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Dionysius
聖德宜 (聖彫尼削)

 

就任及逝世: 259 ~ 268

 
戰爭及戰爭的謠言
教 皇 聖 彫 尼 削 繼 承 聖 息 斯 篤 二 世 , 在 位 九 年 另 四 個 月 四 天 之 久 。 他 在 位 時 , 教 會 比 較 平 靜 ; 但 發 生 了 三 件 很 重 要 的 大 事 , 使 他 聲 名 遠 播 。

第 一 : 因 教 義 問 題 而 上 訴 羅 馬 的 案 件 。

第 二 : 教 皇 對 東 方 教 會 的 恩 賜 。

第 三 : 羅 馬 政 府 承 認 教 廷 在 法 律 上 的 效 力 。

以 上 三 事 可 以 表 現 教 皇 的 權 力 , 他 的 權 力 在 迫 害 下 仍 然 擴 展 。 在 詳 細 研 究 這 些 資 料 前 , 我 們 應 先 明 瞭 羅 馬 帝 國 當 時 的 情 況 。

華肋廉統治下的羅馬帝國
在 華 肋 廉 統 治 時 期 , 羅 馬 帝 國 遇 到 很 多 次 災 難 , 東 西 方 的 蠻 族 同 時 侵 略 , 佔 據 了 法 國 一 個 重 要 的 城 巿 , 伸 展 勢 力 至 西 班 牙 。 一 部 份 蠻 族 更 越 過 阿 爾 俾 斯 山 脈 向 義 大 利 進 軍 ; 另 一 部 份 則 渡 過 多 瑙 河 侵 略 。

在 東 方 , 哥 德 人 囊 括 拜 占 庭 , 然 後 侵 略 小 亞 細 亞 , 攻 佔 了 很 多 城 巿 。

波 斯 皇 薩 浦 攻 佔 了 米 索 不 達 米 亞 及 阿 美 尼 亞 , 繼 續 進 逼 安 提 。 二 五 八 年 夏 天 , 華 肋 廉 擊 退 波 斯 軍 , 收 復 安 提 失 地 , 再 派 軍 肅 清 哥 德 人 , 使 他 們 不 能 與 波 斯 軍 聯 絡 。

同 時 , 他 的 兒 子 加 連 力 阻 哥 德 人 , 欲 遏 止 他 們 侵 入 法 國 。 可 是 , 他 的 戰 果 不 甚 成 功 , 只 有 奧 利 連 將 軍 , (即 後 來 的 羅 馬 皇 帝) , 稍 有 收 穫 。 當 他 受 命 東 征 之 日 , 熱 心 的 戰 士 們 高 唱 一 首 歌 謠 , 激 起 鬥 志 。

「我 們 曾 經 斬 首 千 級 ,
我 們 也 曾 殺 戮 蠻 人 ,
我 們 現 在 仍 要 找 尋 敵 人 的 蹤 影 。」

公 元 二 五 八 年 , 加 連 被 派 到 歐 洲 東 南 部 , 去 平 復 一 個 兵 團 的 叛 變 。 他 將 兒 子 留 在 科 倫 交 給 一 位 軍 官 監 護 , 科 倫 的 統 治 者 認 為 加 連 不 把 兒 子 交 托 與 他 便 是 侮 辱 。 於 是 便 把 軍 官 和 加 連 的 兒 子 一 併 殺 死 。 自 稱 「法 國 國 王」 達 數 年 之 久 。

加 連 平 亂 凱 旋 , 途 經 北 義 大 利 , 又 擊 退 一 部 分 蠻 族 。 他 認 為 頒 賜 禮 物 及 榮 銜 給 蠻 族 酋 長 是 終 止 侵 略 的 最 好 方 法 , 他 並 且 迎 娶 蠻 族 公 主 為 妻 , 一 位 金 髮 碧 眼 的 女 統 治 者 。 以 前 皇 后 被 遺 棄 , 但 仍 然 以 美 德 保 持 高 位 , 引 導 朝 臣 及 百 姓 。 她 的 影 響 也 許 是 加 連 對 教 徒 發 生 好 感 的 原 因 。 我 們 無 法 確 定 她 這 種 表 現 是 否 為 了 信 仰 天 主 教 , 但 可 能 性 甚 高 。 在 她 逝 世 後 , 有 一 種 錢 幣 刻 有 宗 教 意 味 題 詞 : 「願 她 安 息 。」

迫害者的慘澹收場
佔 領 小 亞 細 亞 的 哥 德 人 在 儘 量 吞 併 後 感 到 十 分 滿 意 , 因 而 退 兵 , 華 肋 廉 便 有 機 會 單 獨 對 付 波 斯 人 。 但 他 的 軍 隊 因 疫 症 而 死 掉 大 半 , 他 見 實 力 不 足 , 便 與 波 斯 皇 薩 浦 談 判 。 薩 浦 假 意 贊 同 , 華 肋 廉 不 知 是 計 , 疏 於 防 範 , 只 帶 領 小 部 份 衛 隊 同 行 , 在 二 五 九 年 八 月 廿 九 日 波 斯 人 把 他 擄 去 , 將 鎖 鏈 加 在 他 的 紫 袍 上 , 把 他 拖 在 路 上 走 , 又 逼 他 拉 馬 。 沿 途 每 一 塊 石 都 留 下 了 這 位 統 治 者 所 受 的 羞 辱 , 其 中 的 一 塊 石 壁 更 雕 刻 了 薩 浦 曾 用 馬 蹄 踐 踏 這 位 皇 者 的 圖 畫 。 死 後 的 華 肋 廉 仍 然 受 盡 侮 辱 , 蠻 族 把 他 的 皮 剝 下 晒 乾 , 塗 上 紅 色 , 塞 入 稻 草 , 掛 在 廟 上 , 直 至 君 士 坦 丁 之 世 。

亞 歷 山 大 聖 彫 尼 削 引 用 依 撒 意 亞 的 名 句 來 說 明 這 次 慘 劇 : 「他 們 隨 意 作 惡 。 做 惡 事 後 , 他 們 的 靈 魂 感 到 歡 樂 。 因 此 , 我 要 為 他 們 選 擇 咒 詛 , 為 他 們 帶 來 他 們 懼 怕 的 事 情 。 」 (依 66:3, 4) 由 君 士 坦 丁 在 一 次 主 教 會 議 中 演 說 , 可 證 明 彫 尼 削 的 譏 諷 說 話 在 六 十 年 後 仍 覺 新 穎 。 他 說 : 「華 肋 廉 , 你 虐 待 天 主 的 僕 人 , 其 殘 忍 的 程 度 不 在 狄 西 阿 之 下 , 在 天 主 公 平 審 判 下 , 你 已 受 到 應 得 的 報 應 , 在 薩 浦 的 命 令 下 , 你 的 皮 被 敵 人 製 成 永 遠 的 戰 勝 紀 念 品 。」

加 連 繼 承 父 親 華 肋 廉 的 皇 位 , 對 於 父 親 的 不 幸 , 他 作 如 此 的 自 慰 ! 「我 清 楚 知 道 父 親 只 是 常 人 , 不 能 避 免 死 亡 。」 但 他 亟 於 使 自 己 父 親 永 垂 不 朽 , 生 時 即 稱 他 為 神 , 這 位 可 憐 的 神 , 只 是 他 的 征 服 者 的 玩 物 。

加 連 確 是 有 些 優 點 , 但 登 位 後 沒 有 什 麼 特 殊 的 表 現 , 他 的 座 右 銘 是 「我 們 尋 點 開 心」 , 他 因 此 而 失 去 國 家 。 事 實 上 , 他 的 皇 朝 好 像 沒 有 統 治 者 , 因 為 霸 主 們 粉 粉 割 據 , 故 加 連 皇 朝 號 稱 「三 十 霸 主」 朝 代 , 成 為 史 無 前 例 的 混 亂 時 期 。 其 實 「三 十 霸 主」 是 指 羅 馬 割 據 各 地 的 長 官 , 雖 然 「三 十」 不 是 正 確 的 估 計 數 字 , 卻 足 以 顯 出 了 當 時 的 無 政 府 狀 態 。

這 種 分 割 的 形 勢 對 人 民 影 響 不 大 , 因 為 有 些 霸 主 抵 抗 蠻 族 的 侵 略 對 羅 馬 政 府 是 有 幫 助 的 , 他 們 仍 然 沿 用 羅 馬 的 法 律 , 但 不 遵 從 羅 馬 命 令 , 這 些 命 令 已 不 是 由 羅 馬 政 府 發 出 。 霸 主 的 威 信 與 皇 室 的 聲 望 不 分 伯 仲 。

在 位 八 年 的 加 連 目 睹 十 八 位 將 軍 被 屬 下 軍 隊 擁 立 為 皇 , 奧 古 斯 坦 歷 史 列 舉 了 十 二 年 內 蠭 起 的 卅 二 位 野 心 家 , 其 中 包 括 兩 個 婦 人 , 巴 米 拉 的 莎 樂 庇 亞 及 法 國 的 維 多 利 亞 。 皇 朝 繼 承 如 下 : 加 連 繼 承 其 父 , 在 位 八 年 。 然 後 經 過 兩 位 統 治 時 間 極 短 的 皇 帝 , 就 是 在 位 五 年 的 奧 利 連 ; 跟 著 的 是 在 位 兩 年 的 大 西 佗 ; 再 經 兩 個 短 時 期 皇 朝 後 , 便 是 在 位 廿 五 年 的 戴 克 先 ; 在 他 之 後 是 使 教 會 回 復 和 平 的 君 士 坦 丁 。

在 芸 芸 霸 主 或 國 王 之 中 , 值 得 讚 賞 的 共 有 三 位 : 法 國 的 普 士 , 巴 米 拉 的 俄 頓 那 及 其 遺 孀 莎 樂 庇 亞 。

普 士 出 身 寒 微 , 但 他 在 軍 事 方 面 的 才 幹 使 他 成 為 西 德 的 總 督 。 他 不 算 是 忠 於 君 , 因 為 他 自 為 王 。 全 部 人 民 都 信 任 他 , 「哥 德 部 落 的 人 民 對 他 非 常 敬 畏 , 因 為 他 驅 逐 德 軍 , 恢 復 國 泰 民 安 。 」 後 來 , 有 一 個 歷 史 學 家 批 評 他 說 : 「 為 了 謀 求 公 共 更 高 的 利 益 , 他 作 出 越 軌 的 行 為 , 在 十 年 內 , 他 的 勇 氣 及 才 能 使 他 推 翻 敵 人 , 收 回 失 地 , 恢 復 繁 榮 。」

唯 有 巴 米 拉 的 俄 頓 那 可 以 抵 抗 薩 浦 , 他 把 波 斯 人 逐 出 幼 發 拉 的 河 以 東 , 當 他 為 羅 馬 帝 國 雪 恥 時 , 使 巴 米 拉 亦 飲 譽 一 時 。

加 連 封 俄 頓 那 為 總 統 , 並 賜 予 奧 古 斯 都 的 稱 號 , 下 文 將 說 及 他 和 遺 孀 莎 樂 庇 亞 。 莎 樂 庇 亞 實 現 了 獨 立 , 她 征 服 阿 拉 伯 及 叙 利 亞 , 進 攻 埃 及 , 成 為 威 奧 利 連 皇 位 的 人 物 。 這 些 事 實 , 下 文 將 有 詳 細 的 交 代 。

迫害的終結
加 連 十 分 清 楚 教 徒 被 迫 害 的 殘 酷 情 形 。 他 登 位 後 , 立 即 宣 佈 信 仰 自 由 , 恢 復 教 會 的 墳 場 及 崇 拜 的 地 方 。 事 實 上 , 迫 害 亦 因 為 應 付 東 方 戰 事 而 緩 和 下 來 。 在 華 肋 廉 被 囚 前 一 個 月 , 教 廷 已 能 夠 選 舉 教 皇 。

聖彫尼削被選為教皇
在 二 五 九 年 七 月 廿 二 日 , 聖 彫 尼 削 當 選 教 皇 , 主 教 書 記 載 他 是 修 士 , 攸 西 俾 則 記 載 他 是 羅 馬 司 鐸 。 在 那 時 以 修 士 身 份 成 為 司 鐸 是 非 常 罕 見 的 。 無 論 實 情 如 何 , 彫 尼 削 在 當 選 前 已 經 是 羅 馬 的 風 雲 人 物 則 屬 事 實 。 他 曾 努 力 謀 求 解 決 「重 複 洗 禮」 的 糾 粉 , 據 攸 西 俾 記 載 , 亞 歷 山 大 彫 尼 削 認 為 他 同 名 的 羅 馬 彫 尼 削 , 是 一 位 博 學 的 偉 人 , 二 人 都 愛 好 和 平。 不 過 亞 歷 山 大 彫 尼 削 曾 因 對 「三 位 一 體」 的 真 理 誤 解 , 羅 馬 彫 尼 削 遂 作 深 入 的 調 查 。

薩卑利派
異 端 派 首 長 薩 卑 利 在 宰 斐 琳 及 加 理 多 時 曾 騷 擾 羅 馬 。 他 否 認 「三 位 一 體 」 , 最 低 限 度 他 曲 解 教 義 , 他 說 所 謂 三 位 是 天 主 本 體 三 個 形 像 及 不 同 的 方 面 。

教 徒 稱 他 的 團 體 為 : 「聖 父 受 難 邪 派」, (Patripassians) 因 為 他 們 說 天 主 聖 父 和 耶 穌 一 同 釘 死 十 字 架 上 。

薩 卑 利 雖 然 常 被 反 駁 責 備 以 至 啞 口 無 言 , 他 的 邪 說 仍 難 根 除 , 聖 彫 尼 削 在 教 宗 位 時 , 安 提 主 教 撒 摩 撒 保 祿 仍 然 宣 揚 邪 說 。

撒摩撒的保祿
根 據 攸 西 俾 記 錄 東 區 主 教 們 寫 給 教 皇 的 信 稱 保 祿 是 個 「無 賴」 。 他 出 身 貧 殘 , 好 用 陰 謀 , 不 惜 撒 謊 以 求 榮 華 富 貴 , 蓄 意 犯 罪 及 褻 瀆 天 主 。 他 的 嗜 好 是 橫 蠻 , 野 心 勃 勃 , 旁 若 無 人 。 他 施 展 高 明 的 手 腕 , 在 二 六 0 年 成 為 安 提 主 教 。 同 時 , 他 要 求 管 理 財 務 的 職 位 , 入 息 高 達 二 十 萬 元 。 出 門 時 必 有 一 隊 威 風 八 面 的 護 衛 隊 , 在 教 堂 內 為 自 己 造 一 個 御 座 , 他 只 宣 揚 自 己 的 榮 耀 , 百 姓 唱 他 的 聖 歌 , 他 雖 亳 無 德 行 , 但 他 為 了 禁 止 別 人 批 評 , 便 故 意 寬 容 大 量 , 行 使 賄 賂 , 教 別 人 給 他 讚 美 , 可 是 他 仍 不 滿 足 , 他 要 自 己 建 立 新 的 教 理 , 他 覺 得 這 是 最 崇 高 的 榮 譽 。

如 果 上 述 皆 屬 實 情 , 他 在 宗 教 上 走 入 歧 途 不 是 意 外 的 事 。 例 如 攻 擊 亞 歷 山 大 學 派 的 模 糊 原 理 , 或 者 討 好 莎 樂 庇 亞 , 他 已 獲 得 她 的 信 任 , 於 是 創 造 邪 說 , 使 她 容 易 由 柏 拉 圖 哲 學 轉 歸 天 主 教 。 保 祿 簡 直 創 一 種 新 宗 教 。 他 視 天 主 為 不 固 定 的 單 元 , 以 三 種 面 目 面 對 世 界 , 就 是 立 法 的 聖 父 , 降 生 為 人 的 聖 子 、 及 聖 化 信 徒 的 聖 神 。

信 徒 譴 責 保 祿 的 邪 說 。 他 不 但 不 悔 過 , 反 而 變 得 更 頑 固 , 堅 持 他 的 見 解 。 二 六 四 年 , 教 會 召 集 了 一 次 會 議 , 但 無 結 果 , 四 年 後 , 第 三 次 的 會 議 決 定 免 除 保 祿 主 教 之 職 , 並 選 出 繼 承 人 , 但 保 祿 利 用 莎 樂 庇 亞 女 皇 的 袒 護 , 拒 絕 離 開 教 廷 。

亞歷山大的聖彫尼削
聖 彫 尼 削 為 了 這 位 特 殊 人 物 (保 祿) 曾 下 了 斷 言 , 他 認 為 有 數 位 屬 下 主 教 可 能 犯 有 同 樣 的 錯 誤 。 故 於 二 六 一 年 , 在 亞 歷 山 大 召 集 一 次 會 議 , 會 議 結 束 後 , 他 寫 一 封 信 給 一 位 主 教 反 駁 復 活 的 薩 卑 利 邪 說 , 不 幸 得 很 , 他 犯 了 另 一 個 嚴 重 的 錯 誤 , 他 說 : 「耶 穌 是 天 主 的 傑 作 , 而 沒 有 天 主 的 本 性 。」

上訴羅馬
那 些 主 教 對 於 彫 尼 削 的 說 話 感 到 震 駭 , 於 是 向 羅 馬 報 告 , 提 出 六 點 過 失 (全 部 保 密) 。 因 為 事 態 顯 得 這 樣 嚴 重 , 教 皇 不 得 不 在 二 六 二 年 召 開 會 議 , 很 小 心 地 研 究 這 封 信 , 發 覺 信 中 確 有 異 端 成 份 , 例 如 以 「受 造 物」 代 表 耶 穌 , 「天 主 三 位 好 似 三 個 天 主」 , 並 且 發 現 「彫 尼 削 不 喜 歡 用 同 性 同 體」 (Consubstantial) 一 詞 來 表 示 聖 父 聖 子 的 合 一 , 這 名 詞 成 為 正 教 的 試 金 石 。 我 們 不 反 對 聖 彫 尼 削 受 到 批 評 , 但 那 時 是 在 尼 西 亞 議 會 闡 明 教 義 之 前 , 很 難 要 人 運 用 這 些 玄 妙 深 奧 的 名 詞 而 不 引 起 誤 會 。 教 皇 於 是 致 書 埃 及 各 地 的 主 教 , 詳 細 辯 明 真 理 , 但 沒 有 明 斥 任 何 人 。 同 時 , 他 私 下 寄 信 給 亞 歷 山 大 彫 尼 削 , 請 他 解 釋 他 的 原 意 , 後 者 寫 了 四 本 書 , 名 為 「駁 議 及 辯 證」 , 為 他 這 次 行 動 而 辯 護 , 他 絕 對 聽 從 羅 馬 彫 尼 削 的 指 導 , 這 個 解 釋 亦 使 羅 馬 方 面 完 全 滿 意 。 由 這 件 事 證 明 彫 尼 削 教 皇 是 一 位 政 治 及 教 育 的 人 才 , 他 能 夠 同 時 兼 顧 真 理 及 避 免 發 生 可 能 有 損 教 皇 尊 嚴 的 事 情 。

給予小亞細亞凱撒勒雅地方教會的捐助與書信
在 波 斯 侵 略 下 , 凱 撒 勒 雅 教 會 所 蒙 受 的 比 任 何 一 地 為 甚 , 當 地 的 居 民 幾 乎 全 部 成 為 薩 浦 的 俘 擄 。 一 位 歷 史 學 家 記 載 這 些 俘 擄 過 著 非 人 的 生 活 , 不 但 吃 不 飽 , 而 且 每 天 只 准 到 水 槽 喝 水 一 次 。 教 皇 知 道 不 幸 消 息 後 , 立 即 投 函 安 慰 凱 撒 勒 雅 主 教 , 隨 函 附 有 一 筆 贖 取 俘 擄 的 贖 款 , 這 封 信 成 為 城 巿 檔 案 。 四 世 紀 時 , 聖 巴 西 略 曾 研 究 這 文 件 , 在 寄 給 教 皇 聖 大 馬 息 的 信 裡 說 : 「聖 彫 尼 削 教 皇 仁 愛 的 精 神 至 今 仍 然 存 在 , 我 們 保 存 了 他 的 安 慰 及 扶 持 凱 撒 勒 雅 教 會 的 信 件 , 他 捐 贈 款 項 贖 回 被 蠻 族 所 擄 的 弟 兄 , 先 前 , 凱 撒 勒 雅 的 主 教 斐 密 廉 曾 經 因 為 「重 複 洗 禮」 問 題 侮 辱 教 宗 , 此 事 可 能 使 教 廷 與 當 地 教 會 之 間 存 著 芥 蒂 , 聖 彫 尼 削 教 宗 的 仁 慈 施 捨 必 能 消 除 這 個 芥 蒂 , 我 們 無 法 知 道 發 出 函 件 及 贖 金 的 正 確 日 期 , 但 很 有 可 能 是 在 斐 密 廉 在 世 之 時 , 因 為 彫 尼 削 只 比 較 他 後 三 個 月 逝 世 。

關於教皇其他的仲裁
安 提 議 會 發 出 通 告 宣 佈 撒 摩 撒 保 祿 的 罪 狀 , 教 皇 彫 尼 削 在 通 告 簽 上 名 字 , 這 通 告 成 為 世 界 覺 察 教 皇 的 權 力 的 力 證 。

信仰自由的法令
加 連 使 教 會 回 復 寧 靜 的 手 段 異 乎 尋 常 , 迫 害 結 束 可 能 是 不 義 及 殘 暴 的 自 然 反 應 , 或 者 是 厭 倦 的 結 果 。 雖 然 沒 有 迫 害 , 但 天 主 教 仍 會 受 到 法 律 的 處 分 。

加 連 廢 除 這 些 法 律 , 下 令 主 教 得 回 他 們 的 財 產 , 教 士 有 傳 道 的 自 由 。 這 法 令 不 但 在 法 律 上 承 認 天 主 教 , 還 承 認 教 士 的 權 利 。 雖 然 這 法 令 被 加 連 以 後 統 治 者 所 輕 視 是 必 然 的 事 , 但 卻 是 五 十 年 後 君 士 坦 丁 訂 定 法 令 的 最 後 原 則 。

執 行 法 令 不 常 是 易 事 , 並 且 要 因 時 制 宜 , 發 出 特 別 召 令 , 就 以 這 次 為 例 , 攸 西 卑 記 述 如 下 : 虔 誠 有 福 的 加 連 凱 撒 皇 帝 奧 古 斯 都 致 彫 尼 削 及 其 他 主 教 :

「我 們 希 望 全 世 界 皆 能 享 受 這 些 利 益 , 和 尊 敬 教 會 , 你 們 奉 旨 行 事 , 是 不 會 受 到 傷 害 , 因 為 這 是 法 律 的 規 定 , 財 務 大 臣 是 照 我 們 的 意 旨 而 行 事。」 (Euo V II, 13)

諾 拉 的 聖 保 林 寫 的 諾 拉 斐 理 斯 傳 所 載 , 斐 理 斯 (死 於 加 連 時 代) 曾 因 信 仰 而 損 失 財 產 , 在 加 連 的 法 令 公 佈 後 , 他 原 本 可 以 得 回 他 的 財 產 , 其 他 的 教 徒 亦 慫 恿 他 不 要 放 棄 權 利 , 但 他 不 願 申 請 收 回 已 充 公 的 財 物 , 由 此 可 知 只 要 他 提 出 要 求 即 可 得 回 財 物 , 他 真 是 貧 窮 和 受 難 真 福 的 最 好 例 子 。

改組與發展
來 比 利 目 錄 記 載 如 下 :

正 當 羅 馬 教 會 回 復 安 寧 , 聖 彫 尼 削 教 皇 立 即 實 行 改 組 的 工 作 , 他 委 任 教 士 , 劃 分 教 區 及 在 教 區 建 造 墳 場 , 根 據 杜 先 蒙 爵 中 肯 的 分 析 : 這 就 是 教 皇 改 組 羅 馬 城 內 各 教 區 , 在 每 一 墳 場 四 周 設 立 近 郊 教 區 , 直 到 今 天 , 羅 馬 每 一 教 區 必 有 地 底 墳 墓 在 內 。

兩件喪事
加 連 與 聖 彫 尼 削 之 死 。

教 皇 曾 經 苦 難 與 安 慰 , 東 區 教 會 發 生 神 學 上 的 糾 紛 , 「三 十 霸 主」 割 據 後 , 羅 馬 帝 國 發 生 困 難 , 尤 其 是 東 區 教 會 , 因 加 連 的 法 令 在 那 兒 不 是 常 生 效 力 , 他 的 權 力 限 於 義 大 利 以 及 非 洲 。

在 一 連 串 任 期 很 短 的 帝 皇 時 期 , 法 國 、 西 班 牙 及 大 不 列 顛 組 成 聯 盟 國 。 由 成 立 聯 盟 國 始 至 奧 利 連 繼 承 為 止 都 沒 有 迫 害 的 事 情 發 生 。

歐 洲 東 南 部 地 方 的 篡 奪 者 亦 是 一 位 有 度 量 的 人 。

只 有 華 肋 廉 的 不 義 議 員 利 用 華 肋 廉 被 囚 時 , 篡 取 東 方 及 埃 及 , 發 動 迫 害 , 一 位 殉 道 的 隊 長 就 是 迫 害 的 例 子 。 這 位 殉 道 者 因 為 他 的 出 身 及 才 能 而 升 為 隊 長 , 另 一 位 軍 人 垂 涎 他 的 職 位 , 揭 發 他 是 教 徒 , 於 是 被 判 死 刑 。

雖 然 如 此 , 各 地 的 教 徒 , 包 括 東 方 及 埃 及 兩 地 , 處 境 是 較 以 前 好 , 教 皇 聖 彫 尼 削 亦 重 執 聖 職 , 因 篡 位 者 與 兩 個 兒 子 都 稱 奧 古 斯 都 同 時 被 行 刺 而 死 , 在 教 皇 重 執 聖 職 後 , 又 受 到 其 他 篡 位 者 的 破 懷 , 加 連 對 於 這 些 野 心 份 子 不 感 到 憤 怒 , 當 他 知 道 法 國 及 埃 及 被 佔 後 , 他 只 說 : 「沒 有 法 國 及 埃 及 的 物 質 , 我 們 難 道 能 生 存 嗎 ?」

加 連 這 種 毫 不 在 乎 的 態 度 使 部 份 存 有 羅 馬 傳 統 自 尊 的 將 軍 不 滿 , 當 他 圍 攻 已 被 奪 的 米 蘭 時 , 對 他 不 滿 的 部 下 即 煽 動 軍 心 把 他 殺 死 , 在 軍 中 選 立 喀 勞 狄 二 世 。

同 年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 聖 彫 尼 削 在 羅 馬 逝 世 , 他 領 導 教 會 共 九 年 , 死 後 葬 在 加 理 各 墓 穴 , 但 他 的 碑 銘 已 不 存 。

奇 怪 得 很 , 公 教 會 沒 有 紀 念 他 的 節 日 , 只 有 羅 馬 訂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紀 念 他 。 同 時 , 在 最 初 的 四 世 紀 中 , 他 是 唯 一 被 稱 為 「精 修 聖 人」 的 教 皇 , 而 不 是 被 稱 為 殉 道 者 。

加連的拱門
在 建 築 學 上 , 這 拱 門 雖 沒 有 什 麼 藝 術 價 值 , 但 這 是 尊 敬 一 位 帝 皇 的 表 現 。 這 拱 門 是 馬 可 奧 利 連 味 多 爾 所 建 , 他 十 分 仰 慕 加 連 夫 婦 (加 連 皇 后 可 能 亦 是 一 位 信 徒) , 故 特 建 拱 門 以 為 紀 念 , 上 面 刻 著 :

「獻 給 最 仁 慈 寬 大 的 加 連 皇 帝 , 只 有 敬 畏 神 才 能 勝 過 他 無 敵 的 勇 氣 , 又 獻 給 最 聖 潔 的 皇 后 。 懾 服 他 們 異 能 及 威 嚴 的 馬 可 奧 利 連 味 多 爾 最 誠 懇 的 奉 獻 。」

加 連 對 已 得 的 光 榮 仍 不 感 到 滿 足 , 他 希 望 藉 著 建 成 一 座 宏 大 的 紀 念 碑 而 留 名 千 載 , 在 羅 馬 城 內 一 山 峰 上 , 即 現 在 聖 母 瑪 利 亞 大 堂 的 所 在 地 , 他 夢 想 他 那 高 約 為 尼 羅 像 兩 倍 的 彫 像 , 巍 巍 矗 立 其 上 , 這 彫 像 表 現 了 太 陽 的 神 氣 , 手 裡 拿 著 一 枝 矛 , 在 矛 裡 可 建 樓 梯 , 它 的 闊 度 足 以 容 納 一 個 小 孩 上 落 , 他 還 計 劃 為 這 像 建 一 座 台 , 在 他 死 後 , 把 神 用 的 四 馬 戰 車 放 在 台 上 , 但 這 夢 想 沒 有 實 現 。 有 一 天 , 加 連 的 夢 想 得 到 補 償 , 代 替 神 氣 活 像 太 陽 神 的 彫 像 是 聖 母 瑪 利 亞 大 堂 , 這 位 溫 柔 謙 虛 的 聖 母 賜 與 世 界 公 平 的 光 輝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8 年 5 月 10 日 至 1968 年 6 月 14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