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Eutychian
聖恩狄 (聖歐忒建)

 

就任及逝世: 275 ~ 283


斐 理 斯 逝 世 後 八 日 , 即 二 七 五 年 一 月 四 日 , 由 聖 歐 忒 建 繼 任 。 他 統 治 教 會 約 九 年 , 差 不 多 至 戴 克 里 先 皇 帝 時 才 去 世 。

他 先 後 目 睹 大 西 佗 , 普 羅 巴 及 卡 勞 三 個 極 短 暫 的 皇 朝 。 卡 勞 兩 個 兒 子 卡 賴 諾 及 紐 密 連 在 聖 歐 忒 建 逝 世 後 繼 承 父 位 , 二 人 短 期 的 統 治 為 戴 克 里 先 皇 帝 奠 下 基 礎 。

正 如 許 多 位 早 期 的 (最 初 三 世 紀) 教 宗 一 樣 , 我 們 不 知 道 歐 忒 建 本 人 的 事 跡 及 其 功 業 。 他 的 希 臘 名 字 , 含 義 與 斐 理 斯 的 拉 丁 名 字 相 同 , 都 是 「幸 運 兒」 的 意 思 。

凱撒皇位懸空時期
奧 利 連 皇 帝 逝 世 後 , 羅 馬 朝 廷 出 現 了 史 無 前 例 的 「皇 位 懸 空 時 期」 , 長 達 六 七 個 月 之 久 。 元 老 議 院 與 軍 隊 發 生 爭 持 ; 兩 集 團 都 放 棄 權 利 , 而 要 求 對 方 選 立 新 皇 。 更 使 人 驚 異 的 是 軍 團 不 願 軍 人 獲 選 為 皇 , 而 元 老 院 也 因 他 們 的 這 一 態 度 而 狐 疑 滿 腹 。 最 年 長 的 議 員 大 西 佗 恐 被 擁 立 為 皇 帝 。 因 而 退 隱 僻 地 , 遠 離 糾 紛 。 在 這 段 時 期 , 他 不 斷 往 還 於 羅 馬 及 巴 爾 幹 的 司 令 部 之 間 。 羅 馬 的 命 令 繼 續 生 效 , 朝 臣 亦 服 從 攝 政 的 元 老 院 。 奇 妙 的 是 沒 有 爭 取 皇 位 的 人 。

在 元 老 院 統 治 時 期 , 奧 利 連 的 迫 害 法 令 仍 然 有 效 , 這 些 「染 滿 鮮 血 的 函 件」 , 只 是 故 皇 奧 利 連 逝 世 的 勅 旨 。 不 過 , 故 皇 已 死 的 消 息 不 是 各 地 都 知 道 , 這 可 從 聖 哥 南 行 傳 中 取 得 證 明 。 聖 哥 南 於 二 七 五 年 五 月 廿 九 日 在 小 亞 細 亞 殉 道 。 他 殉 道 之 前 , 在 二 七 四 年 年 底 , 裁 判 官 接 到 奧 利 連 凱 旋 的 消 息 。 他 問 哥 南 說 : 「你 是 否 不 知 道 皇 帝 與 他 的 人 民 正 在 踴 躍 歡 騰 呢 ?」 哥 南 行 傳 是 絕 對 可 靠 的 史 料 。

大西佗皇帝
軍 隊 堅 決 放 棄 選 擇 新 皇 帝 , 元 老 院 便 不 再 推 辭 , 擁 立 大 西 佗 繼 位 。 他 是 元 老 院 中 最 有 名 望 的 議 員 。 他 被 逼 放 棄 退 隱 的 生 活 , 承 接 帝 統 。 他 已 達 七 十 五 高 齡 , 身 體 衰 弱 , 而 且 愛 好 謐 靜 , 因 此 以 年 老 為 藉 口 , 婉 拒 帝 位 。 但 他 越 推 辭 , 各 方 懇 求 的 呼 聲 越 切 , 民 眾 唱 出 讚 美 的 歌 謠 :

「特 累 詹 繼 承 帝 位 亦 在 晚 年 。」 (十 次)

「哈 德 良 老 去 時 才 開 始 統 治 生 涯 。」 (十 次)

「我 們 要 你 作 皇 , 而 不 是 當 兵 。」 (三 十 次)

「我 們 欽 敬 的 是 你 的 品 格 , 而 不 是 可 腐 的 肉 體 。」 (二 十 次)

「大 西 佗 奧 古 斯 是 神 所 庇 祐 的」 等 等 。

但 是 天 主 沒 有 庇 祐 他 長 壽 , 他 只 享 國 半 年 。 即 位 後 不 久 , 他 便 要 負 上 抗 拒 蠻 族 戰 爭 之 責 。

大 西 佗 去 世 , 使 羅 馬 損 失 了 一 位 智 慧 、 謙 遜 而 使 人 民 鼓 舞 的 領 袖 人 材 。 天 主 教 徒 因 他 當 選 皇 位 而 興 奮 。 他 們 沒 有 取 得 物 質 上 的 利 益 , 但 奧 利 連 的 迫 害 令 卻 停 止 執 行 。 大 西 佗 雖 無 明 文 廢 止 奧 利 連 的 命 令 , 卻 將 繫 獄 的 教 徒 全 部 釋 放 。 連 昔 日 在 聖 哥 南 殉 道 的 地 方 , 也 有 人 重 獲 自 由 。 總 之 , 在 新 法 令 之 下 , 迫 害 是 結 束 了 。

大 西 佗 是 一 位 著 名 史 學 家 的 後 裔 。 即 位 後 , 便 下 令 將 他 祖 先 的 著 作 陳 列 在 各 國 公 眾 圖 書 館 , 而 且 每 年 每 冊 多 抄 十 本 。 我 們 不 知 道 這 項 訓 令 有 沒 有 執 行 。 不 過 , 他 祖 宗 的 著 作 大 部 份 已 失 傳 , 現 存 部 份 的 稿 本 也 較 後 出 , 應 在 大 西 佗 之 後 。

普羅巴皇帝
大 西 佗 登 極 之 初 , 元 老 院 以 為 可 以 恢 復 昔 日 的 威 望 與 特 權 , 例 如 決 定 和 戰 之 策 , 挑 選 地 方 總 督 或 長 官 , 甚 至 擁 立 皇 帝 。 元 老 院 竟 將 這 消 息 宣 諭 全 國 人 民 。

大 西 佗 死 後 , 元 老 議 員 夢 醒 了 。 軍 隊 又 再 擁 立 他 們 的 皇 帝 , 普 羅 巴 被 擁 繼 位 。

新 皇 帝 於 二 三 二 年 誕 生 在 歐 洲 東 南 部 。 長 大 後 , 成 為 勇 敢 的 兵 士 , 傑 出 的 統 帥 。 他 寫 了 一 封 措 辭 極 謙 遜 的 書 信 給 元 老 院 , 徵 求 他 們 對 於 他 繼 承 皇 位 的 意 見 。 元 老 院 立 即 表 示 同 意 。 於 是 , 普 羅 巴 繼 續 向 外 征 伐 , 讓 元 老 院 主 持 內 政 。

二 七 七 年 , 他 在 法 國 把 蠻 族 擊 退 到 萊 茵 河 以 外 。 二 七 八 年 , 轉 征 歐 洲 東 南 部 , 與 哥 德 人 對 抗 。 二 七 九 年 , 返 回 亞 洲 , 掃 除 山 中 一 些 流 寇 。 再 到 埃 及 , 打 敗 一 位 僭 位 者 。 二 八 0 年 , 他 重 回 法 國 , 再 擊 倒 兩 位 僭 位 者 。

由 此 可 見 , 普 羅 巴 在 民 事 和 內 政 方 面 貢 獻 殊 少 。 他 只 是 極 力 擴 展 軍 事 勢 力 , 在 德 國 徵 兵 一 萬 六 千 人 ; 將 一 個 蠻 族 兵 團 送 到 不 列 顛 , 又 把 十 萬 蠻 兵 殖 民 巴 爾 幹 半 島 , 再 將 一 些 遷 往 萊 茵 河 , 多 瑙 河 及 黑 海 海 岸 。 仰 慕 普 羅 巴 的 人 說 : 「蠻 人 都 替 我 們 工 作 。」   不 過 , 這 是 一 個 極 危 險 的 制 度 , 蠻 族 正 在 羅 馬 帝 國 中 培 植 野 蠻 主 義 。 其 實 , 天 主 是 一 切 事 情 的 主 宰 , 祂 準 備 使 整 個 「世 界」 歸 化 天 主 教 。 羅 馬 人 已 完 全 腐 化 。 天 主 注 入 一 些 新 血 , 使 他 們 再 強 健 起 來 。 蠻 族 歸 化 天 主 教 後 , 便 能 重 振 整 個 歐 洲 的 文 明 。

沒 有 戰 事 的 時 候 , 軍 人 容 易 引 起 亂 事 。 普 羅 巴 為 了 防 止 這 種 流 弊 , 便 命 令 屬 下 兵 士 在 休 戰 時 從 事 建 設 工 作 。 在 埃 及 , 他 們 改 良 尼 羅 河 的 流 域 , 在 皇 帝 的 故 鄉 疏 導 沼 澤 , 又 在 其 他 地 方 建 築 廟 宇 和 宮 殿 ; 更 在 氣 候 土 壤 適 宜 的 地 方 種 植 葡 萄 。 可 是 , 兵 士 多 數 是 蠻 族 人 , 很 不 滿 意 這 種 艱 苦 的 生 活 ; 二 八 二 年 十 月 , 他 們 突 然 叛 變 , 殺 死 普 羅 巴 。

後 來 , 軍 隊 又 哀 悼 普 羅 巴 皇 帝 , 在 他 墓 上 豎 立 石 碑 , 碑 上 刻 著 : 「這 裡 埋 葬 了 普 羅 巴 皇 帝 , 他 是 所 有 蠻 族 與 暴 君 的 征 服 者 。」

加魯皇帝與兩個兒子
軍 隊 擁 立 故 皇 一 位 朋 友 ── 御 林 軍 長 官 加 魯 做 羅 馬 皇 帝 。 加 魯 是 勇 敢 的 戰 士 , 應 有 資 格 承 繼 普 羅 巴 的 皇 位 。 他 屢 次 戰 勝 蠻 人 , 保 衛 國 家 ; 但 能 否 控 制 屬 下 的 兵 士 , 保 衛 自 己 呢 ? 加 魯 是 元 老 會 議 會 , 而 不 尊 敬 這 散 漫 的 團 體 。 即 位 後 , 沒 有 請 示 元 老 會 批 准 , 只 給 它 一 個 通 知 而 已 。

加 魯 朋 封 兩 個 兒 子 ── 卡 賴 諾 和 紐 密 連 做 凱 撒 。 卡 賴 諾 居 於 羅 馬 , 為 人 放 蕩 不 羈 , 加 魯 命 他 統 治 帝 國 西 部 ; 紐 密 連 與 他 相 反 , 為 人 溫 和 仁 慈 , 是 一 位 詩 人 和 演 說 家 , 也 是 出 色 的 戰 士 。 在 二 八 二 年 年 底 , 他 曾 陪 同 父 親 作 戰 , 擔 任 副 將 。

加 魯 向 東 征 服 巴 爾 幹 半 島 的 蠻 族 , 晉 封 兩 個 兒 子 為 奧 古 斯 都 。 二 八 三 年 秋 天 , 他 攻 打 波 斯 。 能 幹 的 紐 密 連 助 他 攻 陷 波 斯 國 都 , 在 都 城 外 紥 營 。 一 日 , 加 魯 的 軍 營 突 然 起 火 , 有 人 說 : 這 個 神 的 報 復 (當 時 有 一 個 預 言 : 羅 馬 皇 帝 永 遠 不 能 越 過 波 斯 的 首 都) 。 皇 帝 秘 書 在 一 封 書 信 中 說 : 「當 時 風 勢 很 大 , 情 況 混 亂 , 無 法 知 道 大 災 是 天 主 的 懲 罰 , 抑 或 兵 士 的 陰 謀 。 這 是 二 八 三 年 十 二 月 的 事 。 」

同 月 七 日 , 聖 歐 忒 建 在 羅 馬 逝 世 。

現 在 應 將 卡 賴 諾 和 紐 密 連 的 故 事 交 代 清 楚 。 他 們 兩 人 同 時 稱 帝 ; 一 在 羅 馬 , 一 在 東 方 。 紐 密 連 扶 病 帶 領 軍 隊 離 開 波 斯 , 他 很 少 露 面 , 而 讓 長 官 亞 庇 代 掌 軍 機 。 二 八 四 年 八 月 , 軍 隊 抵 達 博 斯 福 魯 海 峽 。 當 部 分 士 兵 已 渡 過 海 峽 之 際 , 突 然 傳 出 皇 帝 逝 世 的 流 言 , 軍 士 立 即 跑 到 紐 密 連 的 轎 裡 查 看 , 發 現 一 具 腐 化 的 屍 體 。 皇 帝 死 後 , 秘 不 發 喪 , 究 竟 是 何 原 委 ? 軍 隊 懷 疑 紐 密 連 岳 父 有 陰 謀 , 立 即 把 他 鎖 起 , 送 到 諸 位 將 軍 面 前 審 訊 , 審 判 團 以 戴 克 里 先 為 首 。

亞 庇 受 審 時 , 戴 克 里 先 向 太 陽 發 誓 , 他 必 替 死 去 的 紐 密 連 復 仇 。 可 是 , 他 竟 忘 記 自 己 是 審 判 官 , 指 著 亞 庇 說 : 「這 人 便 是 兇 手 。」 於 是 拔 劍 把 他 刺 。 戴 克 里 先 回 到 自 己 的 軍 營 裡 , 對 朋 友 們 說 : 「我 終 於 殺 死 那 隻 野 豬」 (拉 打 文 亞 庇 的 名 字 譯 為 「野 豬」) 。 從 前 , 一 個 法 國 女 巫 曾 經 預 言 , 說 戴 克 里 先 殺 死 野 豬 後 , 便 能 登 上 皇 帝 位 。 戴 克 里 先 因 此 曾 在 很 多 地 方 把 野 豬 (真 的 野 獸) 殺 死 , 但 總 未 能 取 得 皇 位 ; 他 眼 見 過 不 少 新 皇 帝 登 基 , 卻 始 終 輪 不 到 自 己 , 就 說 : 「我 殺 戮 野 豬 有 何 用 處 ? 羅 馬 皇 位 至 今 仍 屬 於 別 人 。」 這 個 故 事 可 能 是 真 的 , 無 論 如 何 , 奧 古 斯 旦 史 書 把 它 作 為 歷 史 事 實 記 載 。

卡 賴 諾 仍 在 羅 馬 城 做 皇 帝 。 他 聽 聞 弟 弟 紐 密 連 逝 世 , 戴 克 里 先 奪 取 皇 位 的 消 息 , 便 帶 兵 東 征 , 要 和 他 算 賬 。 路 上 , 他 遇 到 另 一 位 在 北 義 大 利 稱 帝 的 僭 位 者 。 卡 賴 諾 先 把 他 消 滅 , 然 後 進 軍 歐 洲 東 南 部 , 與 戴 克 里 先 的 軍 隊 在 拜 占 庭 相 遇 。 公 元 二 八 五 年 三 月 , 卡 賴 諾 在 一 場 戰 役 中 擊 敗 戴 克 里 先 的 軍 隊 , 但 自 己 則 被 部 下 兵 士 殺 死 。 戴 克 里 先 成 為 羅 馬 帝 國 唯 一 的 皇 帝 。

在 羅 馬 歷 史 中 , 戴 克 里 先 是 奧 古 斯 都 皇 帝 以 後 在 位 最 長 久 、 統 治 最 殘 酷 的 一 個 君 主 。 他 稱 帝 二 十 年 , 然 後 遜 位 。 享 國 之 久 以 及 將 讓 位 來 結 束 統 治 , 都 是 羅 馬 歷 史 所 罕 有 。

另 一 方 面 , 羅 馬 帝 國 開 始 踏 入 一 個 新 時 代 ── 國 都 由 羅 馬 遷 去 拜 占 庭 。 教 宗 因 而 逐 漸 取 得 羅 馬 的 最 高 權 力 , 這 像 是 天 主 的 安 排 。 不 過 教 會 在 未 獲 致 全 面 勝 利 之 前 , 不 少 信 徒 仍 要 犧 牲 自 己 的 性 命 。

歐忒建在位時,天主教徒的處境如何?歐 忒 建 任 教 宗 之 時 , 教 會 尚 算 寧 靜 , 沒 有 遭 受 普 遍 性 的 迫 害 。 當 日 國 內 戰 亂 頻 仍 , 皇 帝 享 祚 極 短 暫 , 對 於 宗 教 自 不 關 心 。 但 教 徒 在 羅 馬 法 律 管 束 之 下 , 處 境 依 然 危 殆 , 殉 道 者 亦 眾 。

在 羅 馬 波 斯 邊 界 , 發 生 了 一 段 離 奇 的 歷 史 , 保 祿 亞 拉 把 它 記 錄 在 「迫 害 歷 史」 書 中 。 此 事 充 滿 傳 奇 性 , 且 富 地 方 色 彩 , 值 得 我 們 報 導 。 它 反 映 出 當 時 教 友 的 處 境 , 羅 馬 軍 隊 的 野 蠻 , 馬 尼 的 無 恥 和 當 時 奢 侈 宴 會 的 習 俗 , 這 些 都 是 很 好 的 史 料 。

俄 斯 連 國 崇 奉 天 主 教 , 人 民 為 祈 求 五 穀 豐 收 , 有 遊 行 的 風 俗 。 遊 行 之 時 , 教 徒 們 守 齋 , 祈 禱 , 歌 詠 , 直 至 深 夜 。 在 一 次 叙 會 中 , 教 徒 遭 受 地 方 兵 士 夜 襲 , 死 亡 枕 藉 。 沒 有 被 殺 者 都 做 了 俘 虜 , 有 七 千 餘 人 被 解 到 俄 斯 連 的 首 都 。 兵 士 向 主 教 要 求 贖 金 , 才 肯 釋 放 教 徒 。 當 地 的 教 徒 太 貧 窮 了 , 無 法 捐 出 軍 隊 索 取 的 款 項 。 主 教 只 好 請 求 一 位 極 有 錢 的 信 徒 單 獨 負 擔 , 他 答 應 了 。 兵 士 因 他 的 慷 慨 而 感 動 , 不 少 便 改 奉 了 天 主 教 。

贖 回 俘 虜 後 , 那 個 有 錢 的 教 徒 設 宴 款 待 他 們 , 筵 開 七 百 桌 , 歷 時 十 五 日 。 傷 病 者 都 獲 得 療 養 , 在 路 上 死 亡 者 皆 被 埋 葬 。

這 個 教 徒 的 慷 慨 使 我 們 憶 起 波 斯 皇 帝 曾 設 盛 筵 招 待 蘇 薩 境 內 所 有 人 民 。 羅 馬 人 習 慣 參 加 社 會 名 流 , 尤 其 是 皇 帝 的 宴 會 。 特 滔 良 曾 說 : 「無 數 人 民 一 同 宴 會 , 他 們 的 噎 氣 使 空 氣 變 酸 了 。」

另 一 件 使 人 詑 異 的 事 , 是 在 很 少 教 徒 的 巿 鎮 中 , 也 有 一 個 主 教 。 這 種 情 形 在 當 時 並 不 算 得 稀 奇 , 聖 額 我 略 顯 靈 蹟 者 曾 任 凱 撒 勒 亞 主 教 , 屬 下 只 有 十 七 個 教 友 。 宗 教 禮 典 (Apostolic Canons) 提 及 有 一 個 主 教 , 轄 下 的 城 巿 只 有 十 二 個 教 友 。

這 些 片 斷 的 史 實 , 雖 然 發 生 在 離 羅 馬 很 遠 的 地 方 , 仍 然 值 得 記 錄 在 此 。 因 為 它 使 我 們 明 白 當 時 教 會 的 狀 況 , 遠 勝 一 篇 長 篇 的 文 章 。 即 使 沒 有 迫 害 之 時 , 教 徒 仍 需 日 夜 防 範 , 隨 時 會 發 生 地 方 性 的 屠 殺 案 件 。 壞 人 找 尋 報 復 , 或 縣 官 迷 信 邪 教 , 往 往 殺 戮 教 徒 。 迫 害 教 徒 的 法 律 仍 未 取 消 , 隨 時 可 以 執 行 。 不 過 , 教 會 最 大 的 勁 敵 不 是 外 界 的 迫 害 者 , 而 是 破 壞 教 義 的 教 徒 。 最 可 怕 的 是 一 個 名 叫 馬 尼 的 , 創 立 了 馬 尼 教 裂 教 派 。

馬尼 (公元二一六至二七六)
馬 尼 教 異 端 在 東 方 興 起 , 上 文 說 及 那 位 主 教 須 設 法 應 付 。 馬 尼 是 一 個 波 斯 籍 奴 隸 , 為 人 熱 誠 而 有 思 想 , 但 很 驕 傲 。 他 七 歲 時 , 一 位 沒 有 兒 子 的 寡 婦 把 他 買 下 , 作 為 養 子 。 他 曾 學 習 東 方 宗 教 。 他 究 竟 是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呢 ? 這 點 頗 值 得 懷 疑 。 不 過 , 他 把 自 己 的 謬 論 塗 上 天 主 教 色 彩 , 取 波 斯 二 神 (神 有 善 神 , 惡 神 之 分) 論 , 埃 及 的 玄 秘 論 和 諾 斯 派 的 夢 想 , 一 爐 共 治 。 為 了 要 取 得 先 知 的 名 稱 , 他 放 棄 自 己 做 奴 隸 時 的 名 字 , 易 名 馬 尼 。 這 名 字 在 巴 比 倫 文 譯 為 「蒙 受 揀 選 的 人」 , 在 波 斯 文 解 作 「神 的 說 話 。」 他 的 門 徒 稱 他 為 馬 尼 喬 (Manicheus) ── 傾 瀉 馬 納 的 人 。 他 的 學 說 遂 稱 馬 尼 教 。 反 對 他 的 人 , 稱 他 做 馬 尼 斯 (Manes) , 意 神 經 漢 , 這 名 字 是 最 貼 切 的 了 。

某 日 , 波 斯 皇 的 兒 子 病 了 , 馬 尼 聲 言 可 用 魔 術 替 他 治 療 。 結 果 , 皇 子 不 治 而 死 , 馬 尼 被 判 入 獄 , 渡 過 七 年 牢 獄 生 涯 。 最 後 俟 機 逃 脫 到 了 墨 索 不 達 米 亞 , 該 地 為 羅 馬 帝 國 領 土 。

馬 尼 逃 到 墨 索 不 達 米 亞 時 , 正 是 上 文 叙 述 那 位 有 錢 教 徒 贖 回 七 千 教 友 之 日 。 馬 尼 把 握 這 個 大 好 機 會 , 意 圖 接 觸 這 位 仁 慈 慷 慨 的 教 徒 , 他 寫 信 給 他 , 稱 讚 他 的 正 義 行 為 , 同 時 指 出 天 主 徒 信 仰 之 錯 誤 , 例 如 不 信 有 善 惡 兩 種 神 和 所 謂 真 福 音 。 馬 尼 並 否 認 耶 穌 降 世 和 祂 的 天 主 性 , 信 末 說 : 「我 若 能 與 你 見 面 , 將 會 把 這 些 東 西 詳 細 解 釋 。」

那 位 教 徒 把 馬 尼 的 信 呈 示 主 教 , 主 教 氣 憤 異 常 。 他 說 要 把 神 經 漢 馬 尼 斯 逮 捕 處 死 。 (當 時 主 教 與 軍 隊 頗 友 好 , 或 能 對 付 馬 尼) 可 是 , 那 位 有 錢 的 教 徒 不 贊 成 主 教 的 意 見 , 他 提 議 與 馬 尼 公 開 辯 論 。 由 此 可 見 , 馬 尼 當 時 是 舉 足 輕 重 的 人 物 。

辯 論 會 安 排 妥 當 , 在 莊 嚴 肅 穆 的 氣 氛 下 舉 行 。 天 主 教 徒 與 馬 尼 斯 各 據 一 方 , 互 相 辯 論 。 主 教 選 擇 了 四 個 異 教 徒 擔 任 評 判 ── 一 個 醫 生 , 一 個 哲 學 家 , 一 個 文 法 學 家 , 一 個 教 授 。 辯 論 中 , 馬 尼 斯 不 斷 受 到 壓 逼 。 思 想 敏 捷 , 詞 鋒 犀 利 的 主 教 更 不 肯 把 他 放 鬆 。 四 個 評 判 一 致 認 定 馬 尼 斯 毫 無 道 理 , 主 教 的 言 論 完 全 正 確 。 這 次 辯 論 的 紀 錄 仍 有 部 份 保 存 至 今 。

馬 尼 斯 與 古 代 諾 斯 派 異 端 人 相 似 , 憎 恨 一 切 與 肉 體 有 關 的 事 物 。 他 禁 止 飲 酒 , 食 肉 , 農 業 與 婚 配 。

辯 論 會 散 會 之 後 , 馬 尼 給 一 班 喧 嘩 的 群 眾 追 逐 , 幸 虧 主 教 及 那 位 有 錢 的 天 主 教 徒 出 來 調 停 , 他 才 能 保 存 性 命 。 後 來 , 他 一 直 過 著 流 亡 的 生 活 , 最 後 返 回 波 斯 。 波 斯 皇 決 定 結 果 這 個 奇 蹟 的 創 造 者 , 把 他 捕 獲 , 活 生 生 地 剝 去 了 他 的 皮 , 這 是 波 斯 人 懲 罰 大 敵 人 的 習 慣 , 據 可 靠 的 歷 史 記 戴 , 他 的 皮 被 撐 起 來 , 掛 在 一 所 廟 宇 前 面 , 一 百 年 後 仍 在 那 裡 。

當 時 , 波 斯 表 示 反 抗 羅 馬 政 府 , 對 天 主 教 卻 很 友 善 。 下 令 追 捕 馬 尼 的 黨 羽 , 逐 個 消 滅 。 不 過 , 到 了 羅 馬 君 士 坦 丁 皇 帝 信 奉 天 主 教 後 , 波 斯 便 以 殘 酷 的 手 段 迫 害 教 徒 。

公 元 四 世 紀 時 , 馬 尼 斯 的 邪 說 仍 流 行 歐 、 亞 、 非 洲 很 多 地 方 。 它 的 中 心 是 二 神 論 , 有 一 位 惡 神 與 善 神 同 時 存 在 , 世 上 所 有 罪 惡 皆 由 惡 神 所 致 。 從 道 德 方 面 看 , 馬 尼 教 偽 裝 嚴 肅 的 面 目 , 骨 子 裡 充 滿 污 穢 , 是 「各 種 錯 誤 與 邪 惡」 的 混 合 物 。

聖 奧 斯 定 少 年 時 , 也 受 馬 尼 教 邪 說 的 引 誘 , 以 致 不 能 擺 脫 。 我 們 或 者 覺 得 奇 怪 , 聰 明 如 奧 斯 定 , 竟 會 迷 惑 在 愚 昧 無 知 的 邪 說 中 。 不 過 , 當 時 奧 斯 定 正 為 私 慾 偏 情 困 擾 , 任 何 使 他 得 到 放 縱 的 道 理 都 是 可 信 的 。 但 他 改 奉 天 主 教 後 , 立 即 變 得 與 前 截 然 不 同 , 成 為 馬 尼 邪 說 的 最 大 勁 敵 , 與 馬 尼 教 徒 鬥 智 , 大 獲 勝 利 。

聖歐忒建之死
如 上 所 述 , 聖 歐 忒 建 於 二 八 三 年 十 二 月 七 日 死 於 羅 馬 。 在 教 宗 位 差 不 多 九 年 。 馬 尼 教 雖 曾 滲 透 非 洲 與 意 大 利 , 教 宗 本 人 似 乎 與 它 沒 有 接 觸 。 馬 尼 死 於 公 元 二 七 八 年 , 我 們 有 理 由 相 信 , 他 的 錯 誤 已 隨 他 埋 葬 了 。

來 比 利 目 錄 照 例 稱 歐 忒 建 為 殉 道 者 。 由 於 史 料 缺 乏 , 我 們 無 法 肯 定 教 會 曾 遭 迫 害 。 可 是 , 當 時 羅 馬 城 發 生 了 一 場 大 火 , 燒 毁 了 不 少 房 屋 , 這 種 災 禍 正 好 作 為 掩 飾 迫 害 行 為 的 藉 口 。

歐 忒 建 的 墓 碑 在 加 理 多 墓 穴 發 掘 出 來 , 它 只 刻 有 歐 忒 建 的 名 字 , 並 無 殉 道 者 名 銜 。 這 個 榮 銜 須 經 教 會 當 局 通 過 才 能 刻 上 , 因 為 拖 延 時 日 , 或 許 發 生 意 外 , 而 使 歐 忒 建 的 墓 碑 沒 有 刻 上 殉 道 者 的 名 稱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8 年 8 月 23 日 至 1968 年 9 月 27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