 物 可 作 證 據 。 在 一 個 地 底 墓 穴 上 , 息 斯 篤 被 斬 處 , 建 築 了 一 座 聖 堂 。 聖 息 斯 篤 墓 上 的 碑 文 , 也 暗 示 他 是 被 斬 首 而 死 的 。 這 碑 文 是 聖 大 馬 色 所 寫 的 。

「利 劍 刺 進 了 慈 母 的 心 臟 。 我 正 執 行 教 會 領 導 人 的 任 務 , 以 天 國 的 誡 命 教 訓 眾 人 。 突 然 間 , 兵 士 到 來 , 將 我 逮 捕 。 教 徒 們 願 意 引 頸 就 戮 。 老 人 恐 怕 憤 怒 的 兵 士 傷 害 他 們 , 決 定 自 我 犧 牲 , 請 兵 士 砍 下 自 己 的 頭 顱 。 耶 穌 基 督 , 賜 予 永 生 者 , 請 念 牧 人 之 功 , 護 佑 他 的 羊 群 。」

來 比 利 目 錄 亦 與 碑 文 及 西 彼 廉 的 記 載 一 致 , 都 認 為 息 斯 篤 是 斬 首 而 死 。 而 且 可 能 是 羅 馬 兵 一 進 入 墓 穴 便 把 他 殺 死 , 並 不 經 過 逮 捕 審 判 等 程 序 。

若 將 有 關 息 斯 篤 殉 道 的 傳 說 歸 納 , 取 其 折 衷 , 可 寫 成 下 面 一 段 故 事 :

息 斯 篤 正 在 地 底 墓 穴 開 彌 撒 。 那 所 墓 穴 可 能 是 私 家 地 方 , 甚 至 華 肋 廉 已 不 敢 干 預 , 但 兵 士 一 直 在 那 裡 監 視 著 。 突 然 , 警 隊 闖 入 墓 穴 , 教 徒 走 避 不 及 , 束 手 無 措 。 息 斯 篤 正 在 教 宗 席 上 講 道 , 士 兵 們 將 他 與 祭 台 前 所 有 神 職 人 員 一 起 拘 捕 , 押 到 一 位 知 縣 的 衙 門 。 據 西 彼 廉 說 : 當 時 有 很 多 縣 官 , 整 天 坐 在 衙 內 等 候 把 教 徒 判 罪 。 息 斯 篤 及 被 捕 者 都 判 斬 首 , 行 刑 的 地 點 是 他 們 犯 罪 被 拘 捕 的 墓 穴 。 於 是 , 兵 士 把 他 們 解 返 墓 穴 去 。 路 上 , 大 執 事 老 楞 佐 加 入 行 列 , 準 備 一 起 殉 道 榮 主 。 聖 盎 博 羅 削 在 他 的 著 述 中 , 記 錄 了 老 楞 佐 向 教 宗 息 斯 篤 說 的 一 段 令 人 景 仰 的 話 :

「聖 父 , 你 往 那 裡 去 ? 為 什 麼 不 與 你 的 兒 子 在 一 起 ? 聖 父 , 你 要 到 什 麼 地 方 ? 為 何 這 樣 匆 忙 , 為 何 不 與 你 的 執 事 在 一 起 ?」

「兒 子 啊 , 我 不 是 將 你 拋 棄 , 而 是 到 別 處 去 。 你 尚 須 努 力 奮 鬥 , 三 天 後 , 你 便 要 跟 隨 我 在 一 起 。」

返 抵 墓 穴 後 , 兵 士 著 令 息 斯 篤 坐 回 教 宗 席 上 。 一 個 富 有 經 驗 的 劊 子 手 把 他 的 頭 顱 砍 下 。 四 位 執 事 亦 相 繼 處 斬 , 其 中 兩 位 在 別 的 地 方 行 刑 , 遺 體 運 回 墓 穴 埋 葬 。 他 們 的 骸 骨 都 在 墓 穴 中 找 到 了 。 聖 大 馬 色 替 他 們 寫 了 碑 文 。

教 徒 取 回 地 底 墓 穴 時 , 立 即 把 息 斯 篤 和 四 位 同 伴 的 遺 體 遷 到 加 里 多 墓 穴 。 甚 至 那 張 血 污 的 教 皇 座 椅 也 搬 到 聖 堂 裡 , 放 在 祭 壇 後 面 。 後 來 , 教 會 將 座 椅 送 給 比 薩 大 教 堂 。

聖老楞佐殉道
息 斯 篤 的 執 事 只 餘 下 老 楞 佐 一 人 。 雖 然 司 鐸 的 神 職 比 他 高 , 他 卻 掌 握 教 會 行 政 的 極 高 職 位 , 僅 在 教 宗 一 人 之 下 而 已 。 羅 馬 警 察 不 立 刻 拘 捕 老 楞 佐 實 在 大 有 原 因 , 他 們 以 為 教 會 的 財 寶 必 定 藏 匿 在 某 些 地 方 , 藏 寶 所 在 地 只 有 教 會 當 權 人 物 才 知 道 , 他 們 因 此 保 存 老 楞 佐 的 性 命 , 希 望 取 得 線 索 奪 取 教 會 的 財 產 。

於 是 , 提 督 召 見 老 楞 佐 , 著 令 他 立 刻 交 出 教 會 所 有 金 錢 。 老 楞 佐 請 求 一 天 期 限 , 提 督 照 准 。 老 楞 佐 遂 回 去 , 將 手 上 所 有 錢 財 , 分 散 給 窮 人 , 然 後 帶 領 那 些 窮 人 到 法 庭 , 對 提 督 說 : 「教 會 的 財 富 都 在 這 裡 。」

提 督 不 明 說 話 的 幽 默 , 勃 然 大 怒 , 立 即 將 老 楞 佐 處 死 。 他 認 為 斬 首 太 便 宜 , 下 令 將 老 楞 佐 縛 在 鐵 架 上 (行 刑 的 鐵 架 現 已 舉 世 馳 名) , 用 緩 慢 的 火 把 他 燒 死 。 行 刑 時 , 老 楞 佐 還 和 兵 士 們 開 玩 笑 , 他 說 「這 一 邊 大 概 燒 夠 了 , 請 把 我 翻 轉 , 再 燒 另 一 面 。 燒 熟 後 , 你 們 可 把 我 吃 掉 。」 於 是 , 他 為 羅 馬 及 行 刑 的 人 祈 禱 , 然 後 把 靈 魂 交 給 天 主 。 他 的 遺 體 埋 葬 在 地 底 墓 穴 裡 , 後 來 , 墓 穴 上 建 築 了 一 座 聖 老 楞 佐 堂 , 至 令 受 人 景 仰 。

羅馬宗座懸空
(二五八年八月六日至二五九年七月二日)

教 宗 和 執 事 都 死 了 , 羅 馬 朝 廷 正 在 實 行 恐 怖 政 策 , 不 斷 施 行 迫 害 。 在 此 情 況 下 , 教 會 不 能 選 舉 新 教 宗 , 神 職 人 員 組 織 一 個 司 鐸 議 會 。 議 會 行 事 不 見 記 錄 , 當 時 的 歷 史 , 都 是 動 人 的 教 徒 殉 道 故 事 。 殉 道 者 太 多 , 不 能 在 此 一 一 轉 錄 , 現 在 姑 且 看 看 非 洲 的 教 會 。

聖西彼廉殉道
聖 西 彼 廉 在 放 逐 中 , 仍 然 繼 續 指 揮 迦 太 基 教 會 。 他 經 常 與 各 地 教 徒 通 信 , 包 括 非 洲 各 地 的 教 會 , 礦 坑 裡 的 囚 犯 及 羅 馬 教 徒 。 羅 馬 總 督 知 悉 此 事 , 大 表 不 滿 。 一 位 新 任 的 總 督 把 他 召 回 迦 太 基 , 為 了 便 於 監 視 , 指 定 他 居 住 在 一 所 房 屋 裡 。 這 時 候 , 西 彼 廉 聽 聞 華 肋 廉 第 二 項 勅 令 的 謠 言 , 便 派 人 到 羅 馬 打 聽 , 並 致 一 位 主 教 , 請 他 鼓 勵 信 徒 準 備 戰 鬥 。 (經 過 詳 情 已 見 上 文)

不 久 , 他 聽 到 三 百 餘 教 徒 , 在 迦 太 基 附 近 城 巿 光 榮 殉 道 的 消 息 。 總 督 有 心 考 驗 這 些 教 徒 , 下 令 挖 掘 一 度 深 坑 , 坑 中 放 置 燒 熱 的 石 灰 , 濃 煙 冒 起 , 使 人 窒 息 。 另 一 面 則 燒 起 乳 香 , 向 邪 神 獻 祭 。 他 命 令 教 徒 選 擇 , 若 不 拜 祭 邪 神 , 便 要 死 在 坑 中 。 三 百 餘 男 女 教 徒 , 有 老 有 小 , 為 天 主 聖 神 指 引 , 一 同 跳 進 坑 中 殉 道 。 後 來 , 這 些 殉 道 者 被 稱 為 「潔 白 的 一 群」 或 「光 榮 的 一 群」 , 拉 丁 原 文 為 Massa Candida Candida 一 字 有 幾 種 意 義 , 可 用 以 表 示 石 灰 的 白 色 , 殉 道 者 的 光 榮 及 他 們 進 入 天 堂 的 資 格 。 聖 奧 斯 定 與 普 頓 喜 都 曾 引 用 這 個 名 稱 。

教 徒 殉 道 後 , 總 督 立 即 下 令 召 喚 西 彼 廉 到 那 地 方 。 西 彼 廉 預 先 接 到 警 告 , 躲 藏 起 來 了 , 他 已 決 定 犧 牲 。 但 希 望 在 自 己 居 住 的 城 中 殉 道 。 他 最 後 給 教 徒 的 信 說 : 「我 躲 起 來 , 等 待 總 督 返 回 迦 太 基 。」

總 督 回 去 後 , 西 彼 廉 立 即 從 隱 匿 的 地 方 出 來 。 二 五 八 年 九 月 十 三 日 , 兩 位 官 員 奉 命 帶 領 兵 士 逮 捕 西 彼 廉 , 把 他 囚 在 車 上 , 先 拘 往 法 庭 , 再 轉 往 總 督 的 別 墅 。 審 判 押 候 一 天 , 西 彼 廉 被 送 返 城 中 , 留 宿 於 一 位 警 察 家 中 。 他 雖 被 捕 , 仍 受 尊 重 , 平 日 和 他 一 同 用 膳 的 朋 友 仍 可 與 他 共 桌 進 食 。 迦 太 基 民 眾 , 包 括 教 徒 和 異 端 人 , 都 跑 到 屋 外 守 望 , 他 們 恐 怕 士 兵 暗 中 殺 害 西 彼 廉 。 西 彼 廉 一 向 關 心 民 眾 , 便 著 令 身 為 父 親 者 帶 領 女 兒 回 家 , 不 要 在 這 次 晚 間 的 混 亂 事 件 中 冒 險 。

第 二 日 是 九 月 十 四 日 , 民 眾 擁 著 西 彼 廉 來 到 總 督 別 墅 。 總 督 著 令 他 們 稍 侯 , 西 彼 廉 趁 此 稍 事 休 息 , 兵 士 給 他 一 張 座 椅 休 息 , 椅 上 蓋 上 麻 布 , 與 主 教 座 位 相 似 。 當 時 , 西 彼 廉 渾 身 冒 汗 , 大 概 要 害 病 了 。 一 個 秘 密 奉 教 的 官 員 請 西 彼 廉 更 換 衣 服 , 希 望 取 得 他 身 上 的 衣 服 留 為 紀 念 。

西 彼 廉 不 明 他 的 動 機 , 很 理 智 地 回 答 說 : 「今 晚 便 將 不 存 在 的 人 , 何 勞 閣 下 擔 心 呢 ?」

結 果 , 總 督 來 了 , 審 判 開 始 :

「你 是 西 彼 廉 嗎 ?」

「我 是 。」

「你 是 不 是 這 群 褻 瀆 聖 者 的 聖 父 ?」

「我 是 。」

「神 聖 羅 馬 皇 帝 命 你 向 羅 馬 神 獻 祭 ?」

「我 不 願 意 。」

「請 你 想 想 後 果 ?」

「我 不 要 想 , 真 理 是 顯 明 的 。 你 受 了 上 級 命 令 , 大 可 遵 照 執 行 。」

總 督 與 陪 審 委 員 商 議 後 , 便 宣 讀 判 詞 。 西 彼 廉 被 控 非 法 集 會 , 羅 馬 法 律 視 此 為 褻 瀆 聖 :

「你 多 次 召 集 民 眾 , 舉 行 褻 瀆 性 集 會 , 與 羅 馬 神 及 法 律 為 敵 。 虔 誠 的 神 聖 羅 馬 皇 帝 不 能 使 你 覺 悟 。 因 為 你 是 褻 瀆 聖 的 領 導 人 , 我 們 的 法 律 要 你 流 血 , 使 跟 隨 你 者 得 到 教 訓 。」

西 彼 廉 由 衷 地 說 : 「感 謝 天 主 。」

行 刑 的 地 方 在 城 外 , 教 徒 跟 從 他 們 的 主 教 , 稱 揚 他 的 勇 敢 。 西 彼 廉 卸 下 外 衣 , 跪 在 地 上 祈 禱 。 後 來 , 他 又 脫 下 長 袍 , 交 給 執 事 , 然 後 安 靜 地 等 待 劊 子 手 。 劊 子 手 到 時 , 西 彼 廉 叫 教 徒 給 他 廿 五 塊 黃 金 , 作 為 他 的 酬 勞 。 教 徒 把 衣 服 拋 到 西 彼 廉 腳 下 , 希 望 染 到 他 的 血 液 。 劊 子 手 也 感 動 了 , 很 久 不 能 揮 動 他 的 劍 。 終 於 , 他 的 劍 斬 下 , 天 堂 的 門 打 開 , 迎 接 殉 道 者 的 靈 魂 。

當 晚 , 信 徒 持 著 火 把 , 唱 著 聖 歌 , 把 西 彼 廉 的 遺 體 葬 在 一 位 官 員 的 墳 場 裡 。 他 們 不 敢 使 用 地 底 墓 穴 , 因 為 那 些 地 方 已 是 禁 區 。

從 這 些 動 人 的 細 節 中 , 可 見 西 彼 廉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人 物 。 他 對 迦 太 基 人 影 響 極 深 , 無 論 教 徒 或 非 教 徒 都 對 他 景 仰 。 雖 然 他 在 重 新 領 洗 的 問 題 上 表 現 了 固 執 , 他 的 殉 道 卻 足 以 抵 償 過 失 。

西 彼 廉 最 能 使 失 望 者 鼓 舞 精 神 。 他 在 迫 害 最 危 急 時 , 仍 能 繼 續 領 導 轄 下 的 教 會 。 他 以 冷 靜 的 頭 腦 , 忘 我 的 精 神 , 觀 察 事 情 發 展 , 審 慎 處 理 。 羅 馬 教 會 把 他 和 聖 教 宗 高 內 略 聯 繫 起 來 : 他 們 在 彌 撒 常 典 中 , 在 地 底 墓 穴 的 壁 畫 和 瞻 禮 日 都 沒 有 分 開 。

從 西 彼 廉 奧 妙 而 光 榮 的 一 生 , 我 們 可 以 知 道 : 即 使 是 天 才 最 高 的 人 , 也 不 免 錯 誤 , 而 聖 伯 多 祿 的 宗 座 , 則 要 一 位 不 能 錯 誤 的 領 導 者 ── 教 宗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8 年 4 月 12 日 至 1968 年 5 月 3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